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十

鳥部编辑

鳳第一编辑

敘事编辑

  《孔演圖》曰:鳳,火精。《毛詩 草蟲經》曰:雄曰鳳,雌曰皇,其雛為鸑鷟。或曰:鳳皇一名鸑鷟,一名鶠。《毛詩疏》曰:鳳非梧桐不棲,非竹實不食。《論語摘衰聖》曰:鳳有六像,九苞,六像者。一曰頭像天,二曰目像日,三曰背像月,四曰翼像風,五曰足像地,六曰尾像緯。九苞者,一曰口包命,二曰心合度,三曰耳聽達,四曰舌詘伸,五曰彩色光,六曰冠矩州,七曰距銳鉤,八曰音激揚,九曰腹文戶。行鳴曰歸嬉,止鳴曰提扶,夜鳴曰善哉,晨鳴曰賀世,飛鳴曰郎都。知我唯黃,持竹實來,故子欲居九夷,從鳳嬉。宋均曰:緯,五緯也;度,尺也;州當作采,朱色也;戶,所由出入也,應天下和平者也;黃,黃中通理也。鳳遇亂則潛居九夷。許慎《說文》曰:鳳,神鳥也。天老曰:鳳像,麟前鹿後,蛇頸而魚尾,龍文龜背,燕頷雞喙,五色備舉。出東方君子之國,翱翔四國之外。過昆侖,飲砥柱,濯羽弱水,暮宿丹宮。見則天下大安寧。字從鳥凡聲也。鳳飛則群鳥從以萬數也。皇甫謐《帝王世紀》曰:黃帝服齋于中宮,坐于玄扈洛上。乃有大鳥,雞頭燕喙,龜頸龍形,麟翼魚尾,其狀如鶴。體備五色,三文成字。首文曰順德,背文曰信義,膺文曰仁智。不食生蟲,不履生草。或止帝之東圓,或巢阿閣。其飲食也,必自歌舞,音如簫笙。《漢書》:元始三年,有鳳皇集東海,遣使祠其處。宣帝時,鳳皇、神雀、甘露,降集京師。赦天下,鳳皇集上林。乃作「鳳皇殿」,以答嘉瑞。《任子》曰:鳳為羽族之美,麟為毛類之俊;龜龍為介蟲之長,楩柟為眾材之最。是物之貴也。

事對编辑

  【銜圖 授璽】《春秋合誠圖》曰:黃帝坐玄扈洛水上,與大司馬容光等臨觀。鳳皇銜圖置帝前,帝再拜受圖。宋均注:玄扈,石室名。又曰:堯坐舟中,與太尉舜臨觀,鳳皇負圖授堯。圖以赤玉為柙,長三尺,廣八寸,黃玉撿,白玉繩。封兩端,其章曰「天赤帝符璽」五字。

  【丹穴 紫庭】《山海經》曰:丹穴之山,有鳥名曰鳳皇。是鳥自歌自舞,見則天下大安寧。蔡邕《琴操》曰:周成王時,天下化,鳳皇來舞於庭。成王乃援琴而歌曰:「鳳皇翔兮於紫庭,余何德兮以感靈?」

  【六德 五象】桓玄《鳳皇賦》曰:惟羽族之殊誕,獨鸞皇而稱傑;邈區宇以超棲,撫朝陽於丹穴。備六德以成文,暉藻翰之鬱烈。《韓詩外傳》曰:夫唯鳳為能究萬物,通天地,故得鳳像之二,則鳳過之;得鳳像之三,則鳳集之;得鳳像之四,則春秋下就之;得鳳像之五,則鳳沒身居之。黃帝曰:于戲允哉,朕何敢與之焉?

  【十子 五雛】焦贛《易林》曰:鳳有十子,同巢共母,歡以相保。又曰:鳳生五雛,長於南郭;君子康寧,身榮悅樂。

  【巢閣 棲桐】《尚書 中候》曰:堯即政七十年,鳳皇止庭。伯禹拜曰:黃帝軒轅時鳳皇巢阿閣。《詩義疏》曰:鳳皇名鸑鷟,非梧桐不棲,非竹實不食。諸說鸑鷟鳳類,與此不同。

  【風翼 雲儀】《論語摘衰聖》曰:鳳有六像,四曰翼像風。晉陶潛《讀山海經詩》曰:靈鳳撫雲儀,神鸞垂玉音;雖非世上寶,爰得王母心。

  【金咮 朱冠】陸翽《鄴中記》曰:石季龍皇后在觀上,有詔書五色紙,著鳳口中。鳳既銜詔,侍人放數百丈緋繩,轆轤徊轉,鳳皇飛下。鳳以木作之,五色漆畫,咮腳皆用金。晉顧愷之《鳳賦》曰:朱冠赫以雙翹。

  【陽精 靈質】《鶡冠子》曰:鳳皇鶉火之禽,陽之精也。德能致之,其精畢至。顧愷之《鳳賦》曰:靈質鶡其高舉。

  【止帝梧 集王谷】《韓詩外傳》曰:黃帝乃服黃衣,帶黃紳,戴黃冕,齋于中宮,鳳乃蔽日而至。黃帝降於東階,西向再拜稽首。皇天降祉,不敢不承命。鳳乃止帝東園,集帝梧桐,食帝竹實,沒身不去。焦贛《易林》曰:神鳥五色,鳳皇為王,集于王穀,使君得所。

  【五彩羽 千金毛】《東觀漢記》曰:建武十七年,鳳皇至。高八九尺,毛羽五彩。集潁川,群鳥並從,蓋地數頃。留十七日乃去。王子年《拾遣記》曰:周昭王以青鳳之毛為二裘,一曰燠質,一曰暄肌,常以禦寒。至厲王末,猶寶此物。及厲王流於彘,人得而珍之。罪有陷大辟者,以青鳳毛贖罪免死,片毛則准千金。

编辑

  【唐太宗文皇帝《鳳賦》】有一威鳳,憩翮朝陽;晨遊紫霧,夕飲玄霜。資長風以舉翰,戾天衢而遠翔;西翥則煙氛閟色,東飛則日月騰光。化垂鵬於北裔,訓群鳥于南荒;彌亂世而方降,膺明時而自彰。幸賴君子,以依以持;引此風雲,濯斯塵滓。披蒙翳于葉下,發光華於枝裡;仙翰屈而還舒,靈音摧而復起。ツ八極以騰翥,臨九天而高峙;庶廣德於眾禽,非崇利於一己。是以徘徊感德,顧慕懷賢;憑明哲而禍散,托英才而福延。答惠之情彌結,報功之志方宣;非知難而行易,思今後以終前。俾賢德之流慶,畢萬葉而芳傳。

  【晉傅咸《鳳皇賦》】仰天文以彌觀兮,覽神象乎太清;伊儀鳳之誕育兮,稟朱行之淳精。故能體該眾妙,德備五靈。穢維塵之紛濁兮,患俗網之易嬰;心眇眇其悠遠兮,意飄飄以遐征;翔寥廓以輕舉兮,淩清霄而絕形。若乃龍飛九五,時惟大明,闡隆正道,既和且平。感聖化而來儀兮,贊簫韶于九成;隨時宜以行藏兮,諒出處之有經;豈以美而賈害兮,固以德而見榮,曠千載而莫睹兮,忽翻爾而來庭。應龍至兮,庶有感於斯誠;而君子之是忽兮,賦微物以申情。雖綺靡之可玩兮,悲志大之所營;敢砥鈍於末蹤兮,則瓦礫於瑤瓊。

编辑

  【後漢劉楨《鳳皇詩》】鳳皇集南嶽,俳徊孤竹根;於心存不厭,奮翅騰紫氛。豈不常辛苦,羞與雀同群;何時當來儀,要須聖明君。

  【陳張正見《賦得威鳳棲梧桐詩》】丹山下威鳳,來集帝梧中;欲舞春花落,將飛秋葉空。影照龍門水,聲入洞庭風;別有將離曲,翻更合絲桐。

鶴第二编辑

敘事编辑

  《詩義疏》曰:鶴大如鵝,長三尺,腳青黑,高三尺餘。赤頰赤目,喙長四寸。多純白,亦有蒼色。蒼色者,今人謂之赤頰。常夜半鳴,其鳴高朗,聞八九里,唯老者乃聲下。今吳人園中及士大夫家皆養之,雞鳴時亦鳴。《繁露》曰:鶴知夜半。鶴,水鳥也,夜半水位,感其生氣,則益喜而鳴。鶴所以壽者,無死氣於中也。《相鶴經》曰:鶴者,陽鳥也,而游于陰,因金氣依火精以自養。金數九,火數七,故七年小變,十六年大變,百六十年變止,千六百年形定。體尚潔,故其色白;聲聞天,故頭赤;食于水,故其喙長;軒於前,故後指短,棲于陸,故足高而尾凋;翔于雲,故毛豐而肉疏。大喉以吐故,修頸以納新,故生大壽不可量。所以體無青黃二色者,木土之氣內養,故不表於外。是以行必依洲嶼,止不集林木,蓋羽族之宗長,仙人之騏驥也。鶴之上相,瘦頭朱頂,露眼玄睛,高鼻短喙,<骨圭>頰<骨乇>耳,長頸促身,燕膺、鳳翼、雀毛、龜背、鱉腹,軒前垂後,高脛粗節,洪髀纖指。此相之備者也。鳴則聞於天,飛則一舉千里。鶴二年落子毛,易黑點;三年產伏。復七年羽翮具,復七年飛薄雲漢,復七年舞應節,復七年晝夜十二時鳴中律。復百六十年不食生物,復大毛落,茸毛生,雪白或純黑,泥水不汙。復百六十年雄雌相視,目睛不轉而孕。千六百年飲而不食。鸞鳳同為群。聖人在位,則與鳳凰翔於甸。

事對编辑

  【陽鳥 仙禽】淮南八公《相鶴經》曰:鶴者,陽鳥也,而游于陰。鮑昭《舞鶴賦》曰:偉胎化之仙禽。

  【金衣 玉羽】《西京雜記》曰:始元元年,黃鶴下太液池,上為歌曰:「黃鶴飛兮不建章,羽肅肅兮行蹌蹌;金為衣兮菊為裳,自顧薄德,愧爾嘉祥。」鮑昭《舞鶴賦》曰:振玉羽而臨霞。

  【翔紫蓋 養青田】盛弘之《荊州記》曰:衡山有三峰極秀,一名紫蓋。澄天明景,輒有一雙白鶴,回翔其上,清響亮澈。《永嘉郡記》曰:有洙沐溪,去青田九里,此中有一雙白鶴,年年生子,長大便去,只惟余父母一雙在耳。精白可愛,多雲神仙所養。

