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七百五 全唐詩 七百六 卷七百七
黃滔

目录

黃滔编辑

塞上编辑

掘地破重城,燒山搜伏兵。
金徽互嗚咽,玉笛自淒清。
使發西都聳,塵空北嶽橫。
長河涉有路,曠野宿無程。
沙雨黃鶯囀,轅門青草生。
馬歸秦苑牧,人在虜雲耕。
落日牛羊聚,秋風鼓角鳴。
如何漢天子,青塚杳含情。

寄獻梓橦山侯侍御時常拾遺諫諍。编辑

漢宮行廟略,簪笏落民間。
直道三湘水,高情四皓山。
賜衣僧脫去,奏表主批還。
地得松蘿塢,泉通雨雪灣。
東門添故事,南省缺新班。(有新命不起。)
片石秋從露,幽窗夜不關。
夢餘蟾隱映,吟次鳥綿蠻。
可惜相如作,當時事悉閒。

壬癸歲書情编辑

故園招隱客,應便笑無成。
謁帝逢移國,投文值用兵。
孤松憐鶴在,疎柳惡蟬鳴。
匹馬迷歸處,青雲失曩情。
江頭寒夜宿,壟上歉年耕。
冠蓋新人物,漁樵舊弟兄。
易生唯白髮,難立是浮名。
惆悵灞橋路,秋風誰入行。

河南府試秋夕聞新雁编辑

湘南飛去日,薊北乍驚秋。
叫出隴雲夜,聞為客子愁。
一聲初觸夢,半白已侵頭。
旅館移欹枕,江城起倚樓。
餘燈依古壁,片月下滄洲。
寂聽良宵徹,躊躇感歲流。

省試奉詔漲曲江池以春字為韻。時乾符二年编辑

地脈寒來淺,恩波住後新。
引將諸派水,別貯大都春。
幽咽疏通處,清泠迸入辰。
漸平連杏岸,旋闊映樓津。
沙沒迷行徑,洲寬恣躍鱗。
願當舟楫便,一附濟川人。

題宣一僧正院编辑

五級淩虛塔,三生落發師。
都僧須有托,孤嶠遂無期。
井邑焚香待,君侯減俸資。
山衣隨疊破,萊骨逐年羸。
茶取寒泉試,松於遠澗移。
吾曹來頂手,不合不題詩。

和吳學士對春雪獻韋令公次韻编辑

春雪下盈空,翻疑臘未窮。
連天寧認月,墮地屢兼風。
忽誤邊沙上,應平火嶺中。
林間妨走獸,雲際落飛鴻。
梁苑還吟客,齊都省創宮。
掩扉皆墐北,移律愧居東。
書幌飄全濕,茶鐺入旋融。
奔川半留滯,疊樹互玲瓏。
出戶行瑤砌,開園見粉叢。
高才興詠處,真宰答殊功。

