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全唐詩/卷435

< 全唐詩
卷四百三十四 全唐詩 卷四百三十五
作者:白居易
卷四百三十六
白居易

目录

白居易编辑

短歌行编辑

曈曈太陽如火色,上行千里下一刻。
出為白晝入為夜,圓轉如珠住不得。
住不得,可奈何,為君舉酒歌短歌。
歌聲苦,詞亦苦,四座少年君聽取。
今夕未竟明夕催,秋風才往春風回。
人無根蒂時不駐,朱顏白日相隳頹。
勸君且強笑一面,勸君且強飲一杯。
人生不得長歡樂,年少須臾老到來。

生離別编辑

食檗不易食梅難,檗能苦兮梅能酸。
未如生別之為難,苦在心兮酸在肝。
晨雞再鳴殘月沒,征馬連嘶行人出。
回看骨肉哭一聲,梅酸檗苦甘如蜜。
黃河水白黃雲秋,行人河邊相對愁。
天寒野曠何處宿,棠梨葉戰風颼颼。
生離別,生離別,憂從中來無斷絕。
憂極心勞血氣衰,未年三十生白髮。

浩歌行编辑

天長地久無終畢,昨夜今朝又明日。
鬢髮蒼浪牙齒疎,不覺身年四十七。
前去五十有幾年,把鏡照面心茫然。
既無長繩繫白日,又無大藥駐朱顏。
朱顏日漸不如故,青史功名在何處?
欲留年少待富貴,富貴不來年少去。
去復去兮如長河,東流赴海無迴波。
賢愚貴賤同歸盡,北邙冢墓高嵯峨。
如此非獨我,未死有酒且高歌。
顏回短命伯夷餓,我今所得亦已多。
功名富貴須命,命不來奈何。

王夫子编辑

王夫子,
送君為一尉,東南三千五百里。
道途雖遠位雖卑,月俸猶堪活妻子。
男兒口讀古人書,束帶斂手來從事。
近將徇祿給一家,遠則行道佐時理,
行道佐時須待命,委身下位無為恥。
命苟未來且求食,官無卑高及遠邇。
男兒上既未能濟天下,下又不至饑寒死。
吾觀九品至一品,其間氣味都相似。
紫綬朱紱青布衫,顏色不同而已矣。
王夫子,
別有一事欲勸君,遇酒逢春且歡喜。

江南遇天寶樂叟编辑

白頭病叟泣且言,祿山未亂入梨園。
能彈琵琶和法曲,多在華清隨至尊。
是時天下太平久,年年十月坐朝元。
千官起居環佩合,萬國會同車馬奔。
金鈿照耀石甕寺,蘭麝熏煮溫湯源。
貴妃宛轉侍君側,體弱不勝珠翠繁。
冬雪飄颻錦袍暖,春風蕩漾霓裳翻。
歡娛未足燕寇至,弓勁馬肥胡語喧。
豳土人遷避夷狄,鼎湖龍去哭軒轅。
從此漂淪落南土,萬人死盡一身存。
秋風江上浪無限,暮雨舟中酒一尊。
涸魚久失風波勢,枯草曾沾雨露恩。
我自秦來君莫問,驪山渭水如荒村。
新豐樹老籠明月,長生殿暗鎖春雲。
紅葉紛紛蓋欹瓦,綠苔重重封壞垣。
唯有中官作宮使,每年寒食一開門。

送張山人歸嵩陽编辑

黃昏慘慘天微雪,修行坊西鼓聲絕。
張生馬瘦衣且單,夜扣柴門與我別。
愧君冒寒來別我,為君酤酒張燈火。
酒酣火暖與君言,何事入關又出關。
答云前年偶下山,四十餘月客長安。
長安古來名利地,空手無金行路難。
朝遊九城陌,肥馬輕車欺殺客。
暮宿五侯門,殘茶冷酒愁殺人。
春明門,門前便是嵩山路。
幸有雲泉容此身,明日辭君且歸去。