  【入帳 乘軒】李遵《太元真人茅君傳》曰:好道者入廟,或見一白鶴入帳中。白鶴者,皆是九轉還丹使。《左傳》曰:衛懿公好鶴,鶴有乘軒者。

  【飲瑤池 翔金穴】鮑昭《舞鶴賦》曰:朝戲于芝田,夕飲乎瑤池。李遵《太元真人茅君內傳》曰:茅盈留句曲山,告二弟曰:「吾去有局任,不復得數相往來。」父老歌曰:「茅山連金穴,江湖據下流;三神乘白鶴,各居一山頭。佳雨灌得稻,陸田亦復周;妻子保堂室,使我百無憂。白鶴翔金穴,何時復來遊?」

  【素羽 玄睛】王韶之《神境記》曰:滎陽郡南百餘里,有蘭岩。常有雙鶴,素羽皦然,日夕偶影翔集。傳云昔夫婦俱隱此,年數百歲,化成此鶴。淮南八公《相鶴經》曰:鶴之上相,露眼玄睛。

  【丹頰 朱頂】《詩義疏》曰:鶴形如大鵝,丹頰赤目。《相鶴經》曰:鶴之上相,瘦頭朱頂,長頸促身。

  【龜背 鳳翼】淮南八公《相鶴經》曰:鶴之上相,雀毛龜背。又曰:燕膺鳳翼。

  【飲溶溪之水 唼太湖之萍】王子年《拾遺記》曰:周昭王時,塗修國獻青鳳、丹鶴,各一雄一雌。以潭皋之粟飼之,以溶溪之水飲之。何晏詩曰:雙鶴比翼遊,群飛戲太清;常畏失網羅,憂患一朝並。豈若集太湖,順流唼浮萍。

编辑

  【魏曹植《白鶴賦》】嗟皓麗之素鳥兮,含奇氣之淑祥;薄幽林以屏處兮,蔭重景之餘光。狹單巢於弱條兮,懼沖風之難當;無沙棠之逸志兮,欣六翮之不傷。承邂逅之僥倖兮,得接翼於鸞皇;同毛衣之氣類兮,信休息之同行。痛良會之中絕兮,遘嚴災而逢殃;共太息而祇懼兮,抑吞聲而不揚。

  【宋鮑昭《舞鶴賦》】散幽經以驗物,偉胎化之仙禽;鐘浮曠之藻質,抱清迥之明心。指蓬壺而翻翰,望昆閬而揚音;匝日域以回鶩,窮天漢而高尋。踐神區其既遠,積靈祀而方多;晴含丹而星曜,頂凝紫而煙華。引員吭之纖婉,頓修趾之洪姱誇,疊霜毛而弄影,振玉羽而臨霞,朝戲于芝田,夕飲乎瑤池;厭江海而遊澤,掩雲羅而見羈。去帝鄉之岑寂,歸人寰之喧卑,歲崢嶸而愁暮,心惆悵而哀離云云。

编辑

  【梁簡文帝《賦得舞鶴詩》】來自芝田遠,飛渡武溪深;振迅依吳市,差池逐晉琴。奇聲傳<辶向>澗,動翅拂花林;欲知情物外,伊洛有清潯。

  【梁吳均《詠鶴詩》】本自乘軒者,為君階下禽;摧藏多好貌,清唳有奇音。

  【陳陰鏗《詠鶴詩》】依池屢獨舞,對影或孤鳴;乍動軒墀步,時轉入琴聲。

  【陳孔德紹《賦得華亭鶴詩》】華亭失侶鶴,乘軒寵遂終;三山淩苦霧,千里激悲風。心危白露下,聲斷采弦中;何言斯物變,翻覆似遼東。

雞第三编辑

敘事编辑

  《春秋說題辭》曰:雞為積陽,南方之象;火陽精,物炎上,故陽出雞鳴,以類感也。雞之為言佳也,佳而起為人期,莫寶也。善為人制晏早之期。《春秋運鬥樞》曰:玉衡星散為雞。遠雅頌,著倡優,則雄雞五足,《爾雅》曰:雞大者蜀,蜀子雓。未成雞曰僆。絕有力,奮。雞三尺為鶤,棲於杙為桀,鑿垣為塒。郭璞注曰:蜀,今蜀雞也;雓,雞子名也,今江東呼雞少者為僆。鶤,古之名雞也。《易林》曰:巽為雞,雞鳴節時,家樂無憂。《尚書》曰:牝雞之晨,惟家之索。《韓詩外傳》曰:田饒謂魯哀公曰:「夫雞,頭戴冠者,文也;足搏距者,武也;敵在前敢鬥者,勇也;見食相告者,仁也;守夜不失時者,信也。雖有五德,猶日瀹而食之者。何也?以其所以來近也。」《周官》曰:工商執雞。取其守時而動。《禮記》曰:祭宗廟之禮,雞曰翰音。《風俗通》曰:呼雞曰朱朱。俗云:相傳雞本朱氏翁化為之。今呼雞皆朱朱也。崔豹《古今注》曰:雞一名燭夜,《廣志》曰:雞有胡髯、五指、金骹、反翅之種。大者蜀,小者荊。白雞金骹者美。長尾雞,尾細而長,長五尺餘,出東夷韓國。九真郡出長鳴雞。《龍魚河圖》曰:玄雞白頭,食之病人,雞有六指亦殺人。雞有四距亦殺人,雞有五色亦殺人。《白澤圖》曰:雞有四距重翼者,龍也。殺之震死。《論墓書》曰:養白雞,令識其主聲形。以五月五日,九月九日,任意用五色彩長五寸,系雞頸,將雞於名山。放雞著山,仰頭咒曰:「必存鳴晨,雞心開悟。」《本草》曰:烏雞,主補中。

事對编辑

  【玉璫 金距】習嘏《長鳴雞賦》曰:朱冠玉璫,彤素並施。《左傳》曰:季後阝之雞鬥,季氏芥其雞,後阝氏為之金距。平子怒,益宮於後阝氏,且讓之,故後阝昭伯亦怨平子。

  【芥羽 花冠】《左傳》曰:季後阝之雞鬥,季氏芥其雞。杜預注云:搗芥子播其羽也。或曰:以膠沙播之為芥雞。沈懷遠《南越志》曰:雞冠四開如蓮花,鳴聲清澈也。

  【翠冠 玄羽】沈懷遠《長鳴雞贊》曰:翠冠繽莒,碧距麗陳;就昏別夕,望旭驚晨。傅休奕《鬥雞賦》曰:玄羽黝而含曜。

  【金骹 鐵距】郭義恭《廣志》曰:雞有金骹反翅之種。吳時《外國傳》曰:扶南山範尋,以鐵為鬥雞假距,與諸將博錢。

  【能言 善鬥】王子年《拾遺記》曰:含塗國去王都七萬里,人善服鳥獸,雞犬皆使能言。《西京雜記》曰:成帝時,交趾越雋獻長鳴雞,即刻漏驗之,晷刻克差。長鳴一食時不絕。長距善鬥也。

  【翠彩 朱光】傅休奕《鬥雞賦》曰:翠彩蔚而流青。曹植《鬥雞詩》曰:悍目發朱光。

  【雙頭 四翼】王子年《拾遺記》曰:太初二年,月氏貢雙頭雞,四足一尾,鳴則俱鳴。《魏書》曰:崔光,字長仁,河東清河人也。正始元年夏,有典事史元顯,獻四足四翼雞。詔散騎侍郎趙邕以問光,光表曰:「翅足眾多,亦群下相扇動之象。雛而未大,腳弱差小,亦其勢尚微,易制禦也。」武帝覽之悅。後數日而顯皓等並以罪伏法,於是禮光逾重。

  【飛海外 鳴雲中】郭子橫《洞冥記》曰:有遠飛雞,夕則還依人,曉則絕飛四海外,朝往夕還。沈懷遠《南越志》曰:威平有巨穴焉,至於重陰四晦,則雞鳴雲中。

编辑

  【傅玄《鬥雞賦》】玄羽黝而含曜兮,素毛穎而揚精,紅縹側于微黃兮,翠彩蔚而流青。五色錯而成文兮,質光麗而豐盈。前看如倒,傍視如傾;目象規作,嘴似削成。高膺峭跱,雙翅齊平;躍身竦體,怒勢橫生。爪似煉鋼,目如奔星;揚翅因風,撫翮長鳴。猛志橫逸,勢淩天廷。或躑躅踟躕,或蹀躡容與;或爬地俯仰,或撫翼未舉。或狼顧鴟視,或鸞翔鳳舞;或佯背而引敵,或畢命于強禦。於是紛紜翕赫,雷合電擊;爭奮身而相戟兮,競隼鷙而雕睨。得勢者淩九天,失據者淪九地。徒觀其戰也,則距不虛掛,翮不徒拊,意如饑鷹,勢如逸虎。

  【習嘏《長鳴雞賦》】嘉鳴雞之令美,智窮神而入冥;審璿璣之回遽,定昏明之至精。應青陽於將曙,忽鶴立而鳳停;乃拊翼以贊時,遂延頸而長鳴。若乃本其形象,詳其羽儀;朱冠玉璫,彤素並施;紛葩赫弈,五色流離;殊姿豔溢,采曜華披;雍容鬱茂,飄搖風靡。扇六翮以增暉,舒毳毛而下垂;違雙距之岌峨,曳長尾之逶迤。

编辑

  【魏曹植《鬥雞詩》】群雄正翕赫,雙翹自飛揚;揮羽激清風,悍目發朱光。顧蒙狸膏助,常得擅此場。

  【後周王褒《看鬥雞詩》】蹀躞始橫行,意氣欲相傾;妒敵金芒起,猜群芥粉生。入場疑挑戰,逐退似追兵,誰知函谷下,人去獨開城。

  【梁簡文帝《鬥雞詩》】歡樂良無已,東郊春可遊;百花非一色,新田多異流。龍尾橫津漢,車箱赴戍樓;玉冠初警敵,芥羽忽猜儔。十日驕既滿,九勝勢恒遒;脫使田饒見,堪能說魯侯。

  【陳褚玠《鬥雞東郊道詩》】春郊鬥雞侶,捧敵兩逢迎;詭群排袖出,帶勇向場驚。錦毛侵距散,芥羽雜塵生;還同戰勝罷,耿介寄前鳴。

鷹第四编辑

敘事编辑

  《易通卦驗》曰:鷹者,鷙殺之鳥。《周書》曰:驚蟄之日,鷹變為鳩;處暑之日,鷹乃祭鳥。《大戴禮》曰:正月鷹則為鳩。鷹也者,其殺之時也;鳩也者,非其殺之時也。善變而之仁,故具言之也。鳩為鷹而之不仁,故不盡其辭。《春秋元命苞》曰:瑤光散為鷹,立秋之日鷹鸇擊。《爾雅》曰:鷹,<爽鳥>鳩。《廣雅》曰:白{厥鳥},鷹也。《廣志》曰:鷹一歲為黃,二歲為撫,三歲為青。

