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六 八旬萬夀盛典 卷七 卷第八

  欽定四庫全書
  八旬萬夀盛典卷七
  聖徳三 孝徳
  等謹按聖人之徳無以加於孝者詩下武六章推闡孝思丕昭順徳而必極之繩武於祖受祜於天迺以致萬年來賀之庥則夫以作求之盛彰篤慶之符理有同原而其量固恢之彌廣者耳洪惟我
  皇上纉紹
  鴻圖寅承
  寳構欽
  垂裕之久持
  守成之難繼序不忘於今五十餘紀欣荷
  
  宗貺佑世茂洽熈衍
  國祚之洪長駢
  天家之介祉凡皆本
  紹聞聰聴之蘉用以創制顯庸勉
  遹追而申
  詒燕葢我
  皇上克孝之念所為通神明光四海者根乎
  至性之自然騐諸
  大徳之必得是以
  夀登八袠
  嘏錫純常得萬國之歡心而膺長久安寧之嘉福也
  等謹就本年
  躬謁隆禮以備遡十載中
  大聖人覲揚之篤與夫迪監之殷自是而日引月長允
  萬⿰礻兾貽庥而勿替者歟
  乾隆五十五年
  皇上以夀登八旬
  躬謁
  兩陵
  乾隆五十五年二月初八日
  皇上啟蹕恭謁
  兩陵  諭㫖分載恩賚門本年東巡
  御製恭謁
  孝陵庚戌
  勝朝運終甲撥反奉
  天申
  正建成王位賢資公旦臣我朝定鼎之初  世祖尚在冲齡維時睿親王攝政一切開國規模俱資輔理繼繩茲四代撫御願千春祈
  佑重三奠銘衷永一寅
  御製恭謁
  景陵庚戌
  奉侍纔十二春秋逮八旬迴思瞬息幻感
  顧刻心真自審多慚抱那能副
  誨諄痛深
  開七慶
  成鼎在壬寅
  御製躬謁
  泰陵庚戌
  乙夘至今嵗五旬有五年倐開八十袠痛拜
  鼎湖天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覲深増愧旰宵朂體乾孜孜待歸政屈指佑希䖍
  御製恭謁
  泰東陵庚戌
  
  歡卌二載不盡十方心忽爾八旬到未邀
  百嵗臨更無言可道祗有痛増深孰弗長年
  願可知根亦尋
  等謹按漢唐上陵之儀雖曰禮不可易而非因洽慶以将誠猶循故事云爾我
  皇上仁孝誠敬之懐惟景
  羮牆於如在是以前次乾隆四十五年五十一年俱有
  
