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朝詩集/甲03

 甲集第二 列朝詩集
甲集第三
甲集第四之上 

甲集第三编辑

袁御史凱 《在野集》古今詩一百八十八首编辑

【新除監察御史辭貫涇別業】编辑

側席念賢俊,旁求逮凡鄙。 謬當南宮薦,重此柏台委。 命嚴孰敢後,中夜去田里。 鄰友贈予邁,切切語未已。 妻孥獨無言,揮淚但相視。 於時十月交,悲風日夜起。 輕舟溯極浦,琴瑟向枯葦。 驚鳧亂沙曲,孤獸嗥荒市。 回首望舊廬,煙霧空迤邐。 撫膺獨長嘆,胡為乃至此! 顧予久縱誕,遠跡隨鹿豕。 及茲年已邁,精氣固銷毀。 趨事深為難,速戾將在是。 皇恩倘嘉惠,還歸臥江水。

【下直懷北山隱者】编辑

載筆侍雲陛,向夕始餘閒。 撫彼清冷觴,慰此憂戚顏。 出軒月才皓,臨街露已繁。 廣庭行且止,修檻去復攀。 幽樹藹深翠,餘花發微殷。 俯仰不知久,星漢勿西還。 歸來空房臥,嚴城漏欲殘。 鴉嗚九井動,劍佩亦珊珊。 將隨夔龍後,祗肅謁重關。 緬懷息心侶,遺世在雲山。 焉能從之去,逍遙岩桂間。

【答禮部江主事漸】编辑

穀鳥嚶其鳴,求友聲亦屢。 況生烝民間,豈不念朋助。 齊魯久咨訪,梁宋亦馳騖。 末路值伊人,歡然樂平素。 文既義馴雅,操存復貞固。 輔仁將在斯,有挾非所慮。 欣然得嘉會,終嘆少暇豫。 爾贊宗伯禮,予牽中台務。 俱限清切地,日夕徒思慕。 茲辰委篇什,衷情極披露。 綢繆卜鄰意,委曲耕稼訴。 靖節休官辭,安仁歸田賦。 二子不可見,千載同軌度。 嗟予甚蹇劣,豈復希高步。 聊伸菲薄意,用答賢俊顧。 東歸果能遂,林廬得依附。 杉榆輝映帶,雞犬互來去。 開園每賞新,散帙共溫故。 茲意幸勉旃,歲久恐遲暮。

【察院夜坐】编辑

吏散車馬寂,月色東城上。 斂衣高堂坐,重門靜無響。 文奏屏在篋,朱墨委虛幌。 簷影望參差,霜氣紛蕩漾。 耳目幸無役,心意多遐想。 園廬日應敝,蘿蔦春還長。 況茲綱紀地,王事方鞅掌。 安得春江棹,東原歸偃仰。

【淮安道中】编辑

花明野館靜,樹暗流鶯語。 行雲千里來,凌亂傷心緒。 傷心復何事,家在江南渚。 日暮莫回頭,脈脈江南雨。

【適揚州】编辑

淮海表茲郡,東南誠要津。 近代亦雄藩,親王蒞斯民。 荊吳自茲入,燕趙亦來臻。 舟車無停運,孳貨若丘墳。 冠蓋充廛里,歌吹咽城罝。 美酒既如澠,粱肉夾道陳。 休養近百年,富庶難具論。 大道無恆處,榮悴每相因。 風煙一披拂,奄忽同埃塵。 空屋嘯蹲鴟,崩垣走驚麇。 帟蒲交四野,骴骼儼若新。 貴賤不復知,賢愚安能分。 予有山陽遣,經過屬秋辰。 憑高肆遐覽,落日無行人。 欲繼蕪城作,薄劣愧參軍。

【京師歸別業】编辑

郊園草已遍,雜卉駐餘春。 游絲牽木杪,孤鶯鳴水濱。 羈人懷舊居,日夕自傷神。 遙遙千里途,豈復念苦辛。 欣然入場圃,兒女各來親。 當軒釋負簷,拂去衣上塵。 老夫行役久,歸來志復伸。 陶潛愛清風,張生思故蓴。 援筆為此詩,示我鄰里人。

【新得溪上茅屋】编辑

食肉賤糠核,飢人安敢辭。 狐貉輕短褐,寒士為固奇。 自予遭世故,舉室盡流離。 東臨滄海岸,北度三江湄。 蛟螭時作橫,鯨鼉屢見欺。 展轉及衰暮,始見此門楣。 徒壁類司馬,上漏似原思。 既無陳平席,豈有董生帷。 覆簣或成牆,編葦聊當籬。 迢迢白沙岡,當戶勢逶迤。 遙遙秋浦波,臨軒散漣漪。 翻蜚野鳥群,參差灌木枝。 賦此平生意,庶為百世規。 湫隘誠可哂,欣幸方在茲。

【新治圃成】编辑

隙壤所自治,剪刜去蘢茸。 幸無棼穢雜,況此清泉湧。 灌滋竟朝夕,勾萌各森聳。 青蒲已彌澤,黃瓜方臥隴。 春菁向堪把,秋梨日應重。 自餘通宦籍,職事勞紛冗。 祿食雖云美,私心恆自恐。 歸來得蕭茅,採擷聊自奉。 且遂丘園樂,永謝承明寵。

【出西郊】编辑

穀陽門西路,瀄汩澍清川。 舟艫相縈帶,蒲荷亦芊綿。 依依望江渚,漠漠盻湖田。 湖田今有秋,老稚飯紅蓮。 此實父母邦,亂離乃棄捐。 垂老幸得歸,不識陌與阡。 卜築願茲始,逍遙終百年。

