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後漢文/卷九十四

卷九十四

路粹编辑

  粹,字文蔚,陈留人。师事蔡邕。建安初,擢拜尚书郎。后为曹公军谋祭酒,典记室,转秘书郎中令。从军至汉中,坐违法诛。有集二卷。

枉状奏孔融编辑

  少府孔融,昔在北海,见王室不静,而招合徒众,欲规不轨,云「我大圣之后,而见灭于宋,有天下者,何必卯金刀」。及与孙权使语,谤诎朝廷。又融为九列,不遵朝仪,秃巾微行,唐突宫掖。又前与白衣祢衡跌荡放言,云「父之于子,当有何亲?论其本意,实为情欲发耳。子之于母,亦复奚为?譬如寄物瓶中,出则离矣。」既而与衡更相赞扬。衡谓融曰:「仲尼不死。」融答曰:「颜回复生。」大逆不道,宜极重诛。《后汉·孔融传》「曹操既积嫌忌,而郄虑复构成其罪,遂令丞相军谋祭酒路粹枉状奏融。」又见《魏志·王粲传》注引《典略》,与此小异。

为曹公与孔融书编辑

  盖闻唐、虞之朝,有克让之臣,故麟凤来而颂声作也。后世德薄,犹有杀身为君,破家为国。及至其敝。睚眦之怨必雠,一餐之惠必报。故晁错念国,遘祸于袁盎,屈平悼楚,受谮于椒、兰;彭宠倾乱,起自朱浮;邓禹威损,失于宗、.冯。由此言之,喜怒怨爱,祸福所因,可不慎与!昔廉、蔺小国之臣,犹能相下;寇、贾仓卒武夫,屈节崇好;光武不问伯升之怨;齐侯不疑射钩之虏。夫立大操者,岂累细故哉!往闻二君有执法之平,以为小介,当收旧好;而怨毒渐积,志相危害,闻之怃然,中夜而起。昔国家东迁,文举盛叹鸿豫名实相副,综达经学,出于郑玄,又明《司马法》,鸿豫亦称文举奇逸博闻,诚怪今者与始相违。孤与文举既非旧好,又于鸿豫亦无恩纪,然愿人之相美,不乐人之相伤,是以区区思协欢好。又知二君群小所构,孤为人臣,进不能风化海内,退不能建德和人,然抚养战士,杀身为国,破浮华交会之徒,计有馀矣。《后汉·孔融传》。案:《文选·任王文宪集序》注引路粹《为曹公与孔融书》云:「邀一言之誉者,计有馀矣。」证知此文是路粹作。今此无「邀一言之誉者」,《范史》有删节也。

丁冲编辑

  冲,沛郡人。兴平中,为黄门侍郎。建安初,迁司隶校尉,以饮醉烂肠死。

与曹公书编辑

  足下平生常喟然有匡佐之志,今其时矣。《魏志·陈思王传》注引《魏略》。

丁仪编辑

  仪,字正礼,冲子。眇一目,为丞相掾,进尚书。曹丕即王位,转右刺奸掾,坐与曹植善下狱诛。有集二卷。

厉志赋编辑

  览前志而博观,求余心之所安。虽疲驽而才弱,敢舍力而不攀。懿躬稼之克任,贱善射而陨残。羡首阳之遗誉,憎千驷之馀讪。宗舍藏之伟节,薄鼎角之自干。嘉《法言》之令扬,悼《说难》之丧韩。鉴登险之败绩,顾清道以自闲。瞻亢龙而惧进,退广志于伐檀。虽德厚而祚卑,犹不忘于盘桓。薰以芬香而自烧,兔亦取毙于毫翰。援大雅以为戒,眺袭胜而自叹。嗟世俗之参差,将未审乎好恶。咸随情而与议,固真伪以纷错。秽杯盂之周用,令瑚琏以抗阁。恨骡驴之进庭,屏骐骥于沟壑。疾青蝇之染白,悲小弁之靡托。恶晨妇之蒙厚,痛三代之见薄。惟受性之朴拙,亮未达乎测度。顾钟子之既没,牙辍弦而不作。敦三思之弥愤,勤循墙之兹恪。勉夕改以补朝,履日新而悔昨。以上《艺文类聚》二十六苟神之我昭,永明目而无怍。《文选·沈约奏弹王源》注。

