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共產黨宣言 (博古)

序言编辑

一八七二年德文版序言编辑

共產主義者同盟參閱恩格斯:『共產主義者同盟史』一文,『馬恩選集』第二卷——編者註,國際的工人組織(在當時的情況之下,不用說,只能是秘密的組織),在一八四七年十一月在倫敦舉行的大會上委任我們起草一個公佈用的、詳細的、理論與實踐的黨綱。這樣就產生了下面的『宣言』,它的原稿在二月革命指一八四八年法國的二月革命——編者註前數星期送至倫敦付印。它首先用德文公佈,用這種文字,在德國、英國與美國,至少翻印了十二種不同的版本。英文譯本最初於一八五〇年在倫敦出現於『紅色共產黨人』,是麥花侖女士翻譯的,到一八七一年在美國至少有三種不同的譯本。法文譯本首先在巴黎出現於一八四八年六月起義之前不久,近年來又重印於紐約的『社會主義者』。還有一種新的譯本正在準備中。波蘭版在倫敦出現於第一次法文版不久之後。俄文版在六十年代在日內瓦出現。丹麥文也同樣在它出版之後馬上就翻譯了。

不論最近二十五年間情況怎樣重大的變化了,這個宣言裏展開的一般的基本原則,整個地說來,至今還是完全正確的。個別地方也需要做某些修正。像宣言本身所曾聲明的,這些原則底實際運用隨時隨地都將視當時存在的歷史條件而定,因此第二章末尾提出的革命辦法並沒有給以特別的意義。在今天,這一段在許多方面,大概是要寫得不同的。由於最近二十五年來大工業底巨大的發展以及伴隨着它的工人階級底政黨組織的增長:由於實踐的經驗(首先是二月革命的,以後特別是無產階級第一次掌握政權兩個多月之久的巴黎公社的經驗),今天這個綱領在某些地方是陳舊了。特別是巴黎公社證明了:『工人階級不能簡單的奪取現成的國家機關和運用它來達到自己的目的。』(參考:『法蘭西內戰;國際工人協會總委員會宣言』參閱馬克思:『法蘭西內戰,國際工人協會總委員會宣言』,『馬恩選集』第二卷。——編者註,那裏,這一點更有闡發。)參閱『馬恩選集』第二卷。這個『……巴黎公社底基本的和主要的教訓,馬克思和恩格斯把它看作有如此重大的重要性,所以,他們把它作為『共產黨宣言』底一個重要修正。』『恰恰是這個教訓被統治的,考茨基派的馬克思主義的『解釋』不僅完全忘掉了,而且逕直曲解了』(均見列寧底『國家與革命』一書)——編者註還有,很明顯的,對於社會主義文獻的批評,在今天看來是不完備的,因為只說到了一八四七年。同樣,關於共產黨人對不同的反對黨派的態度的說話(第四章),縱然在基本原則上就是到今天還是正確的,可是在它的實行上今天已經是過時的了,因為政治形勢已經完全改變,而且歷史的發展已經把那兒數說到的各黨派底大多數從世界上掃去了。但是,『宣言』是一個歷史的文件,我們已經沒有權利去改變它。以後重版時或者能加上一篇導言,補上從一八四七年到現在的時期:這次的出版太突然了,我們沒有來得及做這項工作。

卡爾·馬克思 弗列德力克·恩格斯

一八八二年俄文版序言编辑

『共產黨宣言』第一種俄文版,巴枯寧譯的,曾於六十年代之初,在『警鐘』印刷廠出版。那時,這一著作底俄文版在西方看來可以以為它只有文藝珍品的意義。現在這種觀點已經不可能了,在宣言第一次發表的時候(一八四八年一月),無產階級運動底傳佈領域是處在怎樣局限的範圍中,這在最末一章『共產黨對於不同的反對黨派的態度』中最顯明地表現出來了。這兒就沒有俄國與美國。那時,俄國正是全歐洲反動底最後的巨大的後備軍。到美國去的移民吸收了歐洲無產階級底過剩力量兩國都供給歐洲以原料,同時是銷售它的工業生產品的市場。所以,兩國在當時,這樣或那樣,都是歐洲已存社會制度底支柱。

這在今天已經是怎樣地變更了呵!正是歐洲的移民促進了北美農業的巨大發展,它經過戰爭,基本的動搖着歐洲的大的和小的土地佔有的基礎。此外它給了美國以一種可能,去開發工業發展底豐富源泉,並且是以這樣的規模與這樣的力量,以致它在短期間內應該結束西歐的、特別是英國的工業壟斷。這兩種情況反過來又在革命的意味上影響於美國。自耕農底小的和中等的土地佔有——美洲整個的政治制度基礎——逐漸在大農莊底競爭下被征服了,同時在工業區域內第一次發展了數量廣大的無產階級和資本底神話般的集中。

我們來說俄國吧!在一八四八——四九年革命時期,不但是歐洲的君主,就是在歐洲的資產者,也把俄國的干涉看作是反對剛剛開始覺醒的無產階級的唯一的救星。它們宣布沙皇爲歐洲反動底領袖。現在,沙皇坐在卡青那宮裏成了革命的俘虜,俄國形成了歐洲革命運動的前衛部隊。

『共產黨宣言』底任務就是宣佈現代的資產階級財產底行將到來的不可避免的滅亡。但是在俄國,在迅速發展着的資本主義體系與現在正在形成着的資產階級的土地佔有之旁,我們看到,還有一半以上的土地是在農民底公社佔有之下。現在試問:俄國的農民公社(這是原始集體土地佔有底已經很厲害地瓦解了的形式),能否直接進到土地所有底高級的共產主義的形態呢?或者,相反地,它還須先經過西方歷史發展所經歷的同樣的解體過程呢?

對於這個問題,目前唯一可能的回答是:如果俄國革命成爲西方工人革命底信號而雙方互相補充的話,那末,現在的俄國公社土地所有制可以成爲共產主義發展底起點。

卡爾·馬克思 弗·恩格斯

倫敦,一八八二年一月二十一日

一八八三年德文版序言编辑

這一版的序言,可惜不能不由我一個人來署名了。馬克思——整個歐洲工人階級對他比對任何人要更多感謝的這個人——已經長眠於海格特墓地了,他的墓上已經生長了最初的青草,在他死後,無論如何談不到『宣言』底改造補充了。因此我覺得越發需要在這裡完全明確地再一次申述以下的意見。

貫徹整個『宣言』的基本思想是:任何歷史時代的經濟的生產以及必然從它發生的社會結構形成這時代底政治的和心智的歷史基礎;與之相適應的(自從原始的公社土地佔有瓦解以來),整個歷史是階級鬥爭的歷史,這些鬥爭是社會發展各階段上被剝削階級與剝削階級,被統治階級與統治階級之間的鬥爭,這種鬥爭,現在到達了一個階段,這時候,被剝削與被壓迫的階級(無產階級)如果不同時把整個社會永遠從剝削、壓迫與階級鬥爭中解放出來,那末也就不能把自己從剝削它壓迫它的階級(資產階級)那裏解放出來——這個基本思想是完全屬於馬克思一個人的我在英文譯本的序言上說過,『據我看來,這個思想對於歷史科學所應有的意義,正如達爾文底理論對於自然科學的意義一樣,我們兩人在一八四五年前的好幾年中已經逐漸接近了這個思想。我個人獨立地在這個方向上前近了多遠,最好根據我的『英國工人階級狀況』一書來判斷。但是當一八四五年春我在布魯塞爾又遇到了馬克思的時候,他已經把這個思想熟慮好了,並且就拿差不多和我在上面所轉述的同樣鮮明的語句向我提出了。』——一八九〇年德文版恩格斯註

我已經屢次說到這點:但是恰恰現在,需要在『宣言』本身前面也提到。

弗·恩格斯

倫敦,一八八三年六月二十八日

一八九〇年德文版序言摘錄编辑

『宣言』有它自己本身的經歷。在它出版的時候,被科學社會主義底當時爲數不多的先鋒隊熱情的歡迎着(第一個序言中所指出的譯本就證明這點),但不久便被隨着一八四八年六月巴黎工人底失敗而開始的反動擠到後台去了,並且,最後在一八五二年十二月科倫的共產黨人審判案之後,『在法律基礎上』被禁止了。

與二月革命聯系着的工人運動從公開舞台上消逝的時候,宣言也退到了後台。

當歐洲工人階級又已充分地壯大起來足以向統治階級底政權作新的進攻的時候,產生了『國際工人聯合會』。它的目的是:把歐美工人階級底一切有戰鬥能力的力量結合爲一個巨大的軍隊。因此,它不能直接從『宣言』中所闡明的諸原則出發。它應該有一個這樣的政綱,以便不把英國的工聯會,法國、比國、意大利與西班牙的蒲魯東主義者與德國的拉薩爾主義者在和我們的接觸中,拉薩爾永遠承認自己是馬克思的學生,作爲馬克思底學生,顯然是站在『宣言』底基礎上的。而他的那些信徒就不同了,這些人沒有超越他的國家借款的生產合作社底要求,這些人使整個工人階級成爲國家救濟的擁護者和自我救濟底擁護者。——恩格斯註擯諸門外。

