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六藝之一録 (四庫全書本)/卷063

卷六十二 六藝之一録 卷六十三 卷六十四

  欽定四庫全書
  六藝之一録卷六十三    錢塘倪濤撰
  石刻文字三十九
  唐碑一朝典
  紀功碑
  髙宗撰并行書飛白額顯慶四年八月立金石録大唐紀功之頌唐髙宗書在孟州金石畧
  登封紀號碑
  髙宗撰并行書飛白書額乾封元年二月金石録右唐登封紀號文凡兩碑皆髙宗自撰并書其一大字磨厓刻于山頂其一字差小立于山下然世頗罕傳宣和初余親至泰山得此二碑入録焉金石録
  小字登封紀號碑
  髙宗撰并行書飛白書額小字在泰山下金石録
  述聖紀
  武后撰中宗正書文眀元年八月金石録
  唐述聖紀碑立乾陵今倒仆折為數叚止存兩叚耳據金石録云武后製中宗書字法遒健深得歐虞遺意非中唐以後所辦也石墨鐫華
  昇中述志碑
  右武后撰相王旦正書萬嵗登封元年正月金石録右周武后昇中述志碑武后自撰睿宗書碑極壮偉立扵嵩山之巔其隂鍾紹京書字畫皆工妙政和中河南尹上言請碎其碑詔從之金石録
  封中嶽碑
  書撰人姓名殘缺碑額薛稷正書萬嵗登封元年十二月金石録
  右周武后封中嶽碑已殘缺書撰人名字皆不可考然驗其筆蹟盖薛稷書也金石録
  封祀壇碑
  武三思撰薛曜正書萬嵗登封元年十二月金石録今在登封縣西萬羊岡金石文字記
  太宗賜少林寺教書
  八分書無姓名髙祖武徳三年疑後人重書金石録
  昭陵刻石文
  太宗御製歐陽詢八分書貞觀十年金石録
  右唐昭陵刻石文太宗為文徳皇后立歐陽詢書其文具載于太宗實録今石刻已磨滅故世頗罕傳其畧可見者有云無金玉之寳玩用之物木馬偶人有形而已欲使盜賊息心存亡無異又云俯視漢家諸陵猶如蟻垤皆被穿窬今營此陵制度卑狭用功省少望與天地相畢永無後患其言非不丁寜切至也然竟不免温韜之禍太宗英武聰明過人甚逺而於此眷眷不忘何哉以此知死生之際能超然無累者賢哲之所難也又云國家府藏皆在目前與在陵内何異其詞尤陋得無為後世達士所笑乎仝上
  贈髙熲禮部尚書詔
  正書無姓名貞觀十一年十二月金石録
  右唐贈髙熲詔書貞觀十二年改葬有詔贈禮部尚書其事當載扵史而隋書熲列傳唐書帝紀太宗實録皆不載同上
  贈比干詔
  薛純陀八分書貞觀十八年金石録
  貞觀十九年二月薛純陀八分書今重刻在衛輝府舊唐書太宗紀貞觀十九年二月贈殷比干為太
  師諡曰忠烈命所司封墓葺祠堂春秋祠以少牢上自為文以祭之金石文字記
  追尊𤣥元皇帝詔
  王懸河行書乾道元年十二月金石録
  紀泰山銘
  明皇撰并八分書開元十四年九月金石録
  𤣥宗御製并書文詞雅馴而分𨽻遒逸婉潤最為當時得意之筆刻在泰山髙崖字大六七寸石方三丈極不易搨王户部堯年為彼中司理見餉一紙如獲眀珠王元美云佘嘗登泰山轉天門見東二里許穹崖造天銘書若鸞鳯翔舞于雲烟之表為之色飛惜其下三尺許為搨工惡寒篝火焚蝕遂闕百餘字云石墨鐫華
  開元十四年𤣥宗御製并書今在泰山頂石崖上金石文字記
