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晉文/卷一百三十

卷一百三十

范宣编辑

宣字宣子,陈留人,徙居豫章,咸和初,太尉郗鉴引为主簿,诏徵太学博士员外郎,并不就,太元中卒,有《拟周易说》八卷,《礼记音》二卷。

答殷浩问编辑

  殷浩问范宣曰:“‘其士大夫之嫡者,公子之宗道也。’请解其义。”答曰:“其士大夫之嫡者,言上二宗,唯施公子之身;至诸公子有子孙,各祖公子以为别子,各宗其嫡子以为大宗,代代相承,然後乃成别子之後百代不迁之宗者也。所以举其士大夫之嫡者,明公子之子孙,不复宗公子之宗,又嫌庶宗昆弟之子犹复为小宗,故特举嫡以晓之也。凡母弟及庶昆弟所谓庶宗大宗,正论其一代之嫡庶耳。至于各有子之後,长子皆成嫡也。公子之宗道,言公子之宗道成,故重释也。”《通典》七十三

  殷浩问范宣曰:“‘有小宗而无大宗者,有大宗而无小宗者,有无宗亦莫之宗者,公子是也。公子有宗道,公子之公,为其士大夫之庶宗。’请解之。”答曰:“有小宗而无大宗者,谓君之诸弟同庶者,君命庶长为众庶之宗,则名小宗,则服大功九月者是也。有大宗而无小宗者,谓君有同母弟,命以为宗,则群庶昆弟宗之,则名大宗,服齐衰九月者是也。昆弟既亲,又是庶中之正者也。有无宗亦莫之宗者,谓公子唯己而已,则上不敢宗君,下无昆弟宗己者是也。公子有宗道者,《礼》‘诸侯于其非正嫡,一无所服’,则群昆弟亦不敢相服,则无相统领,无相统领则不可不立宗,立宗然後有服耳,故云公子有宗道也。公子之公,公者君也。此立宗君命所制,嫌自相推,故又举公以明之也。为其士大夫之庶宗者,此独说庶宗者,嫌上总谓有小宗而无大宗者为混,故复指解小宗之义,则大宗自然了也。所以统大夫庶宗者,诸侯庶昆弟有为大夫也。所以正举大夫者,所宗庶长或可为士,嫌大夫位尊不相宗,故云为大夫之庶宗以断疑也。”《通典》七十三

  咸康末,殷泉源问天子诸侯臣致仕,服有同异。范宣答云:“夫礼制残缺,天子之典,多不全具,唯国君之礼,往往有之。臣之致仕,则为旧君齐衰三月,天子之臣,则亦然矣。天子之与国君,虽名号差异,至于臣子奉之,与王者无殊矣。何以明之?《公羊传》曰:‘以诸侯逾年称即位。亦知天子之逾年称即位;以天子三年然後称王,亦知诸侯于其封内三年称子。’比例如此,则臣服之制同矣。”《通典》九十

答兄子问四祖迁主礼编辑

  舜庙所祭,皆是庶人,其後世远而毁,不居舜上,不序昭穆。今四君号犹依本,非以功德致礼也。若依虞主之瘗,则犹藏子孙之所,若依夏主之埋,则又非本庙之阶。宜思其变,别筑一室,亲未尽则处宣帝之上,亲尽则无缘下就子孙之列。《宋书·礼志》三

答万蒋问次孙传重编辑

  万蒋问范宣,嫡孙亡无後,次子之後,可得传祖重不,宣答,礼为祖後者三年,不言嫡庶,则通之矣。无後犹取继,况见有孙,而不承之邪?庶孙之异于嫡者,但父不为之三年,祖不为之周,而孙服父祖不得殊也。《通典》八十八

答雷孝清问编辑

  雷孝清问曰:“为祖母持重,既葬而母亡,服制云何?别开门,更立庐不?言称孤孙,为称孤子?”范宣曰:“案礼应服後丧之服。承嫡居诸父之上,一身为两丧之主,无缘更别开门立庐,以失居正之意。至祖母练日,则变除居垩室,事毕反後丧之服。礼无书疏称孤子孤孙之文,今代行之,合于人情。称孤孙,存传重之目,宜卒祖母讫服,然後称孤子。”《通典》九十七

答或问编辑

  或问曰:“曾祖墓、从祖墓毁发,哭制云何?”范宣曰:“礼不见在远,直闻墓发,制唯经见改葬缌。此施臣、子、妻,是承嫡者当依此礼。非嫡有降,但三日哭,从祖一日器可也。”《通典》一百二

