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六十九 六藝之一録 卷七十 卷七十一

  欽定四庫全書
  六藝之一録卷七十     錢唐倪濤撰
  石刻文字四十六
  唐刻豐碑
  少府監贈兵部侍郎李自正碑抱玉子
  朱巨川撰韓秀弼書并篆建中元年京兆金石録
  贈太尉杜鴻漸碑
  中書侍郎平章事元載撰門下侍郎平章事王縉書鴻漸京兆杜陵人位至門下侍郎平章事衞國公贈太尉諡文獻碑以代宗時立不載年月集古録目
  唐贈太尉杜鴻漸碑建中二年京兆金石録
  贈左僕射裴儆碑
  従姪次元撰皇甫閱正書并篆建中二年京兆金石録
  門下侍郎王縉碑
  李紓撰姪建中三年京兆金石録
  贈左散騎常侍路太一碑
  獨孤良弼撰并書建中四年京兆金石録
  宋州刺史王仁敬碑
  張蔇撰張少悌正書興元二年京兆金石録
  鄭州司馬元待聘碑
  劉太莫撰韓秀弼八分書貞元二年九月金石録
  贈司空尚可孤碑
  鄭雲逵撰并行書貞元二年京兆金石録
  張延賞碑
  趙賛撰歸登八分書貞元三年七月 又一碑正書元和八年十二月建金石録
  尚書右丞王維碑
  庾承宣撰鄭絪書貞元三年京兆金石録
  内侍監魚朝恩碑
  呉通𤣥撰呉通㣲行書貞元四年五月金石録
  右唐魚朝恩碑呉通𤣥撰吳通㣲書朝恩雖以譴死然其徒如竇文場焦奉超者猶居中用事故徳宗朝詔為立碑呉通𤣥兄弟於陸䞇謗毁抵排無所不至至為朝恩碑則稱頌功徳如此可以見其為人矣金石録
  豫州刺史狄梁公碑
  元通禮撰黨復書貞元三年重立訪碑録
  嗣曺王戢碑
  趙賛撰行書無姓名貞元四年七月金石録
  工部尚書辛京杲碑
  李竦撰韓秀榮八分書貞元六年正月金石録
  右唐辛京杲碑按元和姓纂載辛氏云懐節生言為都水使者言生雲京京杲而碑乃云懐節生思廉為左驍衞大将軍公即大将軍之愛子金城郡王之従父弟新史所書亦同金城郡王即雲京也然則姓纂以京杲為言之子雲京之同父弟誤矣金石録
  正晦先生碑
  先生姓陳名融貞元五年東平吕溫述輿地碑目
  相州刺史李孟犨碑
  子軫撰孫良鈞八分書子翼篆額貞元八年京兆金石録
  贈户部尚書符令竒碑
  鄭叔規撰貞元八年立在富平京兆金石録
  鄭叔清碑
  于翰撰韓秀榮八分書貞元九年七月金石録
  左僕射韋安石碑
  賈至撰孫元行書貞元九年八月金石録
  贈秘書監郇國公韋斌碑
  王維撰僧元真書貞元九年金石録
  長安尉王之瑊碑
  于邵撰韓秀榮八分書貞元十年正月金石録
  太子賔客李翼碑
  于邵撰子執鈞書子正鈞篆額貞元十年京兆金石録
  漢陽王張柬之碑
  李邕撰瞿令問八分書貞元十二年十一月金石錄
  相國趙憬碑
  權徳輿撰歸登八分書貞元十三年九月金石錄
  彭王傅徐浩碑
  張式撰次子現正書貞元十五年十一月金石錄
  宣武節度董晉碑
  中書舍人權徳輿撰皇太子侍書殿中丞王丕書晉字渾成河東虞鄉人官至宣武節度使碑以貞元十五年集古錄目
