刖卞和述

刖卞和述
作者:歐陽詹 唐
本作品收录于《全唐文/卷0598

昔卞和以荊山之璞獻楚懷王,王曰:「非寶也。」刖之。次獻於平王,平王亦曰:「非寶也。」又刖之。世皆有二君不識寶之議,小子鄙慮,嘗致於斯,婁婁然若見二君之意。後世議者,脫未之思焉。夫國之安危,人之邪正,如影與響,繫乎后躬,於則從而於,易則從而易。珠玉者,勞之母,財之蠹,侈之本,害之圃。國君好之,下必從之,則將有不耕而搜山,不藝而攻石,背義而忘仁,輕穀而賤帛。耕之隳,藝之墮,穀之散,帛之耗,義之虧,仁之挫,則國從而喪矣。古人有言曰:「不貴難得之貨,使民不為盜。」又曰:「大寶曰位。」二君所言卞氏之璞非寶者,蓋寶此者也。不然,玉之與石,猶菽比麥,雖至愚昧,亦或辨之,況二君乎?縱時狐疑,忍愛玉人須臾之功,不試琢磨於一石,而忽先王之法,輕絕人之四體歟?甚不然矣!實將抑奇玩,卻無益;剪奢靡之萌,啟淳龐之跡。欲其塊桴土鼓,上復於羲軒;象箸玉杯,下銷於辛受;四方風行而自化,百姓日用而不知也。大功無形,至德無名。人以瑣瑣之智,莫睹冥冥之情。昔宋玉以蕃禽井鮒,不測靈鳳長鯨,信哉!嗚呼!使仲尼居今,則與秦伯同稱矣。小子不敏,竊述其旨,以佐知言云。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