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詩/卷574

卷五百七十三 全唐詩 卷五百七十四 卷五百七十五
賈島

賈島(四)编辑

送饒州張使君编辑

終南雲雨連城闕,去路西江白浪頭。
滁上郡齋離昨日,鄱陽農事勸今秋。
道心生向前朝寺,文思來因靜夜樓。
借問泊帆幹謁者,誰人曾聽峽猨愁。

觀冬設上東川楊尚書编辑

匏革奏冬非獨樂,軍城未曉啟重門。
何時入三台貴,此日空知八座尊。
羅綺舞收雨點,貔貅閫外卷雲根。
逐遷屬吏隨賔列,棹扁舟不忘恩。

巴興作编辑

三年未省聞鴻叫,月何曾見草枯。
寒暑氣均思白社,星辰位正憶皇都。
蘇卿持節終還漢,葛相行師自渡瀘。
鄉味朔山林果別,北歸期掛海帆孤。

早蟬编辑

早蟬孤抱芳槐葉,噪向殘陽意度秋。
也任一聲催我老,堪兩耳畏吟休。
得非下第無高韻,須是青山隱白頭。
若問此心嗟歎否,天人不可怨而尤。

投元郎中编辑

在瀟湘歸未期,卷中多是得名詩。
高臺聊望清秋色,片水留白鷺鷥。
省宿有時聞急雨,朝迴盡日伴禪師。
舊文去歲曾將獻,蒙與人來說始知。

阮籍嘯臺编辑

如聞長嘯春風裏,荊棘叢邊訪舊蹤。
地接蘇門山近遠,荒臺突兀抵高峰。

滕校書使院小池一本無上三字编辑

小池誰見鑿時初,走水南來十里餘。
樓上日斜吹暮角,院中人出鎖游魚。

送陝府王建一本無「建」字司馬编辑

司馬雖然聽曉鐘,尚猶高枕恣疎慵。
僧過三門水,賣藥人歸五老峰。
移舫綠深處息,登樓涼夜此時逢。
杜陵惆悵臨餞,未寢月前多蹤。

上谷旅夜编辑

世難那堪恨旅遊,龍鍾更是對窮秋。
故園千里數行淚,鄰杵一聲終夜愁。
月到寒窗空皓晶,風翻落葉更颼飀。
此心不向常人說,倚識平津萬戶侯。

寄無得頭陀编辑

夏臘今應三十餘,不離樹下塚間居。
貌堪良匠抽毫寫,行稱高僧續傳書。
落澗水聲來遠遠,當空月色自如如。
白衣只在青門裏,心每相親跡且疎。

崔卿池上雙白鷺编辑

鷺雛相逐出深籠,頂各有絲莖數同。
灑石多霜移足冷,隔城遠樹挂巢空。
其如盡在灘聲外,何似雙飛浦色中。
見此池卿自鑿,清泠太液底潛通。

送胡道士编辑

短褐身披滿苔,靈溪深處觀門開。
却從城裏琴去,許到山中寄藥來。
臨水古壇秋醮,宿一作「啄查寒」飛迴。
丹梯願逐真人上日夕歸心白髮催

寄韓潮州愈编辑

曾與木蘭舟,直到天南水頭。
隔嶺篇章來華岳,出關書信過瀧流。
峰懸驛路殘雲斷,海浸城老樹秋。
一夕瘴烟風卷盡,月明初上浪西樓。

酬張籍王建编辑

疎林荒宅古前,久住還因太守憐。
漸老更思深處隱,多閒數得上方眠。
鼠拋貧屋收田日,鴈度寒江擬天。
龍鍾應是分,水曹芸閣枉來篇。

逢博陵故人彭兵曹编辑

曲陽分散會京華,見說三年住海涯。
別後解餐蓬虆子,向前未識牧丹花。
偶逢日者教求祿,終傍泉聲擬置家。
蹋雪攜相就宿,夜深開戶斗牛斜。

山人编辑

二十年中餌茯苓,致半是老君經。
東都舊住商人宅,南國新修道士亭。
鑿石養蜂休買蜜,坐山秤藥不爭星。
古來隱者多能卜,欲就先生問丙丁。

送于中丞使回紇冊立编辑

君立天驕發使車,冊文字字著金書。
青塚鄉山盡,欲達皇情譯語初。
