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集第六 列朝詩集
甲集第七
甲集第八 

甲集第七编辑

楊按察基 《眉庵集》古今詩二百五首、集外詩十首编辑

【寄內婉素】编辑

天寒思故衣,家貧思良妻。 所以孟德耀,舉案與眉齊。 憶汝事我初,高樓映深閨。 珠鈿照羅綺,簪佩搖玉犀。 梳掠不待曉,妝成聽鳴雞。 中吳昔喪亂,廿口各東西。 有母不得將,獨汝與提攜。 我復竄遠方,送我當路啼。 紛紛道上人,無不為慘淒。 今年我還家,赤手無所齎。 汝亦遇多難,典賣罄珥笄。 朝炊粥一盂,暮食鹽與齏。 堂有九十姑,時復羞豚蹄。 膏沐弗暇澤,髮落瘦且黧。 別來復秋深,露下百草淒。 破碎要補綴,甘旨需醬醯。 安貧兼養老,此事汝素稽。 作詩遠相寄,新月當窗低。

【舟中有感】编辑

水性日就下,大江日東馳。 不知舟行遠,但覺青山移。 我方念儔侶,手反坐拄頤。 天風吹衣裳,明月來相隨。 乘流非不住,逝者乃如斯。 滔滔適意中,忽然令人悲。 壯歲難再得,修名安可期。

【出台復還洪都】编辑

福至本無象,禍來非有因。 方憂觸羅網,遽喜辭妖塵。 念此蓬藋姿,忽遘蹇與屯。 倉黃圜扉中,日夕與死鄰。 皇明眷私照,寒谷回陽春。 既免在滌牲,復縱充庖鱗。 重沐飭冠裳,濟溺立要津。 道路與我慶,況我骨肉親。 歸來向妻孥,秉燭語及晨。 猶疑是夢寐,歡樂恐未真。 嗟餘抑何艱,坎惣多苦辛。 弱無勝力錐,而欲舉萬鈞。 羸牛服鹽車,遙遙西入秦。 進逢九阪危,退迫尺棰嗔。 敢惜筋力疲,所慮車摧輪。 哀鳴徒嗷嗷,仰訴空諄諄。 聽者無不憐,誰復為解顰。 終當脫羈鞅,滄波浩難馴。

【送方以亨還吳興(三首)】编辑

以亨來洪都省兄以常,予因與之游者累月。既而將還吳興,其兄錄所贈詩見示,復喜而作三章以餞之。

草有不可偃,木有不可雕。 人心非秋蓬,安得隨風飄。 憐君玉雪姿,明月當清宵。 葳蕤紫荊花,輝映非一朝。 噰噰寒江雁,去去誰能招。

遠別腸欲斷,近別淚滿纓。 交游無不然,而況弟與兄。 荒塗霜露繁,哀角響故城。 去傷骨肉思,住感鄉里情。 還家及東作,翳翳桑麻成。

賢女失之陋,壯夫失之貧。 相逢無所遺,慷慨不得伸。 臨歧歌短章,所道皆苦辛。 淮陰未去楚,江總復仕陳。 聊沽客中酒,用酌還鄉人。

【送方員外之廬陵】编辑

十年在羈旅,未嘗憂別離。 如何與君辭,愴如失群麋。 君才非我儔,語默皆可師。 溫溫霜天裘,細細當暑絺。 不勞綺繡文,自然適時宜。 嗟我百無補,不異面有眉。 既乏視聽功,寧免耳目嗤。 君行值重午,高花發榴葵。 荊人擊鼉鼓,舟楫挾兩旗。 當時懷沙心,後世為水嬉。 作歌贈君別,秋風以為期。

【發南浦】编辑

開船別西山,迤𨓦向南浦。 帆輕去自速,初不用篙櫓。 蒼蒼煙中樹,橐橐響斤斧。 一女沙上汲,眾漁洲畔語。 我行歲雲晏,況復遠儔侶。 回首北歸鴻,翩翩下寒渚。

【夜過市汊驛時酒醒月出有懷幕中諸友(驛在豐城北)】编辑

驛樓枕回洲,湍汊聲活活。 霜蘆花猶泛,煙柳葉漸脫。 月出鳧雁鳴,孤艕寒江闊。 酒緣風力退,詩苦真景奪。 何處寄相思,浮雲楚天末。

【望蘄州】编辑

未見蘄州城,已見蘄州山。 諸山初不高,蒼石礪且頑。 想當至正時,民物庶以殷。 大江楚西來,萬里不閉關。 茲山獨儲英,群雄出其間。 遂為禍亂階,滋蔓莫可刪。 憶我聞亂初,我方總兩鬟。 侍立父祖旁,聽說國步艱。 焉知三十年,見此草與菅。 骨肉亦已零,安得髮不斑。 披榛欲弔古,豺虎愴我顏。 蒼茫望茅宇,日落孤舟還。

【過小孤】编辑

大孤俯如盤,小孤儼而立。 群山如從使,左右相拱揖。 孤根屹撐拄,萬竅爭噴噏。 瀏瀏陰風旋,慘慘元氣濕。 江流亙其下,震怒莫敢汲。 洑為盤渦深,馳作奔馬急。 躋攀或失手,一駚不可及。 我來值秋晚,木落眾鳥集。 勿爨夜船犀,鮫人抱珠泣。

【望南嶽】编辑

我從匡廬來,但覺諸山低。 嵯峨望衡岳,雲霄與之齊。 下有赤蛇蟄,上有朱雀棲。 仰瞻祝融拔,俯揖紫蓋迷。 五嶺皆培霡,三江為涔蹄。 巍然南服尊,嵩霍相提攜。 封秩崇君稱,諸神咸朝。 丹書篆寶冊,萬古封金泥。 百王重祀典,赤繅藉玉圭。 自非精靈通,牲帛勞焚齎。 餘方向遠道,無由陟層梯。 蒼蒼煙霞中,喔喔聞天雞。 緬思昌黎伯,恭默開雲霓。 靈貺自昭格,誠敬良可稽。 斯人久雲沒,感念徒含淒。

【發衡州(一本題作《白髮》)】编辑

五日白一髮,十日皺一膚。 人生冰雪容,終作靴紋粗。 今朝清鏡中,已與昨日殊。 不憂鬚眉蒼,但恐皮肉枯。 肉枯亦常理,所念非壯圖。 有親恩最深,撫養勞勤劬。 憐我幼失怙,愛我如掌珠。 斯恩未及報,不敢忘須臾。 書來得凶問,哀頓空號呼。 衣衾與棺斂,弗得親走趨。 家山在萬里,那能返故都。 樹頭啞啞啼,愧殺返哺烏。 有子初學言,行步要母扶。 已解索梨慄,未知識之無。 重在托宗祀,豈暇問賢愚。 弟妹皆漂零,遠在天一隅。 仲氏久無信,夢中時友于。 艱難斥鹵濱,何以保微軀。 計工當已還,母乃東歸吳。 童僕各分飛,僅有赤腳奴。 竛竮苦肺疾,終夜聲嗚嗚。 憐渠亦解事,剪伐供樵蘇。 異鄉骨肉遠,賴此相支吾。 嗟我客梁楚,只身亦崎嶇。 白晝畏豺虎,夜防狸與狐。 所賴筋力強,竄伏幸無虞。 今年覺衰倦,自怯行遠途。 東風洞庭波,落日青草湖。 魚龍來欺人,煙濤慘模糊。 茲晨過衡陽,霽景差可娛。 桃花白練帶,春水綠菰蒲。 感此顏色妍,暫使憂心蘇。 萬事信有命,撫膺長嘆吁。

【湘江道中思常宗】编辑

暮江散微雨,風定波自碧。 一鷺立不飛,雙鴻遞相直。 餘煙菱女唱,新月漁郎笛。 此處忽懷人,相思杳何極。

【湘竹有題】编辑

朝行湘竹下,暮宿湘竹中。 雲情與雨態,萬變俄不同。 密密深翳日,疏疏細含風。 新梢露裊裊,老節煙蒙蒙。 紛如千靈妃,從以萬青童。 幡幢列縹緲,環佩搖丁東。 來從蔚藍天,步入東華宮。 悵望不可即,翩然若驚鴻。 夭矯喜而笑,低回俯乃恭。 質堅本外直,性潔緣中空。 籊爾中弦矢,揉之可彤弓。 冰雪誓不易,肯與時污隆。 今朝揭春晴,更覺翠色濃。 戢戢琅玕叢,忽見桃花紅。 直疑路不遠,便與桃源通。 我欲捐輕舟,褰衣入崆峒。 春禽迎我啼,音響諧絲桐。 終當聽山雨,自號蒼莨翁。

【瀟湘八景】编辑

靄靄復霏霏,橫霄曳夕暉。 巴人與湘女,相逐買鹽歸。 回望墟煙處,蒼茫隔翠微。 右山市晴嵐。

今朝罷漁早,挂網堤邊樹。 雲斷一峰青,斜陽在坳處。 癡兒晚睡醒,卻訝東方曙。 右漁村夕照。

孤塔望中青,鐘聲隔洞庭。 蒼山不可及,煙闊浪冥冥。 憶似寒山寺,楓橋半夜聽。 右煙寺曉鐘。

風攬瑞花晚,江寒波欲凝。 凍殭業漁者,歸載一船冰。 一白迷沙渚,柴扉認有燈。 右江天暮雪。

輕帆挂春風,倒映湘江綠。 天低浦漵遠,歸向誰家宿。 遙指落花西,黃陵廟前屋。 右遠浦歸帆。

江橫秋煙白,日落寒沙淺。 鴻雁萬里來,翩翩下平遠。 欲墮更低飛,斜行兩三轉。 右平沙落雁。

風急雨浪浪,孤舟夜正長。 江湖隨處惡,何況是瀟湘。 今夜殘燈裡,無人不斷腸。 右瀟湘夜雨。

湘水秋更清,湘月秋更白。 光輝一相蕩,水月不辨色。 何處洞簫聲,巴陵夜歸客。 右洞庭秋月。

【登三夏故城(二首)】编辑

寒樹無柔柯,秋草有勁葉。 原空鶻孤騫,山晚雲萬疊。 登高得平曠,人馬皆意愜。 思挽角胎弓,相從雁門獵。

關前葉猶青,關後草已白。 氣候本不殊,山勢有阻隔。 風高鼓角動,日落川塞黑。 邊鴻一聲來,壯士亦變色。

【金陵對雪用蘇長公聚星堂禁體韻】编辑

黃雲凍凝不成葉,十載江南無此雪。 朱簾十二曉開齊,正值千山鳥飛絕。 牆腰簷角危欲墮,竹頂松梢重將折。 偏來舞殿鬥輕盈,忽上金釵易消滅。 誰家沉火吹笙坐,著處銀瓶呵手掣。 脂凝香靨罷晨妝,臉暈微渦散春纈。 帶雨欲拈仍作片,因風誤觸俄成屑。 漁蓑向晚畫難工,歌樓未曉光盈瞥。 怪事休驚越犬吠,豐年每信吳儂說。 欲和東坡白戰詩,冰滿霜毫硯如鐵。

