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晉文/卷一百三十八

卷一百三十八

苏彦编辑

彦,孝武时为北中郎参军,有苏子七卷,集十卷。

芙渠赋编辑

  伟芙蓉之菡萏,炜烨之丹花。舒红采于绿沼,映的于朱霞。《艺文类聚》八十二

浮萍赋编辑

  余尝泛舟游观,鼓楫川湖。睹浮萍之飘浪,乃触水而自居。体任适以应会,亦随遇而靡拘。伊弱卉之无心,合至理之冥符。《艺文类聚》八十二

秋夜长编辑

  晨晖电流以西逝,闲宵漫漫其未央。牛女隔河以延伫,列宿双景以相望。轻云飘霏以笼朗,素月披曜而舒光。时禽鸣于庭柳,节虫吟于户堂。零叶纷其交萃,落英飒以散芳。睹迁化之遒迈,悲荣枯之靡常。贞松隆冬以擢秀,金菊吐翘以凌霜。《艺文类聚》二

鹅诗序编辑

  时暂出郡,忽闻鹅鸣,声甚哀急,乃云野人所致,外吏规为方便,以俟送客,闻之怅然。又感庄生善鸣之雁,若其无音,将充疱厨,岂得放任,矫翮笼樊。《艺文类聚》九十一

舜华诗序编辑

  其为花也。色甚鲜丽,迎晨而荣,日中则衰,至夕而零,庄周载朝菌不知晦朔,况此朝不及夕者乎?苟映采于一朝,颍于当时,焉识夭寿之所在哉?余既玩其葩,而叹其荣不终日。《艺文类聚》八十九

女贞颂序编辑

  昔东阿王作杨柳颂,辞义慷慨,旨在其中。余今为女贞颂,虽事异于往作,盖亦以厉冶容之风也。女贞之树,一名冬生,负霜葱翠,振柯凌风,故清士钦其质,而贞女慕其名,或树之于云堂,或植之于阶庭。《艺文类聚》八十九

语箴编辑

  孔子曰,余欲无言。又曰,天何言哉?赫胥之世,大庭之治。玄风陶鼓,率直放志。熙熙群动,无欲无事。逮于三季,奔竞兹彰。雷动风骇,飞辩云翔。战国纷扰,争霸称强。尔乃游说纵横,骋技时王。衔刃怀毒,吐膏示芳。利动春露,害重冬霜。四纪若驰,七都翦亡。爰兹末俗,扇风簸。先意承旨,原情察乡。摈尔笾豆,和乐且康。《艺文类聚》十九

隐几铭编辑

  良匠造器,妙巧应规,俯仰灼照,商略神奇,假物兴思,须以忘疲。《北堂书钞》一百三十三

邛竹杖铭编辑

  安不忘危,任在所杖。秀矣云材,劲直条畅。节高质贞,霜雪弥亮。圆以应物,直以居当。妙巧无功,奇不待匠。君子是扶,逍遥神王。《艺文类聚》六十九,又略见《书钞》一百三十三。

楠榴枕铭编辑

  珍木之奇,文郁理鲜。廉棱方正,密滑贞坚。朝景西翳,夕舒映天。书倦接引,酣乐流连。继以高咏,研精上玄。颐神靖魄,须以宁眠。《艺文类聚》七十,《御览》七百七。

柏枕铭编辑

  寝贵无想,气和体平。御心以道,闲邪以诚。色空无著,故能忘情。《北堂书钞》一百三十四,《艺文类聚》七十。

苏子编辑

  谨案,《隋志》道家,梁有《苏子》七卷,晋北中郎参军苏彦撰,亡。旧新《唐志》皆七卷,宋不著录。盖唐末复亡,群书引见尚多,绎其词,誉商、韩而诋孟子,亦各言其志也。然而误矣。《汉志》纵横家,别有《苏子》三十一篇,苏秦撰,王伯厚谓即鬼谷子,未审信否。近有为《鬼谷子》篇目考者,采《御览》等书,所引苏子三条,指为苏秦,则尤误。嘉庆丁丑岁冬十月。

