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八旬萬夀盛典 (四庫全書本)/卷031

卷三十 八旬萬夀盛典 卷三十一 卷三十二

  欽定四庫全書
  八旬萬夀盛典卷三十一
  盛事七 千叟宴二
  御製千叟宴恭依
  皇祖原韻
  抽秘無須更騁妍惟将實事紀耆筵追思
  陛髫垂日  皇祖于壬寅嵗舉行千叟宴實從古未有之曠典維時與宴王大臣  命 諸皇子賜觴以示慈𠅤至年末及嵗之皇子皇孫並  命侍立觀禮祭時年甫十二躬逢  嘉㑹親見耆筵慶錫龍光燕譽之隆閲今乙巳凡六十四年矣訝至當軒手賜年今嵗乙巳朕御極五十年㳟依  皇祖盛典于新正初六日𠕂舉千叟宴禮其有年届九十及一品大臣以上皆召至御筵前手賜之觴以昭  天恩國慶醻酢一堂之盛君酢臣醻九重會
  天恩國慶萬春筵
  祖孫兩舉千叟宴史册饒他莫並肩
  重華宫茶宴廷臣及内廷翰林以千叟宴為題得近體二首
  茶宴重華迓新祉年年聨句鬯文風每嵗新正茶宴廷臣及内廷翰林例於重華宫之東廂拈題聨句柏梁賡已讌千叟東璧筵恒異百工今嵗新正六日於乾清宫賜千叟宴用百梁體聨句内廷翰林多年未六十者不得與宴惟賡和朕㳟依  皇祖千叟宴韻詩此亦照康熙壬寅内廷翰林和  韻之例也飬老奚防先講學 今嵗仲春上丁  釋奠後以新建  辟雍告成臨視講學在千叟宴典禮之後也視踈其義宛歸同兩章亦可當長律向以聨句與諸臣茶宴重華宫之東廂今嵗既以柏梁體於千叟宴中選百人聨句故今日祗以此二律命諸臣賡韻頌莫忘規體我𮕵
  累洽重熙沐
  昊恩得教耆宴繼
  前畨三千寛以禮数粛   皇祖以壬寅年舉千叟宴為從古未有之嵗余荷昊蒼純佑得嗣  前徽重光令典耆年與宴者至三千人之多仁夀同登實深慶幸醻酢加之笑語温特喜曰於朱碩老國子監司業銜郭發岳福建人年百五嵗精力强仕不逺数千里来與是宴尤為耆臣佳話同𭭕五代抱元孫自思此盛何修遇戒滿惟深敬永存
  千叟宴聨句用柏梁體有序
  寅荷
  昊蒼眷佑之長衍之數五十仰承
  祖徳孳培之舊予有臣三千爰稽
  家法以開筵共迓
  天恩而益夀式舉柏梁之詠代拈茶宴之題維時啓韶嵗之舊生近中天而已盛弧明見丙夀積逢辰開旬而綸播國祥浹日則綵攅人勝屬叶禔於泰運遂布愷於乾清樂在階楹几聨墀廡衣宵食旰乃向明咨庶政之庭爵洗弓堅忽憶昨燕宗盟之㑹人引杖鄉以上五年差以隨肩予多志學之齡百爾達之上齒或華連共鄂逮于班宁棘槐或水溯還鄉又作朝宗江漢老而更事外宣牧伯之臣業且傳家下臯農商之侣年躋百五四門登孔民之堂嵗賀元正一介来箕子之國仙集彭佺安羡賚優鏐杖衣裳其有一品頭街九旬頥近不辭舉手召黼座以来前惟以介眉酌瓊巵而親賜依
  堯文之舊韻律疊一先得岐政之新知記詮三老十體分臯陶之賡載百韻殿方朔之盛星㓜緬垂髫盛觀倚
  
  天為一笑遲卅年始掲紀
  恩日敢重光遜一載方期歸政況復祥徴衍瓞孫生孫
  
  聖祖之孫願同體有喬松老吾老及庶人之老毋徒效雅九如之作誦庶幾共疇五福之敷言喜起明良庶事康哉我君臣其猶抑之戒黄髮鮐背耉老夀也同億兆慶如皇之時
  御製夀世頻開千叟筵康熙癸巳年  皇祖六旬舉行萬夀筵宴壬寅年再舉千叟宴行慶錫福耆耉盈廷余時年方十二預觀  盛典今余仰承  天祐古稀有五臨御已届五十年因䋲
  祖武復舉千叟宴于乾清宫實為從古未有之盛事

