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七十七 六藝之一録 卷七十八 卷七十九

  欽定四庫全書
  六藝之一録卷七十八    錢唐倪濤撰
  石刻文字五十四
  唐碑釋氏四
  𢎞福寺辨法師碑
  秘書丞李儼撰洋州司户薛純陁書法師名機字辨姓張氏南陽人為𢎞福寺沙門碑以顯慶三年八月立集古録目
  右辨法師碑李儼撰薛純陀書純陀唐太宗時人其書有筆法其遒勁精悍不减吾家蘭臺意其當時必為知名士而今世人無知者然其所書亦不傳扵後世余家集録可謂博矣所得純陀書祇此而已知其所書必不止此而已也盖其不幸埋沈冺滅非余偶録得之則遂不見扵世矣廼知士有負絶學髙世之名而不幸不傳扵後者可勝歎哉可勝歎哉治平元年閏五月晦日書集古録
  右唐辨法師碑薛純陀書歐陽公集古録云純陀太宗時人其書有筆法意其當時必為知名士而今世人罕知者集古所得純陀書祇此而已余按法書要録云薛純陀學歐草㣲傷肥鈍亦通之亞也然則純陀當時真知名矣余又得純陀八分書比干碑歐陽公所未嘗見也與純陀同時有薛純唐太宗命書砥柱銘者其筆法與純陀絶相類疑即一人盖唐初時人名姓多如此爾金石録
  辨法師碑薛純陀書昔歐陽公嘗評其不减率更然所書不傳于後永叔所得純陀書惟此不知又有甚
  焉者也貞觀十二年奉勅書銘砥柱其字磊落如山石自開隱鱗而出可以見方丈之勢矣固無牽強以成也當時如虞伯施禇登善號能書者皆避而讓之其後栁誠懸愛其書恐失其次第則又别書扵石後世得純陀所書砥柱銘者皆碎雜叢叠必按此而序之砥柱銘薛純而此碑為薛純陀嘗為秘書省正字本名純陀後以純自别扵時檢于類書見之廣川書跋
  辨英法師碑
  正書無書撰人姓名顯慶四年六月金石録
  道因法師碑
  李儼撰歐陽通正書龍朔三年十月金石録
  唐道因法師碑中臺司藩大夫李儼撰蘭臺郎騎都尉歐陽通書通率更令詢之子書法出家學矩矱森嚴意度飄逸但少含蓄之趣耳東里續集
  道因與𤣥奘同譯經者見髙僧傳碑文亦宏麗饒其家言然去蕳栖頭陀不啻一小刼耳評者謂歐陽蘭臺瘦怯扵父而險峻過之此碑如病維摩髙格貧士雖不饒樂而眉宇間有風霜之氣可重也余嘗謂皇象文武索靖載妖帖章草中鳥跡筆者顔真卿家廟茅山碑正書中玉筯筆者蘭臺道因碑正書中八分筆者此未易為俗人言也弇州山人槀
  王元羙曰評者謂蘭臺瘦怯于父而險峻過之此碑如病維摩髙格貧士雖不饒樂而眉宇間有風霜之氣可重也余謂蘭臺故學父書而小變為險筆時兼𨽻分自是南北朝流風餘韻李仲璇孔廟碑趙文淵所書華岳碑可覆觀也石墨鐫華
  歐陽通正書較信本流麗有餘而嚴敬不足杜詩云書貴瘦硬方通神今以此視化度醴泉諸碑已自癡肥矣然學者自此求信本之迹則亦執柯伐柯取則不逺矣𤣥牘記
  古跡吾不得而見之矣今之模搨失真又了無足觀惟有古碑版耳率更碑版尚有數種而蘭臺止存一道因法師碑蘭臺父子齊名號大小歐陽率更楷法源出古𨽻故骨氣洞達結體獨異居唐楷書第一小歐陽早孤購求父書不惜重貲力學不倦能窺源本家學相承非剏造也金石史
  今在西安府儒學金石文字記
  安國寺才法師碑
  髙智周撰吕保正書龍朔三年十月諸道石刻録
  荘嚴寺行䖍法師碑
  許彦伯撰髙正臣書上元元年甲戌九月十五日建復齋碑録
  慈恩寺大法師基公碑
  李義撰沙門正演正書永淳元年十二月四日立復齋碑録
