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朝詩集/甲05下

 甲集第五之上 列朝詩集
甲集第五之下
甲集第六 

甲集第五之下编辑

高太史啟《姑蘇雜詠》一百首编辑

季迪自序曰:「余歸自京師,屏居松江之渚,書籍散落,賓客不至,閉門默坐,無以自遣,偶得郡志,觀共所載山川、臺榭、園池、祠墓之處,向嘗得於烟雲草莽之間,求其盛衰廢興之故,不能無感焉。遂采其著者,各賦詩詠之,合今古諸體凡一百二十三篇。洪武四年十二月,前史官高啓序。

【吳趨行】编辑

僕本吳鄉士,請歌《吳趨行》。 吳中實豪都,勝麗古所名。 五湖洶巨澤,八門洞高城。 飛觀被山起,游艦沸川橫。 土物既繁雄,民風亦和平。 泰伯德讓在,言游文學成。 長沙啟伯基,異夢表休禎。 舊閥凡幾家,奕代產才英。 遭時各建事,徇義或騰聲。 財賦甲南州,詞華並西京。 茲邦信多美,粗舉難備稱。 願君聽此曲,此曲匪誇盈。

【長洲苑(在太湖北岸)】编辑

中國久無伯,闔閭思騁功。 講蒐開別苑,訓武出離宮。 宰嚭應參乘,巫臣實御戎。 鞀鳴深谷應,罝掩廣場空。 遠曳捎雲旆,高彎射月弓。 三驅儀已畢,七伐步還同。 甲騎從輿後,蛾眉侍幄中。 煮胎須紫豹,胹掌得玄熊。 樂事方難極,英圖忽易窮。 城迷歌黍客,地屬採蕘童。 輦道崩秋雨,旗門失晚風。 犬亡晙肆狡,人去雉爭雄。 草樹迎蕭索,湖山罷鬱蔥。 猶疑見獵火,寒燒夜深紅。

【姑蘇臺(在橫山西北麓)】编辑

金椎夜築西山土,催作高台貯歌舞。 文身澤國構王基,卻笑先人獨何苦。 銅鋪玉檻盛繁華,幻作峰頭一片霞。 望處直窮三百里,役時應廢幾千家。 蟠空曲路迷仙仗,攀盡瑤梯才到上。 外繞雕龍宛轉欄,中施繡鳳葳蕤帳。 熏爐長爇鬱金香,共道千齡樂未央。 茂苑月來秋佩冷,洞庭雨過夏綃涼。 當窗眾妓如仙女,揚袂迎風欲輕舉。 人從天上見經過,鳥向雲間驚笑語。 日暮橫塘花盡開,卷簾台上望王來。 宴舟初自觀魚返,獵騎還從射鹿回。 從登不用持鈹隊,自列紅妝侍高會。 香傳羅帕進黃柑,縷切鸞刀供玉鱠。 燭光遠落太湖波,驚起魚龍出沒多。 城上烏啼河漢轉,此時誰問夜如何。 管弦嘈嘈聒人耳,不聞兵來渡溪水。 欲攜西子走登舟,醉倚畫筵嬌不起。 瞑目無因到甬東,可憐一炬綺羅空。 獻楣竟墮仇人計,賜劍應辜諫士忠。 客來試問遺宮路,物色荒涼總非故。 搴衣始信不虛言,滿地荊榛見零露。 當年爭奪苦勞機,卻把江山付落暉。 聞說越王台殿上,如今亦有鷓鴣飛。

【百花洲(在姑蘇臺下)】编辑

吳王在時百花開,畫船載樂洲邊來。 吳王去後百花落,歌吹無聞洲寂寞。 花開花落年年春,前後看花應幾人。 但見枝枝映流水,不知片片墮行塵。 年來風雨荒台畔,日暮黃鸝腸欲斷。 豈唯世少看花人,縱來此地無花看。