  龍角山紀聖銘
  眀皇撰并八分書開元十七年九月金石録
  右唐龍角山紀聖銘明皇撰按髙祖實録武徳三年四月辛巳晉州人吉善行扵羊角山見白衣老父乗白馬朱鬛謂善行曰為吾語唐天子吾為老君汝祖也今年平賊後汝當為帝天下太平必得百年享國子孫且千嵗太宗遣使者杜昻致祭須臾神復見謂昻曰歸語天子我不食何煩祭為髙祖異之立廟扵其地授善行朝散大夫據碑稱是時太宗為秦王討宋金剛所謂賊平汝當為帝者指太宗也其事可謂怪矣然碑與實録所載語頗不同文多不能備録惟碑稱善行以武徳三年二月初奉神教至四月老子又見曰石龜出吾言實既而太宗遣昻善行乗驛表上至長安適㑹郇州獻瑞石如龜文曰天下安平萬日而實録亦云郇州獻瑞石有文曰天下于萬其語小異又碑稱善行絳州人而實録云晉州耳老子其生以清淨無為為宗豈身沒數千嵗而區區為人稱述符命哉盖唐太宗初起託以自神此陳勝所為謂卜之鬼者也史臣既載于實録明皇又文之于碑遂以後来為真可欺罔豈不可笑也哉金石録
  龍角山慶唐紀聖之銘唐眀皇書在晉州金石略龍角山慶唐觀紀聖銘今在浮山縣龍角山 舊唐書地理志武徳二年分㐮陵置浮山縣四年改為神山册府元龜載開元十四年九月制曰𤣥元皇帝先聖宗師國家本系昔草昧之始告受命之期髙祖應之遂扵神降之所置廟改縣曰神山近日廟庭屢彰嘉瑞虔荷靈應祇慶載深宜令本州擇精誠道士七人扵羊角廟中潔齋焚香以崇奉敬金石文字記
  司刑寺大脚跡敕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長安二年六月金石録
  長安二年右司刑寺大脚跡敕并碑銘二閻朝隠撰附詩曰匪手携之言示之事盖諭昬愚者不可以理曉而决疑惑者難用空言雖示之已驗之事猶懼其不信也此自古聖賢以為難語曰中人以下不可以語上者聖人非棄之也以其語之難也佛為中國大患非止中人以下聰明之智一有惑焉有不能觧者方武氏之時毒被天下而刑獄慘烈不可勝言而彼佛者遂見光蹟扵其間果何為哉自古君臣事佛未有如武氏之時盛也視朝隠等碑銘可見矣然禍及生民毒流王室亦未有若斯之甚也碑銘文辭不足録録之者所以有警也俾覽者知無佛之世詩
  書雅頌之聲斯民𫎇福者如彼有佛之盛其金石文章與其人之被禍者如此可以少思焉集古録
  司刑寺佛蹟碑
  前碑閻朝隠撰范元悊正書後碑范元悊撰吴守劼八分書長安三年七月金石録
  武后少林寺勅書
  八分書無姓名天册萬嵗二年十二月金石録
  眀皇誡牧宰敕
  八分書無姓名開元二十六年六月金石録
  夢真容勅
  正書無姓名開元二十九年六月金石録
  唐趙履信記蘓靈芝行書并篆額開元二十九年六月一日立本朝天聖六年重摹復齋碑録 碑在廣信軍寳刻叢編
  唐𤣥宗真容應現制
  開元二十九年六月一日下臨海太守賈長源刻輔崇儀八分書復齋碑録
  盧奐㕔事賛
  唐陕州盧奐㕔事讃開元二十四年唐𤣥宗撰并書奐為陕州刺史𤣥宗行幸過陕州書其㕔壁而刻之集古録
  唐𤣥宗御製御書帝西幸過陕府至奐㕔事題賛扵其壁奐以刻石并謝表批答附于後碑以開元二十四年十月立集古録目
  盧奐謝表并批詔