省試一一吹竽乾符二年编辑

齊竽今歷試,真偽不難知。
欲使聲聲別,須令個個吹。
後先無錯雜,能否立參差。
次第教單進,宮商乃異宜。
凡音皆竄跡,至藝始呈奇。
以此論文學,終憑一一窺。

明月照高樓编辑

月滿長空朗,樓侵碧落橫。
波文流藻井,桂魄拂雕楹。
深鑒羅紈薄,寒搜戶牖清。
冰鋪梁燕噤,霜覆瓦松傾。
卓午收全影,斜懸轉半明。
佳人當此夕,多少別離情。

廣州試越臺懷古编辑

南越千年事,興懷一旦來。
歌鐘非舊俗,煙月有層台。
北望人何在,東流水不回。
吹窗風雜瘴,沾檻雨經梅。
壯氣曾難揖,空名信可哀。
不堪登覽處,花落與花開。

襄州試白雲歸帝鄉编辑

杳杳復霏霏,應緣有所依。
不言天路遠,終望帝鄉歸。
高嶽和霜過,遙關帶月飛。
漸憐雙闕近,寧恨眾山違。
陣觸銀河亂,光連粉署微。
旅人隨計日,自笑比麻衣。

省試內出白鹿宣示百官乾寧二年编辑

上瑞何曾乏,毛群表色難。
推於五靈少,宣示百寮觀。
形奪場駒潔,光交月兔寒。
已馴瑤草別,孤立雪花團。
戴豸慚端士,抽毫躍史官。
貴臣歌詠日,皆作白麟看。

出關言懷编辑

又乞書題出,關西謁列侯。
寄家僧許嶽,釣浦雨移洲。
賣馬登長陸,沾衣逐勝遊。
菜腸終日餒,霜鬢度年秋。
詩苦無人愛,言公是世仇。
卻憐庭際草,中有號忘憂。

壺公山编辑

(古老相傳,古仙姓陳名壺公,於此山成道,因而名焉。)

八面峰巒秀,孤高可偶然。
數人遊頂上,滄海見東邊。
不信無靈洞,相傳有古仙。
橘如夏在,池象月垂穿。(山頭有池而圓兼橘樹朱實夏在。)
髣髴嘗聞樂,岧嶤半插天。
山寒徹三伏,松偃出千年。
樵牧時迷所,倉箱歲疊川。
嚴祠風雨管,怪木薜蘿纏。
青草方中藥,蒼苔石裏錢。
瓊津流乳竇,春色駐芝田。
烏兔中時近,龍蛇蟄處膻。
嘉名光列土,秀氣產群賢。
瀑鎖瑤台路,溪升釣浦船。
鼇頭擎恐沒,地軸壓應旋。
蠲疾寒甘露,藏珍起瑞煙。
畫工飛夢寐,詩客寄林泉。
掘地多雲母,緣霜欠木綿。
井通鰍吐脈,僧隔虎棲禪。(山間有井,通海盈縮之候。貞元中,有僧號法通。咸通中,有僧號弘播,於其絕頂獨禪昬行至降虎。而法通曾下山遇兩虎爭一牛,乃叱而隔之,分令各啖之。)
危磴千尋拔,奇花四季鮮。
鶴歸懸圃少,鳳下碧梧偏。
桃易炎涼熟,茶推醉醒煎。
村家蒙棗栗,俗骨爽猿蟬。
谷語升喬鳥,陂開共蒂蓮。
落楓丹葉舞,新蕨紫芽拳。
翠竹雕羌笛,懸藤煮蜀箋。
白雲長掩映,流水別潺湲。
作賦前儒闕,沖虛南國先。
省郎求牧看,野老葺齋眠。(潘郎中《存實詩》云:「雙旌牧清源,吟看壺公翠。」又歐陽秬先輩自判史蘇君書求泉山之為畫屏云:「壺公之高,洛陽之深,夢魂所思。」)
寺立興衰創,碑須一二鐫。
清吟思卻隱,簪紱奈縈牽。

和王舍人、崔補闕題天王寺编辑

郭內青山寺,難論此崛奇。
白雲生院落,流水下城池。
石像雷霆啟,江沙鼎鼐期。
嶽僧來坐夏,秦客會題詩。
岡轉泉根滑,門升蘚級危。
紫微今日句,黃絹昔年碑。
歇鶴松低閣,鳴蛩徑出籬。
粉垣千堵束,金塔九層支。
啼鳥笙簧韻,開花錦繡姿。
清齋奔井邑,玄髮剃熊羆。
極浦征帆小,平蕪落日遲。
風篁清卻暑,煙草綠無時。
信士三公作,靈蹤四絕推。
良游如不宿,明月擬何之。

投翰長趙侍郎编辑

禹門西面逐飄蓬,忽喜仙都得入蹤。
賈氏許頻趨季虎,荀家因敢謁頭龍。
手扶日月重輪起,數是乾坤正氣鐘。
五色筆驅神出沒,八花磚接帝從容。
詩酬御製風騷古,論似人情鼎鼐濃。
豈有地能先鳳掖,別無山更勝鼇峰。
攀鴻日淺魂飛越,為鯉年深勢噞喁。
澤國雨荒三徑草,秦關雪折一枝筇。
吹成暖景猶葭律,引上纖蘿在嶽松。
願向明朝薦幽滯,免教號泣觸登庸。