這個綱領——國際章程釋義——是由馬克思起草的,他寫得這樣的巧妙,甚至連巴枯寧與無政府主義者也不得不承認。馬克思對『宣言』所提出的原則底最終勝利是具有完全的信心的,而這種信心是完全依據在工人階級底智力的發展之上的,這種發展是共同行動與相互討論的必然結果。反資本鬥爭中的事變與變動(而且失敗更甚於勝利),不能不給鬥爭者說明,他們從來所使用的萬變藥方是不適當的,而使他們的頭腦更易於接受關於工人解放眞實條件底透徹理解。馬克思是對的。一八七四年,當國際瓦解時,工人階級與一八六四年國際成立時是全然不同了。各拉丁國家中的蒲魯東主義與德國的特殊的拉薩爾主義已在死亡中,就是當時極端保守的英國工聯會也逐漸走近一八八七年它們斯宛西大會的主席以它們名義所說的一點,『大陸社會主義對於我們已經不再是可怕的了』。可是,在一八八七年,大陸社會主義差不多完全就是『宣言』中所敘述的理論。這樣,『宣言』底歷史在某種程度上反映着一八四八年以來的現代工人運動的歷史,現在它無疑地是全部社會主義文獻中傳佈最廣的、最國際性的著作,是一切國度,從西伯利亞到加利福尼亞,千百萬工人底共同綱領。

然而,在它出世之時,我們不能以社會主義的宣言稱呼它。在一八四七年有爲兩種人被稱爲社會主義者。一方面是各種烏托邦體系底信徒,特別是英國的歐文主義者與法國的傅立葉主義者,二者當時已經簡單地蛻化爲逐漸滅亡的宗派了。另一方面是各式各樣的社會庸醫,他們想用各種萬應藥方,用各式補綴工作來消除社會病痛,而絲毫不傷及資本與利潤。在這兩種場合裏,他們都是站在工人運動之外而寧願向『有教養的』階級找尋援助的一些人。反之,工人中確信單純政治變革底不充分而要求社會徹底改革的一部分,當時是自名爲共產主義的。那是一種粗劣的,只是本能的,而在許多方面是粗糙的共產主義;然而那時它已經强大的足以產生兩種烏托邦的共產主義的學說,法國卡伯的『伊卡里』共產主義和德國的魏特靈的共產主義。在一八四七年,社會主義是指一種資產階級的運動,而共產主義則是指一種工人運動。社會主義,至少在大陸上,是頗爲體面的,共產主義恰恰相反。因為我們當時已經很堅決地具着這樣意見,『工人階級底解放應當是工人階級自身的事業』,這樣,在這兩個名稱中應該選擇那一個——對我們,是不能有片刻的懷疑的了。以後,我們也從沒有想到要放棄它。

『全世界的無產者,聯合起來呵!』當四十二年前巴黎革命(無產階級以自己的要求出現的第一次革命)底前夜,我們向世界喊出這一號召時,那時只有少數聲音回答了我們。但是,在一八六四年九月二十八日,大多數西歐國家的無產者已聯合在有着光榮回憶的『國際工人聯合會』之中了。是的,國際自身只存在了九年。但是它所創立的全世界無產者底聯合還是存在着,而且比任何都强有力地存在着,今天恰恰正是這點底最好的證明,因爲今天,當我寫這幾行的時候,歐美無產階級正在檢閱自己的戰鬥力量,第一次動員成爲一個軍隊,在一個旗幟之下,爲着一個最近目標,卽爲着在法律上確立八小時的標準工作日,這一要求還在一八六六年國際底日內瓦大會就提出了,以後又由一八八九年巴黎的工人代表大會再度宣告。今天的情景將告訴全世界的資本家與地主們,全世界的無產者現在已經眞正的聯合起來了。

啊,如果馬克思還能和我站在一起親眼看見的話!

弗·恩格斯

倫敦,一八九〇年五月一日

共產黨宣言编辑

一個幽靈在歐羅巴躑躅着——共產主義底幽靈。舊歐羅巴底一切勢力已經聯合起來了,爲着神聖的驅除這個幽靈:教皇與沙皇,梅特涅與基佐,法國的急進派與德國的警探們。

那裏有這麼一個反對黨不會被它的在朝的敵人痛罵爲共產主義的?那裏有這麼一個反對黨又不會把共產主義作爲罪名去囘敬反對黨派底更進步的代表與他們的反動敵手?

從這一事實中產生出兩個結論。

共產主義已經被一切歐羅巴的實力承認爲一個力量了。

現在已經是共產黨人向全世界公開闡明自己的見解,自己的目的自己的意圖,並且以黨自己的宣言來對抗那種關於共產主義幽靈的童話的時候了!

爲了這個目的,各國共產黨人集議於倫敦,並且擬定了以下的宣言,用英、法、德、意、弗蘭德與丹麥文發表。

一 資產者與無產者编辑

資產階級是指現代的資本家階級,使用僱傭勞動的社會生產手段底所有者階級。無產階級是指現代僱傭工人階級,他們由於失去了自己本身的生產手段,爲要生活,不得不出賣自己的勞動力。——一八八八年英文版上恩格斯註

一切至今存在過的社會底歷史是階級鬥爭底歷史就是用文字傳下來的全部歷史。在一八四七年時,社會底前史,在一切文字記載下來的歷史以前之社會組織,差不多完全不知道。後來哈克斯特浩生發現了俄國的土地的公社所有制,麻葉爾證明了它是歷史發展中一切日爾曼部落所從而發展起來的社會基礎,並且逐漸證明土地公有的農村公社是從印度到愛爾蘭的社會之原始形式。最後,摩爾幹發現了氏族的實質及在其部落中的地位。這樣就把這種原始共產社會的內部組織的典型形態弄明白了。跟着這個原始的公社底瓦解,社會開始分裂爲一些特殊的,歸根結底互相對抗的階級。我在『家族、私有財產和國家底起源』中企圖研討這一瓦解的過程。 一八八八年英文版恩格斯註

自由民與奴隸,貴族與平民,地主與農奴,行東與僱工,簡單說,壓迫者與被壓迫者,總是處在彼此的永久對抗中,進行不間斷的,有時隱藏,有時公開的鬥爭,這種鬥爭永遠是以整個社會建築底革命改造,或者戰鬥的各階級底共同滅亡爲其結局。

在以前的各個歷史時代,我們差不多到處可以看到社會底完全分成不同的等級——不同的社會地位底整個樓梯。在古羅馬有貴族、騎士、平民、奴隸:在中世紀有封建領主、陪臣、行東、幫工、農奴。並且差不多這些階級底每一個之中又有特別的等第。

從死亡了的封建社會底胸懷中出來的現代資產階級社會沒有消滅階級的矛盾。它不過用新的階級,新的壓迫條件,新的鬥爭形式代替了舊的。

但是,我們的時代,資產階級底時代底特點,就在於它把階級矛盾簡單化了。社會愈益分成爲兩大敵對的營壘,兩大彼此對立的階級——資產階級與無產階級。

從中世紀底農奴中產生了最早城市底自由居民;從這個市民等級中發展了資產階級底最初的分子。

美洲和圍繞非洲的航路底發現,給興發着的資產階級,創造了新的活動原野。東印度與中國的市場,美洲底殖民化,殖民地貿易,交換手段與一般商品底增加,給了商業、航業、工業以前所未見的刺激,這樣,就在瓦解着的封建社會裏喚起了革命因素底迅速發展。

以前的封建的或行會的工業組織已經不再能夠滿足與新的市場同時增大的需要了。手工工場佔據了它的位置。行會師傅被產業的中等等級排斥了;各種協業間的分工消滅了,讓位於單個作坊自己內部的分工。

但是市場總是增長,需要總是擴大。就是手工工場也不能滿足它了。這時候蒸汽與機器在工業中實行了革命。現代的大工業佔有了手工工場的位置,產業的富豪,整批產業軍底首領,現代有產者佔據了產業的中等等級的位置。

大工業建立了由美洲底發現準備好了的世界市場。世界市場引起了商業、航業與陸地交通的巨大發展。這種發展反過來又促進工業底擴張;並且按照工業、商業、航業、鐵路生長的程度,資產階級也以同樣的程度發展起來了,它擴大了自己的資本,把中世紀遺留下來的一切階級都推到後台去了。

這樣,我們看到現代資產階級本身是發展底長久過程底產物,是生產方式與交換方式多次變革底產物。

資產階級發展底每一個這樣的一段隨帶有相當的政治的成就在恩格斯校閱的一八八八年的英文版上曾加『這個階級底』數字。——編者註。封建領主統治下的被壓迫等級,公社裏的武裝的和自治的團體在法國把生長中的城市稱之爲『公社』,甚至在他們還沒有從自己的封建領主那裏取得地方自治和『第三等級』底政治權利之前。一般地說,這裏以英國爲資產階級經濟發展底典型國度,而以法國爲其政治發展底典型國度。——一八八八年英文版恩格斯註 意大利與法國底市民,在他們從封建主手裏買的了或奪得了最初的自治權之後,稱他們的城市共同體爲公社。——一八九〇年德文版恩格斯註,這兒建立獨立的城市共和國一八八八年英文版上在這兒加上『(如在意大利與德意志)』。——編者註,那兒成爲王國底納稅的第三等級一八八八年英文版上在這兒加上『(如在法蘭西)』。——編者註;然後,在手工工場時代,在等級的或專制的王國中成爲貴族的對抗者和一般大君主國底主要基礎;——這便是資產階級在其發展上所經歷的主要階段;最後,在大工業與世界市場鞏固以後,資產階級在現代代議制國家中爲自己取得了獨占的政治的統治。現代的國家政權只不過是管理整個資產階級底共同事務的委員會。

