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六 兩漢博聞 卷七 卷八

  欽定四庫全書
  兩漢博聞卷七
  宋 楊侃 輯
  阿房賈山傳二十一
  秦為阿房之殿
  師古曰阿房者言殿之四阿皆為房也一說大陵曰阿言其殿髙若於阿上為房也
  韋帶賈山傳
  布衣韋帶之士
  師古曰韋帶以單韋為帶無飾也
  弧弓韓安國傳二十二
  弧弓射獵
  師古曰以木曰弧以角曰弓
  魯縞韓安國傳
  彊弩之末力不能入魯縞
  師古曰縞素也曲阜之地俗善作之尤為輕細故以取喻也
  劘上賈山傳贊二十一
  賈山自下劘上卒免刑戮者以其言正也
  孟康曰劘上者謂剴切之也蘇林曰劘音摩厲也師古曰剴工來反
  齧䣛王褒傳三十四下
  孟康曰良馬低頭口至䣛故曰齧䣛
  么䯢叙傳七十上
  勇如信布彊如梁籍威如王莽然卒潤鑊伏鑕亨醢分裂又况么䯢尚不及數子
  鄭氏曰䯢音麽師古曰么麽皆微小之稱也么一堯反麽莫可反
  北叟叙傳七十上
  北叟頗識其倚伏
  丹青之信王莽傳六十九
  明告以生活丹青之信
  師古曰生活謂來降者不殺之也丹青之信言明著也
  渾元叙傳
  渾元運物
  師古曰渾元天地之氣也
  椒除王莽傳
  羣臣扶掖王莽自前殿南下椒除
  服䖍曰除殿陛之道也椒取芬香之名也
  秦中婁敬傳十三
  師古曰秦中謂關中故秦地也
  東箱周昌傳十二
  吕后側耳於東箱聽
  師古曰正寢之東西室皆曰箱言似箱篋之形
  大奴昌邑哀王傳三十三
  師古曰凡言大奴者謂奴之尤長大者也
  南北軍 七校刑法志三
  漢初天下既定踵秦置材官於郡國京師有南北軍之屯至武帝平百粤内增七校外有樓船皆嵗時講肄修武備云
  晉灼曰百官表中壘屯騎步兵越騎長水胡騎射聲虎賁凡八校尉胡騎不常置故此言七也
  飲泣賈捐之傳三十四下
  飲泣巷哭
  師古曰淚流被面以入於口故言飲泣也
  提封東方朔傳三十五
  盩厔以東宜春以西提封頃畝及其賈直
  師古曰提封謂提舉四封之内總計其數也賈讀曰價
  裋褐貢禹傳四十二
  裋褐不完
  師古曰裋者謂僮䜿所著布長襦也褐毛布之衣也裋音䜿
  顓門夏侯勝傳四十五
  夏侯建者勝之從父子也師事勝勝非建章句小儒破碎大道建亦非勝為學疏畧難以應敵建卒自顓門
  社木眭𢎞傳四十五
  師古曰社木社主之樹也
  菜色翼奉傳四十五
  百姓菜色
  師古曰人専食菜故肌膚青黄為菜色也
  伏歴李尋傳四十五
  馬不伏歴不可以趨道
  師古曰伏歴謂伏槽歴而秣之也
  壼奥叙傳七
  究先聖之壼奥
  應劭曰宫中門謂之闈宫中巷謂之壼苦本反
  牛衣王章傳四十六
  師古曰牛衣編亂麻為之即今俗呼為龍具者
  蹂躪王商傳五十二
  百姓奔走相蹂躪訛言大水至也
  師古曰蹂踐也躪轢也蹂人九反躪音藺
  文毋害蕭何傳九
  蕭何以文毋害為沛主吏掾
  蘇林曰無害言無比也一曰害勝也無能勝害之者晉灼曰酷吏𫝊趙禹為丞相亞夫吏府中皆稱其㢘然亞夫不任曰極知禹無害然文深不可以居大府蘇說是也師古曰害傷也無人能傷害之者蘇晉兩說皆得其意
  豪吏曹參傳九
  蕭何曹參並為縣之豪吏
  師古曰言為吏之豪長也
  梟首髙帝紀四年
  漢王西入關梟故塞王欣頭櫟陽市
  師古曰梟縣首於木上
  啗秦將髙帝紀秦三年
  漢王使酈食其陸賈往說秦將啗以利秦将果欲連和
  師古曰啗者以食餧人令其啗食徒濫反今言以利誘之取食為譬
  甚亡謂也髙帝紀五年
  師古曰亡謂者失於事宜不可以訓
  七大夫髙帝紀