【聽老京妓宜時秀歌慢曲】编辑

春雲陰陰圍繡幄,梨花風緊羅衣薄。 白頭官妓近前歌,一曲才終淚先落。 收淚從容說姓名,十三歌學郭芳卿。 先皇最愛芳卿唱,五鳳樓前樂太平。 鼎湖龍去紅妝委,此曲宜歌到人耳。 潛向東風作慢腔,梨園不信芳卿死。 從此京華獨擅場,時人爭識杜韋娘。 芙蓉秋水黃金殿,芍藥春屏白玉堂。 風塵回首江南老,衰鬢如絲顏色槁。 深嘆無人聽此詞,縱能來聽知音少。 說罷重歌爾莫辭,我非徒聽更能知。 樽前多少新翻調,一度相思一皺眉。

【喜客來】编辑

壯年不愁長作客,亦不暇愁須雪白。 但愁金盡酒樽空,辜負長安好春色。 閉門三日生綠苔,失喜忽聞佳客來。 急拈春衣典春酒,正值滿樹梨花開。 花如冰雪人如玉,妙舞清歌歡不足。 黃昏客醉酒未醒,細雨鶯啼梅子綠。

【送張教諭】编辑

鑒湖五月涼風起,荷葉荷花香旎旎。 先生到縣花正開,濯足船頭弄秋水。 聖朝復興文武科,諸生習射更弦歌。 他年大比登髦俊,應報新昌縣裏多。

【雨中看花】编辑

青青楊柳深深竹,雨裏絳桃開一簇。 羞將瘦蹇逐金鞍,著屐看花仍不俗。 花枝淨洗胭脂面,老眼驚如夢中見。 已拚春色過三分,何止東風吹一片。 只恐天晴是暮春,半隨流水半成塵。 淡煙芳草長於路,作意能來有幾人。

【送李琴川謫臨海】编辑

南風雨來塵作泥,稻花豆莢生初齊。 一人失意解官去,席上眾賓顏色低。 車欲發未忍別,感慨握手立大堤。 綠荷為杯樹為蓋,碧酒蕩漾青琉璃。 茲行蠲熱向甌越,只尺浙水分東西。 或登雲門探禹穴,或上雁岩聞天雞。 天台桃花千萬樹,中有睍睆黃鶯啼。 雖云竄謫異憂喜,眺望自可窮天梯。 韓潮柳播夜郎白,吉士往往遭傾擠。 蕉中之鹿塞翁馬,此事何足含悲淒。 但嗟靈物困污瀆,無一出手相提攜。 不然寵辱實命致,毋乃天不哀群黎。 渡江秋風未十日,織女值嫁牽牛妻。 自甘沉匿守太拙,寧復乞巧陳瓜梨。 嗟餘遘患屢遷逐,親見郿塢爭燃臍。 金多位重胡足恃,頃刻變化如雲霓。 君年五十髮漆黑,壯氣鬱鬱衝端倪。 驊騮歷塊偶暫蹶,終展奮迅追風蹄。 經過虎阜坐石壁,為我拂拭苔中題。

【宜秋軒桂】编辑

《宜秋軒詩》敘云:「予去官,結小軒自適。軒近秦淮,清曠幽寂,與秋相宜,故號宜秋。」

軒東古桂一株,花已爛熳,人無知者。偶夜聞香自東來,旦起訪之,得於荒庭廢苑中。復既嘆其不為人所賞識,而復嘉其不以無人而不香也。繞樹嗟悼,慰之以詩。

宜秋軒東一株桂,香葉婆娑擁寒翠。 秋堂夜靜風滿簾,時覺幽芳來拂鼻。 清晨曳履訪幽獨,一徑青苔雙戶閉。 離離嫩蕊罥蟲絲,蔌蔌輕花落深砌。 麩金泫露濃更密,苞粟凝珠疏復細。 半粒能含萬斛香,一枝解奪千姝麗。 當年此地競攀折,月戶雲窗敞秋霽。 金樽灩泛綠色酒,翠袖涼簪寶妝髻。 西風幾度人跡絕,獨有幽花能點綴。 村荒地僻霜露繁,摧折紅蘭凋紫蕙。 瞥然一見眾憂失,不意孤懷得佳麗。 更深月出擬再來,明日紛紛嗟滿篲。

【宜秋軒梅】编辑

萬松嶺上梅千樹,踏雪年年看花去。 湖邊十里翠裙腰,盡是看花醉眠處。 花今憔悴不如前,人亦飄零二十年。 夢魂不到西湖上,春色自繞南枝邊。 今年看花來杜曲,一樹寒香照茅屋。 別是人間冰雪魂,肌膚綽約清如玉。 雪更玲瓏玉更溫,春風入頰淡無痕。 數聲殘角黃昏後,獨自相看半掩門。

【贈吳居易別】编辑

黃梅雨晴桑重綠,南風楝花開蔌蔌。 故人謁我此山隈,帶束烏犀帽輕縠。 入門相顧如夢寐,名姓雖忘面仍熟。 久之稍稍憶舊游,尚恐非真問童僕。 遂昌先生客滿座,君時雄辯眾賓服。 先生博學且敬君,況我才疏敢相逐。 蘇台一別已十載,世事飄如電經目。 羨君游俠印屢懸,嗟我巢傾卵俱覆。 去年謫官向河洛,手腳酸皸雙鬢禿。 歸來親友半死生,不意逢君此江曲。 摩挲老眼為君喜,更覺君顏美如玉。 龍江花落乳燕飛,芙蓉葉大筍過竹。 殺雞沽酒招我飲,爛醉頹然坦其腹。 深情密意語未終,舟楫匆匆去何速。 臨流索我題詩送,詩句難工羞再讀。 廬山東來五老峰,大孤小孤青亂矗。 著我茅茨一二間,悠然醉把東籬菊。

【題宋周曾秋塘圖(有序)】编辑

右宋周曾《秋塘圖》一卷,前元皇姊大長公主所藏也。前有皇姊圖書印記,後有集賢翰林諸詞臣奉皇姊教旨所題,自大學士趙世延、王約而下凡十六人。時鄧文原、袁伯長俱為直學士,李洄以翰林待制居京師,為監修國史,實至治三年也。元運方隆,皇姊雅尚文學,一時名公巨儒,以文章翰墨寵遇,當世其盛,蓋可想見。元既革命,此卷遂出江左,吾友薛起宗得於其私沈祥氏。一日,攜以見示,且徵題詩。復雖不獲援筆其間,而一十六人者猶及親炙一二,袁、鄧二老又皆先子之友,不可作矣。把玩再四,敬題於後。

陂塘九月菰蒲老,菱葉無多荷葉少。 無數飛來白鷺明,一群游去青鳧小。 寒雲弄影忽成霞,雁帶斜行下淺沙。 晚色不隨流水去,秋光都在拒霜華。 當時內殿春風細,紫衣傳教詞臣醉。 鮑謝文章沈宋才,詩成曲盡秋塘意。 塘水秋來景漸疏,低煙斜日照平蕪。 鴛鴦去盡芙蓉死,空向人間看畫圖。

【北山梨花(有序)】编辑

復卜居金川,去北山無十里,每清明時,梨花盛開,輒動洗妝之想。鄰友薛起宗邀復看者再,俱以猥俗所系,不能如約。昨又期出郭,風雨泥濘,弗良於行。起宗為折一枝相贈,喜而賦此。辛亥暮春五日。

北山梨花千樹栽,年年清明花正開。薛君好事兩邀我,騎馬看花攜酒來。看花出郭我所愛,況是梨花最多態。我牽塵俗不得赴,花本無情花亦怪。君今折花馬上歸,索我細詠梨花詩。冰肌玉骨未受飾,敢以粉墨圖西施。東坡先生心似鐵,惆悵東闌一枝雪。重門晚掩沉沉雨,疏簾夜卷溶溶月。月宜淺淡雨宜濃,淡非浪白濃非紅。閨房秀麗林下趣,富貴標格神仙風。一枝寂寞開逾遍,朵朵玲瓏看應眩。皓腕輕籠素練衣,娥眉淡掃春風面。 自須玉堂承露華,何事種向山人家。不愁占斷天下白,正恐壓盡人間花。江梅正好憐清楚,桃杏紛紛何足數。 只有銀燈照海棠,海棠亦是嬌兒女。

【句容送蔡惟中】编辑

昨日立秋今日涼,蔡子束書歸故鄉。我來未久子遽別,子豈與我如參商。自慚貧無橐金贈,解劍換酒澆愁腸。醉酣月出重露滴,梧飄金井芙蕖香。眾賓喧嘩噱笑口,我獨不語情旁徨。豈徒戚戚兒女態,感舊懷古增悲傷。憶昔追游茂苑上,白馬紫轡青絲韁。子方年少富文學,面如紅玉肥有光。黃金曉酬西館客,綠錦夜贈東樓娼。三公走檄闢作掾,兩府交薦除為郎。風塵一別未十載,短鬢蕭颯俱老蒼。黑巾籠頭著野服,微雨鵠立官道傍。自云匍匐事販鬻,蓋屐巾箑紙筆將。匪爭刀錐競微利,聊復糊口走四方。我聞此語重嘆息,助以唧唧鳴寒膋。丈夫失意固如此,屠狗買畚庸何妨。曲江之西沙柳黃,夜逐落潮登野航。相逢故友或相問,勾曲岡頭一草堂。