資產階級曾在歷史上起過非常革命的作用。

資產階級,到處在它得到了統治的一切地方,破壞了封建的、家長制度的醇樸的關係,它無情地撕碎了那些把人們束縛於『天然尊长』的複雜的封建網絡,它使人與人之間,除了赤條條的利害關係與冷酷的『現金交易』之外,再沒有別的什麼關係了。它使宗教的虔誠,勇士的熱忱,俗人的多愁善感等等底莊嚴的激發沉沒在利己主義打算的冰水之中。它使人底個人才能變成了交換價值,它用一種無良心的貿易自由去代替了無數特許的和不可廢棄的自由。一句話,它用公開的、無恥的、直接的、露骨的剝削去代替了用宗教與政治的幻想掩蓋著的剝削。

資產階級取消了以前認為可敬的,被誠惶誠恐地一切行爲底神聖的威嚴。它把醫生、律師、牧師、詩人、科學家變成自己出錢僱傭的勞動者。

資產階級扯掉了家庭關係底動人的——多情的紗幕並使之變為純粹的金錢關係。

資產階級指明了反動派所那樣稱贊的中世紀所固有的那種蠻勇,在懶惰和停滯中找到了適當的補充。它第一個指明了人類底活動能够創造出什麼來。它創造了藝術底奇蹟,可是較之埃及的金字塔、羅馬的溝渠及哥特式的教堂是完全另外一類的,它完成了和大移民及十字軍遠征大不相同的遠征。

資產階級如果不經常喚起生產工具中的變革,因此也就是如果不把生產關係、跟着它社會關係底全部總和革命化,那末它就不能够存在。相反地,舊的生產方式底不變的保存,曾經是一切過去產業階級生存底第一個條件,生產中的不停的變革,一切社會關係底不斷的動盪,永遠的不安與運動,是資產階級時代與以前一切時代不同的特點。一切固定的、僵化的關係和伴隨着它的古老的神聖的觀念和見解被解體了,一切新產生的,等不到僵化就變成陳舊了,一切等級的和不變的東西都消逝了,一切神聖的東西被褻瀆了,人們最後被迫着用冷靜的眼光來注視自己的生活地位和自己的相互關係。

生產品底經常擴大着的銷售需要驅使資產階級走遍全世界。它需要到處停居,到處殖民,到處建立聯系。

由於榨取世界市場,資產階級就使得一切國度底生產與消費成了世界性的了。很使得反動派悲傷的,它把產業底民族基礎抽掉了。古老的民族產業部門被消滅了,並且每天繼續被消滅着。它們被新的產業部門排擠了,這些產業底採用成爲一切文明民族底生死問題,這些部門所使用的已經不是本地的原料而是從地球上最遼遠地區運來的原料,而製成的工廠生產品則不僅在國內而且在全世界上被消費着。代替舊的可以由國內出產來滿足的需要。各民族相互間的全面的聯系和全面的依賴,代替了舊的地方的與民族的自足和閉塞。在物質生產方面是這樣,在精神的生產方面也是這樣。各個民族底精神活動底成果,成了公共的財富。民族的片面性與狹隘性日益成爲不可能,從許多民族的與地方的文學中形成了世界文學。

資產階級,由於一切生產工具底迅速的改善和交通工具底無窮的更加便利,就把一切民族,甚至最野蠻的民族,都捲進文明裏面來了。它的商品底低廉價格,是它的重砲,它用這個破壞着一切中國的城垣,迫使野蠻人對於異族底最頑強的仇恨也不得不屈服。它强迫一切民族在毀滅的威勢之下採用資產階級底生產方法;强迫他們輸入所謂文明,卽變爲資產者。一句話,它按照自己的式樣、姿態創造世界。

資產階級使農村服從城市底統治。它創造了巨大的城市,它使城市人口的數目比農村人口有高度的增加,這樣就使一大部分居民脫離了農村生活底愚昧。正像它使農村從屬於城市一樣,它使野蠻與半野蠻的國度從屬於文明國度,農民的人民從屬於資產階級的人民,東方從屬西方。

資產階級日益消滅着生產手段、財產與人口底分散性。它團聚了人口,集中了生產手段,把財產集結在少數人手裏。這些底必然的結果,就是政治的集中。獨立的,有不同的利益、法律、政府與稅則的,差不多只是由同盟關係聯結起來的區域被團結爲一個民族,它只有一個政府,一個立法,一個民族的階級利益,一個稅則。

資產階級在它不到百年的階級統治中創造了比一切過去各代加起來還要更衆多更偉大的生產力。自然力底征服、機器生產,工業與農業上化學底應用,輪船、鐵路、電報,世界很多部分之成為農業區域,河川底通航,大量的好似由地底涌出來的人口——過去有那一個世紀能够夢想,有這樣的生產力沉睡在社會勞動底胸懷裏呢!

這樣,我們看到了:資產階級靠着它們而形成起來的生產與交換手段,在封建社會內就已經創造了。在這些生產與交換手段發展底一定階段上,封建社會底生產與交換在其中進行的那些關係,農業與工業的封建組織,一句話,封建的財產關係,現在不能適合發展了的生產力了。它們妨礙生產而不是發展它,它們變成了它的桎梏,必須打碎它們,而它們是被打碎了。

自由競爭及和它適應的社會的和政治的制度,資產階級底經濟的與政治的統治,佔據了它們的位置。

類似的運動在我們眼前完成着。現代資產階級社會及其資產階級的生產關係與交換關係,資產階級的財產關係,曾經像魔術一樣造成了如此强大有力的生產手段與交換手段,現在像魔術家一樣,已經對付不了那些被它用符咒所呼喚出來的地下怪力了。而在這幾十年以來,工業與商業的歷史正是現代生產力反叛現代生產關係與財產關係底歷史,這種財產關係正是資產階級及其統治底生存條件,只要指出商業危機就够了,它們的週期性的重來日益更嚴重地使整個資產階級社會的存在成爲問題。在商業危機中,每一次不僅消滅了旣成生產品底一大部分,並且消滅了已經創造了的生產力底一大部分。在危機中傳染着一種社會的瘟疫,這是在一切過去的時代看來一定會覺得是荒唐的事——生產過剩的瘟疫。社會一轉瞬間回到突然到來的野蠻狀態;好像飢荒、普遍毀滅的戰爭使它失去了一切生活資料;工業、商業都似乎消滅了。爲什麼?爲了社會有過大的文明,過多的生活資料,過多的工業和商業。社會所支配的生產力已經不再爲資產階級文明及資產階級財產關係底發展服務了;相反的,對於這種關係,它們是過於强大了,資產階級的生產關係阻礙了它們的發展,這時候,生產力走出資產階級關係替它設置的界限,它們使得整個資產階級社會陷於混亂,使得資產階級財產底生存發生危險。資產階級的關係,要想包容他們所創造的財富,是太狹窄了。——資產階級用什麼方法來克服危機呢?一方面,强迫消滅大批生產力;另一方面,爭取新市場與更加徹底地榨取舊市場。這究竟是怎樣一種方法呢?這就是準備更全面的與更厲害的危機,並且減少防止危機的手段。

資產階級用以推翻了封建制度的武器,現在對準着資產階級自己了。

但是資產階級不僅鍊好了致自己死命的武器;它並且產生了使用這個武器反對它的人們——現代工人們,無產者。

隨着資產階級,也就是說,資本,發展的程度,無產階級,現代工人階級,也同一程度地發展起來了,這個階級要有工做才能生存,而只有在以自己的勞動增殖資本之時,他們才能找得工做。這種不能不把自己零星出賣的工人們,同一切其餘的貨物一樣,是一種商品,所以也同樣受着競爭底一切偶然性與市場一切漲落底影響。

由於機器底日益採用與勞動底分工,無產者底勞動失掉了任何獨立的性質,因此也就失掉了對於工人的任何的吸引力。工人成了機器底單純的附屬品,要他去做的,只是些最簡單的、最單調的、最容易學會的動作。因此,爲工人所化的費用,差不多僅僅限於維持他生命與延續他後代所必需的生活資料。可是,任何商品的價格,因之勞動底價格也一樣以後,當馬克思指明了,工人出賣的不是勞動,而是勞動力,參閱『僱傭勞動與資本』底恩格斯的導言。——編者註,是等於它的生產費的。所以,勞動的討厭程度底增加,與工錢底減少是同一程度的。不止如此,機器的運用與分工的程度越增加,勞動量也以同樣程度地增加,這或是由於勞動時間的延長,或是由於一定時間內所要求的勞動底增加,機器底加速運轉等等。

現代工業把家長式的師傅底小作坊變成了產業資本家底大工廠。工人羣衆,擠在工廠裏面,像軍人一樣地被組織起來。作為產業軍的士兵,他們在整批下級軍官與將領們底層層監視之下。他們不單是資產階級底奴隸,資產階級國家底奴隸,他們每天每時被機器、被監工、首先被各個有產者——工廠主本人奴役着,這種專制主義越是公開宣佈賺錢是它的目的,就越發嚴密,越發可恨,越發殘酷。

手工所要求的技巧與力量愈少,就是說,現代工業愈發達,男人底勞動就愈多地被女人和兒童底勞動所排擠。對於工人階級,性別與年齡底差別已經沒有什麼社會的意義了。存在的只是因年齡和性別的不同而要求不同化費的勞動器具。