  㑹真法師紀徳碑
  馮内直撰正書無姓名垂拱二年二月金石録
  修敬寺旭禪師碑
  無書撰人名氏禪師姓趙氏絳州稷山人碑以萬嵗通天二年立在河陽集古録目
  崇聖寺曇遂法師碑
  薦福寺譯經沙門波崙撰前鳯州録事袁元悊書法師姓魏氏鉅鹿曲陽人髙宗儀鳯中初復崇聖寺召法師居之其後自斷支體刳心腹以食百獸而死碑以長安元年集古録目
  信行禪師碑
  越王貞撰薛稷正書并碑隂在長安縣西北八里神龍二年八月立金石録
  信行禪師興教碑越王貞撰中書舍人薛稷書扵禪師事迹無所叙述但為稱羙之辭而已謂之興教碑以神龍二年八月立集古録目
  大通禪師碑
  唐僧謂神秀為北宗慧能為南宗神秀以神龍二年賜諡大通禪師岐王範張説及徴士盧鴻皆為其碑文舊唐書方技傳
  寳嚴院千嵗和尚碑
  僧宗一撰開元二年四月立諸道石刻録
  誌公碑
  行書開元三年二月其額云大唐齊州章邱縣常白山醴泉寺誌公之碑今仍在寺中而其地已割入鄒平矣碑隂有誌公像其下方斷齧不全按此所述是梁之寳誌與陸倕文畧同而曰既墓彼山又墳兹嶺則此地亦有誌公墳也僧家有衣鉢爪髪塔不嫌兩葬金石文字記
  懐素律師碑
  崔融撰行敦集王書開元六年二月碑在京兆府金石録
  國子司業崔融撰安國寺沙門行敦集王羲之書懐素西崇福寺僧也姓范氏長安人碑以開元二年六月立集古録目
  善達法師碑
  郭廷誨撰正書無姓名開元七年五月金石録
  郭廷誨撰任遺祚正書開元七年五月建在元城復齋碑録
  廣果寺能大師碑
  武平一撰正書無姓名開元七年諸道石刻録
  萬廻法師碑
  徐堅撰行書無姓名開元十年又五月金石録
  普寂禪師碑
  盧鴻撰并八分書開元十二年正月金石録
  静泰法師碑
  吕向撰劉懐信正書開元十二年八月金石録
  文蕩律師碑
  盧渙撰魏栖梧正書開元十三年十月金石録
  前河南吉城尉盧奐撰著作郎魏栖梧書律師姓藥氏河南宻縣人開元十三年十月弟子一智為之建塔立此碑在陽翟縣集古録目
  道安禪師碑
  開元十五年十月宋儋撰并行書今在嵩山㑹善寺廢戒壇前中斷金石文字記
  佛䭾禪師碑
  李訥撰張庭珪八分書開元十七年七月金石録佛䭾禪師塔碑後序
  李湜撰眀乾節行書開元十八年五月建附金石録
  曇榮禪師碑
  崔禹撰蘇睍銘章鍳八分書開元十八年金石録
  嵩山閒居寺珪禪師碑
  宋儋撰并行書開元二十三年四月金石録
  大智禪師碑
  嚴復撰史惟則八分書開元二十四年九月金石録大智禪師義福碑并碑隂史惟則書西京金石畧此碑為唐史侍御惟則書竇臮述書賦稱史書古今折衷大小應變聲價極不落莫也其行筆絶類太山銘而縝宻過之知開元帝潤澤所自耳大智師北宗之錚錚者嚴挺之粗能其家言俱可存也弇州山人槀史維則分𨽻書竇臮稱其古今折衷大小應變如因髙而矚逺俯川陸而必見今觀此碑信是開元間分書第一手嚴挺之文亦麗則可觀大智師見唐方技傳傳云開元二十年卒碑云二十四年石墨鐫華
  大智和尚七十九年東奔西走説佛説法只留得卧去坐去有何差别二句已是眼光落地時蹭蹬話頭嚴挺之史惟則二家癡漢更為作碑寫頌只至今日装法帖書跋語紛紛不了古詩不云乎當時一着蓑衣去江水茫茫何䖏尋淵泉若穿透此句便雖滿家書法名畫我只道眼中無有片紙隻字也𤣥牘記大智禪師碑隂記
