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前漢紀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一

卷第二十 前漢紀 卷第二十一
漢 荀悅 撰 景無錫孫氏小綠天藏明翻宋本
卷第二十二

前漢孝元皇帝紀上卷第二十一 荀悅

皇帝癸未即位年二十六初宣帝寢疾引外屬侍中

樂陵侯史高大傅蕭望之少府周堪至京中拜高爲

大司馬車騎將軍望之爲前將軍光禄勲堪爲光禄

大夫皆受遺詔輔政領尚書事望之薦諫議大夫劉

向以博學忠直爲散騎宗正給事中

初元元年春正月辛丑孝宣皇帝葬杜陵赦天下賜

諸侯王公列侯金二千石以下錢帛各有差封皇后

兄侍中中郞將王舜爲安平侯丙午立皇后王氏封

皇后父禁爲陽平侯禁即魏郡元城人也其先齊田

氏濟北王安之後其子孫廢爲庶人時人謂之王家

田氏焉禁父字翁孺武帝時爲繡衣御史捕逐羣盗

黨與及長吏多所縱活而暴勝之奏殺二千石以下

及通行酒食相連坐者大郡至斬萬有餘人翁孺以

奉使不稱職免翁孺歎曰吾聞活千人者有封子孫

吾所活萬餘人矣後世其興乎翁孺徙居魏郡元城

人建公曰昔春秋時沙麓崩晉史⺊之曰隂爲陽雄

土火相乗沙麓崩後六百四十五年宜有聖女興其

齊田氏乎元城東郭五鹿墟即沙麓地也今翁孺徙

正值其地日月當之矣皇后字正君方姙正君夢月

入懷長大許嫁未入門夫輒死禁恠之相者言當大

貴年十八宣帝時入掖庭爲家人子以配太子一見

殿内即幸有娠生男即成帝也遣使者徵瑯邪王吉

貢禹吉年老道病卒禹至拜諫議大夫王吉與禹相

善世稱王陽在位貢公彈冠言其趣舍同也始吉居

長安東家有棗枝垂吉庭中吉婦取其棗以㗖吉吉

後知之乃去其婦東家見吉去婦欲伐樹鄰人止之

因固請吉婦還里中爲之語曰東家有樹王陽去婦

東家樹完去婦復還其勵節如此貢禹字少翁初河

南令以職爲府官所責免冠謝禹曰冠一免豈可復

冠遂去官以明經潔行自修上旣見禹虚已問以政

事禹曰古者宫室有制度宮女不過九人秣馬不過

八匹墻塗而不雕木磨而不刻車服器物皆不文𦘕

𫟍囿不過數十里與民共之高祖孝文孝景皇帝修

古節儉宮女不過十餘人厩馬不過百餘匹後世轉

爲奢侈臣下亦相倣效故大夫僣諸侯諸侯僣天子

天子過天道今齊三服官作工數千人一歲所費數

千萬杯碗器物皆文𦘕金銀飾之厩馬數萬匹民饑

而死或人相食厩馬食粟患其大肥乃日歩作之王

者受命於天爲民父母固當如是乎武帝時又多取

好女至數千人以塡後宮及棄天下昭帝㓜弱霍光

不知禮正多藏金銀財物鳥獸六畜之𩔖凡百九十

物又取後宫女置園陵大失禮逆天心後遂遵之使

天下化成下及百姓皆逾制度唯陛下大減損輿服

御物三分去二察後宮賢女留二十餘人餘悉歸之

及諸園陵女無子者宜皆遣之厩馬可無過數十匹

獨舍長安城南𫟍以爲田獵之囿餘皆復爲田以賜

貧民天生聖人蓋爲萬民非獨令自娛樂而巳此獨

可以聖心參諸天地揆之徃古不可與臣下議也(⿱艹石)

