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顧雲编辑

顧雲,字垂象。池州人。風韻詳整,與杜荀鶴殷文圭友善,同肄業九華。咸通十五年登第,為高駢淮南從事。師鐸之亂,退居霅川,杜門著書。大順中,與羊昭業盧知猷陸希聲錢翊馮渥司空圖等,分修宣、懿、德三朝實錄。書成,加虞部員外郎。乾寧初卒。存詩一卷。

華清詞编辑

祥雲皓鶴盤碧空,喬松稍稍韻微風。
絳節影來,朱幡響丁東,相公清齋朝蕊宮。
太上符籙龍蛇蹤,散花天女侍香童。
隔煙遙望見雲水,彈璈吹鳳清瓏瓏。
丹砂黃金世可度,願啟一言告仙翁。
道門弟子山中客,長向山中禮空碧。
九色真龍上漢時,願把霓幢引煙策。

天威行编辑

蠻嶺高,蠻海闊,去舸回艘投此歇。
一夜舟人得夢間,草草相呼一時發。
颶風忽起雲顛狂,波濤擺掣魚龍殭。
海神怕急上岸走,山靈股慄入石藏。
金蛇飛狀霍閃過,白日倒掛銀繩長。
轟轟砢砢雷車轉,霹靂一聲天地戰。
風定雲開始望看,萬里青山分兩片。
車遙遙,馬闐闐,平如砥,直如弦。
雲南八國萬部落,皆知此路來朝天。
耿恭拜出井底水,廣利刺開山上泉。
若論終古濟物意,二將之功皆小焉。

築城篇编辑

三十六里西川地,圍繞城郭峨天橫。
一家人率一口甓,版築纔興城已成。
役夫登登無倦色,饌飽觴酣方暫息。
不假神龜出指蹤,盡憑心匠為籌畫。
畫閣團團真鐵甕,堵闊巉巖齊石壁。
風吹四面旌旗動,火焰相燒滿天赤。
散花樓晚挂殘虹,濯錦秋江澄倒碧。
西川父老賀子孫,從茲始是中華人。

蘇君廳觀韓幹馬障歌编辑

杜甫歌詩吟不足,可憐曹霸丹青曲。
直言弟子韓幹,畫馬無骨但有肉。
今日披圖見筆,始知甫也真凡目。
秦王學士居武功,六印名家聲價雄。
乃孫屈跡翰百里,好奇學古有祖風。
竹廳斜日弈碁散,延我直入書齋中。
屹然六幅古屏上,欻見胡人牽入天廄之神龍。
麟鬐鳳臆真相似,秋竹慘慘披兩耳。
輕勻杏蘂糝皮毛,細撚銀絲插騣尾。
思量動步應千里,誰見初離渥洼水?
眼前只欠燕雪飛,蹄下如聞朔風起。
朱崖謫掾從亡歿,更有何人鑒奇物。
當時若遇燕昭王,肯把千金買枯骨。

苔歌编辑

檻前溪奪秋空色,百丈潭心數砂礫。
條條長碧苔,苔色碧於溪水碧。
波迴梳開孔雀尾,根細貼著盤陀石。
撥浪輕拈出少時,一髻濃煙三四尺。
山光日華亂相射,靜縷藍鬐勻襞積。
試把臨抖擻看,琉璃珠子淚雙滴。
如看玉女洗頭處,解破雲鬟收未得。
即是仙宮欲製六銖衣,染絲未倩鮫人織。
採之不敢盈筐篋,苦怕龍神河伯惜。
瓊蘇玉鹽爛漫煮,咽入丹田續靈液。
會待功成插翅飛,蓬萊頂上尋仙客。

池陽醉歌贈匡廬處士姚巖傑编辑

九華太守行春,高絳紅筵壓花榭。
四面繁英拂檻開,帖雪團霞墜枝亞。
空中焰若燒藍天,萬里滑靜無纖煙。
弦索緊快管聲脆,急曲碎拍聲相連。
主人憐才多傾興,許客酣歌露真性。
春酎香濃枝盞黏,一醉有時三日病。
黿潭鱗粉解不去,鴉嶺蘂花澆不醒。
肺枯似著爐鞲煽,腦熱如遭鎚鑿釘。
蒙溪先生梁公孫,忽然示我十軸文。
展開一卷讀一首,四顧特地無涯垠。
又開一軸讀一帙,酒病豁若風驅雲。
文鋒斡破造化窟,心刃掘出興亡根。
經疾史恙萬片恨,墨炙筆針如有神。
呵叱潘陸鄙瑣屑,提挈揚孟歸孔門。
時時說及開元理,家風颯颯吹人耳。
吳兢纂出升平源,十事分明鋪在紙。
裔孫才業今如此,誰人為奏明天子?
鑾駕何當獵左馮,神鷹一擲望千里。
戲操狂翰涴蠻箋,傍人莫笑我率然。

詠柳二首编辑

帶露含煙處處垂,綻黃搖綠嫩參差。
長堤未見風飄絮,廣陌初憐日映絲。
斜傍畫筵偷舞態,低臨妝閣學愁眉。
離亭不放到春暮,折盡拂簷千萬枝。

閒花野草總爭新,眉皺絲乾獨不勻。
東風殘氣力,莫教虛度一年春。

 上一卷 下一卷 
全唐詩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