  楊伯成撰史惟則八分書開元二十九年立附金石録碑隂陽伯成撰記施浄財事而惟則書書法瘦而少態與前碑異何也石墨鐫華
  大智禪師碑嚴挺之撰史惟則八分書并篆額碑隂記陽伯成撰史惟則八分書今在西安府儒學金石文字記
  大智禪師碑之二
  嚴浚撰胡沛然集王右軍書天寳十一年八月金石録
  萬𢌞大師神跡碑
  徐彦伯撰史惟則八分書開元二十五年五月金石録萬囘神跡記右散騎常侍徐彦伯撰太子右内率府録事叅軍集賢院學士史惟則八分書萬回虢人姓張氏據記沙門𤣥奘嘗西逰天竺有寺空其一室問其人曰是僧方生扵中國其號萬回盖自此而徃者萬回矣萬回言語悲喜不常如狂者所為多異髙宗延之禁中中宗號之曰𤣥通大居士封法雲公𤣥宗為營居室扵醴泉里後追贈司徒封虢國公碑以開元二十五年萬回弟子沙門還源所立集古録目
  萬回神迹記碑徐彦伯撰其事固已怪矣𤣥宗英偉之主彦伯當時名臣也而君臣相與尊寵稱述之如此欲使庸愚之人不信不惑其可得乎世傳道士罵老子云佛以神怪禍福恐動世人俾皆信嚮而爾徒髙談清静遂使我曹寂寞此雖鄙語有足采也集古録萬囬神迹碑隂記
  楊伯成撰并賛史惟則八分書并篆額開元二十五年仲夏十有五日戊子記復齋碑録
  懐道律師碑
  李邕撰并行書開元二十五年七月金石録
  東山愛同寺懐道闍𥠖碑括州刺史李邕撰并書闍𥠖姓陳氏為福州愛同寺僧碑以開元二十五年七月立集古録目
  𤣥覧律師碑
  徐安貞撰褚庭誨正書開元二十五年八月金石録工部侍郎徐安貞撰諫議大夫褚庭誨書法師庭誨之諸父也為杭州華嚴寺僧碑以開元二十五年八月立集古録目
  智逺律師碑
  啖彦珍撰陳瓌行書開元二十五年九月金石録
  大照禪師碑
  盧僎撰史惟則八分書天寳元年十二月金石録右大照禪師碑唐吏部員外郎盧僎撰伊闕縣尉集賢院待制兼校理史惟則書碑天寳元年立唐世八分書名家者四人而已韓擇木李潮蔡有鄰及惟則也集古録
  大照禪師碑
  李邕撰并行書天寳元年二月碑在州嵩嶽寺金石録金陵俞仲茅先生藏李泰和行書大照禪師碑二千餘字硬黄紙筆法精整清栗有歐虞風味視他書欹側疎豪者大不同先生云此書自唐以来即為髙麗所藏以故絶無宣和政和等璽羣玉秋壑等印與蘇米等跋神廟末年一弁得之平壤将獻之幕府媒進余策遼事之必敗戒其母遽徃已而果然此卷遂留余䖏稍酬之金帛不能滿其意也而終無肯昂直應者故尚為余物耳世傳北海石本娑羅雲麾率以宕逸取竒與此絶不類乃知古人勝䖏初不可以一途取如菩薩神變散入諸趣在具眼者熟叅之蕭然有得也六研齋二筆
  大照名普寂大通秀之嗣去達磨七世是名北宗門庭甚盛所謂南京法主三帝門師者也碑當在嵩嶽寺今不存拓本乃翻刻者不逮雲麾嶽麓亞扵娑羅耳金石文字記補遺
  法現禪師碑
  李通文撰吕向正書天寳元年九月金石録
  故一切導師碑
  撰人姓名殘缺沙門智謙行書天寳二年六月金石録
  實際寺隆闡大法師碑
  右唐實際寺懐惲碑無書撰人姓名觀碑中有弟子思荘敬想清輝勒兹𤣥徳之語則碑乃惲之徒所撰碑稱惲能頌般若神咒際遇髙宗武后兩朝可謂緇流之出色者而其老也乃患惡疾以死朝廷復贈之曰隆闡法師然則其法果安在哉金薤琳瑯
  右隆闡法師碑僧懐惲撰及書頗亦能為其家言筆法尤圓𡠾有聖教遺意後稱天寳二年至眀年則改年為載矣趙明誠金石録極詳備而遺此似不可曉弇州山人槀