事對编辑

  【制鵬雛 逐鳥雀】《孔氏志》曰:楚文王好田,天下快狗名鷹畢聚焉。有人獻一鷹,曰非王鷹之儔。俄而雲際有一物,凝翔飄搖,鮮白而不辨其形,鷹於是竦翮而升,矗若飛電。須臾羽墮如雪,血灑如雨。良久,有一大鳥,墮地而死。度其兩翅,廣數十里,喙邊有黃,眾莫能知。有博物君子曰:「此大鵬<芻鳥>也。始飛焉,故為鷹所制。」乃厚賞獻者。《左傳》曰:子產始知然明,問為政焉。對曰:「視民如子,見不仁者誅之,若鷹鸇之逐鳥雀。」

  【春化 秋吟】《禮記》曰:仲春之月,鷹乃學習;孟秋之月,鷹乃祭鳥,用始行戮。魏文帝《答繁欽書》曰:於是商風振條,春鷹秋吟,斯可謂聲協鐘石,氣應風律。

  【猛氣 雄姿】傅玄《鷹賦》曰:含炎離之猛氣兮,受金剛之純精;獨飛跱于林野兮,復徊翔于天庭。又曰:觜利吳戟,目類星明;雄姿邈代,逸氣橫生。

  【恥燕雀 截鵠鸞】傅玄《長歌行》曰:蒼鷹厲爪翼,恥與燕雀遊;成敗在縱者,無令鷙鳥憂。孫楚《鷹賦》曰:有金剛之俊鳥,生井陘之岩阻;擒狡兔于平原,截鵠鸞於河渚。

  【棲茂樹 擊中原】焦貢《易林》曰:鷹棲茂樹,候雀往來。傅玄《鷹賦》曰:雖逍遙於廣廈,思擊厲于中原。

  【青骹素羽 華絆金鐶】傅玄《蜀都賦》曰:鷹則流星曜景,奔電飛光,青骹素羽,飄雪繁霜。傅玄《鷹賦》曰:奮翅不得起,撫翼無所翔;飾五彩之華絆,結璿璣之金鐶。

编辑

  【隋魏彥深《鷹賦》】唯茲禽之化育,實鐘山之所生;資金方之猛氣,擅火德之炎精。何虞者之多端,運橫羅以羈束;綴輕絲於雙臉,結長皮於兩足。飛不遂於本情,食不充於所欲;逸翰由而暫斂,雄心為之自局。若乃貌非一種,相乃多途;指重十字,尾貴合盧;立如植木,望似愁胡;嘴同利劍,腳等荊枯。亦有白如散花,赤如點血;大文若錦,細斑似纈;眼類明珠,毛猶霜雪;身重若金,爪剛如鐵。或復頂平似削,頭圓如卵,臆闊頸長,筋粗脛短,翅厚羽勁,髀寬肉緩,求之事用,俱為絕伴;或似鶉頭,或似<至鳥>首。赤睛黃足,細骨小肘;懶而易驚,奸而難誘。住不可呼,飛不及走;若斯之輩,不如勿有。若夫疾食速消,此則有命;兔頸猴立,是為無病。側門忌大,結肚惡軟;絛不欲絕,背不宜喘。生於窟者則好伏,巢于水者則常立;雙骹長者則起遲,六翮短者則飛急。毛衣屢改,厥色無常;寅生酉就,總號為黃。二周作鴇,千日成蒼。雖曰排虛,性殊眾鳥;雌則體大,雄則形小。遇犬則驚猜,得人則馴擾;養雛則少病,野羅則多巧。察之為易,調之實難;格必高迥,屋必華寬。薑以取熱,酒以排寒;韝湏溫煖,肉不陳乾。近之令狎,靜之使安。晝不離手,夜便火宿;微加其毛,少減其肉。肌羸腸瘦,心和性熟;念絕雲霄,志在馳逐。

编辑

  【隋煬帝《詠鷹詩》】遷朔欲之衡,忽投罻羅裏;既以羈華絆,仍持獻君子。青骹固絕儔,素羽誠難擬;深目表茲稱,闊臆斯為美。驚獸不及奔,猜禽無暇起;雖蒙韝上榮,無復淩雲志。

烏第五编辑

敘事编辑

  《說文》曰:烏,孝鳥也。《春秋運鬥樞》曰:飛翔羽翮為陽,陽氣仁,故烏反哺也。《春秋元命苞》曰:日中有三足烏者,陽精其僂呼也。僂呼,溫潤生長之言。《孝經援神契》曰;德至鳥獸,則白烏下矣。《東觀漢記》曰:章帝元和三年,代郡高柳烏生子。三足,大如雞,色赤,頭上有角,長寸餘。張勃《吳錄》曰:彭澤有烏接丸,行者丸飯投之,高下無失。《宋起居注》曰:元嘉十三年,陽羨縣民談合送白烏,皓質潔映,有若輝璧;爰稽圖瑞,實惟嘉祥。崔豹《古今注》曰:烏一名鷙鳥。《通俗文》曰:白頭烏謂之鶷𪆰。《詩義問》曰:有鵯烏、雅烏,楚烏也。《爾雅》曰:鸒斯,鵯鶋。楚烏也。又曰:雅烏小而多聲,腹下白。又曰:烏鵲醜,其掌縮。飛縮腳腹下。又曰:有燕烏、山烏、炎烏、燕白、脰烏。鸀,山烏鸀似烏而小,赤嘴穴乳,出西方。.

事對编辑

  【日禽 陽鳥】孔子曰:烏,嘔呼也。取其助氣,故以為烏呼。烏為日中之禽,故為像形也。張衡《靈憲》曰:日陽精之宗,積而成烏。烏有三趾,陽之類數也。

  【銜傘 萃冠】劉義慶《世說》曰:徐幹木年少時,嘗夢烏從天下,銜長鬥傘樹其庭前。烏復上天銜傘下,凡樹三傘竟。烏大鳴,作惡聲而去。徐後果得疾,遂以惡終。《伏侯古今注》曰:曾參鋤瓜,三足烏萃其冠。

  【歸飛 返哺】《毛詩》曰:弁彼鸒斯,歸飛提提。《譙子法訓》曰:夫孝,行之本。替本而求末者,未見得之者也。如或得之,君子不貴矣。烏者猶有返哺,況人而無孝心者乎。

  【巢門 畫壁】常璩《華陽國志》曰:僰道縣孝子吳順,養母,赤烏巢其門。《風俗通》曰:按《明帝起居注》曰:東巡泰山,到滎陽,有烏飛鳴乘輿上。虎賁王吉射中之,作辭曰:「烏烏啞啞,引弓射左腋;陛下壽萬歲,臣為二千石。」帝賜錢二百萬,令亭壁畫為烏也。

  【丹質 素體】薛綜《赤烏頌》曰:赫赫赤烏,惟日之精;朱羽丹質,希代而生。又《白烏頌》曰:粲焉白烏,皓體如素;宗廟致敬,乃胥來顧。

  【化魚 銜鵲】《南越記》曰:烏賊魚,常自浮水上,烏見以為死,便啄之,乃卷取烏,故謂烏賊魚。今匹烏化為之。《吳曆》曰:吳王為神主來,立廟蒼龍門外。時有烏巢朱雀門上,又有兩烏,銜一鵲置神座前。或得神書,說改元之意,乃改赤烏為太元。

  【八子 九雛】《古樂府歌》曰:烏生八九子,端坐秦氏桂樹間;昔我秦氏家有遨蕩子,用睢陽蘇合彈。司馬彪《續漢書》曰:桓帝時,童謠曰:「城上烏,尾畢逋,一年生九雛;公為吏,兒為徒,一徒死,百乘車。」

编辑

  【晉成公綏《烏賦》】惟玄烏之令鳥兮,性自然之有識;應炎陽之純精兮,體乾剛之至色。望仁裡之回翔兮,翩群鳴以拊翼;嗟自托于君子兮,心雖邇而不逼。起彼高林,集此叢灌,棲息重陰,列巢布幹。繽紛霧會,回皇塵亂;來若雨集,去如雲散;哀鳴日夕,鼓翼昧旦。噫啞相和,音聲可玩。嗟斯烏之克孝兮,心識養而知慕;同蓼莪之報德兮,懷凱風之至素;雛既壯而能飛兮,乃銜食而反哺。游朝霞而淩厲兮,飄輕翥于玄冥;有昆山之奇類兮,體殊形於玉趾。淩西極以翱翔兮,為王母之所使;時應德而來儀兮,介帝王之繁祉。入中州而武興兮,集林木而軍起。能休祥于有周兮,矧貞明于吉土;嘉茲鳥之淑良兮,永和樂而靡已。

  【梁何遜《窮烏賦》】嗟窮烏之小鳥,意局促而馴擾;聲遇物而知哀,翮排虛而不矯。望絕侶於夕霞,聽翔群於月曉;既滅志于雲霄,遂甘心於園沼。時復搶榆決至,觸案窮歸;若中氣而自墮,似驚弦之不飛。同雞塒而共宿,啄雁稗以爭肥;異海鷗之去就,無青鳥之是非。豈能瑞周德而丹羽,感燕悲而素暉;雖有知于理會,終失悟於心機。

编辑

  【唐太宗文皇帝《詠烏代師道詩》】淩晨麗城去,薄暮上林棲;辭枝枝暫起,停樹樹還低。向日終難托,迎風詎肯迷;只待纖纖手,曲裡作宵啼。

  【梁朱超《詠城上烏詩》】朝飛集麗城,猶作夜啼圬聲;近日毛雖暖,聞弦心尚驚。

  【隋明慶余《死烏詩》】暮空長罷噪,箭急不知驚;賴余琴裡曲,猶有夜啼聲。

  【虞世基《晚飛烏詩》】向日晚飛低,飛飛未得棲;只為歸林遠,恒當侵夜啼。

  【隋楊師道《應詔詠巢烏詩》】桂樹春暉滿,巢烏刷羽儀;朝飛麗城上,夜宿碧林陲。背風藏密葉,向日逐疏枝;仰德還能哺,依仁遂可窺。驚鳴雕輦側,王吉自相知。

鵲第六编辑

敘事编辑

  《爾雅》曰:鵲鵙醜,其飛也翪疎翅上下也。。《說文》曰:鵲知太歲之所在,象文,從佳,昔聲。《易統卦》曰:鵲者陽鳥,先物而動,先事而應。見於未風之象,令失節不巢,癸氣不通,故言春不東風也。《周書》曰:小寒之日雁北鄉,又五日鵲始巢。鵲不始巢國不寧。《孫卿子》曰:王者之政,好生惡殺,則鳥鵲之巢,可俯而窺也。張華《博物志》曰:鵲巢開口背太歲,此非才智,任自然之得也。《雜五行書》曰:埋鵲一枚溝中,辟盜賊奸邪。《本草》曰:五月五日鵲腦入術家用,一名駁鳥。

