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匏翁家藏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十六

卷第五十五 匏翁家藏集 卷第五十六
明 吳寬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正德刊本
卷第五十七

匏翁家藏集卷第五十六

祭文二十六首

   祭陳祭酒先生文

成化九年歲次癸巳正月初三日甲午門生翰林修撰吳寛

謹以淸酌庻羞之奠昭告于前國子祭酒方菴先生陳公之靈

嗚呼先生而止於斯文章足以傳來世議論足以動當時節行

足以爲流俗之表學術足以爲後生之資凡先生之所以自立

者固無容議而爲一小人之中傷不待終日而足以去之葢論

先生者天下之公而去先生者一人之私嗚呼先生自信太過

負太奇寧墮乎人之計不愧乎天之知豈同舎亾金之難辨

將逺附乎漢之不疑徒使學士大夫門生故友稱先生之𡨚者

扼腕歎息至于泣下之漣洏寛昔童年登門求師孺子可敎以

扑以麾逮赴試於禮部擬卒業於經帷夫何寛之不幸而先生

殃禍之是罹俄除名於仕版旋託體於靈輀旣驚而定有哭以

悲幸舊學之未㤀偶不棄於有司及大廷之對䇿何

天子之寵綏原寛之所以致此非先生之敎而爲誰臥龍之山

卜葬有期考平生之事行在墓道之當碑將乞文於知者維劉

太常直筆之可垂亦有文藁其光陸離行刻木以傳世維丘刺

史精擇而無遺夫先生之爲人固不待二者而顯然非是無以

慰吾黨之思其餘不可以多及視寛之力所能者而卽爲緘詞

逺奠薦此一巵嗚呼哀哉

  祭葉侍郎文

成化十年歲次甲午六月二十五日戊寅翰林修撰吳寛謹

以淸酌庻羞之奠致祭于近故通議大夫吏部左侍郎鄕先生

文莊葉公之靈而言曰嗚呼公乎 國之名臣鄕之老師今則

云亾還葬有期我有哀誅假此陳詞惟公蚤歲聰明内閉坦坦

施施莫測其際人或無知謂公不慧旣入鄕校乃登賢科操筆

爲文𫝑如懸河出其端緖所蓄則多歲在已巳龍輿北狩給事

禁中公也畱後事宜可行章疏即奏凡所建白人謂何驟公曰

國事臣子之疚卒却疆虜都城如舊軍興吿病出參陜政克贍

邊儲士卒用命朝議偉之尋徴入之中臺有法付公執之徭獞

跳梁輟公南行挾我藥物救彼殺傷自掩功能濳走猘狂嶺外

單車漢之祝良徭獞旣懷惟此玁狁逐北之餘伺我蠢蠢有城

有堡有𢈔有囷上谷之郊制禦斯盡北門鎻鑰宋之㓂凖公雖

勞矣未可丐閑六卿之亞召公而還以典三禮以統百官在

帝左右大袍高冠議論從容有闕彌逢 國有外事亦復勞公

黜渉南甸相視西戎嗚呼公乎貴顯莫逾𦡱然一儒如齊宴子

不見有餘門無過謁家無蓄儲惟其好義振竆恤孤寤寐郷賢

希文爲徒公之文章宜在館閣典雅渾成不露𦬆角南豐之純

臨川之約而復劬書矻矻竆年手不停披以考以硏碑文𪔂銘

竹簡韋編鄴侯之富歐公之全嗚呼公乎學識之長才德餘事

有如不亾未見其止 累朝眷顧寵遇寔𨺚没也訃聞震悼

宸𠂻賜謚易名以示優崇生榮死哀 恩被始終凡民有喪

匍匐酸辛有如我公豈曰凡民鄕之老師國之各臣一觴跽進

鑒于斯文

   祭褚御史文

成化十七年歲次辛丑八月癸卯朔越二十七日已巳友人

翰林修撰吳寛謹以淸酌庻羞之奠祭于監察御史褚君昌㣧

之靈曰嗟嗟昌㣧昔登賢科名顯于世矣而出宰大邑遽當平

長民之𭔃及擢憲臺身顯于位矣而廵歷數州適兼乎校人之

事安不足以酬勞樂不足以償畏此固盡瘁事國者不以爲意

也今則一病浹旬醫莫爲技舎館方遷溘焉永弃氣將絕而復

嘘目不瞑而(⿱艹石)視則亦以言爲責者未得遂其志也客囊蕭條

歛含無僃僮㒒扶棺哭殯于次雖行道者惻然況乎鄕里知舊

不爲之灑淚哉所幸不亾君尚多嗣𣗳立而興其後可冀具薄

奠而寫哀託微詞以爲誄

   祭蔣元用文