  陵述事之篇本年以
  夀登八旬
  躬謁
  兩陵敬籲
  恩禧而伸瞻慕謹恭載
  御製詩什以昭不匱之思至四十八年
  聖駕四莅陪都展禮
  珠邱典闗
  巡幸謹分載本門
  勤徳類
  皇上每嵗
  親饗
  太廟暨嵗暮祫祭禮乾隆五十五年
  聖夀八旬
  躬舉孟冬時享及祫祭如初
  御製孟冬時享
  太廟禮成述事庚戌
  孟冬朔值立冬辰是日立冬時享欽承年八旬不與祭誠如不祭能躬親籲更能親
  祖功
  宗徳仰太室日麗風和靄小春復此五週當致政卜符願否倍生寅
  先是乾隆四十九年孟冬時享
  御製述事詩有邇常躬祭值冬烝袷祀恒親奉豆登之
  句葢
  皇上自御極以來時享多
  躬詣成禮不啻百餘次近年自熱河
  迴蹕率值孟冬
  親饗惟四十八年
  駕詣盛京遣代一次至嵗暮祫祭無不
  躬行五十三年並
  命皇曽孫入班執事是年
  御製祫祭禮成詩復有
  皇祖來孫兹預禮藐予七世閲親人句溯
  逮事以慶曽元於斯禮實備見之
  皇上每嵗瞻拜
  邸園
  神御乾隆五十五年
  聖夀八旬
  敬謁如禮
  御製新正
  雍和宫瞻禮庚戌
  躍龍真福地奉佛永
  潜此宫為  皇考潜邸雍正年間即稱此名後有人竊稱宜賜和親王居之者朕以為  皇考舊臨御之殿孰可當且和親王府曾經回祿向若聴浮言賜之則此地不可問矣尚憶初生我忽來八十翁
  親恩寧有極
  祖顧感無窮百念一時具難言色即空
  御製
  永祐寺瞻禮庚戌
  敬惟
  神御奉山荘義起亦惟禮所當詎料凖噶爾葉爾𦍑喀什噶爾和闐阿克蘇四大城歸版籍新兼安緬甸叙瀛疆
  祖功
  宗徳資憑藉保泰持盈益朂蘉宴賚生身遵
  舊惠  皇祖時凡䝉古生身瞻覲者即不令其入京俱在駐蹕山荘之際宴賚以示恵恤逺人之意在天應喜國威揚
  右敬録本年
  御製首春禮
  雍和宫暨
  山莊禮
  永佑寺二什若
  聖駕在
  宫瞻拜
  夀皇殿在
  圓明園瞻拜
  安佑宫每嵗多至數次若熱河之
  ⿰氵専仁寺率於
  莅蹕拈香又乾隆四十五年四十九年兩次
  南巡俱於西湖之
  聖因寺恭拜
  皇祖神御至嵗時
  奉先殿饗祀申虔罔間本年
  萬夀祗告慶節前一日舉行謹分載
  典禮門祭告類
  皇上命重刻
  五朝冊寳以乾隆四十七年告成尊蔵
  太廟
  乾隆四十七年七月十六日奉
  上諭前以
  太廟尊蔵
  列朝寳冊經隨時鐫造玉質顔色不能一律整齊特命英亷福隆安将和闐貢玉慎選良工敬造
  列朝寳冊一分以奉
  太廟其舊蔵之
  寳冊恭送盛京
  太廟尊蔵以昭
  
  宗功徳之成於萬代意深逺也今将
  列朝寳冊敬謹鐫造完成朕維我國家受
  天庥命
  列聖相承玉檢金繩虔申
  對越自朕躬繼序以來仰荷
  上蒼眷祐中外䝉庥迄今年逾古稀日理萬幾孜孜不倦
  無日不以敬
  天勤民為念皆秪承
  
  宗之彛訓永維
  餘慶篤念
  前徽所有此次鐫成
  寳冊本年孟冬時享閲視版祝之日著禮部堂官敬謹安設中和殿俟朕親加閲視後次日于行禮以前先派宗室親王賫捧供奉其舊蔵一分
  寳冊於明嵗敬諏吉日簡派皇子恭送盛京
  太廟尊蔵以誌文謨武烈顯承佑啟之盛
  御製重刻
  五朝冊寳尊蔵
  太廟禮成諭壬寅
  朕承
  上蒼眷佑
  列聖垂庥平伊犁定回部闢疆二萬餘里回子伯克盡為臣僕和闐良玉充貢内廷敬維
  太廟尊蔵
  五朝冊寳係隨時鐫造玉色長短未能一律用是選擇精璆特派大臣董率敬造
  五朝冊寳全分以今嵗孟冬時享恭奉入
  廟舊有
  冊寳送至盛京
  太室尊蔵玉檢金繩虔申
  對越聿昭我
  
