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晉文/卷一百三十九

卷一百三十九

郭元祖编辑

元祖,爵里未详,有《列仙传赞》二卷。

列仙传赞编辑

  赞曰,易称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然後有人民,有人民,然後有生死,生死之义著明矣。盖万物施张,浑尔而就,亦无所不备焉。神矣妙矣。精矣微矣。其事不可得一一论也。圣人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日月运行,四时分治,五星受制于太微,监无道之国,吉凶预见,以戒王者,动静言语,应效相通,有自来矣。夫然,虽不言其变化云为,不可谓之无也。周书序,桑乔问涓子曰,有死亡而复云有神仙者,事两成邪?涓子曰,言固可两有耳。孝经援神契言不过天地造灵洞虚,犹立五岳,设三台,阳精主外,阴精主内,精气上下,经纬人物,道治非一。若夫草木,皆春生秋落必矣。而木有松柏檀之伦百八十馀种,草有芝英萍实灵沼黄精白符竹た戒火长生不死者万数,盛冬之时,经霜历雪,蔚而不凋,见斯其类也。何怪于有仙邪?余尝得秦大夫阮仓撰仙图,自六代迄今,有七百馀人,始皇好游仙之事,庶几有获,故方士雾集,祈祀弥布,殆必因迹托虚,寄空为实,不可信用也。若周公黄录,记太白下为王公,然岁星变为甯寿公等,所见非一家,圣人所以不开其事者,以其无常然虽有时著,盖道不可弃,距而闭之,尚贞正也。而论语云,怪力乱神。其微旨可知矣。

赤松子编辑

  眇眇赤松,飘飘少女。接手翻飞,冷然双举。纵身长风,俄翼元圃。妙达巽坎,作范司雨。

甯封子编辑

  奇矣封子,妙禀自然。铄质洪炉,畅气五烟。遗骨灰烬,寄坟甯山,人睹其迹,恶识其元。

马师皇编辑

  师皇典马,厩无残肥驷。精感群龙,术兼殊类。灵虬报德,弥鳞衔辔。振跃天汉,粲有遗蔚。

赤将子舆编辑

  蒸民粒食,孰享遐祚?子舆拔俗,餐葩饮露。托身风雨,邈然矫步。云中可游,性命可度。

黄帝编辑

  神圣渊玄,邈哉帝皇。暂莅万物,冠名百王。化周六合,数通无方。假葬侨山,超升昊苍。

编辑

  饵松,体逸眸方。足蹑鸾凤,走超腾骧。遗赠尧门,贻此神方。尽性可辞,中智宜将。

容成公编辑

  容成,专气致柔。得一在昔,含光独游。道贯黄庭,伯阳仰俦。玄牝之门,庶几可求。

方回编辑

  方回颐生,隐身五柞。咀嚼云英,栖身隙漠。却闭幽室,重关自廓。印改掩封,终焉不落。

老子编辑

  老子无为,而无不为。道一生死,迹入灵奇,塞兑内镜,冥神绝涯。德合元气,寿同两仪。器案,《初学记》二十三引孙绰《列仙传·老子赞》,李老无为,而■不■道一起死,遗迹又灵奇。塞关内境,冥神绝涯。永合元气,长契长仪。与此仅有八字出入,旧郭氏据孙绰文而点■之。