难段畅谅ウ议编辑

  范宣曰:“所以知谅ウ为凶庐者,案礼,葬後柱楣,楣则梁也,明葬後居庐,所以为义。”畅曰:“昔武王崩,成王立,周公摄政,明年既葬,周公冠成王而朝于祖,以见诸侯。此天子卒哭除丧之证也。《春秋》在丧,王曰小童,公侯曰子,既葬则无此称。此除服证也。”范宣难曰:“礼,葬後饮食衣服,皆有降杀。设君臣之称,安得不异?”畅曰:“《春秋》文八年秋八月,襄王崩。九年春,毛伯来求金。《传》曰:‘不书王命,未葬也。’”范宣曰:“礼既葬王,政入于国,即君名有渐,非一朝顿除除服之义。多引益惑耳。”畅引僖王崩未再周,惠王享晋、虢失礼,以名位不同,不议丧享,而讥公侯同礼。又享有笾豆之荐,聘则陈币太庙,授玉两楹。此闻乐不乐,食旨不甘,除服证也。范宣曰:“朝聘之礼,国有丧,皆有撤损,不与平同也。《周礼·掌客》职‘宾客有丧,唯刍稍之受’,是明主人设飨是仪,有等级之品,客受刍稍,循情之事,是以往往有享文耳。且或有急尊王室,或有安卫社稷,事出无方,归于时宜,事讫反服,于礼何伤?于啐哜示仪,而信以为食旨,亦其昏矣。”畅引《春秋》僖七年闰月,惠王崩。九年夏,王使宰孔赐齐侯胙,曰“天子有事于文武”。以为王丧再周少五月,而犹事文武,明王者卒哭除丧,即位而祭庙矣,所谓蒸尝于庙也。宣曰:“夫祭祀之礼,有正有变。所以然者,或时有所施,不必一也。祷类祈,岂一道乎?武王出以燎,岂是常郊邪?天地犹然,况宗庙乎?礼不墓祭,而尚祭乎毕。又不于宗庙,而祀在坶室,且礼‘去祧为坛,去坛为单’,而周公请命,告太王以下,而三坛同单,此岂非变礼乎?当襄王之时,逼于王子带,不敢发丧,潜使告于齐。常有忧惧之色,故或为权礼于文武。告请之祀,非其常典,故云有事于文武,而不称袷于宗庙也。能究变正之义,始可与谈《春秋》耳。”《通典》八十

礼二墓论编辑

  《史记》及孔安国说,皆为实录。未生之前,不可以逆责夫子也。既长谒墓,固以识其外矣。但母不告其内,义无强请。然葬宜详,是以问焉。《记》但言不知其墓,非都不知也。所以不应者,欲言非礼,则弟子有忘敬之情;欲言是礼,则墓不须防而固。然言及宅兆,是以流涕耳。防亦防虞,此岂地名。犹《传》言“文公之入也无卫”,非无康叔之国也。《通典》一百三

杜瑗编辑

瑗,咸和中为太常博士。案别有杜瑗,晋未为交州刺史、非即此。

贺乔妻于氏养兄子率为後议案,于氏有表,在後列女文类。编辑

  夫所谓为人後者,有先之名也,言其既没,于以承之耳,非并存之称也。率为乔嗣,则犹吾子,群之平素,言又恻至,其为子道,可谓备矣,而猥欲同之与为人後,伤情弃义,良可悼也。昔赵武之生,济由程婴,婴死之日,武为服丧三年。夫异姓名义,其犹若此,况骨肉之亲,有顾复之恩,而无终始之报!凡于氏所据,皆有明证,议不可夺。《通典》六十九

陈序编辑

序,咸和中为廷尉史。

贺乔妻于氏养兄子率为後议编辑

  《令文》:“无子而养人子以续亡者後,于事役复除无回避者听之,不得过一人。”《令文》:“养人子男,後自有子男,及阉人非亲者,皆别为户。”案乔自有子纂,率应别为户。”《通典》六十九

编辑

谟失其姓,咸和中为丹阳尹。

于氏养兄子率为後议编辑

  案于所陈,虽烦辞博称,并非礼典正义,可谓欲之而必为之辞者也。臣案尚书闓议,言辞清允,折理精练,难于之说,要而合典,上足以重一代之式,愚以为宜如闓议。《通典》六十九

诸葛瑒编辑

瑒,咸康中为庾亮征西参军。

陈诜後妻子为前妻服议编辑

  诜既不能庇其伉俪,又未审李之吉凶,无感离之惨,便欢会纳妻,悖礼伤教,皆此之由。又诜协严迎李,籍注二妻,李亡之日,乃复疑服。若小人无知,不应有疑,及其有疑,明知妻不可二。生乱其名,没疑其服,丧乱以来,有多此比,宜齐之以法。《通典》八十九

