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百八十五 全唐詩 卷五百八十六 卷五百八十七
劉駕

劉滄编辑

劉滄,字蘊靈。魯人。大中八年進士第,調華原尉,遷龍門令。詩一卷。

長洲懷古编辑

野燒原空盡荻灰,吳王此地有樓臺。
千年事往人何在,半夜月明潮自來。
白鳥影從江樹沒,清猨聲入楚雲哀。
停車日晚薦蘋藻,風靜寒塘花正開。

經煬帝行宮编辑

此地曾經翠輦過,浮雲流水竟如何。
香銷南國美人盡,怨入東風芳草多。
殘柳宮前空露葉,夕陽川上浩煙波。
行人遙起廣陵思,古渡月明聞棹歌。

春日遊嘉陵江编辑

獨泛扁舟映綠楊,嘉陵江水色蒼蒼。
行看芳草故鄉遠,坐對落花春日長。
曲岸危檣移渡影,暮天栖鳥入山光。
今來誰識東歸意,把酒閒吟思洛陽。

秋日山齋書懷编辑

啟戶清風枕簟幽,蟲絲吹落掛簾鉤。
蟬吟高樹雨初霽,人憶故鄉山正秋。
浩渺蒹葭連夕照,蕭疎楊柳隔沙洲。
空將方寸荷知己,身寄煙蘿恩未酬。

晚秋洛陽客舍编辑

清洛平分兩岸沙,沙邊水色近人家。
隋朝古陌銅駝柳,石氏荒原金谷花。
庭葉霜濃悲遠客,宮城日晚度寒鵶。
未成歸計關河阻,空望白雲鄉路賒。

深愁喜友人至编辑

不避驅羸道路長,青山同喜惜年光。
燈前話舊堦草夜,月下醉吟谿樹霜。
落葉已經寒燒盡,衡門猶對古城荒。
此身未遂歸休計,一半生涯寄岳陽。

秋日望西陽编辑

古木蒼苔墜幾層,行人一望旅情增。
太行山下黃河水,銅雀臺西武帝陵。
風入蒹葭秋色動,雨餘楊柳暮煙凝。
野花似泣紅妝淚,寒露滿枝枝不勝。

鄴都懷古编辑

昔時霸業何蕭索,古木唯多鳥雀聲。
芳草自生宮殿處,牧童誰識帝王城。
殘春楊柳長川迥,落日蒹葭遠水準。
一望青山便惆悵,西陵無主月空明。

題龍門僧房编辑

靜室遙臨伊水東,寂寥誰與此身同。
禹門山色度寒磬,蕭寺竹聲來晚風。
僧宿石龕殘雪在,鴈歸沙渚夕陽空。
偶將心地問高士,坐指浮生一夢中。

秋夕山齋即事编辑

衡門無事閉蒼苔,籬下蕭疎野菊開。
半夜秋風江色動,滿山寒葉雨聲來。
鴈飛關塞霜初落,書寄鄉閭人未迴。
獨坐高窗此時節,一彈瑤瑟自成哀。

江行書事编辑

遠渚蒹葭覆綠苔,姑蘇南望思裦徊。
空江獨樹楚山背,暮雨舟吳苑來。
人度深秋風葉落,鳥飛殘照水煙開。
寒潮欲上泛萍藻,寄薦三閭情自哀。

過鑄鼎原编辑

黃帝修真萬國朝,鼎成龍駕上丹霄。
天風乍起鶴聲遠,海霧漸深龍節遙。
仙界日長青鳥度,御衣香散紫霞飄。
唯留古跡寒原在,碧水蒼蒼空寂寥。

秋日寓懷编辑

海上生涯一釣舟,偶因名利事淹留。
旅塗誰見客青眼,故國幾多人白頭。
霽色滿川明水驛,蟬聲落日隱城樓。
如何未盡此行役,西入潼關雲木秋。

江城晚望编辑

一望江城思有餘,遙分野徑入樵漁。