醉後走筆酬劉五主簿長句之贈,兼簡張大賈二十四先輩昆季编辑

劉兄文高行孤立,十五年前名翕習。
是時相遇在符離,我年二十君三十。
得意忘年心跡親,寓居同縣日知聞。
衡門寂寞朝尋我,古寺蕭條暮訪君。
朝來暮去多攜手,窮巷貧居何所有。
秋燈夜寫聯句詩,春雪朝傾暖寒酒。
陴湖綠愛白鷗飛,濉水清憐紅鯉肥。
偶語閑攀芳樹立,相扶醉蹋落花歸。
張賈弟兄同里巷,乘閑數數來相訪,
雨天連宿草堂中,月夜徐行石橋上。
我年漸長忽自驚,鏡中冉冉髭須生。
心畏後時同勵志,身牽前事各求名。
問我棲棲何所適,鄉人薦為鹿鳴客。
二千里別謝交遊,三十韻詩慰行役。
出門可憐唯一身,敝裘瘦馬入咸秦。
冬冬街鼓紅塵暗,晚到長安無主人。
二賈二張與余弟,驅車邐迤來相繼。
操詞握賦為干戈,鋒銳森然勝氣多。
齊入文場同苦戰,五人十載九登科。
二張得雋名居甲,美退爭雄重告捷。
棠棣輝榮並桂枝,芝蘭芳馥和荊葉。
唯有沅犀屈未伸,握中自謂駭雞珍。
三年不鳴鳴必大,豈獨駭雞當駭人。
元和運啟千年聖,同遇明時餘最幸。
始辭秘閣吏王畿,遽列諫垣升禁闈。
蹇步何堪鳴佩玉,衰容不稱著朝衣。
閶闔晨開朝百辟,冕旒不動香煙碧。
步登龍尾上虛空,立去天顏無咫尺。
宮花似雪從乘輿,禁月如霜坐直廬。
身賤每驚隨內宴,才微常愧草天書。
晚松寒竹新昌第,職居密近門多閉。
日暮銀台下直回,故人到門門暫開。
回頭下馬一相顧,塵土滿衣何處來。
斂手炎涼敘未畢,先說舊山今悔出。
岐陽旅宦少歡娛,江左羈遊費時日。
贈我一篇行路吟,吟之句句披沙金。
歲月徒催白髮貌,泥塗不屈青雲心。
誰會茫茫天地意,短才獲用長才棄。
我隨鵷鷺入煙雲,謬上丹墀為近臣。
君同鸞鳳棲荊棘,猶著青袍作選人。
惆悵知賢不能薦,徒為出入蓬萊殿。
月慚諫紙二百張,歲愧俸錢三十萬。
大底浮榮何足道,幾度相逢即身老。
且傾斗酒慰羈愁,重話符離問舊遊。
北巷鄰居幾家去,東林舊院何人住。
武裏村花落復開,流溝山色應如故。
感此酬君千字詩,醉中分手又何之。
須知通塞尋常事,莫歎浮沉先後時。
慷慨臨歧重相勉,殷勤別後加餐飯。
君不見買臣衣錦還故鄉,五十身榮未為晚。

和錢員外答盧員外早春獨游曲江見寄長句编辑

春來有色暗融融,先到詩情酒思中。
柳岸霏微裛塵雨,杏園澹蕩開花風。
聞君獨遊心鬱鬱,薄晚新晴騎馬出。
醉思詩侶有同年,春歎翰林無暇日。
雲夫首倡寒玉音,蔚章繼和春搜吟。
此時我亦閉門坐,一日風光三處心。

東墟晚歇编辑

涼風冷露蕭索天,黃蒿紫菊荒涼田。
繞塚秋花少顏色,細蟲小蝶飛翻翻。
中有騰騰獨行者,手拄漁竿不騎馬。
晚從南澗釣魚回,歇此墟中白楊下。
褐衣半故白髮新,人逢知我是何人。
誰言渭浦棲遲客,曾作甘泉侍從臣。