  左僕射李晉碑
  李紓撰楊同恕書貞元十五年京兆金石錄
  昭義節度使王䖍休碑
  撰人姓名殘缺徐現正書貞元十六年四月金石錄右唐昭義軍節度王公碑其名已殘缺以事考之盖王䖍休也與唐書列𫝊所載官爵行治多同惟碑云贈右僕射𫝊為左僕射小失不足道而碑與𫝊皆云䖍休汝州梁縣人元和姓纂以為范陽人非也金石錄
  李説碑
  鄭儋撰栁公權正書貞元十六年十月金石錄
  焦兟碑
  従弟郁撰來獻行書貞元十八年七月金石錄
  宣武節度昭徳郡王劉全諒碑
  楊於陵撰徐蔵器書貞元二十年京兆金石錄
  劍州長史李廣業碑
  貞元二十年十一月鄭雲逵撰正書今在三原縣金石文字記
  長史名廣業曽祖淮南王神通父雲麾将軍璲子為都統國貞貞子庶人錡也以錡顯故立碑碑立之未五年而錡用叛僇矣夫一𫝊而子死事再𫝊而孫死叛不亦大徑庭哉碑辭多泐闕不可讀書撰人有曰尚書刑部侍郎上柱國原武男有曰使持節華州諸軍事者而皆不可考矣書法極清婉可翫集古金石諸書俱遺之因志其畧弇州山人藁
  廣業即孝同之孫為劍州長史長子國貞為王元振所害者次子若水仕金吾衞大将軍通事舍人功名俱不顯以國貞子錡貴始樹此碑考之史國貞原名若幽而附若水于李齊物傳云齊物族弟不言為國貞親弟又孝同碑云有子瑱此碑云雲麾将軍璲公之烈考則廣業家世歴歴可尋至錡以叛遂亡此碑貞元二十年立后五年錡始叛也王元美謂書撰人皆不可考今碑中有云謂雲逵嘗學舊史云 云而前署撰者官刑部侍郎當是鄭雲逵攷雲逵正與李錡同時撰文亡疑但碑又云上柱國原武縣開國男雲逵傳不及或史畧之耳書者則誠不可考書法直是徐浩敵手石墨鐫華
  贈越州都督符元亮碑
  不著書撰人名字其字畫栁公權書也元亮其字也缺其名而不書仕唐至神策軍将軍贈越州都督碑以貞元中立集古録目
  萬州刺史苖拯碑
  張粲撰王山従八分書苖端題額永貞元年十二月金石録
  歙州刺史盧瑗碑
  裴度撰裴潾正書元和元年金石録
  贈太子太保顔杲卿碑
  弟真卿撰盧佐元正書元和元年十月金石録
  従弟真卿撰外姪盧佐元書大歴九年魯公書建至貞元十八年傾倒石折元和元年十月孫男証重建立復齋碑録
  右唐顔杲卿碑真卿撰元和中舊石刓缺其甥盧佐元重書而刻之舊唐史言杲卿既殺蒋欽凑等𤣥宗知之加杲卿衞尉卿兼御史大夫以袁履謙為常山太守杲卿為司馬今以碑考之乃進兼中丞赴京而以賈深為司馬新史之所書亦同盖舊史之謬碑又言公初被害掲首於右金吾街樹有張湊者收其髪謁𤣥宗俄見夢云禦捍處多兵馬少𤣥宗哭而設祭焉後湊以髪至夫人疑之憑床而哭忽聞聲如鞭床者髪箱跳而前夫人方駭信之其事甚怪而舊史不書新史所載亦簡畧杲卿忠義之節貫金石其死宜不昧而魯公之語可信不疑故盡録其事于此金石録
  左拾遺竇叔向碑
  羊士諤撰竇直正書元和三年十月金石録
  刑部侍郎劉伯芻碑
  段文昌撰沈傳師正書元和三年京兆金石録
  國子司業辛璿碑
  姪宗撰正書無姓名胡季良篆元和四年五月金石録
  贈左僕射劉公碑
  吕温撰戴少平行書元和四年京兆金石録
  左僕射裴倩碑
