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詩/卷692

卷六百九十一 全唐詩 卷六百九十二
作者:杜荀鶴
卷六百九十三
杜荀鶴

杜荀鶴编辑

冬末同友人泛瀟湘编辑

殘臘泛舟何處好,最多吟興是瀟湘。
就船買得魚偏美,踏雪沽來酒倍香。
猿到夜深啼嶽麓,雁知春近别衡陽。
與君剰採江山景,裁取新詩入帝鄉。

贈李鐔鐔自維揚遇亂東入山中编辑

君行君文天合知,見君此我悲。
秪殘三口兵戈後,纔到孤村雨雪時。
著臥衣裳難辦洗,旋求糧食莫供炊。
地鑪不暖柴枝濕,猶把蒙求授小兒。

旅中臥病编辑

秋來誰料病相縈,枕上心猶算去程。
風射破忩燈易滅,月穿疎屋夢難成。
故園何啻三千里,新雁纔聞一两聲。
我自與人無舊分,非干人與我無情。

旅泊遇郡中叛亂示同志编辑

握手相誰敢言,軍家刀劍在腰邊。
遍搜寶貨無藏處,亂殺平人不怕天。
古寺拆為修寨木,荒墳開作甃城塼。
郡侯逐出渾閒事,正是鑾輿幸蜀年。

贈秋浦張明府编辑

君為秋浦三年宰,萬慮關心两鬢知。
人事旋生當路縣,吏才難展用兵時。
農夫背上題軍號,賈客船頭插戰旗。
他日親知問官況,但教吟取杜家詩。

编辑

風攪長空寒骨生,於曉色報忩明。
江湖不見飛禽影,巖谷時聞折竹聲。
巢穴幾多相似處,路岐兼得一般平。
擁袍公子言冷,中有樵夫跣足行。

題廬嶽劉處士草堂编辑

仙境閒尋採藥翁,草堂留話一宵同。
若看山下雲深處,直是人間路不通。
泉領藕花來洞口,月將松影過溪東。
求名心在閒難遂,明日馬蹄塵土中。

山中寄詩友编辑

山深長恨少同人,覽景無時不憶君。
庭果自從霜熟後,野猿頻向屋邊聞。
琴臨秋水彈明月,酒就山酌白雲。
仙桂算攀攀合得,平生心力盡於文。

秋宿臨江驛编辑

南來北去二三年,年去年來两鬢斑。
舉世盡從愁裏老,誰人肯向死前閒。
漁舟火影寒歸浦,驛路鈴聲夜過山。
身事未成歸未得,聽猿鞭馬入長

題瓦棺寺真上人院矮檜编辑

天生仙檜是長材,栽檜希逢此最低。
一自舊山來砌畔,幾番凡木與雲齊。
迥無斜影教僧踏,免有閒枝引鶴棲。
今日偶題題似着,不知題後更誰題。

初秋寓编辑

濛濛煙雨蔽江村,江館愁人好斷魂。
自别家來生白髮,為侵星起謁朱門。
也知柳欲開春眼,争奈萍無入土根。
兄弟無書雁歸北,一聲聲覺苦於猿。

投從叔補闕编辑

吾宗不謁謁詩宗,常仰門風繼國風。
空有篇章傳海内,更無親族在朝中。
其來雖愧源流淺,所得須憐雅頌同。
三十年吟到今日,不妨私薦亦成公。

贈張員外兒编辑

張公一子才三歲,聞客吟聲便出來。
喚物舌頭猶未穏,誦詩心孔迥然開。
天生便是成家慶,年長終為間世才。
月裏桂枝有分,不勞諸丈作梯媒。

重陽日有作编辑

一為重陽上古臺,亂時誰見菊花開。
𢸧白髮真堪笑,牢鏁黄金可哀。
是箇少年皆老去,争知荒塚不榮來。
大家拍手高聲唱,日未沈山且莫迴。

入關寄九華友人编辑

坐牀難穏露蟬新,便作東西馬上身。
醲酒却輸耽睡客,好山翻對不吟人。
無多志氣禁難别,强半年光屬苦辛。
篋裏篇章頭上雪,未知誰戀杏園春。

送李鐔遊新安编辑

邯鄲李鐔才峥嶸,酒狂詩逸難干名。
氣直不與輩洽,醉來擬共天公争。
孤店夜燒枯葉坐,亂時秋踏早霜行。
一間茅屋住不穏,剛出為人平不平。

冬末自長沙遊桂嶺留獻所知编辑

家隔重湖歸未期,更堪南去别深知。
前程笑到山多處,上馬愁逢歲盡時。
四海内無客足地,一生中有苦心詩。
朱門秪見朱門事,獨把孤寒問阿誰。

送福昌周繇少府歸寧兼謀隠编辑

少見古人無遠慮,如君真得古人情。
登科作尉官雖小,避世安親禄已榮。
一路水雲生隠思,幾山猿鳥認吟聲。
知君未作終焉計,要著文章待太平。

賀顧雲侍御府主與子弟奏官敇下時年七歲编辑

青桂朱袍不賀兄,賀兄榮是見兒榮。
孝經始向堂前徹,官誥當從幕下迎。
戲把藍袍包果子,嬌將竹笏惱先生。
自慚亂世無知已,弟姪鞭牛傍隴耕。

舟行即事编辑

年少髭鬚雪欲侵,别家三日幾般心。
朝從賈客憂風色,夜逐漁翁宿葦林。
秋水鷺飛紅蓼晩,暮山猿叫白雲深。
重陽酒熟茱茰紫,却向江頭倚棹吟。

亂後山居编辑

從亂移家擬傍山,今來方辦買山錢。
九州有路休為客,百歲無愁即是仙。
野叟並田鋤暮雨,溪禽同石立寒煙。
他人似我還應少,如此安貧亦荷天。

山居寄同志编辑

茅齋深僻絶輪蹄,門徑緣莎細接溪。
垂釣石臺依竹壘,待賓茶竈就巖泥。
風生谷口猿相叫,月照松頭鶴並棲。
不是無端過時日,擬從忩下躡雲梯。

將入關安陸遇兵寇编辑

家貧無計早離家,離得家來蹇滯多。
巳是數程行雨雪,更堪中路阻兵戈。
幾州户口看成血,一旦天心却許和。
四面煙塵少無處,不知吾土自如何?