調角寒城邊色動,下霜秋磧鴈行疎。
旌旗來往幾多日,應向途中見歲除。

送劉侍御重使江西编辑

時當苦熱遠行人,石壁飛泉濺馬身。
又到鐘陵知務大,還浮湓浦屬秋新。
早程猨叫雲深極,宿館禽驚葉動頻。
前者已聞廉使薦,兼言有畫靜邊塵。

贈圓上人编辑

誦經千紙得為僧,麈尾持行不拂蠅。
古塔月高聞咒水,新壇日午見燒燈。
一雙童子澆紅藥,百八真珠貫綵繩。
且說近來心裏事,仇讎相對似親朋。

處州李使君改任遂州因寄贈编辑

庭樹幾株陰入戶,主人何在客聞蟬。
鑰開原上高樓鎖,瓶汲池東古井泉。
趁靜野禽曾後到,休吟鄰叟始安眠。
仙都水誰能憶,西去風濤書滿船。

酬慈恩寺文郁上人编辑

袈裟影入池清,猶憶鄉山近赤城。
籬落罅間寒蟹過,莓苔石上晚蛩
期登野閣閒應甚,阻宿房疾未平。
聞說又尋南岳去,無端詩思忽然生。

訪鑒玄師姪编辑

維摩青石講初休,緣訪親宗到普州。
我有軍持憑弟子,岳陽溪裏汲寒流。

夜坐编辑

蟋蟀漸多秋不淺,蟾蜍已沒夜應深。
三更兩鬢幾枝雪,一念雙峰四祖心。

送別编辑

門外便伸千里別,無車不得到河梁。
高樓直上百餘尺,今日為君南望長。

聞蟬感懷编辑

新蟬忽發最高枝,不覺立聽無限時。
正遇友人來告別,一心分作兩般悲。

夏夜上谷宿開元寺编辑

詩成一夜月中題,便臥松風到曙雞。
帶月時聞山鳥語,郡城知近武陵溪。

送於總持歸京编辑

出家初隸何方寺,上國西明御水東。
卻見舊房堦下樹,別來二十一春風。

崔卿池上鶴编辑

月中時叫葉紛紛,不異洞庭霜夜聞。
翎羽如今從放長,猶能飛起孤雲。

登田中丞高亭编辑

高亭林表迥嵯峨,獨坐秋宵不多。
玉兔人歌裏出,白雲難似莫相和。

友人婚楊氏催妝编辑

不知今夕是何夕,催促陽臺近鏡臺。
誰道芙蓉水中種,青銅鏡裏一枝開。

酬朱侍御望月見寄编辑

他寢此時吾不寢,近秋三五逢晴
相思唯有霜臺月,望盡孤光見卻

題韋雲叟草堂编辑

新起堂開北窗,當窗山隔一重江。
白茅草苫重重密,愛秋天夜雨淙。

和韓吏部泛南溪编辑

溪裏晚從池岸出,石泉秋急夜深聞。
木蘭船共山人上,月映渡頭零落雲。

方鏡编辑

背如刀截機頭錦,面似升量澗底泉。
銅雀臺南秋日,照來照去已三年。

酬姚合编辑

黍穗豆苗侵古道,晴原午後早秋時。
故人相憶來說,楊柳無風蟬滿枝。

送靈應上人编辑

遍參尊宿遊方久,名岳奇峰問此公。
五月半間看瀑布,青城山裏白雲中。

贈丘先生编辑

常言喫藥全勝飯,華岳松邊採茯神。
不遣髭鬚一莖白,擬為白日上昇人。

渡桑乾编辑

客舍并州已十霜,歸心日夜憶咸陽。
無端更渡桑乾水,卻望并州是故鄉。

夜期嘯客呂逸人不至编辑

逸人期宿石床中,遣我開扉對晚空。
不知何處嘯秋月,閒松門一夜風。

夜集烏行中所居编辑

環爐促席復持杯,松院雙扉向月開。
座上同聲半先達,名山獨入此心來。

贈梁浦秀才斑竹拄杖编辑

揀得林中最細枝,結根石上長身遲。
莫嫌滴瀝紅斑少,恰湘妃淚盡時。

尋石甕寺上方编辑

野寺入時春雪後,崎嶇得到此房前。
老僧不出迎朝客,已住上方三十年。

早秋寄題天竺靈隱寺编辑

峰前峰後寺新秋,絕頂高窗見沃洲。
人在定中聞蟋蟀,鶴棲處挂獼猴。
