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兼明書
作者:邱光庭 五代十國

五代邱光庭撰。光庭,烏程人。官太學博士。陳振孫《書錄解題》稱光庭為唐人,《續百川學海》及《匯秘笈》則題曰宋人。考書中世字皆作代,當為唐人。然《羅隱集》有贈光庭詩,則當巳入五代。其為唐諱,猶孟昶石經世民等字猶沿舊制闕筆耳。是書皆考證之文。《宋史·藝文誌》作十二卷,《書錄解題》作二卷,此本五卷,疑後人所更定。首為諸書二十二條。次為周易五條,尚書四條,毛詩十三條。次為春秋十條,禮記五條,論語十二條,孝經二條,爾雅三條。次為文選二十二條。次為雜說十八條,字書十二條。其字書十二條中,恥字、鰥字、明字、樸字四條有錄無書,蓋傳寫脫佚。起字一條,語不相屬,詳其大義,則以說起字者佚其下段,說樸字者佚其上段,傳寫誤合為一也。其中如諸書門,據《山海經》鳳凰之文,管子《韓詩外傳》封禪之記,謂作字不始於倉頡,不知百氏雜說,不足為據。春秋門,譏劉知幾論春秋諸侯用夏正之非,不知《左傳》記晉事,經傳皆差兩月,有用夏正之明徵。《論語》請車為槨一條,謂毀車為槨、非賣車市槨,不知一車之材,毀之豈能為槨,殊不近事理。雜說門,七夕一條尤杜撰。尚書門,論周康王當名鈄。《孝經》門,謂仲尼之尼當作庪,為古夷字。春秋門,謂衛桓公當名兒,更臆斷無所依據。然如論《史記》誤以放勛重華,文命為堯、舜、禹名,毛萇誤以垤為螘冢,孔安國誤解菁茅,顏師古誤以鸤鳩為白鷢,孔穎達誤以鴟鸮為巧婦,又誤以占書為龜策同釁,公羊穀梁誤以荊人為貶詞,杜預誤以文馬,為畫馬趙匡誤以諸侯無兩觀,郭璞誤以竊脂為盜肉,應劭誤以邱氏為出左邱明,皆引據辨駁,具有條理。所記社稷諸條,多得禮意,駁五臣《文選註》諸條,亦皆精核。謂春秋之例,有褒而書者,有貶而書者,有譏而書者,有非褒非貶非譏國之大事法合書者,尤為卓識。在唐人考證書中,與顏師古匡謬正俗可以齊驅。蘇鶚之《演義》、李涪之《刊誤》、李匡乂之《資暇集》,抑亦其次。封演《見聞記》頗雜瑣事,又其次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