  權徳輿撰張𢎞靖正書胡証篆額元和四年京兆金石録
  贈吏部尚書武就碑
  權徳輿撰鄭餘慶正書元和五年三月金石録
  右唐武就碑就元衡父也元和姓纂載平一四子集備就登備生元衡今此碑與唐書宰相世系表皆以元衡為就子姓纂元和中修是時元衡為宰相不應差其世次豈余家所載本偶爾脱誤乎當俟别本校正金石録
  相國賈耽碑
  鄭餘慶撰并正書元和五年三月金石録
  冠軍将軍烏承玭碑
  許孟容撰胡証八分書并篆元和七年正月金石録左散騎常侍河南尹許孟容撰魏博節度副使胡証八分并篆額承玭字徳潤張掖人官至右領軍使冠軍将軍此碑不完纔有其半不見所立年月集古録目
  左常侍路公碑
  韓愈撰鄭餘慶正書元和七年十月金石録
  襄陽郡王路公碑元和七年國子博士韓愈撰吏部尚書鄭餘慶書右拾遺陳岵篆額韓文考異
  左僕射裴耀卿碑
  許孟容撰歸登八分書并篆元和七年十月金石録右唐裴耀卿碑許孟容撰宋次道春明退朝録載皇祐中王沂公曽之弟子融侍郎守河中還以唐明皇所題裴耀卿碑額上之仁宗遂御篆賜沂公碑額曰旌賢今此碑元和中立文與額皆歸登書非明皇所題疑子融所上乃明皇書裴光庭碑耳耀卿光庭二碑皆在綘州也又按新唐史列傳云耀卿字煥之宰相世系表作渙之而碑乃字子煥傳云耀卿守真次子而碑乃為第三子皆史家之謬金石録
  贈司空令狐承簡碑
  子楚撰并書元和七年京兆金石録
  贈左監門衞将軍劉希果碑
  李益撰従姪佐時行書元和七年京兆金石録
  劉統軍碑
  韓愈撰歸登八分書元和八年金石録
  右唐劉統軍碑字書雖殘缺猶歴歴可辨以昌黎集本校之時有異同皆當以碑為是惟叙其世系不同則疑碑之誤集本云公曽祖考為湖州守祖令太原再世北邊樂其高寒棄楚不還逮於公身三世晉人而墓誌之云曽大父諱承慶朔州刺史大父巨敖為太原晉陽令遂著籍太原之陽曲此碑乃云考令太原又云再世晉人且碑既言陽曲之别繇公祖遷則其為晉人非再世明矣余故曰石本誤也碑當時所立其諸子皆在不應差其世次而錯謬如此莫可曉也金石録
  余讀昌黎作劉昌裔碑竊疑其謂既塟将反柩于京師知其必有誤也且既塟矣安得而反柩哉因求其碑偶存為考其文是反机于京書之所傳其譌如此豈不使後世疑耶其餘雖于義不甚相妨然因其譌誤可以復證也碑云陳許軍節度使今本無軍字反机于京碑無師字不可以誣碑無以字有太史之狀有太常之狀而無下有字蘇民戰敵碑為軋敵陳力應變碑為陳方僕射已都碑作以都書曰菑害碑作𤉣害以文考次知書本為誤乃知碑刻之傳于當時者不可誣也後世校讐不得原本因誤就譌不究其意隨己所見致文字錯亂以疑後學可勝歎哉廣川書跋
  興元節度使裴玢碑
  裴度撰劉遵古行書元和九年十一月金石録
  右唐裴玢碑晉公裴度撰碑已斷裂其族姓名氏磨滅不可辨識但云公名玢字連城以事考之盖裴玢也元和中為興元節度使以疾歸朝卒新舊史皆有傳舊史云五代疎勒國王綽武徳中來朝授鷹揚大将軍天山郡公因留為京兆人而新史乃云名糾今碑所載與舊史同不知新史何所據而改為糾乎疑轉冩誤爾又新舊史皆云綽玢五世祖而碑云高祖亦當以碑為正金石録