  敬祈
  宸藻例依前乾隆丙寅惇叙殿柏梁體聊句宗室凡一日三人皆  上行賜句又香山九老履親王允祹詩亦乞  上代為者臣本不工詩今敬依此例乞  上賜句 晉封郡王品級貝勒臣允祈萼華忝竊領耆賢臣今年八十嵗忝于宗室中齒為最長得侍  恩宴首班昨又䝉  賜御書宗翰慶頥匾額皆賴聖徳召禧慶衍宗牒實深榮感 和碩裕親王臣廣祿
  恩叨湛露過滌湔臣於雍正年間曽蹈重罪䝉  聖恩赦出授為内大臣加封公爵復以檮昧失察家奴生事獲咎愧懼未遑乃邀逾格鴻慈仍授為㪚秩大臣  恩施淪浃感激倍
  深臣與裕親王廣祿皆夙失學猥以近支引履親王允祹之例並乞   上賜句 㪚祑大臣臣𢎞晸上逮宗支下氓編預宴諸臣宗室王貝勒現任文武大臣官員予告大臣官員  覃恩受封文武官階縉紳兵丁耆農工商外藩王公台吉囘部畨部士官土舍朝鮮賀正陪臣共三千人餘各給予銀牌視康熙年間千叟宴数逾三倍益徵  福禔之厚昄章之廓舉一世而躋仁夀之域也大學士臣阿桂
  元氣長飬資
  大圓大學士臣嵇璜
  敷福有原
  斂福先大學士臣蔡新
  福者
  徳之致信然大學士伯臣五彌泰
  天其子一曰
  敬
  天  皇上旦明宥路無事不敬以作所而對越昭事尤見翼翼小心見諸  詩文訓諭中者深切著明無少懈弛亦無少閒㫁不特為   昊天宗子直與   造物同體矣 協辦大學士户部尚書臣梁國治嵗三
  大祀
  躬致䖍毎嵗冬至   大祀孟春   祈榖孟夏常雩  親詣行禮展恪致䖍五十年精誠如一  北郊亦如之   社稷壇太廟及 日 月壇 帝王廟 文廟諸中祀
  凡遇   親祭亦親禋蠲㓗 徳馨感諴  吏部尚書臣劉墉 禱雨告風
  至諴宣己夘年  御製禱雨告風文仁愛相通感孚立應 禮部尚書臣徳保
  
  天主人著論詮西師蕆功  御製開惑論招掲信   天主人以折羣䝉申明順
  天者昌由頥有慶之理 禮部尚書臣姚承烈

  四言詠寶義迴旋   聖祖   世宗傳用敬天勤民寶以鈐   御書上敬紹   心傳一例寶用  御製四言詩闡   天民視聼一二二一逥旋協應之理刑部尚書臣喀寧阿二曰
  
  祖佛仔肩 本朝   創制顯庸事 超越前古上敬承  謨烈凡    列聖已成之業  皇上善述而神明之   列聖未竟之緒  皇上善継而光大之㳟讀  御製創業守成難易説昔之   耿光大烈皆今之丕顯丕承以創業為守成實  一身兼其任工部尚書臣金簡
  實錄
  寶訓
  旦誦専  上毎日夙興㳟覽   列祖實錄後始出事事分帙環誦周而復始而於   祖宗寶訓每述以告諭天下臣民原任左都御史臣張惹溎衣冠騎射
  謨㒺愆昔   太宗文皇帝垂諭萬世甞   諭諸王貝勒大臣等衣服語言悉遵舊制時時習練騎射母效漢俗  皇上敬述   前猷屡降  諭㫖並立卧碑於箭亭鐫示子孫臣庶俾敬遵聴母忘復于  御製全韻詩及禮器圖式序新建圜水辟雍之中重申祇述 都統臣徳保
  部都
  四莅溯澗瀍 盛京為我   列祖發祥基命之地皇上敬承堂構慕篤羮牆自癸亥嵗法駕東廵暨甲戌戊戌癸夘  四莅 部都追逺展誠  御製盛京賦上陳   列朝
  丕績下述 神臯土風若   壇   廟山川祑祀禮器罔弗修舉訓民察吏行慶施恩有加無已 都統臣王進泰
  治定紀
  恩堂額懸康熙壬寅春  皇上始覲   聖祖於圓明園之鏤月開雲嗣得   聖祖於避暑山荘以萬壑松風為讀書之所  踐祚以後無時不厪懐   恩眷數十年来内恬外闢治定  功成至嵗丙戌乃兩顔其堂曰紀恩㳟讀  御製紀   恩堂記二首仰
  見   皇上亹継䋲篤敬覲之至意  都統臣五岱三曰
  覲政矢惕乾  皇上凡  臨御聼政之所如 避暑山荘 萬夀山 静宜園者皆有勤政殿葢本  聖祖舊題瀛台   世宗舊題園明園之殿額也  皇上更加推廣日監在兹即兩字俱仰見   三朝心法 江寧将軍臣萬福
  宵旰曽靡一日遷  皇上宵旰勤勞雖沍寒溽暑皆於未明求衣五十年常如一日近垂念三品以上大臣年逾七十者逸其凌寒早起入朝勞已恤人有位咸深忭勉 福州将軍臣
  常青
  詢政晝殿
  批行旃  皇上接廷臣疇咨延晷   巡幸時閣本馳奏各省大吏驛函帳殿帷宫   丹毫批閲凡外吏覆奏少逾時日即 命廷寄馳詢而於軍務賑務事闗重大者問夜𠕂三到即
  批荅 杭州将軍宗室臣莽古賚

