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分類補註李太白詩 (四部叢刊本)/序

分類補註李太白詩 序
唐 李白 撰 元 楊齊賢 集注 元 蕭士贇補注 景蕭山朱氏藏明郭雲鵬刊本
後序

唐翰林李太白詩序

       唐宣州當𡍼縣令李陽冰撰

李白字太白隴西成紀人凉武昭王暠九世

孫蟬聮珪組世爲顯著中葉非罪謫居條支

易姓與名然自窮蟬至舜五世爲庻累世不

大曜亦可歎焉神龍之始逃歸于蜀復指李

樹而生伯陽驚姜之夕長庚入夢故生而名

白以太白字之世稱太白之精得之矣不讀

非聖之書耻爲鄭衛之作故其言多似天仙

之辭凡所著述言多諷興自三代以來風騷

之後馳驅屈宋鞭撻揚馬千載獨歩唯公一

人故王公趍風列岳結𮜿羣賢翕習如鳥歸

鳯盧黃門云陳拾遺橫制頽波天下質文翕

然一變至今朝詩體尚有梁陳宫掖之風至

公大變掃地併盡今古文集遏而不行唯公

文章橫𬒳六合可謂力敵造化歟天寳中皇

祖下詔徴就金馬降輦歩迎如見綺皓以七

寳牀賜食御手調羮以飯之謂曰卿是布衣

名爲朕知非素畜道義何以及此置千金鑾

殿出入翰林中問以國政潜草詔誥人無知

者醜正同列害能成謗格言不入帝用踈之

公乃浪跡縱酒以自昏穢詠歌之際屢稱東

山又與賀知章崔宗之等自爲八仙之遊謂

公謫仙人朝列賦謫仙之謌凡數百首多言

公之不得意天子知其不可留乃賜金歸之

遂就從祖陳留採訪大使彦允請北海高天

師授道籙於齊州紫極宫將東歸蓬萊仍羽

人駕丹丘耳陽冰試絃歌於當塗心非所好

公遐不棄我乗扁舟而相顧臨當掛冠公又

疾亟草藁萬卷手集未修枕上授簡俾余爲

序論關雎之義始愧⺊商明春秋之辭終慙

杜預自中原有事公避地八年當時著述十

喪其九今所存者皆得之它人焉時寳應元

年十一月乙酉也

别集序

   朝散大夫行尚書職方貟外郎直史舘上柱國樂史述

李翰林歌詩李陽冰纂爲草堂集十卷史又

别收歌詩十卷與草堂集互有得失因校勘

排爲二十卷號曰李翰林集今於三舘中得

李白賦序表讃書頌等亦排爲十卷號曰李

翰林别集翰林在唐天寳中賀祕監聞於明

皇帝召見金鑾殿降歩輦迎如見綺皓草和

蕃書思(⿱艹石)懸河帝嘉之七寳方丈賜食於前

御手調羮於是置之金鑾殿出入翰林中其

諸事跡草堂集序范傳正撰新墓碑亦略而

詳矣史又撰李白傳一卷事又稍周然有三

事近方得之開元中禁中初重木芍藥即今

牡丹也開元天寳花木記云禁中呼木芍藥爲牡丹得四本紅紫

淺紅通白者上因移植於興慶池東沉香亭

前會花方繁開上乗照夜車太眞妃以歩輦

從詔選棃園弟子中尤者得樂一十六色李

龜年以歌擅一時之名手捧檀板押衆樂前

將欲歌之上曰賞名花對妃子焉用舊樂辭

焉遽命龜年持金花牋宣賜翰林供奉李白

立進淸平調辭三章白欣然承詔㫖由(⿱艹石)宿

酲未解因援筆賦之其一曰雲想衣裳花想

容春風拂檻露華濃(⿱艹石)非群玉山頭見會向

瑶臺月下逢其二曰一枝紅𧰟露凝香雲雨

巫山枉斷腸借問漢宫誰得似可憐飛燕𠋣

新粧其三曰名花傾國兩相歡長得君王帶

𥬇看解釋春風無限恨沉香亭北𠋣闌干龜

年以歌辭進主命棃園弟子略約調撫絲竹

遂促龜年以歌之太眞妃持頗棃七寳杯酌

西凉州蒲萄酒𥬇領歌辭意甚厚上因調玉

笛以𠋣曲每曲徧將換則遲其聲以媚之太

眞妃飮罷歛綉巾重拜上自是顧李翰林尤

異於諸學士會高力士終以脫靴爲深耻異

日太眞妃重吟前辭力士曰始以妃子怨李

白深入骨髓何翻拳拳如是邪太眞妃因驚

曰何翰林學士能辱人如斯力士曰以飛燕

指妃子賤之甚矣太眞妃頗深然之上嘗三

欲命李白官卒爲宫中所捍而止白嘗有知

鑒客并州識汾陽王郭子儀於行伍間爲脫

其刑責而奬重之及翰林坐永王之事汾陽

功成請以官爵贖翰林上許之因而免誅翰

林之知人如此汾陽之報德如彼白之從弟

令問常自白曰兄心肝五臓皆錦綉邪不然

何開口成文揮翰霧散爾傳中漏此三事今

書於序中白有歌云吟詩作賦北牎裏萬言

不及一杯水盖歎乎有其時而無其位嗚呼

以翰林之才名遇玄宗之知見而乃飄零如

是宋中丞薦於聖眞云一命不霑四海稱屈

得非命歟白居易贈劉禹錫詩云詩稱國手

徒爲爾命壓人頭不柰何斯言不虚矣凡百

有位無自輕焉撰集之次聊存梗槩而巳時

在繞雷州中咸平元年三月三日序

故翰林學士李公墓誌并序

      殿中侍御史李華撰

嗚呼姑熟東南青山北世有唐髙士李白之

墓嗚呼哀哉夫仁以安物公其懋焉義以濟

難公其志焉識以辯理公其博焉文以宣志

公其懿焉宜其上爲王師下爲伯友年六十

有二不偶賦臨終歌而卒悲夫聖以立德賢

以立言道以𢘆世言以經俗雖白死矣吾不

謂其亡矣也有子曰伯禽天然長能持㓜能

辯數梯公之德必將大其名也巳矣銘曰

立德謂聖立言謂賢嗟君之道竒於人而侔

於天哀哉

唐翰林李君碣記

     尚書膳部貟外郎 劉全白撰

     朝議郎行當塗縣令顧遊秦建

君名白廣漢人性倜儻好縱橫術善賦詩才

調逸邁徃徃興會屬詞恐古人之善詩者亦

不逮尤工古歌少任俠不事産業知聞京師

天寳初玄宗辟翰林待詔因爲和蕃書并上

宣唐鴻猷一篇上重之欲以綸誥之任委之

同列者所謗詔令歸山遂浪迹天下以詩酒

自適又志尚道術謂神仙可致不求小官以

當世之務自負流離轗軻竟無所成名有子

名伯禽偶遊至此遂以疾終因葬於此文集

亦無定卷家有之代宗登極廣拔淹瘁時君

亦拜拾遺聞命之後君亦逝矣嗚呼與其才

不與其命悲夫李白㓜則以詩爲君所知及

此投弔荒墳將毁追想音容悲不能止邑有

賢宰顧公遊秦志好爲詩亦嘗慕效李君氣

調因嗟盛才冥寞遂表墓式墳乃題貞石冀

傳於徃來也貞元六年四月七日記沙門履

文書墳去墓記一百二十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