  夫人生一世,若朝露之托于桐叶耳,其与几何?《後汉·王符传》注,《艺文类聚》八十八,《初学记》二,六帖二,《御览》十二,《岁华纪丽》三。

  微生与妇人期,不来,水至,抱桥柱而死。《艺文类聚》九引苏子,案苏秦语燕王有此,见战国策及史记,疑非苏彦,姑录之。

  南渠马脑,出于荒外,今冀州之土,曾未得其奇也。《艺文类聚》八十四“土”一作“士”。

  兰以芳自烧,膏以肥自炳,翠以羽殃身,奉以珠破体。是以公孙贺得丞相而涕泣,而知满之有毁,朝之有莫也。《北堂书钞》九十九,《御览》九百八十三。

  行务应规,步虑投矩。《文选·陆机·长安有狭邪行注》

  蜀郡邓公,呼吸成雾。《初学记》二,《御览》十五。

  天子坐九重之内,树塞其门,旒以翳明,衡以隐听,鸾以抑驰。《御览》七十六。器案此文见淮南子主术篇。

  夫带方寸之印,拖一作“施”丈八之组,载貂之尾,建千丈之城,游五里之衢,走卒警<走毕>,叫呼而行,此诸侯之所谓荣华,时一作“世”俗之所谓富贵也。《御览》四百七十,又九百二十四。

  不食八珍,何以知味之奇,不为文学,何以知世之资。《御览》六百七

  立君臣,设尊卑,杜将渐,防未萌,莫过乎礼。哀王道,伤时政,莫过乎诗。导阴阳,示悔吝,莫过乎易。明善恶,著废兴,吐辞令,莫过乎春秋。量远近,赋九州,莫过乎尚书。和人情,动风俗,莫过乎乐。治刑名,审法术,莫过乎商韩。载百王,纪治乱,莫过乎史汉。孟轲之徒,溷淆其间,世人见其才易登,其意易过,于是家著一书,人书一法,雅人君子,投笔砚而高视。《御览》六百八

  房丽者,赵之贤人,立东门之外,有行商车辖亡,丽告之,不悟,复更告,商人怒曰,吾辖自亡,何须汝告。惠加于己,而反怒之,吾欲比之草木,草木有心矣。《御览》七百七十三

  象以牙丧身,不能去其白。薰以芳自烧,不能去其香。《御览》九百八十三

张湛编辑

湛字处度,孝武时中书侍郎,累迁光禄勋,有《列子注》八卷。案元魏亦有张湛,字子然,敦煌人,崔浩荐为中书侍郎,非即其人。

嘲范甯编辑

  古方,宋阳里子少得其术,以授鲁东门伯,鲁东门伯以授左丘明,遂世世相传。及汉杜子夏、郑康成、魏高堂隆、晋左太冲,凡此诸贤,并有目疾,得此方云:用损读书一,减思虑二,专内视三,简外观四,旦晚起五,夜早眠六。凡六物熬以神火,下以气,蕴于胸中七日,然後纳诸方寸。修之一时,近能数其目睫,远视尺捶之馀。长服不已,洞见墙壁之外。非但明目,乃亦延年。《晋书·范甯传》,甯常患目痛,就中书侍郎张湛求方,湛因嘲之。

列子注序编辑

  湛闻之先父曰,吾先君与刘正舆傅颖根。傅咸子敷,字颖根,王粲从孙宏,字正宗,见《晋书·良吏传》。皆王氏之甥也。并少游外家。舅始周,始周从兄正宗辅嗣,皆好集文籍,先并得仲宣家书,几将万卷。傅氏亦世为学门。三君总角,竞录奇书。及长,遭永嘉之乱,与颖根同避难南行,车重,各称力并有所载。而寇虏弥盛,前途尚远,张谓傅曰,今将不能尽全所载。且共料简世所希有者,各各保录,令无遗弃。颖根于是唯赍其祖玄父咸子集。先君所录书中有列子八篇。及至江南,仅有存者。列子唯馀杨朱说符目录三卷。比乱,正舆为扬州刺史,先来过江,复在其家得四卷。寻从辅嗣女婿赵季子家得六卷。参校有无,始得全备。其书大略,明群有以至虚为宗,万品以终灭为验;神惠以凝寂常全,想念以著物自丧;生觉与化梦等情,巨细不限一域;穷达无假智力,治身贵于肆任;顺性则所之皆适,水火可蹈;忘怀则无幽不照。此其旨也。然所明往往与佛经相参,大归同于老庄。属辞引类,特与庄子相似。庄子、慎到、韩非、尸子、淮南子玄示旨归,多称其言,遂注之云尔。《列子》道藏本