夏日登友人書齋林亭编辑

暑天長似秋天冷,帶郭林亭畫不如。
蟬噪檻前遮日竹,鷺窺池面弄萍魚。
拋山野客橫琴醉,種藥家僮踏雪鋤。
衆惜君才堪上第,莫因居此與名疎。

寄臨海姚中丞编辑

夏辭旌斾已秋深,永夕思量淚滿襟。
風月易斑搜句鬢,星霜難改感恩心。
尋花洞裏連春醉,望海樓中徹曉吟。
雖有夢魂知處所,去來多被角聲侵。

秋日閒居寄先達编辑

到頭身事欲何為,忩下工夫鬢上知。
乍可百年無稱意,難教一日不吟詩。
風驅早雁衝湖色,雨挫殘蟬㸃柳枝。
自古書生也如此,獨堪惆悵是明時。

題覺禪和编辑

少見修行得似師,茅堂佛像亦隨時。
禪衣衲後雲藏線,夏臘高來雪印眉。
耕地誡侵連塚土,伐薪教䕶帶巢枝。
有時問着經中事,却道山僧總不知。

感秋编辑

年年名路謾辛勤,襟袖空多馬上塵。
畫戟門前難作客,釣魚船上易安身。
冷煙黏柳蟬聲老,寒渚澄星雁叫新。
自是儂家無住處,不關天地窄於人。

題德玄上人院编辑

刳得心來忙處閒,閒中方寸濶於天。
浮生自是無空性,長壽何曾有百年。
罷定磬敲松罅月,解眠茶煮石根泉。
我雖未似師披衲,此理同師悟了然。

春日山居寄友人编辑

野吟何處最相宜,春景暄和好入詩。
高下麥苗新雨後,淺深山色晩晴時。
半巖雲脚風牽斷,平野花枝鳥踏垂。
倒載干戈是何日,近來麋鹿欲相隨。

懷廬嶽舊隠编辑

一别三年長在夢,夢中時躡石稜層。
泉聲入夜方堪聽,山色逢秋始好登。
巖鹿慣隨鋤藥叟,溪鷗不怕洗苔僧。
人間有許多般事,求要身閒直未能。

投長沙裴侍郎编辑

此身雖賤道長存,非謁朱門謁孔門。
秪望至公將卷讀,不求朝士致書論。
垂綸雨結漁鄉思,吹木風傳雁夜魂。
男子受恩須有地,平生不受等閒恩。

和友人見題山居编辑

避時多喜葺居成,七字君題萬象清。
開户曉雲連地白,訪人秋月滿山明。
庭前樹瘦霜來影,洞口泉噴雨後聲。
有景供吟且如此,算來何必躁於名。

獻長沙王侍郎编辑

文星漸見射台星,皆仰為霖沃衆情。
天澤逼來逢聖主,辭林盛去得書生。
雲妝嶽色供吟景,月浩湘流遞政聲。
美化事多難諷誦,未如耕釣口分明。

春日登樓遇雨编辑

忽地晴天作雨天,全無暑氣似秋間。
看看水沒來時路,漸漸雲藏望處山。
風趂鷺鷥雙出葦,浪催漁父盡歸灣。
一心凖擬閒登眺,却被詩情使不閒。

春日行次錢塘却寄台州姚中丞编辑

豈為無心求上第,難安帝里為家貧。
江南江北閒為客,潮去潮來老却人。
两岸雨收鶯語柳,一樓風滿角吹春。
花前不獨垂鄉淚,曾朱門寄食身。

投江上崔尚書编辑

此生何路出塵埃,猶把中才謁上才。
閉户十年專筆硯,仰天無處認梯媒。
馬前霜葉催歸去,枕上邊鴻喚覺來。
若許登門換鬐鬛,必應辛苦事風雷。

書事投所知编辑

古陌寒風來去吹,馬蹄塵旋上麻衣。
雖然干禄無休意,争奈趨時不見機。
詩思趂雲從嶽涌,鄉心隨雁遶湖飛。
肯將骨肉輕離别,未遇人知未得歸。

秋日湖外書事编辑

十五年來筆硯功,秪今猶在苦貧中。
三秋客路湖光外,萬里鄉關楚東。
鳥逕杖藜山翳雨,猿林欹枕樹搖風。
朱門處處若相似,此命到頭通不通。

題宗上人舊院编辑

此院重來事事乖,半欹茅屋草侵堦。
啄生鴉憶啼松枿,接果猿思嘯石崖。
壁上塵粘蒲葉扇,牀前苔爛筍皮鞋。
分明記得談空日,不向秋風更愴懷。

亂後出山逢高員外编辑

自從亂後别京關,一入煙蘿十五年。
重出故山生白髮,却裝新卷謁清賢。
忩迴旅夢城頭角,柳結鄉愁雨後蟬。
名姓暗投心暗祝,永期收拾向門前。

贈友人罷舉赴交趾辟命编辑

罷却名場擬入秦,南行無罪似流人。
縱經商嶺非馳驛,須過長沙弔逐臣。
舶載海奴鐶耳,象駞蠻女綵纏身。
如何待取丹霄桂,别赴嘉招作上賓。

山中寡婦编辑

夫因兵死守蓬茅,麻苧衣衫鬢髮焦。
桑柘廢來猶納税,田園荒尚徵苗。
時挑野菜和根煮,旋斫生柴帶葉燒。
任是深山更深處,也應無計避征徭。

訪蔡融因題编辑

杖藜時復過荒郊,來到君家不忍抛。
每見苦心修好事,未嘗開口怨平交。
一溪寒色漁收網,半樹斜陽鳥傍巢。
必若天工主人事,肯交吾子委衡茅。

閒居即事编辑

竹門茅屋帶村居,數畝生涯自有餘。
鬢白秪應秋鍊句,眼昏多為夜抄書。
雁驚風浦漁燈動,猿叫霜林橡實疎。
待得功成即西去,時清不問命何如。

友人贈舍弟依韻戲和编辑

吾家此弟有何知?多愧君開道業基。
不覺裹頭成大漢,昨來竹馬作童兒。
還緣世遇兵戈閙,秪恐身修禮樂遲。
及見和詩詩自好,碢徒和切,碾輪石也。更何時?

