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學記/卷第十九

卷十九 人部下

美丈夫第一编辑

敘事编辑

  《家語》曰:息土之民美。《周書》曰:美男謂之破老。《爾雅》曰:美士為彥;旺旺,皇皇,穆穆,美也。《論語》曰;堂堂乎張也。(注云:言子張儀容盛。)《左傳》稱公子鮑美而豔,《登徒子賦》稱宋玉為人體貌閑麗。《漢書》云:張子房狀貌如婦人好女,直不疑狀貌甚美。《吳志》:孫桓儀容端正,器懷聰明。《語林》曰:何平叔美姿儀而絕白,魏文帝疑其著粉。夏月與熱湯餅,既啖,大汗出,隨以朱衣自拭,色轉皎然。潘安仁至美,每行於道,群嫗以果擲之,常盈車。《晉書》:王蒙,字仲祖,美姿容。常覽鏡自照,稱其父字曰:「王文開生如此兒耶。」嘗帽破,入市買之。群嫗悅之。爭遺之帽。《漢書》曰:張蒼肥白如瓠;東方朔目如懸珠,齒如編貝;後漢馬援眉目若畫。《左傳》:子太叔美秀而文。《晉書》:謝尚論中朝人物,杜斿膚清,衛叔寶神清。又王戎曰:王衍神姿高徹,如瑤林玉樹,自是風塵外物。又王澄謂王衍曰:兄形似道而神鋒太秀。又《漢書》:司馬相如車騎雍容,閒雅甚都。都,美也。晉裴楷容儀俊爽,時人謂之玉人。

事對编辑

  【乘羊車 執麈尾】《衛玠別傳》曰:玠在齠齔中,乘羊車於洛陽市。舉市咸曰:「誰家玉人?」王夷甫美容貌,常執玉柄麈尾,與手一色而無別。

  【夏潘連璧 甥舅映珠】郭子曰:潘安仁,夏候湛並有美容貌。常同行,人謂之連璧。《衛玠別傳》曰:王武子,玠之舅也,語人曰:「昨與吾外甥並坐,炯然若明珠之在我側,朗然來映人。」

  【班伯甚麗 何晏絕美】《漢書》曰:班伯少受詩于師丹,大將軍王鳳薦伯宜勸學,召見晏昵殿中。容貌甚麗,誦說有法,拜中常侍。《何晏別傳》曰:晏方年七八歲,慧心天悟,形貌絕美。出遊行,觀者盈路,咸謂神仙之類。

  【陳平冠玉 董偃賣珠】《漢書》曰:陳平美色。漢王曰:「平雖丈夫,美如冠玉耳。」又曰:董偃始與母賣珠為業。偃年十三,隨母入平陽公主家,左右言其姣好。主養之,號董君。

  【得葛無恨 窺宋末許】《異苑》曰:鄢陽陳忠女名豐,鄰人葛勃有美姿。豐與村中女共聚絡絲,戲相謂曰:「若得婿如葛勃,無所恨也。」宋玉《登徒子好色賦》曰:「玉為人,體貌閑麗,口多微詞,性又好色,願王勿與出入後宮。」宋玉曰:「臣東家之子,增之一分則太長,減之一分則太短,著粉太白,施朱太赤。然此女登牆三年窺臣,臣至今末許。」

  【龍章鳳姿 凝脂點漆】《嵇康別傳》曰:康長七尺八寸,好容色,雖土木形骸,不自飾,而龍章鳳姿,天質自然。《語林》曰:王右軍目杜弘治曰:「面如凝脂,眼如點漆,此神仙中人。」

  【宋鮑美豔 孫桓聰明】見敘事。

  【宋明等珪璧 何晏若神仙】王智深《宋紀》曰:宋明帝諱,姿貌豐潔,與珪璧等質。何晏事見上。

编辑

  【陳沈炯《長安少年行》】長安好少年,驄馬鐵連錢;陳王裝玉勒,晉後鑄金鞭。步搖如飛燕,劍鍔似舒蓮;去來新市北,遨遊大道邊。道邊三老翁,顏鬢似衰蓬;自言生漢代,少小見豪雄。五侯俱日拜,七貴各論功;建章連北闕,復道應南宮。太后居長樂,天子出回中;玉輦迎飛燕,金山賞鄧通。一朝復一日,忽見市朝空;扶桑無復海,昆山倒向東。少年何暇問,頹齡遇福終。子孫冥滅盡,鄉閭不復通。淚盡眼方暗,脾傷耳自聾。杖策尋遺老,歌嘯詠悲翁;遭隨今有遇,非敢訪童蒙。

美婦人第二编辑

敘事编辑

  《毛詩注》云:美女為媛。何承天《纂文》云:孚瑜,美色也。《莊子》曰:西施、毛嬙,人之所美也。魚見之深入,鳥見之高飛。《左傳》稱,鄭有徐吾犯之妹甚美,公孫楚與公孫黑爭聘之。又宋孔父嘉之妻美,宋華父督見之于路,目逆而送之曰:「美而豔。」《公羊傳》曰:邾婁顏夫人有國色。《後漢書》曰:梁冀妻孫壽色美,善為妖態。作愁眉,啼妝,墮馬髻,折腰步,齲齒笑,以為媚惑。

事對编辑

  【弄玉 飛瓊】劉向《列仙傳》曰:蕭史者,秦穆公時人。善吹蕭,能致孔雀白鶴。穆公女弄玉好之,公以妻焉。一朝隨鳳飛去。《漢武內傳》:西王母乘紫雲之輦,履玄瓊之舄,下輦上殿,呼帝共坐,命侍女許飛瓊鼓雲和之簧。