其阿意順㫖隨君上下臣禹不勝眷眷不敢不盡愚

上喜納其忠詔三輔太常郡國公田及𫟍可省者以

賑貧民凡禹所言後多施行之夏四月光禄大夫王

褒等七人循行天下存問耆老鰥寡孤獨失職之民

登延賢俊招顯側陋觀風俗之化詔國被災害甚者

無出今年租賦江淮陂湖園池以貸貧民勿收租稅

賜宗室屬藉者馬一匹至二駟孝弟力田鰥寡孤

帛吏民五十戶牛酒秋八月屬國降胡萬餘人亡入

匈奴九月關東諸郡國十一大水人饑相食詔宮館

希幸御者勿繕治減食榖馬食肉獸詔列侯舉茂才

匈奴呼韓邪單于上書言民衆困乏詔雲中五原郡

轉二萬斛榖以給之

二年春正月行幸甘泉郊泰畤賜雲陽民爵一級女

子百戶牛酒立皇弟音爲淸河王二月戊午隴西地

震毀落太上皇廟敗縣道及城郭宮寺屋室壓殺人

衆山崩地裂水泉皆湧三月立廣陵厲王太子弟霸

爲王罷黃門乗輿及狗馬水衡禁𫟍少府佽飛外池

嚴籞池田假於貧民詔郡國災甚者無出租賦赦天

下夏四月立皇太子賜御史大夫爵關内侯中二千

石右庶長天下當爲父後者爵一級列侯錢各有差

荀悅曰賞罰者國家之利器也所以懲惡勸善不以

喜加賞不以怒增刑列侯重爵不可以虚加也秋七

月己酉地震詔舉直言極諫之士東海翼奉字少君

待詔對曰臣聞人氣内逆則感動天地天變見於星

氣日蝕地變見於竒物震動所以然者陽用其形猶

人有五臟六體五臟象天六體象地故五臟病則氣

色變於面六體病則伸屈見於形地震者隂氣盛也

古者朝廷必有同姓以明親親必有異姓以明賢賢

今左右無同姓獨以舅后之家爲親異姓之臣又疏

二后之黨滿朝隂氣之盛不亦宜乎臣又聞建章未

央宮人各以百數皆不得天性宜爲設員出其過制

今異至不應災將隨之其法爲大水然極隂生陽反

爲大旱甚則將有火災春秋宋伯SKchar災是也奉又上

疏曰臣聞昔盤庚改邑以起殷道聖人美之今國家

郊禘寢廟祭祀之禮多不應古宫室𫟍囿奢侈臣愚

以爲誠難安居而易改作欲陛下徙都洛陽安成周

之居兼盤庚之德改正制度無有繕治宮室不急之

費三歲可餘一歲之畜臣聞天道有常王道無常無

常者所以應有常必有非常之主然後立非常之功

願陛下留神慮上異其言奉好災異占候之術爲博

士諫議大夫是時史高典治尚書事而蕭望之爲副

然望之名儒有師傅恩上信任之多所貢薦高充位

而巳長安令楊興說高曰將軍以親戚輔政貴於天

下無二然衆庶議論休譽不專在將軍何也此誠有

所聞以將軍幕府海内莫不仰望而所舉不過私門

賔客乳母子弟人情忽不自知然一夫竊議語流天

下夫富貴在身而列士不舉是有狐白之裘而反衣

之古人疾其如此故卑體勞心以求賢爲務傳曰以

賢難得故曰事不待賢以食難得故曰飽不俟食惑

之甚者今平原文學匡衡才智有餘經學絕倫但以

無階朝廷故隨牒在遠方將軍誠召在幕府即學士

翕然歸心薦之朝廷必爲國器以是顯示庶衆名流

後世不亦可乎高然其言辟衡爲議曹史薦爲郞中

時蕭望之周堪劉向及侍中金敞安上子中正敢言

此四人者同心輔政而中書令弘恭僕射石顯比於

史高與望之不同恭顯皆嘗坐法腐形爲宦者自宣

帝見任用矣及上即位多不親政事遂委顯等望之

以爲尚書政本宜以賢明之選自武帝遊晏後庭欲

更用士人由是大與高恭顯等有𨻶待詔鄭朋華龍

等者皆傾巧人也行汙穢欲入堪等不納更入許史

因求見上怨毀望之等恭顯遂令朋龍等上書告望