  髙帝詔曰七大夫以上皆令食邑
  臣瓚曰秦制列侯乃得食邑今七大夫以上皆食邑所以寵之也師古曰七大夫公大夫也爵第七故謂之七大夫
  省中昭帝紀
  昭帝八嵗即位帝姊鄂邑公主益湯沐邑為長公主共養省中
  師古曰以供養天子故益邑也伏儼曰蔡邕云本為禁中門閤有禁非侍御之臣不得妄入行道豹尾中亦為禁中孝元皇后父名禁避之故曰省中師古曰省察也言入此中皆當察視不可妄也
  海丞果丞平帝紀
  元始元年置少府海丞果丞各一人
  師古曰海丞主海稅果丞掌諸果實也
  軨獵車宣帝紀
  霍光廢昌邑王太僕以軨獵車奉迎曽孫是為宣帝嗣昭帝後
  文穎曰軨獵小車前有曲軨不衣也近世謂之軨獵車李竒曰蘭輿輕車也是時未備天子車駕故且取其輕便爾
  疇其爵邑宣帝紀地節二年
  霍光薨詔曰大將軍功徳茂盛朕甚嘉之復其後世疇其爵邑世世毋有所與
  張晏曰律非始封十减二疇者等也言不復减也師古曰與讀曰豫
  年號武帝紀
  武帝即位年號建元元年
  師古曰自古帝王未有年號始起於此
  大要陳萬年傳三十六
  陳咸謂其父曰具曉所言大要教咸讇也
  師古曰大要大歸也
  射聲百官公卿表七上
  射聲校尉掌待詔射聲士
  服䖍曰工射者也㝠㝠中聞聲則中之因以名也應劭曰須詔所命而射故曰待詔射也
  大長秋百官公卿表
  師古曰秋者秋成之時長者恒乆之義故以為皇后官名景帝時置皇后卿也
  長信少府百官公卿表
  長信詹事掌皇太后宫景帝更名長信少府
  張晏曰以太后所居宫為名也居長信宫則曰長信少府居長樂宫則曰長樂少府也
  塊然陳湯傳四十
  師古曰塊然獨處之意如土塊也
  㢘上趙充國傳三十九
  辛武賢擊䍐羌入鮮水北句㢘上
  服䖍曰句音鉤師古曰句㢘謂水岸曲而有㢘稜也
  倅馬趙充國傳
  趙充國上屯田奏曰至四月草生發郡騎及屬國胡騎伉健各千倅馬什二就草為田者逰兵
  師古曰倅副也什二者千騎則與副馬二百匹也伉口浪反
  薦草趙充國傳
  今虜亡其美地薦草
  師古曰薦稠草也
  刺舟王莽傳六十九下
  師古曰檝所以刺舟也
  班輸叙傳七十上
  班輸㩁巧於斧斤
  師古曰班輸即魯公輸班也一說班魯班也與公輸氏為二人也皆有巧藝也故樂府云誰能為此器公輸與魯班㩁専也一曰競也㩁音角
  鶡雀黄霸傳五十九
  京兆尹張敞舍鶡雀飛集丞相府
  師古曰此鶡音芬本作鳻此通用耳鳻雀大而色青出羌中非虎賁所著虎賁鶡者色黒出上黨以其鬭死不止故用其尾飾武臣首云今時俗人所謂鶡雞者也音曷非此鳻雀也
  胥靡楚元王傳六
  楚王戊淫暴申公白生二人諫不聽胥靡之
  晉灼曰胥相也靡隨也師古曰聨繫使相隨而服役之故謂之胥靡猶今之役囚徒以鎻聨綴耳
  部署髙帝紀
  漢王引兵東定三秦部署諸將
  師古曰分部而署置
  屬吏昌邑哀王傳三十三
  昌邑王賀徴入嗣位過𢎞農使大奴善以衣車載女子至湖郎中令龔遂入問賀賀曰無有遂曰即無有何愛一善以毁行義請牧屬吏以湔洒大王即捽善屬衛士長行法
  師古曰以善付吏也屬之欲反湔澣也洒濯也湔子顛反洒先禮反捽持頭也衛士長主衛之官捽才兀反
  博望苑武五子傳三十三
  武帝為戾太子立博望苑使通賔客
  師古曰取其廣博觀望也
  禖祝武五子傳
  武帝年二十九乃得太子甚喜為立禖使東方朔枚臯作禖祝
  師古曰禖求子之神也禮月令祀于髙禖是也令朔等作祝禖之辭
  少府私府路温舒傳二十二
  路温舒遷廣陽私府長
  師古曰藏錢之府天子曰少府諸侯曰私府長者其官之長也
  厄三七之間路温舒傳 谷永傳五十五
  路温舒從祖父受厯數天文以為漢厄三七之間張晏曰三七二百一十嵗也自漢初至哀帝元年二百一年也至平帝崩二百十一年