  【南威 西子】《戰國策》曰:晉文公得南威,三日不朝。遂推南威而遠之,曰:「後代必有以色亡國者。」曹植《扇賦》曰:情駘蕩而外得,心悅豫而內安;增吳氏之姣好,發西子之玉顏。

  【楚娃 宋豔】服虔通《俗文》曰:南楚以美色為娃。揚雄《方言》曰:宋衛晉鄭之間,美色曰豔。

  【絳樹 青琴】魏文帝《與繁欽書》曰:今之妙舞莫巧於絳樹,清歌莫激于宋臘。司馬相如《上林賦》曰:若夫青琴宓妃之徒,絕殊離俗,冶閑都麗,靚妝刻飾。

  【巫峽 洛川】《山海經》曰:丹山西即巫山也,帝女居焉。宋玉所謂「我帝之季女,名曰瑤姬」。其間首尾一百六十里,謂之巫峽,蓋因山為名也,曹植《洛神賦》曰:容與乎揚林,流眄乎洛川;俯則未察,仰以殊觀。睹一麗人,於岩之畔。

  【高唐 下蔡】宋玉《神女賦》曰:楚襄王與宋玉游於雲夢之澤,使宋玉賦高唐之事。其夜王寢,夢與神女遇,其狀甚麗。阮籍詩:二妃游江濱,逍遙順風翔;交甫懷玉佩,婉孌有芬芳。傾城迷下蔡,容好結中腸。

  【翠翰眉 蟬翼鬢】陸機《豔歌行》:美目揚玉澤,蛾眉象翠翰;鮮膚一何潤,秀色若可餐。崔豹《古今注》:魏文帝宮人絕所愛者,有莫瓊樹。薛夜來,陳尚衣,陳巧笑,皆日夜在側。瓊樹始制為蟬鬢,挈之縹緲如蟬翼,故號曰蟬鬢。

  【束素腰 橫波目】宋玉《登徒子賦》曰:臣東家之子,眉如翠羽,腰如束素。傅毅《舞賦》曰:眉連娟以增繞,目流睇而橫波。

编辑

  【宋玉《高唐賦並序》】昔者先王,嘗游高唐。怠而晝寢,楚一婦人,曰:「妾巫山之女也,為高唐之客;聞君游高唐,願薦枕席。」王因幸之。去而辭曰:「妾在巫山之陽,高唐之;朝為行□,暮為行雨,朝朝暮暮,陽臺之下。」王曰:「朝□始出,狀若何也?」玉對曰:「其始出也,昭兮若松時;其少進也,晰兮若姣姬。揚袂鄣日而望所思,忽兮改容;偈兮若駕駟馬,建羽旌,湫兮如風,淒兮如雨。風止雨霽,□無處所;中阪遙望,玄木冬榮。煌煌熒熒,奪人目精;爛兮若列星,曾不可殫形。」

  【漢司馬相如《美人賦》】臣之東鄰,有一女子,玄發豐豔,蛾眉皓齒,顏盛色茂。景曜光起,恒翹翹而相顧,欲留臣而共止。登垣而望臣,三年於茲矣。臣棄而弗許,離宮閑館,寂寞重虛,門閣晝掩,曖若仙居。臣排其戶而造其堂,芳香鬱烈,黼帳高張。有女獨處,婉然在床,奇葩逸麗,素質豔光,睹臣遷延欲笑而言曰:「上客何國之公子?所從來無乃遠乎?」遂設旨酒,進鳴琴。臣遂撫弦為幽蘭、白雪之曲。女乃歌曰:「獨處室兮廓無依,思佳人兮情傷悲,有美人兮來何遲,日既暮兮華色衰,敢托身兮長自思。玉釵掛臣冠,羅袖拂臣衣。」

  【魏曹植《洛神賦》】禦者對曰:臣聞河洛之神,名曰宓妃,君王所見,無乃是乎?其狀若何?臣願聞之。餘告之曰:「其形也翩若驚鴻,婉若游龍;榮曜秋菊,華茂春松;仿佛兮若輕雲之蔽月,飄搖兮若流風之回雪。遠而望之,皎若太陽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淥波。濃纖得所,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若約素。延頸秀項,皓齒呈露;芳澤無加,鉛華不禦。雲髻峨峨,修眉連娟;丹唇外朗,皓齒內鮮。明眸善ツ,靨輔承歡;瑰姿豔逸,儀靜體閑。柔情綽態,媚於語言;奇服曠代,骨象應圓。被羅衣之璀璨,珥瑤碧之華琚;戴金翠之首飾,綴明珠以耀軀。踐遠遊之文履,曳霧綃之輕裾;微幽蘭之芳藹兮,步踟躕於山隅。於是忽焉縱體,以邀以嬉,左倚彩旄,右蔭桂旗。攘皓腕於神滸兮,采湍瀨之玄芝。餘情悅其淑美,心振盪而不怡,收和顏以靜志兮,申禮防以自持。於是洛靈感焉,徙倚彷徨;神光離合,乍陰乍陽。竦輕軀以鶴立,若將飛而未翔;踐椒途之郁烈,步衡薄以流芳。超長吟以永慕兮,聲哀厲而彌長。歎匏瓜之無匹,詠牽牛之獨處;揚輕袿之綺靡,翳修袖以延佇。體迅飛鳧,飄忽若神;淩波微步,羅襪生塵。動無常則,若危若安。又曰:載北,過南風;紆素嶺,回清陽。動丹唇徐言,陳交接之大綱;恨人神之道殊兮,怨盛年之莫當。於是背下陵高,足往心留;遺情想像,顧望懷愁。」