张璠编辑

璠,安定人,为秘书郎,参著作,有《周易集解》十二卷,《後汉纪》三十卷。

後汉纪论蔡邕为朱穆谥编辑

  夫谥者,上之所赠,非下之所造。颜冉至德,不闻有谥。蔡朱二子,各以衰代臧否不立,故私谥也。《御览》五百六十二

论张松法正编辑

  刘璋愚弱,而守善言,斯亦宋襄公徐偃王之徒,未为无道之主也。张松法正,虽君臣之义不正,然固已委名附质,进不显陈事势,若韩嵩刘光之说刘表,退不告绝奔亡,若陈平韩信之去项羽,而两端携贰,为谋不忠,罪之次也。《蜀志·刘璋传》注

易集解序编辑

  蜜蜂以兼采为味。《书钞》一百四十七引易注序

  依向秀本。《经典释文》叙录

沈寂编辑

寂,吴兴武康人,太元中为博士,累迁至光禄勋。

皇子庙议编辑

  皇子依如大夫礼,应立後,宜先告,权为行庙,告,于礼无文。准先立庙告嗣,而後迎继嗣之身。案《礼》,君薨嗣子生,太祝裨冕告于殡。既葬嗣子生,祝告于祢,明夫宗庙者,神灵之所宅,是以存亡吉凶必先告于庙,古今不革之制,三代不易之典。岂有兴灭继绝,传祀百代,而诬亡者之灵,疑告生之义邪?缘情依礼,谓宜先告于灵,後迎于子。《通典》四十七,太元六年,博士沈寂议。

江熙编辑

熙字太和,济阳人,为兖州别驾,有《毛诗注》二十卷。

皇子庙议编辑

  《谷梁传》云“公子之重,视大夫”,则王子一例也。请皇子庙祭,用大夫礼,三庙。牲用少牢。若继嗣之身未准大夫,祭用士礼,宜权立行庙,告嗣,而後迎继嗣之身。《通典》四十七,太元八年。

又议编辑

  皇子虽有庙,然无子不立庙,故诏使立後,尝之祀,称“皇帝有命,命某继嗣”。《通典》四十七

难范甯编辑

  往因礼亲,反因礼疏,何嫌顿尽乎?未若相遗于江湖,既还宜各反服也。《通典》九十六,范甯云,甲无子,取乙为後,甲晚自生子,乙归本家,後甲终,必当有服,江熙难。

庾弘之编辑

弘之,太元中为太学博士。

朝臣上礼太子议编辑

  案武帝咸宁中,诸王新拜,有司近臣诸王公主上礼。今皇太子国之储副,既已崇建,普天同庆,谓宜上礼奉贺。《通典》七十,太元十二年,台符问,皇太子既拜朝臣奉贺,应上礼否?太学博士庾弘之议。

优遇陈留王议编辑

  陈留王前代之後,遇以上宾之礼。皇太子虽国之储副,在人臣之位,今谓班次宜在王下。《通典》七十四,太元十二年

庾睿编辑

睿为荆州别驾。

答殷仲堪问编辑

  荆州刺史殷仲堪问:“礼文如是,此指释有缌麻服而犹得祭者也?当不普言新丧之亲于所祭者邪?”别驾庾睿、功曹滕忄炎,主簿刘恬答曰:“寻礼文,当是指明有缌服可以祭耳,不以新丧之亲于所祭者有服为疑。今世中传重者,而有从祖小功之服,服既除,恐不得以二祖服近而不祭也。”《通典》五十二

孙耆之编辑

耆之,爵里未详。

明堂议编辑

  郊以配天,故配之以后稷,明堂祀帝,故配之以文王。由斯言之,郊为皇天之位,明堂为上帝之庙。故徐邈以配之为言,必有神主,郊为天坛,则明堂非文庙矣。《通典》四十四,太元十三年