  此碑行書源出聖教而漸作婉媚纒繞殊乏晉人瘦勁蕭疎之趣碑為懐惲立都𤣥敬云無書撰人姓名碑中有弟子思荘敬想清徽勒兹𤣥琰則碑為惲之徒所撰未知是否而王元羙乃曰僧懐惲撰及書頗亦能為其家言筆法尤圓𡠾有聖教遺意今碑中叙惲生死甚備明云大足元年十月二十二日神遷春秋六十有二神龍元年勅贈隆闡大法師天寳二年建碑又弟子思荘云云如元羙言豈惲鬼撰書耶盖碑首後人妄増懐惲及書四字文理本不屬而元羙疑于及字上當有撰字遂誤耳元羙博學絶世似未見都𤣥敬金薤琳瑯又似未讀竟此碑然謂惲頗能為其家言又似并取其文者至人乃作夢語何也石墨鐫華
  天寳二年十二月今在西安府儒學題曰唐實際寺故寺主懐惲奉勅贈隆闡大法師碑銘并序其下曰懐惲及書盖不可曉文中有弟子大温寺主思荘敬想清徽勒兹𤣥琰疑即其人所書金石文字記
  道超和尚精徳碑
  在隆州古城山平等寺中天寳四載薛兼金撰輿地碑目
  一切導師元傾和尚碑
  僧崇業撰僧智謙書天寳五年六月立京兆金石録
  曹溪能大師碑
  兵部侍郎宋鼎撰河南陽翟縣丞史惟則八分書能大師姓盧氏南海新興人居新興之曹溪天寳七年其弟子神㑹建碑于鉅鹿郡之開元寺集古録目
  宋泉撰史惟則八分書天寳十一年二月金石録
  乗真禪師碑
  王雄風撰胡沛然行書天寳七年八月金石録
  眀禪師碑
  鄭靈之撰徐浩正書天寳十年七月金石録
  天寳十年鄭炅之撰徐浩書秋暑困甚覧之醒然治平丙午孟饗致齋東閣書集古録
  瑶臺寺大徳碑
  撰人姓名殘缺韓擇木八分書天寳十一年十二月金石録
  法華寺𤣥儼律師碑
  前秘書省正字萬齊融撰武部郎中徐浩書律師姓徐氏諸暨人居越州法華寺碑以天寳十五年六月立集古録目
  山谷寺璨大師碑
  房琯撰徐浩八分書上元元年建辰月金石録
  大澄禪師碑
  王縉撰徐浩行書大厯四年三月金石録
  大證禪師碑銘王縉撰徐浩正書今在嵩嶽寺金石文字記
  法慎律師碑
  李華撰張從申行書李陽氷篆大厯八年十二月金石録
  龍興寺四絶碑首者李陽氷篆法慎律師碑額也在揚州龍興寺唐李華文張從申書李陽冰篆額律師者淮南愚俗素信重之謂此碑為四絶碑律師非余所知華文與仲申書余亦不甚好故獨録此篆爾集古録
  張從申書其原出于王大令筆意與李北海同科故名重一時書苑云從申結字縝宻近古未有弟從師從義從約並工書皆得右軍風規時人謂之四龍書賦云張氏四龍名揚海内厥有季弟功夫少對右軍風規下筆斯在季謂從申也又云從申近古所無恨扵聞見不多右軍之外一歩不窺予觀從申雖學右軍其原出扵大令筆意與李北海同科名重一時宜不虚得但所短者抑揚低昂太過又真不及行耳然唐人而有晉韻殊可嘉尚近世歐陽文忠為集古録而雅不愛從申書故此碑見棄而特取其篆首至其書王師乾碑以見稱于秦玠故聊存焉信乎真賞之難值也註云從申有弟三人又云季謂從申不可曉東觀餘論
  鏡智禪師碑
  獨孤及撰張從申行書大厯八年十二月金石録
  開元寺僧殘碑
  右唐開元寺僧殘碑雖書撰人姓名殘缺然以字畫考之為顔魯公書無疑也初仁宗朝吴長文叅政為在京師僦居治地得之當時文士皆為賦詩今其石尚藏汶上長文家云金石録
  空寂寺大福和尚碑
  陸海撰僧惟髙書寳應二年京兆金石録
  三藏和尚不空碑
  嚴郢撰徐浩正書建中二年十二月金石録
  御史大夫嚴郢撰彭王傅徐浩書不空西域人居長安興善寺自𤣥宗以来謂之 代宗時加開府儀