  【宋謝靈運《江妃賦》】小腰微骨,朱衣皓齒;綿視騰來,靡容膩理。出月隱山,落日映嶼;收霞斂色,回飆拂渚。每弛情於晨暮,矧良遇之莫敘;投明珠以申贈,覬色授而魂與。嗟佳人之眇邁,眺霄際而皓語;懼展愛之未期,抑傾念而佇。天臺二蛾,宮亭雙媛;青袿神接,紫衣形見。或飄翰淩煙,或潛泳浮海;萬里俄頃,寸陰未改。事雖假於雲物,心常得於無待。

编辑

  【古詩】青青河畔草,鬱鬱園中柳;盈盈樓上女,皎皎當窗牖。娥娥紅粉妝,纖纖出素手。自雲娼家女,嫁為蕩子婦;蕩子行不歸,空床難獨守。

  【晉阮籍詩】姹俊閑都子,英曜何芬葩;玄鬢髮朱顏,睇眄有光華。傾城思一顧,遺視來相過;願為三春遊,朝陽忽蹉跎。

  【又詩】二妃游江濱,逍遙順風翔;交甫懷玉佩,婉孌有芬芳。倚靡情歡愛,千載不相忘;傾城迷下蔡,容好結衷腸。感激生愛思,萱草樹蘭房。

编辑

  【漢李延年歌】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甯不知傾城國,佳人難再得。

  【晉傅玄歌】有女懷芬芳,是々步東廂;蛾眉雙翠羽,明眸發清光。丹唇翳皓齒,秀顏若珪璋;巧笑露靨轉,眾媚不可詳。令儀希世出,無乃古毛嬙;首戴金步搖,耳系明月璫。

编辑

  【魏曹植《美女篇》】美女妖且閑,採桑歧路間;柔條芬冉冉,葉落何翩翩。攘袖見素手,皓腕約金環;頭上金雀釵,腰佩翠琅玕。明珠交玉體,珊瑚間木難;羅衣何飄搖,輕裾隨風還。顧ツ遺光彩,長笑氣若蘭;行徒用息駕,休者以忘餐。

编辑

  【《古樂府 陌上桑行》】日出東南隅,照我秦氏樓;秦氏有好女,自言名羅敷。羅敷善採桑,採桑城南隅。青絲為籠繩,桂枝為籠鉤;頭上發墮髻,耳中明月珠。緗綺為下裾,紫綺為上襦。觀者見羅敷,下擔捋髭須;少年見羅敷,脫巾著襆頭。耕者忘其犁,鋤者忘其鋤;來歸相喜怒,但坐觀羅敷。使君從南來,五馬立踟躕。

  【宋鮑昭《堂上行》】暉暉朱顏酡,紛紛織女梭;滿堂皆美女,自我對娥。箏笛更彈吹,高唱好相和;萬曲不關心,一曲動情多。欲知意厚薄,又聽聲相過。

醜人第三编辑

敘事编辑

  《釋名》曰:醜,臭也,穢也。《家語》曰:耗土之人醜。《尚書 洪范》:六極,五曰惡。(孔安國曰:醜陋也。)《發蒙記》曰:醜男蔑,醜女離春。《廣雅》曰:仳、亻隹、媒、、亻台、{西服}、<爽頁>、╈、為、睢、頦、顝、䫏,醜也。《毛詩》曰:不見子都,乃見狂且。(注曰:狂且,狂醜之人。)《左傳》曰:賈大夫貌惡,取妻而美,三年不言。禦以如皋,射雉獲之,其妻始笑。《孫卿子》曰:衛靈公有臣曰公孫呂,身長七尺,面長三尺而廣三寸,名動天下。《史記》曰:澹台滅明狀甚惡,秦相蔡澤欽頤折。《晉書》:左思貌醜而口訥。何承天《纂文》曰:嫫母,醜人也。《列女傳》曰:齊孤逐女,其狀甚惡。又,齊宿留女,項有大瘤;梁鴻之妻孟光,醜黑而肥,力能舉石臼。

事對编辑

  【短足 銳頭】崔鴻《前秦錄》曰:苻雄,字元才,趙建武中拜龍驤將軍。貌醜,頭大而足短,故軍稱為大頭龍驤。劉謐之《龐郎賦》曰:其頭也,則中骼而上下銳,額平而承枕四起。

  【欽頤 推顙】周斐《汝南先賢傳》曰:周燮,字彥祖,欽頤折額,貌甚醜。母欲不舉,其父曰:「吾聞諸聖賢人,狀皆有異於人。興我宗者必此兒。」遂舉之。《呂氏春秋》:陳有惡人曰郭洽,眉推顙,色如漆也。

  【承宮 管輅】《後漢書》曰:承宮名播匈奴。時單于使求見,宮曰:夷狄眩名,非識實也;臣狀貌醜,不可以示遠人。《魏志》曰:管輅容貌醜,而嗜酒飲食,無威儀也。

  【孫秀 駘他】《晉書》孫秀尚河東公主,形陋短小,奴僕之下者也。《莊子》曰:魯哀公問仲尼曰:「衛有惡人焉?」曰哀駘他,丈夫之與處者,思不能去也。婦人之請於其母曰:「與為人妻,甯為夫子妾者。」十數而未止也,是必有以異乎人也。寡人召而觀之,果以惡駭天下。