山鐘夜渡空江水,汀月寒生古石樓。
心憶帆身未遂,謝公此地昔年遊。

黎陽寄姚合编辑

魏都城裏曾遊熟,才子齋中止泊多。
去日綠楊垂紫陌,歸時白草黃河。
新詩不覺千迴詠,古鏡經幾磨。
惆悵心思滑臺北,滿杯濃酒與愁和。

送崔約秀才编辑

歸寧髣髴三千里,月向船窗見幾宵。
野鼠獨偷高樹果,前山漸見短禾苗。
更深柵鎖淮波疾,葦動風生雨氣遙。
重入石頭城下寺,南朝杉老未乾燋。

詠懷编辑

縱把書看未省勤,一生生計只長貧。
可能在世無成事,不覺離家作老人。
中嶽深林秋獨往,南原多草夜無鄰。
經年抱疾誰來問,野鳥相過啄木頻。

夏日寄高洗馬编辑

三十年來長在客,兩三行淚忽然垂。
白衣蒼鬢經過嬾,赤日朱門偃息遲。
花發應耽新熟酒,草顛還寫早朝詩。
不緣馬死西州去,畫角堪聽是曉吹。

送周判官元范赴越编辑

原下相逢便別離,蟬鳴關路使回時。
過淮漸有懸帆興,到越應將墜葉期。
城上秋山生菊早,驛西寒渡落潮遲。
已曾幾遍隨旌旆,去謁荒大禹祠。

送羅少府歸牛渚编辑

作尉長安始三日,忽思牛渚夢天台。
楚山遠色獨歸去,灞水空流相送回。
霜覆鶴身松子落,月分螢影石房開。
白雲多處應頻到,寒澗泠泠古苔。

題童真上人编辑

江上修持積歲年,灘聲未擬住潺湲。
誓從五十身披衲,便向三千界坐禪。
月峽青城那有滯,天台廬岳豈無緣。
昨宵忽夢遊滄海,萬里波濤在目前。

贈溫觀主编辑

一別羅浮竟未還,觀深廊古院多關。
君來幾日行虛洞,仙去空壇在遠山。
胎息存思當黑處,井華懸綆取朝間。
弊廬道室雖鄰近,自樂冬陽炙背閒。

賀龐少尹除太常少卿编辑

太白山前終日見,十旬假滿擬秋尋。
中峰絕頂非無路,北闕除書入林。
朝謁此時閒野屐,宿齋何處鳴砧。
省中石鐙陪隨步,唯賞煙霞不厭深。

上邠寧刑司徒编辑

箭頭破無敵,杖底敲毬遠有聲。
馬走千蹄朝萬乘,地分三郡擁雙旌。
春風欲盡山花發,曉角初吹客夢驚。
不是邢公來鎮此,長安西北未能行。

欲遊嵩岳留別李少尹益一本無「益」字编辑

孤策遲迴洛水湄,孤禽嘹幸人知。
嵩岳望中常待我,河梁欲上未題詩。
新秋愛月愁多雨,古觀仙看盡棋。
微眇此來將敢問,鳳凰何日歸池。

病鶻吟编辑

俊鳥還投高處栖,騰身戛戛下雲梯。
有時透霧凌空去,無事隨風入草迷。
迅疾月邊捎玉兔,遲迴日裏拂金雞。
不緣毛羽遭零落,焉肯雄心向爾低。

贈僧编辑

從來是遊山水,省泊禪舟月下濤。
初過石橋年尚少,久辭天柱臘應高。
青松帶雪懸銅錫,白髮如霜落鐵刀。
常恐畫援筆寫,身長七尺有眉毫。

一本有「某」字翰林编辑

清重過知內制,從前禮絕外庭人。
看花在處多隨駕,召宴無時不身。
馬自賜來騎覺穩,詩緣見徹語長
應憐獨向名場苦,曾十餘年浪春。

頌德上賈常侍编辑

邊臣說使朝天子,發語轟然激夏雷。
高節羽書期獨傳,分符絳郡滯長材。
啁啾鳥恐鷹鸇起,流散人歸父母來。
自顧此身無所立,恭談祖德朵頤開。

田將軍書院编辑

滿庭花木半新栽,石自平湖遠岸來。
筍迸鄰家還長竹,地經山雨幾層苔。
井當深夜泉微上,閣入高秋戶盡開。
行背曲江誰到此,琴書鎖著未朝迴。

投龐少尹编辑

閉戶息機搔白首,中庭一樹有清陰。