成化十八年歲次壬寅六月十日丁未翰林修撰吳寛謹以

淸酌庻羞之奠祭于亾友樂亭令蔣君元用之靈嗟嗟元用SKchar

局淵宏渺乎其際群居嬉嬉莫見明叡然而伸𥿄疾書滔滔不

滯出其緖餘遂取科第塲屋之間固巳服其文藝至於小試治

才寛而有制事旣克集民不吿厲則田野之内又皆沾其德惠

也嗟嗟元用有胡質之淸夫旣常畏人知有陽城之勞而獨不

爲身計致一疾之乆纒踰千年而長逝慨祿養之不終況 恩

封之如例故雖死而不瞑豈戀戀於斯世嗟嗟元用遺腹有子

甚秀而慧母氏鞠之後尚可繼親老而能慰者在斯想其方長

號而忽収淚也返葬于鄕冒暑迢遞何以寓哀致此薄奠

   祭賀其榮文

成化二十年歲次甲辰二月三十日丁亥翰林院修撰吳寛

謹以淸酌庻羞祭于亾友解元賀君曰吳下之別忽經五年春

試有期君來必先謂當一見握手驩然豈意解裝病巳乆纒

我半月寡笑與言言及此來利名所牽吾父且老可緩一官今

旣病甚命也在天奉身還家俟病稍痊終隱不出薄置田園吾

時語君君尚南旋仕路信勞拙性不便後當相從南陌東阡顧

此數語天胡天憐人願竟乖遂隔九泉嗟君待我師友之間死

於我殯中情乃安或者不察驚歎而傳維昨禮闈吾濫預焉拆

卷塡名實多省元使君不死孰後孰先袍笏滿街簫鼔喧闐乃

有喪車蕭然道邊孤懷感傷出涕漣漣扶護維兄歩有吳船還

葬于吳水道可沿剛正而文直亮而賢其人如存有棺未遷今

也則亾舎館實捐 --捐觴豆在案往矣勿遄

   祭李士英文

成化二十年三月二十日丁未友人安福劉震長洲吳寛𦤺

奠于翰林編修李君之靈昨者柩遷城南吾二人適入試院不

𫉬一送甚戀戀也今旣事畢而出佛寺蕭然猶及奔走而遣奠

也夫送死有奠送生有餞餞者有時而還奠者無時而見也嗚

呼悲哉凡君之葬有志有表庻幾平生可以爲傳也然則區區

觴豆之意特寓乎知死之哀而不必其言之羡也嗚呼悲哉

   祭亾弟原輝文

成化二十一年歲次乙巳十一月二十六日癸酉兄右春坊

右諭德寛遣姪奎具清酌庻羞祭于亾弟原輝之靈曰去歲九

月送子于郊孰謂此別永不相見聞訃以來悲痛無巳親友勸

說豈能釋然子有厚德鄕黨所知知之尤深宜莫如我當壽而

天則莫知焉我仕于 朝一紀餘矣不墜家業以有子在今復

何恃實懸我心子幸有男秀而可教議婚于朱其事巳成日用

之計周甥是𠋣撫教之恩諒不肯負因此薄奠畧陳數言中懷

萬端豈能盡述惟昔長兄不及中壽豈意至子又損數年顧影

孑然我獨尚在𫝑孤力寡生世幾時雖欲不悲亦不可得抱病

來省子情巳盡我繫于官獨何爲情子病在身勸子少飲今則

巳矣盡此一酌嗚呼哀哉

   祭周原巳文

弘治二年歲次巳酉七月二十日丙子左春坊左庻子兼翰

林院侍讀吳寛具淸酌庻羞遣姪奎奕奠于故原巳院判之靈

曰自子別去屢得手札毎言瘦軀二豎爲孽其後一緘置此不

說我意子病𫝑當漸脫孰知訃聞𦆵距兩月墨蹟宛然尚可展

閱昔者之來豈遂訣別中心感傷其痛如抉當寢或夢對飯或

噎追思往時雅㑹不缺月夕花朝詩卷有䟦幽憂之懷藉此慰

恱子旣南官尊爼且輟謂當還鄕此興終發今則巳矣顧先我

没子年不衰而位方逹子名維揚而志尚鬱士行旣修世澤未

竭子於人間亦尚可活所爲至此理不可詰維子與我交親甚

切凡子平生畧具墓碣亦有哀章和者更迭馳此叙哀千古契

   祭邵文敬文

弘治三年歲次庚戌正月二十日癸酉詹事府少詹事兼翰

林院侍讀費誾太常寺少卿兼翰林院侍讀傅瀚左春坊左庻

子兼翰林院侍講學士李傑左春坊左庻子兼翰林院侍讀學

士李東陽左春坊左庻子兼翰林院侍讀謝遷吳寛左春坊左

諭德林瀚掌國子監司業事右春坊右諭德劉震翰林院侍講

謝鐸謹以淸酌庻羞之儀馳祭于亾友中順大夫嚴州府知府

邵君文敬曰嗚呼文敬生何所好世亦有之莫與君竝君之於

詩其視唐人則如賈孟㝠搜極討思苦而淸皆可以詠君之於

書其視𣈆人不必大令博倣㫄摹蹟麗而奇偏工草聖君初善