【復出西郊】编辑

步出城西門,春岸多流水。 戺戺沙雁去,茷々江雲起。 居民亦何事,南畝將耘耔。 提攜汀沙際,吳語煙霧裏。 自予離兵燹,廿載勞轉徙。 歸來展游眺,泫然懷我里。 餘年幸有待,萑菅終可理。

【游西墅】编辑

吳王逐獸地,士衡聞簹亭。 古人不可見,荒原今獨行。 遺堵儼若存,阡陌復縱橫。 依稀望極浦,迢遞盼春城。 江樹既晻靄,原花復晶熒。 長煙覆漁屋,白水亂鳧汀。 山川豈云異,人事有消停。 即此傷往時,聊復樂其生。 寄言後來士,此理可自明。

【懷廣西省朱郎中熙】编辑

洞庭秋色晏,蒼梧雲氣深。 夫君萬里去,山水迥沉沉。 竟日凌浩渺,連天逃岑崟。 黿鼉游近渚,猿狖戲遙林。 荏苒杜若香,蕭條楓樹陰。 皇朝重茲土,遠氓方致琛。 而我將何念,歲莫獨離心。 離心一何極,日夕遲徽音。 衡陽雁不到,搔首更沉吟。

【自楊子舍舟步入常熟縣】编辑

水行已兼旬,舟楫苦馳逐。 晨昏侶鮫鱷,出入同雁鶩。 黑風無終竟,白浪仍反覆。 鏗惸絕天樞,漰湃折地軸。 旋淵屢傾墜,利石時抵觸。 淪喪固非遠,哀籲寧辭黷。 皇天實陰騭,茲辰遂平陸。 神魂息漂蕩,手足散頑木。 徒侶紛來慶,酒胾及奴僕。 況茲春氣和,百草回新綠。 山桃亦多花,逶迤自相屬。 枌榆已在邇,曠隔無再宿。 從茲謝奔走,且飯東皋粟。

【書北山精舍壁】编辑

夙昔慕幽曠,中年值奔走。 及茲始知返,顧已成皓首。 茲為山水選,風氣固深厚。 崒嵂皆巘崿,綿邈盡林藪。 清泉瀉幽磴,白雪被層阜。 既多緇素流,況有耕釣叟。 初心已云協,雅言得兼受。 始來疏梅墮,復此山櫻剖。 庶幾去日遲,誰謂行當久。 揮手謝朋侶,吾將寄衰朽。

【送吳本立歸吳門】编辑

九月氣已肅,蟋蟀入床下。 戺戺南來雁,寂歷江上雨。 傷哉遠歸人,斯時不遑處。 豈惟懷鄉里,塋域久蓁莽。 樵蘇無可禁,奠謁曠時序。 長年抱憂感,鷫鬱將誰語。 茲行遂初志,況復念勤苦。 勾吳不可見,迢迢望煙渚。

【久旱雨後行園】编辑

旱雲不可沮,丘園生意窮。 旨蓄已無遺,何以御吾冬。 昊天無終極,玄化沛神功。 密雲興四郊,飛雨蔽遙空。 涸池既堪蕩,長溝復淙霓。 衰茄漸回紫,梨亦高垂紅。 堤柳更薄陰,汀花還短叢。 荒壟愛登陟,平林望青驄。 即此已愉悅,固知慰疲農。 愧無詩人德,何由歌屢豐。

【送縣學生顧立夫歲貢入京】编辑

霰雪殊未已,山川氣方冱。 千里向蕭條,胡為事奔赴。 明廷策多士,歲貢有程度。 海隅蒼生地,慎選恐違誤。 況茲生民秀,聲聞見庠序。 居然瑚璉器,匪但才華富。 茲行協輿論,拭目俟騫翥。 朋游極追仰,張設臨浦漵。 疏柳凝晚色,幽花抱寒素。 嗟餘久衰邁,復此動離緒。 悵望天際帆,徘徊郭西路。

【池上(二首)】编辑

秋池行樂去,池樹色已暝。 霧下夕衣涼,月上風簾靜。 飢禽墮疏竹,鳴蛩出深井。 夜久人事息,蕭然諸念屏。

振衣書齋客,逍遙池上步。 林隈薄霧起,石隙幽泉度。 鷗迷夕樹返,魚觸秋荷去。 清聲水上來,欲去更延佇。

【偕友人早出郊】编辑

離群寡游豫,得朋殊繾綣。 相將度春水,散漫入芳甸。 班荊煙乍斂,摘花露猶泫。 林鶯坐未出,沙鳥飛還見。 遙山浮空翠,晴雲曳輕練。 一聽野人言,復起滄洲願。

【席上懷吳善卿】编辑

荒城下餘照,高樹留殘雨。 林靜微花落,梁空孤燕語。 美人事征討,日夕嚴虎旅。 接袂竟何由,持杯望煙渚。

【題東齋壁】编辑

林廬寄幽曠,墟落但煙霏。 澤葵依廢井,秋瓜生故籬。 左右皆鹿場,水鳥終夜飛。 我來歲云久,似與世相違。 讀書不聞道,聊復自娛嬉。 濁酒雖不多,酌之亦忘飢。 仲父雖云仁,樹塞猶見非。 小人固有分,儉陋乃其宜。 原思坐鳴琴,允也百世師。

【鄉友攜酒至舍下】编辑

野老何所將,春醪及園蔬。 遙遙適我舍,相與為歡娛。 上談羲皇際,下逮唐與虞。 秦漢無足論,且復話樵漁。 樵漁雖微賤,頗似淳古初。 戒之勿易言,相顧但嗟籲。 且盡一日樂,焉能念其餘。

【茅宇】编辑

丘中有茅宇,賤子所自治。 東西貯筐釜,中堂誦書詩。 雞豚各有家,蒲荷亦有池。 農器更相貸,種樹及時為。 朝出在田中,日暮還此歸。 鄰里相往來,春醪亦共揮。 老夫年既邁,筋力固當衰。 厚祿非所慕,好爵不願縻。 但願衡門下,長無寒與飢。