  同三司肅國公賜號    追贈司空加號大辨正廣   碑以建中二年十一月立集古録目右唐不空碑自眀皇以後職官不勝其濫下至佛氏老子之徒亦皆享髙爵重禄故不空始為特進大鴻臚封肅國公既歿又贈司空嗚呼名器之輕一至扵此昔舜命伯禹作司空異于是矣金石録
  和尚不空也碑徐浩書浩𫝊曰父嶠之善書以法授浩世状其書曰怒猊抉石渴驥奔泉尤為司空圗所爱又嘗論書曰鷹隼乏彩而翰飛戻天者骨勁而氣猛也翬翟備色而翺翔百歩者肉豐而力沉也若藻曜而髙翔書之鳯凰矣可謂誇詡之極今觀此碑雖結法老勁而㣲少清逸在唐書中似非其至者石墨鐫華舊唐書王縉傳曰初代宗喜祠祀未甚重佛而元載杜鴻漸與縉喜飯僧徒代宗嘗問以福業報應事載等因而啟奏代宗由是奉之過當嘗令僧百餘人扵宫中陳設佛像經行念誦謂之内道塲其飲膳之厚窮極珍異出入乗廐馬度支具廪給每西蕃入冦必令羣僧講誦仁王經以禳鹵冦苟幸其退則横加錫賜胡僧不空官至卿監封國公通籍禁中勢移公卿爭權擅威自相凌奪凢京畿之豐田羙利多歸扵寺觀吏不能制僧徒雖有藏姦蓄亂敗戮相繼而代宗信心不易乃詔天下官吏不得箠曳僧尼又見縉等施財立寺窮極瓌麗每對揚啟沃必以業果為證以為國家慶祚靈長皆福報所資業力已定雖小有患難不足道也故禄山思眀毒亂方熾而皆有子禍僕固懐恩将亂而死西戎犯闕未擊而退此皆非人力所能制也帝信之愈甚公卿大臣既推以業報則人事棄而不修故大厯刑政日以陵遲有由然也五臺山上有金閣寺鑄銅為瓦塗金扵上照曜山谷計錢巨億萬縉為宰相給中書符牒令臺山僧數十人分行郡縣聚徒講説以求貨利代宗七月望日扵内道塲造盂蘭盆餙以金翠所費百萬又設髙祖以下七聖神座備旛節龍傘衣裳之制各書尊號扵旛上以識之舁出内陳扵寺觀是日排儀仗百寮序立扵光順門以俟之旛花鼓舞迎呼道路嵗以為常其傷教之原始扵縉也史傳所言佞佛之弊至切故具録之按此碑不空以一胡僧而官至特進大鴻臚開府儀同三司肅國公遂為後代沙門授官之祖吁亦異矣金石文字記
  册府元⻱言大歴三年二月興善寺不空三藏上言因修寺塔下見古埏得一小棺長尺餘發視有十餘重棺皆金寳装餙中有舍利骨及佛髪一條每棺一鎖規製妙絶有殷仲文題賛其説近怪仲文為桓𤣥侍中領左衛将軍安帝反正出為東陽太守未至關中不可以欺里巷之儒而代宗乃出寳輿具威儀迎入内道塲奉之何哉仝上
  均法師碑
  沙門惟心撰髙述書貞元三年五月金石録
  徑山大覺師碑
  王頴撰王偁正書貞元十年十一月金石録
  招隱寺朗然禪師碑
  栁識撰釋常靜正書并篆額貞元五年十一月樹碑復齋碑録
  東山懐一律師碑
  皇甫政撰褚長文正書邱悌篆額貞元八年四月立復齋碑録
  愛同寺西院大律師碑
  劉太真撰于頔書貞元八年諸道石刻録
  東林寺律大徳熈怡大師碑
  許堯佐撰李行言分書并篆額貞元十二年八月建諸道石刻録
  恵昕大師碑
  齊推撰正書姓名殘缺貞元十七年金石録
  楚金禪師碑
  沙門飛錫撰吴通㣲行書貞元二十年七月金石録紫閣山艸堂寺沙門飛錫撰學士吴通㣲書楚金姓程氏長安人開元中建多寳塔扵千福寺𤣥宗夢聞其   之徳宗時中人竇文場言楚金其師也  諡乃諡曰大圓碑以貞元二十一年七月立集古録目
  書學之盛莫踰李唐今世雖紙爛墨渝而收者得其一字猶鳯毛麟角不嫌于少多寳佛塔魯公之書遍天下而通㣲此刻僅見之即此可以想見當時之盛矣故世人有言者曰收藏貴富賞鍳貴精二者我今見之印翁夫子矣原溥其世守之𤣥牘記