青山經雨菊花盡,白鳥下灘蘆葉疎。
靜聽潮聲寒木杪,遠看風色暮帆舒。
秋期又涉潼關路,不得年年向此居。

宿蒼谿館编辑

孤館門開對碧岑,竹窗燈下聽猨吟。
巴山夜雨別離夢,秦塞舊山迢遰心。
滿地莓苔生近水,幾株楊柳自成陰。
空思知己隔雲嶺,鄉路獨歸春草深。

題王母廟编辑

寂寥珠翠想遺聲,門掩煙微水殿清。
拂曙紫霞生古壁,何年絳節下層城。
鶴歸遼海春光晚,花落閒堦夕雨晴。
武帝無名在仙籍,玉壇星月夜空明。

留別復本、修古二上人编辑

二遠相知是昔年,此身長寄禮香煙。
綠蕪風晚水邊寺,清磬月高林下禪。
臺殿虛窗山翠入,梧桐疎葉露光懸。
西峰話別又須去,終日關山在馬前。

邊思编辑

漢將邊方背轆轤,受降城北是單于。
黃河晚凍雪風急,野火遠燒山木枯。
偷號甲兵衝塞色,銜枚戰馬踏寒蕪。
蛾眉一沒空留怨,青塚月明啼夜烏。

登龍門敬善寺閣编辑

獨步危梯入杳冥,天風瀟灑拂簷楹。
禹門煙樹正春色,少室雲屏向晚晴。
花落院深清禁閉,水分川闊綠蕪平。
瑣窗朱檻同仙界,半夜緱山有鶴聲。

題王校書山齋编辑

猨鳥無聲晝掩扉,寒原隔水到人稀。
雲晴古木月初上,雪滿空庭鶴未歸。
地連山色近,樵家路入樹煙微。
棲遲慣得滄浪思,雲閣還應夢釣磯。

浙江晚渡懷古编辑

蟬噪秋風滿古堤,荻花寒渡思萋萋。
潮聲歸海鳥初下,草色連江人自迷。
碧落晴分平楚外,青山晚出穆陵西。
此來一見垂綸者,卻憶舊居明月溪。

及第後宴曲江编辑

及第新春選勝遊,杏園初宴曲江頭。
紫毫粉壁題仙籍,柳色簫聲拂御樓。
霽景露光明遠岸,晚空山翠墜芳洲。
歸時不省花間醉,綺陌香車似水流。

秋日山寺懷友人编辑

蕭寺樓臺對夕陰,淡煙疎磬散空林。
風生寒渚白蘋動,霜落秋山黃葉深。
雲盡獨看晴塞雁,月明遙聽遠村砧。
相思不見又經歲,坐向松窗彈玉琴。

八月十五日夜玩月编辑

中秋朗月靜天河,烏鵲南飛客恨多。
寒色滿窗明枕簟,清光凝露拂煙蘿。
桂枝斜漢流靈魄,蘋葉微風動細波。
此夜空亭聞木落,蒹葭霜磧鴈初過。

晚春宿僧院编辑

蕭寺春風正落花,淹留數宿惠休家。
碧空雲盡磬聲遠,清夜月高窗影斜。
閒吟為道侶,青山遙指是生涯。
微微一點寒燈在,鄉夢不成聞曙鵶。

懷汶陽兄弟编辑

回看雲嶺思茫茫,幾關河隔汶陽
書信經年鄉國遠,弟兄無力海田荒。
天高霜月砧聲苦,風滿寒林木葉黃。
終日路岐歸未得,秋來空羨鴈成行。

題天宮寺閣编辑

丹闕侵霄壯復危,排空霞影動簷扉。
城連伊水禹門近,煙隔上陽宮樹微。
天斂暮雲殘雨歇,路穿春草一僧歸。
此來閒望更何有,無限清風生客衣。

遊上方石窟寺编辑

苔徑縈回景漸分,翛然空界靜埃氛。
一聲疏磬過寒水,半壁危樓隱白雲。
雪下石龕僧在定,日西山木鳥成群。
幾來吟嘯立朱檻,風起天香處處聞。

懷江南友人编辑

