全唐詩/卷415

卷四百一十四 全唐詩 卷四百一十五 卷四百一十六
元稹

元稹编辑

新政縣编辑

新政縣前逢月夜,嘉陵江底看星辰。
已聞城上三更鼓,不見心中一個人。
鬚鬢暗添巴路雪,衣裳無復帝鄉塵。
曾沾幾許名兼利,勞動生涯涉苦辛。

南昌灘编辑

渠江明淨峽逶迤,船到明灘拽𥮘遲。
櫓窡動搖妨作夢,巴童指點笑吟詩。
畬餘宿麥黃山腹,日背殘花白水湄。
物色可憐心莫恨,此行都是獨行時。

見樂天詩编辑

通州到日日平西,江館無人虎印泥。
忽向破簷殘漏處,見君詩在柱心題。

夜坐编辑

夜坐 —(元稹)

聞樂天授江州司馬编辑

殘燈無焰影幢幢,此夕聞君謫九江。
垂死病中驚坐起,暗風吹入寒窗。

歲日贈拒非编辑

君思曲水嗟身老,我望通州感道窮。
同入新年兩行淚,白頭翁坐說城中。

送盧戡编辑

紅樹蟬聲滿夕陽,白頭相送倍相傷。
老嗟去日光陰促,病覺今年晝夜長。
顧我親情皆遠道,念君兄弟欲他鄉。
紅旗滿眼襄州路,此別淚流千萬行。

雨聲编辑

風吹竹葉休還動,雨點荷心暗復明。
曾向西江船上宿,慣聞寒夜滴篷聲。

奉和滎陽公離筵作编辑

南郡生徒辭絳帳,東山妓樂擁油旌。
鈞天排比簫韶待,猶顧人間有別情。

嘉陵水编辑

古時應是山頭水,自古流來江路深。
若使江流會人意,也應知我遠來心。

閬州開元寺壁題樂天詩编辑

憶君無計寫君詩,寫盡千行說向誰。
題在閬州東寺壁,幾時知是見君時。

憑李忠州寄書樂天编辑

萬里寄書將出峽,卻憑巫峽寄江州。
傷心最是江頭月,莫把書將上庾樓。

得樂天書编辑

遠信入門先有淚,妻驚女哭問何如。
尋常不省曾如此,應是江州司馬書。

寄樂天编辑

無身尚擬魂相就,身在那無夢往還。
直到他生亦相覓,不能空記樹中環。

酬知退编辑

終須修到無修處,聞盡聲聞始不聞。
莫著妄心銷彼我,我心無我亦無君。

通州编辑

平生欲得山中住,天與通州繞郡山。
睡到日西無一事,月儲三萬買教閑。

酬樂天書後三韻编辑

今日廬峰霞繞寺,昔時鸞殿鳳回書。
兩封相去八年後,一種俱雲五夜初。
漸覺此生都是夢,不能將淚滴雙魚。

相憶淚编辑

西江流水到江州,聞道分成九道流。
我滴兩行相憶淚,遣君何處遣人求。
除非入海無由住,縱使逢灘未擬休。
會向伍員潮上見,氣充頑石報心仇。

喜李十一景信到编辑

何事相逢翻有淚,念君緣我到通州。
留君剩住君須住,我不自由君自由。

與李十一夜飲编辑

寒夜燈前賴酒壺,與君相對興猶孤。
忠州刺史應閑臥,江水猿聲睡得無。

贈李十一编辑

淮水連年起戰塵,油旌三換一何頻。
共君前後俱從事,羞見功名與別人。

寒食日编辑

今年寒食好風流,此日一家同出遊。
碧水青山無限思,莫將心道是涪州。

三兄以白角巾寄遺,髪不勝冠,因有感歎编辑

三兄以白角巾寄遺,髪不勝冠,因有感歎

別李十一五絕编辑

巴南分與親情別,不料與君床並頭。
為我遠來休悵望,折君災難是通州。
京城每與閒人別,猶自傷心與白頭。
今日別君心更苦,別君緣是在通州。
萬里尚能來遠道,一程那忍便分頭。
鳥籠猿檻君應會,十步向前非我州。
來時見我江南岸,今日送君江上頭。
別後料添新夢寐,虎驚蛇伏是通州。
聞君欲去潛銷骨,一夜暗添新白頭。
明朝別後應腸斷,獨棹破船歸到州。

酬樂天醉別编辑

前回一去五年別,此別又知何日回。
好住樂天休悵望,匹如元不到京來。

酬樂天雨後見憶编辑

雨滑危梁性命愁,差池一步一生休。
黃泉便是通州郡,漸入深泥漸到州。

和樂天過秘閣書省舊廳编辑

聞君西省重徘徊,秘閣書房次第開。
壁記欲題三漏合,吏人驚問十年來。
經排蠹簡憐初校,芸長陳根識舊栽。
司馬見詩心最苦,滿身蚊蚋哭煙埃。

和樂天贈楊秘書编辑

舊與楊郎在帝城,搜天斡地覓詩情。
曾因並句甘稱小,不為論年便喚兄。
刮骨直穿由苦鬥,夢腸翻出暫閑行。
因君投贈還相和,老去那能競底名。

和樂天題王家亭子编辑

風吹筍籜飄紅砌,雨打桐花盡綠莎。
都大資人無暇日,泛池全少買池多。

酬樂天頻夢微之编辑

山水萬重書斷絕,念君憐我夢相聞。
我今因病魂顛倒,惟夢閒人不夢君!

琵琶编辑

學語胡兒撼玉玲,甘州破裏最星星。
使君自恨常多事,不得工夫夜夜聽。

春詞编辑

山翠湖光似欲流,蜂聲鳥思卻堪愁。
西施顏色今何在,但看春風百草頭。

 上一卷 下一卷 
全唐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