  成帝時谷永曰陛下承八世之功業當陽數之標季涉三七之節紀直百六之災阨
  孟康曰陽九之末季也至平帝乃三七二百一十嵗之厄今已涉向其節紀師古曰直當也
  土著張騫傳三十二
  身毒國在大夏東南可數千里其俗土著
  鄧展曰毒音篤李竒曰一名天篤即浮屠胡是也師古曰即敬佛道者也土著者謂有城郭常居不隨畜牧移徙也著直畧反西南夷𫝊身毒國即天竺國也
  不得月支要領張騫傳
  張騫至大月支留嵗餘還不得月支要領
  師古曰要衣要也領衣領也凡持衣者執要與領言騫不得月支意趣無以持歸漢故以為喻要一遥反
  先容鄒陽傳二十一
  蟠木根柢輪囷離竒而為萬乗器者以左右先為之容也
  師古曰蟠木屈曲之木也萬乗器者天子車輿之屬也容謂彫刻加飾
  匕首鄒陽傳
  匕首竊發
  師古曰匕首短劍也其首𩔖匕便於用也
  寥廓之士鄒陽傳
  師古曰寥廓逺大之度也
  䊪食司馬遷傳
  䊪粱之食
  服䖍曰䊪粗米也張晏曰一斛粟七斗米為䊪音賴師古曰食飯也
  杜陵男子蕭育傳四十八 後漢楊彪傳四十四蕭育為茂陵令扶風召詣後曹當以職事對育徑出曹書佐隨牽育育案佩刀曰蕭育杜陵男子何詣曹也
  如淳曰賊曹法曹皆後曹也師古曰欲以職事責之也自言欲免官而去但是杜陵一白衣男子耳何須召我詣曹乎
  後漢曹操欲殺楊彪孔融謂操曰今横殺無辜海内觀聽誰不解體孔融魯國男子明日便當拂衣而去
  押至息夫躬傳十五
  軍書交馳而輻凑羽檄重迹而押至
  師古曰押至言相因而至也
  侵牟李廣利傳三十一
  將吏侵牟之
  師古曰侵牟言如牟賊之食苗也
  質木地理志八下
  民俗質木
  師古曰質木者無有文飾如木石然
  虎牢地理志八上
  成臯注云故虎牢或曰制師古曰穆天子𫝊云七萃之士生捕獸即獻天子天子畜之東虢號曰獸牢
  句吳 于越地理志八下
  師古曰句音鉤夷俗語之發聲也亦猶越為于越耳
  勃碣地理志 武帝紀元封元年
  勃碣之間一都㑹也
  師古曰薊縣燕之所都也勃勃海也碣碣石也此石著海旁碣碣然特立之貌也
  三楚髙帝紀
  項羽自為西楚霸王
  孟康曰舊名江陵為南楚吳為東楚彭城為西楚
  罘罳文帝紀七年 五行志七上
  未央宫東闕罘罳災
  如淳曰東闕與其兩旁罘罳皆災也晉灼曰東闕之罘罳獨災也師古曰罘罳謂連闕曲閣也以覆重刻垣墉之處其形罘罳然一曰屏也罘音浮五行志注云罘罳闕之屏也
  即拜趙充國傳三十九
  上廼拜樂成侯許延夀為强弩將軍即拜酒泉太守辛武賢為破羌將軍
  師古曰即就也就其郡而拜之
  三始鮑宣傳四十二
  如淳曰正月一日為嵗之朝月之朝日之朝始猶朝也
  蕭然食貨志四下
  江淮之間蕭然煩費矣
  師古曰蕭然猶騷然勞動之貌
  子母錢食貨志
  周景王時患錢輕更鑄大錢單穆公曰不可古者量資幣權輕重以救民民患輕則為之作重幣以行之於是有母權子而行民皆得焉若不堪重則多作輕而行之亦不廢重於是有子權母而行小大利之今王廢輕而作重民失其資能無匱乎
  應劭曰母重也其大倍故為母也子輕也其輕少半故為子也民患幣之輕而物貴為重幣以平之權時而行以廢其輕故曰母權子猶言重權輕也民皆得者本末有無皆得其利也孟康曰重為母輕為子若市八十錢物以母當五十以子當三十續之民患幣重則多作輕錢而行之亦不廢去重者言重者行其貴輕者行其賤也
  腹非食貨志
  張湯奏當異九卿見令不便不入言而腹非論死自是後有腹非之法比
  師古曰比則例也
  姦鑄 赤仄食貨志
  郡國鑄錢民多姦鑄錢多輕而公卿請令京師鑄官赤仄一當五賦官用非赤仄不得行