【贈許白雲】编辑

白雲老翁樂且貧,眼如紫電炯有神。 麻衣紙扇趿兩屐,頭戴一幅東坡巾。 清晨扣戶走過我,謂我舊是諸侯賓。 入門長揖肆雄辯,動引四代卑先秦。 初疑傲睨意骯髒,稍久漸覺情真淳。 從茲興至每一到,不問風雨並昏晨。 矯如野鹿不受縶,去不可挽送乃嗔。 我來杜曲少朋舊,一境二姓唯朱陳。 租征稅迫夜繼日,未暇與我談逡巡。 荒村不意得此老,洗我三斗胸中塵。 我時信口答所問,怪我出語多驚人。 翁年耳順學不倦,片言有益書諸紳。 我慚習懶竟成癖,日影照腹腳未伸。 起來巾櫛不自理,一飯且飽南湖蓴。 諸生幼弱學久廢,數字費我言諄諄。 翁來相對輒太息,謂可館閣胡沉淪。 人生富貴等泡幻,達何可喜窮何顰。 紛紛道路餓死骨,半是台省公侯身。 龐公未為無所遺,夫婦白首襄陽民。 翁聞我語乃大噱,呼我共醉華陽春。 正須狎暱到鷗鷺,何必影像圖麒麟。 秦淮雨過秋水碧,中有一尺黃金鱗。 明朝買魚期再酌,我自掇拾山中薪。

【杜伯淵送新米】编辑

山人送我山田米,粒粒如霜新可喜。 雨春風播落紅芒,照眼明珠絕糠粃。 飢腸欲食未敢炊,未及秋嘗羞祖禰。 憶我春來歲方旱,焦穗萎苗將槁矣。 不意茲晨見精鑿,此寶更將何物比。 終歲勤勞農可念,不耕而食復堪恥。 歸買淞江雪色鱸,持向高堂奉甘旨。

【省掖觀梅和宋草堂韻】编辑

玉肌瘦怯春風惱,唇紅不褪香雲老。 綺窗人靜月初圓,笑覺飛瓊顏色槁。 羅幄銅瓶小幾邊,銀燈疏影硯台前。 一株初破休輕折,半朵猶含最可憐。 宮妝近眼人爭愛,卻恐愁多零落快。 莫教纖手嗅東風,誰畫生香與真態。

【西省海棠(有序)】编辑

山西陳則威,以晉無梅花,以管勾職初來江西,即求識之。省左掖東檻有海棠一小樹,則威尤鐘愛之。日數次至花下,風雨昏暮不忍去也。嘗索復賦詩,復時迫於案牘,不暇。舟行湘中,梨杏桃李每得厭觀,獨無海棠,因賦此補其缺云。

山西公子虯髯客,到處尋梅認香白。 春風省掖海棠開,暫去還來拋不得。 嗟我有癖常自笑,不意逢君同此癖。 曉窗雲暖風日妍,數朵娉婷春半拆。 睡損紅綃膩有痕,舞酣金殿嬌無力。 銀燈不如微月照,珠簾更著疏煙隔。 飛燕輕盈富貴姿,玉環態度神仙格。 此日凝妝青瑣外,當時擅寵沉香北。 繁開似妒卻冥冥,半吐欲言終默默。 豈惟人愛亦自愛,不獨春惜當誰惜。 細雨重陰也看來,莫對空枝慢相億。

【千葉桃花(並序)】编辑

豫章氣候差早,春未半,花已岑寂。省掖後苑有千葉桃一株,人未之知也。眾卉已謝,芳草如積,偶與員外方君過其下,初開數朵,色韻標度,殆非人間所有,豈所謂瑤水之遺也歟?繞樹百匝,賞之以詩。壬子二月十七日。

江花先好還先落,二月芳菲已蕭索。 掖垣一樹獨開遲,嫩葉蘢蓯抱香萼。 朝來小雨浥輕紅,春色千重與萬重。 點注定知煩曉露,剪裁寧不費春工。 春來到處尋桃李,不道東闌花自美。 傷心世事總如花,何用勞勞行萬里。

【憶北山梨花(並序)】编辑

辛亥清明,予與薛起宗聯騎游北山,飲酒大梨樹下。時花盛開,復有詠北山梨花詩。壬子清明,備員江西省幕,風雨兀坐,案牘山積,緬懷北山之集,邈如夢寐,撫景感舊,紀之以詩。

去年清明花正繁,騎馬曉出神策門。 千桃萬李看未了,小徑更入梨花村。 低枝初開帶宿雨,高樹爛日迷朝暾。 柔膚凝脂暖欲滴,香髓人面春無痕。 青霞玲瓏翠羽亂,白雪照耀瓊瑤溫。 折花對酒藉草坐,花氣暗撲黃金尊。 薛君起舞為我壽,勸我一曲招花魂。 須臾明月忽到樹,主人送客唯留髡。 巾羅欹斜烏帽落,醉眼況復知清渾。 村中至今為故事,笑我自是劉伶孫。 我慚不答竊自慶,大抵此樂皆君恩。 今年清明空西省,雷雨兩日如翻盆。 群花削跡淨如掃,眾綠既暗不可捫。 豈無青錢換斗酒,案牘雜沓窮晨昏。 伻來督責至訶詈,面微發紅氣每吞。 未能摶搖跨雕鶚,詎免束縛同雞豚。 人生屈辱乃淬礪,百煉正欲逢盤根。 自知力不舉一羽,強欲扛鼎追烏賁。 晚晴汲井試新火,紫筍綠薤共盤餐。 歸來飯飽對妻子,萬事反復何足論。

【壬子清明看花有感(有序)】编辑

熙寧五年壬子清明,眉山蘇公看花於錢塘吉祥寺,金盤彩藍,獻花者五十三人。有詩曰:「吉祥寺裏錦千堆,前年賞花真盛哉。道人勸我清明來,腰鼓百面如春雷,打徹涼州花始開。」是其事也。洪武五年,基與員外方君看花於西江省掖,節值清明,歲亦壬子,去蘇公三百年矣。嘆公之不可見,而猶以誦公之詩也。因賦長句,以記歲月,庶為後三百年張本云。

吉祥寺裏千堆錦,綠髮仙人對花飲。腰鼓金盤五色藍,醉歸猶帶花枝寢。東風壬子幾清明,三百年來寺已傾。沙河塘上癡兒女,猶誦錢塘太守名。看花我亦逢壬子,況是清明非偶耳。 莫論南浦與西湖,楚水吳山正相似。青蓮居士識前因,金粟如來見後身。總不能知塵外劫,也須曾是會中人。

【邀方員外看花】编辑

金昌亭西萬株花,胭脂玉雪爭紛拏。 春風攜酒看花去,騎馬徑到山人家。 花深樹密無徑入,下馬徘徊映花立。 紫萼風微翠袖香,紅絲露重烏巾濕。 別來幾負看花期,客裏匆匆見一枝。 白下橋邊寒食後,廣陵城外綠陰時。 今年花最逢春早,准擬清樽對花倒。 人意方邀酒伴來,花枝已向東風老。 花雖漸老仍堪折,猶勝紛紛滿蹊雪。 且共芙蓉幕裏人,坐看海棠枝上月。

【樟樹鎮舟中作】编辑

儂是吳淞釣魚叟,全家生長吳江口。 遲鈍長飛眾鳥先,迂疏每落諸人後。 城中父老少相知,鄉里兒童亦見欺。 幾上細抄《高士傳》,壁間大篆《考盤》詩。 春風百草承膏沐,強擲漁蓑親案牘。 胥史猶嘲吏事疏,妻孥欲笑形容俗。 羸馬長途恐不堪,君恩何日許投簪。 半篷秋雨煙籠水,數點寒星月滿潭。

【聞鄰船吹笛】编辑

江空月寒江露白,何人船頭夜吹笛? 參差楚調轉吳音,定是江南遠行客。 江南萬里不歸家,笛裏分明說鬢華。 已分折殘堤上柳,莫教吹落隴頭花。

【春江對雪】编辑

春雲作寒飛鳥絕,花雨紛紛暮成雪。 江山最好雪中看,況是東風二三月。 披蓑漁立柳邊航,戴笠僧歸竹外莊。 草暖尚迷雙鷺白,樹寒先露一鶯黃。 我愁春雪看難久,重為江山更回首。 莫煮清貧學士茶,且沽綠色人間酒。

【登岳陽樓望君山】编辑

洞庭無煙晚風定,春水平鋪如練淨。 君山一點望中青,湘女梳頭對明鏡。 鏡裏芙蓉夜不收,水光山色兩悠悠。 直教流下春江去,消得巴陵萬古愁。

【長江萬里圖】编辑

我家岷山更西住,正見岷江發源處。 三巴春霽雪初消,百折千回向東去。 江水東流萬里長,人今漂泊尚他鄉。 煙波草色時牽恨,風雨猿聲欲斷腸。

【湘漢秋晴圖】编辑

讀書不願賢良舉,朝醉霸陵暮湘渚。 兩鬢從添鏡裏霜,十年聽遍江南雨。 呼鷹台上愛秋清,鸚鵡洲前看晚晴。 紅葉蟬聲湘寺遠,碧潭鴻影漢川明。 湘波漢水愁無盡,畫裏江山聊一哂。 舉世唯稱王仲宣,當時亦有周公瑾。

【湘陰廟梨花(有序)】编辑

癸丑二月廿日,泊舟湘陰廟下。廟東圃有棠梨一株,花猶未開。因念辛亥春與薛起宗賞花於鐘山之北,賦詩酌酒,為一時勝集。壬子歲,宦居豫章,追憶舊游,嘗與員外方君道其事,復有詩寄薛。今年見花於湘水之上,不惟北山之會不可尋,而豫章僚友亦相望數千里外,人生漂泊蓋如是也。舟中岑寂,賦詩一首,且歸以示方君,預與起宗締來歲之約云。

