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劉景玄墓銘
作者:元好問 金
本作品收錄於《元好問集/23

景玄年十六、七許,時其先人朝請君官四方,景玄留學陵川,已能自樹立如成人,老師宿學多稱道之,而朝請君獨未知也。及罷官歸,行視景玄所舍,見其架上書散亂無部帙,意不懌,因問:「讀書有後先,汝寧亂讀耶?」漫取一書試之,則隨問隨答,無所忘失。朝請君始大驚,拊其背曰:「及吾未老,當見汝聳壑昂霄時耳。」乃名之昂霄,字景玄,別字季房。泰和中,予初識景玄於太原,人有為予言是家讀《廣記》半月而初無所遺忘者,予未之許也。杯酒間戲取市人日曆鱗雜米鹽者,約過目則讀之,已而果然。大率景玄之學,無所不窺,《六經》百氏外,世譜、官制、地理與兵家所以成敗者為最詳。作為文章,淵綿致密,視之若平易,而態度橫生,自有奇趣,他人極力追之,有不能到者。

為人細瘦,似不能勝衣,好橫策危坐,掉頭吟諷,幅巾奮袖,談辭如雲。人有發其端者,徵難開示,初不置慮,窮探源委,解析絡脈,漫者知所以統,窒者知所以通,旁貫徑出,不可窺測,要之不出天下之至理,四座聳聽,噤不得語。故評者以為承安、泰和以來,王湯臣論人物,李之純玄談號為獨步,景玄則兼眾人之所獨,愈叩而愈無窮。詩與文則或有之,其辨博則不知去古談士為近遠,餘者不論也。其與人交也,不立崖岸,洞見心肺,世間機械,皆不知有之。河東梁仲經、渾源雷希顏、王官麻信之,皆海內名士,交久而無間言,人以此多之。至其善惡太明,黑白太分,則亦坐是而窮也。

初舉進士不中,以蔭補官,調監慶陽軍器庫,非其好也。諸公期以明年薦試辭科,而景元病不起矣。正大乙酉夏,予自京師來哭其墓,太夫人謂好問言:「吾兒有當世志,今鬱鬱以死矣。子與之遊,最為知己,當為作銘,無使埋沒也。」好問泣且拜曰:「銘吾兄者,莫好問為宜。」乃作銘。

景玄,陵川人,自言系出楚元王交。祖諱溥,不仕。朝請君諱俞,第進士,官至管勾承發司。太夫人上黨宋氏,封彭城縣君。妻永寧李氏。子男一人,名庸。女一人,尚幼。以元光二年六月十三日,春秋三十有八,終於永寧之寓居。權殯郭西南一里所。庸將以某年月日,舉二世之柩歸葬陵川之先塋。銘曰:

深心而文,泄人天和。聲光一流,有物禁訶。君起太行,學自為家。元精當中,散為雯華。有發其談,瀉江傾河。坦其正途,不涉誕誇。有喙三尺,有書五車。噤不得一本作「時」。施,萬古長嗟。望君天門,奉璋峨峨。蓬蒿一丘,窘此澗阿。天如天如,命也奈何!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金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