  吴通㣲為學士工行草然有譏其近吏者此碑清圎婉逸雖鈎磔小减而亦㣲有晉之風度觀者當自得之石墨鐫華
  楚金禪師碑沙門飛錫撰吴通㣲正書附奉勅追諡號記在顔魯公多寳塔碑隂金石文字記
  禪定寺通公碑
  嚴綬撰顔頵正書永貞元年十一月建復齋碑録
  乗廣禪師碑
  劉禹錫撰并正書元和二年五月金石録
  右唐乗廣禪師碑劉禹錫撰初余為金石録頗采唐賢所為碑校正文集之誤禹錫之文所録才數篇最後得此碑以校集本是正者凢數十字以此知典籍嵗久轉寫脱誤可勝歎哉金石録
  大𧦬禪師碑
  張和靖撰八分書姓名殘缺元和二年七月金石録
  彌陀和尚碑
  栁宗元撰并正書元和五年金石録
  南嶽彌陀和尚碑栁宗元撰并書自唐以来言文章者推韓栁栁豈韓之徒哉真韓門之罪人也盖世俗不知其所學之非苐以當時輩流言之爾今余又多録其文懼益後人之惑也故書以見余意集古録右唐彌陀和尚碑栁宗元撰并書以集本校之不同者十餘字皆當以碑為正金石録
  永興寺僧伽和尚碑
  裴曥撰胡季良篆額費濤行書元和九年十月復齋碑録
  般舟和尚碑
  元和三年右般舟和尚碑栁宗元撰并書 子厚所書碑世頗多有書既非工而字畫多不同疑喜子厚者竊借其名以為重子𢈲與退之皆以文章知名一時而後世稱為韓栁者盖流俗之相傳也其為道不同猶夷夏也然退之扵文章每極稱子厚者豈以其名並顯扵世不欲有所貶毁以避爭名之嫌而其為道不同雖不言顧後世當自知歟不然退之以力排釋老為己任扵子𢈲不得無言也集古録
  右唐般舟和尚碑栁宗元撰并書子𢈲頗自矜其書然亦不甚工今見扵世者惟此與彌陀和尚碑爾雖字畫大小不同然筆法絶相似歐陽公以為不類又疑他人借子厚之名者非也金石録
  智浩律師碑
  段文昌撰蕭延慶正書元和九年十二月金石録
  大覺禪師國一碑
  崔元翰撰歸登行書并題額元和十年四月建在徑山復齋碑録
  歸登書徑山禪師碑乃登騎省時書也字皆真行縱横變動筆意尤精墨池編
  章敬寺百巖大師碑
  興元尹山南西道節度使權徳輿撰尚書右僕射鄭餘慶書大師名懐暉嘗居太行百巖寺因以為號碑以元和十三年集古録目
  章敬寺百巖大師靈塔碑
  汴州刺史宣武軍節度副大使令狐楚撰吏部尚書鄭絪書大師以元和中詔至京師章敬寺長慶初令狐楚請賜諡及塔名曰宣教碑以大和三年集古録目右百巖大師懐暉碑權徳輿撰文鄭餘慶書歸登篆額又有别碑令狐楚撰文鄭絪書懐暉者吾不知為何人而彼五君者皆唐世名臣其喜為之傳道如此欲使庸愚之人不信不惑其可得乎民之無知惟上所好惡是從是以君子之所慎者在乎所學楚之文
  曰大師泥洹茶毗之六年余以門下侍郎平章事攝太尉泥洹茶毗是何等語宰相坐廟堂之上而口為斯言邪臯䕫稷契居堯舜之朝其語言尚書載之矣異乎此也集古録
  廬山峯頂寺臨壇大德法真碑
  李𢎞慶撰僧雲臯正書長慶三年四月立復齋碑録
  東林寺大徳粲公碑
  吉州司户許堯佐撰吴郡陸蔚之書并篆額元和八年端午建武宗時廢大中八年七月再立復齋碑録
  大覺禪師碑
  崔元翰撰胡季良八分書并篆額寳厯二年十一月諸道石刻録
  湼槃和尚碑
  武翊黄撰栁公權正書大和二年七月金石録
  栖霞寺大德玭律師碑
  劉軻撰僧雲臯正書大和四年九月金石録
  齊餘篆額復齋碑録
  衡岳寺大徳瑗公碑