亂後逢村叟编辑

經亂衰翁居破村,村中何事不傷魂
因供寨木無桑柘,為鄉兵絶子孫。
還似平寧徵賦税,未嘗州縣畧安存。
雞犬皆星散,日落前山倚門。

贈元上人编辑

多少僧中僧行高,偈成流落遍僧抄。
經忩月静灘聲到,石逕人稀蘚色交。
垂露竹粘蟬落殻,窣雲松載鶴棲巢。
煮茶童子閒勝我,猶得依時把磬敲。

下第東歸道中作编辑

一迴落第一寧親,多是途中過却春。
心火不銷雙鬢雪,眼泉難濯滿衣塵。
苦吟風月惟添病,遍識公卿未免貧。
馬壯金多有官者,榮歸却笑讀書人。

夏日留題張山人林亭编辑

此中偏稱夏中遊,時有風來暑氣收。
澗底松搖干尺雨,庭中竹撼一忩秋。
求猿句寄山深寺,乞鶴書傳海畔洲。
閒與先生話身事,浮名薄宦總悠悠。

傷病馬编辑

此馬堪憐力壯時,細匀行步恐塵知。
騎來未省將鞭觸,病後長教覓藥醫。
顧主强擡和淚眼,就人輕刷帶瘡皮。
秪今筋骨渾全在,春暖莎青放未遲。

館舍秋夕编辑

寒雨蕭蕭燈焰青,燈前孤客難為情。
兵戈閙日别鄉國,鴻雁過時思弟兄。
冷極睡無離枕夢,苦多吟有徹雲聲。
出門便作還家計,直至如今計未成。

送僧赴黄山沐湯泉兼㕘禪宗長老编辑

聞有湯泉獨去尋,一缾一鉢一無金。
不愁亂世兵相害,却喜寒山路入深。
野老禱神鵶噪廟,獵人衝雪鹿驚林。
患身是幻逢禪主,水洗皮膚語洗心。

哭山友编辑

十載同棲廬嶽雲,寒燒枯葉夜論文。
在生未識公卿面,至死不離麋鹿羣。
從見蓬蒿叢壞屋,長憂雨雪透荒墳。
把君詩句高聲讀,想得天高也合聞。

獻池州牧编辑

池陽今日似漁陽,大變凶年作小康。
江路静來通客貨,郡城安後絶戎裝。
分開野色收新麥,驚斷鶯聲摘嫩桑。
縱有逋民歸未得,遠聞仁政旋還鄉。

送韋書記歸京座主侍郎同舉编辑

韋杜相逢眼自明,事連恩地倍牽情。
聞歸帝里愁攀送,知到師門話姓名。
朝客半修前輩禮,古人多重晩年榮。
從來有淚非無淚,未似今朝淚滿襟。

獻鄭給事编辑

化行邦域二年春,樵唱漁歌日日新。
未降詔書酬善政,不知天澤答何人。
秋登嶽寺雲隨步,夜宴江樓月滿身。
他日朱門恐難掃,沙堤新築必無塵。

贈休禪和编辑

為僧難得不為僧,僧戒僧儀未是能。
弟子自知心了了,吾師應為醉騰騰。
多生覺悟非關衲,一㸃分明不在燈。
秪道詩人無佛性,長將二雅入三乘。

送李先輩從塞上编辑

去草軍書出帝鄉,便從城外學戎裝。
好隨漢將收胡土,莫遣胡兵近漢疆。
灑磧雪粘旗力重,凍河風揭角聲長。
此行也是男兒事,莫向征人恃桂香。