  太子賔客孔述睿碑
  鄭絪撰鄭餘慶書元和十一年六月金石録
  贈兵部尚書王用碑
  韓愈撰元和十一年京兆金石録
  太傅岐國公杜佑碑
  李吉甫撰張𢎞靖書袁滋篆額元和十一年京兆金石録
  贈司空于夐碑
  張躬撰劉伯芻八分書元和十二年六月金石録右唐于夐碑集古録載夐碑云盧景亮撰今此碑乃張躬疑夐有兩碑景亮所撰余録中偶無之當俟訪求金石録
  于夐神道碑盧景亮撰其文辭雖不甚雅而書事能不沒其實夐之為人如其所書盖篤於信道者也碑云司馬遷儒之外五家班固儒之外八流其語雖拙盖言其學不駁雜也然非徒貶去釋老而已自儒術之外餘皆不學爾碑又云其弟可封好釋氏夐每非之夐于頔父也然可封之後不大顯而夐之後甚盛以此見釋氏之教信嚮者未必獲福毁貶者未必有禍也碑言夐䔍於孝弟守節安貧不可動以勢利其所履如此足以興其後世矣集古録
  贈左武衞上将軍彭獻忠碑
  張仲素撰郭叔瑜書王遂篆額元和十二年京兆金石録
  左常侍李衆碑
  李絳撰裴璘正書元和十三年十二月金石録
  贈揚州大都督蕭昕碑
  孟簡撰并書賀拔恕篆額元和十三年京兆金石録
  著作郎權公碑
  趙賛撰序鄭絪銘鄭餘慶分書元和十四年訪碑録
  涪陵郡王焦伯瑜碑
  邢叔度撰孫蔵器行書元和十四年京兆金石録
  左常侍薛苹碑
  孟簡撰栁公權正書元和十五年又正月金石録右唐薛苹碑唐史列傳云苹父順為奉先尉而此碑及元和姓纂皆云名順先盖史誤金石録
  太子賔客吕元膺碑
  李絳撰袁璘正書元和十五年七月金石録
  右唐吕元膺碑舊唐史云元膺字景文新史云字景大而碑乃字孟淳新舊史皆云元膺自御史中丞拜岳鄂觀察使而碑乃云岳鄂觀察兼中丞爾其卒也舊史云諡曰憲而碑作獻皆當以碑為據金石録
  太子少保田公碑
  李宗閔撰篆書無名殘缺元和十五年九月金石録右唐檢校太子少保田公碑李宗閔撰文字殘缺以事考之盖田𢎞正之兄融碑也𢎞正帥魏博詔以融為相州刺史使之相近唐史稱𢎞正幼孤事融甚謹軍中常分曺習射𢎞正聯中融怒退杖之故當田季安猜暴時能自全及為軍中推迫融不悦曰爾竟不自晦取禍之道也其後𢎞正與其子布皆被祻如融言融兄弟父子出于軍旅其智畧皆過人如𢎞正布之忠義融之先見真一代之豪傑也碑為篆字題嵩山布衣書而姓名磨滅不可識其筆蹟頗佳金石録
  昭義節度使辛秘碑
  牛僧孺撰陳諫正書元和中立金石録
  右唐辛祕碑與新舊史所載大畧相同惟碑與舊史本傳皆云登五經開元禮科而新史云舉明經碑云其卒贈右僕射而新舊史皆作左僕射耳又舊史云諡曰昭而新史云諡曰肅後更諡懿碑不載其諡莫知孰是也金石録
  刑部侍郎歸融碑
  男登撰行書元和中立京兆金石録
  武昌軍節度使元稹碑
  白居易撰元和中立京兆金石録
  張諴碑
  白居易撰武翊黄正書姪孫蟠篆長慶二年八月金石録
  贈太保李良臣碑
  李宗閔撰楊正書長慶二年金石録
  安定郡王李光進碑
  令狐楚撰子季元行書金石表
  右唐李良臣碑良臣李光顔之父也碑李宗閔撰文詞爾雅可喜宗閔牛僧孺皆一代奇才而自陷朋黨惜哉金石録