客中月编辑

客從江南來,來時月上弦。
悠悠行旅中,三見清光圓。
曉隨殘月行,夕與新月宿。
誰謂月無情,千里遠相逐。
朝發渭水橋,暮入長安陌。
不知今夜月,又作誰家客。

挽歌詞编辑

丹旐何飛揚,素驂亦悲鳴。
晨光照閭巷,輀車儼欲行。
蕭條九月天,哀挽出重城。
借問送者誰,妻子與弟兄。
蒼蒼上古原,峨峨開新塋。
含酸一慟哭,異口同哀聲。
舊隴轉蕪絕,新墳日羅列。
春風草綠北邙山,此地年年生死別。

長相思编辑

九月西風興,月冷露華凝。
思君秋夜長,一夜魂九升。
二月東風來,草拆花心開。
思君春日遲,一日腸九回。
妾住洛橋北,君住洛橋南。
十五即相識,今年二十三。
有如女蘿草,生在松之側。
蔓短枝苦高,縈回上不得。
人言人有願,願至天必成。
願作遠方獸,步步比肩行。
願作深山木,枝枝連理生。

山鷓鴣编辑

山鷓鴣,
朝朝暮暮啼復啼,啼時露白風淒淒。
黃茅岡頭秋日晚,苦竹嶺下寒月低。
畬田有粟何不啄,石楠有枝何不棲。
迢迢不緩復不急,樓上舟中聲暗入。
夢鄉遷客輾轉臥,抱兒寡婦彷徨立。
山鷓鴣,爾本此鄉鳥,
生不辭巢不別群,何苦聲聲啼到曉。
啼到曉,唯能愁北人,南人慣聞如不聞。

放旅雁编辑

九江十年冬大雪,江水生冰樹枝折。
百鳥無食東西飛,中有旅雁聲最饑。
雪中啄草冰上宿,翅冷騰空飛動遲。
江童持網捕將去,手攜入市生賣之。
我本北人今譴謫,人鳥雖殊同是客。
見此客鳥傷客人,贖汝放汝飛入雲。
雁雁汝飛向何處,第一莫飛西北去。
淮西有賊討未平,百萬甲兵久屯聚。
官軍賊軍相守老,食盡兵窮將及汝。
健兒饑餓射汝吃,拔汝翅翎為箭羽。

送春歸编辑

送春歸,三月盡日日暮時。
去年杏園花飛御溝綠,何處送春曲江曲。
今年杜鵑花落子規啼,送春何處西江西。
帝城送春猶怏怏,天涯送春能不加惆悵。
莫惆悵,送春人。
冗員無替五年罷,應須准擬再送潯陽春。
五年炎涼凡十變,又知此身健不健。
好去今年江上春,明年未死還相見。

山石榴寄元九编辑

山石榴,一名山躑躅,一名杜鵑花,杜鵑啼時花撲撲。
九江三月杜鵑來,一聲催得一枝開。
江城上佐閑無事,山下劚得廳前栽。
爛熳一闌十八樹,根株有數花無數。
千房萬葉一時新,嫩紫殷紅鮮麹塵。
淚痕裛損燕支臉,剪刀裁破紅綃巾。
謫仙初墮愁在世,姹女新嫁嬌泥春。
日射血珠將滴地,風翻火焰欲燒人。
閑折兩枝持在手,細看不似人間有。
花中此物似西施,芙蓉芍藥皆嫫母。
奇芳絕豔別者誰,通州遷客元拾遺。
拾遺初貶江陵去,去時正值青春暮。
商山秦嶺愁殺君,山石榴花紅夾路。
題詩報我何所雲,苦雲色似石榴裙。
當時叢畔唯思我,今日闌前只憶君。
憶君不見坐銷落,日西風起紅紛紛。