  引對小吏弁伯仟各省文武職官凡屬薦銓調来京者均  引對錄用其月選分發員弁文職下至丞尉武職下至千把亦必帯領引見 見 寧夏将軍公宗室臣嵩椿四曰
  愛民心體連記曰民以君為心君以民為體  皇上痌瘝在抱  乙夜誠求一體相通或記注所不盡書豈篇什所能罄述 廣州将軍臣存泰賑貸萬萬司農錢
  皇上愛飬元元間遇水旱偏災有司入告必施恩賑貸積歛之區且有頻年常賑不予月限者每嵗新正特頒  恩展用普春祺又豁免各省積欠錢糧動逾数十百萬  蹕路所經蠲免地丁錢糧十分之三凡以藏富于民俾臻殷阜  直𨽻總督臣劉峩一笞一杖銖兩
  權  皇上矜慎庶獄毎嵗秋審讞詞  親核𠕂三勾到時復酌其情罪䡖重無枉無縦並榜示案由使衆共悉且有於臨期  指示暗中疑竇復命大臣鞠訊平反昭雪至平時案件無不  裁以大公因其自取即一笞一杖之微亦不使畸重畸䡖又屡經  恩赦減等法外施仁而於辦理刑名諸臣問擬失當者分别失出失入處名以昭慎重 兩江縂督臣劉載
  課雨占雲佃爾田  皇上屢行  躬耕籍田之典親舉四推率先天下至於東作西成甘霖時玉問夜占雲行諸  吟咏或稍愆期即馳  詢地方大吏並𠕂三  申諭母許諱飾一經奏報優霑必有  誌喜誌慰之作由功誠即所以感召   天和綏豐屡慶也 閩浙總督臣富勒渾
  行此四者超俈顓  皇上勅幾凝積舉凡宏綱細目措正施行原不可以偏詞摹繪天日而  敬   天  法   祖勤政  愛民四大端尤為  聖心所念兹在兹者臣等管見之下臚舉件系僅以紀  聖徳聖政之實於萬一 四川縂督臣李世傑
  文章之夀道徳淵文章之盛本諸道徳  皇上貫功徳以立言鴻開館局纂輯羣書皆上禀  睿裁指示訂正具有闗於世道人心典章制度大則經藴史法小則博物洽聞  聖學崇
  文成化煥乎文章可得而聞矣 㪚秩大臣公臣觀音保