  表正書無姓名詔行書金石録
  聖宫石臺勅書
  裴瓘書蕭諴題潞州金石畧
  啓聖宫臺勅
  太子亨題在西京金石畧
  唐羣臣請立道徳經臺批答
  唐𤣥宗注經成詔道士司馬秀等請立經臺奏謝批答及皇太子紹慶王琮等十八人列名皆附刻扵經䑓集古録目
  令長新戒
  開元中令長新戒唐開元之治盛矣𤣥宗嘗自擇縣令一百六十三人賜以丁寜之戒其後天下為縣者皆以新戒刻石今猶有存者余之所得者六世人皆忽不以為貴也𤣥宗自除内難遂致太平世徒以為英豪之主然不知其興治之勤用心如此可謂為政知本末矣然鮮克有終眀智所不免惜哉新戒凢六其一河内其二虞城其三不知所得之䖏其四汜水其五穰其六舞陽嘉祐八年六月十日書集古録令長新戒一在汜水正書令長新戒二在房子縣正書令長新戒三八分書金石録
  虞城縣令長新戒王遹篆書鄧州令長新戒劉飛書金石畧
  開元二十四年二月五日諸道石刻録
  鄭樵金石録有新誡碑二一王遹篆一劉飛書趙眀誠録有三紙歐公録又有六紙有正書有八分書者余所獲乃一王某行書盖開元頌行時不但一州刻也碑雖泐甚然書法是深于聖教序者石墨鐫華
  唐令長新誡 在河内唐𤣥宗御製初𤣥宗擇令長一百六十三人又自製新誡宰相裴耀卿等請令集賢院善書者書以賜之其後諸縣往往各以刻石集古録目
  唐令長新誡開元中縣令徐杭所刻太室山人劉飛書在穰縣集古録目
  𤣥宗嘗幸驪山登朝元閣命羣臣賦詩正字劉飛詩最清㧞特𫎇激賞右相李林甫怒飛不先呈已出為一尉而卒封演見聞記
  唐令長新誡 唐𤣥宗御製大和九年縣令李易簡建鄭宗冉書此本無𤣥宗勅書而别有勅語乃當時召新除令長賜食扵朝堂而遣之叮嚀慰勉之言也在舞陽縣集古録目
  唐令長新誡汜水 唐開元中縣令馮宴所刻後嵗久以為柱礎寳厯二年縣令崔潾移置扵縣㕔集古録目
  褒封四子敇
  敕門下昊穹眷命烈祖降靈休昭之儀存乎記典荘子列子文子庚桑子列在真仙體兹虚白師𤣥元之聖教𢎞大道扵人寰觀其㣲言究極精義比夫諸子諒絶等夷其荘子宜依舊號曰南華真人列子號曰冲虚真人文子號曰通𤣥真人庚桑子號曰洞靈真人其四子所著書並隨號稱為真經宣布中外咸使聞知 天寳元年二月卄日求古録
  天寳元年二月正書今在盩厔縣樓觀 舊唐書禮儀志天寳元年正月癸丑陳王府參軍田同秀稱扵京永昌街空中見𤣥元皇帝以天下太平聖夀無疆之言傳扵𤣥宗仍云桃林縣故關令尹喜宅旁有靈寳符發使求之十七日獻扵含元殿二月丁亥御含元殿加尊號為開元天寳聖文神武皇帝辛邜親祔𤣥元廟丙申詔史記古今人物表𤣥元皇帝昇入上聖荘子號南華真人文子號通𤣥真人列子號冲虚真人庚桑子號洞虚真人改荘子為南華真經文子為通𤣥真經列子為冲虚真經庚桑子為洞虚真經今人稱荘子書為南華經昉扵此也李肇國史補曰天寳中天下屢言聖祖見因以四子列學官故有偽為庚桑子者其辭鄙俚非古人書古今文字記
  封孔子弟子詔
  吕巖説撰記正書天寳三年十二月金石録
  唐擇縣令勅
  唐南陽新野令李伯豫行書天寳六年十月建復齋碑録
  眀皇賜上黨故吏勅書
  天寳十一年十月
  眀皇哀册文
  王縉撰史鎬八分書貞元五年金石録
  康珽誥
