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剡源戴先生文集 序
元 戴表元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目録

重刻剡源文集叙

余自垂髫時㳺澤宫見祠所謂剡源先生

者歸言之家大人始知其為先世也稍長

見其遺文一二因訪求其全藁始知有剡

源集宋景濓學士為司業時嘗叙而刻之

太學而竟無從得之既而友人周羽可好

其文極力訪輯頗得其全而多𠩄訛脫余

嘗從借得手抄之日夕覽味始知前軰為

文其命意搆辭必有凖繩不苟馳騁以衒

竒巧毎欲刻之以程後進而力未能也邇

以承乏來典南太學事因求宋公𠩄刻遺

板而無有矣乃稍加校訂命工鋟梓以完

太學之舊嗚呼先生舉宋咸淳進士未幾

而國祚遷改東西奔竄甘於窮老時江南

搜訪人才使者如織先生名傾一時而竟

不之及晚乃強就一儒學官而無何即棄

去此可以窺先生之心矣晉陶元亮辭為

彭澤宰而日娯於詩酒千載而下非有精

詣之士孰䏻知其解㢤余嘗謂淵明非詩

人而先生亦非文士蓋無意於詩文而詩

文自不得不工者此所以為難及也余故

因刻既成而敬識之以告世之學詩文者

萬曆辛巳春仲四明剡溪後裔戴洵謹叙

 之日月之光匪爝火雨露之澤匪桔橰𠩄從

 來逺也先生殁數世有孫愚齋公起家進士

明天子侍從之臣尋擢司成敎兩都國子敦行

 古𧨏以身率先士自勝冠以上爭自修飭以

 期無負司成公敎而礪亦承乏南雍備司成

 公屬叨受知遇謬膺校閱得縱觀先生之文

 而因知司成公𠩄以有今日者其樹德發祥

 葢有本歟司成公不以礪不文屬為之引顧

 安䏻為先生志萬一而愳寢司成公命輒拜

手僣引其端云

萬曆辛巳仲秋

賜進士出身迪功佐郎南京國子監助敎後學

 東吳周汝礪頓首拜書

 刻剡源先生集小引

 剡源先生集集宋剡源戴先生作也先生生

 淳祐中以舎生髙等登進士乙科累敎授建

 康臨安而雅好山水間一濡毫摛藻爲古文

 辭若詩往往匠心而成追古作者有聲秇林

 然先生輒又敝帚視之故非以此獵人世名

 者至世之升沉晦顯倐忽變態之當其前一

 視如飛霞飄風歸于烏有也以故趙孟頫黄

 文獻諸公一稱先生爲江南夫子一樂道先

 生不輟及郡國志乘𠩄紀載先生髙標逸韻

 如丹霄紫霞中人不啻古𠩄稱田子方魯連

 之匹爾先生於仕進旣澹如又不喜標掲爲

名髙遂令曠世後無知先生者迄于我

明宋潜溪氏爲一代鉅儒愽綜羣籍搜訪遺編

 得先生之文于殘篇斷帙之中序次而表章

 之顧于今幾三百年𠩄而先生諸作炳然藏

 于國史副在名山直與前代作者韓歐諸大

 家並埀不朽其於人世名又烏乎逃焉語有

  元史本傳

戴表元字帥初一字曾伯慶元奉化州人七歲學古詩文多

竒語稍長從里師習詞賦輒棄不肯為咸淳中入太學以三

舍法陞内舍生旣而試禮部第十人登進士乙科教授建寧

府後遷臨安敎授行戸部掌故皆不就大徳八年表元年巳

六十餘執政者薦于朝起家拜信州教授再調敎授婺州以

疾辭初表元閔宋季文章氣萎薾而辭骫骳骳弊巳甚慨

以振起斯文為巳任時四明王應麟天台舒岳祥並以文學

師表一代表元皆從而受業焉故其學博而肆其文清深雅

潔化陳腐為神竒蓄而始𤼵間事摹畫而隅角不露施扵人

者多尤自秘重不妄許與至元大徳間東南以文章大家名

重一時者唯表元而巳其門人最知名者曰袁桷桷之文其

體裁議論一取法扵表元者也表元晚年翰林集賢以修撰

博士二職論薦而老疾不可起年六十七卒有剡源集行干

世常表元時有四明任士林者亦以文章知名云

戴剡源先生文集序

濓甞學文於黄文獻公公於宋季詞章之士樂道之而弗巳

者唯剡源戴先生爲然濓因日購先生之文絶不能以多致

㑹有詔纂脩元史命濓總裁其事事有闕遺者遂以

上聞遣使訪于郡國𥨸以謂先生著作有関於勝國宜多乃

属使者入鄞徧求之鄞先生鄕國庶幾有得之者曾未幾何

果以剡源文集二十八卷来上濓始獲而覽焉因而作曰辭

章至於宋季其敝甚矣公卿大夫視應用爲急俳偕以爲體

偶儷以爲竒靦然自負其名髙稍上之則穿鑿經義櫽括聲

律孶孶爲華世取寵之具又稍上之摽掠前修語録佐以方

言累十百而弗休且曰我將以明道奚文之爲又稍上之騁

愽則精粗雜揉而略䋲墨慕古奥則刪去語𦔳之辭而不

可以句顧欲矯敝而其敝尢滋私自念詞章在世如日月之

麗乎天雖疾風𭧂雨動作無時将不能蔽蝕其精明獨怪夫

當時之士奚爲乏一人障其狂瀾耶復念豪傑之士何代云

無區區所見孤陋故鮮能知之非誠然也及覽先生之作新

而不刋清而不露如青巒出雲恣態横逸而連翩弗㫁如通

川縈紆十歩九折而無直瀉怒奔之失嗚呼此非近于所謂

豪傑之士耶盖先生七歳即知攻文咸淳中入太學以三舎

法升内舎生旣而試禮部第十人登進士乙科調敎授建康

府又遷臨安敎授行戸部掌故皆不就㑹宋亡爲元執政者

薦之起爲信州敎授先生年巳六十一矣㝷遷婺州以疾辭

後六年終于家𥘉先生既擢第憫宋季詞章之陋即濯然自

異乆之四方人士争相師法故至元大徳間東南文章大家

皆歸先生無異詞先生之沒僅六十年巳罕有知其名(⿱艹石)

