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部奏默啜賊入趙定卻取幽州居庸程出都督梁亶牢城自守不敢遮截請付法依問得款古之用兵全軍為上亶既全幽州城不合有罪(兵部一條)

兵部奏默啜賊入趙定卻取幽州居庸程出都督梁亶牢城自守不敢遮截請付法依問得款古之用兵全軍為上亶既全幽州城不合有罪(兵部一條)
作者:張鷟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173

兼弱攻昧,武之善經;在祀與戎,國之大事。皇天震怒,發雷電以申威;王者矜殘,用幹戈而肅令。蠢茲日逐,蕞爾天驕。苞玉塞以疏江,控金微而作鎮。韋韝毳幕,射多食鼠之夫;膻肉酪漿,俗負乘羊之化。鴟鴞萬路,憑陵燕趙之郊;狐兔千群,撓亂並幽之地。

梁亶忝司金鼓,謬掌銅符,既曲軍容,兼知州務。理須擊蛇作陣,列鶚為軍,驅貔貅而掃蚩尤,縱熊羆而撲玁狁。山陵向背,握元女之靈符;日月虛空,操黃公之秘術。豈得拙於對寇,怯於用兵?擁堅甲以自防,坐重城而固守。不存邀截,故縱奔馳。脫翔鳥於高林,送遊魚於深水。無心捉搦,鴟掛網而還飛;有意寬疏,鼠入橐而重出。空執全城之語,慮貽縱敵之辜。宜據刑書,準條科結。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