畫竹歌编辑

植物之中竹難寫,古今雖畫無似者。
蕭郎下筆獨逼真,丹青以來唯一人。
人畫竹身肥擁腫,蕭畫莖瘦節節竦。
人畫竹梢死羸垂,蕭畫枝活葉葉動。
不根而生從意生,不筍而成由筆成。
野塘水邊碕岸側,森森兩叢十五莖。
嬋娟不失筠粉態,蕭颯盡得風煙情。
舉頭忽看不似畫,低耳靜聽疑有聲。
西叢七莖勁而健,省向天竺寺前石上見。
東叢八莖疏且寒,憶曾湘妃廟裏雨中看。
幽姿遠思少人別,與君相顧空長歎。
蕭郎蕭郎老可惜,手顫眼昏頭雪色。
自言便是絕筆時,從今此竹尤難得。

真娘墓编辑

真娘墓,虎丘道。
不識真娘鏡中面,唯見真娘墓頭草。
霜摧桃李風折蓮,真娘死時猶少年。
脂膚荑手不牢固,世間尤物難留連。
難留連,易銷歇,塞北花,江南雪。

長恨歌编辑

漢皇重色思傾國,御宇多年求不得。
楊家有女初長成,養在深閨人未識。
天生麗質難自棄,一朝選在君王側。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
春寒賜浴華清池,溫泉水滑洗凝脂。
侍兒扶起嬌無力,始是新承恩澤時。
雲鬢花金步搖,芙蓉帳暖度春宵。
春宵苦短日高起,從此君王不早朝。
承歡侍無閑暇,春從春遊夜專夜。
宮佳麗三千人,三千寵愛在一身。
金屋妝成嬌侍夜,玉樓宴罷醉和春。
姊妹弟兄皆列土,可憐光彩生門戶。
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
驪宮高處入青雲,仙樂風飄處處聞。
緩歌慢舞凝絲竹,盡日君王不足。
漁陽鼓動地來,驚破霓裳羽衣曲。
九重城闕煙塵生,千乘萬騎西南行。
翠華搖搖行復止,西出都門百餘里。
六軍不發奈何,宛轉蛾眉馬前死。
花鈿委地無人收,翠翹金雀玉搔頭。
君王掩面救不得,回血淚相和流。
黃埃散漫風蕭索,雲棧縈登劒閣。
峨嵋山下少人行,旌旗無光日色薄。
蜀江水碧蜀山青,聖主朝朝暮暮情。
行宮見月傷心色,夜雨聞鈴腸斷聲。
天旋日轉迴龍馭,到此躊躇不能去。
馬嵬坡下土中,不見玉顏空死處。
君臣相顧盡衣,東望都門信馬歸。
歸來池苑皆依舊,太液芙蓉未央柳。
芙蓉如面柳如眉,對此如何不淚垂。
春風桃李花開,秋雨梧桐葉落時。
西宮南多秋草,葉滿階紅不掃。
梨園弟子白髮新,椒房阿監青娥老。
夕殿螢飛思悄然,燈挑盡未成眠。
遲遲鐘鼓初長夜,耿耿星河欲曙天。
鴛鴦瓦冷霜華重,翡翠衾寒誰與共。
悠悠生死別經年,魂魄不曾來入夢。
臨邛士鴻都客,能以精誠致魂魄。
為感君王輾轉,遂教方士殷勤覓。
馭氣奔如電,升天入地求之
上窮碧落下黃泉,兩處茫茫皆不見。
忽聞海上有仙山,山在虛無縹緲間。
玲瓏五雲起,其中綽約多仙子。
中有一人字太真,雪膚花貌參差是。
金闕西廂叩玉扃,轉教小玉報雙成。
聞道漢家天子使,九華帳夢魂驚。
攬衣推枕起徘徊,珠箔銀迤邐開。
半偏新睡覺,花冠不整下堂來。
風吹仙袂飄颻舉,猶似霓裳羽衣舞。
玉容寂寞淚闌干,梨花一枝春帶雨。
含情凝謝君王,一別音容兩渺茫。
昭陽殿裏恩愛絕,蓬萊宮中日月長。
回頭下人寰處,不見長安見塵霧。
唯將舊物表深情,鈿合金釵寄將去。
釵留一股合一扇,釵擘黃金合分鈿。
心似金鈿堅,天上人間會相見。
臨別殷勤重寄詞,詞中有誓兩心知。
七月七日長生殿,夜半無人私語時。
在天願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
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期。