虞眕编辑

眕,咸康中为庾亮征西府仓曹参军。

陈诜後妻之子为前妻服议编辑

  庶人两妻,不合典制,财之法则,应以先妇为主,服无所疑。汉时黄司农为蜀郡太守,得所失妇,便为正室,使後妇下之,载在《风俗通》。今虽贵贱不同,犹可依准。《通典》八十九

王群编辑

群为庾亮征西府仓曹参军。

陈诜後妻之子为前妻服议咸康中编辑

  李投身于贼,则名义绝矣辱身污行,丧礼违义,虽有救母之功,宜以路人之恩相报。不可以奉承宗庙,严子不宜以母服之,李子宜以出母居之。《通典》八十九

通谘征西府主及僚き请详断从父姊服编辑

  姑姊妹无主後者,反归服,经虽不及从,设教必自亲始。以经言则宜不降,以记论例在加服。又与此姊同在他邦,无馀亲,情所不忍,准经不降,不亦可乎。《通典》九十八

荀讷编辑

讷为庾亮征西掾,穆帝时为太常博士,领国子祭酒。

驳王群为从父姊反服编辑

  若从姊夫没无子,无主後,反服可也。今已立後,殡葬有主祭,足下制小功之服,方以为後者没,更与本亲之情。寻其始则丧非无主,论其终则五月之末,继以大功之受,于制则情礼已降,于服则非轻重之序。《通典》九十九

忌月议编辑

  案礼,唯云忌日不乐,无忌月之文。所谓忌日,当是子卯。今代所忌,更以周年日数,此事与古不同。《通典》一百

  礼祗有忌日,无忌月语。若有忌月,即有忌时忌岁,并无理据。《通典》一百四十七,升平元年,穆帝纳后,太常礼官荀讷议,又见《旧唐书·王方庆传》注。

开陵太后服议编辑

  如郑玄注,则皇太后不应有服缌。谓今皇太后上奉宗庙,下临朝臣,宜有变礼,不得准之常制。《通典》一百二,永和十二年,领国子祭酒荀讷议。

改葬复虞议编辑

  虞安神之祭,神已在庙,改葬不应复虞,虞则有主。讷谓纯言为当。《通典》一百二,尚书下问,改葬应虞与不,傅纯难,改葬安得虞国子祭酒荀讷以为。

答蔡谟书编辑

  别示并曹主簿书,其中兄在南娶,丧亡已三年,其兄子该等未曾相见,应为服否?《记》云:“生不及祖父母、诸父、昆弟,而父税丧,己则否。”先儒以为父异邦而生己,不及祖在时归见之,故过时则不服也。《记》云不及,而诸儒以为不见,文义各异。然则不及当谓生不及此亲在时也。意谓音问既通,情义已著,虽未相见,礼疑从重,犹税服。《通典》九十八

答刘系之问为殇後者服编辑

  刘系之问荀讷:“《礼·丧服小记》‘为殇後者,服以其服’。案郑玄云:‘言为後者,据承之也。殇无为人父之道,以本亲之服服之。’案礼取後,或可缌麻之亲,或五服之内。若如郑旨,各从本亲,则为殇後者,可有无服之理。殇虽无为人父之道,今既承之,不得不称之为父。称之为父而无服之处丧,即情寻义,无服之理有疑。”讷答曰:“今相承继,在殇者既殁之後,主人近亲,皆以殇服服之,疏族为後,更当斩衰三年,轻重殊驳,非称情立文也。且後大宗,当为祭主,于先人轻降之服,不可久废祭祀,若应重服者,《记》当曰服斩,文约而旨明。今之所服,似非服重也。当以为後之故,本施成人,而不从殇耳。”《通典》八十二

答刘系之问妻已没为妻父母服编辑

  刘系之问荀讷曰:“《礼》云‘母党不二服,亲无二统故也’。以例准,则妻党不二服明矣。然母有亲继之别,又有出有卒,故服外氏有降杀之理。今妻义一也,无继出之殊。今服其党,孰先孰後邪?”讷答曰:“妻党不二服,礼所不载。母党有出有继,情事不同。谓前妻虽卒,终当同穴,今妻配己,理无异前,不以存亡为异也。且礼无其文,当俱有服也。”或以为同于徒从,妻没则不从服。若夫所不服,妾何得于徒从君母之党邪?《通典》九十五

答韩康伯问居所後父丧有本亲丧服编辑

  韩康伯问荀讷云:“有人奉其伯後,服制未除,复有本父丧,当复应还所生,两处作丧位不?若作垩室,今当服斩,先斩以居垩邪?”答曰:“今身有所後重服,未练,虽有所生之丧,无所改易。既练则当服周,布冠帻,首、齐衰。先丧既练,已有垩室,唯当服周以居之耳,不复还本家作丧位。”韩重问:“既为人後,先服重制,岂当有改。然今要当有时还本,哭临其本亲,赴吊不设丧位,情为不安。可于本亲兄弟次作垩室归来处之不?”荀重答:“意谓身有所後重服,当不得复于本兄弟庐次作垩室,归可设哭位而已。”《通典》九十七