【採香徑(在香山之旁)】编辑

晨妝出採芳,零露濕羅裳。 種徙山中品,熏傳海外方。 抱筐歸蕙徑,焚鼎薦蘭堂。 未足娛君寢,西施體自香。

【玩花池(在靈巖山)】编辑

桃枝兼杏枝,春色繞宮池。 正愛紅繁處,還憐綠淨時。 芳香泛幽沚,媚影照清漪。 垂條看妓折,墮萼見魚吹。 杯涵明月瀉,舟逐彩雲移。 水流花落盡,君王醉不知。

【響屟廊(在靈巖寺)】编辑

君王厭絲竹,鳴屟時清耳。 獨步六宮春,香塵不曾起。 那知未旋踵,麋鹿游遺址。 響沉明月中,跡泯荒苔里。 此夕意誰過,空廊有僧履。

【走狗塘(在城西)】编辑

春堤長,春草淺,此地吳王曾走犬。 獵場四面圍畫旗,紅炬照輦還宮遲。 割鮮夕宴誰共食,台上西子非樊姬。 春苑年來草仍綠,韓盧已去多麋鹿。 君不見漢皇縱狗殊有功,逐兔直到烏江東。

【錦帆涇】编辑

水繞荒城柳半枯,錦帆去後故宮蕪。 窮奢畢竟輸漁父,長保秋風一幅蒲。

【吳王井(在靈巖山)】编辑

曾開鑒影照宮娃,工手牽絲帶露華。 今日空山僧自汲,一瓶寒供佛前花。

【香水溪(在吳故宮)】编辑

粉痕凝水春溶溶,暖香流出銅溝宮。 月明曾照美人浴,影與荷花相向紅。 玉肌羞露誰能見,只有鴛鴦窺半面。 絳綃圍掩怯新涼,歸臥芙蓉池上殿。 空洗鉛妝不洗妖,坐傾人國幾良宵。 驪山更有湯泉在,千古愁魂一種銷。

【越來溪(在橫山下)】编辑

溪上山不改,溪邊台已傾。 越兵來處路,流水尚哀聲。 昨日荷花生,今朝菱葉死。 亡國不知誰,空令怨溪水。

【採蓮涇(在城西南)】编辑

青房戢多子,採得儂心喜。 今夜水風涼,君王宿船裏。 行處綠雲迷,歌聲一道齊。 回頭調越女,何似若耶溪?

【吳鉤行】编辑

吳鉤若霜雪,吳人重游俠。 尊前含笑看,上有仇家血。

【死亭灣】编辑

貧賤眾所棄,豈惟愚婦人。 圭組何重輕,能令變交親。 翁子昔未逢,妻去恥負薪。 五十非晚貴,不能待終晨。 一旦謁帝閽,還家繡衣新。 邸吏驚赤綬,邦人候朱輪。 無顏見故夫,自殺此水濱。 誰知孟德耀,元在爾東鄰。

【毛公壇】编辑

欲觀漢壇符,東上縹緲峰。 葛花墜寒露,夕飲清心胸。 月出太湖水,鶴鳴空澗松。 真境久寂寥,蒼苔蠙靈蹤。 嘗聞綠毛叟,變化猶神龍。 世人豈得見,偶許樵夫逢。 攀陰力易疲,探玄志難從。 歸出白雲外,空聞仙觀鐘。

