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武汉地区当前局势的声明

关于武汉地区当前局势的声明
又名:二·八声明
1967年2月8日
本作品收錄於《长江日报

  我省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正处在一个激剧斗争的过渡阶段。以王任重、张体学为首的湖北黑省委更加疯狂地刮起经济主义妖风,极力破坏“抓革命、促生产”。他们转入地下,躲到幕后,驱动喽罗,勾结一切牛鬼蛇神,在无产阶级革命派的阵线内部制造反对派,扶植托洛茨基主义及形形色色的机会主义分子,实行腐蚀侵袭,软硬兼施,分化瓦解,拉出去,打进来,内外夹攻,挑起混战。最近,正当“无产阶级革命派大联合,夺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权”的伟大革命运动席卷全国全省的时候,而以武汉地区工人造反总司令部的某些人为首,却把矛头对准毛泽东思想武汉地区工人总部和毛泽东思想红卫兵武汉地区革命造反司令部。他们充当了湖北黑省委的别动队,起到了“职工联合会”所不能起的作用。他们对无产阶级革命左派进行无理攻击,否认其革命大方向,公开挑起分裂和混战,这是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一个反扑。他们还拼凑了一个乌七八糟的大杂烩,策划了一个形“左”实右的假夺权。我们无产阶级革命造反派认为有必要就目前局势发表声明。

  武汉地区目前所发生的围攻工人总部、猛轰“九·一三”战斗兵团及毛泽东思想红卫兵武汉地区革命造反司令部的反革命事件不是偶然的。这是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缓斗争的反映。

  现在,武汉地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一个突出的特点是,以王任重、张休学为首的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和极少数顽固坚持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混蛋退居幕后,操纵一些所谓“造反”组织,以“革命”之名,行反革命之实。

  毛主席教导我们:“决不可以认为反革命力量顺从我们了,……他们的反革命思想和反革命企图就不存在了。决不是这样。”他们决不甘心失败,他们必然地要同我们作拼死的斗争。这种斗争的新形势新特点,就是王任重、张休学利用其爪牙走狗和资产阶级的社会基础,伙同资产阶级分子,投机倒把分子,地、富、反、坏、右分子及其它一切牛鬼蛇神,相互呼应打入革命造反派内部,配合各种机会主义分子,利用个人主义的野心家及一些忘记阶级斗争,忘记为党夺权的糊涂虫,马大哈,还骗取一些不明真相的革命群众,纠集了一个围剿无产阶级革命左派的大杂烩,他们从去年十月份开始,就逐步结成了托派小联合,破坏无产阶级革命派的大联合。

