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四百八十 全唐詩 卷四百八十一
作者:李紳
卷四百八十二
李紳

李紳编辑

七年初到洛陽,寓居宣教里。時已春暮,而四老俱在洛中分司编辑

青莎滿地無三徑,白髮頭忝四人。
官職謬齊商嶺客,姓名那重漢廷臣。
聖朝寡罪容衰齒,愚叟多慙未退身。
惟有門人憐鈍拙,勸教沈醉洛陽春。

初秋忽奉詔除浙東觀察使檢校右貂编辑

龍樓寄引簪裾客,鳯闕陪趨朔望朝。
疎受杜門期脱屣,買臣歸邸忽乘軺。
印封龜紐知頒爵,冠飾蟬緌更珥貂。
飛詔寵榮歡里舍,豈徒斑白與垂髫。

憶至鞏縣河宿待家累追懷编辑

鞏樹翻紅秋日斜,水分伊洛照餘霞。
弓開後騎低初月,鶚駐前旌拂暮鴉。
閨信坐遲青玉案,弄兒閒望白羊車。
今來憶事涼風晩,烟浦空悲菊花。

宿揚州编辑

江橫渡濶烟波晚,潮過金陵落葉秋。
嘹唳塞鴻經楚澤,淺深紅樹見揚州。
夜橋燈火連星漢,水郭帆檣近斗牛。
今日市朝風俗變,不須開口問迷樓。

憶被牛相留醉州中,時無他賓,牛公夜出真珠輩數人余有換樂曲詞,時小有傳於歌者编辑

嚴城畫角三聲閉,清宴金樽一夕同。
銀燭坐隅聼子夜,寶筝筵上起春風。
酒徵舊對慙衰質,曲換新詞感上
淮海一從雲雨散,杳然俱是夢魂中。

早渡楊子江時王璠在浙西编辑

日衝海浪翻銀屋,江轉秋波走雪山。
青嶂迥開蹲虎戍,碧流潛伏躍龍關。
地分吳楚星辰内,水廹滄溟宇宙間。
焚却戍船無戰伐,使知風教被烏蠻。

憶過潤州编辑

元和二年,余以前進士為鎮海軍書奏從事。秋九月,兵亂,余以不從書奏飛檄之,遭庶人李錡暴怒,腰領不殊者再三。後軍平,尚書李公欲具事以聞,余以本乃誓節、非欲求榮,請罷所奏。

昔年從宦干戈地,黄綬青春一魯儒。
弓犯控弦招武,劍當抽匣問狂夫。
帛書投筆封魚腹,玄髮衝冠捋虎鬚。
談笑謝金何所媿,不為偷買用兵符。

憶登棲霞寺峰编辑

香印烟火息,法堂鐘磬餘。
紗燈耿晨焰,釋子安禪居。
林葉脫紅影,竹烟含綺疎。
星珠錯落耀,月宇參差虚。
顧眺匪恣適,曠襟懷卷舒。
江海淼清盪,丘陵何所如。
滔滔可問津,耕者非長沮。
茅嶺感仙客,蕭園成古墟。
移步下碧峰,涉澗更躊躇。
啄秋果,翠驚銜素魚。
廻塘彩鷁來,落景林箊。
漾漾棹翻月,蕭蕭風襲裾。
勞歌起舊思,歎竟攄。
却數共遊者。凋落非里閭。

憶萬歲樓望金山编辑

里言金山有龍盤䕶,《吳志》云「金陵虎踞」,又云「萬歲樓,往年清夜浮於江中,有宿樓者覺之,金鏁縻於城上。」

樓高雉堞千師壘,峰拔驚波萬壑攢。
山絶地維消虎踞,水浮天險龍盤。
蜃嘘雲拱飛江島,鼇噴仙巖隔海瀾。
長對碧波臨古渡,幾經風月與悲歡。

過梅里七首编辑

家於無錫四十載,今敝廬數堵猶存,今列題於後。

上家山编辑

余頃居梅里,常於惠山肄業,舊室猶在,垂白重遊,追感多思,因效吳均體。

上家山,家山依舊好。
昔去松桂長,今來容鬚老。
上家山,臨古道。
高低入雲樹,蕪没連天草。
草色綠萋萋,寒蛩遍草啼。
噪鴉啼樹遠,行雁帖雲齊。
嵒光翻落日,僧火開經室。
竹洞磬聲長,松樓鐘韻疾。
苔階泉溜缺,石甃青莎密。
舊徑行處迷,前交坐中失。
歎息整華冠,持杯强自歡。
笑歌憐稚孺,絃竹縱吹彈。
山明溪月上,酒滿心聊放。
丱髮此淹留,垂絲匪閒曠。
青山不可上,昔事還惆悵。
況復白頭人,追懷空望望。