  宗功徳之成於萬禩甚鉅典也所有恭造餘存未鐫各分朕親加檢閲其玉色與
  五朝冊寳相符者均編為廟字號嗣後有舉行冊寳入廟之事槩用此玉以昭畫一其玉色較白而未能一律者另編為喜字號將来朕歸政後嗣位之皇子崇上尊稱即将此玉成造冊寳並嗣後皇孫皇曽孫輩有承事東朝尊崇徽號者皆以此等喜字號玉一體呈用永為定制洪惟我
  列祖
  列宗荷
  天之龍重熈累洽勤求治理不敢康寧用克上協天心暨於朕躬纉緒承庥撫有方夏弗懈益虔克集大勲版圖式廓迄今年逾古稀猶日孜孜益不敢不敬天益不敢不勤民自新疆底定以來伊犁将軍及駐劄大臣盡皆恪遵功令撫綏安輯仰體朕一視同仁徳意新疆萬里無不安居樂土効悃抒忱即有一二滋事之臣如素誠髙樸者皆不旋踵而敗露治罪不動聲色力加整飭俾享安全是以回部伯克納如色提巴爾第鄂斯滿等久在乾清門行走竭誠供役與内地臣民無異其派令採玉者亦皆歡欣踴躍共效子來我子孫繼序繩承敬瞻
  冊寳益當凛
  天命之難諶知守成之不易聨内外以同心設或稍存怠忽所用非人以致撫馭失宜則和闐珍産未必能源源而至又或意存徵索苛求苦累則不惟玉不可得而且别啟事端其所関係甚大思艱圖易可不慎乎可不戒乎用是諄切訓諭面命耳提我子孫當以朕此心為心凝承
  鴻貺篤念
  前徽永存無疆之恤以保無疆之庥庶無負朕反覆教誡之至意此旨著錄三通一存内閣一存尚書房一存内務府其敬承無斁欽哉
  御製孟冬時享適重刻
  五廟冊寳告成恭奉尊蔵敬成長律誌事有序壬寅
  文謨武烈
  列聖所以觀成玉檢金繩
  在天于焉對越賁龍章於
  太室
  冊寳重陳鐫
  鴻績以和闐球圖式煥精微徳産致吉蠲於四十七載以前孝享靈承殷啟迪於億萬斯年而後於時日惟甲子幹枝徵長發之祥祀展孟冬函牒麗方新之象祗膺
  餘慶言奉
  陪京庶幾
  陟降於紹庭
  思文光配允矣照臨於時夏
  景命同昭用告升禋虔攄長句
  五廟重陳冊寳虔珍球精刻致和闐方長色質同一律冊寳皆隨時敬造玉色長短率未能相符茲賴  祖功  宗徳全有回部和闐産玉之區選致良材一律造成冊寳祭不欲數因以孟冬時享恭奉入  廟徹出舊有冊寳即送至 盛京  太廟尊蔵既展孝思亦申殷鑒
  謨烈顯承奉大全
  太室升新值冬孟
  陪京弆舊溯基先奈何弗監乎二代惟曰欲臻於萬年皇上命編
  開國方畧以乾隆五十一年告成
  詔命刋布併㳟録一分貯
  敬典閣
  先是乾隆三十九年
  皇上敬念
  
  宗功徳熾盛開剏艱難所以克承
  天眷者雖事具
  實錄而尊蔵史宬莫由仰覩乃
  勅館局恭輯
  開國方畧一書以揚孝思而覲
  光烈越十三年
  聖夀七旬有七是集告成
  親製序文刋布並
  命於頥和殿後之敬典閣専錄一分尊蔵
  御製
  開國方畧序丙午
  粤昔成湯放桀於南巢惟有慙徳曰予恐來世以台為口實斯誠大聖人昭徳垂裕萬世之訓而非漫為謙辭也葢世之治亂猶日月之盈晦四時之周序治極必亂亂極亦必返治此守器者所宜保泰而嬗代循環所由有開剏也湯之後為武王其於處桀紂則武已不如湯矣三代以下武之不如其餘又何足屈指數故以開剏論之實不如有元之與我大清也夫中國之嬗代莫非其祖宗本其君之臣子也有元興於北漠我大清興於東海與中國無渉雖曽受明之官號耶究不過覊縻名繋而已非如亭長寺僧之本其臣子也况乎戴不共之讐乘自壊之勢我 朝始基居長白山北之俄朶里城國號滿洲越數世至  肇祖居赫圖阿拉在俄朶里城西一千五百餘里當明境邊徼之外本非屬國𫝊至  景祖  顯祖為尼堪外蘭搆釁於明貽害  二祖我  太祖以不共戴天之讐又乘明季紀綱廢壊閹官弄權之勢乃奮志復讐於天命三年以七大恨告  天遂  親統師征明撫順招降守將撃敗全軍嗣於薩爾滸破明四路兵率萬衆神武布昭克定遼瀋我 國家億萬載之丕基實肇於此至我  太宗雖亦  躬環甲胄臨陣决戰
  然既得盛京規模已定較之  太祖斯稍易矣撫定中原建基立極以武王于湯有光擬之則實于漢明有光而唐宋在所勿論矣故茲開國方畧之著不重於繼明定中原而重於自俄朶里以至赫圖阿拉因十三甲篳路藍縷得盛京而定王業若夫興王之始長白未果葢猶簡狄元鳥姜嫄履跡
  天生
  聖人治四海必有祥符與衆不同而更在於
  聖人之奮智勇受艱辛有以冠人世答
  天命夫豈易哉予小子守
  祖宗之業每於讀
  實録觀我
  太祖開國之始躬干戈冒鋒刄有不忍觀不忍言而落淚者繼思不忍觀不忍言之心為姑息之仁其罪小觀至此而不念
  祖宗之艱難不勤思政治以祈
  天永命慎守神器其罪大故令諸臣直書其事以示後世即明臣之紀本朝事跡如黄道周之博物典彚之類不妨節取以證信實然予此為非啻自勵而已也欲我萬世子孫皆如予之觀此書之志其勿動心落淚深思永念以敬
  天命守
  祖基兢兢業業懼循環治亂之幾則亦非予之子孫而已矣此開國方畧之書所以作也嗚呼可不敬哉可不慎哉
  等欽惟我
  皇上纘緒維殷當兹西賮充庭亦既敬新
  冊寳昭
  天瑞而闡
  祖徽迨夫
  開國方畧書成
  序述
  王業之艱難欽識
  睿懐之兢愓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凡子孫臣庶無不共仰
  鴻規葢萬世無疆之庥由於
  萬年有慶之聖迺克集盛而觀成者也
  乾隆四十八年
  命皇子分繕四詣
  盛京恭謁
  祖陵
  御製詩什
  乾隆四十八年七月二十六日奉
  上諭
  王迹肇基之地朕御極以來敬惟
  祖宗開創艱難
  佑啟萬年統緒於癸亥甲戌戊戌暨今癸夘四詣盛京恭
  