  一个非常荒唐的事情发生了,一种值得人们深省的严重情况出现了。那些在标语、广告和喇叭里叫喊反对经济主义,叫喊“抓革命,促生产”叫得最响的人,他们本身就是王任重、张体学用反革命修正主义的经济主义豢养的哈巴狗,它在“职工联合会”这条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疯狗落水后跳了出来。就是这帮东西,对泛滥经济主义,破坏抓革命促生产的罪魁祸首王任重、张体学不揭露,不批判,不斗争,不采取行动。反而架起一百二十门大炮,猛轰工人总部,猛轰“九·一三”,搞什么反对工人总部的“经济主义”,妄图把工人总部整垮,妄图把目前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大联合、大夺权的斗争,把反对湖北黑省委的经济主义,把“抓革命,促生产”的当务之急,引向革命群众之间的纠纷。他们到处乱跑,到处乱说,到处乱写。极力造谣、污蔑、中伤工人总部,胡说什么工人总部的领导集团“修”了,扬言与工人总部誓不两立,有我无你。北京南下中有一小撮坏蛋与北京“联合行动委员会”的家伙们互相呼应,狂妄地叫嚣要砸烂工人总部。真是欺人太甚,猖狂至极!他们已经撕下脸皮,公开同以王任重、张体学为首的湖北黑省委,同以武汉“职工联合会”为首的保皇党徒坐在一起了。他们还公然叫嚷,要我们搞什么全民“整风”,叫我们下台。见你们的鬼去吧!收起你们的破烂!目前,我们在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的号召下所开展的整风运动,应当是按照“古田决议”的精神,学习毛泽东思想,反对右倾机会主义,纠正各种错误思想,健全各级领导班子,组织好革命造反派队伍,更高举起“造反有理”大旗,大闹武汉三镇,大闹全湖北。而决不是整天赔礼道歉,决不是纠缠于烦琐辟谣,决不是整掉无产阶级的革命造反精神,更不能允许哪些口蜜腹剑的家伙妄图把我们整得萎靡不振,垂头丧气,置我于被动,轰我们下台。谁敢这样干,就把他揪出来,砸烂他的狗头!更值得注意的是,有极少数半路出家的投机商,或中途打入革命造反派营垒的那些坏东西,现在把手伸得老长老长,纠集一帮乌合之众.排斥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左派,分裂革命造反派阵营。他们居心险恶,把大印一抢,名曰“联合夺权”。然后,恬不知耻地摆出一副“革命造反”的祖师爷的架势,对我们呵斥道:“不准动,不准你们争权夺利!不准你们闹分裂!”啊呀呀,好一副神气姿态!我们呼吁一切无产阶级革命造反派的战友们,同志们,千万不要上当。我们决不为个人和小集团争权夺利,但是,我们要为毛主席,为党,为人民誓死夺权!目前发生的一系列情况集中到一点,就是王任重、张休学通过他们的“造反”奸贼对我们无产阶级革命派实行反夺权。我们能允许他们这样干吗?不能,绝对不能!我们在白色恐怖和反革命的围攻中杀出来,就是为了夺权。今天,我们更要乘胜前进,以百倍的造反精神夺权!夺权!!夺权!!!

  我们最最伟大的革命导师毛主席在《团结一切抗日力量,反对反共顽固派》一文中曾经严肃地,全面地,一针见血地指出:“我们的统一论,就是全国人民的统一论,就是一切有良心的人的统一论。这种统一论是以抗战、团结、进步三件事做基础的。只有进步才能团结,只有团结才能抗日,只有进步团结抗日才能统一。这就是我们的统一论,这就是真统一论,这就是合理的统一论,这就是实际的统一论。那种假统一论,不合理的统一论,形式主义的统一论,乃是亡国的统一论,乃是丧尽天良的统一论。他们要把共产党、八路军、新四军和民主的抗日根据地消灭,要把一切地方的抗日力量消灭,以便统一于国民党。这是阴谋,这是借统一之名,行专制之实,挂了统一这个羊头,卖他们的一党专制的狗肉,死皮赖脸,乱吹一顿,不识人间有羞耻事。”毛主席提出的这条方针就是我们无产阶级革命造反派的统一论,就是我们无产阶级革命派大联合,夺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权的总纲领,就是我们在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指引下建立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统一战线的基本原则。

  我们无产阶级革命造反派必须注意,不要因为有人指责我们争权夺利就缩手缩脚,不要因为有人咒骂我们想独揽大权就心怯手软。每一个无产阶级革命左派应当明确,我们决不能把“无产阶级革命派大联合,夺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权”同资产阶级的篡夺领导、争权夺利混为一谈。在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和极少数坚持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顽固分子及其追随者看来,他们的“夺权”就是看谁的手脚快,心眼多,抢得大印的便是王,抢不到大印的靠边站。他们企图把无产阶级革命派的夺权斗争拉向反面,为资产阶级复辟效劳。他们的“夺权”,不是为了把资产阶级当权派斗倒、斗臭、斗垮,而是为了维护反革命修正主义的统治;或者为了他们自己爬上台,建立复辟资本主义的新机构。他们夺权不是为人民服务,而是老子说了算,挥“权”如儿戏,发号施令,登报扬名,滥印传单,愚弄人民。当前,在他们策划分裂造成混战的假夺权阴谋的流毒下,致使经济主义泛滥成灾,生产几陷瘫痪。我们无产阶级革命造反派同他们完全相反。坚定的无产阶级革命左派是毛主席革命路线最忠实的执行者,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造反派要当仁不让地夺权,掌权。在这个问题上千万不能缩手缩脚,不能心软,不能有半点的折中和调和。有人叫嚷说我们“野心大”,公然咒骂我们“纯血统”,“手伸得长”,“老子天下第一”,“大国沙文主义”等等。我们认为,凡是出自敌意的攻击,我们就要坚决还击!但是,来自同志的善意批评,我们就要虚心接受;那些挂着“革命造反派”的招牌,推行机会主义,实行托派路线的混蛋们,野心大得很,手伸得长得很。因此,我们的“野心”还要再大些,我们手伸的还要再长些,否则,无产阶级革命造反派就要灭亡,这是极其残酷的阶级斗争,不能有丝毫的庸人观点,不然,脑袋被别人搬了家自己还不知道。值得注意的是,近几天来,“九·一三”战斗兵团正遭到托派疯狂的围攻和内部瓦解,这是以王任重、张体学为首的阶级敌人对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新反扑,这就是夺权和反夺权的斗争,阶级敌人惯于声东击西,妄图各个击破。他们在开黑会,整材料。千方百计挖我们的墙脚。我们必须高度警惕,严重注意。对托洛茨基派必须全线反击、迎头拼杀。