憶東郭居编辑

昔余過稚齒,從師昧知奥。
徒懷利物心,不獲藏身寶。
曳婁一縫掖,出處勞昏早。
醒醉迷啜哺,衣裳辨顛倒。
忠誠貫白日,直已憑蒼昊。
卷舌墮讒諛,驚波息行潦。
衰禽舊木,疲馬知歸道。
楊柳長庭柯,蘭荃覆階草。
旌旄光里舍,騎服歡妻嫂。
綠髩絶新知,蒼鬚稀舊老。
冠緌身忝貴,齋沐心常禱。
笙磬諒諧和,庭除還灑掃。
栖遲還竹巷,物役浸江島。
倐忽變星霜,悲傷滿抱。

憶題惠山寺書堂编辑

故山一别光陰改,秋露清風歳月多。
松下壯心年少去,池邊衰影老人過。
白雲生滅依巖岫,青桂榮枯託薜蘿。
惟有此身長是客,又驅旌斾寄烟波。

憶西湖雙鸂鶒编辑

雙鸂鶒,錦毛斕斑長比翼。
戯繞蓮藂迴錦臆,照灼花叢两相得。
漁歌驚起飛南北,繚繞追隨不迷惑。
雲間上下同棲息,不作驚禽遠相憶。
東家少婦機中語,剪斷迴文泣機杼。
徒嗟孔雀銜毛羽,一去東南别離苦,
五里裵回竟何補?

早梅橋编辑

早梅花,滿枝發。
東風報春春未徹,紫萼迎風玉珠裂。
楊柳未黄鶯結舌,委素飄香照新月。
橋邊一樹傷離别,遊蕩行人莫攀折。
不競江南豔陽節,任落東風伴春雪。

翡翠塢编辑

翡翠飛飛繞蓮塢,一啄嘉魚一鳴舞。
蓮莖觸散蓮葉欹,露滴珠光似還浦。
虞人掠水輕浮弋,翡翠驚飛飛不息。
直上層空翠影高,還向雲間雙比翼。
彈射莫及弋不得,日暮虞人空歎息。

憶放鶴编辑

頃年無錫閒居,里人獻鶴雛,余馴養之周歲,羽毛既成,見其宛頸長鳴,有煙霄之志,開籠放之,一舉冲天,復迴翔,久之乃去。

羽毛似雪無瑕㸃,顧影秋池舞白雲。
閒整素儀三島近,迴飄清唳九霄聞。
好風順舉應摩日,逸翮將莫戀羣。
凌勵坐看空碧外,更憐鳬鷺老江濆。

過吳門二十四韻编辑

煙水吳都郭,閶門架碧流。
綠楊深淺巷,青翰往來舟。
朱户千家室,丹楹百處樓。
水光揺極浦,草色辨長洲。
麻衣,曾為旅棹遊。
放歌隨楚老,清宴奉諸侯。貞元中,余以布衣多逰吳郡中。韋夏卿首為知遇,常陪宴席;段平仲、李季何、劉從周、綦毋咸十餘輩日同杯酒。及余以太和七年領鎮會稽,則當時賓客、羣吏、樂徒、寺僧、里客無一人存者,至于韋公子,凋喪畧盡。
花寺聼鶯入,春湖看雁留。
里吟傳綺唱,鄉語認歈謳。
橋轉攢虹,波通鬬鷁浮。
竹扉梅圃静,水巷橘園幽。
縫堵荒麋苑,穿巖破虎丘。
舊風猶越鼓,餘俗尚吳鉤。
故館曾閒訪,遺亦遍捜。
吹臺山木盡,香徑佛宫秋。
帳殿菰蒲掩,雲房露霧收。
苧蘿妖滅,荆棘鬼包羞。
風月俄黄綬,經過半白頭。元和七年余以校書郎從役再至蘇州,時范十五傳正為郡。而貞元中賓客散落,半已殂謝;及宴而伶人、酒徒悉往日者,問僧惟令、起二人已疾。
重來冠蓋客,非復别離愁。太和七年太和七年余鎮會稽,劉禹錫為郡,則元和中蘇州相識,知與不知,索然皆盡,河柳衰謝,邑居更易,乃甚令威之歎也!
候火分通陌,前旌駐外郵。
水風揺綵斾,堤柳引鳴騶。
問吏兒孫隔,呼名禮敬修。
顧瞻殊宿昔,語黙過悲憂。
義感心空在,容衰日易偷。
還持滄海詔,從此布皇猷。