  御詩四萬
  文盈千 皇上載道詩為詩文極富有日新之盛詩自丙辰以来毎十二年編為一集初集四千一百五十餘首二集八千四百餘首三集萬有一千七百餘首兹四集刻至癸卯九千七百餘首自甲辰未刻者又九百餘首彚之以四萬計文自丙辰至癸未編初集者五百餘首甲申至今擬編二集者㡬及五百首彚之以千計有嬴自有文字以来集者中従無此鉅製也 㪚秩大臣公臣傅玉
  樂府五什
  四聲全  御製用白居易新樂府題成五十章述祖徳之崇隆昭  継述之兢業雖曰俯同之作而意義廣大足為萬世法戒又以四聲全韻從無按次拈吟者  㡬餘發詠閲三月
  而成一百六首上下平聲則紀我 朝發祥東土及   列聖宏規上去入三聲則舉唐虞迄勝國得失烱鑑進退百王據事直書而終於敬天命守神器三致意焉二編雖示詩教實標治譜㪚秩大臣臣富保汗流愈甫僵且顛自古能詩文者必推杜甫韓愈 聖製詩文發揮道徳經緯天人逈足包韓軼杜如愈之師説千里馬説及雜説内紀綱理亂一語甫之北征諸詩一經  闢正真可開拓萬古心胸矣 㪚秩大臣臣呼尼爾圖
  四閣四庫功告竣乾隆癸巳 詔求海内遺書兼發秘閣之藏   命詞臣較輯並於永樂大典内採集㪚編以復古籍舊規  欽定為四庫全書毎部三萬六千冊於 大内 盛京 御園 避暑山荘分建 文淵 文溯 文源 文津四閣藏弆各一部又於四庫中掇擇精華為薈要二部部各萬二千册分貯 大内之摛藻堂 御園之 味腴書室於上年十二月告成皆  皇上親加乙覽定純駁而正魯魚並多御詩文冠首復  發帑繕錄三分于揚州文淵閣金山 文宗閣西湖 文瀾閣庋架流傳  旨許東南人士𫝊抄廣布 䕶軍統領
  臣塔永阿
  書畫顧陸鍾王研  皇上多能天縦妙印鍾王臨池㳺藝大而擘窠尋丈小而細楷蝇頭各臻極詣墨刻  御書敬勝齋帖垂則墨海内府鐫三希堂帖墨妙軒帖重刻淳化閣帖快雪堂帖蘭亭八柱帖各有題識鍳别精審書學集成至  拈毫㸃染旁渉繪事元氣在握造化為師有非顧陸之規規六法所能仿彿 䕶軍統領臣喀木齊布
  勲業之夀金石鐫  皇上膚功耆定依古在泮之義御製碑文立于太學如平定金川平定凖噶爾平定囘部平定兩金川豐碑四勒萬世瞻仰又有戰勝攻取之地犂庭掃穴之區紀以碑銘用昭撻伐如西師勒銘伊犁勒銘格登山後勒銘伊犁勒銘葉爾齊木勒銘伊西爾
  庫爾淖爾兩金川則勒銘諾勒銘勒銘烏圍勒銘噶拉依照耀殊域又以戰績分繪為圖系以紀事詩章泐成西師戰圖兩金川戰圖二册以頒賜中外 烏珠穆沁貝勒臣逹什衮布凖囘兩部恢幅員凖噶爾布乃元之逋孽自聖祖仁皇帝平定溯漠後封狼貙羆終梗大化   兩朝經營厥緒未竟  皇上御極之初恩予罷兵廣示燾載乃喇嘛多爾濟逹瓦齊篡奪相仍部衆暌擕敂闗内面願見天日 皇上大仁大勇拯一隅而張九伐 爰於乙亥嵗出兵兩路直抵伊犁一戰而克逹瓦齊就俘嗣阿睦爾撒納潜蓄異志中途叛逃羣醜蜩螗争應一時衆志然疑  睿謀獨㫁宵小既就爬梳逋逃旋伏㝠極凖夷之事大定囘部兩和卓木始為凖酋累繫我  皇上加恩復其爵位乃敢偝  徳反叛重勞師貞克敵致果囘部之功既集洽薩布魯特㧞逹克山愛烏罕安集延㾗都斯坦霍罕之屬二萬餘里皆我幅員所届矣 喀爾喀貝勒臣阿玉爾屯越戊巳包先零凖囘兩部平定後屯政大開  特命大臣分駐經理種地兵丁咸得宅宅佃田安居樂業客民四逹輻輳報墾升科動成聚落至刑徒弛罪之人皆給廬舍牛種又自哈薩克来歸之厄魯特皆入旗籍並自 盛京移貧乏西𭶚察哈爾諸旂貧乏察哈爾於伊犁皆給以牛羊俾安㳺牧民户日増兵响不費行之二十餘年天時順成地利墾闢各該處大臣頻年奏報大熟分数有至二十上下者 都爾伯特員勒臣博第宛駒徕皁璧撈闐西極自古稱多馬之地囘部既歸版圖愛烏罕部哈薩克西部烏爾根齊部啓齊玉蘓部皆各奉其地産歸我  天閒  皇上掄其神駿  錫以嘉名若哈薩克十駿愛烏䍐四駁拔達山八駿皆得仰荷  宸題而哈薩克之貿易伊犁者毎匹價不過三四金較之内地馬價僅三之一以充屯田之用並給沿邉營伍歳以内府之縀疋充馬價物銀值平中外䝉利御製反白居易隂山道樂府皆紀實也和闐即古于闐自史記已稱産玉今囘人採獻者優加賞賚用旌其勞 扎魯特公臣彭蘇克土爾扈特歸順堅土爾扈特舊為凖噶爾四衞拉特之一因苦俄羅斯徵調取質挈全部来歸  皇上優加撫恤分地安居就粮資牧出牧羣之息以饋之  發帑運茶市羊及裘充其衣食使無凍餒  御製土爾特扈歸順優恤二記紀其事  恩封渥巴錫為卓里克圖汗其下親王郡王貝勒貝子台吉等有差入  覲山荘倍加  恩禮葢蒙古自 國初以来先後臣服内外札薩克允荷  帡幪至平定凖噶爾後惟土爾扈特一部先已逺竄至是而不加征討不事招徕萬里向化是順非降所謂   天與人歸不期然而然者従此䝉古諸部無尺土不入職方無一民不供僕𨽻 國家  福崇  仁浹列聖締搆之成  皇上纉緒之廓于是而愜   志蕆  功萬全極盛  囘部工臣