【臨頓里(十首)】编辑

聞說橋東地,高人舊隱居。 養生應有道,覓舉絕無書。 愛救粘絲蝶,嗔驚出水魚。 時尋戴顒宅,自駕短轅車。

應愛山齋好,秋風不卷茅。 鑿渠侵蟻穴,移樹帶禽巢。 人世真浮梗,吾生豈系匏。 不逢皮從事,誰結歲寒交。

載酒攜山榼,安琴制石床。 鳧眠皆傍母,蜂去自從王。 穀雨收茶早,梅天曬藥忙。 不扶靈壽杖,筋力老能強。

自少圖名意,誰言世不知。 僧求開寺記,客送買山資。 細雨魚生子,斜陽燕哺兒。 平生無事迫,心苦為尋詩。

斬伐憑樵斧,經綸在釣車。 薄雲還露月,小雨不妨花。 酒債應多處,詩名自一家。 虛煩時主召,懶脫故衣麻。

長物元無有,何勞犬護扉。 借看高士傳,學制道人衣。 窗破容螢入,船空載鶴歸。 定緣幽事繞,不是宦情微。

澹泊心情在,蕭疏鬢影殘。 引泉規作沼,留筍待成竿。 自洗沾泥屐,誰收挂壁冠。 毛公新有約,月夜禮天壇。

沐罷便輕幘,消搖詠晚天。 清風蘇病鶴,驟雨集鳴蟬。 舊史堆緗素,新經錄洞玄。 誰知城郭裏,別自有林泉。

汩汩泉通圃,蕭蕭柳映門。 折花搖樹影,踏藕損蓮根。 飢鴨呼歸艦,新蠶試浴盆。 屋前高石在,知是鬱林孫。

茶租催未得,菊餌服還能。 行古時人笑,文工造化憎。 貧留漁艇載,老謝鶴書徵。 誰識先生樂,悠然臥枕肱。

【甫里即事四首】编辑

長橋短橋楊柳,前浦後浦荷花。 人看旗出酒市,鷗送船歸釣家。 風波欲起不起,煙日將斜未斜。 絕勝苕中剡曲,金齏玉鱠堪誇。

唼唼綠頭鴨斗,翻翻紅尾魚跳。 沙寬水狹江穩,柳短莎長路遙。 人爭渡處斜日,月欲圓時大潮。 我比天隨似否,扁舟醉臥吹簫。

江上漁郎晚祭,津頭估客朝過。 鐘邊山近水近,篷底風多雨多。 飢蟹銜沙落籪,黠禽映竹窺羅。 丫頭兩槳休去,為唱吳儂棹歌。

橫網不遮過客,渡船時載歸僧。 炊菰飯勝炊稻,採蓮歌和採菱。 煙外晚村弄笛,沙邊夜店停燈。 短蓑醉拍銅斗,我亦年來稍能。

【聖姑廟】编辑

(在洞庭黿頭山,晉王彪女得道。或云姓李氏。祈禱者不誠,則風回其舟。) 湖心湧出黿頭山,白波翠島非人寰。 清虛宜作水仙府,鱗堂荷屋居其間。 淵都群靈孰為主,煙鬢翛然一神女。 柔姿誰敢狎相親,笑叱鼉龍起雷雨。 玉骨蟬輕蛻幾秋,世緣已斷靜無愁。 採蘭每約湘濱會,拾翠時陪漢上游。 水禽翔鳴衛芝蓋,長在蒼茫杳冥外。 鮫人獻綃裁作衣,螺女供珠綴為佩。 花落閒祠謝古春,蓮幃瑤席掩香塵。 空山夜夜星河遠,芳渚年年蘅杜新。 霞舒霧卷凝光彩,笑語無聞復誰待。 泠風幾度引舟回,宛似蓬萊隔煙海。 猿叫楓林魚躍波,桂旗翻翠暮寒多。 女巫佇望飛裙度,獨奏空侯引曼歌。 椒觴奠罷沉玄璧,鳥沒遙天湛空碧。 遺情不結楚台雲,世人何處尋蹤跡。

【三高祠三首】编辑

【范蠡】编辑

功成不戀上將軍,一舸歸游笠澤雲。 載去西施豈無意,恐留傾國更迷君。

【張翰】编辑

洛陽忽憶鱠鱸肥,便趁秋風問釣磯。 猶恨季鷹辭未早,不邀二陸共船歸。

【陸龜蒙】编辑

鴨群無食水田荒,風雨孤篷載筆床。 猶有新詩驚太守,醉中揮翰木蘭堂。

【短簿祠】编辑

下馬空林問廟扉,衣冠寂寞掩塵幃。 不能復使桓公怒,莫怪年來祭客稀。

【闔閭墓】编辑

水銀為海接黃泉,一穴曾勞萬卒穿。 謾說深機防盜賊,難令朽骨化神仙。 空山虎去秋風後,廢榭烏啼夜月邊。 地下應知無敵國,何須深葬劍三千。

【要離墓】编辑

弱夫殺壯士,誰敢嬰餘怒。 今日古城邊,耕人肆侵墓。

【干將墓】编辑

干將善鑄劍,劍成終殺身。 吳伯亦遂亡,神物豈不神。 始知服諸侯,威武不及仁。 徒勞冶金鐵,精光動星辰。 莫邪應同埋,荒草千古春。 青蛇塚間出,猶欲恐耕人。

【石崇墓】编辑

虯鬚欲怒珊瑚折,步障圍春錦雲熱。 真珠換妾勝驚鴻,笑踏香塵如踏空。 酒闌金穀鶯花醉,家逐樓前舞裙墜。 財多買得東市愁,綺羅散盡餘荒丘。 猶憐白首同歸者,夜伴游魂封樹下。

