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劉夢得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六

< 劉夢得文集 (四部叢刊本)
卷第二十五 劉夢得文集 卷第二十六
唐 劉禹錫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武進董氏景宋刊本
卷第二十七

劉夢得文集卷第二十六

  記

   天平軍節度廳壁

   汴州刺史廳壁 鄭門新亭

   國學五經壁   鄭州刺史廳壁

   管城新驛   和州刺史廳壁

   山南節度廳壁 山南西道新修驛路

  天平軍節度使廳壁

元和十四年春二月王師平河南負固之地十

有二州憲宗視地圖户版俾參其地三月有詔

其以曹濮隷鄆爲一隅按部三郡統兵三萬乃

新其軍錫號天平蓋承天威以平暴勃志勲楊

休在稱爲雄新邦始倈汚俗猶用朝廷革之以

漸故命功臣或辯吏以帥焉大和三年冬天平

監軍使以故侯病聞上方注意治夲乃以牙璋

玉節鼎右僕射官稱賜東都留守令狐公曰予

擇文武惟汝兼前年鎭汴州有顯庸往年弼憲

宗有素貴徒得君重剛吾四支公西拜稽首登

車有耀不踰旬抵治所夾清河而域之惟鄆州

在春秋爲須句之國渉漢爲濟東蓋禹貢兖州

之域宣精在上奎爲文宿畫野在下魯爲儒郷

故其人知書風俗信厚天寶末大憝起於幽都

虜將因兵鋒取其地右勇左德積六十年公之

來思如古醫之治劇病宣洩頥養氣還神復大

凡抗詔條國式於身以先之示菲約以SKchar2人信

賞罰以格物物力日完人風自移渉月報政踰

年鼎治牙門之容曁曁而恭壘門之容仡仡而

和里中之容闐闐而遂勞者以安去者以歸分

星不揺田祖降福凡革前非罷供第無名錢歳

鉅萬菽粟如之錦繒且千兩去苛法急徴毀家

償租之令故流庸自占四萬室衆無吁咨和氣

乃來三田仍稔草木咸瑞豈偶爾哉初斯堂西

墉有刺史記而元戎雄尊之位虚其左方豈有

待邪公命愚志之俾來者仰公知變風之自大

和五年夏四月二十六日記

  汴州刺史㕔壁

夲朝以浚儀爲汴州刺史治所自隋釃新渠吸

黃河而東行州含其樞爲天下劇内屏王室東

雄諸侯居無事時常帶廉察使兵興巳還益以

節旄用人得否繫國輕重長慶四年詔書命河

南尹敦煌令狐公來莅來刺錫之介圭使印兵

符汴人交賀肴驛騰貴惟是邦始都于魏惠王

始郡于宇文周星𨇠回環天駟垂光地爲四戰

故其俗右武人具五都故其氣習豪公自爲宰

相時巳熟四方之利病凡所戾止參然前知旣

視事三日挹羣吏與之言曰吾食止圭田吾用

止公入凡他給過制傷廉浼㓗者悉罷之壹歸

乎公藏凡曲防苛禁不情乖體者悉剗之一出

乎令典凡𨵿征舩筭奪時專利者悉更之一遵

乎詔條然後刑麗事而詳賞以時而均興學以

勸藝示寛以化勇居數月而汴州人恂恂然無

復故態明年大成議者(⿱艹石)曰惟浚都國之𠰸頥

咀清嚥和旁暢四支東夏黕焉由我以肥是浚

之治非所澤于所履而巳初公七代祖在隋爲

納言大業中持節居此亦號刺史距今餘二百

年公實能似旣拜闕發魚書合左右契由阼階

躋遐踵前武歆然如聞其馨香肅然如覩其形

容信乎君子之澤逺而有光輝也他日命遊梁

客志之書于㕔事謹按前賢之在此堂者張平

原首之陸氏撰節度使記揭于東壁詳矣今公

命爲刺史記書于右端謹月而日之以公爲冠

大和元年夏五月某日記

  汴州鄭門新亭

亭于西門尊闕路也實相公以心規羣僚以辭

叶而百工以樂成斧斤無聲丹素有嚴王人肅

客落以金石走鄭之門嶔爲右垣黄河一支滉

漾北軒前瞻東顧甍動軌直含景生姿遡空欲

翔汴城具八方之人殊形詭言而目一恱初公

來臨擁節及門馭吏曰此鄭州門公心非之(⿱艹石)