【置酒】编辑

今日非昨日,置酒衡門前。 林花發光彩,飛鳥亦翩翩。 弱女時往來,小兒誦詩篇。 細君亦不惡,中饋能周旋。 春蓀前後至,炮鱉味亦鮮。 自我來此居,倏爾已三年。 終歲不能安,憂患相纏牽。 乃今得此樂,豈復為偶然。 壺盡汝當沽,醉來我自眠。

【詠池上芭蕉】编辑

亭亭虛心植,冉冉繁陰布。 既掩猗蘭砌,還覆莓苔路。 卷舒今自知,衰榮隨所寓。 默契方在茲,臨軒挹清醑。

【早出田所】编辑

愧無經濟術,徒有茂異名。 行游三十年,不見有所成。 歸來得荒地,僶俛始學耕。 方春多雲氣,甘雨亦時行。 大澤含澄瀾,溝澮皆滿盈。 清晨出門去,路與煙霧並。 庶幾望秋實,敢懷勤苦情。 日午有濁醪,揮汗且復傾。

【耕田】编辑

窳薄非令器,容受固不宜。 六籍雖云誦,於道竟何如。 晚途棄末學,農圃以為師。 方春治台笠,南畝秉鎡基。 出入田水間,沾濕豈暇辭。 但願秋穀成,童稚有粥糜。 沮溺自辭世,小人安敢期。

【古意(二十首)】编辑

八弦何茫茫,千里復萬里。 六馬方驕悍,踸踔終未已。 東臨碣石岸,西涉流沙水。 炎州氣輝赫,幽谷水迤彌。 白日墮崦嵫,倉惶將何止。 王良本賤工,善御徒云爾。 焉能縶其足,伏櫪啖芻鼓。

翩翩為學士,冠帶自成群。 朝去莫來歸,終歲常辛勤。 盈盈發春葩,燁燁競芳辰。 飄風倏然來,零落成埃塵。 黃鵠游四海,日暮集崙崙。 願言息爾駕,還居守蓬門。

團團明月珠,墮此濁水中。 光彩雖未泯,淪沒豈有窮。 拔山固神力,舉鼎亦無雙。 徒有千尋綆,挽之竟何從。 顏生不遠復,斯為蓋世雄。

楚人好魚目,越人薦明珠。 一日三至門,主人行徐徐。 相見才一言,薄送下前除。 洛陽蘇季子,黃金滿後車。 鄒軻誦堯舜,白首走道途。

蓐食出門去,慘慘踐嚴霜。 問子將何之,千里赴洛陽。 洛陽有劇孟,任俠世稱強。 我願從之游,氣勢相頡頏。 路逢二三子,被服儒衣裳。 少長各有禮,講誦麋鹿場。 中心忽愛慕,與彼遂相忘。

中夜治舟楫,越海遠游遨。 游遨將何為,萬寶聚岩坳。 珊瑚七尺餘,珠樹羅蓬蒿。 持之向中國,可以金張豪。 出門忽不樂,欲進心恆慅。 但恐蛟龍怒,骨肉淪波濤。 人生亦有命,聖賢莫能逃。 遺穗尚可拾,言歸臥林皋。

秦師困邯鄲,趙氏旦夕危。 魯連山中來,排患在重圍。 折衝不復言,辭金忽焉歸。 清風映東夏,千載以為奇。 我思鄒孟氏,處世一何宜。 被發雖可救,閉戶終可為。 斯言足明訓,賢獨未之思。

茫茫古人中,我愛原子思。 食粟豈云飽,衣裘豈應時。 憔悴衡門下,彈琴唱逸詩。 大夫適何來,駟馬行。 入門即長嘆,念子病何危。 貧病固不同,發言忽若斯。 誰為同門生,白首不見知。

莊周善著書,汪洋不可禁。 時時詆仲尼,何況賜與參。 南金鑄芻狗,隋珠彈微禽。 自昔多橫議,言高罪彌深。

李斯游洛陽,名遂身亦危。 一人具五刑,於古豈有之。 呼兒語黃犬,相顧涕交頤。 斯時夏黃公,商山方採芝。

段生方逾垣,洩柳方閉門。 二子豈獨善,蓋亦避世喧。 種粟在南野,種葵在東園。 日夕飯一盤,萬鐘何加焉。 周孔有遺書,學士有遺言。 吟詠荒園裡,聊以終歲年。

朝坐高堂上,白飯鯉魚羹。 暮歸高堂上,華燭送清觥。 況有四海人,相愛如弟兄。 彈琴析疑義,歡樂各有情。 以茲度一世,聊重不為輕。 不學狂圖子,空山望長生。

登高望八荒,未見不死人。 徒看後來塚,累累傷我神。 伯僑與安期,於今亦不存。 如何學仙侶,服食正紛紜。 獨羨顏氏子,陋巷以為仁。

陶潛不願仕,既仕亦為貧。 遙遙去鄉曲,當時已酸辛。 衣冠對俗吏,自卯直至申。 終日惟一飧,濁醪豈沾唇。 歸來荒園裡,此志乃復伸。 清風坐北窗,雞黍會四鄰。 茫茫宇宙中,我思見其人。