【韓蘄王墓】编辑

宋室中興日,將軍武略優。 功宜超賈鄧,名恥並張劉。 白馬空前渡,黃龍竟北游。 誓擒諸部種,還報兩宮仇。 朝使頒金冊,邊人識錦裘。 躍戈衝野陣,橫楫截江流。 殘虜亡魂走,中原指掌收。 未終藩閫寄,已惑廟堂謀。 坐散熊羆士,甘臣犬豕酋。 和戎辭易屈,復漢志難酬。 闕聳吳山曉,陵荒鞏樹秋。 廉頗歸未老,郭令罷誰留。 折檻言徒切,藏弓勢可憂。 俄看星隕壘,永使陸沉舟。 感慨思前代,淒涼弔古丘。 劍花埋虎氣,碑蘚剝螭頭。 石獸嘶風雨,山僧護楸。 鼓旗何寂寂,簡冊漫悠悠。 父老悲猶在,英雄事已休。 棲霞嶺前墓,聞說更堪愁。

【吳女墳】编辑

魚燈照艷魄,夜冷珠衣薄。 白玉土中埋,紅蘭霜後落。 不乘台上鳳,空舞橋邊鶴。 韓重未歸來,泉宮秋寂寞。

【真娘墓】编辑

金釵葬小墳,楊柳寺前村。 已斷花間信,空歸月下魂。 山鶯留曲韻,草露帶啼痕。 車馬逢寒食,還來酹酒樽。

【瓊姬墓】编辑

夢別芙蓉殿頭,斷釵零落誰收? 土昏青鏡忘曉,月冷珠襦恨秋。 麋鹿昔來廢院,牛羊今上荒丘。 香魂若怨亡國,莫與西施共游。

【弔七姬塚】编辑

疊玉連珠棄草根,仙游應逐馬嵬魂。 孤墳掩夜香初冷,幾帳留春被尚溫。 佳麗總傷身薄命,艱危未負主多恩。 爭妍無復呈歌舞,寂寂蒼苔鎖院門。

【虎丘次清遠道士詩韻】编辑

神仙不可羈,乘螭躡雲漢。 豈將避嬴劉,荒山事窮竄。 何年東觀海,一至此峰玩。 悠悠清詩傳,窅窅遺跡漫。 我來繼登臨,長嘯幘初岸。 既秋煙蘿疏,欲雨風竹亂。 夜深空潭黑,月吐石壁半。 龍驚汲僧來,鳥喜游客散。 閣掩林下夕,鐘鳴岩中旦。 勝賞誰能窮,今古賦篇翰。 飛騰子何之,汩沒餘可嘆。 安得契真期,超然豁靈贊。

【天平山】编辑

入山旭光迎,出山月明送。 十里松杉風,吹醒塵土夢。 茲山凡幾到,題字遍岩洞。 陽崖樹冬榮,陰谷泉下凍。 怪石立誰扶,靈草生豈種。 白雲蓊然來,諸峰欲浮動。 高鶻有危棲,幽禽無俗哢。 凌蘚知履滑,披嵐覺裘重。 嘗登最上顛,遠見湖影空。 漁樵渡溪孤,鳥雀歸村眾。 還尋老僧居,隔竹聽清誦。 慰我躋攀勞,為設茶筍供。 幾年歷憂歡,造物若揶弄。 迷途遠山林,遲暮堪自訟。 難追謝公游,空發阮生慟。 身今解組紱,明時愧無用。 閒持九節筇,尋訪事狂縱。 石屋秋可眠,山猿許分共。