婦人苦编辑

蟬鬢加意梳,蛾眉用心掃。
幾度曉妝成,君看不言好。
妾身重同穴,君意輕偕老。
惆悵去年來,心知未能道。
今朝一開口,語少意何深。
願引他時事,移君此日心。
人言夫婦親,義合如一身。
及至死生際,何曾苦樂均。
婦人一喪夫,終身守孤孑。
有如林中竹,忽被風吹折。
一折不重生,枯死猶抱節。
男兒若喪婦,能不暫傷情。
應似門前柳,逢春易發榮。
風吹一枝折,還有一枝生。
為君委曲言,願君再三聽。
須知婦人苦,從此莫相輕。

長安道编辑

花枝缺處青樓開,艷歌一曲酒一杯。
美人勸我急行樂,自古朱顏不再來,
君不見:
外州客,長安道,一回來,一回老。

潛別離编辑

不得哭,潛別離。
不得語,暗相思。
兩心之外無人知。
深籠夜鎖獨棲鳥,利劍春斷連理枝。
河水雖濁有清日,烏頭雖黑有白時。
唯有潛離與暗別,彼此甘心無後期。

隔浦蓮编辑

隔浦愛紅蓮,昨日看猶在。
夜來風吹落,只得一回采。
花開雖有明年期,復愁明年還暫時。

寒食野望吟编辑

丘墟郭門外,寒食誰家哭。
風吹曠野紙錢飛,古墓累累春草綠。
棠梨花映白楊樹,儘是死生離別處。
冥寞重泉哭不聞,蕭蕭墓雨人歸去。

琵琶引并序编辑

元和十年,予左遷九江郡司馬。明年秋,送客湓浦口,聞中夜彈琵琶者,聼其音錚錚然,有京聲。問其人,本長安倡女,嘗學琵琶於穆、曹二善才,年長色衰,委身為賈人婦。遂命酒使快彈數曲,曲罷憫黙,自叙少小時歡樂事,今漂淪顦顇,轉徙於江湖間。予出官二年,恬然自安;感斯人言,是夕始覺有遷謫意,因為長句,歌以贈之,凡六百一十二言,命曰《琵琶行》。

潯陽江頭夜送客,楓葉荻花秋瑟瑟
主人下馬客在船,舉酒欲飲無管絃。
醉不成歡慘將別,別時茫茫江浸月。
忽聞水上琵琶聲,主人忘歸客不發。
尋聲闇問彈者誰,琵琶聲停欲語遲。
移船相近邀相見,添酒回燈重開宴。
千呼萬喚始出來,猶琵琶半遮面。
轉軸撥絃三聲,未成曲調先有情。
絃絃掩抑聲聲思,似訴平生不得
低眉信手續續彈,說盡心中無限事。
輕攏慢抹復挑,初為霓裳後綠腰
大絃嘈嘈如急雨,小絃切切如私語。
嘈嘈切切錯雜彈,大珠小珠落玉盤。
間關鶯語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難[1]
泉冷澀絃凝絕,凝絕不通聲歇。
別有幽愁闇恨生,此時無聲勝有聲。
乍破水漿迸,鐵騎突出刀槍鳴。
曲終收撥當心畫,四絃一聲如裂帛。
東船西舫悄無言,唯江心秋月白。
沉吟放撥插絃中,整頓衣裳起斂容。
自言本是京城女,家在蝦陵下住。
十三學得琵琶成,名屬教坊第一部。
曲罷教善才服,妝成每被秋娘妒。
五陵年少爭纏頭,一曲紅綃不知數。
鈿頭篦擊節碎,血色羅裙翻酒污。
今年歡笑復明年,秋月春風等度。
弟走從軍阿姨死,暮去朝來顏色故。
門前冷落馬稀,老大嫁作商人婦。
商人重利輕別離,前月浮梁買茶去。
去來江口守空船,繞船月明江水寒。
夜深忽夢少年事,夢啼妝淚紅闌干。
我聞琵琶已歎息,又聞此語重唧唧。
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
我從去年帝京,謫居臥病潯陽城。
潯陽地僻無音樂,終歲不聞絲竹聲。
住近湓江地低溼,黃蘆苦竹繞宅生。
其間旦暮聞何物,杜鵑啼血猿哀鳴。
春江花朝秋月夜,往往取酒還獨傾。
豈無山歌與村笛,嘔啞嘲難為聽。
今夜聞君琵琶語,如聽仙樂耳暫明。
莫辭更坐彈一曲,為君翻作琵琶行。
感我此言良久立,卻坐促絃絃轉急。
淒淒不似向前聲,滿座重聞皆掩泣。
中泣誰最多?江州司馬青衫濕。