當工廠主對於工人底剝削完畢,工人領到他的工資底現錢的時候,資產階級底另一部分,房東、店主、高利貸者等等就向他進攻。

中等等級的下層——小工業家、小商人與食利生活者、手工業者與農民,——一切這些階級降落到無產階級底隊伍中來,一部分因爲他們的小資本不够經營大工業企業:經不起更大的資本家的競爭;一部分因爲他們的技巧被新的生產方法弄得一文不值了。無產階級就這樣地從居民底一切階級中補充起來。

無產階級經過了各個發展的階段。它的反對資產階級的鬥爭是和它的生存同時開始的。

最初單個的工人,然後一個工廠底工人們,然後一個地方同一勞動部門底工人們,向着那直接剝削他們的單個的資產者作鬥爭。工人們不僅反對資產階級的生產關係,而且反對生產工具本身;他們毀壞那些來自外國的競爭着的商品,打壞機器,火燒工廠,他們企圖用强力來恢復那已經失去了的中世紀工人底地位。

在這個階段上,工人們形成了一個分散在全國並爲競爭所分裂的羣衆。工人羣衆底團結,那時還不是他們自己聯合底結果,而只是資產階級聯合底結果,資產階級為了達到自己的政治目的,應得並且暫時還能够使整個無產階級捲入運動。所以,在這個階段上,無產者不是和它自己的敵人作戰,而是和它自己的敵人底敵人作戰,這就是專制王朝底殘餘,地主、非產業的資產者、小資產者。這樣,整個歷史運動果結在資產階級手中;而在這些條件下所得到的每個勝利成了資產階級底勝利。

但是隨着工業底發展,無產階級不但在數量上生長了;它被集合爲巨大的羣衆,它的力量增長起來,並且它自己也更加感覺到自己的力量了。隨着機器底一步一步地消除勞動底差別,並且把工錢差不多到處壓到同樣低的水平,無產階級內部底利益與生活狀況就一步一步地趨於平均化了。有產者中間日益增長的競爭以及由此產生的商業危機,使得工人們底工資越發動搖不定;日益迅速發展的機器底不斷改進,使得無產者底生活狀況越發沒有保證;個別工人與個別資產者中間的衝突越發帶上兩個階級間的衝突底性質。工人們開始形成反對資產者的團體;他們共同地來保衛自己的工資。他們甚至建立經常的團體,以便在可能發生的衝突之際有所準備。有些地方,鬥爭轉變爲公開的起義。

工人們有時得到勝利,可是這種勝利只是暫時的。他們鬥爭底眞實結果還不是直接的成功,而是工人們底日益擴大的團結。大工業所造成的日益發展的交通工具,建立了各地工人們底相互聯系,促進了工人們底團結。只要有了這種聯系,就可以使到處性質相同的許多地方鬥爭策源地集中起來並匯合爲一個民族的階級的鬥爭。而任何階級鬥爭都是政治鬥爭。中世紀底市民,以他們的鄉村小道,需要幾百年才能達到的團結,現代的無產者由於鐵路,只要幾年就成功了。

無產者之組成爲階級,並由此組成爲政黨,隨時又因爲工人們自己中間的競爭而破壞,但是這種組織再接再厲地產生,每次更强大、更結實、更有力。它(指無產階級組織——譯者)利用資產階級各階層間的傾軋,逼迫着用立法的秩序承認工人們底個別利益。例如英國的十小時工作制的法案。

一般地,舊社會內部的衝突,在許多方面,促成無產階級底發展過程。資產階級進行着不斷的鬥爭,起初反對貴族,後來反對資產階級中利益與工業進步相衝突的一部分;並且經常反對一切外國的資產階級。在所有這些戰鬥中,它(資產階級——譯者)被迫向無產階級呼號,號召無產階級援助,因此就把無產階級吸引到政治運動中來。所以,正是資產階級自己把本身的教育底成份一八八八年英文版爲『政治的和一般的教育』。——編者註,就是把反對資產階級自己的武器,傳授給了無產階級。

還有,向我們所已看到的,工業的發展將統治階級底整個階層拋到無產階級隊伍裏來,或者至少使他們生活條件受到威脅。他們也給無產階級輸進了不少教育的成分一八八八年英文版爲『教育和進步的成份』。——編者註

最後,當階級鬥爭接近决定的時刻時,整個舊社會內部的、統治階級內部的瓦解過程是有着這樣强烈、這樣尖銳的性質,致使統治階級底一小部分從它脫離出來,而加入革命的階級,加入將來屬於它的階級。這就是爲什麼從前一部分貴族轉到資產階級方面,現在一部分資產階級也轉到無產階級方面來了,特別是一部分資產階級的思想家,他們提高到了整個歷史運動進程底理論的認識。

在現在資產階級對立的一切階級之中,只有無產階級是眞正的革命的階級。一切其餘的階級走向沒落並將隨着大工業的發展而消滅;而無產階級則是它(大工業——譯者)本身的產物。

中間等級——小工業家、小商人、手工業者、農民——所有他們都和資產階級鬥爭,爲的是挽救自己的中間等級的生存,以免於滅亡。所以他們不是革命的,而是保守的。不僅如此,他們是反動的,他們企圖使歷史車輪倒退。如果他們是革命的話,那只是因爲他們卽將轉入無產階級的隊伍,那只是因爲他們保護的不是自己的現在的利益,而是自己的將來的利益,那只是因爲他們拋棄自己的觀點以便站到無產階級底觀點上來的緣故。

流氓無產階級,這些舊社會最下階層底腐朽底消極產物,在有些地方也被無產階級革命吸引到運動中來,可是,由於他們的整個生活地位,他們更傾向於出賣自己作反動的陰謀活動底工具。

在無產階級底生存條件中,舊社會的生存條件已經消滅了。無產者沒有財產;他對於妻子和兒女的關係和資產階級的家庭關係沒有任何相同之處;現代的產業勞動,現在的資本壓迫,不論在英國、在法國、在美國、在德國都是一樣的,已經使無產階級失去了任何民族的性質。法律、道德、宗教,——所有這些對於無產階級,不過是資本家的偏見,在這些東西後面隱藏着資產階級的利益

一切過去取得統治的階級都企圖鞏固他們所已取得的生活地位,使整個社會屈服於足以保證他們的佔有方式的條件之下。而無產者則只有消滅自己目前的佔有方式,因此也就是消滅整個至今存在過的佔有方式,才能够取得社會的生產力。無產者沒有什麼自己的、需要保護的東西;他必須破壞一切至今保護了和保證了私有財產的東西。

至今一切發生過的運動都是少數人底運動或爲了少數人的利益的運動。無產階級的運動是極大多數人爲了極大多數人的利益的獨立運動。無產階級,現代社會底最低的階層,如果不把壓在它身上的、組成正式社會的全部上層建築拋出九霄雲外,那末它就不能抬起頭來,不能够站立起來。

如果不是就內容而是就形式來看,那末無產階級反對資產階級的鬥爭首先就是民族的鬥爭。每一國度底無產階級,當然,首先應該解決自己本國的資產階級。

在敘述無產階級發展底一般階段時,我們探究了現存社會內部隱掩着的國內戰爭,直至它到達一點,卽轉變為一個公開的革命,那時無產階級用暴力推翻資產階級,來建立自己的統治。

我們已經看到,一切至今存在過的社會是建立在壓迫階級與被壓迫階級底對抗之上的。但是要能够壓迫一個階級,必須保證它至少能够維持奴隸般的生存的條件。農奴在農奴制度內曾提高自己到公社底社員底地位,小資產者在封建專制底壓制下也曾爬到資產者底地位。可是現代的工人却相反的,不但沒有跟着產業底進步而上昇,而越發下沉,沉到本階級底生存條件以下,工人變爲乞丐,而窮困底發展比較人口與財富的發展還要更快。這很顯明的指出,資產階級已經不能再繼續成爲社會底統治階級,和强制社會把資產階級底生存條件當作調節的規律。它已經不能統治,因爲他甚至不能保證它的奴隸即使是奴隸狀態的生存,因爲它逼得把它的奴隸下沉到一種不能供養它,反而要它供養的地位。社會不能够再在它的權力下生活,就是說,資產階級的生存已經和社會不能並存了。

資產階級底階級生存與統治底基本條件是財富底積累於私人手中,是資本底形成與增殖。資本底生存條件是僱傭勞動。僱傭勞動完全建立在工人們彼此之間的競爭之上。產業底進步,——資產階級是它底不得已的担當者,它無力抵抗這進步,——使得因競爭而來的工人們底分裂被因聯合而來的工人們底革命團體代替了。這樣,隨着大工業底發展,資產階級所藉以進行生產與估有生產物的基礎本身就從資產階級底脚下被抽掉了。資產階級首先生產了自身的掘墓人。資產階級底滅亡與無產階級底勝利同等地是不可避免的。

二 無產者與共產黨人编辑

共產黨人對於一般無產者是處於怎樣的一種關係中呢?