和友人送弟编辑

君説無家秪弟兄,此中言别若為情。
干戈閙日分頭去,山水寒時信路行。
月下斷猿空有影,雪中孤雁却無聲。
我今骨肉雖飢凍,幸喜團圓過亂兵。

酬張員外見寄编辑

分應天與吟詩老,如此兵干不廢詩。
生在世間人不識,死於泉下鬼應知。
啼花蜀鳥春同苦,叫雪巴猿晝共飢。
今日逢君惜分手,一枝何校一年遲。

獻新安于尚書编辑

九土雄師竟若何,未如良牧與天和。
月留清俸資家少,歲計陰功及物多。
四野綠雲籠稼穡,千山明月静干戈。
行人耳滿新安事,盡是無愁父老歌。

亂後書事同志编辑

九土如今盡用兵,短戈長㦸困書生。
思量在世頭堪白,畫度歸山計未成。
皇澤正霑新將士,侯門不是舊公卿。
到頭詩卷須藏却,各向漁樵混姓名。

中山臨上人院觀牡丹寄諸從编辑

閑來吟遶牡丹叢,花豔人生事畧同。
半雨半風三月內,多愁多病百年中。
開當韶景何好,落向僧家即是空。
境別無唯此有,忍教醒坐對支公。

投宣諭張侍郎亂後遇毘陵编辑

此生今日似前生,重著麻衣特地行。
經亂後囊新卷軸,出山來見舊公卿。
雨籠蛬壁吟燈影,風觸蟬枝噪浪聲。
聞道中興重物,不妨西去馬蹄輕。

下第投所知编辑

落地愁生曉鼓初,地寒才薄欲何如。
不辭更寫公卿卷,却是難修骨肉書。
御苑早鶯啼暖樹,釣鄉春水浸貧居。
擬離門館東歸去,又恐重來事轉疎。

哭方干编辑

何言寸禄不沾身,身沒詩名萬古存。
況有數篇關教化,得無餘慶及兒孫。
漁樵共壘墳三尺,猿鶴同棲月一村。
天下未寧吾道喪,更誰將酒酹吟魂。

秋日泊浦江编辑

一帆程歇九秋時,漠漠蘆花拂浪飛。
寒浦更無船並宿,暮山時見鳥雙歸。
照雲烽火驚離抱,翦葉風霜逼暑衣。
江月漸明汀露濕,静驅吟魄入玄微。

白髮吟编辑

一莖两莖初似絲,不妨驚度少年時。
幾人亂世得及此,今我滿頭何足悲。
九轉靈丹那勝酒,五音清樂未如詩。
家山蒼翠萬餘尺,藜杖楮冠輸老兒。

下第寄池州鄭員外编辑

蓬蒿修謁初,蒙知曾不見生疎。
侯門數處將書薦,帝里經年借宅居。
未必有詩堪諷誦,秪憐無援過吹噓。
今足得成持,莫使江湖却釣魚。

塞上编辑

旌旗鬛鬛漢將軍,閒出巡帝命新。
沙塞旋收饒帳幙,犬戎時殺少煙塵。
冰河夜渡偷來馬,雪嶺朝飛獵去人。
獨作書生疑不穏,軟弓輕劍也隨身。

贈題兜率寺閒上人院编辑

人間寺應諸天號,真行僧禪此寺中。
百歲有涯頭上雪,萬般無染耳邊風。
挂帆波浪驚心白,上馬塵埃翳眼紅。
畢竟浮生謾勞役,算來何事不空?