曰野哉居無何即舊號而更之曰鄭門故事王

人大僚之去來元侯前驅翊門而旋率立馬坌

中挹䇿爲禮公心不然之乃下亭令于執事按

亭東西函丈者三之有竒而南北五之有贏樂

縣宴豆前後以位棊闔對明弭掀順時脩梁衡

建中虚上荷圎脊方廉髙卑中經簾鑪茵弈文

椸睆榻儲以應猝周用而宜乃命尹𨵽視亭長

抱𨵿視掌固啓閉除是謹是孜錫命賜胙勞

迎贈餞我當躬行汝先汝蠲挾膳提醪生芻

縞衣我僚展事靡問文武汝唯汝從凡入而

修容凡出而修軷裼襲威儀勿籍勿訶繇是貴

人稱諸朝羣吏詠於家行者誇於道與人同其

安者人人驛其聲而吟之始乎諓諓而成乎厖

鴻欲無文字不可也公遂條白其所以然逺命

學古者書之公姓令狐氏以文章典内外書命

以謩明登左右相以飛語䇿免以思材復徴自

有浚帥無如今治文武兩熾其古之大臣歟

  國學新修五經壁

初大曆中名儒張參爲國子司業始詳定五經

書于論堂東西廂之壁辨齊魯之音取其宜考

古今之文取其正繇是諸生之師心曲學偏聽

說咸束之而歸于大同揭揭髙懸積六十歳

崩剥汚衊一作淟然不鮮今天子尚文章尊典

籍於苑囿不加尺椽而成均以治學上言遽賜

千萬時祭酒皥實尸之愽士公肅實佐之國庠

重嚴過者必式遂以羨贏再新壁書懲前土塗

不克以壽乃折堅木負墉而庇之其制如版牘

而髙廣其平如粉澤而㓗滑背施隂𨵿使衆如

一附離之際無迹而㝷堂皇靚深兩廡相照申

命國子能通法書者分章揆日遜其業而繕寫

焉筆削旣成讎校旣精白黒彬斑瞭然飛動以

蒙來求煥(⿱艹石)星辰以敬來趨肅如神明以疑來

質決(⿱艹石)蓍蔡由京師而風天下覃及九譯咸知

宗師非止服逢掖者鑚仰而巳於是學官陳師

正等曁生徒凡四百二十有八人請金石刻且

歌之曰

我有學宇旣傾而成之我有壁經旣昧而明之

孰規摹之孰發揮之祭酒維齊愽士維韋俾我

學徒絃歌以時切切祁祁不敖不嬉庶乎遒人

來采我詩時余爲禮部郎凡瞽宗之事得以關

決故書之以移史官宜附于藝文志

  鄭州刺史東廳壁

古諸侯之居公私皆曰寢其他室曰便坐今凡

視事之所皆曰廳其他室以辨方爲稱今年鄭

州刺史楊君作東廳旣成而落之且以書抵予

爲記按國章以甲乙第方域大凡環天子之居

爲雄州鄭實邇王畿故望雄視其版多貴人且

當大逵故務劇君侯始來三日司稅椽舉七縣

董租之吏累百君曰此百螣也悉罷之用户符

而輸入益辦司貢SKchar舉棃林之征請户曉君曰

盡㢮之勿籍用平賈而果益精里無吏迹民去

痼疾授牘占租如臨詛盟土毛人力日夕相長

故周歳而完焉比年而愈肥雖軍興餽輓旁午

大將牙旗往復相踵而里中清夷雞犬音和人

旣寧而物有餘政旣成而日多暇圜視舊宇宜

有以更之且書得時亦以謹始因列名氏授受

月而日之庶乎繼踐于兹者知貫珠之首其山

望澤寖土風甿俗與前賢之耿光備于正位有

天寶中詞人杜頠之文在大和四年某月日記

  管城新驛

大和二年閏三月滎陽守歸厚上書言臣治所

直天下大逵肘武牢而𠰸東夏誰何宜謹啓閉

宜度先是驛于城中馹遽不時四門牡鍵通夕

弗禁請更于外隧永永便安制曰可守臣奉詔

無徴命無奪時糜羨財募游手逮八月旣望新

驛成鄭人胥恱琢石而紀曰在兊之方面𤣥負

陽門銜周道牆䕃行桑境勝于外也逺購名材

旁延世工墍塗宣晢瓴甓剛滑術精于内也蘧

廬有甲乙牀帳有冬夏庭容牙節廡卧囊橐示

禮而不慁也内庖外廐髙倉䆳庫積薪就陽峙

蒭就燥有素而不𠍴也主吏有第役夫有區師

行者有饗亭孥行者有別邸周以髙墉乃樓其

門勞迎展蠲㓗之敬餞別起登臨之思溱洧波

瀾嵩丘雲煙四時萬象來貺于我走轂奔蹄遄

征急宣入而忘勞出必屢顧其傳舎之尤乎太

守姓楊氏字貞一華隂引農人鄭爲雄州非聞

人大吏不得在其選夫驛之宜遷于外也前此

二千石甞言之而重改作(⿱艹石)貞一可謂果於從

政而決行其言惜乎未施於大也

  和州刺史廳壁

歷陽古楊州之邑於天文直南斗魁下在春秋

實勾吳之封後爲楚所取秦并天下以隷九江

而六爲九江治所晉平吳復隷淮南至永興初

自析爲郡益之以烏江宋臺建目爲南豫州又

益之以龍亢梁之亡北齊圖覇功擁貞陽侯以

歸王僧辯來迎㑹于兹地二國和恊故更名和