平生厭看桃與李,惟有梨花心獨喜。 海雪樓前雪一株,歲歲清明醉花底。 北山岡下花最盛,千樹玲瓏圍綠水。 前年騎馬賞花處,我與河東兩人耳。 青苔滿地芳草合,只有黃鸝映花蕊。 當時美人三閣上,寶髻慵梳初睡起。 鏡裏爭先試一枝,真態欲將春色比。 樓空燕去花自落,細雨黃昏淚如洗。 疏籬蕭蕭茅屋破,況復臨春開結綺。 我時賞花仍弔古,花亦燦然為露齒。 歸來婆娑簪滿帽,十日羅衣香不止。 去年相憶豫章城,咫尺春江如萬里。 今年邂逅洞庭曲,細萼含愁照清泚。 人至魂消楚雨中,花應腸斷湘煙裏。 三年勝游不再得,百歲歡娛能有幾。 吉祥牡丹非舊夢,玄都桃花亦如此。 更約明年載酒來,莫笑花前人老矣。

【祁陽行】编辑

黃鶴樓前漢陽雪,岳陽樓前洞庭月。 自謂人間無此清,到處相逢向人說。 祁陽江頭春更佳,仿佛似是神仙家。 黃鶯亂啼萬竿竹,綠水縈抱千株花。 千紅萬碧深相映,雞犬無聲茅屋靜。 野老回頭喚不應,匆匆況是通名姓。 水流花落岸東西,只隔疏簾路已迷。 天下於今皆樂土,何須更覓武陵溪。

【皂角灘】编辑

煙蘿𣰦毿樹蒙松,夏綠更換春花紅。 千山萬山無所聽,鷓鴣杜宇啼春風。 穹崖斕斒高百尺,快劍無痕鑱翠碧。 寶氣朝凝五色霞,丹光夜燭三分日。 我從章江出彭蠡,巴陵長沙洞庭尾。 看遍衡廬兩岸山,行盡瀟湘一江水。 輕舠短楫辭零陵,似與亂石爭功能。 牛刀慣熟中肯綮,郢斧神捷回鋒棱。 男兒性命固可惜,底事矜誇向群石。 鷗邊短草一枝筇,牛背斜陽數聲笛。

【湘中四詠】编辑

黑翎紅嘴花間鳥,映花一點珊瑚小。 當時如意擊東風,萬語千言啼未了。 雕玉籠開出繡楹,海棠庭院雨初晴。 美人按拍教鸚鵡,學得《霓裳》四五聲。 (右珊瑚。)

棠梨花開滿山白,白鷳飛來春一色。 黃鸝紫燕太匆忙,不道花間有閒客。 卻嫌香露污春衣,立向湘江映夕暉。 鷗鷺相逢莫相妒,一雙還拂楚煙歸。 (右白鷳。)

湘江兩岸無茅宇,湘竹陰陰覆江渚。 春來未聽一聲鶯,只有鷓鴣啼暮雨。 憐渠亦是他鄉客,苦向人啼行不得。 縱教行得也消魂,那個行人不頭白。 (右鷓鴣。)

暖風晴日融春晝,閒看花陰雞吐綬。 綺縠都將彩羽妝,紅絲不待金針繡。 疊疊胭脂縷縷金,龍紋盤錯鳳紋深。 憑誰剪作鴛鴦帶,雅稱佳人翡翠衿。 (右錦雞。)

【過高郵新開湖微雨有詠】编辑

殘紅曉落西陂岸,雨腳斜飛鷗鷺亂。 扁舟盡日畫中行,荷葉荷花香不斷。 船頭老翁一尺鬚,斗量菱角兼賣魚。 兒能鼓柁女蕩楫,何用聰明多讀書。

【夢綠軒(有序)】编辑

復與徐君幼文同謫鐘離,結屋四楹,幼文居東楹,復居西楹。又嘗賦詩曰:「夢裏綠陰幽草,畫中春水人家。何處江南風景,鶯啼小雨飛花。」蓋深有意於故園也。因題其室曰「夢綠」。

蜀山江頭萬章木,細草幽泉蔭修竹。 五月六月山雨晴,空翠紛紛滿衣綠。 杖藜或來陰下行,雲影不斷涼風生。 青連翠結欲無路,仿佛上有黃鸝鳴。 去年吳城正酣戰,卻倚危樓望蔥菁。 今年放逐到長淮,萬綠時於夢中見。 夢中見綠覺始知,索我亦賦夢綠詩。 逢人說夢子堪笑,替人作夢復何癡。 世間萬事同野馬,覺後非真夢非假。 五色過眼本虛空,富貴於人誠土苴。 南風劃然吹夢破,樹頭不知微雨過。 從今寤寐俱兩忘,靜與白雲相對坐。

【舟入蔡河懷徐幼文】编辑

憶初見君江浦外,七尺長身齒含貝。 君年未冠復新婚,錦帶吳鉤紫絲佩。 豪姿俠氣颯蕭爽,春鴻輕便秋隼快。 結交梁楚燕趙間,追慕廉藺羞郭解。 誓將弓槊事鞍馬,恥作寒儒服巾帶。 餘時瑣屑箋蟲魚,折幾寒燈寫秋芥。 相逢一笑恍自失,不異低岑仰高岱。 殺雞為黍三日談,深中肯綮入襜骱。 方喜師君竟兄我,卮酒動輒受百拜。 停觴爛熳出險語,磔裂鬼膽窮百怪。 天然清真去雕飾,王嬙西施洗鉛黛。 漱芳雋腴再三讀,項上之臠左手蟹。 技癢礪秣互掎角,十捷一二八九敗。 余實羨君敏且博,君亦憐復強而邁。 英雄敢誇君與我,強弱不止楚敵蔡。 孟瀦豪士渤海高,時復峙足如鼎鼐。 高才於我十倍我,尚嘆追君力不逮。 縱橫千字戚生筆,迭宕百韻復公萊。 僧房秋迥缽聲長,雪屋香銷燭痕在。 清游未竟夕漏終,落月殘星悲一慨。 激烈正醉金陵酒,漂泊共泛濠梁載。 城荒地僻生計拙,時脫春衫倩人賣。 破樓夜雨鄰鐘急,委巷秋風茅屋壞。 斯時愁絕正難禁,君獨相看勸余耐。 別來奔走向西洛,面色痿黧病新差。 章台握手須臾立,胸臆梗塞若有礙。 平生恥作兒女悲,此別戚戚若有慨。 今朝過蔡將入陳,漸見舟艫艤灘瀨。 平漪細石魚跳渚,斜日低煙雁橫塞。 相思無奈客中愁,聊述長歌歌一再。

【鄭州道中】编辑

北風如刀吹面裂,弊裘無功塵絮折。 星稀日出勢尚嚴,滿袖霜花厚如雪。 馬上沉吟苦憶家,江南十月剩春華。 金錢晚菊低叢葉,綠萼盤梅小樹花。

【寄題水西草堂】编辑

鴛鴦湖東武塘西,桃花滿川蒲葉齊。 春風二月微雨霽,鵝鴨拍水黃鶯啼。 推窗只見參差柳,柳色波光淡於酒。 烏紗官帽半籠頭,紫竹漁竿長在手。 平生愛讀內景書,往往適意追禽魚。 開門懶迎俗士駕,拄杖每叩高僧廬。 客來舉酒邀明月,細瀹松濤煮春雪。 但覺身無俯仰勞,安知世有東西別。 今年扈從來大梁,錦袍白馬青絲韁。 信陵宅畔暮鴉集,朱亥門前秋草黃。 輪番夜直中書省,霜華滿巾鬚髮冷。 粉署香銷紫綺袍,碧梧影落黃金井。 魂夢時時到草堂,曲欄花藥漫分行。 他年得遂歸田計,多種牆陰十畝桑。

【留別楊公輔】编辑

將還滎陽,夜集公輔東齋,酒酣索詩,時銀燈結花,漏下二鼓,賦此留別。

紫簾凝煙碧香繞,銀燈結花金粟小。 主人捧酒起勸賓,離別長多會長少。 明朝騎驢鄭圃東,白沙黃葉滿林風。 知君此際能相憶,笑指燈花映酒紅。

【送朱明善少府】编辑

胙城主簿冰雪骨,天闊霜清見飛鶻。 家住西湖第一橋,半生詩酒笙歌窟。 斜肩兜子總宜船,九里松陰十里蓮。 松下看山船上宿,小娃隨索賣花錢。 鶯嬌蝶妒春如綺,一夜東風變桃李。 回首梁園望故鄉,咫尺吳山四千里。 吳山漸遠音書絕,兩鬢青青未成雪。 烏帽朝辭鄭圃煙,鹿車夜挽蘭台雪。 上官不憚路道長,豈問富庶並荒涼。 正須到縣招竄匿,要使枳棘皆耕桑。 婦女養蠶男種麥,食有雞豚衣有帛。 兒童不識成丁勞,父老能歌縣官德。 慚餘亦是滎陽簿,虎牢關下成皋路。 有酒誰澆紀信魂,無人敢畫鴻溝渡。 鄭衛由來本懿親,相思只隔大河津。 愁將艮岳風前柳,持贈山陽笛裏人。