鄜畤李相公编辑

秦城擇日發征轅,齋戒來投節制尊。
分虎名高初命相,攀龍跡下愧登門。
夜聽謳詠銷塵夢,曉拜旌幢戰旅魂。
華舍未開寧有礙,彩毫雖乏敢無言。
生兼文武為人傑,出應乾坤靜帝閽。
計吐六奇誰敢敵,學窮三略不須論。
功高馬卸黃金甲,台迥賓歡白玉樽。
九穗嘉禾垂綺陌,四時甘雨帶雕軒。
推恩每覺東溟淺,吹律能令北陸暄。
青草連沙無血濺,黃榆鎖塞有鶯翻。
笙歌合遝春風郭,雞犬連延碧岫村。
遊子不緣貪獻賦,永依棠樹托蓬根。

成名後呈同年编辑

業詩攻賦薦鄉書,二紀如鴻歷九衢。
待得至公搜草澤,如從平陸到蓬壺。
雖慚錦鯉成穿額,忝獲驪龍不寐珠。
蒙楚數疑休下泣,師劉大喝已為盧。
人間灰管供紅杏,天上煙花應白榆。
一字連鑣巡甲族,千般唱罰賞皇都。
名推顏柳題金塔,飲自燕秦索玉姝。
退愧單寒終預此,敢將恩嶽怠斯須。

投刑部裴郎中编辑

兩榜驅牽別海涔,佗門不合覓知音。
瞻恩雖隔雲雷賜,向主終知犬馬心。
禮闈後人窺作鏡,廟堂前席待為霖。
已齊日月懸千古,肯誤風塵使陸沉。
拜首敢將誠吐血,蛻形唯待諾如金。
愁聞南院看期到,恐被東牆舊恨侵。
緇化衣空難抵雪,黑銷頭盡不勝簪。
數行淚裏依投志,直比滄溟未是深。