  【子羔貌惡 伯倫形陋】《家語》曰:高柴,字子羔,長不過六尺,狀貌甚惡。為人篤孝,知名孔子之門,仕為郕宰。梁祚《魏國統文》曰:劉伶,字伯倫,形貌醜陋,身長六尺。然肆意放蕩,悠焉獨暢,自得一時,常以宇宙為狹。

  【支離隱頤 夏禹長頸】《莊子》曰:支離疏者,頤隱於臍,肩高於項,會撮指天,五管在上,兩髀為脅也。《屍子》曰:禹長頸鳥喙,面目顏色亦惡矣,天下獨賢之。

  【雕鷦 嫫母】焦贛《易林 復之蒙》曰:雕鷦娶妻,深目窈鬥,折腰不媚,與伯相負。何承天《纂文》曰:嫫母,醜人也,黃帝愛幸。

  【誕女 亮妻】《世說》曰:王廣娶諸葛誕女,入室,言語始交。王語婦曰:「神色卑下,殊不似公休。」婦曰:「大丈夫不能仿佛彥雲,而令婦人比蹤英傑。」習鑿齒《襄陽記》曰:黃承彥謂孔明曰:「君擇婦,身有醜女,黃須黑色,而才堪相配君子。」孔明許焉,載送之,時人以為笑樂。鄉里為之諺曰:莫作孔明擇婦,正得河外醜女。

  【仰鼻 宿瘤】劉向《列女傳》曰:齊鐘離春者,齊無鹽邑女,宣王之正後也。其為人極醜無雙,凹頭深目,長肚大節,仰鼻結喉,肥項少發,折腰出胸,皮膚若漆。行年三十,無所容入,行嫁不售,於是拂拭短褐,自謁宣王。宣王納之為後。又曰:齊宿瘤女者,齊東郭採桑之女,閔王后也。項有大瘤,故號宿瘤。

  【孤逐 厚送】劉向《列女傳》曰:齊孤逐女者,其狀甚醜。三逐於鄉,五逐於裡,過時無所容,乃造襄王之門而求見。王輟食而起謹敬。左右曰:「三逐於鄉者不忠,五逐於裡者少禮,何足為貴?」王曰:「子不識也。夫牛鳴而馬不應者,異類故也。其人必有異者。」遂見,與之語而悅之。《韓詩外傳》:齊王厚送女,欲妻屠門肚,肚辭以疾。其友勸之曰:「子孫死腥臭之肆而已乎,何以辭之?」肚應曰:「其女醜。」其友曰:「何謂也?」肚曰:「吾肉善,如量而去,若少耳;吾肉不善,雖以他附益之,尚猶不售。今厚送子,子醜故耳。」其友下問,女果醜。

  【惠妃 允婦】王隱《晉書》曰:武帝為太子納妃,謀久不決。上欲娶衛瓘子,楊後欲娶賈充女。上曰:「衛公女有五可,賈公女有五不可。衛家種賢而多子,端正而長白;賈家種妒而少子,醜而短墨也。郭子曰:許允婦是阮德如妹,奇醜,交禮竟,許永無復入理。桓範勸之曰:阮嫁醜女與卿,故當有意,宣察之。」許便入見,婦即出提裙裾待之。許謂婦曰:「婦有四德,卿有幾?」答曰:「新婦所乏唯容;士有百行,君有其幾?」許曰:「皆備。」婦曰:「君好色不好德,何謂皆備?」許有慚色,遂雅相重。

  【勃屑 隴謙】《楚辭》曰:西施是々而不得見,嫫母勃屑而日侍。又《楚辭》曰:珪璋雜於甑室,隴謙與孟陬同宮;舉世以為恒俗,固將愁苦而終窮。

编辑

  【劉謐之《龐郎賦》】坐上諸君子,各各明君耳;聽我作文章,說此河南事。

  【朱彥時《黑兒賦》】世有非常人,實惟彼玄士;稟茲至緇色,內外皆相似。臥如驪牛驤,立如烏牛寺,忿如ず鵒鬥,樂似鸕鷀喜云云。

  【劉思真《醜婦賦》】人皆得令室,我命獨何吝?不遇姜任德,正值醜惡婦。才質陋且儉,姿容劇嫫母;鹿頭獼猴面,椎額復出口。折靨樓鼻,兩眼䫜如臼;膚如老桑皮,耳如側兩手。頭如研米槌,發如掘掃帚;惡觀醜儀容,不媚似鋪首。暗鈍拙梳髻,刻畫又更醜;妝頰如狗舐,額上獨偏厚。朱唇如踏血,畫眉如鼠負;傅粉堆頤下,面中不遍有。領如鹽豉囊,袖如常拭釜;履中如和泥,爪甲長有垢。腳皸可容箸,熟視令人嘔。

  【宋玉《登徒子好色賦》】登徒子妻,蓬頭攣耳,齦唇曆齒,旁行傴僂,又疥且痔。登徒子悅之,使有五子。王熟察之,誰為好色者矣?