【梁園飲酒歌】编辑

我生之辰木入斗,烏啼東井命壁守。 壁為文府斗為歲,許我文章播人口。 二齡能言學誦詩,四齡指字識某某。 五齡琢句對虛實,聯青儷黃配奇耦。 客來當座賦短章,四韻不待八叉手。 九齡《六經》已畢讀,掩卷背誦無掣肘。 豐儀翩翩秋宇鶴,顏色濯濯春月柳。 鄉閭每辱師長愛,學校恥與兒童友。 毫分縷析辯同異,務植嘉穀去稂莠。 揮毫直欲五色爛,倚馬未肯一字苟。 龍蛇擬將赤手搏,富貴謂可拾芥取。 文場馳騁竟一蹶,鬐鬛局促俯其首。 歸來焚膏坐長夜,盥櫛不暇面塵垢。 淬鋒礪鍔期再策,狐豕隳突群兕吼。 豈惟文運遭屯否,無乃歷數厄陽九。 自慚定亂匪鉛槧,束縛經傳事南畝。 耕童樵稚課朱墨,塗抹破硯掃敝帚。 東藩諸侯遂見征,白璧玄篸賁林藪。 屢辭不獲始強起,野服長揖坐談久。 青閨漏箭傳午滴,紫幕爐薰散春牖。 時翻玉檢題鸞鳳,復賜銀箋篆科蚪。 鵑啼花落燕鶯飛,頃刻浮雲變蒼狗。 遷逐西行泣楚囚,倉卒弗及拜慈母。 初移鐘離復入汴,山路匍匐十日走。 皮焦足胝汗浹踵,手策羸蹇背有負。 囊資空乏衣破裂,無以補綴謀諸婦。 婦言別久簪珥空,借舊乞鄰無不有。 高堂姑老繭女幼,日羞魚厘買梨藕。 恐無紈帛御姑寒,安得吳綿為君厚。 余聞愧赧雙臉赤,灑淚出門心欲朽。 病軀有僕不得將,藥食扶持賴親舊。 寒沙古壘泣英靈,落日疏林嘯猿狖。 前途尚遠節屢換,白露應候月在酉。 榮枯萬變類觀弈,憂憤百結如錯鈕。 筋力衰頹臥猶倦,鬚髮頒白照逾醜。 盡將得失付忘言,且醉梁園一樽酒。

【惜昔行贈楊仲亨】编辑

嗟我憶昔來臨濠,親友相送妻孥號。 牽衣上船江雨急,闢歷半夜翻洪濤。 濠州里長我所識,憐我一月風波勞。 呼兒掃榻妾置酒,買魚炊飯羞溪毛。 酒酣話舊各涕泣,鄰里怪問聲嘈嘈。 明朝府帖促蓋屋,旋颻瓦礫除蓬蒿。 大竹為楹小榱桷,覆以菅草並索寔。 君時亦自長干來,為我遠致書與袍。 密行細字讀未了,苦語渫渫如蠶繅。 收書再拜問所歷,燈影照夜吳音操。 異鄉寂寞遇知己,歡喜豈止饋百牢。 藤牽蘿繞互依附,濡沫相潤脂和膏。 薰風晝眠竹幾靜,落葉夜掩柴門高。 黃鬚為汲東井水,翠袖或送西家醪。 中書大官捧檄下,霜鶻脫旋鷹解絛。 君前挽鞘我後策,陟險攀峻隨猿猱。 飢腸午渴掬澗飲,甘滑不啻青葡萄。 到家倉卒席未暖,復此赴汴同輕舠。 崖高水澀石溜急,時復著力撐長篙。 予生有弟皆異域,漂泊幸與君逢遭。 君才自是伯者佐,比擬管樂卑蕭曹。 方期補劓拯焚溺,詎肯析利窮秋毫。 比來縣邑久蕪廢,亦有桑柘柤梨桃。 遺民可鳩業可復,應屈君輩揮牛刀。 他時解綬歸故里,相期結居吳江皋。

【君莫疑贈薛起宗】编辑

有弓莫朝射,有劍莫夜舞。 舞劍空驚半夜雞,射弓須射南山虎。 當年意氣雙白虹,三尺寶劍兩石弓。 平沙軟草馬蹄疾,仰面射落南飛鴻。 歸來面皺頭雪白,魚皮包劍弓挂壁。 逢君一笑杯酒空,憐我衰顏手無力。 手無力,眼有眵,作歌贈君君莫疑。 英雄老去眾所薄,何獨區區楊去非。 先生年五十,更名曰去非。

【苧隱為句曲山人翟好問作】编辑

種桑百箔蠶,種苧千匹布。 先生種苧不種桑,布作衣裘布為巘。 桃花雨晴水滿塘,烏紗白苧春風香。 野樵山葛不敢並,越羅川錦爭輝光。 兒童漾紗婦紡織,賣布得錢還買帛。 黃綿大襖一冬溫,白雪中單半襟窄。 今年苧好畝百斤,堆場積圃長輪囷。 床頭白酒夜來熟,殺雞煮鴨邀比鄰。 東家種桑青繞屋,官絹未輸空杼軸。 婦姑相對嘆無衣,先生飯飽方捫腹。

【舟抵南康望廬山】编辑

春山如春草,春來無不好。 況是香爐峰百疊,屏風圍五老。 嚶嚶歷歷谷鳥哀,朱朱粉粉山花開。 芙蓉削出紫霧上,瀑布倒瀉青天來。 船頭春山重回首,世上虛名一杯酒。 李白雄豪妙絕詩,同與徐凝傳不朽。 明日移舟過洞庭,蘭花斑竹繞沙汀。 摩挲老子雙愁眼,細看君山一點青。

【登繩金塔望廬山】编辑

過魯必謁岱,入洛須望嵩。 嗟餘夜半入彭蠡,月黑不見香爐峰。 明登望湖亭,雨氣何空蒙。 山僧指點笑五老,正在煙雲中。 今朝躡層梯,高標揭晴空。 匡廬遠出百里外,紫翠映帶春霞紅。 雖云仿佛見顏色,已覺浩蕩開心胸。 在山看青山,佳處未盡逢。 不如迥立萬仞表,一日覽盡千玲瓏。 何當生羽翰,兩腋乘天風。 不論雨雪與晴霽,回翔下上飽玩八面青芙蓉。

【癸丑元日】编辑

霏霏元日雪,脈脈人日雨。 春來無日不輕陰,薄霧寒雲滿南浦。 常年有雨復新晴,淑氣韶光淡繞城。 草色未逢金勒馬,柳條先映玉樓鶯。 今年風雨兼冰雪,忘卻春幡慶春節。 野杏緘愁待酒催,江梅索笑邀人折。 誰與觀雲卜大通,且須祈穀問年豐。 相期十二樓前月,剩看花燈萬點紅。

【憶左掖千葉桃花】编辑

穠李積皓雪,繁桃炫朝霞。 江邊日日見春色,盡是尋常兒女花。 東闌一樹能傾國,千瓣玲瓏誰剪刻? 半吐疑紅卻勝紅,全開似白元非白。 旁雖淺淡正復濃,雅麗稱月間宜風。 陰時晴午各異態,嗔喜笑鼙無不工。 嗟我匆匆簿書急,時復微吟對花立。 白苧猶沾夕露香,青鞋不怕蒼苔濕。 而今漂泊楚江濱,想像豐儀一愴神。 惆悵當時看花客,對花還說去年人。