久絕音書隔塞塵,路岐誰與子相親。
愁中獨坐秦城夜,別後幾經吳苑春。
湘岸風來吹綠綺,海門潮上沒青蘋。
空勞兩地望明月,多感斷蓬千里身。

題敬亭山廟编辑

森森古木列巖隈,迥壓寒原霽色開。
雲雨只從山上起,風雷多向廟中來。
三江入海聲長在,雙鶴啼天影未回。
花落空庭春晝晚,石床松殿滿青苔。

經麻姑山编辑

麻姑此地煉神丹,寂寞煙霞古灶殘。
一自仙娥歸碧落,幾年春雨洗紅蘭。
帆飛震澤秋江遠,雨過陵陽晚樹寒。
山頂白雲千萬片,時聞鸞鶴下仙壇。

對殘春编辑

楊花漠漠暗長隄,春盡人愁鳥又啼。
鬢髮近來生處白,家園幾向夢中迷。
霏微遠樹荒郊外,牢落空城夕照西。
唯有年光堪自惜,不勝煙草日萋萋。

過滄浪峽编辑

山疊雲重一徑幽,蒼苔古石瀨清流。
出巖樹色見來靜,落澗泉聲長自秋。
遠入虛明思白帝,寒生浩景想滄洲。
如何地近東西路,馬足車輪不暫留。

經過建業编辑

六代興衰曾此地,西風露泣白蘋花。
煙波浩渺空亡國,楊柳蕭條有幾家。
楚塞秋光晴入樹,浙江殘雨晚生霞。
凄凉處處漁樵路,鳥去人歸山影斜。

贈道者编辑

真趣淡然居物外,忘機多是隱天台。
停燈深夜看仙籙,拂石高秋坐釣臺。
賣藥故人湘水別,入簷栖鳥舊山來。
無因朝市知名姓,地僻衡門對嶽開。

題馬太尉華山莊编辑

別開池館背山陰,近得幽奇物外心。
竹色拂雲連嶽寺,泉聲帶雨出谿林。
一庭楊柳春光暖,三逕煙晚翠深。
自是功成閒劔履,西齋長臥對瑤琴。

秋日夜懷编辑

砧杵寥寥秋色長,遶枝寒鵲客情傷。
關山雲盡九秋月,門柳葉凋三徑霜。
近日每思歸少室,故人遙憶隔瀟湘。
如何節候變容髮,明鏡一看愁異常。

題巫山廟编辑

十二嵐峰掛夕暉,廟門深閉霧煙微。
天高木落楚人思,山迥月殘神女歸。
觸石晴雲凝翠鬢,度江寒雨濕羅衣。
嬋娟似恨襄王夢,猨呌斷岩秋蘚稀。

題吳宮苑编辑

吳苑荒凉故國名,吳山月上照江明。
殘春碧樹自留影,半夜子規何處聲。
蘆葉長侵洲渚暗,蘋花開盡水煙平。
經過此地千年恨,荏苒東露色清。

旅館書懷编辑

秋看庭樹換風煙,兄弟飄零寄海邊。
客計倦行分陝路,家貧休種汶陽田。
雲低遠塞鳴寒鴈,雨歇空山噪暮蟬。
落葉蟲絲滿窗戶,秋堂獨坐思悠然。

贈天臺隱者编辑

靜者多依猨鳥叢,衡門野色四郊通。
天開宿霧海生日,水泛落花山有風。
迴望一巢懸木末,獨尋危石坐巖中。
看書飲酒餘無事,自樂樵漁釣翁。

洛陽月夜書懷编辑

疎柳高槐古巷通,月明西照上陽宮。
一聲邊鴈塞門雪,幾處遠砧河漢風。
獨榻閒眠移嶽影,寒窗幽思度煙空。
孤吟此夕驚秋晚,落葉殘花樹色中。

江行夜泊编辑

白浪連空極渺漫,孤舟此夜泊中灘。
岳陽秋霽寺鐘遠,渡口月明漁火殘。
綠綺韵高湘女怨,青葭色映水禽寒。
鄉遙楚國生歸思,欲曙山光上木蘭。