别四明鍾尚書编辑

九華天際碧嵯峩,無奈春來入夢何。
難與英雄論教化,却思猿鳥共煙蘿。
風前柳態閒時少,雨後花容淡處多。
都大人生有離别,且將詩句代離歌。

題䕶國大師塔编辑

莫認雙林是佛林,禪棲無地亦無金。
塔前盡禮灰來相,衲下誰宗印了心。
笠象明雙不見,線源分派本難尋。
吾師覺路余知處,太藏經門一夜吟。

春日山中對雪有作编辑

竹樹無聲或有聲,霏霏漠漠散還凝。
嶺梅謝後重妝蘂,巖水鋪來却結冰。
牢繫鹿兒防獵客,滿添茶鼎候吟僧。
好將膏雨同功力,松徑莓苔又一層。

山中對雪有作编辑

一渾乾坤萬象收,惟應不壅大江流。
虎狼遇獵難藏跡,松柏因風易舉頭。
玉帳英雄攜妓賞,山村鳥雀共民愁。
豈堪久蔽蒼蒼色,須放三光照九州。

戲題王處士書齋编辑

先生高興似樵漁,水鳥山猿一處居。
石徑可行苔色厚,釣竿時斫竹疎。
欺春秪愛和醅酒,諱老猶看夾注書。
莫道無金空有壽,有金無壽欲何如?

早發编辑

東忩未明塵夢蘇,呼童結束登征途。
落葉鋪霜馬蹄滑,寒猿月人心孤。
帽簷風刮頂,旋呵鞭手凍粘鬚。
青雲快活一未見,争得安閒釣五湖?