【贈秦侍儀】编辑

文採玉娟娟,班行內外聯。 蕃王從學拜,邊使候通箋。 侍立彤庭上,追趨法駕前。 今朝退朝早,衣上有爐煙。

【宿高季迪京館】编辑

歲晚此相逢,鄉情似酒濃。 語長銷夜燭,夢短及晨鐘。 急雪風鳴葦,微雲月照松。 雞前趨闕去,寒樹曉蘢蔥。

【江村雜興(十三首)】编辑

春墅一鳩啼,橋危懶過溪。 徑苔都上壁,野菜不分畦。 倚杖妨花密,看山礙竹低。 欲知幽隱處,風雨白門西。

陋巷泥三尺,無人訪隱淪。 窗鳴風減睡,炊斷雨添貧。 野路花迎客,江橋柳送人。 暫須依薄俗,憩此竄餘身。

春色冶城東,花濃笑老翁。 燕遲雙壘破,蜂早一房通。 薄暝山腰雨,疏紋水面風。 便攜蓑笠去,垂釣綠蒲中。

判醉望愁醒,愁因醉轉增。 已歸仍似客,投老漸如僧。 詩興風樓笛,棋聲雪舫燈。 莫言渾不解,此事野夫能。

東瀼復西圻,村村可釣磯。 草於煙處密,花較雨前稀。 小管催鶯出,疏簾待燕歸。 傷心新柳色,猶妒舊羅衣。

偶因辭祿去,聊傍葦邊居。 瓢棄頻賒後,衣存屢典餘。 晚簾花掠燕,春水絮吹魚。 復恐沙崩石,楊栽插繞廬。

江橋春別後,沙舸獨歸時。 鵝鴨東西宅,菰蒲遠近陂。 藕深荷蓋密,竹瘦筍鞭遲。 野趣誰能識,唯應白鷺知。

斜檻俯江湍,輕簾矗小竿。 柳寒鶯羽濕,花暖蝶鬚乾。 酒或臨流酌,詩多寫石看。 不因迂僻地,那得此身安。

江影搖春樹,潮痕折晚沙。 綠蕪三尺雨,朱槿一籬花。 去國仍思國,還家復夢家。 自無干祿意,何必遠京華。

將雨山光黑,初晴樹色青。 賣薪沙店遠,占穀瓦龜靈。 石枕支頤冷,江瓢漱齒腥。 醉餘春睡熟,長得鳥呼醒。

江月盈盈白,墟煙細細陰。 茅茨孤碓急,機杼一燈深。 短笛多悲調,長歌少醉吟。 自憐知己盡,空負壁間琴。

清流曲幾回,吃飯此山隈。 歌斷憐鶯續,詩遲畏酒催。 晚晴初見月,春盡尚逢梅。 歸路緣江熟,支筇不用陪。

情深卻倦游,矮屋任低頭。 花落東風怨,鶯啼夜雨愁。 酒煩鄰媼買,詩許社僧求。 欲駕東家鶴,吹笙到十洲。

【句曲秋日郊居雜興(十首)】编辑

茅屋人歸後,荒村更異鄉。 樹寒烏繞月,江冷雁啼霜。 影賴燈相續,愁緣酒在忘。 明朝覽青鏡,白髮幾多長。

出門山氣夕,循徑入溪陰。 野水經寒淺,秋風到晚深。 草潛驚鶻兔,莎露啄魚禽。 自採黃花嗅,誰知獨步心。

漸老愛秋光,升沉意兩忘。 雁聲偏到枕,蟲響故依床。 薜荔千林雨,芙蓉一樹霜。 故園叢菊在,衰颯為誰香。

庭樹聚棲鴉,溪流沒淺沙。 瘦憐人似菊,濃愛葉如花。 秋色都連水,寒雲忽變霞。 自慚長在客,無地不思家。

窗掩輝輝竹,爐消細細香。 無風寒尚淺,有雨夜偏長。 飢鼠搖空橐,枯螢委破囊。 十年江海夢,此夕詎能忘。

地與華陽近,三峰獨往來。 草香千品藥,松老一身苔。 書怪猿偷讀,門經鹿撞開。 牆東有修竹,移向北庭栽。

編竹補疏籬,生芻束酒旗。 雞豚田祖廟,鷹犬獵神祠。 玉糝菰為粉,瓊酥豆作糜。 兒童採蘆葉,爭學短簫吹。

欲往竟無適,意行仍獨還。 猿聲黃葉寺,牛背夕陽山。 書棄將成業,身投未老閒。 相逢莫嘲誚,才與不才間。

偶隨黃蝶去,岸幘樹邊橋。 卯酒紅初散,朝霞白漸消。 沙平留雁跡,水落見魚苗。 卻愛箕山老,從容棄一瓢。

落葉擁柴扉,村深客過稀。 曉車分穀去,晚笛飯牛歸。 漁負雨蓑立,鳥銜霜果飛。 此中真小隱,予亦久忘機。

【柏師文】编辑

白髮已千莖,相逢喜氣生。 看山留十日,待月坐三更。 秋浦槎頭釣,春泥穀口耕。 莫言蹤跡蠙,朝市久知名。

【翟好問】编辑

愛爾山城隱,柴門對縣衙。 酒資千畝苧,生計一園瓜。 雨步荷巾濕,風吟席帽斜。 時時扶短杖,看竹到東家。

【送句容劉少府回揚州】编辑

家具一車輕,囊書與短檠。 吏多難別意,人有去官情。 帆影江沉寺,簫聲月到城。 竹西尋舊業,煙雨綠蕪生。

【沙河舟中】编辑

旅懷歸正急,春色到非遙。 草際風初泛,蘭心雪未消。 鷺明欺白髮,鷗快避輕橈。 得遂歸田計,殊恩感聖朝。

【瓜洲逢丘克莊】编辑

江水靚如空,江華冷未紅。 憐予猶客裏,羨汝已鄉中。 白苧青衫雨,烏紗短帽風。 不須搖艇子,垂釣五湖東。

【至鐘離發書寄婉素】编辑

漂泊嗟吾遠,支吾賴汝賢。 老親思饌肉,癡女憶衣綿。 刀尺砧聲裏,燈花笑影邊。 聊將千里夢,持送到金川。

【舟中聞促織】编辑

促織來何處,哀吟近短篷。 不堪為客裏,況復是舟中。 殘夢寒衾月,孤燈夜枕風。 此時腸欲斷,恨不耳雙聾。

【哭陳仲野都事沒任所】编辑

輿紼暗風沙,丹旌映晚霞。 吏人營殯殮,童僕著衰麻。 襲蔭無遺嗣,招魂有外家。 重來恐迷處,記取路三叉。

【立夏前一日有賦】编辑

漸老綠陰天,無家怯杜鵑。 東風有今夜,芳草又明年。 蠶熟新絲後,茶香煮酒前。 都將南浦恨,聊寄北窗眠。

【東湖晚眺】编辑

漚沒岸如無,涼多柳易枯。 巫歸神廟靜,兵語驛亭孤。 日落霞明渚,虹收雨暗湖。 此時篷底坐,天盡是東吳。

【沙河至採石(二首)】编辑

河曲帆頻轉,波高夢屢驚。 學人狐拜月,照骨鬼吹燈。 斷甓沉沙嘴,殘碑露石棱。 不知何縣邑,芳草沒荒塍。

舟中逾一月,驛路及三千。 老淚青衫上,新愁白髮前。 蛩聲秋岸雨,鴻影暮河煙。 不有西征客,誰同此夜眠。

【岳陽樓】编辑

春色醉巴陵,闌幹落洞庭。 水吞三楚白,山接九疑青。 空闊魚龍舞,娉婷帝子靈。 何人夜吹笛,風急雨冥冥。

【入永州】编辑

石氣陰才霧,嵐霏暖欲霞。 憩床腥畏虎,飲澗毒防蛇。 紅葉秋崖樹,青蘿晚洞花。 江山盤屈外,遙認兩三家。

【零陵】编辑

古瓦籠山葛,荒碑僕石楠。 江晴初漲雨,城午未銷嵐。 甕富鯖羞鹿,杯渾酒餉蚺。 邦人盡麻枲,終歲不知蠶。

【湘中雜言(四首)】编辑

鄂渚雲歸後,巴山雨過時。 鵑啼湘女廟,花落楚王祠。 家遠身如夢,愁多鬢易絲。 聊將身暫泊,沙嘴看鸕鶿。

飄裊一湖香,青青杜若長。 花迎衝浪楫,燕逐使風檣。 欲採蘭為佩,仍褰荔作裳。 何如山閣上,屏裏看瀟湘。

城近江臨郭,沙虛月在川。 柳宜春雪後,花怯晚風前。 野爨三家市,鄉音幾處船。 坐聽磯下水,嘈雜響湘弦。

指點鷗飛處,人間是岳州。 湘潭山亂出,江漢水兼流。 深竹新祠宇,飛花舊酒樓。 平生巴楚夢,明日洞庭游。

【八月九日祀社稷述事】编辑

祝史祝王冊,儒臣奉誓詞。 衣冠陳盛典,秬鬯降洪厘。 用報金穰瑞,仍祈雨露私。 勾龍嚴配位,神棄肅明祠。 幣玉趨宗伯,笙鏞奏瞽師。 精靈潛格爾,盻蚃儼來思。 赤壤新封國,玄牲舊制儀。 豈惟宜土穀,還得奠邦畿。 師出常依主,君行每告期。 禮終受多祜,民物正熙熙。

