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詩/卷420

卷四百一十九 全唐詩 卷四百二十 卷四百二十一
元稹

元稹编辑

有鳥二十章编辑

有鳥有鳥名老鴟,鴟張貪很老不衰。
似鷹指爪唯攫肉,戾天羽翮徒翰飛。
朝偷暮竊恣昏飽,後顧前瞻高樹枝。
珠丸彈射死不去,意在護巢兼護兒。
有鳥有鳥毛似鶴,行步雖遲性靈惡。
主人但見閑慢容,行占蓬萊最高閣。
弱羽長憂俊鶻拳,疽腸暗著鵷雛啄。
千年不死伴靈龜,梟心鶴貌何人覺。
有鳥有鳥如鸛雀,食蛇抱礐天姿惡。
行經水滸為毒流,羽拂酒杯為死藥。
漢後忍渴天豈知,驪姬墳地君寧覺。
嗚呼為有白色毛,亦得乘軒謬稱鶴。
有鳥有鳥名為鳩,毛衣軟毳心性柔。
鶻緣暖足憐不吃,鷂為同科曾共遊。
飛飛漸上高高閣,百鳥不猜稱好逑。
佳人許伴鵷雛食,望爾化為張氏鉤。
有鳥有鳥名野雞,天姿耿介行步齊。
主人偏養憐整頓,玉粟充腸瑤樹棲。
池塘潛狎不鳴雁,津梁暗引無用鵜。
秋鷹迸逐霜鶻遠,鵩鳥護巢當晝啼。
主人頻問遣妖術,力盡計窮音響淒。
當時何不早量分,莫遣輝光深照泥。
有鳥有鳥群翠碧,毛羽短長心並窄。
皆曾偷食淥池魚,前去後來更逼迫。
食魚滿腹各自飛,池上見人長似客。
飛飛競占嘉樹林,百鳥不爭緣鳳惜。
有鳥有鳥群紙鳶,因風假勢童子牽。
去地漸高人眼亂,世人為爾羽毛全。
風吹繩斷童子走,餘勢尚存猶在天。
愁爾一朝還到地,落在深泥誰復憐。
有鳥有鳥名啄木,木中求食常不足。
偏啄鄧林求一蟲,蟲孔未穿長觜禿。
木皮已穴蟲在心,蟲蝕木心根柢覆。
可憐樹上百鳥兒,有時飛向新林宿。
有鳥有鳥眾蝙蝠,長伴佳人占華屋。
妖鼠多年羽翮生,不辨雌雄無本族。
穿墉伺隙善潛身,晝伏宵飛惡明燭。
大廈雖存柱石傾,暗齧棟樑成蠹木。
有鳥有鳥名為鴞,深藏孔穴難動搖。
鷹鸇繞樹探不得,隨珠彈盡聲轉嬌。
主人煩惑罷擒取,許占神林為物妖。
當時幸有燎原火,何不鼓風連夜燒。
有鳥有鳥名燕子,口中未省無泥滓。
春風吹送廊廡間,秋社驅將嵌孔裏。
雷驚雨灑一時蘇,雲壓霜摧半年死。
驅去驅來長信風,暫托棟樑何用喜。
有鳥有鳥名老烏,貪癡突悖天下無。
田中攫肉吞不足,偏入諸巢探眾雛。
歸來仍占主人樹,腹飽巢高聲響粗。
山鴉野鵲閑受肉,鳳凰不得聞罪辜。
秋鷹掣斷架上索,利爪一揮毛血落。
可憐鴉鵲慕腥膻,猶向巢邊競紛泊。
有鳥有鳥謂白鷳,雪毛皓白紅觜殷。
貴人妾婦愛光彩,行提坐臂怡朱顏。
妖姬謝寵辭金屋,雕籠又伴新人宿。
無心為主擬銜花,空長白毛映紅肉。
有鳥有鳥群雀兒,中庭啄粟籬上飛。
秋鷹欺小嫌不食,鳳凰容眾從爾隨。
大鵬忽起遮白日,餘風簸蕩山嶽移。
翩翾百萬徒驚噪,扶搖勢遠何由知。
古來妄說銜花報,縱解銜花何所為。
可惜官倉無限粟,伯夷餓死黃口肥。
有鳥有鳥皆百舌,舌端百囀聲咄㗧。
先春盡學百鳥啼,真偽不分聽者悅。
伶倫鳳律亂宮商,盤木天雞誤時節。
朝朝暮暮主人耳,桃李無言管弦咽。
五月炎光朱火盛,陽焰燒陰幽響絕。
安知不是捲舌星,化作剛刀一時截。
有鳥有鳥毛羽黃,雄者為鴛雌者鴦。
主人並養七十二,羅列雕籠開洞房。
雄鳴一聲雌鼓翼,夜不得棲朝不食。
氣息榻然雙翅垂,猶入籠中就顏色。
有鳥有鳥名鷂雛,鈴子眼睛蒼錦襦。
貴人腕軟憐易臂,奮肘一揮前後呼。
俊鶻無由拳狡兔,金雕不得擒魅狐。
文王長在苑中獵,何日非熊休賣屠。
有鳥有鳥名鸚鵡,養在雕籠解人語。
主人曾問私所聞,因說妖姬暗欺主。
主人方惑翻見疑,趁歸隴底雙翅垂。
山鴉野雀怪鸚語,競噪爭窺無已時。
君不見隋朝隴頭姥,嬌養雙鸚囑新婦。
一鸚曾說婦無儀,悍婦殺鸚欺主母。
一鸚閉口不復言,母問不言何太久。
鸚言悍婦殺鸚由,母為逐之鄉里醜。
當時主母信爾言,顧爾微禽命何有。
今之主人翻爾疑,何事籠中漫開口。
有鳥有鳥名俊鶻,鷂小雕癡俊無匹。
雛鴨拂爪血迸天,狡兔中拳頭粉骨。
平明度海朝未食,拔上秋空雲影沒。
瞥然飛下人不知,攪碎荒城魅狐窟。
有鳥有鳥真白鶴,飛上九霄雲漠漠。
司晨守夜悲雞犬,啄腐吞腥笑雕鶚。
堯年值雪度關山,晉室聞琴下寥廓。
遼東盡爾千歲人,悵望橋邊舊城郭。