事對编辑

  【巢知背歲 立必順風】張華《博物志》曰:鵲巢開口背太歲。此非才智,任自然之得也。《東方朔傳》曰:朔曰:「以人事言之,從東方來。鵲尾長,傍風則傾,背風則蹶,必當順風而立,是以東向鳴也。」

  【南飛月夜 東向雨晴】魏武帝《樂府詩》曰:月明星稀,烏鵲南飛;繞樹三匝,何枝可依。《東方朔傳》曰:孝武皇帝時,閒居無事,燕坐未央前殿,天新雨止。當此時,東方朔執戟在殿階傍,屈指獨語。上從殿上見朔,呼問之:「生獨所語者何也?」朔對曰:「殿后柏樹上有鵲,立枯枝上,東向而鳴也。」

  【銜火清溪 采粟員嶠】郭子橫《洞冥記》曰:帝解鳴鴻之刀,以賜東方朔,刀長三尺。朔曰:「此刀采首山之金,鑄為此刀,雄者以飛,雌者獨在。金出九陽清溪,有鵲銜火於清溪之上。」王子年《拾遺記》曰:員嶠之山名環邱,上有方湖千里,多大鵲。高一尺許,群飛於湖際,銜采不周之粟于環邱之上。

编辑

  【梁徐勉《鵲賦》】觀羽族之多類,實巨細以群飛;既若雲而彌上,亦棲睫而忘歸。爰有茲禽,六翮斯具;生無隱嘿,質有玄素。匪違涼而就暑,通四節以馳鶩;出昆山而抵玉,入召南而興賦。其識知來,其巢知風;比之烈士,時起則雄。逢翳薈而翔集,乘清吹而西東;荷休明以得性,游苑囿以自終。

编辑

  【魏收《看柳上鵲詩》】背歲心能識,登春巢自成;立枯隨雨霽,依枝須月明。疑是雕籠出,當由抵玉驚;間關拂條軟,回復振毛輕。何獨離婁意,傍人但未聽。

  【梁蕭紀《詠鵲詩》】欲避新枝滑,還向故巢飛;今朝聽聲喜,家信必應歸。

  【隋魏彥深】《園樹有巢鵲戲以詠之》曰:畏玉心常駭,填河力已窮;夜飛還繞樹,朝鳴且向風。知來寧自伐,識歲不論功;早晚時應至,輕舉一排空。

雁第七编辑

敘事编辑

  《爾雅》曰:鳧雁醜,其足蹼。郭璞曰:腳間幕蹼相連也。《廣雅》曰:𪀉鵝、倉𪀉,雁也。揚雄《方言》曰:雁,自關而東謂𪀉鵝,南楚之外謂之鵝,或謂之倉𪀉。《周書》曰:白露之日鴻雁來。鴻雁不來,遠人背畔。小寒之日雁北鄉。雁不北鄉,民不懷至。《儀禮》曰;大夫執雁,取其候時而行也。婚禮下達,納採用雁。《禮記》曰:孟春之月鴻雁來,季秋之月鴻雁來賓,季冬之月雁北鄉。《春秋繁露》曰:凡贄,大夫用雁。雁有類,長者在民上,必有先後。雁有行列,故以為贄。《山海經》曰:雁門山,雁出其間,在高柳北。《梁州記》曰:梁州縣界有雁塞山。傳云此山有大池水,雁棲集之,故因名曰雁塞。《十三州記》曰:上虞縣有雁,為民田,春銜拔草根,秋啄除其穢。是以縣官禁民不得妄害此鳥,犯則有刑無赦。

事對编辑

  【集玄塞 射上林】成公綏《鴻雁賦》曰:起寒門之北垠兮,集玄塞以安處;賓弱水之陰岸兮,有沙漠之絕渚。《史記》曰:蘇武在匈奴中,昭帝遺使通和。武乃夜見漢使,教使謂單于曰:「天子射上林中,得雁,足有系帛書,言武等在某澤中。」使者如其言,單于於是大驚,乃使武還。

  【過雲夢 度塞門】成公綏《雁賦》曰:奔巫山之陽隅兮,趨彭澤之遐裔;過雲夢以娛遊兮,投江湘而中憩。盛弘之《荊州記》曰:雁塞北接梁州汶陽郡,其間東西嶺,屬天無際,雲飛風翥。望崖回翼,唯一處為下,朔雁達塞,矯翮裁度,故名雁塞。同於雁門。

  【嬉玄渚 濯清泉】羊祜《雁賦》曰;排雲壚以頡頏,汰弱波以容與;進淩厲於泰清,退嬉游乎玄渚。成公綏《雁賦》曰:上揮翮於丹霄兮,下濯足于清泉;經天地之遐極兮,樂和氣之純暖。

  【接羽 拂翼】曹植《離繳雁賦》曰:接羽翮以南北兮。羊祜《雁賦》曰:浮若漂舟乎江之濤,色若委雪乎岩之阿;邕邕兮悲鳴雲間,因風臨虛厲清和。眇眇兮瞥若入清塵,扶日拂翼揚光羅。

  【背青春 翔玄月】孫楚《雁賦》曰:迎素秋而南游,背青春而北息;溯長川以鳴號,淩洪波以鼓翼。郭璞《江賦》曰:陽鳥爰翔,于以玄月;千類萬聲,自相喧聒。蕭廣濟注曰:陽鳥,雁之屬。

  【出高柳 經景山】《山海經》曰:雁門山,雁出其間,在高柳北。《荊州圖記》曰:沮縣西北平裡,有雁浮山,是《山海經》所謂景山、沮水之所出也。高三十餘里,修岩遐亙,擢幹幹霄。雁南翔北歸,遍經其上,土人由茲山名改焉。

编辑

  【魏曹植《繳雁賦》】憐孤雁之偏特兮,情悵焉而內傷;尋淑類之殊異兮,稟上天之休祥。含中和之純氣兮,赴四節而征行;遠玄冬于南裔兮,避炎夏于朔方。白露淒以飛揚兮,秋風發乎西商;感節運之復至兮,假魏道而翱翔。接羽翮以南北兮,情逸豫而永康;望范氏之發機兮,播纖繳以淩雲。掛微軀之輕翼兮,忽頹落而離群;旅朋驚而鳴逝兮,徒矯首而莫聞。

  【陳後主《夜亭度雁賦》】春望山楹,石暖苔生;雲隨竹動,月共水明。暫逍遙於夕逕,聽霜鴻之度聲;度聲已淒切,猶含關塞鳴。從風兮前侶駛,帶暗兮後群驚;帛久兮書字滅,蘆束兮斷銜輕。行雜響時亂,響雜行時散;已定空閨愁,還長倡樓歎。空閨倡樓本寂寂,況此寒夜褰珠幔,心悲調管曲未成。手撫弦,聊一彈;一彈管,且陳歌,翻使怨情多。

编辑

  【唐太宗皇帝《賦得早雁出雲鳴詩》】初秋玉露清,早雁出空鳴;隔雲時亂影,因風乍含聲。

  【梁劉孝綽《賦得始歸雁詩》】洞庭春水綠,衡陽旅雁歸;差池高復下,欲向龍門飛。

  【陳周弘正《于長安詠雁詩》】南思洞庭水,北想雁門關;稻粱俱可戀,飛去復飛還。

  【隋王胄《送周員外充戍嶺表賦得雁詩》】旅雁別銜陽,天寒關路長;行斷由經箭,聲嘶為犯霜。罹繳無人閔,能鳴反自傷;何如侶泛泛,刷羽戲方塘。

  【周庾信《秋夜望單飛雁詩》】失群寒雁聲可憐,夜半單飛在月邊;無奈人心復有憶,今暝將渠俱不眠。

  【虞世南《秋雁詩》】日暮霜風急,羽翮轉難任;為有傳書意,聯翩入上林。

鸚鵡第八编辑

敘事编辑

  《說文》曰:鸚䳇,能言鳥也。鸚從鳥嬰聲,䳇從鳥毋聲。劉艾《漢帝傳》曰:興平元年,益州蠻夷獻鸚䳇三。詔曰:往者益州獻鸚䳇三枚,夜食三升麻子。今谷價騰貴,此鳥無益有損。可付安西將軍楊定因,令歸本土。《山海經》曰:黃山及數曆之山有鳥焉,其狀如鴞,赤喙人舌,能言,名曰鸚䳇。郭璞云:鸚䳇舌似小兒舌。有五色者,亦有純白、純赤者。《廣州記》曰:根杜出五色鸚䳇。曾見其白者,大如母雞。《南方異志物》曰:鸚鵡有三種,青大如烏臼,一種白大如鴟鴞,一種五色,大於青者。交州巴南盡有之。及五色出杜薄州。凡鳥四指,三向前,一向後。此鳥兩指向後。

事對编辑

  【緗翼 翠衿】曹毗《鸚鵡賦》曰:其形則雉顧鵠盼,鸞跱雁息,丹喙含映,緗葩煥翼。禰衡《鸚鵡賦》曰:紺趾丹嘴,綠衣翠衿。

  【丹足 紫毛】傅玄《鸚鵡賦》曰:鳳翔鸞跱,孔質翠榮;懸頳分於丹足,婉朱咮之熒熒。孫暢《異物志》曰:鸚鵡,其毛色或蒼綠,或紫赤。喙曲如鴞而目深,行如鳩雀而能效人言,故見殊貴。

  【擇林 啄蕊】禰衡《鸚鵡賦》曰:飛不妄集,翔必擇林。郭璞《山海經圖贊》曰:鸚鵡慧鳥,棲林啄蕊;四指中分,行則以嘴。

  【如雞 似鴞】《吳時外國傳》曰:扶南東有漲海,時出五色鸚鵡。曾見其白者,大如母雞。《南方異物志》曰:鸚鵡有三種,一種大白如鴟鴞。

  【通夢憂賢 感神滅火】周宜《夢書》曰:鸚鵡為亡人居宅也。夢見鸚鵡,憂亡人也;其在堂上,憂豪賢也。劉義慶《宣驗記》曰:鸚鵡飛集他山,山中禽獸輒相愛重。鸚鵡自念,雖樂不可久也,便去。後數月,山中火,鸚鵡遙見,便入水沾羽,飛而灑之。天神言:「汝雖有志,何足雲也。」鸚鵡曰:「知不能救,然嘗僑居是山,禽獸行善,皆為兄弟,不忍見耳。」天神嘉感,即為滅火。