周成汉昭论编辑

  成王昭帝,俱以襁褓之幼,找于冢宰,流言谗兴,此其所值艰险相似者也。夫以发金滕然后垂泣,与计日而便觉诈书,明之迟速,既有差矣。且叔父兄子,非相嫌之处,异姓君臣,非相信之与,霍光罹人谤而不出,周公赖天变而得入。推此数者,齐本而论末,计重而况轻,汉昭之优周成,甚明者也。成王秀而获实,其美在终;昭帝苗而未秀,其得在始。必不得已而论二主,余与夫始者。《艺文类聚》十二,《御览》八十九。

  振短翮与鸾凤并翔。《文选·沈约和谢宣城诗》注。

刑礼论编辑

  天垂象,圣人则之。天之为岁也,先春而后秋;君之为治也,先礼而后刑。春以生长为德,秋以杀戮为功;礼以教训为美,刑以威严为用。故先生而后杀,天之为岁;先教而后罚,君之为治也。天不以久远更其春冬,而人也得以古今改其礼刑哉!太古之世,民故质朴,质朴之民,宜其易化,是以中古之君子,或结绳以治,或象刑惟明。夏后肉辟,民转奸诈,刑弥滋繁,礼亦如之。由斯言之,古之刑省,礼亦宜略。今所论辩,虽出传记之前,夫流东源不得西,景正形不得倾,自然之势也。后世礼刑俱失于前,先后之宜,故自有常。今夫先刑者,用其末也。由礼禁未然之前,谓难明之礼,古人不能行也。案如所云礼,嫂叔不亲之属也,非太古之礼也。所云礼者,岂此也哉!古者民少而兽多,未有所争,民无患则无所思,故未有君焉。后民祸多,强暴弱,于是有贤人焉,平其多少,均其有无,推逸取劳,以身先之,民获其利,归而乐之,乐之得为君焉。夫刑之记君也,精具筋力,民畏其强而不敢校,得为君也。恐上古未具刑罪之品,设逋亡之法,惧彼为我,而以勇力侵暴,于己能与则校,不能归奉之,明矣。且上古之时,贼耳,非所谓君也。上古虽质,宜所以为君,会当先别男女,定夫妇,分土地,班食物,此先以礼也。夫妇定而后禁淫焉,货物正而后止窃。此后刑也。《艺文类聚》五十四,《御览》二十五

丁е编辑

  е,字敬礼,仪弟。初辟公府,建安中,为黄门侍郎。文帝即王位,与兄仪并诛。有集二卷。

蔡伯喈女赋编辑

  伊太宗之令女,禀神惠之自然。在华年之二八,披邓林之曜鲜。明六列之尚致,服女史之话言。参过庭之明训,才朗悟而通玄。当三春之嘉月,时将归于所天。曳丹罗之轻裳,载金翠之华钿。羡荣曜之所茂,哀寒霜之已繁。岂偕老之可期?庶尽欢于馀年。何大愿之不遂,飘微躯于逆边?行悠悠于日远,入穹谷之寒山。惭柏舟于千祀,负冤魂于黄泉。我羁虏其如昨,经春秋之十二。忍胡颜之重耻,恐终风之我萃。咏芳草于万里,想音尘之仿佛。祈精爽于交梦,终寂寞而不至。哀我生之何辜,为神灵之所弃。仰华其已落,临桑榆之欷。入穹庐之秘馆,亟逾时而经节。叹殊类之非匹,伤我躬之无说。循肤体以深念,叹兰泽之空设。伫美目于胡望,向凯风而泣血。《艺文类聚》三十

弹棋赋编辑

  文石为局,金碧齐精。隆中夷外,纟致理肌平。卑高得适,既安且贞。棋则象齿,选乎南藩。礼密身重,腹隐头骞。骁悍说敏,不轻不轩。列数二八,取象官军。微章采列,烂焉可观。于是二物既设,主人延宾。粉石雾散,六师列陈。迹行王首,左右相亲。成列告誓,三令五申。事中军政,言含礼文。号令既通,兵棋启路,运若回飙,疾似飞兔。前中却亻舞,贾其馀怒。风驰火燎,令牟取五。恍哉忽兮,诚足慕也。若夫气竭力残,弱胆怯心,进不及敌,中路为擒。仁而不武,《春秋》所箴,刚优劲勇,忿速轻急。推敌阻隧,我废彼立。君子去是,过犹不及。《艺文类聚》七十四