  額色音剪兩金川湯沃蝝金川居西蜀桃闗徼外于雍正年間従征得授符檄與諸土司歯後金川莎羅奔郎卡與鄰畨播釁自作不靖乾隆戊辰大師進勦革面請降開網宏仁加之赦宥甫十年而郎卡即與内地之革布什咱綽斯甲布三雜谷諸土司為難逆子索諾木與小金川僧格桑狼狽為奸我  皇上决䇿征之  廟算既定不惜帑費不窮兵力寛以五年期於烹網魚而絷檻獸大軍抵噶喇依賊巢飛走路窮面縛乞命俘于   廟   社大功告成設營駐守分定屯種邉徼永寧其各土司土官土舍頭人毎年分班入  覲  恩賚有加此次千叟宴中與凖囘兩部皆有䝉  恩入座者克什克騰頭等台吉扎薩克臣根敦逹爾扎
  制作之夀垂丹鉛  皇上酌古準今因時損益一時制作萬世法程如禮樂則釐定大駕  法駕  儀駕  行駕鹵簿  追復睿親王恩禮  定諸王   太廟従祀復諸王始封位號增 厯代帝王廟位祀賜勝朝殉節諸臣尃謚通鑑更定   壇廟  朝會  宴饗樂章増用囘部畨部西藏勝舞官方則添設江寧布政使缺各省驛𫝊事
  務歸按察司添設安西道府州縣各缺承徳府屬各州縣缺兵制則添設内外武職飬亷改京城三營為五營各省坐粮名粮改挑實兵設立健鋭火器二營四川省及直𨽻宻雲添設駐防兵弁工程則重修   壇城  廟 宫殿 文廟改用黄瓦武功告成建 武成殿葺 紫光閣又修葺各部院衙署京師内外城垣並城外各石道凡大城内外溝渠河道毎年  簡派大臣稽查御帑修理翰林院貢院落成  臨幸賜宴賦詩又修理庶常館  特賜御書匾額 郭爾羅斯頭等台吉扎薩克臣阿喇布坦
  右壇薦璧
  雩升烟乾隆二十四年  上祭   社稷壇以儀注無薦玉之禮  諭以玉庇嘉榖於荅隂之義為稱飭所司用玉将事著為令   雩祭大禮向未舉行乾隆七年  上以啓蟄龍見郊   雩並重  命禮臣集議舉行與日至   大祀同 巴林和碩額駙臣丹津
  器範古肅豆籩乾隆十三年  上監定禮器考圖著範凡   天   地廟   社 日 月 神 祗 農 蠶之壇奠菜之祭一切爵尊簠簋籩豆登鉶筐爼為
  匏為陶為銅為竹木各隨方色用将祼獻詳見皇乾禮器圖式 吏部侍郎宗室臣王鼎柱鎛鐘特磬諧㲈卷乾隆己夘江西臨江府得古鎛鐘以獻  上既考古定名貯之韻古堂復  詔樂部仿鑄鎛鐘十二以備宫懸並以和闐貢玉琢特磬十二以儷鎛鐘以律分宫備聲振始終之節  御製銘詞歸本於祖徳   天庥而於立均出度  闡示精詳中和韶樂之奏與㲈卷比盛矣 户部侍郎臣諾木親杏壇十事陳蘭櫋乾隆己丑上丁  上詣太學  釋奠前一日命出内府所藏周范鼎尊卣疉壺簠簋觚爵洗各一陳大成殿前以備禮器辛夘嵗  東廵謁 孔林  詔頒内府周笵銅器十事陳 闕里廟後
  既副習禮之觀更體従周之志 禮部侍郎臣荘存與更取士制播誦弦丁丑㑹試始  命于二場増五言排律八韻鄉試及召試 朝考同之其各省學臣嵗科兩試則用五言排律六韻永為取士定制俾士子揄揚鳴盛益溥誦弦之化 兵部侍郎臣瑪星阿
  賚氷嬉秋獻豜定制八旗與内府三旂簡習氷嬉之技毎嵗冬令太液鏡凝分棚  校閲擲綵毬設旌門懸的演射仍按等行賞  御製氷嬉賦以旌勇均賜而歸本於觀徳之義又毎嵗秋上行木蘭行圍八旂之旅期門佽飛之士大小従公蒙古扎薩克王公台吉等率所部千二百
  人隨圍執役  上親御弧矢率先騎射或用虎神鎗  天威神技有一日殪數虎射鹿数十者䝉古王公等互進詐馬宴作什榜以侑食陳相撲及教駣之技圍畢出鹿柴門  恩賞王公筵宴下逮䝉古𨽻役之屬柔逺示恵葢依古三田之制神而明之尤為 本朝大政 兵部侍郎臣紀均四學聽講
  講圜水漣辟雍見於王制葢昉文王靈臺武有天下遂定為天子之學先是廷臣建議請立部議以泛水而格癸夘春  上命詳稽古制於太學彛倫堂前肇建 辟雍汲井穿池引為圜水甲辰之冬工竣  親製碑文記其經始並  申訓復古而不可泥古以垂戒萬世将以今嵗上丁  釋奠禮成後  親臨講學以光令典北京國子監建自元世祖迄今五百餘年而辟雍之制乃備葢
  聖人在上制度考文徳時位三者兼之矣 刑部侍郎臣穆精阿