贈顓頊山人编辑

浩氣含真玉片輝,著書精義入玄微。
洛陽紫陌幾曾醉,少室白雲時一歸。
松雪月高唯鶴宿,煙嵐秋霽到人稀。
知君濟世有長策,莫問滄浪隱釣磯。

長安冬夜書情编辑

上國棲遲歲欲終,此情多寄寂寥中。
鐘傳半夜旅人館,鵶叫一聲疎樹風。
古巷月高山色靜,寒蕪霜落灞原空。
今來唯問心期事,獨望青雲路未通。

經古行宮编辑

玉輦西歸已至今,古原風景自沉沉。
御溝流水長芳草,宮樹落花空夕陰。
蝴蝶翅翻殘露滴,子規聲盡野煙深。
路人不記當年事,臺殿寂寥山影侵。

秋日登醴泉縣樓编辑

閒上高樓時一望,綠蕪寒野靜中分。
人行直路入秦樹,鴈截斜陽背塞雲。
渭水自流汀島色,漢陵空長石苔紋。
秋風高柳出危葉,獨聽蟬聲日欲曛。

春日旅遊编辑

玄髮辭家事遠遊,春風歸鴈一聲愁。
花開忽憶故山樹,月上自登臨水樓。
浩浩晴原人獨去,依依春草水分流。
秦川楚塞煙波隔,怨別路岐何日休。

送友人下第歸吳编辑

共惜年華未立名,路岐終日軫羇情。
青春半是往來盡,白髮多因離別生。
楚岸帆開雲樹映,吳門月上水煙清。
東歸自有故山約,花落石牀苔蘚平。

訪友人郊居编辑

登原過水訪相如,竹塢莎庭似故居。
空塞山當清晝晚,古槐人繼綠陰餘。
休彈瑟韻傷離思,已有蟬聲報夏初。
醉唱勞歌翻自歎,釣船漁浦夢難疎。

匡城尋薛閔秀才不遇编辑

音容一別近三年,往事空思意浩然。
疋馬東西何處客,孤城楊柳晚來蟬。
路長草色秋山綠,川闊晴光遠水連。
不見故人勞夢寐,獨吟風月過南燕。

與僧話舊编辑

巾舄同時下翠微,舊遊因話事多違。
南朝古寺幾僧在,西嶺空林唯鳥歸。
莎徑晚煙凝竹塢,石池春色染苔衣。
此時相見又相別,即是關河朔鴈飛。

寄遠编辑

西園楊柳暗驚秋,寶瑟朱弦結遠愁。
霜落鴈聲來紫塞,月明人夢在青樓。
蕙心迢遰湘雲暮,蘭思縈回楚水流。
錦字織成添別恨,關河萬里路悠悠。

長安逢友人编辑

上國相逢塵滿襟,傾杯一話昔年心。
荒臺共望秋山立,古寺多同雪夜吟。
風度重城宮漏盡,月明高柳禁煙深。
終期白日青雲路,休感鬢毛霜雪侵。

下第東歸途中書事编辑

峽路誰知倦此情,往來多是半年程。
孤吟洛苑逢春盡,幾向秦城見月明。
高柳斷煙侵嶽影,古隄斜日背灘聲。
東歸海上有餘業,牢落田園荒草平。

經龍門廢寺编辑

因思人事事無窮,幾度經過感此中。
山色不移樓殿盡,石臺依舊水雲空。
唯餘芳草滴春露,時有殘花落晚風。
楊柳覆灘清瀨響,暮天沙鳥自西東。

下第後懷舊居编辑

幾到青門未立名,芳時多負故鄉情。
雨餘秦苑綠蕪合,春盡灞原白髮生。
每見山泉長屬意,終期身事在歸耕。
蘋花覆水曲谿暮,獨坐釣舟歌月明。

經無可舊居兼傷賈島编辑

塵室寒窗我獨看,別來人事幾凋殘。
書空蕭寺一僧去,雪滿巴山孤客寒。
落葉墮巢禽自出,蒼苔封砌竹成竿。