编辑

  【後漢禰衡《鸚鵡賦》】惟西域之禽鳥兮,挺自然之奇姿;體金精之妙質兮,含火德之明輝。性辨慧而能言兮,心聰明而識機。故其嬉游高峻,棲跱幽深,飛不妄集,翔必擇林;紺趾丹觜,綠衣翠衿;采采麗容,咬咬好音。雖同族於羽毛,固殊智而異心;配鸞皇而等美,焉比德於眾禽。

  【魏曹植《鸚鵡賦》】美中洲之令鳥,超眾類而殊名;感陽和而振翼,遁太陰以成形。遇旅人之嚴網,殘六翮而無遺。身掛滯於重緤,孤雌鳴而獨歸;豈餘身之足惜,憐眾雛之未飛。分縻軀以潤鑊,何全濟之敢希;蒙育養之厚德,奉君子之光輝。怨身輕而施重,恐佳惠之中虧;常戢心以懷懼,雖處安其若危。永哀鳴以報德,庶終來而不疲。

  【宋顏延之《白鸚鵡賦》】餘具職崇賢,預觀神秘,有白鸚鵡焉。被素履玄,性溫言達,九譯絕區,作玩天府。同事多士,賢奇思賦。其辭曰:稟儀素域,繼體寒門;貌履玄而被潔,性既養而亦溫。恨儀鳳之無辨,惜晨翳之徒暄。

  【宋謝莊《赤鸚鵡賦》】夫慧性昭和,天機自曉;審國音于中寰,達方聲於遐表。及其雲移霞峙,霰委雪翻;陸離翬漸,容與鴻軒。躍林飛岫,煥若輕電溢煙門;集場棲圃,曄若夭桃被玉園。至於氣淳渚淨,霧下崖沉;月圖光于綠水,雲寫影于青林。

编辑

  【李義府《詠鸚鵡詩》】牽弋辭重海,觸網去層巒;戢羽雕籠際,延思彩霞端。慕侶朝聲切,離群夜影寒;能言殊可貴,相助憶長安。

鱗介部编辑

龍第九编辑

敘事编辑

  《說文》曰;龍,鱗蟲之長。能幽能明,能小能大,能長能短。春分而登天,秋分而入川。《廣雅》云:有鱗曰蛟龍,有翼曰應龍,有角曰虯龍,無角曰螭龍。《方言》曰:龍未升天曰蟠龍。《河圖》曰:黃金千歲生黃龍,青金千歲生青龍,赤白之金千歲各生龍。《左傳》曰:古者畜龍,故國有豢龍氏、御龍氏。豢,養也。昔有飂叔安,飂,古國名;叔安,其君名。有裔子曰董父,實甚好龍,能求其嗜欲以飲食之,龍多歸之。乃擾畜龍以服事帝舜,舜賜姓董氏。《元命苞》曰:龍之言萌也,陰中之陽,故言龍舉而雲興。《山海經》曰:應龍處南極,殺蚩尤與誇父,不得復上。應龍遂在地,故下數旱。旱而為應龍狀,乃得大雨。氣應所感。《括地圖》曰:龍池之山四方高,中有池,方七百里,群龍居之。多五花樹,群龍食之。去會稽四萬五千里。《淮南子》曰:夫蛟龍伏潛於川,而卵剖於陵。其雄鳴上風,其雌鳴下風。而化者,形精之至也。人不見龍之飛舉而能高者,風雨奉之也。《抱樸子》曰:有自然之龍,有虵蠋化成之龍。又曰:山中辰日稱雨師者,龍也。《瑞應圖》曰:黃龍曰神靈之精,四龍之長也。王者不漉池而漁,德達深淵,則應氣而遊池沼。

事對编辑

  【躍淵 階水】《周易》曰:九四,或躍在淵,無咎。趙曄《獻帝春秋》曰:孫策獲太史慈,乃出教曰:「龍欲騰翥,先階尺水。且今署慈為門下督,須軍還當更議。」

  【銜燭 捧爐】《楚詞》曰:燭龍何照?王逸注曰:大荒西北隅,有山而不合,因名之不周山。故有神龍銜燭而照之。趙曄《吳越春秋》曰:王允常聘歐冶子作劍。赤堇之山,破而出錫;若耶之溪,涸而出銅。雷公擊橐,蛟龍捧爐,天帝裝炭,太一下觀。

  【騰雲 乘火】《楚國先賢傳》曰:宋玉對楚王曰:「神龍朝發昆侖之墟,暮宿于孟諸,超騰雲漢之表,婉轉四瀆之裡。夫尺澤之鰍,豈能到江海之大哉?」《管子》曰:蛟龍,水中之神者也。乘水則神立,失水則神廢。

  【五彩 九色】《河圖》曰:舜以太尉即位,與三公臨觀。黃龍五彩,負圖出,置舜前。《漢武內傳》曰:王母乘紫雲之輦,又駕九色之斑龍。

  【翠鱗 赤帶】揚子雲《太玄》曰:作龍者施木為骨,緄繒為皮,丹黃為文,翠羽為鱗;水以遊之,風以嬉之。沈懷遠《南越志》曰:蟠龍身長四丈,青黑色,赤帶如錦文。常隨渭水而下,入於海。有毒,傷人即死。

  【紀官 賜氏】皇甫謐《帝王世紀》曰:太昊庖犧氏,風姓,有景龍之瑞,故以龍紀官。《左傳》曰:陶唐氏既衰,其後有劉累,學擾龍于豢龍氏,以事孔甲,能飲食之。夏後嘉之,賜氏曰禦龍氏。

  【投杖 掛梭】葛洪《神仙傳》曰:費長房與壺公俱去,後壺公謝而遣之。長房憂不能到家,公與所用杖騎之。忽然如睡,已到家。以所騎竹杖投葛陂中,顧視之,乃青龍也。劉敬叔《異苑》曰:陶侃常捕魚,得一織梭,還掛著壁。有頃雷雨,梭變成赤龍,從屋而躍。

  【三友 兩婿】《魏志》華歆、邴原、管甯三人為友,號曰一龍。歆為龍頭,原為龍腹,甯為龍尾。又曰:黃尚為司徒,與李元禮俱娶太尉桓溫女。時人謂桓叔元兩女俱乘龍,言得婿之如龍。

编辑

  【魏劉劭《龍瑞賦》】歲在析木,時惟仲春;靈威統方,勾芒司辰。陽升九四,或躍於淵,有蜿之龍,來遊郊甸。應節合義,象德效仁;紆體鞶縈,ゼ藻布文。青耀章采,雕琢璘玢;燥若羅星,蔚若翠雲。光舄弈以外照,水清景而內分。聖上觀之無射,左右察之既精;聊假物以擬身,忽神化而無形。泉含物而不澹,固保險而常寧。

  【魏繆襲《青龍賦》】懿矣神龍,其知惟時。覽皇代之雲為,襲九泉以潛處;當仁聖而覿儀,應令月之風律。照嘉祥之赫戲,敷華耀之珍體,耀文采以陸離,曠時代以稀出。觀四靈而特奇,是以見之者驚駭,聞之者崩馳,觀夫仙龍之為形也。蓋鴻洞輪碩,豐盈修長;容姿溫潤,蜲蛇成章。繁虵蚪蟉,不可度量。遠而視之,似朝日之陽;邇而察之,象列缺之光。爚若鑒陽和映瑤瓊,㬣對若望飛雲曳旗旌。或蒙翠岱,或類流星;或如虹霓之垂耀,或似紅蘭之芳榮。煥璘彬之瑰異,實皇家之休靈;奉陽春而介福,齎乃國以嘉禎。

魚第十编辑

敘事编辑

  《莊子》曰:朽瓜化為魚,物之變也。《列子》曰:終發之北有溟海,魚廣千里,其身稱焉。《廣志》曰:武陽小魚,大如針,號一斤千頭。蜀人以為醬。崔豹《古今注》曰:鯉之大者曰鱣,鱣之大者曰鮪。白魚,雄者魾,魚子好群浮水上,名曰萍。《淮南子》曰:詹公之釣,千歲之鯉。陶弘景《本草》曰:鯉最為魚中之主,形既可愛,又能神變,乃至飛越山湖,所以琴高乘之。又鯉魚鮓,不可合小豆藿;食害人,又發諸瘡。鱧魚,一名鮦,味甘,無毒,主除水氣、面大腫及五痔。䱉魚,味甘,大溫無毒,云是芹根變作。又曰:是人發所化,作臛食之甚補。鮑魚,味辛,無毒,主逐痿蹷腕折瘀血。鰒魚,治青盲失精。鰻鱺魚,味甘,形似䱉,能緣樹食藤花,取作脯食之。《廣州記》曰:魴魚,廣而肥甜,魚之美者也。鯨鯢長百尺,大亦稱之。雌曰鯢,雄曰鯨。目即明月珠。死不見,有眼睛,而噴浪翳於雲日。《爾雅》曰:鯉,今之赤鯉名。鱣,今江東呼為黃魚。鰋,今鰋額白魚。鯰,別名鯷。魾、大鱯,小者鮡,鱯似鯰而大,色白。或鮧之大者曰鱯。鱦小魚,魚子未成者。𩷍魚。鯢,大者謂之𩷍,似鯰,四足,聲似小兒。《南越志》曰:鱣,䲋屬也。長鼻軟骨,長數丈而骨可啖,似黃䱦而長。䱟魚,左右如鐵鋸。三牙魚,似石首,或曰雄石首也。{制魚}魚,肥美有餘,土人重之,魏武時四人食{制魚}。鱣魚大如五斗奩,長丈,口頷下,常三月中從河上,常于孟津捕之。黃肥,唯以作鮓。淮水亦有。《毛詩義疏》曰:鮪魚出海,三月從河上來。今鞏縣東洛度北崖上山腹穴,舊說北穴與江湖通,鱣鮪從北穴而來,入河。鮪似鱣而色青黑,頭小而尖,如鐵兜鍪,口在頷下,大者七八尺,益州人謂之鮪。鱨,大者王鮪,小者叔鮪。一名䲋,肉色白。今東萊遼東人謂之尉魚。或謂之神明者,樂浪尉溺死海中,化為此魚。鱮似魴而大頭,魚之不美者。故《語》曰:買魚得鱮,不如啖茹。徐州謂之鰱。鯋魚,吹沙也,似鯽魚狹小,常張口吹沙也。一名重唇蘥。鯊鱨魚,一名揚合,黃頰骨正,黃魚之大而有力者。魚狸,背上有斑文,腹下純青,今以飾弓鞬步文也。海水將潮及天將雨,毛皆起;潮還天晴,毛則伏。常千里外知海潮也。《山海經》曰:鱖魚,大口而細鱗,有斑彩。鰩魚,狀如鯉,魚身鳥翼。蒼文,白首赤喙,常從西海游於東海。以夜飛,音如鸞,見大穰。何羅魚,一首而十身,其音如犬吠;食之已癰。鮨魚,身大首,音如嬰兒;食之已狂。鱄,珠鱉,如肺而有目,六足。有珠魚,狀如鮒,彘毛,其音如豚;見則天下旱。薄魚,其狀如鱣而一目,其音如歐;如人歐吐聲。見則天下反。鯷魚,赤目赤鬣者;食之殺人。鯪魚,背腹皆有刺,如三角菱。《吳錄》曰:錯魚,一作䱜。魚子生後,朝出索食,暮皆入母腹中。《水經》曰:海鰍魚,長數千里,穴居海底。入穴則海水為潮,出穴則水潮退。出入有節,故潮水有期。《異物志》曰:鮫魚,皮可以飾刀。其子驚則入母腹中。《吳地志》曰:石首魚,至秋化為冠鳧。冠鳧頭中猶有石也。《南越記》曰:烏賊魚,一名河伯度事小史。常自浮水上,烏見以為死,便往啄之,乃卷取烏,故謂之烏賊。今疋烏化之。天牛魚,方員三丈,眼大如鬥,口在脅中,露齒無唇。兩肉角如臂,兩翼長六尺,尾長五尺。比目魚,不比不行。江東呼為王餘。昔越王為膾,剖而未切,墮落于水,化為魚。《臨海異物志》曰:比目魚,似左右分魚,南越謂之板魚。人魚,似人,長三尺,不可啖。張華《博物志》曰:牛魚,目似牛,形如犢子。剝皮懸之,潮水至則毛起,去則毛伏。又《南方草木狀》曰:水睹魚,似豬形。又《異物志》曰:鹿魚,頭上有兩角如鹿。