  良臣光進之父官止雞田州刺史以光顔故贈太保與二子光進光顔同塟一地此李光進乃光顔之兄與弟光顔並為唐名将非光弼弟也碑今在榆次縣金石文字記
  左武衞将軍劉徳𠅤碑
  嚴綬撰劉繼元書陸邳篆額長慶二年京兆金石録
  少府監胡珦碑即胡良公碑歐陽集古録䟦補録於下
  韓愈撰胡証八分書長慶三年四月金石録
  潮州刺史韓愈撰左金吾衞大将軍胡証八分書并篆額珦字潤溥貝州宗城人官至少府監碑以長慶三年四月立在蒲城縣集古録目
  贈左僕射郭公碑
  李宗閔撰蕭佑正書長慶三年八月金石録
  山南節度韋綬碑
  中書侍郎平章事牛僧孺撰給事中于敖書綬字子章京兆人官至山南西道節度使碑以長慶三年集古録目
  贈太尉司徒中書令韓𢎞碑
  韓愈撰長慶三年京兆金石録
  胡良公碑即少府監胡珦
  長慶三年胡良公碑韓愈撰良公者名珦韓之門人張籍妻父也今以碑校余家所蔵昌黎集本號為最精者文字猶多不同皆當以碑為正茲不復紀碑云珦子逞迺巡遇述遷造而集本無巡他流俗所傳本又有云遇或為巡者皆非也當以碑為正集古録
  崔能神道碑
  兵部侍郎李宗閔撰能弟檢校吏部尚書判東都尚書省従書戸部尚書胡証篆額能字子才清河東武城人官至嶺南節度觀察使贈禮部尚書碑以長慶三年集古録目
  崔能神道碑云拜御史中丞持節觀察黔中仍賜紫衣金印按唐世無賜金印者官制古今沿革不同而其名號尚或相襲自漢以來有銀青金紫之號當時所謂青紫者綬也金銀者乃其所佩印章爾綬所以繋印者也後世官不佩印則此名虚設矣隋唐以來有隨身魚而青紫為服色所謂金紫者乃服紫衣而佩金魚爾宗閔所謂賜金印者繆也今世自以賜緋銀魚袋賜紫金魚袋結入官銜矣而階今有至金紫光祿大夫者遂於結銜去賜紫金魚袋皆流俗相承不復討正久矣故因宗閔之失并記之集古録
  中書令張曲江碑
  廣州刺史嶺南節度使徐浩撰并書曲江名九齡字子夀一字博物韶州曲江人開元中官至中書令罷為尚書右丞相貶荆州長史諡曰文獻碑以大歴中書撰長慶三年集古録目
  張九臯碑
  工部尚書蕭昕撰九臯孫曺州刺史仲方書九臯范陽人仕至殿中監以長慶三年集古録目
  魏博節度田布碑
  陜州大都督府長史陜虢觀察使庾承宣撰前鄉貢進士吕價書布字敦禮官至魏博節度使碑以長慶四年集古録目
  田布碑庾承宣撰布之事壯矣承宣不能發於文也盖其力不足爾布之風烈非得左丘明司馬遷筆不能書也故士有不顧其死以成後世之名者猶有幸不幸焉各視其所遭如何耳今有道史漢時事者其人偉然甚著而市兒里嫗猶能道之自魏晉以下不為無人而其顯跡不及於前者無左邱明司馬遷之筆以起其文也治平甲辰秋社日書集古録
  兵部郎中郭貽碑
  陸邳𨽻書長慶四年京兆金石録
  江隂縣令武登碑
  長慶三年金石畧  子儒衡撰并書在緱氏碑帖攷
  嶺南節度鄭權碑
  陜州大都督府長史庾承宣撰萬年縣令姚向書權字復道滎陽人官至嶺南節度碑以寳歴二年立集古録目
  鄭權碑寳厯二年姚向書筆力精勁雖唐人工於書者多而及此者亦少惜其不傳於世而今人莫有知者惟余以集録之博得此而已熙寜辛亥孟夏清心堂書集古録