  徐浩行書天寳十年三月金石録
  顔惟正并商夫人贈告
  顔真卿正書寳應二年十一月金石録
  唐刑部尚書太子賔客魏國公述先誥
  劉昇八分書墨池編
  諡文宣追封兖公等詔
  李瀾書在淄州金石畧 墨池編作李潤
  李潤李華從弟淄州尉唐宰相世系表
  僧恵幹乞題大通大照塔額表肅宗批答
  大厯中立墨池編
  勸農勅
  正書無姓名大中九年五月金石録
  濠州勸民栽桑敕碑
  大中十年 余得劉莒脩兖州文宣王廟碑見大中時中書門下牒又得此碑見大中時敕乃知平章事非署敕之官今世止見中書門下牒便呼為敇惟告身之制僅存焉集古録
  徳宗政刑箴
  徳宗撰八分書無姓名貞元十四年十二月金石録
  武宗皇帝廵幸左神䇿軍紀聖徳碑
  廵幸左神䇿軍碑崔鉉撰栁公權正書㑹昌三年金石録唐翰林學士承㫖崔鉉撰散騎常侍集賢殿學士栁公權書集賢直院徐方平篆額武宗嘗幸神䇿軍勞閱軍士兼統三軍上将軍仇士良請為碑以誦聖徳鉉等奉勅書撰碑以㑹昌三年立集古録目
  唐髙祖駐馬佛堂碑
  唐渭南縣興法寺僧貞慶撰并八分書髙祖武徳二年嘗幸渭南至大韓村其父老以為榮立佛像于其地謂之駐馬佛堂嵗久碑記闕落開元十七年村人韓祚等重建集古録目
  唐碑刻二御製 御書
  太宗登逍遥樓詩
  長孫無忌楊師道行書貞觀十二年二月眀皇八分書詩顔真卿正書王璵表附金石録
  御製魏鄭公碑
  太宗御製并行書貞觀十七月正月金石録詳見昭陵諸碑
  帝京篇
  太宗御製禇遂良行書貞觀十九年八月金石録
  晉祠銘
  太宗御製并行書貞觀二十年七月金石録
  右唐晉祠銘太宗撰并書晉祠者唐叔虞祠也髙祖初起兵禱于叔虞祠至貞觀二十年太宗為立碑焉唐得天下後太宗祠晉侯而為之銘晉侯者周唐叔後覇天下者也據碑髙祖起兵時曽禱于晉侯之祠而以是報享之太宗製文并書全法聖教序蘭亭而縱横自如但石理惡厯年多其鋩鎩之存者無幾耳石墨鐫華
  祠在今太原府西南四十里距今太原縣八里而今縣則古晉陽之故址唐時為并州為北都為河東節度使治昔人立廟于此以祀唐叔考之北齊書已有其名而唐髙祖起兵嘗禱于此太宗貞觀二十年正月幸晉祠樹碑製文親書之扵石今存祠中金石文字記
  温泉銘
  太宗御製并行書貞觀中立金石録
  三藏聖教序
  太宗撰禇遂良正書永徽四年十月在京兆府一本碑在慈恩寺塔金石録
  三藏聖教序記
  髙宗撰禇遂良正書永徽四年十二月在京兆金石録
  萬年宫銘
  髙宗撰并行書永徽六年五月在鳯翔府麟逰縣金石録
  萬年宫即九成宫改名髙宗幸而銘之書之也行草視英公碑尤為勁㧞石墨鐫華
  萬年宫碑隂題名
  長孫無忌以下自書金石録
  右唐萬年宫碑隂者髙宗自為萬年宫碑詔宰相而下皆題名扵其隂余每覽此碑見長孫無忌禇遂良許敬宗李義府同時列名未嘗不掩卷太息以為善惡如水火决不可同器惟人主能辨小人而逺之然後君子道長而天下治若俱收並用則小人必得志小人得志則君子必被其禍如無忌遂良是已然知人帝堯所難非所以責髙宗也金石録