事對编辑

  【有翼 無鱗】劉向《列仙傳》曰:子莫者,舒鄉人也。善入水捕魚,得赤鯉魚,愛其色,持之著池中,數以米穀食之。一年長丈餘,遂生角,有翼。《河圖》曰:黃帝游於洛,見鯉魚長三丈,青身無鱗,赤文成字。

  【千斤 七里】《大魏諸州記》曰:小平津有洞穴,鯉魚從穴中出入,大者重千斤。色青,皮如鮫魚皮。沈瑩《臨海水土異物志》曰:鯉魚長百步,俗傳有七里鱣魚。

  【如鮫 似龍】《大魏諸州記》曰:每至三月中,有鱣魚從穴出,入河。重千斤,色青,皮如鮫魚,皮有珠文,口在頷下。《毛詩義疏》曰:鱣身似龍,銳頭,口在頷下,背上腹上有甲,大者千餘斤。

  【北溟鯤 南海鯨】《莊子》曰:北溟有魚,其名為鯤,其大不知幾千里也。王子年《拾遺記》曰:黑河,北極也,其水濃黑不流,土雲生焉。有黑鯤魚,千尺如鯨,常飛往南海。或宕而失所,死於南海之濱,肉骨皆消。唯膽如石,上仙藥也。

  【若獸 如蛇】山謙之《南徐州記》曰:鯪魚,若鯉魚四足。《吳都賦》曰:所謂鯪魚若獸。沈懷遠《南越志》曰:鯪魚,鯉也。形如蛇而四足,腹圍五六寸,頭似晰蜴,鱗如鎧甲。《異物志》謂之鯪鯉。

  【黑身 青目】沈懷遠《南越志》曰:烏䱜魚,通身黑,長二丈。《臨海水土記》曰:䱜魚鹿文青目。

  【虎形 蝦尾】沈瑩《臨海水土異物志》曰:虎䱜,長五丈,黃黑斑,耳目齒牙有似虎形,唯無毛。或變乃成虎。沈懷遠《南越志》曰:蝦䱜長五丈,尾似蝦。

  【白腹 斑文】沈瑩《臨海水土異物志》曰:䱜,腹下正白,長五尺。又曰:虎䱜長三尺,黃色斑文。

  【鋸齒 霜牙】萬震《南州異物志》曰:鱷齒網羅,則斷如刀鋸。居水中,以食魚為本。庾闡《吳都賦》曰:鱷鱗霜牙。

  【珠文 毒尾】劉欣期《交州記》曰:鮫魚出合浦,長三尺。背上有甲,珠文,堅強可以飾刀口,又可以钅慮物。《山海經》曰:燕山,漳水出焉;其中多鮫魚。注曰:鮫有珠文,尾青,毒,皮可以飾刀劍口。

  【春來 秋化】《臨海異物志》曰:石首,小者名鰌水,其次名春來,石首異種也。又有石頭,長七八寸,與石首同。張勃《吳錄》曰:婁縣有石首魚,至秋化為鳧。

  【片立 雙遊】《臨海水土記》曰:板魚片立,合體俱行,比目魚也。孫綽《望海賦》曰:王餘孤戲,比目雙遊。

  【像獺 似牛】揚孚《臨海水土記》曰:魚牛像獺,大如犢子。毛青黃色,其毛似氈。知潮水上下。

编辑

  【西晉摯虞《觀魚賦》】觀鱗族于彪池兮,睨羽群於瀨涯,乃有洧泉之鯉,濯陂之鰋瀺,灂湧躍,沒浪赴遠。集于曲涯之隈,逐乎澹淡之深。攢聚輻蹙,或躍或沉;倏爍攸驛,眩目驚心。從極觀而無獲兮,羨鮮肴之柔嘉。於是六柱俱起,參構橫羅;編莞為筏,撼木激波。奔突轉薄,流不及瀾。魚未驚而失行,忽浪達於急湍;諒形勝之得勢,實有往而無反。鱨膾鯉,亦有庶羞;肴核並陳,既旨且柔。泛溢爵於通溝,因素波以獻酬;騁微巧於浮觴,競機捷於迅流。既歡豫而不倦,願窮晝而兼夜。獨臨川而慷慨,感逝者之不舍;惟修名之求立,戀景曜之西謝。懼留連之敗德,遂收歡而命駕。是時也,含懷湛遁,需於酒食;盤ぅ宴安,歡情未極;選興之言,矯枉以直;悅而不懌,莫不歎息。

编辑

  【梁張率《詠躍魚應詔詩》】戢鱗隱繁藻,頒首承淥漪;何用遊溟澥,且躍天泉池。

  【陳張正見《賦得魚躍水花生詩》】漾色桃花水,相望濯錦流;躍浦疑珠出,依池似鏡浮。淩波銜落蕊,觸餌避沉鉤;方游蓮葉外,詎入武王舟。

  【隋阮卓《賦得蓮下游魚詩》】春色映澄陂,涵泳且相隨;未上龍門路,聊戲芙蓉池。觸浪蓮香動,乘流葉影披;相忘自有樂,莊惠豈能知。

  【隋岑德潤《詠魚詩》】劍影侵波合,珠光帶水新;蓮東自可戲,安用上龍津。

龜第十一编辑

敘事编辑

  《洛書》曰:靈龜者,玄文五色,神靈之精也。上隆法天,下平法地;能見存亡,明於吉凶。王者不偏黨,尊耆老則出。洪範《五行》曰:龜之言久也,千歲而靈,此禽獸而知吉凶者也。《周官》曰:龜人掌六龜之屬,各有名物。天龜曰靈屬,地龜曰繹屬,東龜曰果屬,西龜曰雷屬,南龜曰獵屬,北龜曰若屬,各以方色與其體辨之。屬言非一也。色謂天龜玄,地龜黃,東龜青,西龜白,南龜赤,北龜黑。凡取龜用秋時,攻龜用春時,各以其物,入於龜室。六龜各異室。上春釁龜,祭祀先卜。《大戴禮》曰:甲蟲三百六十,而神龜為之長。《逸禮》曰:天子龜尺二寸,諸侯八寸,大夫六寸,士民四寸。龜者,陰蟲之老也。龜三千歲,上游于卷耳之上,老者先知,故君子舉事必考之。《禮統》曰:神龜之象,上圓法天,下方法地。背上有盤法邱山,玄文交錯,以成列宿。五光昭若,玄錦文運,轉應四時,長尺二寸。明吉凶,不言而信。《運鬥樞》曰:瑤光星散為龜。《爾雅》曰:龜三尺,賁。龜,俯者靈,仰者謝,前弇諸果,後弇諸獵,左倪不類,右倪不若。一曰神龜,二曰靈龜,三曰攝龜,小龜也。腹甲曲折,解能自張閉也。四曰寶龜,五曰文龜,六曰筮龜,常在蓍叢下潛伏也。七曰山龜,八曰澤龜,九曰水龜,十曰火龜。《史記》曰:褚先生曰:「能得名龜者,財物歸之,家必大富至千萬。一曰北斗龜,二曰南辰龜,三曰五星龜,四曰八風龜,五曰二十八宿龜,六曰日月龜,七曰玉龜,八曰九州龜。凡八名,其龜圖各有文在腹下,文曰某之龜也。不必滿尺二,得七八寸可寶矣。」又曰:上有稠蓍,下有神龜。蓍生滿百莖者,其下常有龜守之,其上有青雲覆之。南方老人用龜支床足,經二十年,老人死;移床,龜尚生,不死。龜能行氣導引。《宋略》曰:吳郡獻六眼龜。《南齊書》曰:永明年,唐潛獻青毛神龜一頭。《玄中記》曰:東南之大者巨鼇焉,以背負蓬萊山,周回千里。巨鼇,巨龜也。又千歲之龜,能與人語。《南越志》曰:龜甲,一名神屋,出南海,生池澤中,吳越謂之元佇。神龜大如拳而色如金,上甲兩邊如鋸齒。爪至利,而能緣大木,捕鳴蟬。至美可食。不中于卜,以其小故也。涪陵大龜,文似玳瑁,俗號曰靈龜。《抱樸子》曰:千歲之龜,五色具焉。其額上兩骨起似角。浮于蓮葉之上,或在叢蓍之下。其上或時有白雲,蟠蛇龜蛇,潛蟄則食氣。夏恣口而甚瘦,冬穴蟄而大肥。《博物志》曰:大要龜鼉之類無雄,與蛇通氣則孕。龜鼉皆卵生。崔豹《古今注》曰:龜名玄衣督郵。《廣志》曰:觜𧓈形如龜,出交州。山龜在山上食草,長尺餘。《柳氏龜經》曰:龜一千二百歲,可卜天地之終始。何以言之?三千四十二占于天地千歲之龜甲。黑龜有五色,依時用之。