有酒十章编辑

有酒有酒雞初鳴,夜長睡足神慮清。
悄然危坐心不平,浩思一氣初彭亨。
澒洞浩汗真無名,胡不終渾成。
胡為沉濁以升清,矗然分畫高下程。
天蒸地鬱群動萌,毛鱗裸介如鬇鬡。
嗚呼萬物紛已生,我可奈何兮杯一傾。

有酒有酒東方明,一杯既進吞元精。
尚思天地之始名,一元既二分濁清。
地居方直天體明,胡不八荒圢圢如砥平。
胡山高屹崒海泓澄,胡不日車杲杲晝夜行,
胡為月輪滅缺星𥋝盯?
嗚呼!
不得真宰情,我可奈何兮杯再傾。

有酒有酒兮湛淥波,飲將愉兮氣彌和。
念萬古之紛羅,我獨慨然而浩歌。歌曰:
天耶,地耶,肇萬物耶,儲胥大庭之君耶。
恍耶,忽耶,有耶,傳而信恥,久而謬耶。
文字生而羲農作耶,仁義別而聖賢出耶。
炎始暴耶,蚩尤熾耶,軒轅戰耶,不得已耶。
仁耶,聖耶,憫人之毒耶。
天蕩蕩耶,堯穆穆耶。
豈其讓耶,歸有德耶。
舜其貪耶,德能嗣耶。
豈其讓耶,授有功耶。
禹功大耶,人戴之耶。
益不逮耶,啟能德耶。
家天下耶,榮後嗣耶。
于後嗣之榮則可耶,于天下之榮其可耶。
嗚呼!
遠堯舜之日耶,何棄舜之速耶。
辛癸虐耶,湯武革耶。
順天意耶,公天下耶。
踵夏榮嗣,私其公耶。
並建萬國,均其私耶。
專征遞伐,鬥海內耶。
秦掃其類,威定之耶。
二代而隕,守不仁耶。
漢魏而降,乘其機耶。
短長理亂,系其術耶。
堯耶,舜耶,終不可逮耶。
將德之者不位,位者不逮其德耶。
時耶,時耶,時其可耶。
我可奈何兮一杯又進歌且歌。