長人第四编辑

敘事编辑

  《周書》曰:丘陵之人專而長。《淮南子》曰:東方之人長。《禮鬥儀》曰:君乘土而王者其人長。《帝王世紀》曰:禹長九尺九寸,殷湯長九尺。《孔演圖》曰:孔子長十尺。《帝王世紀》曰:秀厲之妃生文王昌,身長十尺。《吳越春秋》曰:伍子胥長一丈,眉間一尺。《漢書》曰:韓王信長八尺九寸,張蒼長大肥白如瓠,金日磾長八尺二寸,東方朔長九尺三寸。《河圖龍文》曰:龍伯國人長三十丈。以東得大秦國,人長十丈。又以東十萬里得佻國,人長三丈五尺。又以東十萬里中秦國,人長一丈。天之東南西北極,各有銅頭鐵額兵,長三千萬丈。又有金剛敢死力士,長三千萬丈。天中太平之都,有都甲食鬼鐵面兵,長三千萬丈。東方朔《神異經》曰:西南大荒中有人焉,長一丈;其腹圍九尺。踐龜蛇,戴朱鳥;左手憑青龍,右手憑白虎。知河海斗斛,識山石多少,知天下鳥獸言語,知百穀草木鹽苦。名曰聖,一名哲,一名先,一名無不達。凡人見拜者,令人神智。西北海外有人焉,長二千里,兩腳中間相去千里,腹圍一千五百里。但日飲天酒五斗,不食五穀魚肉,唯飲酒。好遊山海間,不犯百姓,不幹萬物,與天地同生。名無路之人,一名仁,一名信,一名神。

事對编辑

  【腰十圍 跡六尺】《晉書》曰:尹緯,字景亮。少有大志,不營產業。身長八尺,腰帶十圍,魁梧有爽氣。《史記》曰:秦始皇時,有大人見臨洮,身長五丈,腳跡六尺。

  【見襄武 出蓬萊】《魏志》曰:咸熙二年,有大人見襄武縣,長二丈餘,腳跡長三尺二寸,白髮,著黃單衣黃巾。《漢書》曰:王莽時,有奇士,長一丈,大十圍。自謂曰巨毋霸,本出於蓬萊東五城西北昭如海濱。軺車不能載,三馬不能勝。即日大車四馬,建旗載詣闕,臥則枕股。

  【眉見軾 骨專車】《穀梁傳》:魯文公十一年,叔孫得臣敗狄於咸。長狄也,弟兄三人,大害中國,瓦石不能害。叔孫得臣,最善射者也。射其目,身橫九畝;斷其首,眉見於軾。《國語》曰:吳伐越,隳會稽,獲骨焉,節專車。吳子使問仲尼,仲尼曰:「昔禹致群臣於會稽之山,防風氏後至,禹戮之。其骨節專車,此為大矣。」

  【長狄五丈 千秋八尺】《尚書 洪范 五行傳》曰:長狄之人,長蓋五丈餘也。《漢書》曰:車千秋,姓田,為高寢郎。戾太子敗,千秋訟太子冤,上乃召見。千秋長八尺餘,體貌甚美。

  【馬騰雄異 趙壹魁梧】袁宏《漢紀》曰:長樂衛尉馬騰,其長八尺,身體洪大,面鼻雄異,而性賢厚,人多敬之。《後漢書》:趙壹,字元淑,體貌魁梧,身長九尺。美鬢眉,望之甚偉。恃才傲物,為鄉曲所擯。

  【海釣巨鼇 河流大屐】《列子》曰:大壑中有五山,天帝使巨鼇戴五山。龍伯國有大人,釣六鼇,合負而歸。因灼其骨,帝怒,滅龍伯之國。祖沖之《述異記》曰:苻健皇始四年,有長人見,身長五丈。語人張靖曰:今當太平,新平令以聞。健以為妖妄,召靖系之。是月霖雨,河渭泛溢,滿阪津監寇登于河中流。得大屐一隻,長七尺三寸,足跡稱屐,指長尺餘,文深七寸。

  【巨霸枕股 申香拂蓋】巨霸見上。《三十國春秋》:置左右鎮郎及拂蓋郎,申香為拂蓋郎,長一丈九尺。

  【十丈極數 三馬不勝】《國語》曰:人之長極幾何?仲尼曰:「長者不過十丈,數之極也」三馬事見出蓬萊注。

  【林父千里 支提三丈】東方朔《神異經》:東南隅大荒中有林父焉,其高千里,腹圍百輔。郭子橫《洞冥記》曰:有支提國人,長三丈二尺,有三手,一手當胸,手足各三指。

编辑

  【漢司馬相如《大人賦》】世有大人兮,在乎中州;宅彌萬里兮,曾不足以少留。悲世俗之迫隘兮,朅輕舉而遠遊;垂絳幡之素霓,戴雲氣而上浮。建絡澤之修竿兮,總光耀之彩旄;垂旬始為糸參兮,曳彗星而為{髟肖}。掉指揮以偃蹇兮,又旖旎以招搖;攬攙搶以為旌兮,靡屈虹以為綢。江杳眇以泫泫兮,焱風湧而雲浮。

编辑

  【晉郭璞《長臂國贊》】雙臂三丈,體如中人,彼曷為者。長臂之人,修腳是負,捕魚海濱。

  【又《誇父贊》】神哉誇父,難以理尋;傾河及日,遁形鄧林:觸類而化,應無常心。

短人第五编辑

敘事编辑

  《國語》曰:僬僥國人長三尺,短之至也。《方言》曰:侏儒,短人也。,矲,短也。《漢武故事》:東郡送一短人,長七寸,名巨靈。《漢書》曰:嚴延年為人短小精悍,敏捷於事;婁護為人短小精辨。何承天《纂文》曰:漢光武時,穎川張仲師長二尺。《魏書》曰:王粲,樂進並為人短小。《占夢書》曰:凡夢侏儒事不成,舉事中止後無名,百姓所笑人所輕。《拾遺記》曰:員嶠山有陀移國,人長三尺,壽萬歲;廣延之國人長二尺。東方朔《神異經》曰:西北荒中有小人,長一寸,朱衣玄冠;西海之外有鶴國,男女皆長七寸。