碧雲迢遰長江遠,向夕苦吟歸思難。

贈隱者编辑

何時止此幽棲處,獨掩衡門長綠苔。
臨水靜聞靈鶴語,隔原時有至人來。
五湖仙島幾年別,九轉藥爐深夜開。
誰識無機養真性,醉眠松石枕空杯。

題書齋编辑

一日不曾離此處,風吹疎牖夕雲晴。
氣淩霜色劍光動,吟對雪華詩韻清。
高木宿禽來遠嶽,古原殘雨隔重城。
西齋瑤瑟自為侶,門掩半春苔蘚生。

題秦女樓编辑

珠翠香銷鴛瓦墮,神仙曾向此中遊。
青樓月色桂花冷,碧落簫聲雲葉愁。
杳杳蓬萊人不見,蒼蒼苔蘚路空留。
一從鳳去千年後,迢遰岐山水石秋。

題桃源處士山居留寄编辑

白雲深處葺茅廬,退隱衡門與俗疎。
一洞曉煙留水上,滿庭春露落花初。
閒看竹嶼吟新月,特酌山醪讀古書。
窮達盡為身外事,浩然元氣樂樵漁。

宿題天壇觀编辑

沐發清齋宿洞宮,桂花松韻滿巖風。
紫霞曉色秋山霽,碧落寒光霜月空。
華表鶴聲天外迥,蓬萊仙界海門通。
冥心一悟虛無理,寂寞玄珠象罔中。

洛神怨编辑

子建東歸恨思長,飄颻神女步池塘。
雲鬟高動水宮影,珠翠乍搖沙露光。
心寄碧沉空婉戀,夢殘春色自悠揚。
停車綺陌傍楊柳,片月青樓落未央。

龍門留別道友编辑

一顧恩深荷道安,獨垂雙淚下層巒。
飛鳴北鴈塞雲暮,搖落西風關樹寒。
春谷終期吹羽翼,萍身不定逐波瀾。
裵徊偏起舊枝戀,半夜獨吟孤燭殘。

題四皓廟编辑

石壁蒼苔翠靄濃,驅車商洛想遺蹤。
天高猨叫向山月,露下鶴聲來廟松。
葉墮陰巖疎薜荔,池經秋雨老芙蓉。
雪髯仙侶何深隱,千古寂寥雲水重。

望未央宮编辑

西上秦原見未央,山嵐川色晚蒼蒼。
雲樓欲動入清渭,鴛瓦如飛出綠楊。
舞席歌塵空歲月,宮花春草滿池塘。
香風吹落天人語,綵鳳五雲朝漢皇。

秋日過昭陵编辑

寢廟徒悲劔與冠,翠華龍馭杳漫漫。
原分山勢入空塞,地匝松陰出晚寒。
上界鼎成雲縹緲,西陵舞罷淚闌干。
那堪獨立斜陽裏,碧落秋光煙樹殘。

夏日登慈恩寺编辑

金界時來一訪僧,天香飄翠瑣窗凝。
碧池靜照寒松影,清晝深懸古殿燈。
晚景風蟬催節候,高空雲鳥度軒層。
塵機消盡話玄理,暮磬出林疎韻澄。

宿題金山寺编辑

一點青山翠色危,雲岩不掩與星期。
海門煙樹潮歸後,江面山樓月照時。
獨鶴唳空秋露下,高僧入定夜猨知。
蕭疎水木清鐘梵,顥氣寒光動石池。

送友人游蜀编辑

北去西遊春未半,蜀山雲雪入詩情。
青蘿拂水花流影,翠靄隔岩猨有聲。
日出空江分遠浪,鳥歸高木認孤城。
心期萬里無勞倦,古石蒼苔峽路清。

題鄭中丞東溪编辑

一境新開雉堞西,綠苔微徑露淒淒。
高軒夜靜竹聲遠,曲岸春深楊柳低。
山霽月明常此醉,草芳花暗省曾迷。
即隨鳳詔歸清列,幾憶風花夢小溪。

代友人悼姬编辑

羅帳香微冷錦裀,歌聲永絕想梁塵。
蕭郎獨宿落花夜,謝女不歸明月春。