  紫陽先生碑
  李白撰栁公權正書寳歴三年金石録
  紫陽先生碑隂
  李繁撰栁公綽正書寳歴三年金石録
  西平王李晟碑
  裴度撰栁公權正書太和元年四月金石録
  右唐李晟碑裴度撰碑載西平子十二人愿聰㧾愻憑恕憲愬懿聼惎慇唐史宰相世系表所書亦同而新舊史列傳皆云晟有十五子舊史云侗伷偕無祿早世豈以侗等早世故碑不載歟又李石撰李聴碑云西平有子十六人疑更有未名而卒者耳元和姓纂載西平子十人以碑校之姓纂缺聰總憑懿四人而愻慇二子墓碑舊史皆無之又其倫次差謬亦當以碑為正金石録
  裴晉公撰李西平神道碑以較江浙閩唐文粹本大率傳寫脱謬且經改易不能遍舉姑言其甚者乾元初立功成都其邦人咸服具以状文而諸本盡作具状以聞何俗弱也乗墉壑如通道殆有二義當謂士卒鼔勇升高步險如履平不然以而為如猶春秋書星隕如雨也今衆本直改作而通道或増一字為軌道於是下句硩梟獍而清宫亦添一禁字按周禮秋官硩簇氏掌覆夭鳥之巢鄭氏讀如擿碑盖用此硩字而諸本盡改為磔尤更淺陋古書日壊俗本日多此予所以撫卷三嘆也益公題䟦
  右唐西平郡王李晟碑裴晉公撰栁公權正書晟在唐功盖天下可謂偉矣唐書列傳叙其官時與碑不合碑謂晟由左清道率歴三府右職累遷光祿太常卿傳則云授特進試太常卿碑謂晟為涇原四鎮北庭節度都知兵馬使代宗徵之以左金吾衞将軍為神策兵馬使傳則云以右金吾衞大将軍為涇原四鎮北庭兵馬使碑謂晟平蜀還授檢校太子賔客而傳不書碑謂建中二年以晟為神策先鋒都知兵馬使加御史中丞尋拜左散騎常侍兼御史大夫傳則云晟為神策先鋒加檢校左常侍散騎兼魏府左司馬尋授御史大夫碑謂皇居失守授晟檢校工部尚書充神策行營節度傳則云詔拜神策行營節度使碑謂大駕再遷加檢校右僕射尋轉左僕射同平章事兼京兆尹神策軍京畿鄜坊節度觀察等使管内及商華等州副元帥復詔晟兼河中晉綘慈隰節度使又兼京畿渭北鄜坊丹延節度招討使又進京畿渭北鄜坊商華兵馬副元帥傳則云進晟尚書左僕射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復詔晟兼河中晉綘慈隰節度使又兼京畿渭北鄜坊丹延節度招討使又進京畿渭北鄜坊商華兵馬副元帥碑謂鑾輅爰歸拜司徒兼中書令俄以本官兼鳳翔尹鳳翔隴右節度觀察等使及四鎮北庭涇原等州副元帥改封西平郡王傳則云拜晟司徒兼中書令尋拜鳳翔隴右涇原節度使兼行營副元帥徙王西平郡晟之碑作於當時而史成於後代要當以碑為是金薤琳瑯
  碑在高陵縣王墓前裴晉公撰栁誠縣書已磨泐不可讀矣都元敬全録其文止缺數字又别本有刻者與碑亦牴牾數字當是傳寫之誤王元美云是時西平諸子皆已逝獨太保聴存乞晉公文寥落不能發其忠義戡定之績至于料吐蕃背盟事絶不載盖聴于其時徒見晉公祿位勲業之盛㡬埒西平意其文足以光顯其先而不知晉公雖非忌者自以為位宰相文崇簡要體當如是而于西平之元功偉畧十不著一二嗚呼今碑首云奉勅撰書末云乃命臣度稱代言時似非聴乞也元美豈未讀全文耶都元敬又録其官時與史不合者極詳今抄具左云云見前要當以碑為是又碑所記公子十二人史云十五人亦當従碑石墨鐫華
