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百七 全唐詩 卷五百八 卷五百九
孔溫業 趙存約 竇洵直 陳標 袁不約 李餘 白敏中 李敬方 李回 常楚老 李甘 平曾 景審

孔溫業编辑

孔溫業,冀州人。長慶元年進士第。大中後,歷官中書舍人,天平節度使。首一首。

鳥散餘花落编辑

美景春堪賞,芳園白日斜。
共看飛好鳥,復見落餘花。
來往驚翻電,經過想散霞。
雨餘飄處處,風送滿家家。
求友聲初去,離枝色可嗟。
從茲時節換,誰為惜年華。

趙存約编辑

趙存約,長慶進士。太和中,為興元節度判官。兵亂被害。詩一首。

鳥散餘花落编辑

春曉游禽集,幽庭幾樹花。
坐來驚豔色,飛去墮晴霞。
翅拂繁枝落,風添舞影斜。
彩雲飄玉砌,絳雪下仙家。
分散音初靜,凋零蘂帶葩。
空階瞻玩久,應共惜年華。

竇洵直编辑

竇洵直,長慶進士。詩一首。

鳥散餘花落编辑

晚樹春歸後,花飛鳥下初。
參差分羽翼,零落滿空虛。
風外清香轉,林邊豔影疏。
輕盈疑雪舞,仿佛似霞舒。
萬片情難極,遷喬思有餘。
微臣一何幸,吟賞對寒居。

陳標编辑

陳標長慶二年登進士第,終侍御央。詩十二首。

公無渡河编辑

陰雲颯颯浪花愁,半度驚湍半掛舟。
聲盡雲天君不住,命懸魚鱉妾同休。
黛娥芳臉垂珠淚,羅襪香裾赴碧流。
餘魄豈能銜木石,獨將遺恨付箜篌。

秦王卷衣编辑

秦王宮闕靄春煙,珠樹瓊枝近碧天。
御氣馨香蘇合啟,簾光浮動水精懸。
霏微羅縠隨芳袖,宛轉鮫鮹逐寶筵。
從此咸陽一回首,暮雲愁色已千年。

倢伃怨编辑

掌上恩移玉帳空,香珠滿眼泣春風。
飄零怨柳凋眉翠,狼藉愁桃墜臉紅。
鳳輦只應三殿北,鸞聲不向五湖中。
笙歌處處回天眷,獨自無情長信宮。

飲馬長城窟编辑

日日風吹虜騎塵,年年飲馬漢營人。
千堆戰骨那知主,萬里枯沙不辨春。
浴谷氣寒愁墜指,斷崖冰滑恐傷神。
金鞍玉勒無顏色,淚滿征衣怨暴秦。

江南行编辑

水光春色滿天,蘋葉風吹荷葉錢。
香蟻翠旗臨岸市,豔娥紅袖渡江船。
曉驚白鷺聯翩雪,浪蹙青茭瀲灩煙。
不怕江洲芳草暮,待將興折湖蓮。

長安秋思编辑

吳女秋機織曙霜,冰蠶吐絲月盈
金刀玉指裁縫促,水殿花樓弦管長。
舞袖慢移凝瑞雪,歌塵微動避雕梁。
唯愁陌上芳菲度,狼藉風池荷葉黃。

元和十三年登第進士编辑

春官南院粉牆東,地色初分月色紅。
文字一千重馬擁,喜歡三十二人同。
眼看魚變辭凡水,心逐鸚飛出瑞風。
莫怪雲泥從此別,總曾惆悵去年中。

焦桐樹编辑

江上烹魚採野樵,鸞枝摧折半曾燒。
未經良匠材雖散,待得知音尾已焦。
若使琢磨徽白玉,便來風律軫青瑤。
還能萬里傳山水,三峽泉聲豈寂寥。

寄友人编辑

杜甫在時貪入蜀,孟郊生處卻歸秦。
如今始會麻姑意,借問山川與後人。

啄木謠编辑

丁丁向晚急還稀,啄遍庭槐未肯歸。
終日與君除蠹害,莫嫌無事不頻飛。

僧院牡丹编辑

琉璃地上開紅豔,碧落天頭散曉霞。
應是向西無地種,不然爭肯重蓮花。

蜀葵编辑

眼前無奈蜀葵何,淺紫深紅數百窠。
能共牡丹爭幾許,得人處只緣多。

袁不約编辑

袁不約,字還朴。長慶三年進士第。李固言在成都辟為幕官加檢校郎。詩一卷,今存四首。

離家编辑

步步遠晨昏,淒心出里門。
見烏唯有淚,雁更傷魂。
宿酒寧辭醉,回書諱苦言。
野人應怪笑,不解愛田園。

送人至嶺南编辑

度嶺春風暖,花多不識名。
瘴煙迷月色,巴路傍溪聲。
畏藥將銀試,防蛟避水行。
知君憐酒興,莫殺醉猩猩。

長安夜遊编辑

鳳城連夜九門通,帝女皇妃出漢宮。
千乘寶蓮珠箔卷,萬條銀燭碧紗籠。
歌聲緩過青樓月,香靄潛來紫陌風。
長樂曉鐘歸騎後,遺簪墮珥滿街中。

病宮人编辑

(一作張祐詩。)