事對编辑

  【臧紇 高柴】《左傳》:邾人莒人伐鄶,臧紇救鄶,敗於狐駘。國誦之曰:「臧之狐裘,敗我於狐駘;我君小子,侏儒是使。侏儒侏儒,敗我於邾。」《家語》曰:高柴,字子羔,不過六尺,為人篤孝。

  【優旃 蔡義】《史記》曰:優旃,秦倡侏儒也。始皇時置酒,天雨,陛楯者寒。旃矜之,乃大呼曰:「女雖長,雨中立;我雖短,故幸休。」始皇乃使皆代之。《漢書》:蔡義為丞相,時年八十餘。短小無鬢眉,貌似老嫗;行步俯僂,常兩吏持夾乃能行。

  【楚葉公 齊晏子】《孫卿子》曰:楚葉公子高,微小短瘠,其行將若不勝衣。《晏子春秋》曰:晏子短,奉使楚,楚為小門。晏子不入,曰:「使狗國即從狗門入;今使楚,不當從狗門入也。」

  【蔡賦巴馬 郭贊靖人】蔡邕《短人賦》曰:巴巔馬兮柙下狗。郭璞贊曰:僬僥極麼,靖人又小。

  【王敬端方 張松放蕩】《宋書》曰:王敬弘形狀短小,而坐起端方。《益部雜記》曰:張松為人短小,而放蕩不理節操。

  【婁護精辯 嚴延敏捷】並見敘事。

  【巨靈七寸 陀移三尺】並見敘事。

  【西海畏鵠 東方駘騶】東方朔《神異經》曰:西海外有鶴國,人長七寸。行如飛,日千里,百物不敢犯。唯畏海鵠,海鵠遇則吞之。壽三百歲。人在鵠中不死,《漢書》曰:東方朔駘騶侏儒曰:「帝以若曹無益于縣官,今欲盡殺若曹。」侏儒大懼。

编辑

  【漢蔡邕《短人賦》】侏儒短人,僬僥之後。出自外域,戎狄別種;去俗歸義,慕化企踵。遂在中國。形貌有部;名之侏儒,生則象父。唯有晏子,在齊辨勇;匡景拒崔,加刃不恐。其餘公,劣厥僂窶,晝噴怒語,與人相距。蒙昧嗜酒,喜索罰舉。醉則揚聲,罵詈諮口;眾人恐忌,難與並侶。是以陳賦,引譬比偶;皆得形象,誠如所語。其詞曰:「雄荊雞兮鶩鵜,鶻亢雛兮鶉雌;冠戴勝兮啄木兒,觀短人兮形若斯,蟄地蝗兮蘆即蛆,繭中蛹兮蠢蠕頁。視短人兮形若斯,木門閫兮梁上柱;弊鑿頭兮斷柯斧,鞞鼓兮補履[A15C]。脫椎枘兮搗薤杵,視短人兮形如許。」

编辑

  【郭璞《僬僥贊》】僬僥極麼,靖人又小;四體取足。眉目才了。

奴婢第六编辑

敘事编辑

  《風俗通》曰:古制本無奴婢,即犯事者或原之。臧者,被臧罪沒入為官奴婢;獲者,逃亡獲得為奴婢也。《說文》曰:男入罪曰奴,女入罪曰婢。《方言》曰:臧、甬、侮、獲,奴婢賤稱也。荊、淮、海岱並齊之間,罵奴曰臧,罵婢曰獲。齊之北鄙,燕之北郊,凡人男而婿婢曰臧,女而婦奴曰獲。又,亡奴謂之臧,亡婢謂之獲,皆謂奴婢之賤稱。秦晉之間,罵奴曰侮;燕齊之間,養馬者及奴婢女廝皆謂之娠。(女廝,婦人給使者。)《史記》曰:季布為朱家鈐奴,欒布為人所略賣為奴,衛青為侯家奴。《漢書》曰:王莽時,匈奴侵寇,乃大募天下囚徒人奴,名曰豬突勇。《晉書》曰:烈宗之母本織坊中婢,形色長黑,宮人謂之昆侖。太宗以計幸之,生烈宗。又,裴秀之母婢,秀年十八,有令望,而嫡母妒。賓客滿座,乃令秀母親下食與眾賓。眾賓見並拜之。

事對编辑

  【周奚 晉隸】《周禮》曰:奚三百人。鄭玄注曰:古者從坐,男女沒入縣官曰奴婢,其少才智者以為奚。今時侍史官婢是也。《左傳》曰:斐豹,隸也。杜預注曰:犯罪沒官為奴。

  【遺賈 賜光】《史記》曰:諸呂擅權。陸賈曰:「天下安,注意相;天下危,注意將。將相和則士豫附。」於是陳平遂結歡太尉,以奴婢百人遺賈。《漢書》:宣帝詔,大司馬光宿衛忠正,宣德明恩,賞賜前後奴婢百七十人。

  【鄭泥中 龐灶下】劉義慶《說苑》曰:鄭玄家奴婢皆讀書。玄嘗怒,使曳一婢於泥中。一婢來問曰:「胡為乎泥中?」答曰:「薄言往訴,逢彼之怒。」《風俗通》曰:河南龐儉少遇亂,失父。後鑿井得錢千餘萬,行求老蒼頭,使主牛馬,有婚會。奴在灶下竊言:「堂上母,我妻也。」使驗問,遂為夫婦如初。時人語曰:廬裡諸龐,鑿井得銅,買奴得翁。