青鳥罷傳相寄字,碧江無復採蓮人。
滿庭芳草坐成恨,迢遞蓬萊入夢頻。

夏日登西林白上人樓编辑

幾到西林清淨境,層臺高視有無間。
寒光遠動天邊水,碧影出空煙外山。
苔點落花微萼在,葉藏幽鳥碎聲閒。
曠然多慊登樓意,永日重門深掩關。

江樓月夜聞笛编辑

南浦蒹葭疏雨後,寂寥橫笛怨江樓。
思飄明月浪花白,聲入碧雲楓葉秋。
河漢夜闌孤鴈度,瀟湘水闊二妃愁。
髮寒衣濕曲初罷,露色河光生釣舟。

送友人下第東歸编辑

漠漠楊花灞岸飛,幾迴傾酒話東歸。
九衢春盡生鄉夢,千里塵多滿客衣。
流水雨餘芳草合,空山月晚白雲微。
金門自有西來約,莫待螢光照竹扉。

從鄭郎中高州遊東潭编辑

煙嵐晚入濕旌旗,高檻風清醉未歸。
夾路野花迎馬首,出林山鳥向人飛。
一谿寒水涵清淺,幾處晴雲度翠微。
自是謝公心近得,登樓望月思依依。

罷華原尉上座主尚書编辑

自憐生計事悠悠,浩渺滄浪一釣舟。
千里夢歸清洛近,三年官罷杜陵秋。
山連絕塞渾無色,水到平沙幾處流。
白露黃花歲時晚,不堪霜鬢鏡前愁。

雨後遊南門寺编辑

郭南山寺雨初晴,上界尋僧竹裏行。
半壁樓臺秋月,一川煙水夕陽平。
苔封石室雲含潤,露滴松枝鶴有聲。
木葉蕭蕭動歸思,西風畫角漢東城。

題古寺编辑

古寺蕭條偶宿期,更深霜壓竹枝低。
長天月影高窗過,疎樹寒鵶半夜啼。
池水竭來龍已去,老松枯處鶴猶棲。
傷心可惜從前事,寥落朱廊墮粉泥。

晚秋野望编辑

秋盡郊原情自哀,菊花寂寞晚仍開。
高風疏葉帶霜落,一鴈寒聲背水來。
荒壘幾年經戰後,故山終日望書回。
歸途休問從前事,獨唱勞歌醉數杯。

秋月望上陽宮编辑

苔色輕塵鎖洞房,亂鵶羣鴿集殘陽。
青山空出禁城日,黃葉自飛宮樹霜。
御路幾年香輦去,天津終日水聲長。
此時獨立意難盡,正值西風砧杵涼。

入關留別主人编辑

此來多愧食魚心,東閣將辭強一吟。
羸馬客程秋草合,晚蟬關樹古槐深。
風生野渡河聲急,雁過寒原嶽勢侵。
對酒相看自無語,幾多離思入瑤琴。

留別山中友人编辑

欲辭松月戀知音,去住多同覉鳥心。
秋盡書窗驚白髮,晚衝霜葉下青岑。
大河風急寒聲遠,高嶺雲開夕影深。
別後寂寥無限意,野花門路草蟲吟。

春晚旅次有懷编辑

晚出關河綠野平,依依雲樹動鄉情。
殘春花盡黃鶯語,遠客愁多白髮生。
野水亂流臨古驛,斷煙凝處近孤城。
東西未遂歸田計,海上青山久廢耕。

與重幽上人話舊编辑

雲飛天末水空流,省與師同別異州。
庭樹蟬聲初入夏,石牀苔色幾經秋。
燈微靜室生鄉思,月上嚴城話旅遊。
自喜他年接巾舄,滄浪地近虎溪頭。

月夜聞鶴唳编辑

碧落風微月正明,霜毛似怨有離情。
莓苔石冷想孤立,楊柳葉疏聞轉清。
空夜露殘驚墮羽,遼天秋晚憶歸程。
鳳凰樓閣知猶戀,終逐煙霞上玉京。

過北邙山编辑