佳人臥病動經秋,簾幕襤縿不掛鉤。
四體強扶藤夾膝,雙環慵整玉搔頭。
花顏有幸君王問,藥餌無徵待詔愁。
惆悵近來銷瘦盡,淚珠時傍枕函流。

编辑

愁聲秋繞杵,寒色碧歸山。(深秋)

送將歡笑去,收得寂寥回。(客去)

李餘编辑

李餘,蜀人。工樂府。登長慶三年進士第。詩二首。

臨邛怨编辑

藕花衫子柳花裙,多著沈香慢火熏。
惆悵妝成君不見,空教綠綺伴文君。

寒食编辑

玉輪江上雨絲絲,公子游春醉不知。
翦渡歸來風正急,水濺鞍帕嫩鵝兒。(汶江謂之玉輪江。)

编辑

長安東門別,立馬生白髮。

霽後軒蓋繁,南山瑞烟發。

嘗憂車馬繁,土薄聞水聲。(並見張為《主客圖》。)

白敏中编辑

白敏中,字用晦。長慶中第進士,擢累侍御史、左司員外郎。武宗召,入翰林為學士。宣宗立,以兵部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尋出為邠寧節度使。懿宗復召,拜司徒門下侍郎,還平章事。咸通二年,出為鳳翔節度便,以太傅致仕。詩二首。

至日上公獻壽酒编辑

候曉天門闢,朝天萬國同。
瑞雲升觀闕,香氣映華宮。
日色臨仙籞,龍顏對昊宮。
羽儀瞻百姓,獻壽侍三公。
化被君王洽,恩沾草木豐。
自欣朝玉座,宴此詠皇風。

賀收復秦原諸州詩编辑

一詔皇城四海頒,醜戎無數束身還。
戍樓吹笛人休戰,牧野嘶風馬自閒。
河水九盤收數曲,天山千里鎖諸關。
西邊北塞今無事,為報東南夷與蠻。

编辑

南浦花臨水,東樓月映風。(鎮劍南,經忠州,尋樂天遺跡作。見《紀事》。)

李敬方编辑

李敬方,字中虔。登長慶進士第。大和中,為歙州刺史。詩一卷,今存八首。

遣興编辑

果窺丹竈鶴,莫羨白頭翁。
日月仙壺外,筋骸藥臼中。
雲歸無定所,鳥跡不留空。
何必勞方寸,嶇崎問遠公。

勸酒编辑

不向花前醉,花應解笑人。
連夜雨,又過一年春。
日日無窮事,區區有限身。
若非杯酒裏,何以寄天真。

近無西耗编辑

(一作李宣遠詩。)

遠戎兵壓境,遷客淚橫襟。
烽候驚春塞,縲囚困越吟。
自憐牛馬走,未識犬羊心。
一月無消息,西看日又沈。

天台晴望编辑

(時左遷台州刺史。)

台十二旬,一片雨中春。
林果黃梅盡,山苗半夏新。
陽烏展翅,陰魄夜飛輪。
坐冀(一作望,一作喜。)無雲物,分明見北辰。

聞高侍卒貶所编辑

西京高院長,直氣似吾徒。
走馬論邊備,飛聲感廟謨。
官移人未察,身沒事多符。
寂寞他年後,名編野史無。

題黃山湯院并序编辑

敬方以頭風癢悶,大中五年十二月因小恤,假內再徃黃山浴湯,題四百字。

楚鎮惟黃岫,靈泉浴聖源。
煎熬何處所,爐炭孰司存。
沙暖泉長拂,霜籠水更溫。
不疏還自決,雖撓未嘗渾。
地啟岩為洞,天開石作盆。
常留今日色,不減故年痕。
陰焰潛生海,陽光暗燭坤。
定應鄰火宅,非獨過焦原。
龍訝經冬潤,鶯疑滿穀暄。
善烹寒食茗,能變早春園。
及物功何大,隨流道益尊。
潔齋齊物主,療病奪醫門。
外秘千峰秀,旁通百潦奔。
禪家休問疾,騷客罷招魂。
臥理黔川守,分憂漢主恩。
慘傷因有暇,徒御誡無喧。
癢悶頭風切,爬搔臂力煩。
披榛通白道,束馬置朱幡。
謝屐緣危磴,戎裝逗遠村。
慢游登竹徑,高步入山根。
崖巘差行灶,蓬茅過小軒。
禦寒增帳幕,甃影盡璵璠。
不與華池語,寧將浴室論。
洗心過頃刻,浸髮迨朝暾。
汗洽聊箕踞,支羸暫虎蹲。
濯纓閑更入,漱齒渴仍吞。
氣燠勝重絸,風和敵一尊。
適來還蹭蹬,復出又攀援。
形穢忻除垢,神囂喜破昏。
明夷徵立象,既濟感文言。
已閡眠沙麂,仍妨臥石猨。
香驅蒸霧起,煙霿濕雲屯。
破險更祠宇,憑高易廟垣。
舊基絕仄足,新構忽行鵷。
勝地非無棟,征途遽改轅。
貪程歸路遠,折政訟庭繁。
興往留年月,詩成遺子孫。
已鐫東壁石,名姓寄無垠。