杭州天竺、靈隐二寺,頃歲亦布衣一遊。及赴鎮會稽,不敢以登臨自適,竟不復到寺。寺多猨猱,謂之孫團,彌長其類。因追思為詩二首此寺殷富编辑

翠巖幽谷高低寺,十里松風碧嶂連。
開盡春花芳草澗,遍通秋水月明泉。
石文照日分霞壁,竹影侵雲拂暮煙。
時有猨猱擾鍾磬,老僧無復得安禪。


人煙不隔江城近,水石雖清海氣深。
波動只觀羅刹相,静居難識梵王心。
魚扃晝鏁龍宫寶,雁塔高摩欲界金。
近日尤聞重雕飾,世人遥禮二檀林。

渡西陵十六韻编辑

七年冬十有三日,早渡浙江,寒雨方霖,軍吏悉在江次。越人年榖未成,霪雨不止,田畝浸溢,水不及穗者數寸。余至驛,命押衙裴行宗先齎祝辭,東望拜大禹廟,且以百姓請命。雨收雲息,日朗者三旬有五日,刈穫皆畢,有以見神之不欺也。

雨送奔濤遠,風收駭浪平。
截流張斾影,分岸走鼙聲。
獸逐銜波湧,龜艨噴棹輕。
海門凝霧暗,江渚濕雲横。
雁翼看舟子,魚鱗辨水營。
騎交遮戍合,戈簇擁沙明。
謬履一夫長,將詢百吏情。
下車占黍稷,冬雨害粢盛。
望禱依前聖,垂休冀厚生。
半江猶慘澹,全野已澄清。
愛景三辰朗,祥農萬庾盈。
浦程通曲嶼,海色媚重城。
弓日鞬櫜動,旗風虎豹争。
及郊揮白羽,入里卷紅旌。
愷悌思陳力,端莊冀表誠。
臨人與安俗,非止奉師貞。

新樓詩二十首编辑

到越州日初,引家累登新樓望鏡湖。見元相微之題壁詩云「我是玉京天上客,謫居猶得小蓬萊。四面尋常對屏障,一家終日在樓臺。」微之與樂天此時只隔江津,日有酬和相答。時余移官九江,各乖音問,頃在越之日荏苒多故,未能書壁。今追思為《新樓詩》二十首。