  師古曰姦鑄謂巧鑄之雜鉛錫應劭曰赤仄謂子紺錢也如淳曰以赤銅為其郭也今錢郭見有赤者不知作法云何師古曰凡充賦及給官用皆令以赤仄
  莢錢食貨志
  漢興以為秦錢重難用更令民鑄莢錢
  如淳曰如榆莢也
  八銖錢髙后紀
  髙后二年行八銖錢
  應劭曰本秦錢質如周錢文曰半兩重如其文即八銖也漢以其太重更鑄莢錢今民間名榆莢錢是也民患其太輕至此復行八銖錢
  五分錢髙后紀
  髙后六年行五分錢
  應劭曰所謂莢錢者
  四銖錢文帝紀五年 食貨志
  孝文時以錢益多而輕乃更鑄四銖錢其文為半兩除盜鑄錢令使民放鑄
  師古曰恣其私鑄也
  賈誼諌曰令細民人操造幣之埶各隱屏而鑄作姦錢日多其為禍博矣
  五銖錢武帝紀 食貨志
  武帝元狩五年罷半兩錢行五銖錢
  食貨志元狩五年三官初鑄五銖錢三官謂上林三官也
  契刀錯刀食貨志
  王莽居攝變漢制以周錢有母子相權於是更造大錢徑寸二分重十二銖文曰大錢五十又造契刀錯刀契刀其環如大錢身形如刀長二寸文曰契刀五百錯刀以黄金錯其文曰一刀直五千與五銖錢凡四品並行
  張晏曰案今所見契刀錯刀形質如大錢而肉好輪厚異於此大錢形如大刀環矣契刀身形員不長二寸也其文左曰契右曰刀無五百字也錯刀則刻之作字也以黄金填其文上曰一下曰刀二刀泉甚不與志相應也似扎單差錯文字磨滅故耳師古曰王莽錢刀今並尚在形質及文與志相合無差錯
  連弩李陵傳二十四
  李陵發連弩射單于
  張晏曰三十絭共一臂也絭去權反
  便衣李陵傳
  師古曰謂著短衣小褏也
  一半氷李陵傳
  李陵令軍士人持二升糒一半氷
  師古曰半讀曰判判大片也時冬寒有氷持之以備渇也
  百金裞朱建傳十三
  朱建母死辟陽侯奉百金裞
  師古曰贈終者之衣被曰裞言以百金為衣被之具裞式芮反其字從衣
  問遺婁敬傳十三
  師古曰問遺謂餉饋之也
  舍匿淮南厲王傳十四
  舍匿者論皆有法
  師古曰舍匿謂容止而藏隱也
  發車封淮南厲王傳
  淮南厲王謀逆赦死罪載以輜車令縣次傳王不食而死縣𫝊者不敢發車封
  孟康曰檻車有封
  友壻嚴助傳三十四上
  嚴助對武帝曰臣家貧為友壻富人所辱
  師古曰友壻同門之壻也
  搏景主父偃傳三十四
  匈奴獸聚而鳥散從之如搏景
  師古曰搏擊也搏人之隂景言不可得也
  刷恥貨殖傳六十一
  報彊吳刷㑹稽之恥
  師古曰刷謂拭除之也
  埒富猗頓傳
  與王者埒富
  師古曰埒等也
  稱之不容口爰盎傳十九
  師古曰稱美其徳口不能容也
  法宫鼂錯傳十九
  五帝神聖處法宫之中明堂之上
  如淳曰法宫路寢正殿也
  充賦鼂錯傳
  鼂錯曰以臣充賦甚不稱明詔求賢之意
  如淳曰猶言備數也臣讚曰充賦此錯之謙也云如賦調也
  狐白匡衡傳五十一
  夫富貴在身而列士不譽是有狐白之裘而反衣之也
  師古曰狐白謂狐掖下之皮其毛純白集以為裘輕柔難得故貴也反衣之者以其毛在内也今人則以背毛為裘而棄其白盖取厚而温也衣於既反
  隨牒匡衡傳
  匡衡材智有餘經學絶倫但以無階朝廷故隨牒在逺方
  師古曰階謂升次也隨牒謂隨選補之常牒不被超擢者
  已然諾灌夫傳二十二
  灌夫不好文學喜任俠已然諾
  師古曰已必也謂一言許人必信之也
  餐錢奉邑髙后紀二年
  列侯幸得賜餐錢奉邑
  韋昭曰稅租奉禄正所食也四時得間賜是為餐錢餐小食也師古曰餐飡同一字耳千安反飡所謂吞食物也餐錢賜厨膳錢也奉邑本所食邑也奉扶用反












  兩漢博聞卷七
<史部,史鈔類,兩漢博聞>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