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讓容州表

再讓容州表
作者:元結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380

草土臣結言:伏奉四月十二日敕,以臣前在容州,殊有理政,使司乞留,以遂人望,起複臣守金吾衛將軍員外置同正員兼御史中丞使持節都督容州諸軍事兼容州刺史充本管經略守捉使,賜紫金魚袋。忽奉恩詔,心魂驚悸,哀慕悲感,不任憂懼。臣某中謝。臣聞苟傷禮法,妄蒙寄任,古人所畏,臣敢不懼?國家近年,切惡薄俗,文官憂免,許終喪制。臣素非戰士,曾忝台省,墨縗戎旅,實傷禮法。且容府陷沒,十二三年,管內諸州,多在賊境。臣前行營,日月甚淺,宣布聖澤,遠人未知。有何政能,得在人口,使司過聽,誤有請留。遂令朝廷,隳紊法禁,至使愚弱,穢汙禮教。臣實不敢踐古人可畏之跡,辱聖朝委任之命,敢以死請,乞追恩詔。前者陛下授臣容州,臣正任道州刺史,臣身病母老,不敢辭謝。實為道州地安,數年祿養,容州破陷,不宜辭避,臣以為安食其祿,蹈危不免,此乃人臣之節。其時臣便奉表陳乞,以母老地遠,請解職任。陛下察臣懇至,追臣入朝。臣以為不貽憂歎,榮及膝下,人子之分。不圖恩敕未到,臣丁酷罰,哀號冤怨,無所迨及。今陛下又奪臣情,禮授容州。臣遂行則亡母旅櫬,歸葬無日,几筵漂寄,奠祀無主。捧讀詔書,不勝悲懼。臣舊患風疾,近轉增劇,荒忽迷忘,不自知覺。餘生殘喘,朝夕殞滅,豈堪金革,能伏叛人?特乞聖慈,允臣所請,收臣新授官誥,令臣終喪制,免生死羞愧,是臣懇願。臣今寄住永州,請刺史王庭敫為臣進表陳乞以聞。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