  贈開府儀同三司王𢎞規碑
  李徳裕撰侯丕正書大和元年京兆金石録
  司徒烏重𦙍碑
  司徒平章事裴度撰山南東道節度竇易直書𦙍字保君太原人官至天平横海等軍節度使司徒平章事碑以太和二年立在下邽集古録目
  右唐烏重𦙍碑新唐史列傳云重𦙍為横海節度使討王庭湊久不進兵穆宗以為觀望詔杜叔良代之以重𦙍為太子太保長慶末以檢校司徒同中書門下平章事為山南西道節度使召至京師改節天平軍文宗初徵拜司徒今以碑考之重𦙍為横海節度也長慶元年徙為山南西道周嵗徵入改天平軍四年就拜太子太保文宗踐極徵拜門下平章事頃之同中書為司徒餘如故盖重𦙍之罷横海即移鎮興元未嘗拜太子太保而其為太保實帥天平又其帥興元時未嘗兼宰相至文宗即位乃拜耳舊史與文宗實録所書畧同皆可以正新史之失金石録
  太尉王播碑
  李宗閔撰栁公權正書太和四年正月立金石録中書侍郎平章事李宗閔撰翰林學士承㫖栁公權書播字明敭太原人位至左僕射同平章事贈太尉碑以大和四年正月立集古録目
  何文悊碑
  王源中撰劉禹錫正書大和四年八月金石録
  侯仲荘碑
  杜黄裳撰崔元畧正書大和四年又十月金石録
  左威衞将軍李蔵用碑
  禮部侍郎翰林學士王源中撰翰林待詔唐𤣥度篆額唐元序集王羲之書蔵用宧者也字師貞隴西成紀人官至冠軍大将軍左威衞大将軍知内侍省隴西郡開國公碑以太和四年集古録目 唐元序書在京兆府金石畧
  李蔵用碑王源中撰唐𤣥度書𤣥度以書自名于一時其筆法柔弱非復前人之體而流俗妄稱借之爾故存之以俟識者集古録目 太和四年王源中撰唐元度書在京兆碑帖考
  贈右武衞大将軍駱奉先碑
  朱景𤣥撰唐𤣥度分書篆額大和五年京兆金石録
  贈司空王潛碑
  李宗閔撰崔蠡正書王無悔篆額大和六年京兆金石録
  義陽郡王苻璘碑
  題中書侍郎同平章事李宗閔撰宗閔太和七年為此官栁公權正書金石録 今在富平縣儒學金石文字記右唐符璘碑按唐書列傳璘姓符而碑作苻以姓氏書攷之瑯琊符氏出于魯頃公之孫公雅為秦符節令因以為氏而武都苻氏出于有扈之後為啟所滅奔西戎代為氐酋本姓蒲至符堅以背有文改焉今此碑以璘為苻氐又云其先琅邪人皆不可知然按璘與弟瑤皆封邑于琅邪豈書碑者誤以符為苻其家出於武吏不是正乎金石録
  右領軍衞将軍馬存亮碑
  李徳裕撰大和七年京兆金石録
  高瑀神道碑
  司徒侍中東都留守裴度撰河南尹鄭澣書瑀字乾亮渤海蓨人官至忠武軍節度使贈司空碑以太和八年集古録目
  開府儀同三司崔守誠碑
  許康佐撰唐𤣥度分書并篆大和九年諸道石刻録
  李石神道碑
  東都留守季徳裕撰工部侍郎栁公權書碑文殘缺名字皆不可見考其世系事迹知為李石碑也碑以大和中立在河隂集古録目
  散騎常侍黎公碑
  嗣子名缺書大和中立訪碑録

  六藝之一録卷七十
<子部,藝術類,書畫之屬,六藝之一錄>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