  【陳餘地 吳谷利】應劭《風俗通》曰:將作大匠陳國公孫志節有蒼頭餘地,年七十,工書疏。《江表傳》曰:谷利,吳大奴也。

  【翻羹汙衣 覆酒就杖】《東觀漢記》曰:劉寬性簡略,夫人欲試寬意,而當朝會。裝嚴已訖,使婢奉肉羹,翻汙朝衣。婢收之,寬神色不異,乃徐言羹爛汝手。劉向《列女傳》曰:周室大夫仕于周,妻淫于鄰。主父還,恐覺之,為毒藥,使媵婢進之。婢私曰:「進之則殺主父,告之則殺主母。」因僵覆酒,主父怒而笞之。妻恐婢言之,因他過欲殺之,婢就杖將死而不言。主父之弟聞之,直以告主父,放其妻,將納婢,辭以自殺。主父乃厚幣嫁之。

  【拔劍斷席 平頭提霜】《史記》曰:任安,衛將軍舍人。過平陽主家,主家設食,與騎奴同席而食,安拔佩刀斷席別坐。古詩曰:足下絲履五文章,平頭奴子提履霜。

  【沈當問耕 劉使執杼】沈約《宋書》曰:虜據滑台,太祖欲北伐,沈慶之固陳不可。丹陽尹徐湛之,吏部尚書江湛,並在坐上,使湛之等難慶之,曰:「理國譬如理家,耕當問奴,織當訪婢。陛下今欲伐國,而與白面書生輩謀之,事何由濟?」上大笑。劉謐之《與天公箋》曰:在於建寧之邑,始得數處相遲,方欲教奴學耕,使婢執杼。

  【翟青代死 杜墓更生】皇甫謐《烈女後傳》曰:會稽翟素者,翟氏之女也。受聘未及配,適遭賊,欲犯之,臨以白刃。素婢名青,青乞代素。賊殺素,後欲犯青。青曰:「向欲代素,恐被恥獲害耳,今素尚死,何以生為!」賊復殺之。干寶《搜神記》曰:晉杜嘏家葬,而婢誤不得出。十餘年於墓,而婢尚生,雲始如眠,有頃漸覺。問之,自謂一再宿。初埋之十五六,及開塚更生,猶十五六。嫁之有子。

  【胡婢善射 夷奴斫石】《三輔決錄》曰:金禕為郡上計,留在許都。時魏武使長史伍必將兵,衛天子于許都。禕與必善。必見禕有胡婢善射,必常請之從役也。《林邑記》曰:範文夷師父,奴也。以刀斫石障,如斬蘆葦。後為國王。

编辑

  【後漢蔡邕《青衣賦》】金生砂礫,珠出蚌泥,歎茲窈窕,產於卑微。ツ倩淑麗,皓齒蛾眉;縱橫接發,葉如低葵。綺袖丹裳,躡蹈絲扉。盤跚蹴蹀,坐起低昂;和暢善笑,動楊朱唇。都冶武媚,卓躒多姿;精惠小心,趨事如飛。中饋裁割,莫能雙追;關雎之潔,不陷邪非。察其所履,世之鮮希;宜作夫人,為眾女使。伊何爾命,在此賤微,代無樊姬,楚莊晉妃。感昔鄭季,平陽是私;故因揚國,厲爾邦畿。雖得燕娩,舒寫情懷;寒雪繽紛,充庭盈階。兼裳累鎮,輾轉倒頹;昕昕將曙,雞鳴相催。飭駕輒嚴,將舍爾乖;蒙冒蒙冒,思不可排。

  【張子並《誚青衣賦》】彼何人斯?悅此豔姿。麗辭美譽,雅句斐斐;文則可嘉,志鄙意微。鳳兮鳳兮,何德之衰;高岡可華,何必棘茨。醴泉可飲,何必ㄜ泥;隨珠彈雀,堂溪刈葵。鴛雛啄鼠,何異乎鴟。厲觀今古,禍福之階,多猶孽妾淫妻。書戒牝雞,詩載哲婦,三代之季,皆由斯起。晉獲驪戎,斃壤恭子;有夏取仍,覆宗絕祀。叔肸納申,聽聲狼似;穆子私庚,豎牛餒已。黃歇之敗,從李園始;魯受齊樂,仲尼逝矣。文公懷安,薑誚其鄙;周漸將衰,康王晏起。畢公喟然,深思古道;感彼關雎,德不雙侶。但願周公,好以窈窕;防微誚漸,諷諭君父。孔氏大之,列冠篇首;晏嬰潔志,不顧景女。及雋不疑,奉霍不受;見尊不迷,況此麗豎。三族無紀,綢繆不序;蟹行索妃,旁行求偶。昏姻無媒,宗廟無主;門戶不名,依其在所。生女為妾,生男為虜;歲時酹祀,詣其先祖。或於馬廄,廚間灶下;東向長跪,接狎觴酒。悉請諸靈,僻邪當主;多乞少出,銅瓦鐵柱。積繒累億,皆來集聚;奇婉歡心,各有先後。臧獲之類,蓋不足數。古之贅婿,尚為塵垢;況明智者,欲作奴父。

编辑

  【劉夷道《詠死奴詩》】丹籍生涯淺,黃泉歸路深;不及江陵樹,千秋長作林。

编辑

  【喬知之《綠珠篇》】石家金谷重新聲,明珠十斛買娉婷;此日可憐只自許,此時可愛得人情。君家閨閣不曾難,恒持歌舞借人看;意氣雄豪非分理,驕矜勢力橫相干。辭君去,終不忍,徒勞掩面傷鉛粉;百年離別在高樓,一代紅顏為君盡。