白日生東海,倏忽墮崦嵫。 皓月方滿盈,斯須亦已虧。 淮陰有奇功,赫赫在一時。 焉知束縛去,還為兒女欺。 天道每如此,人事安足悲。 獨羨鴟夷子,輕舟去江湄。

迢迢青雲上,自昔為亨衢。 亨衢豈無極,下視乃泥塗。 商君變法時,寧知裂其軀。 貴賤更迭來,榮辱在須臾。 願為雙黃鵠,游戲江與湖。

關中論功業,相國稱發蹤。 一朝清苑地,廷尉忽相逢。 免冠且徒跣,局促如兒童。 陸生雖豎儒,進退頗從容。

文皇好直言,容受無留停。 鄭公在當時,頗得諫諍名。 □稱田舍翁,千載傷我情。 嬰鱗固為難,回天亦非輕。 先人有薄田,歸與長沮耕。

幽谷有貧士,白髮被兩肩。 人事既乖互,年運亦迍邅。 敝屣久不縫,短褐夙已穿。 讀書雖聞道,好酒況無錢。 常遭富人笑,豈有貴人憐。 我聞齊景公,千駟亦徒然。 夷齊餓西山,後世稱聖賢。

十五志為學,四海訪巨儒。 低回梁宋郊,浩蕩齊魯區。 庶從父老問,得親交游徒。 惜哉戎馬起,中道乃趑趄。 歸來臥荒園,白首成下愚。

【鄒園十詠】编辑

【釣磯】编辑

白石自團團,春流亦漾漾。 閒漚兩邊至,輕絲風外揚。 既寡羨魚情,還聞濯纓唱。 嗟彼磻上翁,投竿復何向?

【柳堤】编辑

柔條被晴莎,密陰覆芳杜。 逶迤起沙際,寂寞連水滸。 鷗眠雨未歇,鶯叫煙初曙。 還將竹竿去,從爾釣春渚。

【棋墅】编辑

矗矗林影靜,白石況如砥。 幽幽青苔色,離離見屐齒。 豈無橘中叟,還逢爛柯士。 日入始言歸,相送青川涘。

【瀑布】编辑

青崖瀉流淙,蜿蜒在窗戶。 臨風噴輕雪,穿林散飛雨。 高源出無盡,餘澗沾還溥。 羨彼軒中人,似坐匡廬下。

【桃蹊】编辑

繁花亦何言,人至跡愈顯。 因石自高下,緣源屢回轉。 鶯啼陰久匝,雨霽苔猶淺。 漁父欲問津,煙中聞雞犬。

【魚淵】编辑

幽壑湛虛靜,眾遠來歸。 游泳方自得,沉潛亦其宜。 既無網罟憂,荇菜復參差。 闢彼翔集鳥,悠然竟何疑。

【濯清】编辑

潭自川上來,泓澄復奫淪。 涵虛既皛皛,度遠方粼粼。 番番中林叟,長纓久埃塵。 臨風且浩歌,似念滄浪人。

【蓼灘】编辑

衍迤近橫塘,陂陀間幽渚。 輕穗含夕霏,叢條偃秋雨。 縱橫覆魚隊,闃寂來鷗侶。 杖策時一臨,逍遙更延佇。

【松壑】编辑

矯矯千歲姿,生此眾石間。 微厓度岩阿,殷殷起波瀾。 幽人一壺酒,日夕自怡顏。 安得川上舟,與子相往還。

【杏塢】编辑

窈窕石徑深,參差繁英滿。 發採已云奇,生香殊未斷。 依依午橋路,粲粲朱陳阪。 月色散疏景,時時坐橫管。

【辛酉大醉書東郊主人壁(洪武十四年)】编辑

人生百年中,疢疾與災危。 風雨愆期至,歡樂能幾時。 仲春二三月,桃李正華滋。 胡蝶滿東郊,倉庚鳴且飛。 招我同心人,策馬試輕衣。 東家飲美酒,西第彈鳴絲。 鳴絲未及已,四座賦聲詩。 日暮始歸來,明旦復如斯。 君看多財子,計惜在毫厘。 終夜不能眠,握算至晨曦。 一朝籍縣官,雖悔何所追。