  碑隂云奉勅中書門下見從文武三品以上并學士并聼自書官名于碑隂後列從官五十餘人長孫無忌李勣禇遂良軰皆與焉書名大小不倫然皆有法即契苾賀蘭亦不草草一時之盛令人仰想其後武氏亂之而不復可觀矣石墨鐫華
  契苾何力莫賀可汗之孫貞觀六年率衆内屬厯右驍衛大将軍龍翔中封凉國公諡曰毅見唐書賀蘭敏之武士彠之外孫武后取為士彠後賜
  氏武累官左侍極蘭臺太史令與名儒李嗣真等㕘與刋撰見唐書武士彠傳
  三藏聖教序并記
  太宗髙宗撰王行滿正書顯慶二年十二月金石録
  三蔵聖教序并記
  太宗髙宗撰禇遂良正書龍朔三年六月同州重立金石録
  三藏聖教序并述聖序記
  太宗髙宗撰沙門懐仁集王書咸亨三年十二月金石録
  御製眀徴君碑
  髙宗撰髙正臣行書王知敬篆額金石録
  右唐明徴君碑徵君者梁眀山賔也髙宗朝其裔孫崇儼以方技進故立此碑舊唐史言髙宗自製文而書之非也盖髙宗撰文髙正臣書耳金石録
  右髙宗御製王知敬篆碑隂有栖霞二大字乃大中庚子嵗所立今碑乃景子此即米芾所謂手摩一丈玉讀書上元記者書自聖教序中出極有風骨可愛蒼潤軒碑䟦
  御製李勣碑
  髙宗撰并行書儀鳯二年十月金石録詳見昭陵諸碑
  道藏經序
  髙宗則天撰王懸河行書𢎞道元年十二月金石録
  唐睿宗書武士彠碑
  李嶠撰相王旦書長安元年十二月金石録
  右周武士彠碑武后時追尊士彠為無上孝眀皇帝命李嶠為碑文相王旦書石焉戎幕閒談載李徳𥙿言昔為太原從事見公牘中有文水縣牒稱武士彠碑元和年間忽失龜頭所在碑上有武字凡十一䖏皆鐫去之碑髙大非人力所及未幾武元衡遇害今此碑武字最多皆刻畫完好無訛缺者以此知小說所載事多荒誕不可信類如此金石録
  唐睿宗書順陵碑
  武三思撰相王旦正書長安二年六月金石録題云孝眀皇后碑武三思撰相王旦書碑用武氏製字武三思稱𢘗猶可而旦亦曰𢘗旦當發一笑書不知真出相王否方整遒健可録也碑已仆于乙邜之地震而亡扵縣令之修河余猶從故家見其搨本石墨鐫華
  右武后革命時所立順陵碑首曰大周無上孝眀髙皇后碑銘并序特進太子賔客監修國史上柱國梁王𢘗三思奉勅撰太子左禦率兼檢校安北大都䕶相王𢘗旦奉勅書求古録
  棲巖寺詩
  髙宗則天撰韓懐信正書長安二年金石録
  幸閒居寺詩
  髙宗睿宗太平公主詩八分書無姓名武后詩自草書長安四年四月金石録
  㳺仙篇
  武后撰薛曜正書武后時立金石録
  龍興聖教序
  中宗撰相王旦正書神龍元年九月金石録
  中興聖教序碑
  中宗撰唐奉一八分書神龍三年五月金石録
  中宗為三藏法師義淨所作唐奉一書刻石在濟南府長清縣界西禪寺寺在深山中義浄真身塔尚存金石録
  唐奉一齊州人善書翰武后時為侍御史見御史臺記又唐書武后紀云久視元年三月夏官尚書唐奉一為天兵道大摠管
  老子孔子顔子賛
  睿宗撰李邕行書開元十一年十二月金石録
  唐眀皇書凉國長公主碑
  蘓頲撰明皇八分書開元十二年八月金石録
