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劉北固哀辭
作者:方苞 清
本作品收錄於:《方苞集/16

康熙四十七年秋七月,吾友北固歸自廣東。余與其弟古塘溯江候於桐,過期不至,而得凶問。嗚呼!昔吾先人與劉氏世好。以行輩,北固尊於余,而與余為兄弟交。北固生於桐,余生六合,繼而遷江寧,未相面也,而所學之趣同。稍長,朋試於有司,名必相次也。及遊四方,與士大夫往還。善於北固者,多余昵好,而嫉余者,間波及於北固。與北固居,或此唱而彼和,或辨論相持,雜以誚讓,而胸中所懷,無毫髮間隔,未嘗覺其為兩人。

北固終世為羈於京師,而余往來流滯者亦十年。每愁思無聊,或中有所得,輒思見北固。計旬日中,必再三宿其寓齋。余疲屙困憊,恒先就寢,而使北固誦詩、歌、古文,臥而聽之。靜夜聲朗然,率以為常。他時客異地,歸休於家,獨居私處,未嘗不念此樂也。

北固體素強,邇年頓衰。余既東歸,再書責之,恐其負夙志而羈死於遠方。北固感焉。其遊廣東,蓋將次第為歸計,而謀所以終老者,乃不幸竟道卒。其喪之還,子選、適與古塘往迎。余以故未得偕,欲哭於其殯之次,亦未得也。因為文以攄余悲,俾其子薦告以妥靈焉。其辭曰:

謂子之歸兮,終吾生以後先。痛一言之未接兮,遂閉影於重泉。宦與學其交悔兮,命奄忽而不延。吾語子非不早兮,胡因循而致然?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