【採石春望】编辑

夜泊青山渚,朝登採石磯。 蜀雪應消盡,吳船猶未歸。 五湖花正落,三江鶯亂飛。 同行王主事,此日亦沾衣。

【泗上書懷】编辑

為客山川遠,封侯歲月遲。 後生方爾汝,吾輩復驅馳。 豈是逢迎倦,深知氣力衰。 還將歸老意,先報白鷗知。

【泗州書懷】编辑

白髮三吳客,清秋泗水邊。 官途隨老馬,歸夢逐風鳶。 酒盡尋僧舍,書來問客船。 淮南與淮北,漂泊過年年。

【思歸兼簡嚴八】编辑

天高風正急,鴻雁傍人飛。 江外無來使,淮南盡搗衣。 悲歌聊當泣,遠望亦同歸。 為報嚴夫子,滄洲與願違。

【送李千戶時將有海東之役】编辑

中國人俱化,東夷貢未修。 聖君能大勇,滄海即浮漚。 貔虎當前隊,魚龍據上游。 人言漢飛將,今日定封侯。

【京師歸別墅】编辑

政拙辭驄馬,身閒問綠蓑。 此生人共棄,長日自行歌。 野圃啼鶯滿,春江鬥鴨多。 黃家酒壚近,風雨亦來過。

【春日偶書】编辑

罷官御史府,屏跡五湖東。 江水□□□,山花費酒筒。 野情方浩蕩,高論入虛空。 明日春田事,還尋荷翁。

【宴王主簿宅】编辑

故人王短簿,老未即歸田。 賓客尊耆艾,園池有歲年。 好花留舞蝶,高柳宿啼鵑。 最愛西亭好,時時得醉眠。

【懷王道士】编辑

宣城王道士,愛著芰荷衣。 一自清江別,三年白雁飛。 酒徒隨處有,沽客向來稀。 最憶青城夜,狂歌不肯歸。

【王仙人遠過】编辑

聞道神仙侶,來尋野客園。 談玄終未悟,對酒且忘言。 接樹朱櫻密,緣坡紫筍繁。 醉餘春水上,坐聽白鷗喧。

【春園】编辑

春園江水上,江霧日昏昏。 沙暖常垂釣,花深不閉門。 家童鋤壟麥,野客共盤飡。 衰老仍耽酒,經年懶出村。

【村居懷京下一二友生】编辑

罷職非能吏,歸田即老農。 有詩聊度日,無字可書空。 白髮將誰念,黃粱且自舂。 故人能問訊,家在五湖東。

【馬氏西園宴別吳進士善卿】编辑

竹陰連水屋,荷氣集池台。 南國佳人去,西園高宴開。 好風因樹起,新月渡河來。 別後江潭上,離腸日九回。

【別墅】编辑

春園含薄霧,野水散輕陰。 落絮隨風舞,啼鶯坐樹深。 旅情方自遣,幽意待人吟。 獨少揚雄客,時時載酒尋。

【送任李二高士歸越】编辑

老去任公子,重來李少君。 仙凡初不遠,江海自離群。 水繞吳宮樹,山連禹穴雲。 汀洲有長笛,日暮不堪聞。

【飲馬氏東園】编辑

烏衣東苑內,春色正芳菲。 上客調詩律,佳人試舞衣。 夭桃連雨發,鸚鵡入簾飛。 況是多春酒,厭厭夜不歸。

【賦陶與權雲所(二首)】编辑

豈有從龍意,還同野老居。 覆花初冉冉,度水亦徐徐。 隴上時相逐,溪邊或自鋤。 猶能作霖雨,沾灑及鄰墟。

斯人肥遁士,高臥亦無心。 野樹留餘潤,春花帶遠陰。 近床衣欲冷,拂石坐還深。 為問陶弘景,何如隴上吟?

【懷王生】编辑

王生本靜者,郡邑少經過。 家住清江曲,春來白鳥多。 親庖餘酒肉,官賦入菱荷。 歲莫兼相憶,臨流獨詠歌。

【立春日飲任氏西園】编辑

把釣歸東海,開筵近北台。 千林殘雪盡,萬里好春回。 中散調琴坐,山公待酒來。 更須花滿樹,終日此銜杯。

【飲田家醉後書王生壁】编辑

勛業心逾懶,耕鋤意頗長。 牛衣方自臥,麟閣聽渠忙。 瓜果鄰家席,詩書野客堂。 醉餘還講誦,未見老夫狂。 水鄉寒氣早,未暮掩柴扉。 籬落無人過,雞豚各自歸。 老妻熏鼠穴,稚子臥牛衣。 安得盈缸酒,深杯日日揮。