簡簡吟编辑

蘇家小女名簡簡,芙蓉花腮柳葉眼。
十一把鏡學點妝,十二抽針能繡裳。
十三行坐事調品,不肯迷頭白地藏。
玲瓏雲髻生花樣,飄颻風袖薔薇香。
殊姿異態不可狀,忽忽轉動如有光。
二月繁霜殺桃李,明年欲嫁今年死。
丈人阿母勿悲啼,此女不是凡夫妻。
恐是天仙謫人世,只合人間十三歲。
大都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花非花编辑

花非花,霧非霧,夜半來,天明去。
來如春夢幾多時,去似朝雲無覓處。

醉後狂言,酬贈蕭、殷二協律编辑

餘杭邑客多羈貧,其間甚者蕭與殷。
天寒身上猶衣葛,日高甑中未拂塵。
江城山寺十一月,北風吹沙雪紛紛。
賓客不見綈袍惠,黎庶未沾襦袴恩。
此時太守自慚愧,重衣復衾有餘溫。
因命染人與針女,先製兩裘贈二君。
吳綿細軟桂布密,柔如狐腋白似雲。
勞將詩書投贈我,如此小惠何足論。
我有大裘君未見,寬廣和暖如陽春。
此裘非繒亦非纊,裁以法度絮以仁。
刀尺鈍拙製未畢,出亦不獨裹一身。
若令在郡得五考,與君展覆杭州人。

醉歌编辑

罷胡琴,掩秦瑟,玲瓏再拜歌初畢。
誰道使君不解歌,聽唱黃雞與白日。
黃雞催曉丑時鳴,白日催年酉前沒。
腰間紅綬繫未穩,鏡裏朱顏看已失。
玲瓏玲瓏奈老何,使君歌了汝更歌。

 上一卷 下一卷 
全唐詩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
  1. 此句結尾有數種版本:①作“水下灘”——明萬曆三十四年馬元調刊本《白氏長慶集》,清康熙四十三年汪立名一隅草堂刊本《白香山詩集》,清康熙四十六年揚州詩局刊本《全唐詩》,明隆慶刊本《文苑英華》;②作“冰下難”——汪立名一隅草堂刊本《白香山詩集》,揚州詩局刊本《全唐詩》在“水”下注“一作‘冰’”、在“灘”下注“一作‘難’”;北京圖書館藏失名臨何焯校一隅草堂刊本《白香山詩集》;③作“冰下灘”——明隆慶刊本《文苑英華》在“水”下注“一作‘冰’”,《四部叢刊》影印日本那波道圓翻宋本《白氏長慶集》;④作“水下難”——文學古籍刊行社影印宋紹興本《白氏文集》,清盧文弨《群書拾補》校《白氏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