共產黨人並不是與其他工人政黨對立的特別的政黨。

他們沒有任何脫離整個無產階級利益底的利益。

他們沒有提出任何特殊的法文和英文譯本均爲『宗派的』。——編者註原則,想把無產階級運動趕到這些原則下去。

共產黨人與其他的無產階級政黨底不同,只在:一方面,在不同民族的無產者底鬥爭中,他們提出和堅持整個無產階級底超越於民族性的共同利益,另一方面在無產階級向資產階級進行鬥爭所經歷的各個發展階段上,他們永遠是整個運動底利益底代表者。

所以,共產黨人在實踐上是一切國度工人政黨底最堅決的、永遠推動運動前進的一部份;而在理論上,他們比無產階級底其餘羣衆長於了解無產階級運動底條件、進程與一般結果。

共產黨人底最近目的,是與一切其他無產階級政黨一樣的;卽無產階級形成爲階級,推翻資產階級統治,無產階級奪取政權。

共產黨人底理論原則絕不是根據於這個或那個世界改革者所臆想或所發明的觀念與原則之上。

它們只是進行着的階級鬥爭底眞實關係底一般表現,在我們眼完前成着的歷史運動底表現。消滅以前存在過的財產關係並不是共產主義所特有的特徵。

財產關係曾經經受經常的歷史的更迭,經常的歷史的變動。

例如,法國革命廢除了封建的財產,以資產階級的財產代替了它。

共產主義底特點不是廢除一般的財產,而是廢除資產階級的財產。

但是現代的資產階級的私有財產是屬於階級對抗與一些人剝削別一些人之上的生產物佔有底最後與最完備的表現。

在這個意義上,共產黨人可以用一句話表示自己的理論:消滅私有財產。

有人非難我們共產黨人說,我們想消滅自己勞動所掙得的財產,這種財產是任何人的自由、活動與獨立底基礎。

掙得的,贏得的,自己勞動所得的財產!你們所說的是資產階級財產以前的那種小資產階級的小農的財產嗎?用不着我們去消滅它;工業底發展已經消滅了它,並且現在還是天天在消滅它。

或者你們說的是現代的資產階級的私有財產嗎?

可是,僱傭勞動,無產者底勞動,難道給它(無產階級——譯者)創造財產嗎?沒有的事。它創造資本,這就是說創造剝削僱傭勞動的那種財產,這種財產,只有在產生新的僱傭勞動以便重新加以剝削的條件下,才能擴大起來。現代形式下的財產是在資本與僱傭勞動的對立中運動着的。我們來觀察一下這對立底雙方。

做一個資本家,——就是說,在生產中不僅佔有純粹個人的地位,而且佔有社會的地位。資本是集體的產物,它只有經過社會底許多人員底共同活動,而且,歸根到底只有經過社會底一切人員底共同活動才能被運用。

所以,資本不是個人的力量,而是社會的力量。

因之,如果資本變爲集體的、屬於社會一切人員的財產,那末,這將不是個人的財產變爲社會的財產。這只是變化了財產底社會性質。它失掉了自己的階級性質。

再說僱傭勞動。

僱傭勞動底平均價格是工資底最低限度,就是說,是使工人能維持工人生活所必需的生活資料底數額。因之僱傭工人因自己勞作結果而獲得的東西,幾乎不够維持其生活底再生產。我們絕不想消滅作爲直接生活再生產之用的勞動生產物底個人佔有,這種佔有並不剩下任何剩餘,足以造成統治他人勞動的權力。我們僅僅想消滅這種佔有底悲慘性質,這時候,工人只有爲着擴大資本而生活着,只是在統治階級利益所要求的範圍內生活着。

在資產階級社會裏,活的勞動只是擴大已經積蓄的勞動底工具。在共產主義社會裏,積蓄的勞動却是擴充、豐富與改善工人生活過程底工具。

這樣,在資產階級社會裏,過去統治着現在;而在共產主義社會裏,則現在統治着過去。在資產階級社會裏資本是有獨立性和個性的,而勞動的人却失去了獨立性和個性。

而資產階級却把這些關係底消滅稱爲個性與自由底廢除!它是對的。眞的,事情是在於廢除資產階級的個性,資產階級的獨立與資產階級的自由。

在現在的資產階級的生產關係底圈子內,自由被理解爲貿易自由、買賣自由。

可是跟着買賣行為底沒落,自由的賣買行為也沒有了。自由賣買的論調以及我們的資產者底一切其他關於自由的誇張演說,一般地只有對不自由賣買、對中世紀被壓制的市民才有意義,而對於共產主義的消滅賣買行為、消滅資產階級生產關係及消滅資產階級本身是沒有意義的。

因爲我們要消滅私有財產,你們就恐怖起來。但是,在你們現存的社會裏,對於社會上十分之九的人員,私有財產已消滅了;它(指私有財產——譯者)之所以存在,正是因爲它對於十分之九的人已經不存在了。因之,你們非難我們,說我們要消滅以社會底極大多數人員沒有財產爲其必要條件的那種財產。

一句話,你們非難我們,說我們要廢除你們的財產。是的,我們眞的要這麼做。

從勞動不能再變爲資本、貨幣、地租,簡單說,不能再變爲可以壟斷的社會力量底瞬間起。就是說,從個人財產不能再變爲資產階級財產底瞬間起,——從這一瞬間起,你們說,個性消滅了。

因之,除了資產者,卽資產階級的私有者之外,你們不承認任何人的個性。這種個性眞的應當被消滅的。

共產主義絕不剝奪任何人佔有社會生產物底可能性,它只是剝奪拿這種佔有來奴役他人勞動底可能性。

人們提出反對的意見說,私有財產一消滅,一切活動就會停止,而普遍的懶惰將隨之而興,

在這種情形下,資產階級社會早就應該因懶惰而滅亡了;因爲在這裡勞動的人毫無所得,而獲得的人却不勞動。所有這些憂慮只是歸結到這個重複語上;到了沒有資本的時候,僱傭勞動便也不會再有了。

一切反對物質生產品底共產主義的佔有方式與生產方式的非難,同樣地推廣到智力勞動生產品底佔有與生產上。正如階級財產底消滅在資產階級看來是生產本身底消滅一樣,階級文化底終結在他看來也是等於一般文化底終結。

文化——資產階級爲其毀滅而痛哭流涕的這種文化——對於極大多數人是變成機器的附屬品。

但是請不要拿你們的資產階級的關於自由、文化、法權等等的觀念去估量資產階級財產底廢除,來與我們爭辯吧。你們的觀念本身便是資產階級生產關係與財產關係底產物,正好像你們的法權只是高陞爲法律的你們的階級底意志一樣,而這種意志底內容是由你們階級底物質生活條件决定的。

你們的偏狭的觀念,迫使你們把自己的生產關係與財產關係,從歷史中的、在生產過程中的暫時關係變爲自然和理性底永久規律,這是你們和一切過去曾經統治過的和已經滅亡了的階級所共有的。對於古代財產及封建財產你們似乎了解的東西,當一說到資產階級的財產時,你們便不能了解了。

消滅家庭!就是極端的急進派也在憎恨着共產黨人底這種可惡的意圖。

現代的資產階級的家庭是建築在什麼東西之上呢?建築在資本之上,建築在私人贏利之上。家庭底充分發展的形態,只在資產階級中才存在着;可是它在無產者底被迫的無家底狀態與公娼中找到了自己的補充。

跟着它的這種補充底沒落資產階級家庭將自然地沒落,兩者都跟着資本底消失而一同消失。

也許你們非難我們,說我們要停止父母對子女的剝削嗎?我們承認這個罪行。

但是你們斷言,當我們拿社會教育去代替家庭教育時,我們就想消滅對於人最寶貴的關係。

可是,難道你們的教育不是由社會决定的嗎?難道不是由社會關係(在這些關係下你們教育着)决定的嗎?不是由社會經過學校的直接與間接的干涉决定的嗎?共產黨人並不臆想出社會對於教育的影響;他們只是變更教育底性質,使教育脫離統治階級底影響。

無產階級中間的一切家庭聯系由於大工業底發展而愈益趨於破毀,兒童愈益轉成簡單的賣買對象與勞動器具,資產階級關於家庭、教育以及父母與兒童親密關係等等的論調便也愈益令人發嘔。

但是,你們共產黨人要實行公妻呵,——全體資產階級齊聲向我們叫喊着。

資產階級把自己的妻子看做簡單的生產工具。他聽到,生產工具是要供共同使用的,於是,自然,就不能不想到,婦女也要落到同樣的命運。

資產階級甚至想不到,問題是在於消除婦女成爲簡單生產工具的那種地位。

附帶說,我們的資產者對於他們所臆造的共產黨人似乎要實行公開的公妻底這一點表示高尚道德的驚訝,這眞是再可笑也沒有的了。共產黨用不着來實行公妻,它差不多永遠存在着。

我們的資產者並不因爲有其工人底妻女供其支配而感到满足,更不用说公开的娼妓制度了,他们还以互相引诱彼此的妻子爲特殊的快乐。

資產階級底婚姻在實際上是公妻制。他們最多只能非難共產黨人說他們想把公開的率直的公妻制去代替僞善地隱藏着的公妻制。可是,顯而易見的,跟着現存的生產關係底消滅,從這生產關係中所發生的公妻,卽公開的與不公開的娼妓制度,也便會消失。

其次,人們還非難共產黨人,說他們要廢除祖國與民族。

工人沒有祖國按:馬克思說『工人沒有祖國』,是對西歐英、法、德等資本主義國家的工人說的。列寧關於民族運動曾經分三類國家來說:『西歐各國的民族運動,早已成爲過去的事跡。在英、法、德等國,「祖國」二字已完成其歷史的使命,換一句話說,在這裏,民族運動已不能表現進步的作用,已不能推動新興的人羣來爲新的經濟、政治生活而奮鬥,在這裏擺在歷史發展的現階段上的問題已經不是由封建制度或宗法野蠻制度過渡到進步的民族軌道,過渡到文明的政治自由的「祖國」,而是要由早已過時的資本主義「祖國」過渡到社會主義制度……半殖民地國家裏的民族運動,比在東歐各國方面更要後進,更要年輕』。 在另一處,列寧又說道:『社會主義者曾經認爲,而且現在還認爲,以推翻外族壓迫爲目標的保護祖國的運動或防衛祖國的戰爭是理所當然的、進步的、正義的戰爭。』——譯者補註,不能從他們那兒,剝奪他們所沒有的東西。正因爲無產階級不能不首先取得政治的統治,把自己提高爲民族的階級,所以,它自身暫時還是民族的,雖完全不是在資產階級所理解的意義上。