【聞張處士竹林甚盛欲觀未能兼簡王一秀才】编辑

聞道南村竹,春來接遠坡。 色侵沽酒旆,聲送濯纓歌。 甚欲敲門看,須憑拄杖過。 餘陰過西沼,應覆右軍鵝。

【陪陳應奉諸公宴馬氏西園】编辑

畫樓臨曉日,青蓋度行雲。 歌吹三春好,賓朋四海聞。 絮嫌飛燕態,花妒綠珠裙。 曲誤誰能顧,周郎思不群。

【京師懷吳中黃道士】编辑

吳下黃師我所憐,江湖離別又三年。 家貧似為耽詩句,世亂誰能與酒錢。 溪上瓜田應蔓草,沙邊茅屋正風顛。 稍待東南春水綠,老夫書札寄吳船。

【治亭寓目】编辑

百尺孤亭落照間,六朝遺跡草斑斑。 榮華有盡英雄去,江水無窮鷗鷺閒。 商女晚來猶自唱,行人春盡不知還。 故園遙在三江外,煙樹微茫獨倚闌。

【喜洪山人恕復至】编辑

煙巷雞鳴曙色開,秋林鵲噪遠人回。 老夫自掃風前葉,稚子兼鋤雨後苔。 近市酒漿渾易得,傍溪魚蟹亦須來。 鷗邊野水明如鏡,更坐寒山共一杯。

【京師歸至丹陽逢侯生大醉】编辑

白下西風吹夜涼,五湖秋草著微霜。 千家砧杵初凌亂,獨客關山正渺茫。 歸去定應殘臘盡,飄零猶幸此身強。 丹陽郭裏盈樽酒,且為侯芭發醉狂。

【歸來】编辑

淮甸西風送客歸,江潭落木正飛飛。 屋邊鸛鶴鳴高垤,道上狐狸笑弊衣。 濯足每嫌秋岸冷,攤書還趁夕光微。 倦游季子真相似,獨有賢妻肯下機。

【郭外寄王錄事】编辑

白鷗黃鳥動春聲,綠樹清波稱晚晴。 何用城中走塵土,只消江上過清明。 深村濁酒還堪醉,野老狂歌亦有情。 寄語東門王錄事,底須辛苦過平生。

【過黃耳墓有感(陸士衡在洛被禍時,寄書犬也。墓在華亭南)】编辑

黃耳墓前春日遲,柳條花萼正參差。 多才已逐浮雲去,異物猶令後代思。 顧養有恩終不背,交游何事獨相欺。 春風綠酒人皆醉,落日孤舟自詠詩。

【春日溪上謾書】编辑

白髮何煩試鶡冠,清江久欲把漁竿。 涓涓濁酒須成醉,裊裊晴花已倦看。 不忍燕鶯頻往復,且留鷗鷺與盤桓。 東家野老渾知我,日日相過卻自歡。

【賦黃葉漁村】编辑

澤國西風霜樹多,蕭條茅屋倚江波。 家人酒饌兼蝦菜,野老衣裳雜芰荷。 東海任公時問信,滄浪孺子亦來歌。 白鷗亦有忘機意,清影相看奈爾何。

【懷曾彥魯】编辑

不見曾公白髮侵,酒杯棋局最關心。 年華冉冉情何限,江海悠悠水正深。 欲買小舟隨雁去,便從幽壑聽龍吟。 明年春滿長洲苑,拄杖穿花處處尋。

【詠溪上所栽桃】编辑

桃樹移栽近淺沙,呼兒插竹護欹斜。 秋來擬吃垂垂實,春到還看浩浩花。 旋置酒旗深處挂,更將漁艇密邊遮。 老夫未是文章手,故少新詩對客誇。

【寄題馬氏草堂兼柬黃二秀才】编辑

江上草堂風物幽,江花紅白滿汀洲。 鳴鳩呼婦東西去,麋鹿將兒遠近游。 已有軒窗成晚趣,更無舟楫散春愁。 東林早晚櫻桃熟,應與黃香數勸酬。

【江上櫻桃甚盛而予寓所無有忽蘇城友人惠一大盒故賦此】编辑

野店荒蹊紅滿枝,暖煙微雨共離披。 忽思西蜀勻圓顆,正值東吳遠送時。 老子細看方自訝,兒童驚喜欲成癡。 拾遺門下曾沾賜,此日飄蓬也賦詩。

【得馬叟書作此遠寄】编辑

洛陽馬叟世稱賢,童稚相看四十年。 只道詩名傳宇內,寧知酒債滿江邊。 蓬蒿久沒揚雄宅,蝦菜聊隨範蠡船。 此日將書付歸雁,不勝清淚濕吳箋。

【浦上寓所】编辑

我有茅堂南浦潯,回崗千尺晝陰陰。 繁花映帶墟煙密,弱竹留連海氣深。 寂寂軒窗惟鳥下,蕭蕭風雨亦龍吟。 東家野老猶淳樸,酒熟瓜香數見尋。

【橫溪寓所】编辑

高林深竹氣冥冥,野色波光更滿汀。 草閣雨晴鳴翡翠,花畦風暖入蜻蜓。 書成已與山公絕,賦就惟教阿買聽。 猶未忘情是杯酒,尚煩鄰里致盆瓶。

【飲謝氏東園】编辑

謝氏池台多好春,風簾水檻不凝塵。 千鐘綠酒能留客,滿樹黃鸝更可人。 蝶翅乍驚歌扇遠,柳花輕觸舞衣頻。 醉餘蕩槳城東去,正值南湖月色新。

【次圭法師過金秀才隱居(二首)】编辑

墟里人家煙霧深,背岡茅屋自陰陰。 不愁逸竹妨嘉穀,自愛繁枝集眾禽。 田父耰鋤時得借,漁人舟楫莫相尋。 舊開雞犬桃源裏,仿佛溪邊花樹林。

幽人讀書黃浦上,蕭條茅屋倚溪傍。 霜沾木葉深深赤,潮雜溪流混混黃。 旁舍杯盤多芋慄,秋園門巷亦馨香。 為語當時仲長統,輸君清曠自徜徉。 程孟陽曰:「金、元人亦多學杜,未有如此翁之自然者。妙在曠達,較劉青田尚多著意。」