【洞庭山】编辑

(在太湖中,即包山。舊無蛇虎雉三物。有穴,乃林屋洞天。闔閭使靈威丈人入,探得禹所藏治水符並不死方。其中有銀房石室並白芝紫泉。又有兩圓石,扣之則鳴,謂神鉦云。) 朝登西岩望太湖,青天在水飛雲孤。 洞庭縹緲兩峰出,正似碧海浮方壺。 嘗聞此山古靈壤,蛇虎絕跡歡樵夫。 濤聲半夜恐魂夢,石氣五月寒肌膚。 居人仿佛武陵客,戶種橘柚收為租。 高風欲起沙鳥避,明月未出霜猿呼。 中有林屋仙所都,銀房石室開金鋪。 羅浮峨眉互通達,別有路往非人途。 天後每降龍垂胡,神鉦忽響驚棲鼯。 自懸日月照洞內,古木陰蔽空朝晡。 風吹白芝晚易老,雲帶紫泉秋不枯。 靈威丈人亦仙徒,深入探得函中符。 玄衣使者不暇惜,欲使出拯蒼生蘇。 後來好事多繼往,石壁篆刻猶堪摹。 千年玉鼠化蝙蝠,下撲炬火如飛烏。 玄關拒閉誰復到,似怪衣上腥塵污。 勿言神仙事恍惚,靈跡具在良非誣。 我生擾擾胡為乎,坐見白髮生頭顱。 久欲尋真未能去,局束世故緣妻孥。 何當臨湖借漁艇,拍浪徑渡先雙鳧。 獨攀幽險不用扶,身佩五岳真形圖。 夜登天壇掃落葉,自取薪水供丹壚。 此身願作仙家奴,不知仙人肯許無? 狂語醉發應盧胡。

【陽山(在城西北,古名秦餘杭山,吳中山最高者。中有白龍湫,旱必禱焉)】编辑

我登此山巔,不知此山高。 但覺群山總在下,坐撫其頂同兒曹。 又見太湖動我前,洶湧三十萬頃煙波濤。 長風吹人度層嶂,不用仙翁赤城杖。 峰回秋礙海鶻飛,日出夜聽天雞唱。 中有一泉長不枯,乃是蜿蜒神物之所都。 老藤陰森洞府黑,樹上不敢留棲烏。 常年禱雨車,來此投今符。 靈旗風轉白日晦,馬鬛一滴沾三吳。 岩巒蒼蒼境多異,樵子尋常不曾至。 探幽歷險未得歸,忽聽鐘來澗西寺。 此時望青冥,脫略情塵世。 白雲冉冉足下起,如欲載我升天行。 古來名賢盡何有,唯有此山長不朽。 欲呼明月海上來,照把長生一瓢酒。 浮丘醉枕肱,洪崖笑開口。 天風吹落浩歌聲,地上行人盡回首。

【五塢山五首】编辑

【飛泉塢】编辑

山空響更遠,雨過流還急。 餘沫灑回風,一林紅樹濕。

【修竹塢】编辑

色映溪沉沉,秋雲生夕陰。 無限楚山意,鶴鳴風滿林。

【丹霞塢】编辑

遙聞丹霞塢,中有飡霞者。 絳彩發朝朝,還同赤城下。

【白雲塢】编辑

雲開見山家,雲合失山路。 聞語知有人,欲尋已迷誤。

【芳桂塢】编辑

欲攀淮南樹,人去山寂寞。 裊裊涼風生,疏花月中落。

【卓筆峰(在天平山)】编辑

雲來初似墨,雁過還成字。 千載只書空,山靈恨何事。

【太湖】编辑

長溪如白虹,分走荊霅派。 具區納群流,襟帶三郡界。 太虛混鴻蒙,元氣流沆瀣。 初疑溟渤寬,稍覺雲夢隘。 茫茫雁飛遲,颯颯帆度快。 雨來鼉報鳴,風起鷗驚邁。 神龍作淵都,豈復數鱗介。 珠光照水府,不受白日曬。 朝看炮車雲,雲浪動澎湃。 聲吹地將浮,勢擊山欲壞。 黃頭雖輕生,捩柁不敢懈。 有時湛明鏡,峰吐青幾塊。 煙中樹若莎,波上舟如芥。 漁就沙岸炊,客來水祠拜。 震澤思禹功,夫椒記吳敗。 白魚逢夏出,黃柑待秋賣。 我性好游觀,夙負雲水債。 欲尋鴟夷舸,不顧涉險戒。 人生亦何為,世故自拘械。 萬事風飄花,百年露垂曌。 何當叩林屋,秉炬訪仙怪。 試探不死方,為人起痾瘵。