各人民間底民族孤立性和對立性已經隨着資產階級底發展,隨着貿易自由與世界市場,隨着工業生產以及與之相適應的生活狀況底一式化,二日益消失着。

無產階級底統治將更加速它們的消失。聯合行動,至少是各文明國度的聯合行動,是無產階級解放底主要條件之一。

隨着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剝削底消滅,在同一程度上,一個民族對另一個民族的剝削也將消滅。

民族間底敵對關係,將隨着民族內部的階級對抗一起消滅。

從宗教、哲學與一般意識形態的觀點上提出來的反對共產主義的非難,是不值得詳細檢討的。

人們底觀念、觀點與概念,一句話,他們的意識,是隨着他們生活狀況、社會關係與社會存在的變動而變動着,要理解這點,難道需要深邃的思想嗎?

思想底歷史,如果不是證明精神生產是跟着物質生產改變着的,那末,證明什麼呢?任何時代底統治的思想永遠只是統治階級底思想。

人們在談論着促使整個社會革命化的思想;這只是表明着這個事實,就是:在舊社會裏,新社會底因素已經形成了,舊思想底瓦解和舊的生活條件底瓦解擕手並進。

當着古代世界走向滅亡的時候,古代宗教就被基督教戰勝了。當基督教思想在十八世紀在啓蒙主義思想打擊下死亡的時候,封建社會正在和當時是革命的資產階級進行殊死戰。信仰自由與宗教自由底觀念,不過是自由競爭在信仰領域上的統治。

但是,——有人會對我們說——宗教的、道德的、哲學的、政治的及法律的等等觀念固然是在歷史發展過程中變動着,可是宗教、道德、哲學、政治與法律却是在這個不斷的變動中永遠保存着。

此外,還存在着永恆的眞理,如自由、正義等等,這些對於社會發展底一切階段都是共同的啊。然而共產主義却廢除永恆的眞理,它廢除宗教與道德,而不是重新加以改造;所以,共產主義是與一切過去的歷史發展的進程矛盾的。

這種非難究竟何所指呢?一切至今存在過的社會底歷史是在階級對立中運行着,這些階級對立在不同的時代中各不相同。

可是,不管這些對立採取何種形式,社會底一部分對於另一部分的剝削却是所有過去各世紀所共有的事實。因此,毫不奇怪的,過去各世紀底社會意識,不管其一切的複雜性與一切的差別,還是在一定的共同的形式之下運動着,這些形式——意識形態——只有隨着階級對立底最後消失才會完全消失。

共產主義的革命是和過去遺傳下來的財產關係底最堅決的破裂;毫不奇怪的,在它的發展過程中,它將最堅決地和過去遺傳下來的觀念破裂。

可是,我們丢開資產階級反對共產主義的責難吧。

我們在上面已經看到,工人革命的第一步是變無產階級爲統治階級,取得民主。

無產階級將運用自己的政治統治,爲着一步一步地從資產階級那兒奪取一切資本,把一切生產工具集中在國家手裏,就是說,集中在組織成為統治階級的無產階級手裏在特別地劃出這一句時,列寧寫道:『國家,卽組織成爲統治階級的無產階級,就是無產階級專政。』(『馬克思主義論國家』)。當馬克思說『獲取民主』時,他是指『無產階級民主』——在估計一八四八年革命的經驗之時馬克思發展了和具體化關於無產階級專政的學說。在那裏(參閱『拿破崙第三政變記』),馬克思指出,無產階級不能簡單地奪取資產階級國家的機關,而應當加以『打破』與『毀壞』(參閱『馬恩選集』第二卷)。更後,根據巴黎公社的經驗(參看『法蘭西內戰』,『馬恩選集』第二卷),馬克思說明了這種國家機關的特點(公社式的國家),無產階級就用這種機關去代替它所破壞的資產階級國家的壓迫機關。(參閱列寧:『國家與革命』)——編者註,而儘可能迅速地增殖生產力底總量。

自然,要能實現這些,起初只能向財產權與資產階級生產關係採取強制的侵犯,就是,採用一些辦法,這些辦法在經濟上好像是不充分的與脆弱的,但在運動底進程中,它們將超越它們本身,並且作爲爲着變革整個生產方式的手段,它們是不可避免的。

這些辦法,在不同的國度中,當然是不同的。

但是,在最先進的國度中可以差不多到處採用下列辦法:

一、剝奪土地所有權,以地租充國家支出之用。

二、徵收高度的累進稅。

三、廢除承繼權。

四、沒收一切亡命者與反叛者底財產。

五、經過國家資本的與完全壟斷的國家銀行去集中信貸於國家手中。

六、集中運輸機關於國家手中。

七、根據總的計劃,增加國家工廠與生產工具的數量,開墾土地與改善土質。

八、一切人有同樣的勞動的義務,建立產業軍,特別對於農業。

九、把農業與工業聯合起來,促進城市與農村的對立自一八七二年版起,『對立』一字改爲『差別』。——編者註逐漸消滅。

十、對於一切兒童,實施公共的免費的教育,取消現有形式下的廠內童工勞動,教育與物質生產聯系起來等等。

當在發展過程中,階級差別歸於消滅,一切生產都集中在個人所結成的團體手中時,公衆的權力便將失去自己的政治的性質。政權,在字的本意上講來是一個階級鎮壓另一階級的有組織的暴力。如果無產階級在反對資產階級的鬥爭中必然地團結成階級,如果無產階級經過革命使自己變爲統治階級,而以統治階級的資格用强力去廢除舊的生產關係,那末,同着這種生產關係一起,無產階級也便消滅了階級對立底存在條件自一八七二年版起改爲:『那末,同着這種生產關係一起無產階級也便消滅階級對立底存在條件,一般地消滅階級,因而也就消滅自己本身的作爲階級的統治。』——編者註,因而也就消滅自己本身的作爲階級的統治。

代替舊的資產社會與它的階級及階級矛盾而起的,將是這樣一種團體,其中,每個人底自由發展是一切人底自由發展的條件。

三 社會主義的與共產主義的文獻编辑

(一)反動的社會主義编辑

A 封建的社會主義编辑

英國的、法國的貴族,由於他們的歷史地位,是應當寫出反對現代資產階級社會的小冊子來的。在一八三〇年法國的七月革命中,在英國的國會改良運動中,他們又一次地被可恨的新興者打敗了。此後已經談不上嚴重的政治鬥爭了。對於他們所餘下的只有文字鬥爭了。然而,就是在文獻的領域上,復辟時期這裏所指的,不是一六六〇——一六八九年的英國復辟,而是一八一四——一八三〇年的法國復辟。——恩格斯對英文本的註底陳腐論調也已成爲不可能的了。爲了激起同情,貴族們不得不裝模作樣,似乎他們並不關心自身的利益而只是爲着被剝削的工人階級底利益來寫作他們反對資產階級的控訴書。他們感到痛快的是:對於他們的新的統治者歌唱着誹謗的歌詞,並且,以或多或少的可怕的預言向它(指新統治者——譯者)耳語。

這樣產生了封建的社會主義——其中半是輓歌,半是諷刺;半是過去底餘音,半是未來底恫嚇;有時以酸辣的巧妙的惡毒的判決打中資產階級底心靈;可是經常因爲完全無能力了解近代歷史底進程而使人感到可笑。

貴族爲着吸引人民,把無產階級的乞食袋當作旗幟來揮舞着。但是在人民每次追隨着它的時候,看到它背後有着陳腐的封建紋章,便嘩然不恭地大笑着散去了。

一部分法國合法派合法派——貴族地主底政黨,滂湃皇朝復辟底擁護者們底政黨。『青年英國』,出現於一八四二年左右的英國保守黨底一部分。這部分保守黨底代表是季士拉愛爾湯姆斯,卡爾里爾等。——編者註和『青年英國』派曾排演了這幕趣劇。

如果封建主們證明,他們的剝削方式和資產階級的剝削不是一類的,那末,他們只是忘記了,他們曾在完全不同的、現在已經過時了的情況與條件下剝削的。如果他們指出,在他們的統治下未曾存在現代無產階級,那末,他們忘記了,現代資產階級恰恰是他們的社會制度底必然果實。

此外,他們是很少掩蔽自己批評底反動性的,他們控告資產階級的主要罪狀是:在資產階級統治下發展着將使整個舊社會秩序碎成細粉的階級。

他們對於資產階級產生了革命的無產階級,較之對資產階級一般地產生了無產階級,要責備得多得多。

因此,在政治實踐上,他們參與一切反對工人階級的暴力辦法,而在日常生活中,不管他們所吹噓的一切動聽的空話,他們不放棄摘取金蘋果在一八八八年英文版上:在『金蘋果』之前加上了『從工業之樹上落下來的』數字。——編者註底機會,並且並不吃虧地以忠誠、愛情和榮譽去換取羊毛、甜菜和醇酒這主要是指德國說的,在那裏,土地貴族和容克(德國的地主——譯者)經過管家來耕種自己的大部分土地,此外,他們還是甜菜糖廠和酒廠底大老闆。更富有的英國貴族還沒有達到這一步;可是,他們也知道怎樣把自己的莊園讓給那或多或少可疑的股份公司底創立者以補償地租底低落。——一八八八年英文版恩格斯註