新樓编辑

戎容罷引旌旗卷,朱户褰開雉堞高。
山聳翠微連郡閣,地臨滄海接靈鼇。
坐疑許宅驅雞犬,笑類樊妻化羽毛。
惆悵桂枝零落促,莫思方朔種仙桃。

海榴亭在新樓北,花開最早,所望更高。编辑

海榴亭早開繁蘂,光照晴霞破碧煙。
高近紫霄疑菡萏,迥依江月半嬋姢。
懷芳不作翻風艷,别萼猶含泣露妍。
揺落舊叢雲水隔,不堪行坐數流年。

望海亭在臥龍山頂上,越中最高處。编辑

烏盈兔缺天涯迥,鶴背松梢拂檻低。
湖鏡坐隅看匣滿,海濤生處辨雲齊。
夕嵐明滅江帆小,煙樹蒼茫客思迷。
蕭索感心俱是夢,九天應共草萋萋。

杜鵑樓编辑

七年冬所造,自西軒延架城隅樓前,植其杜鵑,因以為名,宴遊多在其上。

杜鵑如火千房圻,丹檻低看晩景中。
繁艷向人啼宿露,落英飄砌怨春風。
早梅昔待佳人折,好月誰將老子同。
惟有此花隨越鳥,一聲啼處滿山紅。

滿桂樓编辑

八年春造,架州城西南,臨眺於外,盡見湖山,别開水扉,通杜鵑樓,不啟重扃,清夜可以閒宴,因以「滿桂」為名也。

為憐湖水通宵望,不學樊楊却月樓。
惟待素䂓澄滿鏡,莫看纎魄挂如鉤。
卷簾方影侵紅燭,繞竹斜暉透碧流。
蕭瑟風聞木落,此時何洞庭秋。

東武亭编辑

亭在鏡湖上,即元相所建,亭至宏敞,春秋為競渡大設會之所。余為増以板檻,延入湖中,足加步廊以列環衛。

綠波春水湖光滿,丹檻連楹碧嶂遥。
蘭鷁對飛漁棹急,彩虹翻影海旗揺。
鬪疑斑虎歸三島,散作遊龍上九霄。
鼉鼓若雷争勝負,柳堤花岸萬人招。

龍宫寺编辑

此寺摧毁積歲,貞元十六年,余為布衣,東游天台,故人江西觀察使崔公以殿中謫官移疾剡溪,崔公坐中有僧人修真,自言居龍宫寺,起謂余言:「異日一本此下有「必當鎮此」四字為修此寺。」時以狂易之言不之應。僧相視久之而退。至元和二年,余以前進士為故薛常侍招至越中,此僧已臥疾,使門人相告「曩日所言『必當鎮此修寺』之託,幸不見忘」,僧又偶言寺中靈祗所相告耳。余問疾而已,不能對。及後符其言,而訊其存没,則僧及門人悉已殂謝,寺更頹毁,惟荒基餘像而已。因召僧人會真,余出俸錢為葺之,累月而畢,以成其往願。

銀地溪邊遇衲師,笑將花宇指潛知。
定觀玄度生前事,不道靈山别後期。
真相有無因色界,化城興滅在蓮基。
好令滄海龍宫子,長䕶金人舊浴池。

禹廟编辑

削平水土窮滄海,畚鍤東南盡會稽。
山擁翠屏朝玉帛,穴通金闕架雲霓。
秘文鏤石蔵青壁,寶檢封雲化紫泥。
清廟萬年長血食,始知明德與天齊。

晏安寺编辑

寺在州城東北隅,越中謂之小北邙。

寺深松無塵事,地接荒郊帶夕陽。
啼鳥歇時山寂寂,野花殘處月蒼蒼。
絳紗凝開金像,清梵銷聲閉竹房。
邱壠漸平連茂草,九原何處不心傷。

龜山编辑

在鏡湖中,山形如龜,山上有寺名「永安」,則元相所移置者。

一峰凝黛當明鏡,十仭喬松倚翠屏。
秋月滿時侵兔魄,素波揺處動龜形。
舊深崖谷藏仙島,新結樓臺起佛扃。
不學大蛟憑水怪,等閒雨害生靈。

重臺蓮编辑

綠荷舒卷凉風曉,紅萼開縈紫菂重。
女漢皋争笑臉,二妃湘浦愁容。
自含秋露貞姿,不競春妖冶態穠。
終恐玉京仙子識,却歸種碧池

橘園编辑

江城霧斂輕霜早,園橘千株欲變金。
朱實摘時天近,素英飄處海雲深。
懼同枳棘愁遷徙,每抱馨香委照臨。
憐爾結根自保,不隨寒暑換貞心。

寒林寺编辑

寺在城郭最囂煩處,自有一峰,巖壑皆入寺中。

最深城郭在人煙,疑借壺中到梵天。
巖樹桂花開月殿,石樓風鐸繞金仙。
地無塵染多靈草,室鑒真空有定泉。
應是法宫傳覺路,使無煩惱見青蓮。

北樓櫻桃花编辑

開花占得春光早,雪綴雲裝萬萼輕。
凝艷拆時初照日,落英頻處乍聞鶯。
舞空柔弱看無力,帶月蔥蘢似有情。
多事東風入閨闥,盡飄芳思委江城。

城上薔薇编辑

薔薇繁艷滿城陰,爛漫開紅次第深。
新蘂度香翻宿蝶,密房飄影戲禽。
竇閨織婦慙詩句,南國佳人怨錦衾。
風月寂寥思往事,暮春空賦白頭吟。

南庭竹编辑

東南舊美凌霜操,五月凝陰入坐寒。
煙惹翠梢含玉露,粉開春籜聳琅玕。
莫令戲馬童兒見,試引為龍道士看。
知爾結根香實在,鳯皇終擬下雲端。

琪樹编辑

琪樹垂條如弱柳,結子如碧珠,三年子可一熟,每歲生者相續,一年綠,二年碧,三年者紅綴於條上,璀錯相間。

石橋峰上栖玄鶴,碧巖邊䕃羽人。
冰葉萬條垂碧實,玉珠千日保青春。
月中泣露應同浥,澗底侵雲尚有塵。
徒使茯苓成琥珀,不為老化龍鱗。一本第三聨缺,第七句作「長向月中清泣露」。