【奉天殿早朝(二首)】编辑

雙闕翬飛紫蓋高,日華雲影映松濤。 萬年青擁連枝橘,千葉紅開並蒂桃。 仗以玉龍銜寶玦,佩將金兕錯銀刀。 乍晴風日欣妍美,闔殿齊穿御賜袍。

錦襠繡帽列金撾,玉節龍旗拱翠華。 甘露欺霜凝紫液,卿雲如蓋結丹霞。 鶯聲近隔宮中柳,駿騎遙穿仗外花。 聖主直教恩澤遍,香羅先到小臣家。

【雪】编辑

欹欹整整復皚皚,可是春冰細剪裁。 到處江山皆玉立,誰家庭院不花開。 幾回旋繞還飛去,半餉悠揚卻下來。 獨有梅邊易消滅,也應和氣近蓬萊。

【上馬】编辑

晴來未覺是春朝,已有東風著柳條。 雪自堅牢盈尺在,冰才輕薄一邊消。 不愁霧暗看花眼,且倩人扶上馬腰。 卻憶探春湖上路,小紅船子木蘭橈。

【感春】编辑

茂苑東風散鼓鼙,草堂近在柳營西。 春衣禁酒聊存著,詩句懷人每謾題。 花有底忙衝蝶過,鳥能多慧學鶯啼。 閒身准擬看山色,又復朝參逐馬蹄。

【晚春(三首)】编辑

旌旗獵獵繞高城,曲水飄香出繡楹。 雨頡風頏枝外蝶,花遮柳映樹頭鶯。 乍籠紗幘羞容老,試著羅衣覺體輕。 猶憶醉歸湖上路,滿身飛絮馬縱橫。

宮樹參差帶苑牆,暖塵兼霧撲衣裳。 新蒲細柳皆春色,紫燕黃鶯欲斷腸。 沽酒客來花未落,祓除人去水猶香。 老懷無復登臨賞,坐對鐘山到夕陽。

辛夷如雪照庭柯,老去愁驚日易過。 芳草漸於歌館密,落花偏向舞筵多。 故人別後皆黃土,南浦春來又綠波。 便欲移家勾曲住,採芝種玉此山阿。

【寓江寧村居病起寫懷(十首)】编辑

落梅風急晚蕭蕭,病起愁驚雪盡消。 卮酒不添前日量,帶圍初減舊時腰。 高樓錦瑟花連屋,深巷珠簾柳映橋。 准擬青鞋踏春草,看他翡翠戲蘭苕。

病體支離倦裹巾,偶因行樂見陽春。 梅緣無恨尋常瘦,柳故多愁日夜顰。 夢裏笙歌隨蒐褭,畫中羅綺繡麒麟。 相期欲就吳姬飲,卻恐江花笑客貧。

性懶逢春睡轉昏,曉鶯多在夢中聞。 故人錦字憑誰寄,學士銀魚每自焚。 布穀雨晴宜種藥,葡蒲水暖欲生芹。 相思未信蓬山遠,只隔江東一片雲。

望盡吳山是楚峰,一緘芳信托歸鴻。 丁香暗結盈盈露,豆蔻微含細細風。 春水染衣鸚鵡綠,江花落酒杜鵑紅。 此身曾是登瀛客,未信扶桑弱水東。

不知殘雪是春光,起見輕雲覆野塘。 春草春江相妒綠,新鶯新柳鬥爭黃。 囊無太史新頒歷,衣有容台舊賜香。 但使清尊花底醉,任教白髮鏡中長。

東風拂柳軟婆娑,野鳥啼春聽未和。 世事不隨人意好,雨聲偏為客愁多。 回文篆小香如蟻,凹面杯深酒勝鵝。 一帶春江皆碧草,卻愁無地著漁蓑。

醉舞狂歌四十年,老來參得一乘禪。 東風未濕牆腰雪,細雨微添石眼泉。 無數白鷗閒似我,一江春水碧於天。 莫言笠澤非彭澤,定擬金川是輞川。

坐對青山覺眼明,山應憐我眼偏青。 一官不博三竿日,萬事無過兩鬢星。 花底蛛絲迷蛺蝶,草根蝦族變蜻蜓。 文章無預封侯相,莫向人誇識一丁。

十里吳堤踏暖塵,老懷忽憶故鄉春。 泥金孔雀裁歌扇,刻玉麒麟壓舞茵。 翠袖錦箏邀上客,畫船銀燭照歸人。 而今白髮東風裏,疑是前身與後身。

門外春泥一尺深,窗間雲氣十分陰。 寒氈溜雨衾如鐵,濕灶凝煙火似金。 酒解驅愁時強飲,詩多感舊懶長吟。 貧家不願千金粟,但得陽烏照晚林。

【新柳】编辑

濃如煙草淡如金,濯濯姿容裊裊陰。 漸軟已無憔悴色,未長先有別離心。 風來東面知春淺,月到梢頭覺夜深。 惆悵吳宮千萬樹,亂鴉疏雨正沉沉。

【春草】编辑

嫩綠柔香遠更濃,春來無處不茸茸。 六朝舊恨斜陽里,南浦新愁細雨中。 近水欲迷歌扇綠,隔花偏襯舞裙紅。 平川十里人歸晚,無數牛羊一笛風。

【江畔尋花偶成(二首)】编辑

細草平沙暖更融,謾隨蝴蝶步東風。 衰髯照水疑添白,老眼看花覺厭紅。 且自細聽鶯宛宛,莫教深惜燕匆匆。 江村到處皆春色,聊與行人弔客中。

偶隨流水到花邊,便覺心清似昔年。 春色自來皆夢裏,人生何必盡樽前。 平原席上三千客,金穀園中百萬錢。 俯仰繁華竟陳跡,野花啼鳥謾留連。

【用前韻書事】编辑

春來不到鳳凰坡,辜負江頭《白苧》歌。 輕薄衣裳宜換夾,軟紅泥土不沾靴。 鶯緣夢短嗔啼早,雨為花疏厭聽多。 只恐新晴便零落,南風吹老樹陰蘿。

【春日白門寫懷用高季迪韻(五首)】编辑

得歸雖喜未忘悲,夢裏愁驚在別離。 尚短柳如新折後,已殘梅似半開時。 江雷殷夜蟲蛇早,山雨崇朝蛺蝶遲。 制取烏紗籠白髮,免教春色笑人衰。

柴門斜對曲江頭,農具漁罾晚自收。 細雨短莎寒似臘,淡煙新柳暝如秋。 鷗能來往緣曾識,鶯或丁寧解說愁。 回首故交零落盡,更將詩酒與誰游。

綠髮無多白髮長,謫居還復是他鄉。 風紉晚佩猗蘭弱,雨滴春蔬早韭香。 碧柳五株千本菊,黃牛十角一群羊。 得閒隨地為農好,不獨長安與洛陽。

遠歸偏惜竄餘身,多難番為異姓親。 前度劉郎非故物,當時燕子總西鄰。 家貧母老難為客,酒薄愁深不醉人。 走向津頭看春色,綠波芳草卻傷神。

綠蕪迷渚水漫沙,斷岸無舟路轉賒。 細柳已黃千萬縷,小桃初白兩三花。 煙中晚棹兼漚遠,雨裏春旗趁屋斜。 野趣莫嫌渾寂寞,近來沙觜有人家。

【春暮有感(二首)】编辑

春色鮮明不稱貧,越羅川錦照烏巾。 斜陽芳草遲遲晚,流水桃花去去春。 萬里歸心漚送客,片時閒夢鳥催人。 五湖風雨煙波闊,便著青蓑採白績。

啼鳥匆匆變物華,雨池科蚪漸成蛙。 青鞋謾踏閒邊草,白髮羞簪醉裏花。 此日驊騮思苜蓿,當時鸚鵡喚琵琶。 遙憐簫鼓追游地,薺麥青青已沒鴉。

【漸老】编辑

漸老無營萬慮沈,鶯聲喚起向來心。 春風顛似唐張旭,天氣和如魯展禽。 結客每酬雙白璧,纏頭曾費萬黃金。 短筇消得江村路,步步薔薇綠樹陰。

【畣李仲弘寫懷次韻】编辑

休對清江嘆逝波,且拋簪佩著漁蓑。 愁邊卮酒歡娛少,老後文章感慨多。 燕子綠蕪三月雨,杏花春水一群鵝。 聊將白髮歸來意,總和東風懊恨歌。

【寄張學錄孟兼揭應奉孟同二文學】编辑

何用聰明萬卷書,自須卑陋一廛居。 草於閒處生偏密,花到春深看漸疏。 綠水滿渠澆藥後,青山無數卷簾初。 相過莫道柴門窄,細柳高槐可蔭車。

【雨中獨坐有懷滎陽道中用寄潛齋夜坐韻】编辑

山色秋光澹繞齋,雨聲蟲響互悲哀。 清尊憐我攻愁去,白髮欺人送老來。 江柳淨無餘葉在,渚蓮遲有一花開。 馬蹄卻憶成皋路,野燒西風滿面埃。

【早秋江墅晚步】编辑

秋前秋後十日雨,村北村南千頃麻。 晚渚芙蓉輕落片,午前粳稻細含花。 仙翁蠟屐高巾幘,溪女銀釵小髻髽。 老我不知官府事,水邊吟到日西斜。

【梅杏桃李】编辑

落莫香魂繞舊宮,詎知色相本來空。 笛聲黃鶴高樓上,詩句孤山小店中。 曉樹煙霜千萬點,晚籬松竹兩三叢。 相思只尺憑誰寄,目斷天南字字鴻。 (右梅花。)

當時庭館醉春風,客裏相逢意轉濃。 只恐胭脂吹漸白,最憐春水照能紅。 一枝爭買珠簾外,千樹遙看小店中。 惆悵先生歸去後,江南煙雨又蒙蒙。 (右杏花。)

深深翠竹映嬋娟,湘女梳妝立曉煙。 流水落花成悵望,舞裙歌袖是因緣。 也無人折休相妒,才有鶯啼更可憐。 卻憶東闌碧千葉,暖風香雨為誰妍。 (右桃花。)

憶與盧仝共看來,花光月色兩徘徊。 江村遠處長相識,風雨寒時已早開。 霽雪玲瓏愁易濕,春冰輕薄笑難裁。 江城二月城西路,誰惜柔香滿翠苔。 (右李花。)

