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部尚書法公墓表

兵部尚書法公墓表
作者:方苞 清
本作品收錄於《方苞集/12

康熙癸巳,詔修樂、律、曆、算書,特開蒙養齋,命皇子董事。余與徐公蝶園承修樂、律,間叩同官及勳戚中志在君國,而氣足以舉之、學足以濟之者,首推法公淵若。且曰:「上為諸王擇傅,吾對:法某雖以侍皇子得過,而臣愚心竊謂舍某無堪此者。」

乙未夏,公復侍皇子。始見余,即曰:「吾與子未面而心傾久矣!然子頗知並世有法某否?」時中貴人有氣焰者,朝夕傳旨,非命事專及於余,不敢交一言。而公則視之蔑如,辭色間無幾微假借。乃與公為友。逾歲,公巡撫廣東,旋奉命巡察海疆。歷粵、閩、兩浙、江南,以使事歸報,懇請削職赴西邊敵愾。越八年,雍正甲辰,余請假歸葬。而公督學江南,時叩吾廬,出所為詩以心腑相示。始知公忠孝發於至誠,體國憂民,常恨未得同志合道人相與輔成治教,而深患時人惟知以虛偽比周,自便其身圖。

公自為庶常,即荷聖祖仁皇帝特達之知,以檢討擢侍講學士。及中廢復起,驟越班行,開府廣東。及聖祖登遐,公自西邊入臨。世宗憲皇帝旋命校士江南,移撫浙江,入為大司馬。天下士皆想望風采,而公益以國事為己任。然居津要者多畏公伉直,深心嫉之。世宗憲皇帝亦微見其然,以公為勳戚故舊,聽公閑居。眾謂實相保全以待異日之大用也。公時寓居古寺,終歲不還私室。余數過從,見公疏布羊裘,從者老僕一人,翛然若有以自得者。今皇帝嗣位,大司空來公學圃掌教咸安宮官學生,引公與故大司空赫公自助。時余以先帝之喪,入宿武英殿直房,逾再期。公與赫公時冒風雪扶杖過余,講問移時。余陰喜二公雖老,天或留之而尚有以為,而赫公旋以疾乞休。公臥疾不起,病既深,余往問。俯仰平生,毅然也。已而相視泫然。

公之歿也,命家人毋作狀誌。故出秉節鉞,入為九卿,訏謨美政,胥無傳焉。惟在廣東特參大吏,更鹽政,粵人至今思之。而蝶園言:「公為近臣,上時巡齊、魯、秦、晉、吳、越,朝夕扈從。侍皇子講誦十年,直辭正色。聖祖嘉與,謂獨能不欺。」又自西邊歸者言:「公偃臥土室,枯寂如老僧。而見王公大帥,時以大義相責,皆人所不敢言。」嗚呼!公之誠心義氣,動於君、信於友朋者,豈偶然哉!

公諱海,元舅忠勇公諱國綱之次子也。癸酉舉京兆,甲戌成進士。母他他拉氏,誥封一品夫人。生母徐氏,妻崔氏,封贈如公階。卒年六十有七。無子,以兄子介祿嗣。後九年兄子介福督學江南、安徽諸郡,以叔父慶上公選刻公詩請表。嗚呼!根於忠孝剛正之氣不可屈撓者,公之學也!詩豈足以傳公之學哉?然讀其詩,足以發人忠孝之心,則亦其學之誠而形者,乃流涕而為之書。乾隆十年春正月,江東同學方苞表。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