事對编辑

  【法天 象地】《禮統》曰:神龜之象,上員法天,下方法地。背上有盤法邱山,玄文交錯,以成列宿。《洛書》曰:靈龜者,上隆法天,下平象地。

  【十朋 四品】《周易》曰:或益之十朋之龜。王弼注曰:龜者,決疑之物。獲益而得十朋之龜,則盡天人之助也。《漢書》曰:元龜距形,長尺二寸,直一千一百六十,為尺貝十朋。公龜九寸以上,直五百,為壯貝十朋。侯龜七寸以上,直三百,為公貝十朋。子龜五寸以上,直百,為小貝十朋。是為寶四品。

  【玄服 繡裳】《史記》曰:宋元王問博士衛平曰:「今昔寡人夢見一丈夫,玄繡之服,而乘輕車。曰:我為江使於河,而豫且得我而不能去。身在患中,莫可告語,王有德義,故來告愬。是何物也?」衛平乃援式而起,對曰:「昔壬子宿在牽牛,使者當囚衣玄服而乘輜車,其名為龜。王可使問而求之。」王曰:「善哉。」孫惠《龜言賦》曰:有緇衣之丈夫兮,衣玄繡之衣裳,乘輕車之岌岌兮,駕雲霧而翱翔。風雨為之電奮,五色赫以焜煌。

  【赤靈 白若】柳隆《龜經》曰:龜有五色,依時用之。青靈之龜,春宜用之,西坐東向;赤靈之龜,夏宜用之,北坐南向。《墨子》曰:昔夏後氏使飛廉析金於郴山,以鑄鼎於昆吾,使翁難乙灼白若之龜,是也。

  【巢蓮 升木】《史記 褚先生》曰:江南嘉林,龜在其中,常巢於芳蓮之上。左脅書文曰:「甲子重光,得我者匹夫為人君,有土正;諸侯得我者為帝王。」王子年《拾遺記》曰:昆侖山第五層,有神龜,長一尺九寸,有四翼。萬歲則升木而居,亦能言也。

  【朱字 玄文】《尚書 中候》曰:堯沉璧于洛,玄龜負書出,於背上赤文朱字。止壇,又沉璧於河。黑龜出,赤文題。《禮統》曰:神龜之象,上有盤,法邱山,玄文交錯,以成列宿。

  【春灼 冬釁】《三禮圖》曰:龜以上,春灼後左,夏灼前左,秋灼前右,冬灼後右。蔡邕《月令章句》曰:孟冬之月,命大卜釁龜筴,以牲祠龜筴。塗以牲血,謂之釁龜。釁者,龜甲所以卜也;筴者,蓍草所以筮也。

  【陸行 坎居】焦贛《易林》曰:龜厭江海,陸行不止;自令枯槁,失其都市。李顒《龜賦》曰:質應離象,位定坎居;賤彼朵頤,費我靈符。浮洛川,見緯書,洞秘奧,通玄虛。

  【支床 懸室】《史記》曰:南方老人用龜支床足,二十餘年。又曰:取龜置室西北隅,懸之以入深大林中,不惑。

  【督郵 神使】《古今注》曰:龜名玄衣督郵,神使,神龜也。郭璞《江賦》曰:應交甫之喪佩,湣神使之纓羅。

  【錦文 金色】《禮統》曰:神龜之象,若玄錦文運;轉應四時,沈懷遠《南越志》曰:神龜出,大如拳而色如金。

  【養氣 含神】郭璞《山海經圖𧓈龜贊》曰:水圓三方,潛源溢沸;靈龜爰處,掉尾養氣。莊生是感,揮竿傲貴。沈懷遠《南越志》曰:神龜出江水中。廬江郡常獻生龜于大卜,冥含神知,為效之大。

  【左顧 右轉】臧榮緒《晉書》曰:孔愉,字敬康,會稽山陰人也。少時嘗得一龜,放於溪中,龜中流左顧數過。及鑄侯印,而龜左顧;更鑄亦然。印工以告,愉悟,取佩焉。《續搜神記》曰:鄱陽人黃赭,入山采荊楊,遂失路。數日,忽見大龜,赭便咒之,曰:「汝是靈物,而吾迷不知道。今騎汝背,頭向便是路。」龜即回右轉。赭即從行,十許裡,便得溪水,即估客行舟者也。

  【三足 四翼】《山海經》曰:大若山陽,狂水出焉,注于伊水中,多三足龜。王子年《拾遺記》曰:昆侖第五層,有神龜四翼。

  【青純 翠毫】《尚書 中候》曰:周公攝政七年,制禮作樂。成王顧於洛,沉璧。禮畢,王退,有玄龜青純蒼光,背甲刻書,上躋於壇,赤文成字,周公寫之。徐湛之《翠龜表》曰:句容縣人,獲龜一頭;體披翠毫,騰雲飛集。

  【大蒙 元緒】《淮南子》曰:周人簡珪,產于古石;大蒙神龜,出於溝壑。劉敬叔《異苑》曰:吳時,有人入山,見一大龜,即擔之以歸。欲上吳王,夜宿越裡,纜船桑樹下。夜中,樹忽呼龜曰:「元緒何得在此?」龜曰:「行不擇日,今方見烹。雖然,盡南山之樵,不能潰我。」

编辑

  【魏曹植《神龜賦》】龜號千歲。時有遺餘龜者,數日而死,肌肉消盡,唯甲存焉。餘感而賦之,曰:嘉四靈之建德,各潛位乎一方;蒼龍虯于東嶽,白虎嘯於西崗;玄武集於塞門,朱雀棲于南鄉。順仁風以消息,應聖時而後翔。嗟神龜之奇物,體乾坤之自然;下夷方以則地,上規隆而法天;順陰陽以呼吸,藏景曜於重泉。食飛塵以實氣,飲不竭於朝露;步容趾以俯仰,時鸞回以鶴顧;忽萬載而不恤,周無疆於太素。感白靈之翔翥,卒不免乎豫且;雖見珍於宗廟,離刳剝之重辜。欲愬怨於上帝,將等愧乎游魚;懼沉泥之逢殆,赴芳蓮以巢居;安玄雲而好靜,不汪翔而改度。昔嚴州之抗節,援斯靈而記喻。嗟祿運之屯蹇,發遇獲于江濱;歸籠檻以幽處,遭諄美之仁人。晝顧瞻而終日,夕撫順以接晨;遘淫災以隕越,命剿絕而不振。天道昧而未分,神明幽而難燭。黃氏沒於空澤,松喬化於株木;蛇折鱗于平皋,龍蛻骨於深谷。亮物類之遷化,疑斯靈之解殼。

编辑

  【北齊趙儒宗《詠龜詩》】有靈堪托夢,無心解自謀;不能蓍下伏,強從蓮上游。負圖非所翼,支床空見留;倘蒙一曳尾,當為屢回頭。

编辑

  【晉郭璞《爾雅 龜贊》】天生神物,十朋之龜。或游于火,或游於蓍。雖云類殊,象二一歸。赫赫致用,極數盡幾。

蟲部编辑

蟬第十二编辑

敘事编辑

  《爾雅》曰:蜩,螂蜩,螗蜩;□劄,蜻蜻;蠽,茅蜩;蝒,馬蜩;蜺,寒蜩。孫炎曰:螂,五色具;蜩,宮中小青蟬也,蝒蝘,青口,蟬小者也。郭璞注云:蜩螂俗呼為胡蟬,江南謂之螗蛦,如蟬而小,有文。江東呼蠽曰茅截,似蟬而小青。一曰馬蟬,蟬中最大者。蜺,寒螿也,似蟬而小,青而赤。揚雄《方言》曰:蛥蚗,齊謂之螇螰,楚謂之蛉蛄,秦謂之蛥蚗。自關而東謂之虭蟧,或謂之蝭蟧,或謂之蜓蚞。西楚與秦通名也。江東呼為嘄蟧。楚謂之蜩,宋衛之間謂之螗蜩,今胡蟬也。陳鄭之間謂之蜋蜩,秦晉之間謂之蟬,海岱之間謂之䗁。其大者謂之蟧,或謂之蝒馬;其小者謂之麥劄。有文者謂之蜻蜻。其雌謂之疋,大而黑者謂之䗃,黑而赤者謂之蜺蜩。蟧謂之茅蜩。𧕄應謂之寒蜩。寒蜩,暗蜩也。此諸蟬名,通出《爾雅》,而多駁錯,未可詳據。《說文》曰:蟬,膀鳴也。《禮記》曰:仲夏之月蟬始鳴,孟秋之月寒蟬鳴。徐廣《車服雜注》曰:侍臣加貂蟬者,取其清高飲露而不食也。王充《論衡》曰:蠐螬化為腹育,腹育轉為蟬。生兩翼,不類蠐螬。《淮南子》曰:蟬無口而鳴,三十日而死。蟬,螟,胡蟬,蛁蟟,茅蟬,凡五種也。

事對编辑

  【飲露 聆風】徐廣《車服雜注》曰:侍臣加貂蟬,取飲露而不食也。傅玄《蟬賦》曰:聆商風而和鳴。

  【嘒庭 翔水】《董仲舒答問》曰:牛享問仲舒曰:「蟬名齊女,何故?」答曰:「昔齊王之後,怨王而死,屍變為蟬,登庭樹ィ唳而鳴。王悔恨之,故曰齊女。」《文子》曰:飛鳥反鄉,兔走歸崛,狐死首邱,寒螿翔水,各依所生。蜺,寒蜩。郭璞注《爾雅》曰:蜺,寒螿也。

  【噪柳 鳴榆】謝靈運《燕歌行》曰:孟冬初節寒氣成,悲風入閨霜依庭;秋蟬噪柳燕辭楹,念君行役怨邊庭。劉向《說苑》曰:吳王欲伐荊,舍人少孺子者,欲諫不敢,乃操彈於後園,露沾其衣,如是者三日。王曰:「子來,何若沾衣如此?」對曰:「園中有榆,其上有蟬,高居悲鳴飲露,不知螗螂在其後;螗螂委身曲斧,欲取其蟬,又不知黃雀在其後;黃雀延頸,欲啄螗螂,不知彈丸在其下。此二者,欲得其前而不顧其後患。」吳王曰:「善哉。」乃罷兵。

  【五德 八名】陸雲《寒蟬賦》曰:昔人稱雞有五德,而作者賦焉。至於寒蟬,才齊其美,而莫斯述。夫頭上有緌,則其文也;含氣飲露,則其清也;黍稷不享,則其廉也;處不巢居,則其儉也;應候守節,則其信也。《爾雅》曰:蜩,蜋蜩,螗蜩,蚻蜻蜻,𧕾茅蜩,蝒馬蜩,蜺寒蜩,蜓蚞螇螰。李巡注曰:自蜩螗以下,皆分別五方之語,而名不同也。顏延之《寒蟬賦》曰:餐霞之氣,神馭乎九仙;稟露之混,氣精於八蟬。