徐乾编辑

乾,太元中太学博士,安帝时进给事中,有《谷梁传注》十二卷,集二十一卷。

褚爽表称太子名议编辑

  礼记曰,夫人之讳,虽质君之前,臣不讳也。案夫人国之小君,君之一体,太子之母也。而尚不讳,则太子何嫌乎?又礼,君前臣名,父前子名。又周公告父,皆称武王名,益可明矣。《通典》一百四,太元十九年,义兴太守褚爽上表,称太子名,下太学议,徐乾议,案《御览》五百六十二引语林作徐邈,误。

殷祭议编辑

  三年一,五年一,经传记籍,不见补殷之文。《宋书·礼志三》,义熙二年,《通典》四十九,作元兴三年。

李辽编辑

辽,清河人,太元中行北鲁县令。

上表请修孔庙编辑

  臣闻教者,治化之本,人伦之始,所以诱达群方,进德兴仁,譬诸土石,陶冶成器,虽复百王殊礼,质文参差,至于斯道,其用不爽。自中华湮没,阙里荒毁,先王之泽寝,圣贤之风绝。自此迄今,将及百年,造化有灵,否终以泰,河、济夷徙,海、岱清通,黎庶蒙苏,凫藻奋化。而典训弗敷,《雅》、《颂》寂蔑,久凋之俗,大弊未改,非演迪斯文,缉熙宏猷,将何以光赞时邕,克隆盛化哉。事有如赊而急,实此之谓也。亡父先臣回,绥集邦邑,归诚本朝。以太元十年,遣臣奉表。路经阙里,过觐孔庙,庭宇倾顿,轨式颓弛,万世宗匠,忽焉沦废,仰瞻俯慨,不觉涕流。既达京辇,表求兴复圣祀,修建讲学。至十四年十一月十七日,奉被明诏,采臣鄙议,敕下兖州鲁郡,准旧营饰。故尚书令谢石令臣所须列上,又出家布,薄助兴立。故镇北将军谯王恬版臣行北鲁县令,赐许供遣。二臣薨徂,成规不遂,陛下体唐尧文思之美,访宣尼善诱之勤,矜荒馀之凋昧,愍声教之未浃。愚谓可重符兖州刺史,遂成旧庙,蠲复数户,以供扫洒;并赐给《六经》,讲立庠序,延请宿学,广集後进,使油然人道,发剖琢之功。运仁义以征伐,敷道德以服远,何招而不怀,何柔而不从。所为者微,所弘甚大。臣自致身辇毂,于今八稔,违亲转积,夙夜匪宁。振武将军何澹之今震三齐,臣当随反。裴回天邑,感恋罔极。乞臣表付外参议。《宋书·礼志一》

许荣编辑

荣,会稽人,太元中为左卫领营将军。

上疏陈五违编辑

  今台府局吏,直卫武官及仆隶婢儿取母之姓者,本臧获之徒,无乡邑品第,皆得命议,用为郡守县令,并带职在内,委事于小吏手中;僧尼乳母,竞进亲党,又受货赂,辄临官领众。无卫霍之才,而比方古人,为患一也。臣闻佛者清远玄虚之神,以五诫为教,绝酒不淫。而今之奉者,秽慢阿尼,酒色是耽,其违二矣。夫致人于死,未必手刃害之。若政教不均,暴滥无罪,必夭天命,其违三矣。盗者未必躬窃人财,江乙母失布,罪由令尹。今禁令不明,劫盗公行,其违四矣。在上化下,必信为本。昔年下书,敕使尽规,而众议兼集,无所采用,其违五矣。尼僧成群,依傍法服。五诫粗法,尚不能遵,况精妙乎?而流惑之徒,竞加敬事,又侵渔百姓,取财为惠,亦未合布施之道也。《晋书·会稽王道子传》