之欲罷車騎將軍疏退許史候望之休沐日令二人

上書事下恭顯恭顯奏望之及堪向黨與相構譛訴

大臣謗毀親戚欲以專權爲臣不忠誣上不道請詔

謁者召致廷尉上不省爲下獄可其奏後聞繫獄上

驚曰非但廷尉問邪乃責顯恭即日出望之等令視

事顯恭因令史高言上曰陛下新即位未有德化聞

於天下先驗師傅旣下獄又虚出之宜因決免之於

是詔收望之印綬及堪向敞連坐皆免而朋龍爲黃

門侍郞自此忠臣退而奸臣用事六月關東大饑齊

地人相食秋七月詔吏發倉廩府庫賑饑寒者上重

望之不巳乃下詔曰故前將軍望之傳朕八年厥功

茂矣其賜爵關内侯食邑六百戶給事中朝朔望上

方欲以望之爲宰相會望之子侍中散騎常侍中郞

將伋上書訟望之前事事下有司奏望之前所坐明

白無譛訴者而教子上書稱引無辜之言失大臣之

體大不敬請捕之顯恭等知望之素高節不屈奏曰

望之深怨望歸非於上自以托師傅恩德終不坐非

頗屈於牢獄抑其怏怏之心則聖朝無以施德厚上

曰蕭太傅素剛直安肯就獄顯等曰人命至重望之

所坐罪必無所憂上乃可其奏顯等於是遣謁者促

召望之因命太常急發執金吾圍其第候者至望之

欲自殺其夫人止之以爲非天子意望之以問門下

生朱雲素剛直好節士教之自裁望之乃歎曰吾甞

備位宰相年餘六十矣而入獄以求生不亦鄙乎遂

飲藥而卒上聞之大驚附手曰吾固疑其不就獄果

然殺吾賢相太官方上食不肯食涕泣哀慟左右於

是召顯等責問皆免冠謝良久乃解其子伋嗣爵關

内侯歲時常遣使者祀望之冢曁終世望之八子育

咸由伋皆至九卿育初爲茂陵令㑹考課時漆令以

殿責問育爲之請扶風扶風大怒曰君課等六裁自

脫耳何暇與左右言及罷出傳茂陵令詣後曹當以

職事對育直出不還書佐隨牽之育按劒曰蕭育杜

陵男子何詣後曹遂趨出欲去官明旦會詔召入拜

司隸過扶風府門而官屬SKchar吏數百人皆拜謁於車

下咸由所在皆以功績著聞名流後世是歲丞相府

家雌鷄伏子漸化爲雄有冠距鳴弘恭病死石顯爲

中書令車騎將軍韓昌光禄大夫張猛送呼韓邪侍

子以歸昌猛見單于益盛又聞大臣多勸單于北歸

者恐旣北則難約束因與單于盟約曰漢與匈奴各

爲一家世世子孫無得相詐相殺有盗𥨸相報行其

誅賞其有冦發兵相救敢有背約受天不祥令子孫

世世盡無違盟昌猛與單于登弱水東山刺白馬以

月支王頭所爲飲器飲血盟而旋公卿議者以爲單

于雖北猶不能爲害昌猛擅以國家世世子孫詛盟

罪至不道有詔昌猛以贖論勿解盟

三年春令諸侯相位在郡守下珠崖郡山南縣反上

博謀羣臣欲擊之待詔賈捐 --捐之對曰臣聞堯舜聖之

盛也禹入聖域而不優故孔子稱堯曰大哉舜曰韶

盡美矣禹曰吾無間然矣以三聖之德地不過數千

里東漸於海西被於流沙北盡朔裔南曁聲教豫聲

教者則治之不欲豫者不強治殷周之時東不過江

黃西不過氐羗南不過蠻荆北不過朔方而君臣歌

德頌聲並作及秦興兵遠攻貪外虚内而天下内叛

孝文偃武行文時有獻千里馬者詔曰鸞旗在前屬

車在後師行三十里爲程騎行五十里爲程朕乗千

里馬獨安之乎乃還馬勑四方無來獻當此時天下

無事斷獄數百及孝武皇帝西連諸國至於安西東

過碣石至於樂浪北却匈奴數萬里南制南海爲八

郡兵革數起父戰於前子𨷖於後女子乗亭鄣孤

啼於道老母寡婦飲泣街巷設虚祭於道傍招神魂

於萬里之外廓地泰大征伐不休而天下斷獄餘數