輦下寓題编辑

對酒何曾醉,尋僧未覺閑。
無人不惆悵,終日見南山。

寄題崔校書郊舍编辑

一片寒塘水,尋常立鷺鷥。
主人貧愛客,沽酒往吟詩。

秋思编辑

碧嶂猿啼夜,新秋雨霽天。
誰人愛明月,露坐洞庭船。

芳草编辑

澤國多芳草,年年長自春。
應從屈平後,更苦不歸人。

輦下書事编辑

北闕新王業,東城入羽書。
秋風滿林起,誰道有鱸魚。

入關言懷编辑

背將蹤跡向京師,出在先春入後時。
落日灞橋飛雪裏,已聞南院有看期。

過長江编辑

曾搜景象恐通神,地下還應有主人。
若把長江比湘浦,離騷不合自靈均。

題靈峰僧院编辑

繫馬松間不忍歸,數巡香茗一枰棋。
擬登絕頂留人宿,猶待滄溟月滿時。

司馬長卿编辑

一自梁園失意回,無人知有掞天才。
漢宮不鎖陳皇后,誰肯量金買賦來。

歸思编辑

薊北風煙空漢月,湘南雲水半蠻邊。
寒為旅雁暖還去,秦越離家可十年。

東林寺貫休上人篆隸題詩编辑

師名自越徹秦中,秦越難尋師所從。
墨蹟兩般詩一首,香爐峰下似相逢。

寓江州李使君编辑

使君曾被蟬聲苦,每見詞文即為愁。
況是楚江鴻到後,可堪西望發孤舟。

游南寓題编辑

江山節被雪霜遺,毒草過秋未擬衰。
天不當時命鄒衍,亦將寒律入南吹。

和同年趙先輩觀文编辑

玉兔輪中方是樹,金鼇頂上別無山。
雖然回首見煙水,事主酬恩難便閒。

出京別同年编辑

一枝仙桂已攀援,歸去煙濤浦口村。
雖恨別離還有意,槐花黃日出青門。

木芙蓉三首编辑

黃鳥啼煙二月朝,若教開即牡丹饒。
天嫌青帝恩光盛,留與秋風雪寂寥。
卻假青腰女剪成,綠羅囊綻彩霞呈。
誰憐不及黃花菊,只遇陶潛便得名。
須到露寒方有態,為經霜裛稍無香。
移根若在秦宮裏,多少佳人泣曉妝。

九日编辑

陽數重時陰數殘,露濃風硬欲成寒。
莫言黃菊花開晚,獨佔樽前一日歡。

夏州道中编辑

隴雁南飛河水流,秦城千里忍回頭。
征行渾與求名背,九月中旬往夏州。

經慈州感謝郎中编辑

金聲乃是古詩流,況有池塘春草儔。
莫遣宣城獨垂號,雲山彼此謝公遊。

寓題编辑

吳中煙水越中山,莫把漁樵謾自寬。
歸泛扁舟可容易,五湖高士是拋官。

寄宋明府编辑

北闕秋期南國身,重關煙月五溪雲。
風蟬已有數聲急,賴在陶家柳下聞。

靈均编辑

莫問靈均昔日游,江籬春盡岸楓秋。
至今此事何人雪,月照楚山湘水流。

馬嵬编辑

錦江晴碧劍鋒奇,合有千年降聖時。
天意從來知幸蜀,不關胎禍自蛾眉。

和陳先輩陪陸舍人春日游曲江编辑

劉超遊召郤詵陪,為憶池亭舊賞來。
紅杏花旁見山色,詩成因觸鼓聲回。

编辑

莫道顏色如渥丹,莫道馨香過蕖蘭。
東風吹綻還吹落,明日誰為今日看。

捲簾编辑

綠鬟侍女手纖纖,新捧嫦娥出素蟾。
衛玠官高難久立,莫辭雙卷水精簾。

啟帳编辑

得人憎定繡芙蓉,愛鎖嫦娥出月蹤。
侍女莫嫌抬素手,撥開珠翠待相逢。

去扇编辑

城上風生蠟炬寒,錦帷開處露翔鸞。
已知秦女升仙態,休把圓輕隔牡丹。

別後编辑

夢裏相逢無後期,煙中解佩杳何之。
虧蟾便是陳宮鏡,莫吐清光照別離。

嚴陵釣台编辑

終向煙霞作野夫,一竿竹不換簪裾。
直鉤猶逐熊羆起,獨是先生真釣魚。

馬嵬二首编辑

鐵馬嘶風一渡河,淚珠零便作驚波。
鳴泉亦感上皇意,流下隴頭嗚咽多。

龍腦移香鳳輦留,可能千古永悠悠。
夜台若使香魂在,應作煙花出隴頭。

閏八月编辑

無人不愛今年閏,月看中秋兩度圓。
唯恐雨師風伯意,至時還奪上樓天。

奉和翁文堯戲寄编辑

掘蘭宮裏數名郎,好是乘軺出帝鄉。
兩度還家還未有,別論光彩向冠裳。

奉和翁文堯對庭前千葉石榴编辑

一朵千英綻曉枝,彩霞堪與別為期。
移根若在芙蓉苑,豈向當年有醒時。

翁文堯以美疹暫滯令公大王益得異禮,觀今日寵待之盛,輒成一章编辑

滋賦諴文侯李盛,終求一襲錦衣難。
如何兩度還州裏,兼借鄉人更剩觀。林、鄭在舉場日時,曰:「滋賦誠文,中外相獎。」

贈友人编辑

超達陶子性,留琴不設弦。
覓句朝忘食,傾杯夜廢眠。
愛月影為伴,吟風聲自連。
聽此鶯飛谷,心懷迷遠川。

 上一卷 下一卷 
全唐詩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