正如僧侶總是和封建主擕手同行一樣,僧侶的社會主義也是和封建的社會主義擕手同行的。

給基督教禁慾主義以社會主義的色彩,是再容易也沒有的事。難道基督教不是同樣地也反對私有財產、反對婚姻、反對國家麼?難道它不是提倡以慈善和施捨、以獨身主義與禁慾、以寺院生活與教堂來代替它們麽?基督教社會主義——這不過是僧侶用以清滌貴族底憤鬱的聖水。

B 小資產階級的社會主義编辑

封建貴族不是被資產階級推翻的、其生活條件在現代資產階級社會中惡化和凋落的唯一階級。中世紀的市民等級與小農等級是現代資產階級底先驅者。在工商業關係較不發展的國度內,這個階級至今還繼續存在於發展着的資產階級之旁。

在現代文明已經發展了的國度中,組成了——並且作爲資產階級社會底補充部分經常地重新組成着——新的小資產階級,它動搖於資產階級與無產階級之間。可是,競爭經常地把屬於這一階級的人推到無產階級的隊伍中去,而且,他們已經開始看到這樣一個時機底迫近,卽在那時候,由於大工業底發展,他們將完全消失其作爲現代社會底獨立部分,而在商業、工業與農業中,他們將被監工與僱員所代替。

在農民佔人口半數以上的國度中,例如法國,自然而然地會出現這樣的作家,當他們站在無產階級方面反對資產階級時,在其批判資產階級制度中,使用着小資產階級和小農的尺度,並從小資產階級的觀點來維護工人底事業。這樣便產生了小資產階級的社會主義。西斯蒙地是這類文獻底領袖,而且不僅在法國,在英國也一樣。

這種社會主義能够極妙地指明現代生產關係中的矛盾。它揭露了經濟學家底虛偽的塗飾。它確鑿地證明了機器與分工底破壞影響,土地與資本底集中、生產過剩、危機。小資產者和農民底必然滅亡,無產階級底貧困,生產底無政府狀態財富分配底觸目的不公平,各民族之間的產業殲滅戰,舊道德、舊家庭關係與舊民族性底解體。

但是按其積極內容說,這種社會主義,或者是企圖恢復舊的生產手段與交換手段,並和這一起恢復舊的財產關係與舊社會;或者是企圖把現代的生產手段與交換手段重新又强迫地禁閉在已被爆破而且應該被爆破的舊財產關係底框子內。在這兩個場合上,它們同時旣是反動的,又是烏托邦的。

工業底行會組織與家長制的農業——這便是它的最後一語。

在往後的發展中,這派就在怯懦的不平之鳴中終結了。

C 德國的或『眞實的』社會主義编辑

法國底社會主義的和共產主義的文獻是在統治的資產階級壓迫之下產生的,是反對這種統治的鬥爭底文字的表現,而它之被移入德國却是在這樣的時候,這時候德國的資產階級剛才開始反對封建專制主義的鬥爭。

德國的哲學家、半哲學家和漂亮辭藻底愛好者們狂熱地抓住了這種文獻,而只是忘記了,在這些著作從法國移入德國時,法國底生活條件並未同時被移過來。在德國的條件下,法國的文獻失掉一切直接的實踐的意義而只有純碎文獻的面貌。它只能被認爲簡單地是關於眞實的社會自一八七二年起往後各版『關於眞實的社會』一語刪去了。、關於人性底實現的無聊冥想。例如,法國第一次革命底要求,對於十八世紀底德國哲學家只有一般地的『實踐理性』底要求的意義,至於革命的法國資產階級的意志表現,在他們眼中有着純粹意志、應當如此的意志、眞實的人的意志底規律的意義。

德國著作家底全部著作完完全全地在於把法國的新觀念和自己的舊的哲學良心調和起來,或者更正確些說,從自己的哲學觀點上去領會法國的觀念。

這個領會,正如一般地領會外國語一樣是經過翻譯的。

大家知道,僧侶們曾在古代異教底經典著作的原稿上寫上一些愚蠢的天主教聖徒傳。德國著作家以正相反的態度對待了非神思想的法國文獻。在法國的原稿之下他們寫下了自己的哲學的昏話。例如,在貨幣關係底法國的批判之後,他們寫着『人性底拋棄』,在資產階級國家底法國的批判之後,——『廢除抽象=普遍底統治』等等。

這種在發展法國的思想的名義下夾帶自己的哲學空話,他們名之爲『行動的哲學』、『眞實的社會主義』、『德國的社會主義科學』、『社會主義底哲學論證』等等。

法國的社會主義的和共產主義的文獻便這樣地被完全閹割了。而因爲在德國人手中,它已經不再表現一個階級反對另一個階級的鬥爭,所以德國人便相信,他超出於『法國的片面性』之上,它代表着不是眞實的要求而是眞理底要求,不是無產階級底利益而是人性底利益,一般的人底利益,這種人不屬任何階級並且一般地不存在於現實中,而存在於哲學幻想底雲霧的天空中。

這個德國的社會主義如此鄭重和如此莊嚴地練習其小學生的習題並且如此大言不慚地加以吹噓,它逐漸地失去了自己的賣弄學問的天眞。

德國的,特別是普魯士的資產階級反對封建主和專制君主政體的鬥爭,一句話,自由主義的運動——日益嚴重起來了。

這樣便給了『眞實的』社會主義以其素所期望的機會,來把社會主義的要求和政治運動對立起來,把傳統的咒詛擲向自由主義、代議制國家、資產階級競爭、資產階級的出版自由、資產階級的法律、資產階級的自由與平等,並向民衆揚言在這個資產階級的運動中民衆不僅什麼都得不到,並且相反,有失去一切的危險。德國的社會主義恰好忘記了,法國的批判(德國的社會主義正是它的無聲氣的回聲)是以現代資產階級社會和與之相適應的物質生活條件以及相當的政治制度爲前提的,卽,正是這麼一些先決條件,它們在德國還正在爭取之中。

它給德國的專制政府及其追從的僧侶、教員、地方貴族和官僚等等服務,成爲極妙的反對威脅地進攻着的資產階級的草人。

它曾是這些政府用以鎮壓德國工人起義的慘慘的鞭子與槍彈底甜蜜的補充。

如果『眞實的』社會主義這樣成了政府手中反對德國資產階級的武器,那末,它也直接成爲反動的利益底表現,德國的庸人底利益底表現。在德國,從十六世紀遺傳下來的並從那時起經常在各種形式中從新出現的小資產階級乃是現存秩序底實在的社會基礎。

這個階級底保存等於保存德國的現存的事物狀況。在資產階級底工業的和政治的統治上,它恐懼地等待着自己的命定的滅亡,一方面,由於資本底集中。另一方面,由於革命無產階級底生長。它以爲『眞實的社會主義』可以一箭雙雕。於是,『眞實的社會主義』便像瘟疫一樣的傳播起來了。

用思辯的蛛網織成的、以華麗的辭藻裝飾着的、以甜蜜的感情之淚浸透着的這種神秘的包皮——這包皮是德國的社會主義者用以包裹他們的可憐的『永恆眞理』的——只是增加了他們的商品在這些顧客中的銷路。

在自己方面,德國的社會主義者也逐漸理解了自己的作爲這個庸人底高超代表的使命。

他宣佈德國民族爲模範的民族,而德國的庸人爲模範的人。每一個他的醜行,他給以神秘的、高尚的社會主義的意義,而把他變成與他完全相反的東西,貫澈到底。他公開地反對共產主義底『粗野的=破壞的』趨向和宣佈他自己站在一切階級鬥爭之上的高超的公平。除了極少數的例外,一切流行於德國的似乎是社會主義的和共產主義的著作都是屬於這齷齪的和墮落的文獻的一八四八年底革命風暴掃除了這個醜惡的趨向並打掉了它的代表者以社會主義來投機的趣味。這派底主要代表與典型的標本是卡爾·格留恩先生。——一八九〇年德文版恩格斯註

(二)保守的、或資產階級的社會主義编辑

資產階級底某一部分希望醫治社會的疾病,以便保持資產階級社會底繼續存在。

屬於這部分的有:經濟學者、博愛主義者、人道主義者、工人階級狀況底改進者、慈善事業底組織者、動物愛護會底會員、禁酒會底創立者各種形態的細小的改良家。這個資產階級的社會主義甚至被製成整個的體系。

作爲例子,我們舉出蒲魯東底『貧困底哲學』。

資產者=社會主義者想保存現代社會底生存條件,而不要那些必然由此產生的鬥爭與危險。他們想保存現代社會,可是不要那些使它革命和瓦解的因素。他們想要資產階級而不要無產階級。自然,資產階級統治着的那個世界,在他們看來是最好的世界。資產階級的社會主義把這個安慰人心的觀念製成多少是完整的體系。在邀請無產階級實現它的體系和走進新的耶路撒冷時,它實質上只是要求無產階級停留在現社會中,可是拋棄其對現社會的憎惡的觀念。