编辑

  【喬道元《與天公箋》】奴曰高安,兩手並殘;指如竹筒,畏風惡寒。小者家生,厥名曰饒;腹中瘕堅,大如飯捎。飽食終日,不能作勞。借一小兒,傖公吳母,近因冬節,暫詣其舅。狗咬一脛,肉落如手,攣筋徹骨,跂而不愈。長婢來成,左目失明;動則入井,已死復生。次婢良信,有桓公司馬之疹;行步雖曠,了無前進;隱疾難明,辭不盡韻。小婢從成,南方之奚;形如驚獐,言語嘍厲;聲音駭人,唯堪丘雞。之無所役,遣詣阿稽。復被狗咋,困熟如泥。

编辑

  【漢王褒《責鬚髯奴辭》】我觀人鬚,長而復黑,冉弱而調。離離若緣坡之竹,鬱鬱若春田之苗;因風披靡,隨身飄搖。爾乃附以豐頤,表以蛾眉,髪以素顏,呈以妍姿。約之以絏線,潤之以芳脂,莘莘翼翼,靡靡綏綏;振之發曜,黝若玄珪之垂。於是搖鬢奮髭,則論說虞唐;鼓動鬣,則研核否臧。內育環形,外闡宮商。相如以之都雅,顓孫以之堂堂,豈若子髯,既亂且赭;枯槁禿瘁,劬勞辛苦。汗垢流離,污穢泥土;傖囁穰擩,與塵為侶。無素顏可依,無豐頤可怙。動則困於總滅,靜則窘於囚虜。薄命為髭,正著子頤;為身不能庇其四體,為智不能禦其形骸。獺須瘦面,常如死灰;曾不如犬羊之毛尾,狐狸之毫犛。為子須者,不亦難哉。

编辑

  【漢王褒《僮約》】蜀郡王子泉,以事到煎上寡婦楊惠舍。有一奴名便了,倩行酤酒。便提大杖上冢巔曰:「大夫買便了時,但約守冢,不約為他家男子酤酒。」子泉大怒曰:「奴寧欲賣耶?」惠曰:「奴父許人,人無欲者,子即決賣券云。」奴復曰:「欲使皆上券。不上券,便了不能為也。」子泉曰:「諾。」券文曰:

神爵三年正月十五日,資中男子王子泉,從成都安志里女子楊惠買夫時戶下髯奴便了,決賣萬五千。奴從百役使,不得有二言。晨起早歸,食了洗滌;居當穿臼,縛帚裁盂。鑿井浚渠,縛落鋤園,斫陌杜埤,地刻大枷。屈竹作把,削治鹿盧,出入不得騎馬載車。踑坐大呶,下床振頭;垂釣刈芻,結葦臘纑。汲水酪佐、酉且酉莫。織履作簏,黏雀張鳥;結網捕魚,繳雁彈鳧。登山射鹿,入水捕龜。後園縱養雁鶩百餘,驅逐鴟鳥,持捎牧豬,種薑養芋,長育豚駒。糞除常潔,餵食馬牛;鼓四起坐,夜半益芻。二月春分,陂堤杜疆;落桑披棕,種瓜作瓠。別茄披蔥,焚槎發疇;壟集破封,日中早燴。雞鳴起春,調治馬驢,兼落三重。舍中有客,提壺行酤,汲水作鋪,滌杯整案。園中拔蒜,斫蘇切脯,築肉臛芋,膾魚炰鱉。烹茶盡具,酺已蓋藏;關門塞竇,喂豬縱犬,勿與鄰里爭鬪。奴但飯豆飲水,不得嗜酒;欲飲美酒,唯得染唇漬口,不得傾盂覆斗。不得晨出夜入,交關伴偶。舍後有樹,當裁作船,下至江州,上到煎主,為府掾求,用錢推訪;惡敗棕索,綿亭買席,往來都洛,當為婦女求脂澤,販於小市。歸都擔枲,轉出旁蹉,牽犬販鵝。武陽買茶,楊氏池中,擔荷往來市聚,慎護奸偷。入市不得夷蹲旁臥,惡言醜罵。日作刀弓,持入益州,貨易牛羊。奴自交精慧,不得癡愚。持斧入山,斷槧裁轅,若殘當作俎機、木屐及彘盤。焚薪作炭,壘石薄岸,治舍蓋屋,書削代牘。日暮以歸,當送乾薪二三束。四月當披,五月當獲,十月收豆。多取蒱苧,益作繩索。雨墮無所為,當編蔣織箔。植種桃李,黎柿柘桑;三丈一樹,八尺為行;果類相從,縱橫相當。果熟收斂,不得吮嚐。犬吠當起,驚告鄰里。棖門柱戶,上樓擊鼓;荷盾曳矛,還落三周。勤心疾作,不得遨遊。奴老力索,種莞織席;事訖欲休,當舂一石。夜半無事,浣衣當白;若有私斂,讓給賓客。奴不得有奸私,事當關白。奴不聽教,當笞一百。

讀券文遍訖,詞窮咋索,仡仡扣頭。兩手自縛,目淚下落,鼻涕長一尺:「當如王大夫言,不如早歸黃土陌,蚯蚓鑽額。早知當爾,為王大夫酤酒,不敢作惡。」此文相傳多誤,庶不遺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