谢敷编辑

敷字庆绪,会稽人,镇军郗召为主簿,台徵博士,皆不就。

答郄敬舆书编辑

  至理深玄,非言象所喻也。《文选·褚渊碑》

安般守意经序编辑

  夫意也者,众苦之萌基,背正之元本,荒迷放荡,浪逸无涯,若狂夫之无所丽;爱恶充心,耽昏无节,若夷狄之无君。微矣哉!即之无像,寻之无朕,则豪末不足以喻其细。迅矣哉!偾乔惚悦,句匝宇宙,则奔电不足比其速。是以弹指之间,九百六十转,一日一夕十三亿想念,必响报成生死裁句有脱误。一身所种,滋蔓弥劫,凡在三界,倒见之徒,溺丧渊流,莫能自反,正觉慈愍,开示慧路,防其终凶之源渐,塞忿欲之微兆,为启安般之要径,泯生灭以冥寂,伸道品以养恬,建十慧以入微,絷九神之逸足,防七识之洪流,故曰守意也。若乃制伏粗垢,拂划漏结者,亦有望见贸乐之士,闭色声于视听,遏尘想以禅寂,乘静泊之祯祥,纳色天之嘉祚。然正志荒于华乐,昔习没于交逸,福田矜执而日零,毒根迭兴而罪袭,是以轮回五趣,亿劫难拔,婴罗欲网,有剧深牢,由于无慧乐定,不惟道门使其然也。至于乘慧入禅,亦有三辈,或畏苦灭色,乐宿泥洹,志存自济,不务兼利者,为无著乘。或仰希妙相,仍有遣无,不建大悲,练尽缘缚者,则号缘觉。菩萨者,深达有本,畅因缘无。达本者有,有自空畅无者因缘常寂。自空,故不出有以入无;常寂,故不尽缘以归空。住理而有非所缚,非缚故无无所脱。苟厝心领要,触有悟理者,则不假外以静内,不因禅而成慧,故曰阿惟越致不随四禅也。若欲尘翳心,慧不常立者,乃假以安般,息其弛想,犹农夫之净地,明镜之莹划矣。然则耘耨不以为地,地净而种滋。莹划非以为镜,镜净而照明。故开士行禅,非为守寂,在游心于玄冥矣。肇自发心,悲盟弘普,秉权积德,忘期安众,众虽济而莫脱,将废知而去筌矣。是谓菩萨,不灭想取证也。此三乘虽同假禅静,至于建志厥初,各有攸归,故学者宜恢心宏模,植栽于始也。汉之季世,有舍家开士安清,字世高,安息国王之太子也。审荣辱之浮寄,齐死生乎一贯,遂脱屣于万乘,抱玄德而游化,演道教以发蒙,表神变以源之。于时俊归宗,释华崇实者,若禽兽之从麟凤,麟介之赴虬蔡矣。又博综殊俗,善众国音,传授斯经,变为晋文,其所译出,百馀万言,扌突畅幽赜,渊玄难测,此安般典,其文虽约,义关众经,自浅至精,众行具举,学之先要,孰逾者乎。行者欲凝神反朴,道济无外,而不循斯法者,何异刖夫之陟太山,无翅而图升虚乎?释迦如来,妙慧足于曩劫,历无数以潜化,至于众生运会,圆满告成,而犹现行六年,以为教端者,诚以镇一纷邪?莫尚兹也。由是而观,可不务欤。敷染习沈冥,积罪历劫,生与佛乖,弗睹神化,虽以微祚,得禀遗典,而情想繁芜,道根未固,仰欣圣轨,未一暂履,夕惕战惧,焉如捣。是以诚心讽习,以锺识习,每遭明睿,辄咨疑滞,然冥宗己远,义训小殊,乃采集英彦,戢而载焉。虽粗闻大要,未悟者众,于是复率愚思,推检诸数,寻求明证,遂相继续,撰为注义,并抄撮大安般修行诸经,事相应者,引而合之,或以隐显相从,差简搜寻之烦。经道弘深,既非愚浅所能裁衷,又辞意鄙拙,万不畅一,祗增理秽,敢云足以阐融妙旨乎。实欲私记所识,以备遗忘而已耳。傥有览者,愿亮不逮,正其愚谬焉。《释藏迹》六,《出三藏记集》六。