有酒有酒兮黯兮溟,仰天大呼兮,天漫漫兮高兮青。
高兮漫兮吾孰知天否與靈。
取人之仰者,無乃在乎昭昭乎曰與夫日星。
何三光之並照兮,奄雲雨之冥冥。
幽妖倏忽兮水怪族形,黿鼉岸走兮海若鬥鯨。
河潰潰兮愈濁,濟翻翻兮不寧。
蛇噴雲而出穴,虎嘯風兮屢鳴。
汙高巢而鳳去兮,溺厚地而芝蘭以之不生。
葵心傾兮何向,松影直而孰明。
人懼愁兮戴榮,天寂默兮無聲。
嗚呼!
天在雲之上兮,人在雲之下兮,又安能決雲而上征?
嗚呼!
既上征之不可兮,我奈何兮杯復傾。
有酒有酒香滿尊,君寧不飲開君顏。
豈不知君飲此心恨,君今獨醒誰與言。
君寧不見颶風翻海火燎原,巨鼇唐突高焰延。
精衛銜蘆塞海溢,枯魚噴沫救池燔。
筋疲力竭波更大,鰭燋甲裂身已乾。
有翼勸爾升九天,有鱗勸爾登龍門。
九天下視日月轉,龍門上激雷雨奔。
螗蜋雖怒誰爾懼,鶡旦雖啼誰爾憐。
摶空意遠風來壯,我可奈何兮一杯又進消我煩。

有酒有酒歌且哀,江春例早多早梅。
櫻桃桃李相續開,間以木蘭之秀香裴回。
東風吹盡南風來,鶯聲漸澀花摧頹。
四月清和豔殘卉,芍藥翻紅蒲映水。
夏龍痡毒雷雨多,蒲葉離披豔紅死。
紅豔猶存榴樹花,紫苞欲綻高筍牙。
筍牙成竹冒霜雪,榴花落地還銷歇。
萬古盈虧相逐行,君看夜夜當窗月。
榮落虧盈可奈何,生成未遍霜霰過。
霜霰過兮復奈何,靈芝夐絕荊棘多。
荊棘多兮可奈何,可奈何兮終奈何。
秦皇堯舜俱腐骨,我可奈何兮又進一杯歌復歌。

有酒有酒方爛漫,飲酣拔劍心眼亂。
聲若雷砰目流電,醉舞翻環身眩轉。
乾綱倒軋坤維旋,白日橫空星宿見,一夫心醉萬物變。
何況蚩尤之蹴蹋,安得不以熊羆戰。
嗚呼!
風后力牧得親見,我可奈何兮又進一杯除健羨。

有酒有酒兮告臨江,風漫漫兮波長。
渺渺兮注海,海蒼蒼兮路茫茫。
彼萬流之混入兮,又安能分若畎澮淮河與夫岷吳之巨江。
味作鹹而若一,雖甘淡兮誰謂爾為良。
濟涓涓而縷貫,將奈何兮萬里之渾黃。
鯨歸穴兮渤溢,鼇載山兮低昂。
陰火然兮眾族沸渭,颶風作兮晝夜倡狂。
顧千珍與萬怪兮,皆委潤而深藏。
信天地之瀦蓄兮,我可奈何兮一杯又進兮包大荒。

有酒有酒兮日將落,餘光委照在林薄。
陽烏撩亂兮屋上棲,陰怪跳趫兮水中躍。
月爭光兮星又繁,燒橫空兮焰仍爍。
我可奈何兮時既昏,一杯又進兮聊處廓。
有酒有酒兮再祝,祝予心兮何欲。
欲天泰而地寧,欲人康而歲熟。
欲鳳翥而鵷隨兮,欲龍亨而驥逐。
欲日盛而星微兮,欲滋蘭而殲毒。
欲人欲而天從,苟天未從兮,我可奈何兮一杯又進聊自足。

華之巫编辑

有一人兮神之側,廟森森兮神默默。
神默默兮可奈何,願一見神兮何可得。
女巫索我何所有,神之開閉予之手。
我能進若神之前,神不自言寄予口。
爾欲見神安爾身,買我神錢沽我酒。
我家又有神之盤,爾進此盤神爾安。
此盤不進行路難,陸有摧車舟有瀾。
我聞此語長太息,豈有神明欺正直。
爾居大道誰南北,恣矯神言假神力。
假神力兮神未悟,行道之人不得度。
我欲見神誅爾巫,豈是因巫假神祜。
爾巫,爾巫。爾獨不聞乎?
與其媚於奧,不若媚於竈。
使我傾心事爾巫,吾寧驅車守吾道。
爾巫爾巫且相保,吾心自有丘之禱。

廟之神编辑

我馬煩兮釋我車,神之廟兮山之阿。
予一拜而一祝,祝予心之無涯。
涕汍瀾而零落,神寂默而無嘩。
神兮神兮,奈神之寂默而不言何。
復再拜而再祝,鼓吾腹兮歌吾歌。
歌曰:
今耶,古耶,有耶,無耶。
福不自神耶,神不福人耶。
巫爾惑耶,稔而誅耶。
謁不得耶,終不可謁耶。
返吾駕而遵吾道,廟之木兮山之花。

 上一卷 下一卷 
全唐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