  恩澤之夀浹瀛壖  皇上徳洋恩溥浹洽寰區五十年中如  覃恩頒詔九次並准臣工貤封伯叔兄嫂與外姻尊属其大臣之宣力者則官其子孫為廕生中書舉人  加恩國初功臣録其後裔雖忠於勝朝者如袁崇煥熊廷弼子孫亦邀  錄用内閣該部毎年  恩賜飬亷至八旗紅白事件均例有  賞給外此如飬育兵鰥寡孤獨等錢粮及八旂地租銀兩告退出力官兵全半俸餉京城之普濟堂每冬例外加給米三百石又於河工料例價之外   准銷銀数百萬其軍需例外開支亦  准銷数千百萬並豁免銅厰節年欠項前後復数十百萬其餘錫予便蕃不可縷舉即新彊藩部及朝鮮安南暹羅琉球諸國均䝉  賞賚凡  朝覲来
  京者逾格  隆施無逺弗届 署理藩院侍郎臣薩音博爾格圖至三至𠕂漕賦蠲史冊所載蠲租賜復之詔或僅及一隅或僅免其半未有普免正供者乾隆丙寅庚寅丁酉三次降  㫖普免各省正賦丙戌己丑兩次普免七省漕粮皆輪年停運五載而遍  恩施叠溥旦古無匹 原任兵部侍郎臣史奕昂截糧平糶給粥饘嵗令督撫奏報民数榖数順天府月報粮價偶遇一隅水旱愆期即勘未成災者于青黄不接時特頒  恩㫖截漕以裕民食平糶以減市價復  念京師地大物博粮價昻時發豆麥減價設厰平糶而於無業貧民三冬艱食者每嵗五城設飯厰至春中乃罷 原任兵部侍𭅺臣蒋元益
  廵狩慶讓虞典篇江浙自   聖祖 皇帝六次南廵後民喁喁望幸  皇上登極緩至十五年之久始  法   祖肇舉時廵采風察吏宥過賚老登進髦士崇秩祀典嗣丁丑壬午乙酉庚子甲辰凡六次禮帥如初他若  廵河南者一  廵五台者四  廵山東者三廵天津者一  鑾輅所臨無非事者而天心克已時以戒諸㣥省供帳為諄諄斥騎母阿
  農田弗躪備屬車者遵法度迓  清蹕者樂就瞻非徒紹班岳之縟文備升中之曠典而已 原任兵部侍𭅺臣錢士雲
  省河
  觀海勵農田河工海塘為東南民生財賦所係  翠華戾止  訓示周詳河工如辛未歳之增築髙堰五壩建淮安城西北石丁丑丑則于徐州北䕶城土堤易石壬午定清口出水誌疏濬六塘下㳺庚子加髙徐州城外石工改築韓家山至奎山石隄至海塘潮势不常 勅令督撫月報情形庚子頒  㫖大興工作于老鹽倉迄西塘工改柴為石凡三千四百九十丈甲辰復  命於章家菴迤西至烏龍廟接建石工而留范公堤柴塘種樹實土以為重門保障之計皆  上親臨相度  指示機宜不惜帑金数千百萬為小民計農田衣食之安萬世永賴矣 江西廵撫臣伊星阿行葦具邇
  錫冠蟬壬寅  上諭将宗室王公子弟  恩給官頂其餘閒㪚家室槩給予四品頂帶癸卯新正
  賜宴 乾清宫  錫賚有差 山西巡撫臣農起
特科大選
  矜寒氊乾隆丙辰壬申庚辰庚寅己亥皆以逄 國大慶特開  恩科鄉㑹試猶  念士之乆困公車者選途壅滯因于壬戍甲戌㑹試後閲選落卷為明通榜丙戌壬辰辛丑㑹試後  命王大臣挑選下第舉人分别等第引  見以七品小京官知縣教職分發補用其自度年衰不任民社者  賞給京銜有差又選抜貢生十二年一舉朝考後分别録用如舉人例又  巡狩獻賦諸生  召試錄取中書舉人又老儒鄉試恩賜舉人㑹試  賜檢討學正且有至司業銜者各以年嵗為差多士沐  教澤際 昌辰皆得奮志功名歡騰寒畯乾隆甲戌科武榜顧鏞辛丑科文榜錢棨皆鄉㑹殿試三元数百年科目盛事實𣷉育於  夀考作人之化 湖北巡撫臣李綬黌序開上塞新邉热河既設郡縣户口日増秀良之士蒸蒸日上向就試附近州縣  上命於承徳府建立 廟學設教授置生員取入府學者六名其屬灤平平泉豐寧建昌赤峰朝陽六州縣各四名並  予鄉試取中舉人一名新建 文廟落成  上御製碑文勒石又嘉峪闗外鎮西一府迪化安西二州宜禾奇台昌吉阜康綏来燉煌玉門七縣皆設學官弟子鄉試中式者  恩許馳驛㑹試上塞乃前代甌庠序區西邉為西羗烽燧之第今户盡絃歌人皆庠序  文治光昭斯真無外矣 廣西廵撫臣吴坦以兹
  夀宇祥氣填福建提督公臣黄仕簡甲子重叠迴璣璿時憲書後舊有紀年一帙自一歳逆数至六十嵗辛夘  皇上夀逾六旬因  命欽天監重周花甲上推至一百二十嵗普為天下増年湖北提督臣俞金鏊
  昇平人瑞地行仙定例民間夀躋百齡者題報建坊曰昇平人瑞五十年来嵗舉毎以十数上於百嵗以上者加賜内府縀疋或荷賜詩  賜額尤極榮寵  廣東提督臣竇璸
  數世同居三古還民間八世同居者二家七世同居者一家九世同居者一家並建坊  賜詩   御書額以褒異之 封振武大夫提督臣李端百九四家孫見元  上以初得元孫非常吉瑞因  命查民間有元孫者直省奏聞凡百九十四家元旦  覃恩詔内優予賞賚為従前詔欵所未有 副都統臣台䝉阿
  皇備諸福為陶甄副都統臣福福
  古稀有五増洪延  皇上七旬萬夀採杜甫詩意刻古稀天子之寶並  御製古稀説謙徳尊光因文示義勵慎終如始之志自庚子至今籌添已五而䖍㳟寅畏無時或釋所由洪延曼羡以莫不増也副都統臣圖思義
  紀年大衍方至川帝王享國五十年者三代前自黄帝顓頊帝俈堯舜以下凡十二君三代後則惟漢武帝今  聖夀古稀有五  臨御適届五十年以五乗五天数五地数五合天地之数而成十推而衍之至萬有一千五百二十所以撰合清寧  誠徵悠乆也 内閣學士臣伯興
  五福五代歌瓞綿甲辰閏三月  上喜得元孫即寧夀宫之景福宫顔曰五福五代堂且為之記以誌古今稀有之瑞復  念我 朝自太祖髙皇帝至  皇上六世下世 皇元孫為十世因  命宗人府查   太祖長子禇英支下得奉字𣲖二人  賜名曰奉福奉夀葢自   太祖以下為十一世矣足徴我祖宗積慶之厚尤際今  聖神篤祜之隆内閣學士臣塔彰阿猶日孜孜
  心懃拳  上既篆  古稀天子之寶下方維以刻文曰猶日孜孜即一璽篆抑埴中而持盈保泰
  全神若掲 内閣學士臣趙鍈