答段凝问改葬服编辑

  段凝问,嫡孙居父丧,未练而改葬祖,当何服,又出养子居所生父丧齐衰,改葬合当何服?荀讷云,礼父母丧偕葬,先轻後重,谓便当以重服而葬也。若服重可以临葬,则为人後者,亦当著齐衰耳。礼无的文,此意决耳。《通典》一百二

冯怀编辑

怀,咸康中为太常,加侍中,永和初为护军将军。

请议京兆府君迁主表编辑

  续太庙奉还于西储夹室,谓之为祧,疑亦非礼。今京兆迁入,是为四世远祖,长在太祖之上。昔周室太祖世远,故迁有所归,今晋庙宣皇为主,而四祖居之,是屈祖就孙也。殷袷在上,是代太祖也。《宋书·礼志》三,咸康中,太常冯怀表。

元会敬司徒议编辑

  天子修礼,莫盛于辟雍,当尔之日,犹拜三老,况今先帝师傅,谓宜尽敬。《晋书·荀奕传》

京兆府君迁主议编辑

  礼,无庙者,为坛以祭,可别立室藏之,至殷,则祭于坛也。《宋书·礼志》三,永和二年。

答或问内外兄弟编辑

  或问冯怀曰:“甲之母,乙之姑;乙之母,甲之姑也。代称姑子为外兄弟,舅子为内兄弟,此亦郑君所言。然甲乙之母俱姑也,父俱舅也,内外既同,亲疏无异。若甲以姑子称乙,乙以舅子称甲,则事同名异,于理不通。若相称之辞同,则名例为乖。”怀封曰:“《礼》,公子之外兄弟者,外祖父母也。《左氏传》曰:‘声伯以其外弟为大夫。’所谓外弟,盖管于奚之子,声伯同母异父之弟也。声伯谓之外弟,复谓声伯为外兄,然则异姓之亲,通谓之外,不必谓吾外者,吾谓之内也。今称舅子为内兄弟,末俗所云,非典言也。郑玄还举俗言以喻俗人,故称焉,亦非正名矣。依《礼》据《传》,甲乙相称,宜通曰外。”《通典》六十八

答或问从舅是族外弟相称编辑

  或问冯怀曰:“景之母,丁之从祖姊也;丁之母,景之族姑也。丙年长于丁。若从父族为亲,则景以丁为族外弟,而丁以景为从甥;若从母族,则景以丁为从舅,而丁以景为族内兄,名体乖谬,尊卑无序。若景以父族称丁,丁以母族称景,则例不通。将若之何?”怀答曰:“闻诸前训,名者人之纲,故‘夫属于父道,其妻为母;夫属于子道,其妻为妇。’今则舅是母班,而兄弟是己列,故不敢以己之列,废母之班矣。谓景宜执从舅之礼。”《通典》六十八

翟铿编辑

铿,咸康中为庾翼安西掾。

甘露启编辑

  甘露降学堂柳树,与吏共尝,味极甜,宜表贺。《艺文类聚》九十八

谢诠编辑

诠,咸康中太学博士。

刘昙父与府主同名求解职议编辑

  案礼,诸侯讳祖与父,大夫士井讳伯父母及姑。又父,子之所天,尊无以比,宜听解职。《通典》一百四,右将军王遐司马刘昙,父名遐求解职事,博士谢诠议。

答东海国臣刺问为皇后服编辑

  恭皇后崩,时东海国臣弘据刺问礼官。太学博士谢诠案:“《仪礼》,诸侯之大夫为周王む衰,至葬除,有正文。《传》曰:‘诸侯之大夫,时接见于天子也。’至于周王后崩,无丧服之制。周王天下父,周后天下母,诸侯大夫宜服む衰,称情为得。”《通典》八一

  又刺问云:“昔元、明二帝崩时,朝臣皆服斩衰,诸国臣む衰七月。今朝臣既为皇后齐周,则国臣宜有差降,不得亦む衰也。”谢诠答曰:“む衰止于七月,故无降,错综记例,亦谓应有服,正疑于无降耳。案伯叔母与伯叔父,恩义有深浅,而服亦同齐。曾祖与宗子母、妻,服无差降。推此,则何必皆降乎,将以取节于既葬,故无等邪?”《通典》同上

许乾编辑

一作,咸康中太学博士。

刘昙父与府主同名求解职议编辑

  案礼,君子不夺人亲。故孝经云,资父以事君,而敬同。是以为尊者讳,为亲者讳。昙自别父与将军同名,圣朝垂恩,不许昙解,可使换官。《通典》一百四

  本晉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