州陳隋閒無所革國朝因隋武德中更龍亢爲

含山初開元詔書以口筭第郡縣爲三品是下

州元和中復命有司參校之遂進品第一按見

户萬八千有竒輸緡錢十六萬歳貢纎紵二篚

吳牛蘇二鈞糝鱏九罋茅蒐七千兩鎭曰梁山

䆮曰歷湖田藝四榖豢全六擾罏有旨酒庖有

SKchar魚神仙故事在郊在藪𤣥元有臺彭鏗有洞

名山曰雞籠名塢曰濡須異有血閫祥有沸井

城髙而堅亞父所營州師五百環峙于東南瀕

江畫中流爲水疆揭旗樹蕝十有六戍自孫權

距陳出入六代常謂宿兵之地多以材能人處

之夲朝混一號爲善部然用人差輕非復曩時

之比也始余以尚書郎得譴刺連山今由巴東

來牧考前二邦之籍與版圖纔什伍六而地征

三之究其所從來生植有夲女工尚完堅一經

一緯無文章交錯之竒男夫尚墾闢功苦戀夲

無即山近盬之逸市無嗤眩工無雕彤無游人

異物以遷其志副徴令者率非外求凡百爲一

出於農桑故也繇是而言瘠天下者其在多巧

乎寶暦元年六月二十一日刺史中山劉某記

  山南西道節度使廳壁

文皇帝初元始畫天下爲十道古荆梁之地舉

曰山南厥後析爲東西天漢之邦實居右部按

梁州爲都督治所領十有五州縣道帶蠻夷山

川扼隴蜀故二千石有採訪防禦之名兵興多

故其任益重澄清節龯二柄兼委建中末德宗

南巡狩偃翠華而徘徊簫勺之音洽于巴漢戡

難清宫六龍言旋迺下詔復除征繇𦫵州爲府

等威班制與𡵨益同地旣尊大用人隨異故自

興元至大和五十年間以勲庸佩相印者三以

謩明歷眞相者九由台席授龯未幾復入相者

再焉磊落震耀冠于天下去年夏四月今丞相

趙郡公徴還泰階遂命左僕射燉煌公往踐其

武曏之九相及公而十焉初公自河陽節度使

入操國柄其後鎭宣武以禮悛獷悍治天平以

清去掊剋居太鹵以仁蘇荐SKchar今來是都躡二

三大君子之躅道同氣恊無所改更如鼓和琴

布指成韻羗夷砥平旱麓發生人無左言樂有

夏聲俗旣富庶居多間暇圜視府局素闕者補

之先是公堂甞爲行殿人不敢斥別營侯居應

門有閌SKchar㦸未具公乃條白上言詔下有司可

其奏軍門肅清方有眉目趨而入者聳然生敬

焉惟梁山國也其節用虎出揚其威入貯宜㓗

舊處仄陋黷其雄稜公遂分宅之別齋且據便

地署曰節室卜剛日乃遷焉敬君命而一民心

軍中增氣而知禮㦸衣旣垂帥節旣嚴流盼屋

壁見前修之名氏列于坐右第有梁州刺史鼎

興元尹記與今稱謂不合因發函進牘于不佞

且曰我以飾東壁以新志累子於是按南梁故

事起自始登齋壇之後爲記云時開成二年

在丁巳春二月某日記

  山南西道新修驛路

開成四年梁州牧缺上玩其印凝旒深思曰伊

爾卿族歸氏以文儒再世居喉舌今天官貳卿

融能嗣其耿光甞自内庭歷南臺尹轂下政事

以試可爲元侯乃付印綬進秩大宗伯兼御史

大夫玊節獸符鎭于嬀墟公稽首曰臣融敢揚

王休于天漢之域旣莅止咨于羣執事求急病

者先之咸曰華陽黒水昔稱醜地近者甞爲王

所百態丕變人風邑屋與山水俱一都之㑹目

爲善部矣唯馹遽之途欹危隘束其醜尚存使

如周道在公頥指爾於是因年有秋因府無事

軍逸農𨻶人思賈餘乃懸墾山刋木之墉募其

力揆鑚鑿撞秘之用庀其工具舁輦畚鍾之器

應其要鼕鼓以程之糗醪以犒之恱使之令旣

下𡚒行之徒坌集我之提封踞右扶風觸劒閣

千一百里自散𨵿抵襃城次舎十有五牙門將

賈黯董之自襃而南逾利州至于劒門次舎十

有七同節度副使石文頴董之兩將受命分曹

星馳並山當蹊頑石萬狀SKchar者垤者兀者銛者

磊落傾欹波翻獸蹲熾炭以烘之嚴醯以沃之

潰爲埃煤一篲可掃棧閣盤虚下臨㰹呀層崖

峭絶枘木亘鐵因而廣之限以鈎欄狹逕深陘

銜尾相接從而拓之方駕從容急宣之騎宵夜

不惑郄曲稜層一朝坦夷興役得時國人不知

繇是駃行者志其勞吉行者徐其驅孥行者家

以安貨行者肩以不病徒行者足不繭乗行者

蹄不刓公談私詠溢于人聽伊彼金其牛而誘

之以利曷(⿱艹石)我子其民而來之以義乎旣訖役

南梁人書事于牘請紀之以附于史官地理志


劉夢得文集卷第二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