  祖陵以申積悃所厯川原形勝因見徵聞並為詩以識而
  
  太祖
  太宗締造鴻規耿光太烈咸恭紀成篇實足以垂法守非僅託為吟咏所有四詣盛京御製詩著皇子等分年按次毎人各録一分装成四卷彚貯一匣以昭覲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垂裕之至意
  御製命皇子分繕癸亥甲戌戊戌癸夘四詣
  盛京恭謁
  祖陵詩卷即事成什癸夘
  四度
  陪京謁
  祖陵敬思
  前烈益兢兢易非
  開創誠辛苦難是守成勵繼繩向嘗為創業守成難易說以岑文本對唐太宗撥亂難守成不易之語為非葢守成者遺大投艱單心繼序茍無以光前烈啟後圖斯凛然有不終畝之憂是創業者未竟之難皆守成者分内之難不待失道失衆始為慚負前人但使式廓之版圖或有侵削垂裕之成憲或有廢弛即無以覲耿光而揚大烈是非安不忘危存不忘亡鮮有不盛滿中之者以此思難則所以持難者可知故予獨以難責夫守成者非敢忘創業者之難正以慰創業者之初心耳茲命皇子等分繕四詣盛京謁  陵詩卷復申其説以示之此别迴瞻増有愴再來度入聲已恐無能厯吟皇子命分繕予意期知雲與仍
  等謹按是年
  車駕四詣
  盛京
  命皇子隨侍敬瞻
  弓劍之遺俾咸知
  創垂之不易且得習觀舊家禮俗用識勿忘意深逺也
  恭讀
  御製進山海闗詩中有保泰持盈慎守器赤心語告
  後人聴之句仰見
  聖人繼述維殷闡
  鴻徽而
  詒燕翼𭬚括於此二語故或
  堯文賡韻或邰室興懐懇摯溢於言表而皆以垂奕葉
  守成之逺模乃復
  命皇子分繕癸亥甲戌戊戌及癸夘四次
  幸盛京詩卷重
  示以即事之篇臣等循諷再四益欽我
  皇上至孝純篤錫極萬年宜與
  玉檢金繩同茲珍襲夫豈徒陟巘降原之雅詠山川風
  物之盛云爾哉




  八旬萬夀盛典卷七
<史部,政書類,儀制之屬,八旬萬壽盛典>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