关令尹编辑

  尹喜抱关,含德为务。挹漱日华,仰玩玄度。侯气真人,介焉独悟。俱济流沙,同归妙趣。

涓子编辑

  涓老饵术,享兹遐纪。九仙既传,三才乃理。赤鲤投符,风云是使。拊琴幽岩,高栖遐峙。

吕尚编辑

  吕尚隐钓,瑞得鳞。通梦西伯,同乘入臣。沈谋籍世,芝髓炼身。远代所称,美哉天人。

啸父编辑

  啸父驻形,年衰不迈。梁母遇之,历虚启会。丹火翼辉,紫烟成盖。眇企升云,抑绝华泰。

师门编辑

  师门使火,赫炎其势。乃豢虬龙,潜灵隐惠。夏王虐之,神存质毙。风雨既降,肃尔高逝。

务光编辑

  务光自仁,服食养真。冥游方外,独步常均。武丁虽高,让位不臣。负石自沈,虚无其身。

仇生编辑

  异哉仇生。靡究其向。治身事君,老而更壮。灼灼容颜,怡怡德量。武王祠之,北山之上。

彭祖编辑

  遐哉硕仙,时惟彭祖。道与化新,绵绵历古。隐沦玄室,灵著风雨。二虎啸时,莫我猜侮。

邛疏编辑

  八珍促寿,五石延生。邛疏得之,练髓饵精。人以百年,行迈身轻。寝息中岳,游步仙庭。

介子推编辑

  王光沈默,享年遐久。出翼霸君,处契玄友。推禄让勤,何求何取。遁影介山,浪迹海右。

马丹编辑

  马丹官晋,与时污隆。事文去献,显没不穷。密网将设,从礼迅风。杳然独上,绝迹玄宫。

平常生编辑

  谷城妙匹,谲达奇逸。出生入死,不恒其质。玄化忘形,贵贱奚恤。质除尘污,终腾云室。

陆通编辑

  接舆乐道,养性潜辉。见讽尼父,谕以凤衰。纳气以和,存心以微。高步灵岳,长啸峨嵋。

葛由编辑

  木可为羊,羊亦可灵。灵在葛由,一致无经。爰陟崇绥,舒翼扬声。知术者仙,得桃者荣。

江妃二女编辑

  灵妃艳逸,时见江湄。丽服微步,流盼生姿。交甫遇之,凭情言私。鸣佩虚掷,绝影焉追。

范蠡编辑

  范蠡御桂,心虚志远。受业师望,载潜载惋。龙见越乡,功遂身返。屣脱千金,与道舒卷。

琴高编辑

  琴高晏晏,司乐宋宫。离世孤逸,浮沈涿中。出跃鳞,入藻清冲。是任水解,其乐无穷。

寇先编辑

  寇先惜道,术不虚传。景公戮之,尸解神迁。历载五十,抚琴来旋。夷俟宋门,畅意五弦。

王子乔编辑

  妙哉王子,神游气爽。笙歌伊洛,拟音凤响。浮丘感应,接手俱上。挥策青崖,假翰独往。

幼伯子编辑

  周客戢容,泯迹泥蟠。夏服重纩,冬振轻纨。作不背本,义不独安。乃眷周氏,其艰难。

安期先生编辑

  寥寥安期,虚质高清。乘光适性,保气延生。聊悟秦始,遗宝阜亭。将游蓬莱,绝影清泠。

桂父编辑

  伟哉桂父,挺直遐畿。灵葵内润,丹桂外绥。怡怡柔颜,代代同辉。道播东南,奕世莫违。

瑕丘仲编辑

  瑕丘通玄,谪脱其迹。人死亦死,泛焉言惜。遨步观化,岂劳胡驿。苟不睹本,谁知其谪。

酒客编辑

  酒客萧纟卒,寄沽梁肆。何以标异,醇醴殊味。屈身佐时,民用不匮。解绂晨征,莫知所萃。

任光编辑

  上蔡任光,能练神丹。年涉期颐,晔尔朱颜。顷适赵子,纵任所安。升轨柏梯,高飞云端。

萧史编辑

  萧史妙吹,凤雀舞庭。嬴氏好合,乃习凤声。遂攀凤翼,参耄高冥。女祠寄想,遗音载清。

祝鸡翁编辑

  人禽虽殊,道固相关。祝翁傍通,牧鸡寄。育鳞道洽,栖鸡树端。物之致化,施而不刊。

朱仲编辑

  朱仲无欲,聊寄贾商。俯窥骊龙,扪此夜光。发迹会稽,曜奇咸阳。施而不德,历世弥彰。

修羊公编辑

  卓矣修羊,韬奇含灵。枕石大华,餐茹黄精。汉礼虽隆,道非所经。应变多质,忽尔隐形。

稷丘君编辑

  稷丘洞彻,修道灵山。练形濯质,变白还年。汉武行幸,携琴来延。戒以升陟,逆睹未然。

崔文子编辑

  崔子得道,术兼秘奥。气疠降丧,仁心攸悼。朱幡电麾,神药捷到。一时获全,永世作效。

赤须子编辑