崔琰编辑

  琰,字季,清河东武城人。师事郑玄。袁绍以为骑都尉。曹公平冀州,辟为别驾从事,历丞相东曹掾,迁中尉。以忤意赐死。

述初赋并序编辑

  郁州者,故苍梧之山也。心说而怪之。闻其上有仙士石室也,乃往观焉。见一道人,独处休休然,不谈不对,顾非己所及也。《水经·淮水注》,《初学记》八登州山以望沧海。《封氏闻见记》六引崔琰《述初赋序》琰性顽口讷,至二十九,初关书传,闻北海有郑徵君者,当世名儒,遂往造焉。道由齐都,而作《述初赋》。曰:《艺文类聚》二十七

  有郑氏之高训,吾将往乎发蒙,濯余发于兰池,振余佩于清风,望高密以亟征,戾衡门而造止。觌游、夏之峨峨,听大猷之篇记。高洪岸之耿介,羡安期之长生。登州山以永望,临洞浦之广溟。左扬波于汤谷,右濯岸于汜。运混元以升降,与三光而终始。蓬莱蔚其潜兴,瀛壶汤以骈罗。列金台之户,方玉阙之嵯峨。《艺文类聚》二十七,《初学记》六

  倚高闾以周眄兮,观秦门之将将。《水经·淮水注》。

  吾夕济于郁州。《水经·淮水注》。

  朝发兮楼台,回盼兮句榆,顿食兮岛山,暮宿兮郁州。《封氏闻见记》六

奏记曹公让邴原等编辑

  徵事邴原、议郎张范,皆秉德纯懿,志行忠方,清静足以厉俗,贞固足以干事,所谓龙翰风翼,国之重宝。举而用之,不仁者远。《魏志·邴原传》

露版答曹公编辑

  盖闻《春秋》之义,立子以长,加五官将仁孝聪明,宜承正统。琰以死守之。《魏志·崔琰传》

谏世子书编辑

  盖闻盘于游田,《书》之所戒,鲁隐观鱼,《春秋》讥之,此周、孔之格言,二经之明义。殷鉴夏后,《诗》称不远,子卯不乐,《礼》以为忌,此又近者之得失,不可不深察也。袁族富强,公子宽放,盘游滋侈,义声不闻,哲人君子,俄有色斯之志,熊罴壮士,堕于吞噬之用,固所以拥徒百万,跨有河朔,无所容足也。今邦国珍瘁,惠康未洽,士女企踵,所思者德。况公亲御戎马。上下劳惨,世子宜遵大路,慎以行正,思经国之高略,内鉴近戒,外扬远节,深惟储副,以身为宝,而猥袭虞旅之贱服,忽驰骛而陵险,志雉兔之小娱,忘社稷之为重,斯诚有识所以恻心也。唯世子燔翳捐褶,以塞众望,不令老臣获罪于天。《魏志·崔琰传》

视杨训褒赞魏王表与训书编辑

  省表事佳耳!时乎时乎,会当有变。《魏志·崔琰传》。

大将军夫人寇氏诔编辑

  英雄景附。《文选·七命》注

编辑

  ,字孝先,陈留平丘人。曹公辟为治中从事,转幕府功曹,寻为丞相东曹掾,迁右军师。魏国建,为尚书仆射,以忤旨下狱免,卒于家。

对状编辑

  臣闻萧生缢死,困于石显;贾子放外,谗在绛、灌,白起赐剑于杜邮,晁错致诛于东市,伍员绝命于吴都,斯数子者,或妒其前,或害其后。臣垂龆执简,累勤取官,职在机近,人事所窜,属臣以私,无势不绝,语臣以冤,无细不理。人情淫利,为法所禁。法禁于利,势能害之。青蝇横生,为臣所谤,谤臣之人,势不在他。昔王叔、陈生争正王廷。宣子平理,命举其契,是非有宜,曲直有所,《春秋》嘉焉。是以书之。臣不言此,无有时、人。说臣此言,必有徵要。乞蒙宣子之辨,而求王叔之对。若臣以曲闻,即刑之日,方之安驷之赠;赐剑之来,比之重赏之惠。谨以状对。《魏志·毛传》。

编辑

  ,字叔治,北海营陵人。孔融召为主簿,守高密令,复守胶东令。袁绍辟除即墨令。曹公辟为司空掾,行司金中郎将,迁魏郡太守。魏国建,以为大司农郎中令,徙奉常。病卒。有集三卷。

