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修成都府大聖慈寺金銅普賢菩薩記

再修成都府大聖慈寺金銅普賢菩薩記
作者:韋皋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453

真如常寂,色相假名,法本無緣,誠感必應。大慈寺普賢像,蓋大照和尚傳教沙門體源之所造也。儀合天表,制侔神工,蓮開慈顏,月滿毫相。昔普賢以宏誓願於南贍部州讚釋迦文,拔群生苦,而塵俗昏智,莫睹真相,雖同諸法,究竟寂靜。而隨所應,為現其身,即色即空,皆菩薩行。自昔鎔範,於寺之東,像成功巨,莫能締構。危楝泄雨,頹墉生榛,狐狸梟鷲,號嘯昏晝。於戲!明可以照幽晦,教可以達群迷,何廢興之變陰騭於冥數?昔大曆初,有高行僧,不知何許人,曰斯像後十年而廢,二十年而複興。我今皇帝神聖纂圖,詔四方藍字,修舊起廢,斯其明效也。皋因降誕慶辰,肅群寮,戒武旅;上崇景福,齋於斯寺。觀象王雄傑,天眼慈矚,禮足諦視,悅如有神。而廢故湫漏,殆無人跡。將何以昭誘沉淪,發揮誠敬?遂南遷百餘步,度宏規,開正殿;因詔旨諭群心;千夫唱,萬夫和。奮贔屭,岑穹崇;橫縆運,巨力拔;始雷殷而地轉,雲旋以山回。麵西方而聖教攸歸,鎮坤維而蠢類知向。於是平坎窞,翦蒙籠。橫空準繩,審曲麵勢。連廊靄以雲屬,三橋揭其虹指;廓廣廷之漫漫,增重門之巘巘。是知至道默存於濁劫,元功必啟於康時。不然,何神像巍巍,冠諸有相,久而弛廢,將有待而興乎?觀其左壓華陽之勝,中據雄都之盛;岷江灌其前趾,玉壘秀其西偏。足以彰會昌之福地,宏一方之善誘。安得不大其楝宇,規正神居哉?夫像設陵夷,去聖彌遠;言教者必滯於物,遺物者亦住於空。將求乎中,宏我至教,乃擇釋子達真源之所歸者,於以居之。皋受命方鎮,十有七年,求所以讚皇猷,裨大化,嚐以萬人之心,不俟懲誡,靡然歸善者,釋氏之教宏矣。況冥祐昭報,大彰於時,崇而守之,亦同歸之理也。是用上承聖意,虔奉天心,存像存教,以勸其善。貞元十七年十一月二十日記。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