  吟逾什筆如椽  皇上披覧章奏之暇即寄興吟咏毎日常得十数首  精敏固由
  典學强固具見  夀徵 内務府大臣銜上上駟院卿臣討住

  廵能攬轡獵控弦  時廵所屇擁道𭭕迎  上毎鍳其愛戴為却輿按轡以慰就瞻至于丘獮行圍控弦命中不改弓燥手桑之素良由保佑自   天  聖夀日増而康强純健故能如此 内務府大臣銜熱河縂管臣永和
  行健自然匪拘牽㳟讀辟雍  御論天一日一周健也中庸所謂誠者天之道出于自然也若誠之之君子則宜自勉强自强不息大㢤聖言自道所得葢行健有常與   天合徳矣 原任内務府大臣銜武備院卿臣西寧遂啓
  嘉宴集偓佺山東登州鎮縂兵臣馬如麟
  繼述
  祖徳典相沿  皇上慕法   聖祖每舉大政事行大典禮必  令察康熙年間例行仰見  紹庭之念  繼序之思兹之  𠕂行千叟宴猶初志也 山西太原鎮總兵臣福敏泰昔惟
  髫侍今
  端綖史部五帝皆一家之胄而年代隔逺聖與聖不相及禹不詒孫湯非翼子成康聖君不能逮事文武孰若我  皇上親侍   聖祖備承恩顧以  聖見   聖之盛  御製千叟宴依韻詩有曰追思侍   陛髫垂日訝至當軒手賜年松雲之慕丹雘之勤撫今追昔情深文明具于十四字中臣等生晚無康熙年間入仕者不獲従 殿庭班列望見   聖祖穆穆之清光抑可知當日宴中千叟拜手階前遥瞻天上庸能知紫微   帝座之旁  垂髫侍陛之尚有  聖人乎惟   聖祖之明灼知皇上之必能臻上理備多福以𠕂舉千叟之宴故深加   顧復隠付託以神器之重惟皇上天縦之聖必得其夀𠕂舉千叟之宴即一稱觥 賜爵之間而知   授   受之隆䋲承之美均非偶然也 浙江處州鎮總兵臣明安八八六十四卦聨自   聖祖肇舉耆宴至皇上重修茂典凡六十四年適符周易全卦之数 浙江衢州鎮總兵臣賈魁武三千黄髮溯始鬋預宴臣民六十五嵗以上者皆生康熙年間小草纎莖尚𣷉   堯露 四川重慶鎮總兵臣馬鎮國親見
  
  舜史莫𫝊稽古飬老之儀無可深考若三老五更之制人数取義諸説紛如且有凴臆而害理者御製説既斥其謬近復作 作記一篇取孟子所云文王治岐三語以為三老注脚以經注經實
  千古未發之藴若夫   聖治  神孫兩舉盛宴普天率土  恩滂喜洽従来史冊所無也廣東左江鎮總兵臣薩郎阿
  鳳詔初覃土牛鞭今年祥符協應當  皇上御極之五十年正月元旦  特頒恩詔溥錫新祺 雲南臨元鎮總兵臣陳大鈸蓂開六葉風和鳶本日為正月初六日都察院左副都御史臣梁敦書
  法宫觚稜淑景娟大理寺卿臣富炎泰瓊筵平墄排沿縁坐席各以品級班位凡八百筵 大理寺卿臣藍應元醍醐泛盎肴芳鱻詹事臣徳昌韶樂清樂聲鼘鼘  欽定千叟宴樂歌于  升座詔樂奏隆平之章于  大宴進茶清樂奏夀愷昇平瑞之章於  進酒清樂奏紫禁春開之章于  還宫韶樂奏慶平之章
  夀世元音允諧徴角相悦之盛 太常寺卿臣肅普通阿