四孤议编辑

  当须分别此儿有识未有识耳。有识以往,自知所生,虽创更生之命,受育养之慈,枯骨复肉,亡魂更存,当以生活之恩报公妪,不得出所生而背恩情。报生以死,报施以力,古之道也。《通典》六十九

奏记曹公陈黄白异议编辑

  臣闻枳棘之林,无梁柱之质,涓流之水,无洪波之势。是以在职七年,忠谠不昭于时,功业不见于事,欣于所受,俯惭不报,未尝不长夜起坐,中饭释餐。何者?力少任重,不堪而惧也。谨贡所议如左。《魏志·王传》注引《魏略》。

诫子书编辑

  自汝行之后,恨恨不乐。何者?我实老矣,所恃汝等也,皆不在目前,意遑遑也。人之居世,忽去便过。日月可爱也,故禹不爱尺璧,而爱寸阴。时过不可还,若年大不可少也,欲汝早之,未必读书,并学作人。汝今逾郡县,越山河,离兄弟,去妻子者,欲令见举动之宜,效高人远节,闻一得三,志在善人,左右不可不慎。善否之要,在此际也。行止与人,务在饶之,言思乃出,行详乃动,皆用情实道理。违斯败矣。父欲令子善,唯不能杀身,其馀无惜也。《艺文类聚》二十三,《御览》四百五十九

鲍衡编辑

  衡,建安中为侍中。

奏请公卿将校子弟诣博士编辑

  案《王制》「立大学小学,自王太子以下,皆教以《诗》《书》,而升之司马」,谓贤者任之以官,故能致刑措之盛,立太平之化也。今学博士并设表章,而无所教授,兵戎未戢,人并在公,而学者少。可听公、卿、二千石、六百石子弟在家及将校子弟见为郎、舍人,皆可听诣博士受业。其高才秀达,学通一艺,太常为作品式。《通典》五十三

霍性编辑

  性,新平人。官度支中郎将。曹丕嗣魏王位,将南征,以谏被杀。

谏魏王南征疏编辑

  臣闻文王与纣之事,是时天下括囊无咎。凡百君子,莫肯用讯。今大王体则乾坤,广开四聪,使贤愚各建所规,伏惟先王功无与比,而今能言之类,不称为德。故圣人曰:「得百姓之欢心」。兵书曰:「战危事也。」是以六国力战,强秦承弊,幽王不争,周道用兴。愚谓大王且当委重本朝而守其雌,抗威虎卧,功业可成。而今创基,便复起兵,兵者凶器,必有凶扰,扰则思乱,乱出不意。臣谓此危,危于累卵。昔夏启隐神三年,《易》有「不远而复」,《论》有「不惮改」。诚愿大王揆古察今,深谋远虑,与三事大夫算其长短。臣沐浴先王之遇,又初改政,复受重任,虽知言触龙鳞,阿谀近福,窃感所诵,危而不持。《魏志·文帝纪》注引《魏略》

华佗编辑

  佗,字元化,沛国谯人。沛相陈孝廉,太尉黄琬辟,皆不就。精方药。建安中,司空曹公召视疾,乞归,累呼不至,见杀。

食论编辑

  苦茶久食益意思。《御览》八百六十七

皇甫隆编辑

  隆,建安中方士。见《博物志》。案:《魏志·仓慈传》注引《魏略》:「嘉平中,有安定皇甫隆为敦煌太守,上距建安三十馀年」。未知即其人否也。

上疏对曹公编辑

  臣闻天地之性,惟人为贵。人之所贵,莫贵于生。唐荒无始,劫运无穷,人生其间,忽如电过,每一思此,罔然心热。生不再来,逝不可进,何不抑情养性,以自保惜。今四海垂定,太平之际,又当须展才布德,当由万年;万年无穷,当由修道。道甚易知,但莫能行。臣常闻道人蒯京,已年一百七十八,则甚丁壮,言人当朝朝服食玉泉,琢齿,使人丁壮有颜色,去三虫而坚齿。玉泉者,口中唾也。朝旦未起,早漱津令满口,乃吞之,琢齿三七遍,如此者乃名曰练精。《千金方》八千一。