題仇處士郊居處士棄官卜居编辑

江南景蔟林亭,手板藍裾自可輕。
洞裏客來無俗話,郭中人到有情。
巖果呼猿接,時釣溪魚引鶴争。
笑我有詩三百首,馬蹄日急於名。

依韻同年張曙先輩見寄之什编辑

天上詩名天下傳,引來齊玉皇前。
大仙錄後頭無雪,至藥成來竈絶烟。
笑躡紫雲金作闕,夢抛塵世鐵為船。
九華山叟驚凡骨,同到蓬萊豈偶然。

亂後逢李昭象叙别编辑

李生李生何所之,家山窣雲胡不歸。
兵戈到處弄性命,禮樂向人生是非。
却與野猿同橡塢,還將溪鳥共漁磯。
也知不是男兒事,争奈時情賤布衣。

晩春寄同年張曙先輩编辑

莫將時態破天真,秪合高歌醉過春。
易落好花三箇月,難留浮世百年身。
無金潤屋渾閒事,有酒扶頭是了人。
恩地未酬閒未得,一迴醒話一沾巾。

長安春感编辑

出京無計住京難,深入東轉索然。
滿眼有花寒食下,一家無信楚江邊。
此時晴景愁於雨,是處鶯聲苦蟬。
公道算來終達,更從今日望年。

登靈山水閣貽釣者编辑

江上見僧誰是了,修齋補衲日勞身。
未勝漁父閒垂釣,獨背斜陽不采人。
縱有風波猶得睡,總無蓑笠始為貧。
瓦瓶盛酒瓷甌酌,荻蒲蘆灣是要津。

溧水崔少府编辑

庭户蕭條燕雀喧,日高忩下枕書眠。
秪聞留客教沽酒,未省逢人説料錢。
洞口禮星披鶴氅,溪頭吟月上漁船。
九華山叟心相許,不計官贈一篇。

讀張僕射詩曾應舉不及第投筆領郡编辑

秋吟一軸見心胷,萬象搜羅詠欲空。
才大却嫌天上桂,世危翻立陣前功。
㢘頗解武文無說,謝眺能文武不通。
雙美總輸張太守,二南章句六鈞弓。

題所居村舍编辑

家隨兵盡屋空存,税額寧容減一分。
衣食旋營猶可過,賦輸長急不堪聞。
蠶無夏織桑充寨,田廢春耕犢勞軍。
如此數州誰會得,殺民將盡更邀勳。

獻錢塘縣羅著作判官编辑

還鄉夫子遇賢侯,撫字情知不自由。
莫把一名專懊惱,放教雙眼絶冤讐。
猩袍懶著辭公宴,鶴氅閒披訪道流。
猶有九華知己在,羨君高臥早回頭。

遣懷编辑

驅馳岐路共營營,秪為人間利與名。
紅杏園中終擬醉,白雲山下懶歸耕。
題橋每念相如志,佩印當期季子榮。
謾道彊親堪倚賴,到頭須是有前程。

長安道中有作编辑

回頭不忍看羸僮,一路行人我最窮。
馬跡蹇於槐影裏,釣船抛在月明中。
帽簷曉滴林蟬露,衫袖時飄卷雁風。
子細尋思底模様,騰騰又過玉關東。

題開元寺門閤编辑

一登高閣眺清秋,滿目風光盡勝遊。
何處畫橈尋綠水,幾家鳴笛咽紅樓。
雲山巳老應長在,歲月如波秪暗流。
惟有禪居離塵俗,了無榮辱挂心頭。

出關投孫侍御编辑

東歸還著舊麻衣,争免花前有淚垂。
每歲春光九十日,一生年少幾多時。
青雲寸禄心耕早,明月仙枝分種遲。
不為感恩酬未得,五湖閒作釣魚師。

送項山人歸天台编辑

因話天台歸思生,布囊藤杖笑離城。
不教日月拘身事,自與煙蘿結野情。
龍鎮古潭雲色黑,露淋秋檜鶴聲清。
此中是處堪終隠,何要世人知姓名。

題衡陽隠士山居编辑

閒居不問世如何,雲起山門日已斜。
放鶴去尋三島客,任人來看四時花。
松醪臘醖安神酒,布水宵煎覓句茶。
畢竟金多也頭白,算來争得似君家。

題江寺禪和编辑

江寺禪僧似悟禪,壞衣芒履住茅軒。
懶求施主修真像,翻説經文是妄言。
出浦釣船驚宿雁,伐巖樵斧迸寒猿。
行人莫問師宗㫖,眼不浮華耳不喧。

題弟姪書堂编辑

何事居窮道不窮,亂時還與静時同。
家山雖在干戈地,弟姪常修禮樂風。
忩竹影搖書案上,野泉聲入硯池中。
少年辛苦終身事,莫向光陰惰寸功。

和友人寄長林孟明府编辑

為政為人漸見心,長才聊屈宰長林。
莫嫌月入無多俸,須喜秋來不廢吟。
寒雨旋疎叢菊豔,晩風時動小松陰。
訟庭閒寂公書少,留客看山索酒斟。

戲贈漁家编辑

見君生計羨君閒,求食求衣有底難。
養一箔蠶供釣線,種千莖竹作漁竿。
葫蘆杓酌春濃酒,舴艋舟流夜漲灘。
却笑儂家最辛苦,聽蟬鞭馬入長安。

登城有作编辑

上得孤城向晩春,眼前何事不傷神。
遍看原上纍纍塚,曾是城中汲汲人。
盡謂黄金堪潤屋,誰思荒骨旋成塵。
一名一宦平生事,不放愁侵易過身。

秋日山中寄池州李常侍编辑

近來㕘謁陡生疎,因向雲山僻處居。
出為羇孤營糲食,歸同弟姪讀生書。
風凋古木秋陰薄,月滿寒山夜景虛。
但得中興知己在,算應身未老樵漁。

辭楊侍郎编辑

春在門闌秋未離,不因人薦只因詩。
半年賓館成前事,一日侯門失舊知。
霜島樹凋猿叫夜,湖田熟雁來時。
西風萬里東歸去,更把愁心説向誰?