【天池(在華山)】编辑

靈峰可度難,昔聞枕中書。 天池在其巔,每出青芙蕖。 湛如玉女盆,雲影含夕虛。 人靜時飲鹿,水寒不生魚。 我來屬始春,石壁煙霞舒。 灩灩月出後,泠泠雪銷餘。 再泛知神清,一酌欣慮除。 何當逐流花,遂造仙人居。

【劍池】编辑

干將欲飛出,岩石裂蒼礦。 中間得深泉,探測費修綆。 一穴海通源,雙崖樹交影。 山中多居僧,終歲不飲井。 殺氣凜猶在,棲禽夜頻警。 月來照潭空,雲起噓壁冷。 蒼龍已何去,遺我清絕境。 聽轉轆轤聲,時來試幽茗。

【練瀆】编辑

吳越水為國,行師利舟戰。 夫差開此河,艅艎試親練。 十萬凌潮兒,材比佽飛健。 鼓棹激風濤,揚舲逐雷電。 當時意氣盛,謂已無句踐。 鷗避去沙洲,龍愁閉淵殿。 恃強非伯圖,倏忽市朝變。 台上失嬌姿,泉間掩慚面。 至今西山月,恨浸秋一片。 猶有網魚人,時時得沉箭。

【太湖石】编辑

沒人採石山根淵,投身不試飢蛟涎。 馮夷不解護潛寶,幾片捧出如青蓮。 寒姿本是湖水骨,波濤潄擊應千年。 初疑鬼怪離洞府,珊瑚鐵網相鉤連。 嵌空突兀多異態,雲吐夏浦芝生田。 龍鱗含雨晚猶潤,豹質隱霧朝常鮮。 清音叩罷磬韻遠,微靨洗出珠窩圓。 坐移各岫置庭砌,日照仿佛生紫煙。 三峰削成泰華掌,一穴透入仇池天。 醉中時倒倚蒼蘚,秋風冷逼吟詩肩。 洛陽園墅汴宮苑,當時駢列誇奇妍。 黃羅封蓋素氈裹,萬里貢餉勞車船。 奢游事歇家園廢,盡僕荊棘荒池邊。 人生嗜此亦可笑,有身豈得如石堅。 百年零落竟誰在,空品甲乙煩題鐫。 又嗟此石何獻巧,自召鑿取虧天全。 不如頑礦世所棄,滿山長作牛羊眠。

【寒泉(在支硎山)】编辑

遠絡叢峰間,平流盤石上。 月照欲成潭,風吹不生浪。 聲兼寒葉下,色映秋苔漲。 野客照羸顏,曾來倚筇杖。

【千人石】编辑

池上無陀石,千人列坐曾。 如今趺夜月,唯有一山僧。

【南園】编辑

(在城南,吳越廣陵王錢元鏐所闢,營之三十年勝甲吳中。今郡學前菜圃也。) 君不見平樂館,古城何處寒雲滿。 君不見奉誠園,荒台無蹤秋草繁。 白日沉山水歸海,寒暑頻催陵谷改。 皇天大運有推移,富貴於人豈長在。 請看當年廣陵王,雙旌六纛何輝光。 幸逢中國久多故,一家割據誇雄強。 園中歡游恐遲暮,美人能歌客能賦。 車馬春風日日來,楊花吹滿城南路。 疊石為山,引泉為池,闢疆舊園何足奇。 經營三十年,欲令子孫永保之。 不知回首今幾時,繁華掃地無復遺。 門掩愁鴟嘯風雨,種菜老翁來作主。 空餘怪石臥池邊,欲問興亡不能語。 春已去,人不來。 一樹兩樹桃花開,射堂踘圃俱青苔。 何須雍門琴,但令對此便可哀。 人生不飲胡為哉?人生不飲胡為哉?

【松江亭(在吳江垂虹橋上)】编辑

泊舟登危亭,江風墮輕幘。 空明入遠眺,天水如不隔。 日落震澤浦,潮來松陵驛。 綿綿洲漵平,莽莽葭菼積。 憑欄不敢唾,下有龍窟宅。 帆歸雲外秋,鳥下煙中夕。 欲炊菰米飯,待月出海白。 喚起弄珠君,閒吹第三笛。