太和公主還宮编辑

二紀煙塵外,淒涼轉戰歸。
胡笳悲蔡琰,漢使泣明妃。
金殿更戎幄,青祛換毳衣。
登車隨伴仗,謁廟入中闈。
湯沐疏封在,關山故夢非。
笑看鴻北向,休詠鵲南飛。
宮髻憐新樣,庭柯想舊圍。
生還侍兒少,熟識內家稀。
鳳去樓扃夜,鸞孤匣掩輝。
應憐禁園柳,相見倍依依。

汴河直進船编辑

汴水通淮利最多,生人為害亦相和。
東南四十三州地,取盡脂膏是此河。

李回编辑

李回,字昭度,本名躔。擢長慶進士,辟揚州掌書記,遷監察御史。會昌中,以刑部侍郎兼御史中丞,俄進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出為劍南西川節度。以與李德裕善,貶撫州長史。詩三首。

享太廟樂章编辑

受天明命,敷佑下土。
化時以儉,衛文以武。
氛消夷夏,俗臻往古。
億萬斯年,形于律呂。

天長路別朱大慶餘山路卻寄编辑

驛騎難隨伴,尋山半憶君。
蒼崖殘月路,猶數過溪雲。

寄酬朱大後亭夜坐留別编辑

十夜郡城宿,苦吟身未閒。
那堪西郭別,雪路問青山。

楚老编辑

常楚老,長慶進士,官拾遺。詩二首。

祖龍行编辑

黑雲兵氣射天裂,壯士朝眠夢冤結。
祖龍一夜死沙丘,胡亥空隨鮑魚轍。
腐肉偷生三千里,偽書先賜扶蘇死。
墓接驪山土未乾,瑞光已向芒碭起。
陳勝城中鼓三下,秦家天地如崩瓦。
龍蛇撩亂入咸陽,少帝空隨漢家馬。

江上蚊子编辑

飄搖挾翅亞紅腹,江邊夜起如雷哭。
請問貪婪一點心,臭腐填腹幾多足。
越女如花住江曲,嫦娥夜夜凝雙睩。
怕君撩亂錦窗中,十輕綃圍夜玉。

编辑

一從黃帝葬橋山,碧落千門鎖元氣。(《天上行》。《詩話總歸》)

李甘编辑

李甘,字和鼎。長慶末進士擢第。太和中,官侍御史,貶封州司馬。集一卷,今存詩一首。

九成宮编辑

中原無鹿海無波,鳳輦鸞旗出幸多。
今日故宮歸寂寞,太平功業在山河。

平曾编辑

平曾,穆宗時人。唐以府元被絀者九人,曾其一也。長慶初,同賈島輩貶,謂之舉埸十惡。曾後謁李固言於蜀,幕中皆名士。曾輕忽無所畏,遂獻《雪山賦》。李覽,命推出。不旬日,再獻《鯸魚賦》曰:「此魚觸物而怒,翻身上波為烏鳶所獲,奈魴鯉笑何。」李覽之,遂不至深罪。卒以恃才傲物,沒于縣曹。詩三首。

謁李相不遇编辑

老夫三日門前立,珠箔銀屏晝不開。
詩卷卻拋書袋裏,正如閒看華山來。

留別薛僕射编辑

(薛平僕射出鎮浙西主禮,稍薄曾,留詩諷之。)

梯山航海幾崎嶇,來謁金陵薛大夫。
毛髮豎時趨劍戟,衣冠儼處拜冰壺。
誠知兩軸非珠玉,深愧三縑恤旅途。
明日過江風景好,不堪回首望勾吳。

縶白馬詩上薛僕射编辑

(薛僕射聞曾出境,追還。縻留數日,又獻《縶白馬詩》。薛曰:「若不留絆行軒,那得觀其毛骨。」遂以殊禮相待。)

白馬披鬃練一團,今朝被絆欲行難。
雪中放去空留跡,月下牽來只見鞍。
向北長鳴天外遠,臨風斜控耳邊寒。
自知毛骨還應異,更請孫陽仔細看。

景審编辑

景審,南陽人。長慶中,有善書名。詩一首。

題所書黃庭經後泥金正書编辑

金粉為書重莫過,黃庭舊許右軍多。
請看今日酬恩德,何似當年為愛鵝。

编辑

暮鴉不噪禁城樹,衙鼓未殘兵衛秋。(見張為《主客圖》。)

 上一卷 下一卷 
全唐詩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