題汪氏茅亭编辑

茅亭客到多稱奇,茅亭之上難題詩。
出塵景物不可狀,小手篇章徒爾為。
牛畔稻苗新雨後,鶴邊松韻晩風時。
君今酷愛人間事,争得安閒老在兹。

喜從弟雪中遠至有作编辑

深山大雪懶開門,門逕行蹤自爾新。
無酒禦寒雖寡況,有書供讀且資身。
便均情愛同諸弟,莫更生疎似外人。
晝短夜長須强學,學成貧亦勝他貧。

送僧歸國清寺编辑

吟送越僧歸海涯,僧行渾不覺程賒。
路沿山脚潮痕出,睡倚松根日色斜。
撼錫度岡猿抱樹,挈瓶盛浪鷺翹沙。
到㕘禪後知無事,看引秋泉灌藕花。

題汪明府山居编辑

不似當官秪似閒,野情終日不離山。
方知薄宦難拘束,多與高人作往還。
牛笛漫吹烟雨裏,稻苗平入水雲間。
羨君公退就欹枕,免向他門厚客顔。

下第東歸將及故園有作编辑

平生操立有天知,何事謀身與志違。
上國獻詩還不遇,故園經亂又空歸。
山城欲暮人烟斂,江月初寒釣艇
且把風寒作閒事,懶能和淚拜庭闈。

宿東林寺題願公院编辑

古寺沈沈僧未眠,搘頤將客說閒緣。
一溪月色非塵世,滿洞松聲似雨天。
簷底水涵抄律燭,忩間風引煮茶烟。
無由住得吟相伴,心繫青雲十五年。

山居自遣编辑

茅屋周回松竹陰,山翁時挈酒相尋。
無人開口不言利,我白頭空愛吟。
月在釣潭秋睡重,雲横樵逕野情深。
此中一日過一日,有底閒愁得到心。

贈友人罷舉赴辟命编辑

連天一水浸吳東,十幅帆飛二月風。
好景採抛詩句裏,别愁驅入酒杯中。
漁依岸柳眠圓影,鳥傍嵒花戲暖紅。
不是桂枝終不得,自緣年少好從戎。

亂後旅中遇友人编辑

念子為儒道未亨,依依心向十年兄。
莫依亂世輕依託,須學前賢隠姓名。
大國未知何日静,舊山猶可入雲耕。
不如自此同歸去,帆挂秋風一信程。

贈休糧僧编辑

自言因病學休糧,本意非求不死方。
徒有至人傳道術,更無齋客到禪房。
雨中林鳥歸巢晩,霜後嵒猿拾橡忙。
争似吾師無一事,穏披雲衲坐藤牀。

維陽春日再遇孫侍御编辑

為榮家不為身,讀書誰料轉家貧。
三年行却千山路,两地思歸一主人。
絡岸柳絲懸細雨,繡田花朶弄殘春。
多情御史應嗟見,未青雲白髮新。

亂後宿南陵廢寺寄沈明府编辑

秪共寒燈坐到明,塞鴻衝雪一聲聲。
亂時為客無人識,廢寺吟詩有鬼驚。
且把酒杯添志氣,已將事託公卿。
男兒仗劍酬恩在,未肯徒然過一生。

投鄭先輩编辑

匣中長劍未酬恩,不遇男兒不合論。
悶向酒杯吞日月,閒將詩句問乾坤。
寧辭馬足勞關路,肯為漁竿憶水村。
两鬢欲斑三百首,更教裝寫傍誰門。

途中有作编辑

無論南北與西東,名利牽人處處同。
枕上事仍多馬上,山中心更甚關中。
川原晩結陰沈氣,草樹秋生索漠風。
百歲此身如健,大家閒作臥雲翁。

和舍弟題書堂编辑

兄弟將知大自强,亂時同葺讀書堂。
嵒泉遇雨多還閙,溪竹惟風少即涼。
藉草醉吟花片落,傍山閒步藥苗香。
團圓便是家肥事,何必盈倉與滿箱。

送蜀客遊維揚编辑

見説西川景物繁,維揚景物勝西川。
青春花柳樹臨水,白日綺羅人上船。
夾岸畫樓難惜醉,數橋明月不教眼。
送君懶問君回日,才子風流正少年。

旅寓编辑

暗算鄉程隔數州,欲歸無計淚空流。
已違骨肉來時約,更束琴書何處遊。
畫角引風吹斷夢,垂楊和雨結成愁。
去年今日還如此,似與青春有舊讐。

途中春编辑

年光身事旋成空,畢竟何門遇至公。
人世鶴歸雙鬢上,客程蛇遶亂山中。
牧童向日眠春草,漁父隈巖避晩風。
一醉未醒花又落,故鄉回首楚關東。

維揚冬末寄幕中二從事编辑

江上數株桑棗樹,自從離亂更荒涼。
那堪旅館經殘臘,秪把空書寄故鄉。
典盡客衣三尺雪,鍊精詩句一頭霜。
故人多在芙蓉幕,應笑孜孜道未光。

辭鄭員外入關编辑

男兒三十尚蹉跎,未遂青雲一桂科。
在客易為銷歲月,到家難住似經過。
帆飛楚國風濤濶,馬度藍關雨雪多。
長把行藏信天道,不知天道竟如何。

書齋即事编辑

時清秪合力為儒,不可家貧與善疎。
賣却屋邊三畝地,添成忩下一牀書。
沿溪摘果霜晴後,出竹吟詩月上初。
鄉里老農多見笑,不知稽古勝耕鋤。

雋陽道中编辑

客路客路何悠悠,蟬聲向背槐花愁。