编辑

  【魏曹植《蟬賦》】惟夫蟬之清潔兮,潛厥類乎太陰;在炎陽之仲夏兮,始遊豫乎芳林。實淡泊而寡欲兮,獨怡樂而長吟;聲嗷嗷而彌厲兮,似貞士而介心。內含和而弗食兮,與眾物而無求;棲喬枝而仰首兮,嗽朝露之清流。隱柔桑之稠葉兮,快啁號以遁暑;苦黃雀之作害兮,患螗螂之勁斧。飄高翔而遠托兮,毒蜘蛛之網罟;欲降身而卑竄兮,懼草蟲之襲予。免眾艱而弗獲兮,遙遷集乎官宇;依名果之茂蔭兮,托修幹以靜處。有翩翩之狡童兮,步容與於園囿;體離朱之脫視兮,姿才捷於猴猿。條罔葉而不挽兮,樹無干而不緣;翳輕軀而奮迅兮,跪側足以自閑。恐此身之驚駭兮,精曾睆而目連;怪柔竿之冉冉兮,運微粘而我纏。欲翻飛而逾滯兮,知性命之長捐。亂曰:詩歎鳴蜩,聲ィィ兮;盛陽則生,太陰逝兮;皎皎貞素,侔夷惠兮;帝臣是戴,尚其潔兮。

  【西晉傅玄《蟬賦》】美茲蟬之純潔兮,稟陰陽之微靈;含精粹之貞氣兮,體自然之妙形。潛玄昭於后土兮,雖在穢而逾馨;經青春而未育兮,當隆夏而化生。忽神蛻而靈變兮,奮輕翼之浮征;翳密葉之重蔭兮,噪閑樹之肅清。緣長枝而仰觀兮,吸渥露之朝零;洎無為而自得兮,聆商風而和鳴。聲ィィ以清和兮,遙自托乎蘭林;台群吟以近唱兮,似簫管之餘音;清激暢於遐邇兮,時感君之丹心。

  【陳褚玠《風裡蟬賦》】有秋風之來庭,于高柳之鳴蟬;或孤吟而暫斷,乍亂響而還連。垂玄緌而嘶定,避黃雀而聲遷;愁人兮易驚,靜聽兮傷情,聽蟬兮靡倦,更相兮風生;終不校樹兮寂寞,方復飲露兮光榮。

编辑

  【唐太宗文皇帝《賦得弱柳鳴秋蟬詩》】散影玉階柳,含翠隱鳴蟬;微形藏葉裡,亂響生風前。

  【梁褚雲《賦得詠蟬詩》】避雀喬枝裡,飛空華殿曲;天寒響屢嘶,日暮聲逾速。繁吟如欲盡,長韻還相續;飲露非表清,輕身易知足。

  【梁蕭子範《後堂聽蟬詩》】試逐微風遠,聊隨夏葉繁;輕飛避楚雀,飲露入吳園。流音繞叢藿,余響切高軒;借問邊城客,傷情寧可言。

  【後梁沈君攸《同陸廷尉驚早蟬詩》】日暮野風生,林蟬候節鳴;望枝疑數處,尋空定幾聲。地幽吟不斷,葉動噪群驚;獨有河陽令,偏嫌秋翅輕。

  【陳張正見《賦得寒樹晚蟬疏詩》】寒蟬噪楊柳,朔吹犯梧桐,葉迥飛難住,枝殘影共空。聲疏飲露後,唱絕斷弦中;還因搖落處,寂寞盡秋風。

  【又《秋蟬喝柳應衡陽王教詩》】秋雁寫遙天,園柳集驚蟬;競噪長枝裡,爭飛落木前。風高知響急,近樹覺聲連;長楊流喝盡,詎識蔡邕弦。

  【陳劉刪《詠蟬詩》】聲流上林苑,影入侍臣冠;得飲玄天露,何辭高柳寒。

  【虞世南《秋蟬詩》】垂緌飲清露,流響出疏桐;居高聲自遠,非是籍秋風。

  【李百藥《詠蟬詩》】清心自飲露,哀響乍吟風;未上華冠側,先驚翳葉中。

  【隋顏之推《聽鳴蟬詩》】聽秋蟬,秋蟬悲,非一處。細柳高飛夕,長楊明白曙;歷亂起秋聲,參差攪人慮。單吟如轉簫,群噪學調笙;乍飄流曼響,多含斷絕聲。垂陰自有樂,飲露獨為清;短緌何足貴,薄羽不羞輕。螗螂翳下偏難見,翡翠竿頭絕易驚;容止由來桂林苑,無事淹留南斗城。城中帝皇裡,金張及許史;權勢熱如湯,意氣喧城市。劍影奔星落,馬色浮雲起;鼎俎陳龍鳳,金石諧宮征。關中滿季心,關西饒孔子;詎用虞公立國臣,誰愛韓王遊說士。紅顏宿昔同春花,素鬢俄頃變秋華。中腸自有極,那堪教作轉輪車。

蝶第十三编辑

敘事编辑

  崔豹《古今注》曰:蛺蝶,一名野蛾,一名風蝶。江東謂之撻末,色白背青者是也。其有大如蝙蝠者,或黑色,或青斑,名曰鳳子。一名鳳車,一名鬼車。生江南橘樹間。《搜神記》曰:朽葦為蛩,麥為蝴蝶。《列子》曰:陵舄得郁樓則為烏足,此含而相生也。其葉為蝴蝶。

事對编辑

  【入夢 戲園】《莊子》曰:昔者莊周夢為蝴蝶,栩栩然蝴蝶,自逾適志與,不知周也。俄然覺,則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夢為蝴蝶,與蝴蝶之夢為周歟。《古樂府》歌詞:蛺蝶行,蝶遊蝶遨戲東園;奈何卒逢三月養子燕,接我苜蓿間。

编辑

  【梁簡文帝《詠蝶詩》】空園暮煙起,逍遙獨未歸;翠鬣藏高柳,紅蓮拂水衣。復此從風蝶,雙雙花上飛;寄語相知者,同心終莫違。

  【梁劉孝綽《詠素蝶詩》】隨蜂繞綠蕙,避雀隱青薇;映日忽爭起,因風乍共歸。出沒花中見,參差葉際飛;芳華幸勿謝,嘉樹欲相依。

  【梁徐昉《賦得蝶依草應令詩》】秋園花落盡,芳菊數來歸;那知不夢作,眠覺也恒飛。

螢第十四编辑

敘事编辑

  《爾雅》曰:螢火,即炤也。《廣雅》曰:景天,螢火磷也。《禮記》曰:季夏之月,腐草為螢。《大戴禮 夏小正》曰:丹鳥羞白鳥,丹鳥也者,謂丹良也,白鳥也者,謂蚊也。其謂之鳥者,重其養也,凡有翼者為鳥。差也者,進也,不盡食也。崔豹《古今注》曰:螢火一名暉夜,一名景天,一名熠耀,一名磷,一名丹良,一名丹鳥,一名夜光,一名宵燭。腐草為之,食蚊蚋也。

事對编辑

  【羞鳥 卻馬】《大戴禮》曰:丹鳥羞白鳥。《淮南萬畢術》曰:螢火卻馬。注云:取螢火裹以羊皮,置土中,馬見之鳴,卻不敢行。

  【化草 流金】《易通 卦驗》曰:立秋腐草化為螢。潘岳《螢賦》曰:熠熠熒熒,若丹英之照葩;飄飄熲熲,若流金之在沙。

  【景天 暉夜】並見敘事。

编辑

  【西晉傅咸《螢火賦》】潛空館之寂寂兮,意遙遙而靡寧;夜耿耿而不寐兮,憂悄悄而多傷。哀斯火之煙滅兮,近腐草而化生;感詩人之悠懷兮,覽熠耀於前庭。不以姿質之鄙薄兮,欲增輝乎泰清;雖無補於日月兮,期自照於陋形。當朝陽于戢景兮,必宵昧而是征;進不競于天光兮,退在晦而能明。諒有似於賢臣兮,於疏外而盡誠;蓋物小而論大兮,固作者之所旌。假乃光而爾熾兮,庶有表乎忠貞。

  【西晉潘岳《螢火賦》】翔太陰之玄昧,抱夜光以清遊,煩若飛電之霄逝,嘒似移星之雲流。動集陽暉,灼如隋珠;熠熠熒熒,若丹英之照葩。飄飄熲熲,若流金之在沙。載飛載止,光色孔嘉;無聲無臭,明影暢遐。㗖朝露於曠野,庇一葉之垂柯;無干欲于萬物,豈顧恤於網羅。至夫重陰之夕,風雨晦冥;萬物眩惑,翩翩獨征。奇姿燎朗,在陰益榮,猶賢哲之處時,時昏昧而道明。若蘭香之在幽,越群臭而彌馨,隨陰陽以飄搖,非飲食之是營。問螽斯之無忌,希夷惠之清貞;羨微蟲之琦瑋,援彩筆以為銘。

  【梁蕭和《螢火賦》】聊披書以娛性,悅草螢之夜翔;乍依欄而回亮,或傍牖而舒光。忽翔飛而暫隱,時淩空而更揚;竹依窗而度影,蘭因風而送香。此時逸趣方遒,良夜淹留;眺姮娥之澄景,觀熠耀之群遊;類幹沙之火飛,若清漢之星流。入玄夜而光淨,出明燈而色幽;時臨池而泛影,與列宿而俱浮;覺更籌之稍竭,見微光之漸收。爾其斜月西傾,獨照蓬楹;矚曙河之低漢,聞伺潮之遠聲;望落星之掩色,見晨禽之曉征。悲扶桑之吐曜,翳微軀而不明;寫餘襟其未盡,聊染翰以書情。

编辑

  【梁簡文帝《詠螢火詩》】本將秋草並,今與夕風輕;騰空類星隕,拂樹若花生。屏疑神火明,簾似夜珠明;逢君拾光彩,不怯此身輕。

  【梁紀少瑜《詠月中飛螢詩》】遠度時依幕,斜來如畏窗;向月光還盡,臨池影更雙。

  【梁沈旋《詠螢火詩》】火申變腐草,明滅靡恒調;雨墜弗虧光,陽升反奪照。泊樹類奔星,集草疑餘燎;望之如可灼,攬之徒有耀。

  【陳楊縉《照帙秋螢詩》】秋窗餘照盡,入暗早螢來;忽聚還同色,恒然詎落灰。飛影黃金散,依帷縹帙開;含明終不息,夜月空徘徊。

  【虞世南《詠螢詩》】的曆流光小,飄搖弱翅輕;恐畏無人識,獨自暗中明。

  【李百藥《詠螢詩》】窗裡憐燈暗,階前畏月明;不辭逢露濕,祗為重宵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