【清明獨坐】编辑

花柳千家郭外村,老夫官屋近荒園。 晴林渺渺浮雲氣,細草油油疊浪痕。 川上畫船爭載酒,煙中長笛自銷魂。 暮年況復追游倦,落日泥牆獨閉門。

【次廣西省朱郎中熙見寄韻(二首)】编辑

萬里蒼梧入望長,薇垣新治日馨香。 已知南去無鴞獍,更擬西郊聽鳳凰。 談笑定應多暇日,羈縻況復有成章。 幕中還試鐘王帖,書遍闌幹葉上霜。

衡陽南去與天長,荔子紅椒處處香。 明月關門無虎豹,清風台閣有鸞凰。 包茅已入皆三脊,卉服新成有九章。 幕下文書自稀少,醉餘崖蜜啖紅霜。

【次方明謙指揮海上築城韻(二首)】编辑

城堞遙連北斗斜,島夷從此識中華。 諸侯幕府多春酒,上將歌謠雜暮笳。 別去幾時還下榻,興來何日欲乘楂。 為報安期頭白盡,更煩重覓棗如瓜。

旗影翩翩整復斜,中天星月動光華。 千群貔虎方屯戍,萬里魚龍聽鼓笳。 聖主自多開國老,小夷休恃上天槎。 卻煩上將頻思念,時問東門二畝瓜。

【偕黃叔明王元吉錢伯雲張夢辰金彥振元夕觀燈會於蕭塘隱居景元舉酒屬客曰七人四百九十歲為首句以燈字為韻予賦此時洪武乙丑也(洪武十八年)】编辑

七人四百九十歲,吳家堂上看花燈。 皓首龐眉方滿坐,金杯玉碗出清冰。 三寸黃柑渾似蜜,百壺春酒況如澠。 今日相逢總知己,老夫歡喜欲飛騰。

【京師得家書】编辑

江水一千里,家書十五行。 行行無別語,只道早還鄉。

【寄家書】编辑

白髮時時脫,青山處處同。 人行千里外,書到五湖東。

【龍江夜行】编辑

細雨過江頭,孤篷夜未休。 歸心與煙浪,相逐下揚州。

【江上(二首)】编辑

野屋藏春樹,江堤倚暮花。 買魚留楚客,沽酒問吳娃。

日暮江風急,江花水上飛。 吳船三十丈,載得夕陽歸。

【無題(五首)】编辑

門外青青草,今年更覺深。 前時玉釵墮,侍婢不能尋。

海內雖無事,朝中有諫書。 大家猶未省,不敢候羊車。

羊車行樂處,歌吹隔蕭牆。 賴有鄰房女,時來說故鄉。

月落長門去,千門夜色濃。 夢間無限樂,不道在宮中。

春衣裁剪罷,密葉間穠花。 縫到鴛鴦處,行行線腳斜。

【因何彥明賦八新效其體】编辑

【新煙】编辑

覆堤初冉冉,渡水尚遲遲。 一樹梨花色,猶能似舊時。

【新水】编辑

柳外朝朝雨,平添過舊痕。 往時桃葉渡,今日更銷魂。

【新燕】编辑

乍拂芳池遠,還窺繡幕重。 莫將花片蹴,飛舞滿筵中。

【新草】编辑

水邊春尚淺,沙際葉才穿。 拾翠雙雙女,迢迢度碧煙。

【新鶯】编辑

芳樹何年到,西園夢裏驚。 不須重聽汝,只是舊時聲。

【新柳】编辑

淺色初含雨,輕陰未過池。 黃昏畫樓畔,最是斷腸時。

【新蝶】编辑

怯露依芳蕙,驚風入繡幃。 莫將羅扇撲,更待滿園飛。

【新月】编辑

既從碧雲上,復傍綺窗移。 願得長如此,教人學畫眉。

【江上(二首)】编辑

北固城頭夜雨,西津渡口煙波。 白髮人人自老,青山處處還多。

山下旌旗閃閃,江邊楊柳依依。 騎馬將軍遠戍,吹笛漁翁醉歸。

【淮安道中】编辑

山陽城中細雨,廣陵堤上飛花。 估客時時吹笛,行人處處思家。

【郊居(三首)】编辑

西舍槽頭溜溜,南園鳥弄關關。 數觥香醪獨酌,一樹梨花半殘。

日轉花陰傍戶,雨餘山色沿堤。 一雙蝴蝶對舞,幾個鶯兒亂啼。

荒園處處閒步,小閣時時燕居。 阮籍惟思飲酒,嵇康最懶讀書。

【閒步(二首)】编辑

春園偶爾獨往,晚徑蕭然自還。 芳草煙中冉冉,落花風外斑斑。

半雨半晴天氣,半開半落山花。 半醉半醒游客,半村半郭人家。

【南京口號(五首)】编辑

君王觀闕倚天開,畫出金山復壯哉。 率土再瞻龍虎氣,高台還見鳳凰來。 程孟陽云:「直學李、杜,天機豪放,他人不能及。」

聖帝明王德業尊,親為清廟國西門。 皇心自是超前古,況復貽謀及後昆。

放牛歸馬淨塵埃,地北天南道路開。 火雞馴象時時貢,不數周家白雉來。

春雨初晴霽色開,天街風雨少塵埃。 白面郎官調御馬,雙雙騎過午門來。

駕出東南正好春,山中草木更精神。 揚雄老去才情減,羞見新來獻賦人。

【即事(二首)】编辑

洛陽大賈愛名姬,富樂園中飲酒歸。 千步長廊好騎馬,不愁春雨夜沾衣。

天街酒好不須言,弦管春風處處喧。 舊傳北地鳴珂巷,得似南京富樂園。

【石頭城晚望】编辑

落日依依下石頭,亂雲東望是蘇州。 人間何似歸心切,獨有春江不斷流。

【題龍江酒家(二首)】编辑

金陵美酒玉光浮,父老相傳最解愁。 安得身無官府事,長年高臥竺家樓。

江上青簾映白沙,壚頭美酒玉無暇。 李白當年曾醉此,桃花落盡不思家。

【朝天宮觀方道士所畫三山圖(三首)】编辑

東流弱水不勝塵,漢武樓台空自陳。 欲借橫江孤鶴去,須憑南嶽魏夫人。

巨魚出沒浪波腥,東望三山路杳冥。 安得秦皇射蛟手,為操強弩下滄溟。

方壺少小學為仙,筆底三山豈偶然。 見說麻姑頭總白,不知何用得長年。

【揚州逢李十二衍(二首)】编辑

與子相逢俱少年,東吳城郭酒如川。 如今白髮知多少,風雨揚州共被眠。

最憶東家《水調》聲,花前檀板雜流鶯。 此時我醉君猶醒,舞到梧桐白露生。

【重過黃渡有感】编辑

馬家宅畔無喬木,徐氏門前芳草多。 留得白頭漁父在,年年長笛送滄波。

【淮西夜坐】编辑

蕭蕭風雨滿關河,酒盡西樓聽雁過。 莫怪行人白頭盡,異鄉秋色不勝多。

【李陵泣別圖】编辑

上林木落雁南飛,萬里蕭條使節歸。 猶有交情兩行淚,西風吹上漢臣衣。

【客中夜坐】编辑

落葉蕭蕭淮水長,故園歸路更微茫。 一聲新雁三更雨,何處行人不斷腸。

【城西送鄧生】编辑

千山風雪正霏霏,君去金陵幾日歸。 鳳凰台上還吹笛,東望滄溟淚滿衣。

【夜至瓜洲】编辑

瓜洲人家燈火微,瓜洲波上行人稀。 敲門買得雙清酒,船在西陵逆浪歸。

【寄三江王六秀才】编辑

滄洲荷屋晚秋時,橘柚青黃滿戶垂。 安得扁舟趁潮去,醉看江雨散輕絲。

【調鄭老】编辑

鄭老曾為前代官,江湖相見獨飢寒。 不道夜深霜露重,猶將玉笛倚闌幹。

【送鄭老歸襄陽】编辑

我愛襄陽老鄭虔,高樓吹笛動秋煙。 他時若有平安信,即寄江東估客船。

【淮東逢張十二信】编辑

少年追逐共西東,吳邁文章馬亮弓。 一自干戈零落盡,白頭淮海獨相逢。

【觀沙鷗】编辑

門外群鷗我所知,終朝相見不相離。 借爾橋東楊柳岸,明年春日更添兒。

【江上寄嚴八】编辑

一春不見嚴夫子,底事城中不肯還? 門外白鷗三萬個,幾時相對綠波間?