  赤须去丰,爰憩吴山。三乐并御,朽貌再鲜。空往师之,而无使延。顾问小智,岂识臣年。

东方朔编辑

  东方奇达,混同时俗。一龙一蛇,岂豫荣辱。高韵冲霄,不羁不束。沈迹五湖,腾影畅谷。

钩翼夫人编辑

  婉婉弱媛,庙符授钩。诞育嘉嗣,皇祚惟休。武之不达,背德致仇。委身受戮,尸灭芳流。

犊子编辑

  犊子山栖,采松饵苓。妙气充内,变白易形。阳氏奇表,数合理冥。乃控灵犊,倏若电征。

骑龙鸣编辑

  骑鸣养龙,结庐虚池。专至俟化,乘云骖螭。纡辔故乡,告以速移。洞镜灾祥,情眷不离。

主柱编辑

  主柱同窥,道士精彻。玄感通山,丹沙出穴。荧荧流丹,飘飘飞雪。宕长悟之,终然同悦。

园客编辑

  美哉园客,颜晔朝华。仰吸玄精,俯捋五葩。馥馥芳卉,采采文蛾。淑女宵降,配德升遐。

鹿皮公编辑

  皮公兴思,妙巧缠绵。飞阁悬趣,上挹神泉。肃肃清庙,二间。可以闲处,可以永年。

昌容编辑

  殷女忘荣,曾无遗恋。怡我柔颜,改华标茜。心与化迁,日与气练。坐卧奇货,惠及孤贱。

溪父编辑

  溪父何故,欲在幽谷。下临青涧,上翳委蓐。仙客舍之,导以秘。形绝埃盍,心在旧俗。

山图编辑

  山图抱患,因毁致全。受气使身,药轻命延。写哀坟柏,天爱犹缠。数周高举,永绝俗缘。

谷春编辑

  谷春既死,停尸犹温。棺阖五稔,端委于门。顾视空柩,形逝衣存。留轨太白,纳气玄根。

阴生编辑

  阴生乞儿,人厌其黩。识真者稀,累见囚辱。淮阴忘吝,况我仙属。恶肆殃及,自灾其屋。

毛女编辑

  婉娈玉姜,与时遁逸。真人授方,餐松秀实。因败获成,延命深吉。得意岩岫,寄欢琴瑟。

子英编辑

  子英乐水,游捕为职。灵鳞来赴,有炜厥色。养之长之,挺角傅翼。遂驾云螭,超步大极。

服闾编辑

  服闾游祠,三仙是使。假寝须臾,忽超千里。纳宝毁形,未足多耻。攀龙附凤,逍遥终始。

文宾编辑

  文宾养生,纳气玄虚。松菊代御,练质鲜肤。故妻好道,拜泣踟蹰。引过告术,延龄百馀。

商丘子胥编辑

  商丘幽栖,韫椟妙术。渴饮寒泉,饥茹蒲术。吹竽牧豕,卓荦奇出。道足无求,乐兹永日。

子主编辑

  子主挺年,理有所资。甯主祠秀,拊琴龙眉。以道相符,当与讼微。匡事竭力,问昭我师。

陶安公编辑

  安公纵火,紫炎洞熙。翩翩朱雀,衔信告时。奕奕朱虬,蜿然赴期。倾城仰觌,回首顾辞。

赤斧编辑

  赤斧颐真,发秀戎巴。寓迹神祠,Е练丹沙。发虽朱蕤,颜晔丹葩。采药灵山,观化南遐。

呼子先编辑

  三灵潜感,应若符契。方驾茅狗,蜿尔龙逝。参登太华,自称应世。事君不端,会之有惠。

负局先生编辑

  负局神端,披褐含秀。术兼和鹊,心托宇宙。引彼莱泉,灌此绝岫。欲返蓬山,以齐天寿。

朱璜编辑

  朱璜寝瘕,福祚相迎。真人投药,三尸俱灵。心虚神莹,腾赞幽冥。毛发黑,超然长生。

黄阮丘编辑

  葱霭岩岭,实栖若人。被裘散发,轻步绝伦。含道养生,妙观通神。发验朱璜,告遍下民。

女丸编辑

  玄素有要,近取诸身。彭聃得之,五卷以陈。女丸蕴妙,仙客来臻。倾书开引,双飞绝尘。

陵阳子明编辑

  陵阳垂钓,白龙衔钩。终获瑞鱼,灵术是修。五石溉水,腾山乘虬。子安果没,鸣鹤何求。

邗子编辑

  邗子寻犬,宕人仙穴。馆阁峨峨,青松列列。受符传药,往来交结。遂栖灵岑,音响昭彻。

木羽编辑

  司命挺灵,产母震惊。乃要报了,契定未成。道足三五,轻驷宵迎。终然报德,久乃遐龄。

玄俗编辑

  质虚影灭,时惟玄俗。布德神丸,乃寄鹿赎。道发河间,亲宠方渥。腾龙不制,超然绝足。道藏本《列仙传》

  本晉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