  皇甫湜撰王翊正書大和三年正月金石録
  龍興寺恵崇大師碑
  釋好直述門人宗易行書大和五年十月建在餘姚復齋碑録
  佛窟大師碑
  韓撰張抱元正書大和六年諸道石刻録
  在天台縣輿地碑目
  普安院左溪大師碑
  撿校吏部員外郎李華撰孫承釗毛如浦等行書篆額大和九年十二月立在浦江復齋碑録
  華嚴寺法順大師碑
  許康佐撰并正書開成二年京兆金石録
  寂照和尚碑
  開成六年段成式撰僧無可楷書顧𤣥篆額金石録右碑楷書遒勁無可名僧有詩集閬仙從弟碑舊在縣西卅里馬跑泉鎮今移置縣寺階下夫物之善合徃聞未覩碑初出失趺土人以碌䃚承之不相宜移来方慮寺階下方石刻雲覆宛然以碑合之脗然原趺不知何相逺也遇亦竒矣聞初康牧識而出之土中牧號小山對山子也亦竒並記金石遺文
  此碑在咸陽西馬跑泉地中武功康子秀先生過而識之以語土人竪扵道旁其後王咸陽移之咸陽城中寺以碑有安國寺字遂改名其寺為安國寺按碑段成式撰僧無可書成式文筆自竒此碑為佛言尤竒無可賈島從弟有詩集傳世其書法出栁誠懸而優孟者子秀名梣太史徳涵子也石墨鐫華
  大達法師碑金石畧作大達法師端甫碑
  裴休撰栁公權正書㑹昌元年十二月金石録
  大覺禪師二碑
  一李吉甫撰蕭起正書大中八年十二月金石録一邱丹撰蕭起行書大中九年五月金石録
  水閣院律大徳齊朗和尚碑
  鄭素卿撰僧道真行書太和六年大中八年重立諸道石刻録
  圭峰禪師碑
  裴休撰并正書大中九年正月金石録
  圭峰禪師碑唐相裴休撰并書其文辭事迹無足採而其字法世所重也故録之云集古録
  圭峰禪師宗宻法門龍象第以多所㳺講著述一時不能無疑扵達摩慧能之宗㫖而裴丞相休獨能知之然至累千言而為之辨則亦贅矣自心而證者為法隨願而起者為行行有殊法則一即四語已盡之是時栁誠懸銘書名天下僅以之篆額而自書文者深欲有效扵宻也書法亦清勁瀟灑大得率更筆意裴能知宻為四依十地人其自待當亦不逺而沒後為于闐王子願姓名扵背豈猶未能離輪廽耶抑亦所謂隨願而現者也記扵此俟耆宿質之弇州續槀此碑裴相公休撰并書法全出歐陽信本而瘦勁不及也當時栁誠懸書名動一時乃任篆休自任書亦信能書矣余不敏竊謂此固當勝栁書石墨鐫華
  圭峰禪師碑裴公羙休撰并書栁誠懸篆栁書名噪一時視公羙固在雁行裴博綜教相通徹祖心手書藏經五百函序諸疏論固是宰官禪那其父眀肅越州觀察使又建龍興大佛殿先是越州沙門曇彦同許詢造塔未成詢亡彦師可百二十嵗猶存岳陽王将撫越彦曰𤣥度来也時詢亡已三十餘年弟子疑其耄忽岳陽果至以誌公宻示先造彦彦遥召曰許𤣥度来何暮昔日浮圗今如故岳陽曰弟子蕭詧何呼許𤣥度彦曰未達宿命拉入室席地以三昧力加彼岳陽忽悟前身造塔事宛若目前因重新二塔衆以殿事請彦曰吾縁力未至二百年後以待非衣刻石記之及裴至期應不爽遂為建塔觀此則裴公再世皈依宿因故碑能為其家言復無精詣何也金石史
  定慧禪師傳法碑
  大中九年十月裴休撰并書栁公權篆額今在鄠縣草堂寺金石文字記
  雲居寺主律大德碑
  咸通八年潛江棲夷子何籌撰盧龍節度驅使官張景琮書并篆額國門近㳺録
  重建東林寺禪大徳言公碑
  苗紳撰裴光逺分書并篆額咸通九年十二月建復齋碑録
  盤山上方大師道宗碑
  咸通九年沙門知宗撰節度判官梁知至書吉金貞石志
  興善寺普照大師碑