弘君举编辑

君举,爵里未详。案,隋志注,梁有骁骑将军弘戎集十六卷,疑即此。

食檄编辑

  太湖天头之白兰,肉乳之豚,饥仓之鸡,色如玳瑁,骨解肉离。《书钞》一百四十五。

  又取滠湖独穴之鲤,赤山後陂之莼,伺漉冷豉,及热应分,食毕作躁,酒炙宜传,酒便清香,肉则豆不孛獐。当有脱误。比若波潘,急火中炙,脂不得熏,亲君子,延嘉宾,终日宴□□□《书钞》一百四十二闻香者踯躅,干咽者塞门。罗奠碗子,五十有馀,牛弃口捣,炙鸭脯鱼,熊白獐脯,糖蟹濡台,车敖主甜,滋味远来,日醉之後,闷下慷除,应有蔗浆木瓜,元李杨梅,五味橄揽,石榴玄拘,葵羹脱煮,各下一杯。《御览》八百四十九

  大市覆罂之蒜,东里独老之醯,大盐杂以姜菽,叛好使之春韭。《书钞》一百四十六,《御览》八百五十五,又八百六十六。

  并催厨人,来作茶饼,熬油煎葱,例ぃ以绢,当用轻羽,拂取飞面,驯软中适,然後水引,细如委纟延,白如秋练,羹杯半在,才得一咽,十杯之後,颜解体润。《御览》八百六十

辛昞编辑

昞,爵里未详。

洛成时与桓郎笺编辑

  桓宣武令下官将千二百人奄袭□营,值天洪雨,器仗沾湿,堑广深丈馀,鹿角五重,楼橹严设,自四更三唱攻逼,至小食时不克。《御览》三百三十七

祖台之编辑

台之字元辰,范阳人,太元末为尚书左丞,免,安帝初历御史中丞、侍中、光禄大夫,有《志怪》二卷,集二十卷。

荀子耳赋编辑

  夫恶劳而希逸,实万物之至诚。何斯耳之不辰,托荀子而宅形。在瘠土而长勤,无须臾之闲宁。预清谈而闭塞,开鄙秽而聪明。竭微听于门阁,采群下之风声。《艺文类聚》十七

议钱耿杀妻事编辑

  寻建康狱竟,囚钱耿癞疾发作,殴杀妻,折无他变故。将死之人,不蒙哀矜之施,无知之吏,加以大辟之刑,惧非古原心定罪之议。《御览》七百三十九

与王荆州忱书编辑

  君须复饮不?废止之,将不获已邪?通人识士,累于此物。古人屏爵弃邑,焚毁杯。《书钞》一百四十八引两条

道论编辑

  夫道以至虚顺通,圣人以忘怀兼应。《初学记》十七

论命编辑

  存亡寿夭,咸定冥初。《文选·辨命论》注

闻人奭编辑

奭,吴兴人,孝武末,为博平令。

上疏劾茹千秋等编辑

  骠骑谘议参军茹千秋协附宰相,起自微贱,窃弄威权,卖天官。其子寿龄为乐安令,赃私狼藉,畏法奔逃,竟无罪罚,傲然还县。又尼甘属类,倾动乱时,谷贱人饥,流堇不绝,由百姓单贫,役调深刻。又振武将军庾恒鸣角京邑,主簿戴良夫苦谏被囚,殆至没命。而恒以醉酒见怒,良夫以执忠废弃。又权宠之臣,各开小府,施置吏佐,无益于官,有损于国。《晋书·会稽王道子传》

刘敬宣编辑

敬宣字万寿,彭城人,镇北将军牢之子,太元末为王恭前军参军,又参会稽世子元显征虏军事,隆安初以平王恭功加宁朔将军,寻破孙恩,加临淮太守,迁後军从事中郎,进辅国将军,元兴中,桓玄内逼,奔姚兴,又奔慕容德,还为晋陵太守,袭父爵武冈县男,迁建威将军江州刺史,安帝反正,自表解职,寻除冠军将军、宣城内史、襄城太守,以伐蜀无功免官,寻从征慕容超,又拒卢循,迁使持节督马头淮西诸军郡事、镇蛮护军、淮南安丰二郡太守、梁国内史,转左卫将军,加散骑常侍,出为使持节督北青州军郡事、征虏将军、北青州刺史,领清河太守,寻领冀州刺史,进右将军,义熙十一年,为其下王猛子所杀。案,敬宣《宋书》有传,今宜列晋未。

报诸葛长民书编辑

  下官自义熙以来,首尾十载,遂忝三州七郡,今此杖节,常惧福过祸生,实思避盈居损。富贵之旨,非所敢当。《宋书·刘敬宣传》

  本晉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