张松编辑

  松,蜀郡人。为刘璋别驾从事。

与先主及法正书编辑

  今大事垂可立,如何释此去乎?《蜀志·先主传》。

关羽编辑

  羽,字云长,本字长生,河东解人。建安五年,为偏将军,封汉寿亭侯。蜀主定荆州,拜襄阳太守、荡寇将军,寻董督荆州事,进前将军。为吴吕蒙所袭见杀,追谥曰壮缪侯。

与诸葛亮画问马超编辑

  超人才可谁比类?《蜀志·关羽传》。案:侯文可见者,仅此耳。《山西通志》及《尺牍集》载《封还曹操所赐告辞书》。杨慎《古文韵语》、董斯张《广博物志》、凌义渠《湘烟录》载《上玉玺笺》,皆近人拟撰,不录。

封还曹操所赐告辞书编辑

  窃以日在天之上,心在人之内。日在天之上,普照万方;心在人之内,以表丹诚。丹诚者,信义也。某昔受降之日有言曰:「主亡则辅,主存则归。」新受曹公之龙顾,久蒙刘主之恩光,丞相新恩,刘主旧义,恩有所报,义无所断。今之主托,某以之望形立相。觅迹求功,刺颜良于白马,诛文丑于南坡,丞相厚恩,满有所报。每留所赐之物,尽在府库封钅咸。伏望台慈,俯垂鉴照。《尸牍》。案:此后人所依托。

周瑜编辑

  瑜,字公仅,庐江舒人,太尉景从孙。与孙策共定江东,还镇丹阳,授建威中郎将,寻为中护将,领江夏太守,留镇巴丘。以赤壁功拜偏将军,领南郡太守。寻谋取蜀,道卒。案:周瑜、荀为三国佐命元报。余初编入《三国文》,积疑久之。博访通人,定归汉末。汉运终于建安二十五年,瑜卒于十五六年,卒于十七年,鲁肃卒于二十二年,关壮缪、吕蒙卒于二十四年,皆以卒年为断。

疏论刘备编辑

  刘备以枭雄之姿,而有关羽、张飞熊虎之将,必非久屈为人用者。愚谓大计宜徙备置吴,盛为筑宫室,多其美女玩好,以娱其耳目,分此二人,各置一方,使如瑜者得挟与攻战,大事可定也。今猥割土地以资业之,聚此三人,俱在疆场,恐蛟龙得云雨,终非池中物也。《吴志·周瑜传》

疏荐鲁肃编辑

  当今天下,方有事役,是瑜乃心夙夜所忧,愿至尊先虑未然,然后康乐。今既与曹操为敌,刘备近在公安,边境密迩,百姓未附,宜得良将以镇抚之。鲁肃智略足任,乞以代瑜。瑜陨踣之日,所怀尽矣。《吴志·鲁肃传》

疾困与吴主权戕编辑

  瑜以凡才,昔受讨逆殊特之遇,委以腹心,遂荷荣任,统御兵马,志执鞭弭,自效戎行。规定巴蜀,次取襄阳,凭赖灵威,谓若在握。至以不谨,道遇暴疾,昨自医疗,日加无损。人生有死,修短命矣,诚不足惜,但恨微志未不展,不复奉教命耳。方今曹公在北,疆场未静,刘备寄寓,有似养虎,天下之事,未知终始,此朝士旰食之秋,至尊垂虑之日也。鲁肃忠烈,临事不苟,可以代瑜。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傥或可采,瑜死不朽矣。《吴志·鲁肃传》注引《江表传》。裴松之案:「此笺与本传所载,意旨虽同,其辞乖异耳」。

鲁肃编辑

  肃,字子敬,临淮东城人。孙权统事,以为赞军校尉,与周瑜共拒曹公。进奋武校尉,代瑜领兵,拜汉昌太守、偏将军,转横江将军。

遗刘先主书编辑

  庞士元非百里才也,使处治中别驾之任,始当展其骥足耳。《蜀志·庞统传》

答吴主权书编辑

  帝王,之起,皆有驱除,羽不足忌。《吴志·吕蒙传》

呂蒙编辑

  蒙,字子明,汝南富陂人。孙策时,张昭荐为别驾司马。孙权统事,拜平北都尉,进横野中郎将。以赤壁功拜偏将军,领寻阳令。以濡须功拜庐江太守。以合肥功拜左护军虎威将军,寻代鲁肃为汉昌太守。以袭荆州功拜南郡太守,封孱陵侯。

疏请治疾编辑

  羽讨樊而多留备兵,必恐蒙图其后故也。蒙常有病,乞分士众还建业,以治疾为名,羽闻之,必撤备兵尽赴襄阳。大军浮江,昼夜驰上,袭其空虚,则南郡可下,而羽可禽也。《吴志·吕蒙传》

  本東漢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