争知百歲不百歲,未合白頭今白頭。
四五朶山妝雨色,两三行雁貼雲秋。
輸他江上垂綸者,秪在船中老便休。

入關因别舍弟编辑

吾今别汝汝聽言,去住人情足可安。
百口度荒均食易,數年經亂保家難。
莫愁寒族無人薦,但願春官把卷看。
天道不欺心意,帝鄉吾土一般般。

贈彭蠡釣者编辑

偏坐漁舟出葦林,葦花零落向秋深。
秪將波上鷗為侣,不把人間事繫心。
傍岸歌來風欲起,卷絲眠去月初沈。
若教我似君閒放,贏得湖山到老吟。

送友人入關编辑

此去青雲莫更疑,出人才行足人知。
況當朝野搜賢日,正是孤寒取士時。
仙島烟霞通鶴信,早春雷雨與龍期。
我今不得同君去,两鬢霜欺桂一枝。

送友人宰潯陽编辑

高興那言去路長,非君不解愛潯陽。
有時猿鳥來公署,到處烟霞是道鄉。
釣艇滿江魚賤菜,紙窑連嶽楮多桑。
陶潛舊隠依稀在,好繼高蹤結草堂。

秋日臥病编辑

浮名能幾何?致身流落向天涯。
少年心壯輕為客,一日病來思在家。
山頂老猿啼古木,渡頭新雁下平沙。
不堪吟罷西風起,黄葉滿庭寒日斜。

後四句一作「經雨凍蟬隨葉墮,過湖秋雁趁風斜。前程雖有投人處,争奈鄉關日漸賒。」

叙吟编辑

多慚到處有詩名,轉覺吟詩僻性成。
渡水却嫌船著岸,過山翻恨馬貪程。
如讐雪月年年景,似夢笙歌處處聲。
未合白頭今已白,自知非為别愁生。

行次滎陽却寄諸弟编辑

難把歸書説遠情,奉親多闕拙為兄。
早知寸禄榮家晩,悔不深山共汝耕。
枕上算程關月落,帽前搜景嶽雲生。
如今已作長安計,秪得辛勤取一名。

登石壁禪師水閣有作编辑

石壁早聞僧説好,今來偏與我相宜。
有山有水堪吟處,無雨無風見景時。
漁父晩船分浦釣,牧童寒笛倚牛吹。
畫人畫得從他畫,六幅應輸八句詩。

贈袒肩和尚编辑

山衣草屐染莓苔,雙眼猶慵向俗開。
若比吾師居世上,何如野客臥嵒隈。
才聞錫杖離三楚,又説隨緣向五臺。
乘醉吟詩問禪理,為誰須去為誰來。

閒居即事编辑

竹門茅屋帶村居,數畝生涯自有餘。
鬢白秪應秋鍊句,眼昏多為夜抄書。
雁驚風浦漁燈動,猿叫霜林橡實疎。
待得功成即西去,時清不問命何如。

自叙编辑

酒甕琴書伴病身,熟諳時事樂於貧。
寧為宇宙閒吟客,怕作乾坤竊禄人。
詩㫖未能忘救物,世情奈值不容真。
平生肺腑無言處,白髮吾唐一逸人。

空閒二公遞以禪律相鄙因而解之编辑

一教誰云闢二途,律禪禪律智歸愚。
念珠在手隳禪衲,禪衲披肩壞念珠。
象外空分空外象,無中有作有中無。
有無無有師窮取,山到平來海亦枯。

寄温州朱尚書并呈軍倅崔太博朱名褒编辑

永嘉名郡昔推名,連屬荀家弟與兄。
教化静師龔渤海,篇章高體謝宣城。
山從海岸妝吟景,水自城根演政聲。
今日老輸崔博士,不妨疎逸伴雙旌。

恩門致書遠及山居因獻之编辑

時難轉覺保身難,難向師門欲繼顔。
若把白衣輕易脱,却成青桂偶然攀。
身居劍㦸争雄地,道在乾坤未喪間。
必許酬恩酬未,且須容到九華山。

寄溫州崔博士编辑

懷君勞我寫詩情,窣窣陰風有鬼聽。
縣宰不仁工部餓,酒家無識翰林醒。
眼昏經史天何在,心盡英雄國未寧。
好向賢侯話吟侣,莫教辜負少微星。

李昭象云與二三同人見訪有寄编辑

得君書後病顔開,云拉同人訪我來。
在路不妨衝雨雪,到山還免踏塵埃。
吟沈水閣何宵月,坐破松巖幾處苔。
貧舍欵賓無别物,止於空戰大尊罍。

自江西歸九華编辑

他鄉終日憶吾鄉,及到吾鄉值亂荒。
雲外好山看不見,馬頭岐路去何忙。
無衣織女桑猶小,闕食農夫麥未黄。
許大乾坤吟未了,揮鞭回首出陵陽。

和友人見題山居水閣八韻编辑

池閣初成眼豁開,眼前霽景屬微才。
試攀簷果猿先見,纔把漁竿鶴即來。
修竹巳多猶可種,豔花雖少不勞栽。
南昌一榻延徐孺,楚國千鍾逼老萊。
未稱執鞭奔紫陌,惟宜䇿杖步蒼苔。
籠禽豈是摩霄翼,潤木元非澗下材。
鑒己每將天作鏡,陶情常以海為杯。
和君詩向吟聲大,蟲豸聞之謂蟄雷。

 上一卷 下一卷 
全唐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