【江上寄書】编辑

湘南估客發西津,東入姑蘇花正春。 獨有相思數行字,欲從江海問情人。

【醉書壁】编辑

芙蓉花開滿高岸,還如杜老蜀江邊。 田夫野客頻來看,白酒黃雞不用錢。

【憶南湖(二首)】编辑

我憶南湖春酒香,百錢亦可解愁腸。 湖頭白藕猶堪愛,正似佳人玉臂長。

南湖沈叟愛吟詩,詩似當年杜牧之。 一日干戈不相見,令人雙鬢欲成絲。

【浦口竹枝】编辑

浦上荷花生紫煙,吳姬酒肆近人船。 更將荷葉包魚蟹,老死江南不怨天。

【寄瓢齋】编辑

不見瓢齋心自苦,金陵又復上金華。 茫茫春草兼春水,腸斷東風日易斜。

【訪張道士題壁】编辑

道士門前春日溫,千重碧草睡鵝群。 山風忽送桃花雨,濕遍床頭白練裙。

【歸來】编辑

京國歸來老更窮,短衣蕭瑟怕秋風。 不知飢餓填溝壑,日日吟哦江水東。

【寄錢彥德】编辑

故人別我山東去,千里長淮復大河。 此日題詩付兒子,白頭清淚不勝多。

【灌園】编辑

荒陂渺渺接連筒,蔥葉青青芥葉紅。 不道虞卿著書手,白頭衣食野人同。

【送王御史東海監散灶丁工本】编辑

王郎五月赴鹽亭,十丈官船酒滿瓶。 稍待涼風吹木葉,老夫東下看滄溟。

【贈歌舞女童】编辑

漳河女子薦良童,名在先朝樂部中。 記得教坊新隊子,江南江北舞春風。

【己未九日對菊大醉戲作四首(洪武十二年)】编辑

老夫愛此黃金蕊,兒子須將白酒賒。 直到殘陽下天去,更添燈火照欹斜。

遮莫鄰家酒已無,教兒更往遠村沽。 老夫強健如平日,醉過三更不要扶。

只今何處無黃菊,醉著茅茨有幾人? 賢婦稍能知此意,殺雞為黍莫辭貧。

縱道今年杼軸貧,乃翁才力不超群。 明朝若賣《長門賦》,還爾黃金一百斤。

【風雨宿蕭山】编辑

東來山郭晚秋時,白酒黃柑興不衰。 欲倩山陰王逸少,為書風雨渡江詩。

【送賀九成歸浙東兼簡王若水】编辑

賀老秋來憶鑒湖,荷花楊柳正扶疏。 西過錢塘見王宰,東門今少種瓜圖。

【瓜步夜泊】编辑

千里長江雨乍晴,江頭燈火夜深明。 為報高樓莫吹笛,故園東望不勝情。

【江上逢鄭老】编辑

鄭老形容今已衰,江頭相見涕漣洏。 自說琴書零落盡,獨餘吹笛似桓伊。

【題老蛟化江叟吹笛圖】编辑

吳頭楚尾老髯翁,千里煙波有故宮。 日暮江亭不歸去,猶將玉笛倚秋風。

【城西送鄧生】编辑

東望滄溟涕泗垂,閨中少婦亦沾衣。 他時若有相思字,只寄春江燕子歸。

【登閣】编辑

木落淮南秋色空,閒登高閣送歸鴻。 白頭老婦癡兒女,盡在蕭條望眼中。

【調王生】编辑

門外桃花落漸多,一雙新燕又來過。 寄語城東王貢士,今年春酒味如何?

【題妓展僧僧像】编辑

不見秋娘今幾年,水光山色自悠然。 月明樓上天如水,猶憶《梁州》第四弦。

【寄顧文昭】编辑

最憶顧家池水湄,千株苔石坐題詩。 如今又是三年別,白髮蕭蕭只怕垂。

【過潯陽】编辑

夜泊潯陽江上沙,扁舟何處載琵琶。 西風不管水流去,依舊滿汀開荻花。

【諸公攜酒蘇台餞別醉歸海上作此奉謝】编辑

吳王洲上百花開,花下人人勸酒杯。 醉臥春江三百里,不知月過海門來。

附見 袁介(一首)编辑

【檢田吏(一作《踏災行》)】编辑

有一老翁如病起,破衲邅飀瘦如鬼。 曉來扶向官道旁,哀告行人乞錢米。 時予奉檄離江城,邂逅一見憐其貧。 倒囊贈與五升米,試問何故為窮民。 老翁答言聽我語,我是東鄉李福五。 我家無本為經商,只種官田三十畝。 延佑七年三月初,賣衣買得犁與鋤。 朝耕暮耘受辛苦,要還私債輸官租。 誰知六月至七月,雨水絕無潮又竭。 欲求一點半點水,卻比農夫眼中血。 滔滔黃浦如溝渠,農家爭水如爭珠。 數車相接接不到,稻田一旦成沙塗。 官司八月受災狀,我恐征糧吃官棒。 相隨鄰里去告災,十石官糧望全放。 當年隔岸分吉凶,高田盡荒低田豐。 縣官不見高田旱,將謂亦與低田同。 文字下鄉如火速,逼我將田都首伏。 只因嗔我不肯首,卻把我田批作熟。 太平九月開旱倉,主首貧乏無可償。 男名阿孫女阿惜,逼我嫁賣賠官糧。 阿孫賣與運糧戶,即日不知在何處。 可憐阿惜猶未笄,嫁向湖州山裏去。 我今年已七十奇,飢無口食寒無衣。 東求西乞度殘喘,無因早向黃泉歸。 旋言旋拭腮邊淚,我忽驚慚汗沾背。 老翁老翁勿復言,我是今年檢田吏。

 甲集第二 ↑返回頂部 甲集第四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