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辭免服除直秘閣判西京國子監表

辭免服除直秘閣判西京國子監狀 再辭免表
作者:程頤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伊川先生文集/卷2

頤言:昨蒙聖恩,授左通直郎、直秘閣、權判西京國子監,尋具狀辭免。今月十九日,河南府送到尚書省劄子,奉聖旨不許辭免者。斥逐之人,分當遠引;甄收之命,義實難安(中謝)

伏念力學有年,以身任道,唯知耕養以求志,不希聞達以干時。皇帝陛下詔起於草野之中,面授以講說之職。切思之,得以講學侍人主,苟能致人主得堯、舜、禹、湯、文、武之道,則天下享唐、虞、夏、商、周之治。儒者逢時,孰過於此?是以躍然有許國之心。在職歲餘,夙夜畢精竭慮。蓋非徒為辯辭解釋文義,唯欲積其誠意,感通聖心,徯交發志之孚,方進沃心之論;實覬不傳之學復明於今日,作聖之效遠繼於先王。自二年春後來,每進說,陛下常首肯應知陛下聖資樂學,誠自以謂千載之遇也。而不思道大則難容,跡孤者易躓。入朝見嫉,世俗之常態;名高毀甚,史冊之明言。如至愚,豈免眾口。不能取信於上,而欲為繼古之事,成希世之功,人皆知其難也。何狂簡,敢爾覬幸。宜其獲罪明時,見嗟公論。志既乖於事道,義當致於為臣。屢懇請而未從,俄遭憂而罷去。銜恤既終於喪制,退身當遂於初心。豈舍王哉!忠戀之誠雖至,不得已也,去就之義當然。

自惟衰邁之軀,得就安閑之地。聞今傳後,更有望於殘年,行道致君,甘息心於聖世。豈期矜貸,尚俾甄升。恩雖甚隆,義則難處。前日朝廷不知其不肖,使之勸學人主。不用則亦已矣。若復無恥以苟祿位,孟子所謂「是為壟斷也」。儒者進退,當如是乎?非苟自重,實懼上累聖明,使天下後世謂朝廷特起之士乃貪利苟得之人,甚可羞也。猶羞之,況朝廷乎?在無可受之理,敢冒萬死,上還恩命,伏乞撿會前後累奏,特賜指揮。

〔貼黃〕家傳忠孝,世受國恩,擢自草萊,久侍經閣。豈無愛君報國之心?義迫當去,無路自效。惟今日冒死,為陛下陳儒者進退之道、為臣去就之義,覬望有補,乃區區上報之心也。

〔貼黃〕求去與辭官前後七章,陳說進退之義,既已詳明,言亦盡於此矣。皆據經義,非出私意。伏望聖明,特賜省察。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