散漫黃埃滿北原,折碑橫路碾苔痕。
空山夜月來松影,荒塚春風變木根。
漠漠兔絲羅古廟,翩翩丹旐過孤村。
白楊落日悲風起,蕭索寒巢鳥獨奔。

咸陽懷古编辑

經過此地無窮事,一望淒然感廢興。
渭水故都秦二世,咸原秋草漢諸陵。
天空絕塞聞邊雁,葉盡孤村見夜燈。
風景蒼蒼多少恨,寒山半出白雲層。

送友人罷舉赴薊門從事编辑

人生行止在知己,遠佐諸侯重所依。
綠綬便當身是貴,青霄休怨志相違。
晚雲遼水疏殘雨,寒角邊城怨落暉。
此去黃金臺上客,相思應羨鴈南歸。

看榜日编辑

禁漏初停蘭省開,列仙名目上清來。
飛鳴曉日鶯聲遠,變化春風鶴影回。
廣陌萬人生喜色,曲江千樹發寒梅。
青雲已是酬恩處,莫惜芳時醉酒杯。

送李休秀才歸嶺中编辑

南泛孤舟景自饒,蒹葭汀浦晚蕭蕭。
秋風漢水旅愁起,寒木楚山歸思遙。
獨夜猨聲和落葉,江月色帶回潮。
故園新過重陽節,黃菊滿籬應未凋。

寓居寄友人编辑

雨餘虛館竹陰清,獨坐書窗軫旅情。
芳草衡門無馬跡,古槐深巷有蟬聲。
夕陽雲盡嵩峰出,遠岸煙消洛水準。
今夜南原賞佳景,月高風定苦吟生。

經曲阜城编辑

行經闕里自堪傷,曾歎東流逝水長。
蘿蔓幾凋荒隴樹,莓苔多處古宮牆。
三千弟子標青史,萬代先生號素王。
蕭索風高洙泗上,秋山明月夜蒼蒼。

汶陽客舍编辑

年光自感益蹉跎,岐路東西竟若何。
窗外雨來山色近,海邊秋至鴈聲多。
思鄉每讀登樓賦,對月空吟叩角歌。
迢遰舊山伊水畔,破齋荒徑閉煙蘿。

留別崔澣秀才昆仲编辑

汶陽離思水無窮,去住情深夢寐中。
歲晚蟲鳴寒露草,日西蟬噪古槐風。
川分遠岳秋光靜,雲盡遙天霽色空。
對酒不能傷此別,尺書憑鴈往來通。

和友人憶洞庭舊居编辑

客舍經時益苦吟,洞庭猶憶在前林。
青山殘月有歸夢,碧落片雲生遠心。
谿路煙開江月出,草堂門掩海濤深。
因君話舊起愁思,隔水數聲何處砧。

晚歸山居编辑

寥落霜空木葉稀,初行郊野思依依。
秋深頻憶故鄉事,日暮獨尋荒徑歸。
山影暗隨雲水動,鐘聲潛入遠煙微。
娟娟唯有西林月,不惜清光照竹扉。

送元敘上人歸上黨编辑

太行關路戰塵收,白日思鄉別沃州。
薄暮焚香臨野燒,清晨漱齒涉寒流。
谿邊殘壘空雲木,山上孤城對驛樓。
此去寂寥尋舊跡,蒼苔滿徑竹齋秋。

秋日旅途即事编辑

驅羸多自感,煙草遠郊平。
鄉路幾時盡,旅人終日行。
渡邊寒水驛,山下夕陽城。
蕭索更何有,秋風兩鬢生。

早行编辑

旅途乘早景,策馬獨淒淒。
殘影郡樓月,一聲關樹雞。
聽鐘煙柳外,問渡水雲西。
當自勉行役,終期功業齊。

编辑

海曙雲浮日,江遙水合天。(《發浙江》,見《詩人玉屑》))

 上一卷 下一卷 
全唐詩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