【登丘操】编辑

驅車兮與馬,蹇吾行兮胡為乎在中野?登彼兮崇丘,下茫茫兮九州,思君子兮不得與駕以游。山有出雲兮木亦有柯,我將歸兮憂之如何? 登青丘,有懷而作。

【齊雲樓】编辑

境臨煙樹萬家迷,勢壓樓台眾寺低。 斗柄正垂高棟北,山形都聚曲欄西。 半空曾落佳人唱,千載猶傳醉守題。 劫火重經化平地,野烏飛上女垣啼。

【靈巖寺】编辑

閒上香台望下方,漁村樵塢盡蒼蒼。 傾城人遠苔生徑,歸寺僧稀葉滿廊。 雲散池邊留塔影,雨來閣外失湖光。 廢興皆幻何須問,獨自吟詩送夕陽。

【涵空閣(在靈巖寺)】编辑

袞袞波濤漠漠天,曲闌高棟此山顛。 置身直在浮雲上,縱目長過去鳥前。 數杵秋聲荒苑樹,一帆暝色太湖船。 老僧不識興亡恨,只向游人說往年。

【孤園寺(在洞庭山,梁散騎常侍吳猛古宅)】编辑

欲問南朝常侍宅,已為西域化人宮。 山僧歸帶漁舟雨,湖鳥來聞粥鼓風。 橘柚垂簷秋殿暗,波濤驚座夜堂空。 給孤長者誰曾見,應在煙雲杳靄中。

【南峰寺】编辑

樵歸眾山昏,天峰尚餘景。 欲投石門宿,更度西南嶺。 遠聞雲間鐘,蘿徑入寺永。 懸燈照靜室,一禮支公影。 鳥鳴澗壑空,泉響窗戶冷。 對此問山僧,何如沃州境?

【再游南峰】编辑

放鶴庭前落葉重,吟身獨上夕陽峰。 遠村近浦分諸樹,後嶺前山應一鐘。 高閣倚殘歸鳥過,空林行盡老僧逢。 支公駿馬嗟何處,石上莓苔沒舊蹤。

【楞伽寺】编辑

夕陽西下嶂,返照東湖水。 來尋古寺游,楓葉秋幾里。 叩門山猿驚,維馬林鳥起。 鐘聲出煙去,半落漁舟裏。 楞伽義未曉,塵累方自恥。 欲打塔銘碑,從僧乞山紙。

【開元寺石缽】编辑

寶石當年琢帝青,浮波不異木杯輕。 傳靈已歷乾陀國,乞食曾來舍衛城。 漁父得時初洗獻,法王在日每擎行。 寺僧見客休頻出,恐有藏龍此內驚。

【師子林十二詠】编辑

【師子峰】编辑

風生百獸低,欲吼空山夜。 疑是天目岩,飛來此山下。

【含暉峰】编辑

演漾弄晴暉,江山秋斂霏。 我吟康樂句,日暮澹忘歸。

【吐月峰】编辑

四更棲鳥驚,山白初上月。 起開東閣看,正在雲峰缺。

【立雪堂】编辑

堂前參未退,立到雪深時。 一夜山中冷,無人祇自知。

【臥雲室】编辑

夕臥白雲合,朝起白雲開。 惟有心長在,不隨雲去來。

【問梅閣】编辑

問春何處來,春來在何許? 月墮花不言,幽禽自相語。

【指柏軒】编辑

清陰護燕幾,中有忘言客。 人來問不應,笑指庭前柏。

【玉鑒池】编辑

一鏡寒光定,微風吹不波。 更除荷芰影,放取月明多。

【冰壺井】编辑

圓甃夏生冰,光涵數星冷。 窗有定中僧,休牽轆轤綆。

【修竹谷】编辑

翠雨落經床,林鳩午鳴後。 筍出恐人來,編籬遮谷口。

【小飛虹】编辑

初看臥波影,應恐雨崇朝。 過澗尋師去,端如度石橋。

【大石屋】编辑

渾沌復輪囷,全無斧鑿紋。 門臨五湖水,坐納四山雲。

【之荊操】编辑

粵有我土,岐山之下。孰是營之,維我考祖。 今我於邁,自岐徂荊。豈不懷歸,念我弟兄。 民勿我思,我斯安只。國已有後,先君季子。 予思泰伯之德而作。

【望虞山辭】编辑

虞山峨峨兮出雲油油,胡斂其施兮弗雨九州。下有蛟龍兮海波橫流,誰使子來兮從伯氏以游。朝於兮望岐周,國有祀兮有何求?唐虞逝兮道阻修,慚德輿兮干戈日休。思夫人兮心焉孔憂。