這種社會主義底另一種較少系統的可是較更實際的形式是力圖使工人階級對於任何革命運動都採取否定的態度,它證明,對於工人階級有利的不是這種或那種政治改革,而只是物質生活條件、經濟關係底變更。可是,這個社會主義所理解的物質生活條件底變更絕非是只是經過革命的道路才能實現的資產階級生產關係底消滅,而是在這些生產關係底基礎上完成的行政管理底改善,所以,絲毫也沒有變更資本與僱傭勞動之間的關係,在最好的場合下,只是爲資產階級減少統治底化費,和簡單化其國家行政工作。

資產階級的社會主義,只有在變成爲單純的演說家底辭藻時,才找到自己的最適當的表現。

自由貿易;爲着工人階級底利益!保護關稅;爲着工人階級的利益!獨居牢獄;爲着工人階級的利益——而這是資產階級社會主義底最後一語,亦是唯一的誠懇的一語。

資產階級底社會主義正是成立在這一斷言上:資產者是資產者乃是爲着工人階級底利益。

(三)批判的空想的社會主義與共產主義编辑

我們在這裏不說在近代一切大革命中表現無產階級要求的那種文獻。

無產階級在普遍激動時代、在顛覆封建社會時期、直接實現自己的階級利益的最初企圖,由於無產階級本身底不發展狀態,由於無產階級解放底物質條件底缺乏(因爲這些條件只是資產階級時代底產物),必然地遭受了失敗。伴隨着這些無產階級底最初運動的革命文獻,按其內容說來,必然是反動的。它倡導普遍的禁慾主義和粗野的平均主義。

那些原來意味上的社會主義的和共產主義的體系,聖·西門、傅立葉、歐文等人底體系產生於我們上面所描述的(參閱『資產階級與無產階級』)無產階級與資產階級之間的鬥爭底最初的、不發展的時期。

是的,這些體系底發明者看到了階級底對立以及統治着的社會內部的破壞因素底作用。可是在無產階級方面,他們沒有看到任何歷史的獨立性和任何它所固有的政治運動。

因爲階級敵對底發展和工業底發展是擕手並進的,所以,他們同樣也還沒有能够找到無產階級解放底物質條件,而尋找着那些將會創造這些條件的社會科學、社會規律。

社會活動應該由他們的個人的創造的活動來代替,解放底歷史條件——由幻想的條件來代替。逐漸前進的無產階級底組織成爲階級——由根據他們所設想的藥方的社會組織來代替,整個世界底往後的歷史,對於他們歸着於宣傳和實現他們的社會計劃。

是的,他們意識到,在他們的這些計劃中主要地是保證工人階級底利益,因爲它是最受苦的階級。只有以這個最受苦的階級的資格,對於他們,無產階級才存在着。

可是,階級鬥爭底不發展的形式以及他們自己本身的生活地位,使他們認爲自己是高高地站在這個階級敵對之上的。他們想改善社會一切人員底狀況,甚至生活於最好條件中的也在內。因此,他們不斷地毫無區別地向全世界聲訴,甚至主要地向統治階級聲訴。他們以爲,只要理解他們的體系就會承認它是最好的社會底最好的計劃。

因此,他們拒絕任何政治的行動,特別是革命的行動;他們想經過和平的道路達到自己的目的,並企圖用小的(自然是失敗的)實驗,用實例的力量來爲新的社會福音開拓道路。

這個未來社會底幻想的描繪產生於這樣的時候,這時無產階級還處於很不發展的狀況中並因此對於自己的地位還是幻想的;它是從無產階級對社會底普遍改造的最初的本能的渴望中產生出來的。

但是在這些社會主義的和共產主義的著作中同樣有着批判的成分。這些著作攻擊現存社會底整個基礎。因此他們提供了對於啓蒙工人最有價值的材料。他們關於未來社會的積極步驟,例如消滅城市與農村底對立,消滅家庭、私人榨取、僱傭勞動,宣揚社會的協和,變國家爲簡單的生產管理機關——所有這些提議只表現了階級對立底消滅底必然性,這種階級對立還僅僅開始發展並且他們所知道只是它的最初的未定型的不確定的形式。因此,這些主張還有着完全空想的形式。

批判的空想的社會主義與共產主義底意義是和歷史發展成反比例的。跟着階級鬥爭的發展及其採取更加確定的形式,這個超越於階級鬥爭之上的幻想的企圖,這個對於階級鬥爭的幻想的否定態度便失去了任何實踐的意味和任何理論的根據。因此,如果這些體系底創造者們在許多方面是革命的,那末,他們的學生們却總是組成反動的宗派。他們固執着自己的老師們的舊觀點,無視無產階級底往前的歷史發展。因此他們澈底地企圖熄滅階級鬥爭和調和對立。他們總還是夢想着用實驗底方法實現自己的社會烏托邦,設立個別的法倫斯泰爾(Phalansteres)傅立葉所計劃的社會主義殖民地被稱爲法倫斯泰爾;加貝稱自己的烏托邦國度,以後又稱自己在美洲的共產主義殖民爲伊加利。——一八八八年英文版恩格斯註、創立國內殖民地(Home—Cloolure)歐文稱自己的模範的共產主義社會爲國內殖民地。法倫斯泰爾是傅立葉所計劃的社會宮殿底名稱。伊加利是加貝所寫的烏托邦空想國度、共產主義制度的名稱。——一八九〇年德文版恩格斯註、建設小的伊加利(learica)——新耶路撒冷底袖珍版——,爲了建立一切這些空中樓閣,他們不得不求助於資產階級的心靈與錢袋的施捨,他們逐漸地墮落到上面描繪過的反動的或保守的社會主義者底範疇中去了,所不同的只是更系統的學究氣和對自己的社會科學之神跡的幻想的信仰。

這就是爲什麼他們殘酷地反對任何政治的工人運動底緣故,按他們的意見,這種運動只會喚起對於新福音的盲目的不信仰。

英國的歐文主義者起來反對大憲章派,法國的傅立葉主義者反對改革派指『改革』報底擁護者而言,該報是『社會民主』黨底機關報。——編者註

四 共產黨人對於不同的反對黨派的態度编辑

看了第二章之後,就可以懂得共產黨人對於已成的工人政黨的態度,例如他們對英國的憲章派和美國的土地改良派的關係。

共產黨人爲工人階級底最近的目的和利益鬥爭,而同時在今天的運動中,他們又堅持運動底將來。在法國,在反動保守的和急進的資產階級的鬥爭中,共產黨人與社會民主黨這個黨當時在會議中是以羅蘭爲代表,在著述上以路易·勃朗爲代表,在日報上以『改革』報爲代表。社會民主黨這個名稱指明民主主義的或共和主義的政黨底這一部分,正如這個名稱底作者們一樣,是或多或少地以社會主義的色彩裝飾着的。——一八八八年英文版恩格斯註 在法國自稱爲社會民主黨的黨,在政治生活中是以羅蘭爲代表,著述上——路易·勃朗;所以,他與現代的德國社會民主黨有天壤之別。——一八九〇年德文版恩格斯註聯合,但並不放棄批判從革命傳統中產生出來的空談與幻想的權利。

在瑞士,他們資助急進黨,可是同時不忽視這個政黨是由矛盾的成分組成的,一部分是法國式的民主的社會主義者,一部份是急進的資產者。

在波蘭,共產黨人贊助那個以土地革命爲民族解放底條件的政黨,那個喚起一八四六年克拉科夫起義的政黨。

在德國當資產階級還革命地行動的時候,共產黨人和它一起反對專制君主政體、封建的土地私有權和反動的庸人。

可是它一分鐘也不放鬆在工人中造成資產階級與無產階級之間的敵對的對立底更清楚的意識,以便德國工人們能够立卽利用資產階級統治所不得不帶着同來的社會的與政治的條件來作爲反對資產階級本身的武器,以便在推翻德國的反動階級之後立卽開始反對資產階級本身的鬥爭。

共產黨人把自己的主要的注意放在德國,因爲德國處在資產階級革命的前夜,因爲德國完成這個變革是在一般地歐洲文明更進步的條件下,又比十七世紀英國和十八世紀法國發展得好多的無產階級。因此,德國的資產階級革命只能是無產階級革命底直接的前奏。

總之,共產黨人到處資助任何反對現有的社會制度與政治制度的革命運動。

在所有的這些運動中,他們把財產問題提到第一位,作爲運動底基本問題,不管它的發展的形式到什麼程度。

最後,共產黨人到處努力於一切國度底民主政黨之間的聯合與一致。

共產黨人認爲隱秘自己的觀點與意圖是可恥的事。他們公開聲言:他們的目的只有經過暴力的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讓統治階級在共產主義革命面前戰憟吧!無產者在這個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鎖鏈。而他們將會得到整個世界。

一切國度底無產者,聯合起來呵!

馬克思和恩格斯以德文作於一八四七年十二月。最初出版於倫敦,一八四八年。


  本作品的作者1946年逝世,在兩岸四地以及新西蘭屬於公有領域。但1949年發表時,美國對較短期間規則的不接受性使得本作品在美國仍然足以認爲有版權到發表95年以後(1923年到1977年之間),年底截止,也就是2045年1月1日美國進入公有領域。原因通常是1996年1月1日,作品版權在原作地尚未過期進入公有領域。若維基別庫已經建立頁面的話,就請參看Wikilivres:共產黨宣言 (博古)。否則僅依據維基媒體基金會的有限例外,於本站作消極容忍處理,不鼓勵但也不反對增加與刪改有關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