【寄諸葛同知彥飛】编辑

白髮慵梳步屟遲,老於田野最相宜。 每當酒熟花開日,正值身閒客到時。 雪屋夜燈因婦織,月波秋舫為僧移。 而今此樂同誰說,只有鄉人馬遠知。

【哭高季迪舊知】编辑

鸚鵡才高竟殞身,思君別我愈傷神。 每憐四海無知己,頓覺中年少故人。 祀托友生香稻糈,魂歸丘隴杜鵑春。 文章穹壤成何用,哽咽東風淚滿巾。

【豫章早春】编辑

茸茸草色變枯荄,簌簌寒梅落徑苔。 山頂雪惟朝北在,水邊風已自東來。 不須銀管催鶯出,便好珠簾為燕開。 見說嶺南春更早,桃花流水勝天台。

【浦口逢春憶禁苑舊游】编辑

春冰消盡草生齊,細雨香融紫陌泥。 花裏小樓雙燕入,柳邊深巷一鶯啼。 坐臨南浦彈流水,步逐東風唱大堤。 還憶當年看花伴,錦衣驄馬玉門西。

【省垣對雨有懷方員外】编辑

煮得新醅灩灩紅,省垣誰與晚樽同。 人當暫別情偏惡,詩到無聊語更工。 江浦荷花雙鷺雨,驛亭楊柳一蟬風。 論文若到虞楊地,應對清江憶范公。

【立秋日懷方員外】编辑

幾日西清晝掩屏,綠塵幽蘚遍閒廳。 病中事少翻嫌健,醉裏愁多只願醒。 誤響閤鈴飛夜鵲,偶攤書卷落秋螢。 萍蹤已辦東南別,風雨長更各自聽。

【七月三十日祖母初度時年八十九】编辑

白髮青瞳壽者身,每逢佳節話咸淳。 百年未盡四千日,來歲還周九十春。 遷客無家空望拜,孤臣有表竟誰陳。 今朝風雨茅茨底,應對兒孫說遠人。

【謁小姑廟】编辑

月帔星冠敞翠屏,白腮紅頰兩眉青。 魚鱗小殿波紋滑,龍尾長旗雨氣腥。 巫女沉牛歌宛轉,彭郎回馬拜娉婷。 蘭舟願祝東風便,一夜夷猶過洞庭。

【晚泊湓浦逢冷節】编辑

小雨籠陰護晚霞,柳邊停棹聽啼鴉。 湖光已綠皆春草,風信猶寒是杏花。 到處青鞋隨蛺蝶,誰家紅袖泣琵琶。 匆匆客裏逢佳節,那得行人鬢不華。

【舟中聞鄰船吳歌有懷幼文來儀】编辑

輕帆短楫溯煙波,疊渚回舟奈遠何。 一路詩從愁裏得,二分春向客中過。 江通漢水晴偏綠,山入湘雲晚更多。 何處思君腸欲斷,楚妃祠下聽吳歌。

【途次感秋】编辑

裊裊西風吹逝波,冥冥灝氣逼星河。 宣王石鼓青苔澀,武帝金盤白露多。 八陣雲開屯虎豹,三江潮落見黿鼉。 沅湘一帶皆秋草,欲採芙蓉奈晚何。

【祁陽道中見海棠】编辑

桂陽江口望祁陽,疊疊煙雲入渺茫。 高樹綠陰千嶂濕,野棠疏雨一籬香。 縱無春在猶回首,況有鵑啼合斷腸。 惆悵東湖堤上柳,暖風輕絮正悠揚。

【客中寒食有感】编辑

減衣時節尚寒天,暫倚東風泊畫船。 十里樓台仍細雨,五侯池館又新煙。 且簪楊柳酬佳節,莫對桃花憶去年。 總是無情也腸斷,鷓鴣聲裏又啼鵑。

【桂林即興】编辑

曾見重華巡狩來,漓江廟宇野棠開。 山無檜柏皆岩穴,地有芝苓盡藥材。 花布短衣齊膝制,竹皮長帽覆眉裁。 也應風土交州近,丹荔紅椒不用栽。

【舟次邵白有懷徐幼文】编辑

文章小技恥雕蟲,也逐群才赴洛中。 多病不宜秋色裏,相思只在暮江東。 雞豚籬落茅茨雨,鳧鴨陂塘菡萏風。 欲買一樽澆寂寞,傷心不與故人同。

【清明懷故園】编辑

縷縷輕煙細細風,秋千池館萬家同。 高低草色相參綠,深淺桃花各自紅。 人意盡隨流水去,風光都在笑聲中。 多情白髮並州客,坐對西南雪滿峰。

【春日山西寄王允原知司(五首。並序)】编辑

並州春半,無花可賞,追憶舊游,情動於中,因賦長句五首,公退之暇,詠而味之,庶幾春色之在目也。允原知司善詠詩者,就錄以贈。

十里煙光濕翠苕,二分春色到花朝。 無人快擊華奴鼓,有伴同吹弄玉簫。 遍地錦圍歌處席,滿身珠壓舞時腰。 莫嗔老子疏狂甚,曾醉揚州廿四橋。

藥苗初茁水生葒,老麝收香鹿養茸。 二月春光才霽雪,一番花信又顛風。 參差鸚鵡全身白,淺淡棠梨半面紅。 正是江南寒食近,滿簾飛絮雨蒙蒙。

畫船搖槳蕩晴波,步障圍風踏軟莎。 簫鼓隊衝黃鳥散,綺羅人比白鷗多。 不知酒與愁成敵,長恨花為病作魔。 回首六橋青草遍,水光山色近如何。

花時無處不黃鸝,偏到垂楊著意啼。 人立晚風攜便面,馬臨春水惜障泥。 踏歌趁拍催腔急,旋舞回身應節齊。 遙想故山行樂地,紫苔侵遍十年題。

一莖白髮已堪嗟,況是東風兩鬢華。 醉裏誤將裙作紙,老來羞以帽簪花。 疏狂不識眉雙結,敏捷曾經手八叉。 閒喜日長公館靜,自分新火試新茶。

【無題和唐李義山商隱】编辑

嘗讀李義山《無題》詩,愛其音調清婉,雖極其穠麗,然皆托於臣不忘君之意,而深惜乎才之不遇也。客窗風雨,讀而悲之,為和五章。

一瓣芙蕖是彩舟,棹歌離思兩夷猶。 風鬟霧鬢遙相憶,月戶雲窗許暫留。 波冷綠塵羅襪曉,恨添紅葉翠顰秋。 雙鸞鏡裏瑤台雪,任是無情也上頭。

才向瑤台覓舊蹤,曙鴉啼斷景陽鐘。 薄施朱粉妝偏媚,倒插花枝態更濃。 立近晚風迷蛺蝶,坐臨秋水亂芙蓉。 多情莫恨蓬山遠,只隔珠簾抵萬重。

細骨輕軀不耐風,春來簾幕怕朝東。 人間玉宇三山隔,天上銀河一水通。 眉暈淺顰橫曉綠,臉銷殘纈膩春紅。 冰弦莫奏清商曲,滿地霜華泣翠蓬。

夜合花邊待月來,宮中郤轆響春雷。 笙調恨譜參差度,錦織愁紋宛轉回。 樓上綠珠知報主,座中紅拂解憐才。 傷心兩炬緋羅燭,吹作銀荷葉下灰。

為雨為雲事兩難,蕙心蘭質易摧殘。 箏移錦柱秋先斷,漏滴銅壺夜不干。 羅幕有香鶯夢暖,綺窗無月雁聲寒。 芙蓉一樹金塘外,只有芳卿獨自看。

【長沙雜詠(三首)】编辑

花深眾禽寂,格格啼山鷓。 橈響一燈來,人歸碧湘夜。

筠嶼煙長碧,蘭坡水自香。 只宜行畫裏,忘卻在瀟湘。

湘人愛樓居,斜枕湘江起。 樓下倚闌人,簪花照春水。

【遇史克敬詢故園】编辑

克敬自長洲來,因詢吳中風景,大異往昔,賦此以寓鄉里之思云。

三年身不到姑蘇,見說城邊柳半枯。 縱有蕭蕭幾株在,也應啼殺樹頭烏。

【贈京妓宜時秀】编辑

欲唱清歌卻掩襟,晚風亭子落花深。 坐中年少休輕聽,此曲先皇有賜金。

【憶挹翠亭聽歌示徐幼文復唐卿】编辑

清歌一曲動梁塵,只憶當時淚滿巾。 何況春歸花落盡,眼前漂泊兩三人。

【夢故人高季迪(二首)】编辑

辛亥八月十八,夜夢與季迪論詩。已而各出詩稿,互相商確。季迪在吳時,每得一詩,必走以見示,得意處輒自詫不已。夢中抵掌故態如常時,因賦二絕,季迪且索其舊作云。

詩社當年共頡頏,我才慚不似君長。 可應句好無人識,夢裏相尋與較量。

驚人新句嘆無前,故態疏狂似少年。 便寫錦囊三百首,為君披詠步涼天。

【舟泊南湖有懷(二首)】编辑

二月十二日,舟泊彭蠡南湖嘴,風雨甚寒。憶吳中是日郡人皆試夾紗衣,單羅扇,往范家園看杏花。入春來此,為行樂之首。

紗衣羅扇一時裁,兩兩三三作伴來。 正是吳中好風景,范家園裡杏花開。

單羅小扇夾紗衣,冠子梳頭插翠薇。 知是范家園裏醉,無人不戴杏花歸。

【到江西省看花次韻(四首)】编辑

青絲茵褥是柔莎,白苧衣裳勝綺羅。 千樹桃花紅一色,春光誰道不須多。

小小旗亭曲曲闌,禁煙時節未鶯殘。 便須連夜燒銀燭,莫待他年霧裏看。

東湖東畔柳枝長,滿苑飛花亂夕陽。 何處祓除兒女散,過來流水鬱金香。

生色屏風一面開,輕羅團扇合歡裁。 深深院落青青柳,縱是無花也看來。

【鯉魚山阻風天甚寒雨皆成霰】编辑

江南天氣太無憑,草色煙光暖欲蒸。 向晚鯉魚風乍急,盡吹小雨作春冰。

【望武昌(二首)】编辑

吹面風來杜若香,離離煙柳拂鷗長。 人家鸚鵡洲邊住,一向開門對漢陽。

春風吹雨濕衣裾,綠水紅妝畫不如。 卻是漢陽川上女,過江來買武昌魚。

【岳陽阻風】编辑

三湘風雨五湖春,萬里相思一病身。 能向此中魂不斷,更無愁處可愁人。

【祁陽道中(二首)】编辑

疏煙小雨濕流光,愁得楊花不暇狂。 半晌春晴便飄蕩,綴人簾幕上人床。

愁紅怨白滿江濱,一樹盈盈恰破春。 正是情多開自晚,雨中知有斷腸人。

【潭州雜懷】编辑

桃花深紅杏花白,紅白花開弄春色。 東風一片落衣裾,腸斷江南未歸客。

【登宋宮故基】编辑

上皇宮殿碧參差,嗟我來登見廢基。 盡道河邊金線柳,腰肢猶似李師師。

集外詩(十首)编辑

【舟中聞春禽寄江陰包鶴洲】编辑

山中無音樂,絲竹在禽鳥。 嚶嚶呼春晴,嚦嚦報春曉。 嬌吟與柔哢,圓滑鬥新巧。 知君在山中,樂此長不少。 疏籬密竹外,深澗綠樹表。 青鞋踏花影,信步聽未了。 歸去聞箏聲,應怪銀甲小。 我來行一月,風雨春江渺。 今朝豁晴霽,孤琴破幽悄。 鏗如女媧笙,忽作餘音裊。 平生黃鐘耳,直欲辨分杪。 萬事付松風,翛然坐秋草。

【觀宜春侯旋師】编辑

瘴地收蠻後,煙江棹槳過。 旌旗皆繡虎,鼓角半吹螺。 聖化方無外,民心詎有訛。 馬循歸路熟,人比去時多。 喜氣浮三峽,軍聲動九河。 遙知雙闕下,齊進太平歌。

【詠冰】编辑

連日毒熱,思冰不可得,因賦五言一首,素箑庶幾詠冰解暑,不啻望梅止渴,仍邀來儀、季迪、幼文三公子同詠。

凌室啟深藏,殊恩賜上方。 壺清迷練色,甌薄耀寒光。 當座人俱素,登筵體共涼。 瑩含銀□潔,甘薦蜜脾香。 淺碧迎歌扇,微紅映舞裳。 明愁難作鑒,堅恐易成漿。 瑞擬金窗雪,勛高玉井霜。 屏慚雲母熱,簾吒水晶長。 醉客狂思踏,詞臣渴願嘗。 陳王方避暑,突兀殿中央。

【燈夕觀妓戲作艷語】编辑

舞緩態偏濃,歌停拍未終。 釵留人勝雪,釧響擘羅風。 不畫眉長綠,非酣臉自紅。 意將回眼送,嬌逐點頭通。 此夕瑤台下,當時洛浦中。 莫言常見慣,腸斷杜司空。

【上巳】编辑

暖日風雩好,晴江祓禊過。 徑穿花底窄,春向水邊多。 穠艷羞桃李,輕軀稱綺羅。 髻搖金婀娜,鞍覆錦盤陀。 曲浪留紋羽,峨峰進紫駝。 游人傾巷陌,啼鳥避笙歌。 坐障陰圍柳,行茵軟藉莎。 漱酣香泛渚,滌器膩浮波。 富貴唐天寶,風流晉永和。 暮歸車馬鬧,珠翠落平坡。

【小孤山圖(徐賁畫,代莘野賦。)】编辑

江流西來如箭急,小姑橫截江心立。 桃花水漲勢相爭,峽口瞿塘猶不及。 山神堂堂心膽粗,當時人間偉丈夫。 江頭廟裏青綾帳,翠靨金釵塑小姑。

【西園梨花春晚開一枝】编辑

明日是清明,孤花雪鬥輕。 不須開滿樹,春少更多情。

【春盡又開一枝】编辑

深院閉青苔,黃昏獨自來。 花應憐我意,特放一枝開。

【春夢(二首)】编辑

春夢復春夢,春夢有誰醒。 昨日梨花白,今朝杏子青。

春夢復春夢,夢好不知春。 只有雙蝴蝶,憐他夢裏人。

 甲集第六 ↑返回頂部 甲集第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