  給事中張同撰禮部侍郎崔𢈲書大師名智慧輪姓丁氏京兆杜陵人善西域咒法咸通中賜號遍覺大師名所居曰大教注頂院僖宗初諡普照大師塔曰彰化碑以乾符四年集古録目
  攝山栖霞寺律大徳碑
  王如玭撰沙門澄觀正書大厯四年三月建乾符五年十一月重立復齋碑録
  清凉國師越之㑹稽人得二王筆法大歴三年受詔入内譯經攝山栖霞寺律大師碑國師所書也宋濂溪集
  茱萸山存制大師碑
  在崇陽之金界院乾符乙未趙⿰撰輿地碑目
  雪峯真覺大師碑
  僖宗時立王㴞撰輿地碑目
  
  廣徳禪師碑
  杜鴻漸撰徐浩正書大厯七年七月金石録
  興唐寺主碑
  撰人姓名殘缺顔真卿正書大歴中立
  紫玉山禪師碑
  李承翟撰屈師穆正書元和九年金石録
  悟空禪師行業碑
  咸通二年立盧求文輿地碑目
  杜順和尚碑
  杜殷撰董景仁書在長安開佛寺董景仁行書亦清勁但小弱耳石墨鐫華
  比邱圎滿碑
  銘石斷殘不能一半棄華嚴寺敗垣中書者不知何人筆法全出褚登善波拂䖏虬健絶倫銘内有神龍二年并鎮國太平公主等語當是中宗時人習登善書者石墨鐫華
  比邱尼法琬碑
  景龍三年僧承逺撰劉欽旦楷書金石表
  道安禪師碑
  右道安禪師碑宋儋撰并書在戒壇寺西南按志載傅梅云道安禪師碑廣平宋儋撰并書文尚可讀字遒勁多骨而風致超逸出李北海上末云建塔僧破竈下損一字袁中郎謂為神僧破竈墮余細辨損䖏下從木不似墮字豈嵩山有兩稱破竈者乎可疑也余謂此書雖有風致然用筆傾側殊遜北海書史評儋書如寒鴉棲木平沙走兔是為似之耳至淳化閣帖誤列儋書扵秦程邈之後絶勝扵此而黄山谷亦稱儋書筆墨精勁又稱儋書姿媚尤宜扵簡札惜不多見則固當時名筆也今碑已扵萬厯時雷轟為兩截矣其下截為土所瘞踰二尺許掘地得之文甚糢糊不可讀嵩陽石刻記
  癸夘嵗余過咸陽原有無畏不空禪師墓有塔記作于開元二十五年書法似顔平原已經再刋亡其筆意而叙述無畏過龍河一駞負經沒水隨之入龍王邀入宫講法留三日經不濕一字又述不空于師子國國王調象象奔逸見不空皆跪伏二事極詳多與禪家所稱説合又辨西域僧咒傅奕事曰此好事者曲為之詞若果有是正謂邪術不足以疵吾教也又云佛制戒律生草猶不許比邱踐之况説斷人命咒傳于世乎其文可觀因并録于此石墨鐫華
  無年月及無書跋諸碑
  興唐寺𤣥偘法師碑 無撰人名氏顔真卿書訪碑録圎通大師碑 裴廷SKchar2撰張文祐捨手書訪碑録
  薦福寺臨壇大德戒律師碑 韓雲卿撰韓擇木分書諸道石刻録
  臨淮普光王寺主碑 栁公權書金石畧
  䖏道和尚碑 歸登書京兆府金石畧
  晉恵逺法師碑 裴休書江州金石畧
  大戒徳律師智舟碑
  如筠雲禪師碑 楊逺書
  正覺大師碑 在蘄州金石畧
  寳稱大律師碑 陳去疾書江州金石畧
  无畏三藏碑 沙門藏知篆墨池編
  同光禪師碑 靈迅書墨池編
  延祚寺禪門大徳無積碑 盧簡求書墨池編
  珍畏和尚旌徳碑 沙門温雅書墨池編
  鏡空和尚碑 陸鄙書墨池編
  悟空禪師行業碑 咸通二年盧求文輿地碑目
  如舜禪師碑 在金堂龍槐院節度使杜琮撰輿地碑目


  六藝之一録卷七十八
<子部,藝術類,書畫之屬,六藝之一錄>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