者殊可哀也濓在史局既命彚入儒學傳中及司業成均復

將録其剡源集者歸以示諸人而先生之鄕有夏君閲者来

爲國子學正方與先生之孫資先謀刻于梓夏君遂以題詞

爲請且謂知先生之深者唯黄文獻公公既不可作子幸無

譲于是忘其僣踰而爲序之如此嗚呼豐城之劍荆山之玉

縦埋沒泉壌爲巳乆神光上貫於霄漢者終弗能掩也其先

生之文之謂乎先生諱表元字帥𥘉一字曾伯慶元奉化州

洪武四年秋八月望日金華後學宋濓謹序

重輯戴剡源先生文集序

余自束髪時耳先進言即知邑有鄕先生曰戴剡源先生者

云元史傳先生學博而肆爲文清深雅潔化陳腐爲神竒及

閱邑志得中所載先生文一二讀之誠然矣誠然矣雖然先

生之文不特志所載巳也意先生里中人染化爲近必有悉

得先生之文者於是詢之先生里中人里中人弗知先生文

矣即知亦罕有藏者乃更詢之文學士文學士有録先生文

者矣録非先生全也嗟夫先生之文矯訛翻淺宗旨道原明

體𤼵微矩式才彦(⿱艹石)大車行途而險者易者弗能舎(⿱艹石)

噐宜用而大者小者弗能外也(⿱艹石)布帛菽粟資民生活而千

百世弗能越也乃今遡先生之沒僅二百餘載耳而先生之

全文卒不可得而見豈先生在當時秘重著作不妄與人以

故修文之士罕有常誦終鮮流布也與哉噫非然也文之上

下隨乎時時之取舎存乎人人之輕重由乎世世之崇尚係

乎好尚不以好而世之重者輕矣世罔攸重而人之取者舎

矣人不知取而時之上者下矣先生起家宋咸淳進士未幾

而元胡當王明賢淪䘮則時非熈隆之時世非熈隆之世而

人非禮重文學之人知先生者惟趙孟頫氏以江南夫子歸

先生耳他何能尚可俾世流布也耶此先生甘心窮約屢遷

居止爲避地計而終不肯以文字獵名人間其先生不得巳

之意乎至我

明徳隆盛彰文起學始求先生之文采入史館而太史宋景

濂氏復序首蕳以表先生扵是學士大夫既知有先生而又

知有先生之文矣然布之未廣而家謄人録之卷或散于衰

微或壊于水火往往好尚文學者知重先生而不克得先生

之全文以資多識也嗟吁惜哉嘉靖丙辰余過進士家偶得

先生全集之目閱之輙躍然喜曰此𠯁以綜先生之文矣乃

持是博訪苟有所得無論单篇断續即手抄之積至十五六

年而先生之文始全矣獨詩集一部僅俻諸體而散落尚繁

然後之人有能舉一而知三者出焉則先生之詩教可無限

隆慶壬申余承乏西蜀遂携之官退食之暇復躬校閲區

分𩔖聚勒成三十卷命吏繕寫獲成全集庶幾後之學者知

四明文獻有如先生而軌範文章不獨韓蘇諸大家爾矣因

爲之序以識始末云

萬暦元祀歳在癸酉夏孟四明後學華東周儀羽可甫書干

巴渝之官舎

戴剡源先生自序

先生姓戴氏名表元字帥初一字曾伯其世譜可知者六代

祖居奉化縣小方門三傳而徙坊又再傳而徙剡源之榆

林先生生淳祐甲辰五歲知讀書六歲知為詩七歲知習古

文十五始學詞賦十七試郡校連優補守六經諭卽厭去遊

杭作書言時政激摩公卿大人無所避杭學毎歲貢士得三

百員試禮部中者十人入太學謂之𩔖申二十六歲巳巳用

𩔖申入太學明年庚午試中太學秋舉歲終校外舍生試優

升内舎辛未春試南省中第十名五月對策中乙科賜進士

及第授迪功郎昇學敎授癸酉冬起昇及乙亥春以故歸舊

廬改杭學教授辭不就旣而以恩轉文林卽都督掾行戸部

掌故國子主簿㑹兵變走避鄰郡及丁丑歲兵定歸鄞至是

三十四歲矣家素貧燬刼之餘衣食益絶乃始專意讀書授

徒賣文以活老稚鄞居度亦不可久遂買榆林之地而廬焉

如是垂三十年執政者知而憐之薦授一儒學官因起敎授

信州噫老矣大徳丙午歸自信州時體氣益衰而婚嫁漸巳

畢即以家事屬諸子使自力業以治養具然性好山水毎杖

策東遊西眺不十里近才數百步不求甚勞意倦輒止忘懷

委分自號曰剡源先生因以名其集或稱質野翁充安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