  在目前的形势下,无产阶级革命造反派要好好学习毛泽东思想,要采取果断的决策和具体措施,高举“抓革命,促生产”,“反对经济主义”的大旗,高举“无产阶级革命派大联合,夺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权”的大旗,向托洛茨基主义及形形色色的机会主义发动总反击,大清算,在斗争中不断壮大左派,团结群众,争取多数,孤立顽固势力,建立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派的大联合,向以王任重、张体学为首的湖北黑省委发动全面的总攻击,自下而上地大夺权。

  当前,湖北省武汉地区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还不深不透,反革命经济主义泛滥还十分严重;尽管在无产阶级革命派的努力下,正在扭转局势,开始掀起抓革命、促生产的高潮,但是湖北省的大联合、大夺权还面临着托派的大分裂、假夺权的威胁。总之,湖北省武汉地区还没有乱透、还没有大乱。所有的无产阶级革命造反派要紧急动员起来,行动起来,牢牢掌握住斗争的大方向,决不要陷入反革命的分裂混乱。我们就是要把在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白色恐怖下的闯劲拿出来,把我们在反革命围攻中的造反精神发扬光大。丢掉幻想,投入战斗,在四面围攻、内外夹击的战场上,看准方向,杀出一条血路来!

  全武汉、全湖北要大乱、特乱,乱深、乱透。我们要继续大造反、特造反,一反到底!

  无产阶级革命造反派的战友们,子弹上膛,刺刀上枪,朝着以王任重、张体学为首的湖北黑省委冲啊!

  毛泽东思想武汉地区工人总部

  毛泽东思想“九·一三”战斗兵团

  后字空二四八部队红色造反野战军

  毛泽东思想红卫兵武汉地区革命造反司令部

  毛泽东思想红卫军武汉地区革命造反委员会

  毛泽东思想红工兵湖北地区革命造反司令部

  毛泽东思想红教工武汉地区革命造反司令部

  毛泽东思想红教工武汉中等学校革命造反总部

  《长江日报》毛主席路线战斗兵团

  北航红旗战斗队驻汉联络站

  西安军电(临)驻汉联络站

  哈军工红色造反团驻汉联络组

  一九六七年二月七日

Copyright caution.svg 本匿名或以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包括僅以法人名義發表)作品,在兩岸四地以及新西蘭屬於公有領域。但1967年發表時,美國對較短期間規則的不接受性使得本作品若1925年到1977年之間發表,在美國仍然足以認爲有版權到發表95年以後,年底截止,也就是2063年1月1日美國進入公有領域。若1977年或更早創作,但1978至2002年才出版發表,作品在美國仍認爲有版權至少到2047年12月31日。原因通常是1996年1月1日,作品版權在原作地尚未過期進入公有領域。依據維基媒體基金會的有限例外,本站作消極容忍處理,不鼓勵但也不反對增加與刪改有關内容,除非基金會行動必須回答版權所有者的撤下作品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