年年不改風塵趣,日日轉多泉石心。
病起望山臺上立,覺來聽雨燭前吟。
龐公相識元和歲,眷分依依直至今。

夏夜登南樓编辑

水岸樓帶月躋,夏林初見岳陽溪。
一點新螢報秋信,不知何是菩提。

題青龍寺编辑

碣石山人一軸詩,終南山北數人知。
擬看青龍寺裏月,待無一點夜雲時。

贈李文通编辑

營當萬勝岡頭下,誓立千年不朽功。
天子手擎新鉞斧,諫官請贈李文通。

題虢州三堂贈吳郎中编辑

無窮草樹昔誰栽,新起臨湖白石臺。
半岸泥沙孤鶴立,三堂風雨四門開。
荷翻露驚秋近,柳轉斜陽過水來。
昨夜北樓堪朗詠,虢城初鎖月裵回。

送僧编辑

池上時時松雪落,焚香煙起見孤燈。
靜夜憶誰來對坐,曲江南岸寺中僧。

三月晦日贈劉評事编辑

三月當三十日,風光別我苦吟身。
共君今夜不須,未到曉鐘猶是春。

送張道者编辑

新歲抱琴何處去,洛陽三十六峰西。
生來未識山人面,不得一聽烏夜啼。

題魚尊師院编辑

老子堂前花萬樹,先生曾見幾回春。
夜煎白石平明吃,不擬教人哭此身。

宿村家亭子编辑

牀頭枕是溪中石,井底泉通竹下池。
宿客未眠過夜半,獨聞山雨到來時。

送稱上人编辑

歸蜀擬從巫峽過,何時得入舊房禪。
寺中來後誰身化,起塔栽松向野田。

楊秘書新居编辑

城角新居鄰靜寺,時從新閣上經樓。
南山泉入宮中去,先向詩人門外流。

聽樂山人彈《易水》编辑

朱絲弦底燕泉急,燕將雲孫白日彈。
嬴氏歸山陵已掘,聲聲猶帶髮沖冠。

經蘇秦墓编辑

沙埋古篆折碑文,六國興亡事君。
今日淒涼無處說,亂山秋盡有寒雲。

題戴勝编辑

星點花冠道士衣,紫陽宮女化身飛。
能傳上界春消息,若到蓬山莫放歸。

題隱者居编辑

雖有柴門常不關,片雲孤木伴身閒。
猶嫌住久人知處,見擬移家更上山。

哭孟東野编辑

蘭無香氣鶴無聲,哭盡秋天月不明。
自從東野先生死,側近雲山得散行。

過京索先生墳编辑

京索先生三尺墳,秋風漠漠吐寒雲。
從來有恨君多哭,今日何人更哭君。

客思编辑

促織聲尖尖似針,更深刺著旅人心。
獨言獨語月明裏,驚覺眠童與宿禽。

鹽池院觀鹿编辑

條峰五老勢相連,此鹿來從若箇邊。
別有野麋人不見,一生長飲白雲泉。

黃鵠下太液池编辑

高飛空外鵠,下向禁中池。
岸印行蹤淺,波搖立影危。
來從千里島,舞拂萬年枝。
踉蹌孤風起,裵回水沫移。
幽音清露滴,野性白雲隨。
太液無彈射,靈禽翅不垂。

代舊將编辑

舊事說如夢,誰當信老夫。
戰場幾處在,部曲一人無。
落日收馬,晴天曬陣圖。
猶希聖朝用,自鑷白髭鬚。

老將编辑

膽壯亂鬚白,金瘡蠹百骸。
旌旗猶入夢,歌舞不開懷。
燕雀來鷹架,塵埃滿箭靫。
自誇勳業重,開府是官階。

春行编辑

去去行人遠,塵隨馬不窮。
旅情斜日後,春色早煙中。
流水穿空館,閑花發故宮。
舊鄉千里思,池上綠楊風。

題鄭常侍廳前竹编辑

綠竹臨詩酒,嬋娟思不窮。
亂枝低積雪,繁葉亞寒風。
蕭颯疑泉過,縈迴有徑通。
侵庭根出土,隔壁筍成叢。
疎影紗窗外,清音寶瑟中。
卷簾終日看,欹枕幾秋同。
萬頃歌王子,千竿伴阮公。
露光憐片片,雨潤愛濛濛。
嶰谷蠻湖北,湘川灀水東。
何如軒檻側,蒼翠嫋長空。