  右唐凉國長公主碑蘓頲撰眀皇書公主睿宗女也新唐書列傳云字華荘而碑云諱莬字花粧傳云下嫁薛伯陽而碑云嫁温彦博曽孫曦按新史睿宗第三女荆山公主已嫁薛伯陽當以碑為正金石録右凉國長公主碑小許公撰而開元帝御書書法過肥然㸃畫間自有異趣要之自唐變此體帝為最也碑辭大半可讀攷之唐史睿宗第六女字華荘始封仙源下嫁薛伯陽今碑内封爵先後同而字乃從花粧非華荘也又稱歸故丞相虞公温彦博曽孫曦及攷彦博傳曽孫曦尚凉國長公主伯陽傳尚仙源公主坐父稷誅流嶺表自殺然則公主固嫁薛伯陽再嫁温曦史遺曦而碑諱伯陽也弇州山人藁
  此蘓頲撰開元帝分書帝書潤色史惟則而此碑稍肥要之一變漢法者也公主碑名花粧史作華荘先封仙源嫁薛稷子伯陽伯陽坐父稷流嶺表再嫁温彦博曽孫曦史遺曦不書而碑諱不言伯陽石墨鐫華凉國碑為𤣥宗分書蘓頲撰書法遒逸匀適少遜孝經總脫盡六朝之習者公主睿宗第六女名莬字華荘元美謂碑為花粧史作華荘而不言名子函石墨鐫華直以字為名二公似俱未見其碑也余嘗從叔兄至奉先逰唐諸陵犯暑造極羣山北峙萬峯連亘一目無際竟不辨何者為陵也歸而得數碑此石卧草間字跡完好如新扵時恨楮墨不具後遣工搨得已為土人擊扑損半恐一經採訪官使或搨不勝誅
  求故也公主初封仙源嫁薛稷子伯陽坐父稷流嶺表自殺復改今封復嫁温彦博曽孫曦碑自不得不諱伯陽而史不當逸曦也金石史
  眀皇行次成臯詩
  艾叙行書開元十三年十月金石録
  艾叙與史麟工夫相敵亦擅時名書史㑹要
  唐明皇御註道徳經
  眀皇註并御書開元二十四年八月懐州本金石録老子道徳經唐𤣥宗註開元二十三年道門威儀司馬秀等請扵兩京及天下應修官齋等州皆立石臺刋勒其經文御書其注皆諸王所書此本在懐州集古録
  經𤣥宗書注皇太子紹及慶王琮奉勅書初開元二十四年𤣥宗已注道徳經道門威儀司馬秀等奏請兩京及天下應修官齋等州造立石臺刋勒經注集古録目
  唐𤣥宗注經成詔道士司馬秀等請立經臺奏謝批答及皇太子紹慶王琮等十八人列名皆附刻扵經臺集古録目
  眀皇注孝經
  眀皇八分書天寳四年九月金石録
  唐𤣥宗書孝經後有太子亨右相林甫左相適之等題名韋郇公陟稱彭城縣男盖自吏部侍郎出為河南採訪始襲公爵此本封耳韋陟封平樂郡公可補本傳之闕書法豐妍匀適與泰山銘同行押亦雄俊可喜當時為林甫所蠱媚極矣猶知有是經耶三子同日就隕屬鏤南内淒涼廢食循覽遺跡為之慙慨王世貞弇州山人藁
  此碑四面以蟠螭為首鑿嵌精工故非後世所能開元帝書法與泰山銘同潤色史惟則老勁豐妍如泉吐鳯為海吞鯨非虚語也後有李齊古表行書亦佳同勒諸臣名字字不草草至如行押數十字尤豪爽可喜乃知前代帝王留心翰墨如此石墨鐫華
  𤣥宗御製序并注及書今在西安府儒學前第二行題曰御製序并注及書其下小字曰皇太子臣亨奉勅題額其額曰大唐開元天寳聖文神武皇帝注孝經臺後有天寳四載九月一日銀青光禄大夫國子祭酒上柱國臣李齊古上表及𤣥宗御批大字草書三十八字其下有特進行尚書右僕射兼右相吏部尚書集賢院學士修國史上柱國晉國公臣林甫光禄大夫行左相兼兵部尚書𢎞文舘學士上柱國渭源縣開國公臣李適之等四十五人姓名惟林甫以左僕射不書姓中間人名攙入丁酉嵗八月廿六日紀九字是後人所添是嵗乙酉非丁酉也又末二人官銜下不書臣亦可疑金石文字記
  唐眀皇書金仙長公主碑