萬人今關東困乏至有嫁妻賣子此社稷之憂詩云

蠢爾蠻荆大邦爲讎言聖人起則後服中國衰則先

叛自古而患之何況反覆南方萬里外之蠻乎駱越

之人父子同卧而俗相習以鼻飲與禽獸無異有之

不足郡縣置也棄之不足惜也不擊之不損威臣竊

以徃時羌渾言之暴師曾不滿一年兵出不逾千里

費四十餘萬錢大司農錢盡乃以少府禁錢續之今

陛下不忍悁悁之忿欲驅士衆捐之大海之中快心

幽𡨋之地非所以拯饑饉全元元也方之徃古則不

合施之當今又不便臣愚以爲本非冠帶之國禹貢

所不及春秋所不理皆可宜廢之無以爲上以問丞

相定國御史大夫陳萬年萬年以爲當擊之定國以

捐 --捐之議是上乃罷珠崖郡民欲内屬者處之不欲者

勿強上數見捐 --捐之言多納用後爲石顯所毀稀復得

見其後長安令楊興以才能幸於上捐 --捐之欲因求見

謂興曰令我得見上言君蕳京兆尹立可得我前後

所薦皆如其言興曰縣官嘗言興逾勝薛大夫我易

助也使君房爲尚書令勝五鹿充宗甚逺捐 --捐之曰令

我得代充宗君蕳爲京兆尹京兆尹郡國之首尚書

百官本也天下宜大治士則不隔矣興曰石顯上所

信用今且以合意則得入矣捐之因與興共爲奏稱

薦石顯又薦興京兆尹顯聞其議白之乃下興捐 --捐之

獄有司劾捐之興懷詐僞更相薦舉漏泄省中語罔

上不道捐 --捐之棄市興減死夏四月乙未茂陵白鶴館

災本志以爲白鶴館五里走馬之館不當在山陵昭

穆之地天戒若曰去貴幸逸遊不正之臣勿在正位

病石顯之象也赦天下夏旱立長沙焬王弟宗爲王

封故海昏侯賀子爲侯六月詔曰朕惟衆庶之饑寒

遠離父母妻子勞於非業之作衞於不居之宮其罷

建章甘泉衞士令各就農詔丞相御史舉天下明隂

陽者各三人

五年春正月以周子南君爲周承休侯次位諸侯王

三月行幸雍祠五畤夏四月有星孛於參詔太官無

日殺所供各減半乗輿秣馬無乏正事而巳罷角觝

戲上林宫館希幸御者齊三服官北假官田鹽鐵官

常平倉博士弟子無置貟以廣學者省刑罰凡七十

餘事御史大夫陳萬年卒六月辛酉長信少府貢禹

爲御史大夫禹奏言古者民無賦筭口錢今民生子

三歲則出口錢故民重加困産子輒不舉甚可痛之

宜令今兒生七歲去齒乃出口錢年十二乃筭又奏

言武帝時令人犯法贖罪入粟者𥙷吏是以國亂民

貧盗賊並起郡國畏法則使巧能欺上府者以爲右

職姦宄不勝則取勇猛苛暴能威服下者使居大位

故無義而有財者顯於世欺慢而便巧者尊於朝悖

逆而勇猛者貴於官行爲犬豕財富勢足是爲賢耳

故謂居官而致富者爲雄桀處姦而得利者爲壯士

兄勸其弟父勉其子俗之敗壞乃至於此宜除贖罪

之法選舉不以實及有𧷢者輒行其罪無但免官則

貴孝弟賤賈人進賢能廉直而天下治矣十有二月

丁未貢禹卒丁巳長信少府薛廣德爲御史大夫𥘉

郅支單于怨漢擁護呼韓邪單于乃求其侍子漢遣

衞司馬谷吉送之郅支單于乃殺吉遂依康居而居

焉時諸葛豐爲司隷劾舉無所𢌞避京師爲之語曰

間何闊逢諸葛上嘉之加豐光禄大夫侍中許章不

奉法度賔客犯法章相連豐按劾章欲奏其事適逢

章私出豐駐車舉節詔章下獄收章窘迫馳車去豐

追之章因而入宮自歸於上豐亦上奏因收奪豐節

司隷去節自豐始也


前漢孝元皇帝紀上卷第二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