早行编辑

早起赴前程,鄰雞尚未鳴。
主人燈下別,羸馬暗中行。
蹋石新霜滑,穿林宿鳥驚。
遠山鐘動後,曙色漸分明。

送人南歸编辑

分手向天涯,迢迢泛海波。
雖然南地遠,見說北人多。
山暖花常發,秋深雁不過。
炎方饒勝事,此去莫蹉跎。

送人南遊编辑

此別天涯遠,孤舟泛海中。
夜行常認火,帆去每因風。
蠻國人多富,炎方語不同。
鴈飛難度嶺,書信若為通。

送道者编辑

獨向山中見,今朝又別離。
一心無挂住,萬里獨何之。
到處絕煙火,逢人話古時。
此行無弟子,白犬自相隨。

風蟬编辑

風蟬旦夕鳴,伴葉送新聲。
故里客歸盡,水邊身獨行。
噪軒高樹合,驚枕暮山橫。
聽處無人見,塵埃滿甑生。

清明日園林寄友人编辑

今日清明節,園林勝事偏。
晴風吹柳絮,新火起廚煙。
杜草開三逕,文章憶二賢。
幾時能命駕,對酒落花前。

上杜駙馬编辑

玉山突兀壓乾坤,出得朱門入戟門。
妻是九重天子女,身為一品令公孫。
鴛鴦殿裏參皇后,龍鳳堂前賀至尊。
今日澧陽非久駐,佇為霖雨拜新恩。

蓮峰歌编辑

錦礫潺湲玉溪水,曉來微雨藤花紫。
冉冉山雞紅尾長,一聲樵斧驚飛起。
松剌梳空石齒,煙風軟人參蕊。
陽崖一夢伴雲根,仙菌靈芝夢魂裏。

壯士吟编辑

壯士不曾悲,即無回期。
如何易水上,未歌先淚垂。

題興化園亭编辑

破却千家作一池,不栽桃李種薔薇。
薔薇花落秋風起,荊棘滿庭君始知。

编辑

籬外清陰接藥欄,曉風交戛碧琅玕。
子猷沒後知音少,粉節霜筠漫歲寒。

李斯井编辑

井存上蔡南門外,置此井時來相秦。
斷綆數尋垂古甃,取將寒水是何人。

題詩後编辑

島《吟成》「獨行潭底影,數息樹邊身」二句下註此一絶。

二句三年得,一吟雙淚流。
知音如不賞,歸臥故山秋。

送友人之南陵编辑

莫歎徒勞向宦途,不羣氣岸有誰如。
南陵暫掌仇香印,北闕終行賈誼書。
好趂江山尋勝境,莫辭韋杜別幽居。
少年躍馬同心使,免得詩中道跨驢。

尋人不遇编辑

聞說到揚州,吹簫有舊遊。
人來多不見,莫是上迷樓。

尋隱者不遇一作孫革《訪羊尊師》詩编辑

松下問童子,言師採藥去。
只在此山中,雲深不知處。

行次漢上编辑

習家池沼草萋萋,嵐樹光中信馬蹄。
漢主廟前湘水碧,一聲風角夕陽低。

馬嵬编辑

長川幾處樹青青,孤驛危樓對翠屏。
一自上皇惆悵後,至今來往馬蹄腥。

冬夜送人编辑

平明走馬上村橋,花落梅溪雪未消。
日短天寒愁送客,楚山無限路迢迢。

编辑

晴風吹柳絮,新火起廚煙。(見《事文類聚》)

長江風送客,孤館雨留人。(見《楊升菴集》)

古岸崩將盡,平沙長未休。(見《吟窗雜錄》)

不如牛與羊,猶得日暮歸。(見《紀事》)

 上一卷 下一卷 
全唐詩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