  右唐金仙長公主碑徐嶠之撰明皇御書㩀唐書本傳云太極元年與玉真公主同為道士而碑云丙午嵗度為道士盖神龍二年也此于史學不足道然唐史書事差謬多如此也金石録
  徐嶠之撰眀皇行書今在蒲城縣金石文字記
  眀皇賜道士蔡守冲詩
  并謝表批答行書天寳十一年九月金石録
  上黨啟聖宫頌
  眀皇撰并八分書天寳十二年八月金石録
  御製武部尚書楊珣碑
  眀皇撰并八分書天寳十二年八月金石録
  右唐楊珣碑按唐史宰相世系表以珣為友諒子今碑乃云志謙子疑史誤珣楊國忠父也故𤣥宗親為製碑其末盛稱國忠之美云我有社稷爾能衛之我有廊廟爾能宰之卟和九功九功惟序平章百姓百姓昭眀其語可謂褒矣豈所謂臨亂之主各賢其臣者乎碑天寳十二年建盖後二年安禄山起兵又一年國忠被戮矣金石録
  鶺鴒頌
  眀皇撰并行書天寳中立金石録
  當皇祐至和之間余在廣陵有出使黄元吉者以唐眀皇自書鶺鴒頌本示余把玩久之後二十年獲此石本扵國子博士楊褒又三年来守青州始知刻本在故相沂公宅集古録
  眀皇上黨宫宴羣臣故老詩
  行書天寳中立金石録
  眀皇謁𤣥元廟詩
  行書天寳中立金石録
  右謁𤣥元廟詩唐𤣥宗撰并書余嘗見世有𤣥宗所書鶺鴒頌與此字法正同碑在北邙山上洛陽人謂之老君廟也集古録
  唐眀皇書裴光庭碑
  裴光庭碑張九齡撰𤣥宗御書按唐書列傳云光庭素與蕭嵩不平及卒博士孫琬希嵩意以其用循資格非奨勸之誼諡曰克平帝聞特賜諡曰忠憲今碑及題額皆為忠獻傳云撰揺山往則而碑云往記光庭以開元二十一年薨二十四年建此碑𤣥宗自書不應誤皆當以碑為是也集古録
  唐中書令集賢院學士張九齡奉勅撰𤣥宗御書侍中裴耀卿題御書字兵部尚書同中書門下三品李林甫題額諌議大夫禇庭誨摹勒光庭字連城河東聞喜人官至侍中正平郡公贈太師諡忠獻碑以開元二十四年十一月立在聞喜集古録目
  唐𤣥宗登逍遥樓詩
  唐𤣥宗御製并分書太常卿姜皎書年月蒲州刺史王璵以詩刻石請御書碑額表一蒲州刺史顔真卿書答詔肅宗書以乾元元年集古録目
  御製段秀實碑
  徳宗撰皇太子誦行書貞元元年四月金石録
  麟徳殿宴羣臣詩
  徳宗撰皇太子誦行書貞元四年六月金石録
  送張建封還鎮詩
  徳宗撰太子誦行書貞元十四年金石録
  御製韋臯紀功徳碑
  徳宗撰太子誦行書貞元二十年十一月金石録
  
  唐眀徴君碑
  髙宗御撰髙正臣書上元三年四月今在上元縣棲霞寺唐有兩上元此云景子者髙宗號也 舊唐書明崇儼傳累遷正諌大夫特令入閣供奉崇儼每因謁見輒假以神道頗陳時政得失帝深加允納潤州棲霞寺是其五代祖梁䖏士山賔故宅帝特為製碑文親書扵石論者榮之今按此碑乃髙正臣書史家以御製并訛為御書耳金石文字記
  貞順皇后武氏碑
  𤣥宗御製御書字為八分太子亨題額貞順皇后姓武氏晉陽人終于恵妃追册皇后諡曰貞順碑以天寳十三年四月立集古録目
  貞順皇后武氏碑隂記
  從子武就撰王膺行書建中二年京兆金石録




  六藝之一録卷六十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