  天章成不移漏蓮  御製千叟宴㳟依   皇祖原韻詩一章念   祖徳景天貺彰 國慶樹大義而  垂訓逺復仿柏梁體聨句詩  親製發端觀成二句遴諸臣續
  賡 太僕寺卿臣蒋良騏敢曰唱醻
  恩所憐臣等質微學陋㳟承  恩命賡續  奎章語拙情真知邀  矜誨 順天府府尹臣虞
  鳴球頭行上夀

  寵詎偏預宴三千人中王貝勒以下至一品大臣凡五十三人九十以上至百五嵗者凡十人以爵以
  歯領袖耆年尤為被  恩獨厚 奉宸院臣珠爾杭阿

  座前
  手爵行毋遄是日  上召官躋一品及年届九十以上者至  御座前手賜巵酒用  示優老引年之至意 頭等侍衞宗室臣泰来八寶如意大願船宴間珍賜便蕃如意尤徵吉語 䕶軍統領宗室臣希布禪鳩杖扶老枝連蜷預宴人賜鳩杖一具 䕶軍叅領宗室臣都爾松阿銀牌刻字文蜿蜒  頒賜銀牌四品宗室光禄寺少卿臣誠連貂錦縀布豪墨牋凡豐貂文錦彩縀布湖穎
  徽墨松箋諸珍物皆按品  頒賚 内閣侍讀學士臣曹學閔
  睿句捧出蓬莱巔  御筆千叟宴詩摹印徧  賜預宴諸臣盥誦之下㳟捧髙懸用以
  𫝊示子孫永戴  聖徳 侯補内閣侍讀學士臣吉夢熊

  君夀如
  天臣彭籛江寧織造臣成善耆英林下杖履便淮闗監督臣福海老農大有雲𡑅阡左中允臣韋謙恒工商三倍利盈㕓𠉀補國子監司業臣王太岳太平之象霄際泉𠉀補國子監司業臣曺錫寶
  萬萬嵗坐而理焉  上時以始勤終怠為戒今年猶作信   天主人自箴詩我國家法度既極修明綱紀既極整飭一張一弛不過隨時化裁所謂無逸者心無為者治足為萬萬年久安長治之謨即為  萬萬嵗頥神飬夀之道此中外臣民祝願私忱敬于蹈  徳
  含淳之下為  當宁獻欽天監監正臣喜常大書屢書弧見躔 盛典既舉從此更五載焉  八旬萬夀又五載焉六十紀年無彊之算将見大書屢書不一書臣備員靈台謹嵗占南弧見瑞欽天監監正臣髙慎思外方安樂届九埏下國䝉列聖隆施俯鍳誠順近復荷  恩逾格前歲  頒東藩䋲美匾額作嵗復有  御製詩
  章  御製古稀説文房秘寶之 賜暢垓⿰埏朝鮮尤為首被 朝鮮正使陪臣李徽之海有屋東朝鮮陪臣等以奉使朝正適逢  鉅慶馬歯及格遂忝末筵歸語瀛裔君臣備述 天朝福徳之全  恩禮之篤共知膜拜讃歎知必有海屋仙籌出為中國  聖人瑞應 朝鮮副使陪臣羗世晃百有五嵗積籌駢臣以泉南下士皓首儒業遭際聖時己亥  恩科鄉試以九十九嵗觀埸䝉  賜舉人次年  南廵迓蹕復  賜進
  士甲辰㳟逢  六廵江浙趋迎道左  恩加國子監司業銜  恩賜  御製詩章昨復頒賚慶頣黌序  御書匾額皆生世百年夢想所不到者自分芥微末将芹獻臣今百有五嵗乗
  之以百則為萬有五百嵗全登盈数畸叶昌期願祝  聖人符兹積算  恩賜國子監司業銜臣郭鍾岳
  御製重熙
  家法貽萬年我  祖  宗昌後燕貽保世滋大予垂裕每事必景  前猷今夀宴禮成重熙慶洽予所以心  皇祖之心䝉   天之福者長此䖍鞏流謙惕乾臨保我子孫曾元其諦思之以引我大清億萬年丕丕基也
  千叟宴畢坐重華宫得句
  内安外靖昇平世五代一堂康健身寶籙重開千叟宴柏梁慶萃百庭臣沐
  天恩實今古鮮切已懼厪否泰循忍弗孜孜敇㡬命勗過十載作閒人
  八旬萬夀盛典卷三十一
<史部,政書類,儀制之屬,八旬萬壽盛典>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