【玉波冷雙蓮】编辑

金風暮剪雙頭蕊,啼臉辭秋嫣血紫。 宮女三千罷笑喧,錦雲陣冷鴛鴦死。 滿江煙玉流古香,尋魂弔影愁茫茫。 吳天隊露衰紅濕,一夜波涼小龍泣。 (唐處士李籝,夜游震澤,逢女郎,為歌「玉波冷雙蓮」之曲,曰:「此哀吳宮二隊長之詞。」又歌其所制「芷秀藥華」之曲,蓋龍女云。二曲世不傳,余戲為補之。)

【王敬伯歌】编辑

舟初維,琴始薦。驛亭邊,夜相見。詞宛轉,情綢繆。解環佩,彈空侯。調易闌,情難歇。江波寒,墮明月。綠壺再傾,芳音欲違。譬彼林鳥,逢晨各飛。羅衣沾霜,城烏忽起。明日相思,孤棹千里。

【疊韻吳宮詞】编辑

筵前憐嬋娟,醉媚睡翠被。 精兵驚升城,棄避愧墜淚。

【鶴媒歌】编辑

鶴媒獨步荒陂水,仰望雲間飛不起。 遠看過鳥下南汀,鼓翼相迎似相喜。 共為羽族生水鄉,暫從飲啄無猜防。 草盾俄開中潛弩,弋師歡笑媒矜舞。 嗟爾高潔非凡禽,胡為徇食移此心。 受人馴養忘遠舉,好陷同類機腸深。 嗚呼!世間幾人號君子,得利相傾亦如此。

【鬬鴨篇】编辑

春波漾群鳧,戲鬥每堪玩。 宛轉回翠吭,䙰䙕振文翰。 聲兼江雨喧,影逐浦雲亂。 唼喋隊初交,紛披勢將散。 持敵忽同沉,呼儔更相喚。 時陳水檻側,或聚湖亭畔。 長鳴若賈勇,遠奮如追竄。 荷葉觸俱翻,菱絲冒齊斷。 魚駭沒中流,鷗驚起前岸。 心逾隴雉驕,氣壓場雞悍。 海客朝自驅,溪娃晚猶看。 稍欲礙行舟,渾忘避流彈。 苦爭應為食,幸勝非因算。 微鳥昧全軀,臨川獨成嘆。 吳多綠頭鴨,性善鬥。

【慧聚寺次張佑韻】编辑

煙斂城初出,朝來野欲吞。 危樵緣磴角,倦衲憩松根。 剎表藏林寺,鐘聞隔海村。 畫龍飛去久,空掩殿堂門。

【言公井】编辑

寥寥武城宰,遺井虞山陰。 千載汲未竭,九仞功應深。 藝囿自可灌,道源誰復尋。 弦歌聽已歇,瓶綆看還沉。 無為渫弗食,惻惻起嘆音。 一瓢樂未改,庶幾回也心。

【偃松行(在天平山西,舊文正書院前)】编辑

龍門西岡魏公祠,祠前有松多古枝。 長身蜿蜒橫數畝,巨石作枕相撐持。 春泥半封朽死骨,凍蘚全聚皴生皮。 無心昂聳上霄漢,偃仰獨向荒山垂。 蟄雷振岳撼不動,一載一夢醒何遲。 政如臥龍未起日,深意有待風雲期。 太湖月出照夜魄,天峰雪積埋寒姿。 濤聲時吼若鼾息,野老驚起山僧疑。 左仰右屈各異態,天自出巧非人為。 畫師安能把筆寫,稚子豈敢操斤窺。 杜陵枯楠已憔悴,蜀相老柏非瑰奇。 何如此樹怪且壽,呵衛定想煩靈祇。 不知已閱幾人代,游客過盡今存誰。 明堂屢興不見取,得全正愛同支離。 我嘗來觀忍遽反,醉坐其上高吟詩。 葛陂筇竹亦騰化,神物終去可久羈。 何當一叱使飛起,載我萬里游天池。 他年還訪舊城郭,正是白鶴歸來時。

 甲集第五之上 ↑返回頂部 甲集第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