海棠一本下有「梨」字编辑

海邊佳樹生奇彩,知是仙山取得栽。
瓊蘂籍中聞閬苑,紫芝圖上見蓬萊。
淺深芳萼通宵換,委積紅英報曉開。
寄語春園百花道,莫争顔色泛金杯。

水寺编辑

煙波野寺經過處,水國蒼茫夢想中。
雲散浦間江月迥,日曛洲渚海潮通。
坐看魚鳥沈浮遠,静見樓臺上下同。
聞道化城方便喻,只應從此到龍宫。

靈汜橋编辑

靈汜橋邊多感傷,分明湖派繞廻塘。
岸花前後聞幽鳥,湖月高低綠楊。
能促歳陰惟白髮,巧乘風馬是春光。
何須化鶴歸華表,却數凋零念越鄉。

若耶溪编辑

西施採蓮、歐冶鑄劍所。

嵐光花影繞山陰,山轉花稀到碧潯。
傾國美人妖艷遠,鑿山良冶鑄鑪深。
凌波莫惜臨妝面,瑩鍔當期出匣心。
應是蛟龍長不去,若耶秋水尚沈沈。

禹廟迴降雪五言二十韻编辑

此詩一首,在越所作,今編入卷内。大和八年十月,冬暄無雪,自訪禹廟禱。其日,廻舟至湖半,陰雲四合,飛霰大降者三日,積雪盈尺,浙江中流乃分陰雪,杭州並無所霑。

金奏雲壇畢,同雲拂來。
玉田千畝合,瓊室萬家開。
湖暗冰封鏡,山明樹變梅。
裂繒分井陌,連璧混樓臺。
麻引詩人興,鹽牽謝女才。
細疑歌響盡,旋作舞腰廻。
著水鵞毛失,鋪松鶴羽摧。
半崖雲掩映,當砌月裵回。
遇物纎能狀,隨方巧若裁。
玉花全綴萼,珠蚌盡呈胎。
志士書頻照,鮫人杼正催。
妬妝凌粉匣,欺酒上瓊杯。
海使迷奔轍,江濤認暗雷。
疾飄風作馭,輕集霰為媒。
劍客休矜利,農師正念摧。
瑞彰知有感,靈貺表無災。
堯歴占新慶,虞階想舊陪。
粉凝鸞閣下,銀結鳯池隈。
鷄樹花驚笑,龍池絮欲猜。
勞歌會稽守,遥祝永康哉。

題法華寺五言二十韻注内缺一字编辑

此一首亦在越所作,寺内靈異,隨注其下。以越人題詩者前後皆不備言,今編于《追昔遊》卷中。寺内 𤺆禪師草廬持經,感普賢見於前。

花界無生地,慈宫有相天。
化娥騰寶像,留影閟金仙。寺内因普賢見身於持經僧前,因此置寺。
殿湧全身塔,池開半月泉。
十峰排碧落,雙澗合清漣。寺前後有十峰廻繞,雙澗合流之。
藥草經行遍,香燈次第燃。
戒珠高臘䕶,心印祖僧傳。此寺僧律嚴肅,持經皆承師教。
瓶識先羅漢,衣存舊福田。寺内有約法師水瓶,梁朝宫人所製袈裟。
幻身觀火宅,昏眼照青蓮。
住覺超真境,依遊渡法船。
化城珠百億,靈跡冠三千。
蕭壁將沈影,梁薪尚綴煙。寺前昭明太子畫真,又梁時薪公影尚在。
色塵知有數,劫燼豈無年。
龍噴疑通海,鯨吞想漏川。寺内有梁朝銅龍吐泉、銅鯨飲水以注諸院。
磬疎聞啟梵,鐘息見安禪。
指喻三車覺,開迷五陰纏。
教通方便入,心達是非詮。
貝葉千花藏,檀林萬寶篇。
坐嚴獅子迅,幢飾網珠懸。
極樂知無礙,分明應有緣。
還將意功德,留偈法王前。

 上一卷 下一卷 
全唐詩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