奕坐客滿堂縮手敢競後始謂此非仕所宜益務爲政中心自

許劇郡可居不惟蕳靜彼不知者投之竆荒幾負才性後更東

浙衆曰宜哉方爲君慶到郡未幾矻矻設施民安吏聽詩書且

置尚以奕爲期必報稱惟志初立惟名方揚而身巳病豈其心

勞如昔陽城力不能勝凡人所遭脩短盛衰莫不有命而君於

此獨預其短復違其盛豈非命耶尚復何言惟順其正君喜交

游聞訃以來逺莫賻贈眉目了然如見其人嗚呼文敬

   翰林祭楊文懿公文

弘治三年歲次庚戌二月癸未朔十九日辛丑左春坊左庻

子兼翰林院侍讀吳寛謹以柔毛剛鬛之奠致祭于吏部右侍

郎兼詹事府丞謚文懿楊公之靈曰公以易直之資高明之志

美麗之才淸雅之思心有所獨得每訂定乎經書口有所欲宣

悉發揮于文字信賢科之有人置詞林而得地  今上之初

進賢以𩔖識公老成侈以祿位輟之宮僚擢之吏侍固俾展其

才猷實欲試之政事四海之内方共仰其功能數月之間巳屢

避乎名𫝑疏封竟獲乎陳請館閣遂專乎載記何信史之垂成

俄哲人之長逝惟葢棺之後而士論始公況易簀之時而今命

亦治此可見其身之歸全庻不憂乎人之責僃今則 䘏典旣

加復 賜之謚出 朝廷之殊恩爲儒者之極致獨惜乎

當代之燕許頓亾其手筆尚候乎後世之子雲或識其腹笥春

雲在空黯然魂氣拜送柩車斯文情義而囘視乎一門之盛群

鳯聯翩莫不在乎䘮次則公亦可以無憾乃復爲公一慟而収

淚也

   祭吳參議文

弘治四年歲次辛亥五月丙子朔越二十三日戊戌同年友

吳寛謹以淸酌庻羞祭于故雲南參議吳君文盛之靈曰君以

廉愼之操精敏之才官事滿前談笑而裁昔自工曹遷于逺省

俄遭内艱驥足未騁及兹服闋復來京師臥病族舎骨立形衰

僮㒒遑遑溘焉就木有客入門莫弔而哭同年廿載下世已多

如君之賢其人幾何自昔有喪匍匐徃救SKchar以寫哀薦此觴豆

   祭徐文靖公文

弘治十三年歲次庚申八月癸未朔越二十七日巳酉諸生

吏部左侍郎兼翰林院學士吳寛謹以淸酌庻羞馳祭于少師

文靖徐公之靈曰寛昔居鄕稔聞公名及旣入仕識公于京𫎇

不鄙弃歡如平生詞林多暇語輒㒒更公位益高不自驕盈引

進後輩藹如父兄道義之語至今服膺公之立 朝惟恃忠誠

巍巍黃閣高不聞聲百官盡軄萬姓安生黙相之力

天子仰成寵任之重不替而增公曰可矣豈乏賢能引退未

巳有疾忽嬰終𫉬所請𫝑位巳輕公卿餞送殆空一城道㫄嗟

歎亦有𥠖氓公之厚德于兹可徴SKchar不畱公長存典刑何奪之

速天豈瞢瞢殯于高堂南望宜興未能一慟中心怦怦𦕅此叙

述以洩私情

   翰林祭徐文靖公文

公自少年巳擢高第徧歷淸階不以吏事及壯遭逢  憲皇

在位受知特深舊學有自欲付大任吏事卒試㧞之詞林用不

以次  今上之初以公是遺何以處之深嚴之地乃職論思

乃典内制乃預機務寵用日異公所禀受淸明之氣公能承載

深厚之SKchar大事在前從容暇豫身任其難事竟克濟謂公才優

實則蜜緻謂公量宏實則謹畏忠言 上摩厚澤下被輔德以

成從欲以治補益則多而力亦瘁曰病在躳疏乞休致 恩㫖

慰畱莫奪其志歸榮幾時有訃忽至 宸𠂻惻然老成見弃特

輟視朝爰及贈謚䘏典加等以報勞勩嗟今之人有望莫致謂

位不得謂時不値考公平生無所不遂朝士念公自相弔慰況

也相從館閣契義撫棺無從徒發永喟薄奠遥馳惟寓哀思

   祭文溫州文

弘治十二年歲次巳未十一月丁巳朔越二十四日庚辰吏

部左侍郎兼翰林院學士吳寛謹遣姪奕以淸酌庻羞之奠致

祭于故溫州太守文君宗儒之靈曰官制之分必有内外外與

民親守令爲最君兩爲縣永嘉博平竝有異政卓爾騰聲孰不

召用君當稱首䜛言阻之而君顧後太㒒有丞丞實負予歛其

施設困翼不舒君曰何哉莫非命吏馬政必修以復故例列郡

相顧惟循其常例卒不復吾其故鄕稱病七年田園自足大臣

薦揚有 詔以促君曰何哉吾心巳安況也古溫郡𭔃益難未

至百里父老爭候舊令載瞻如獲慈母興利除𡚁扶弱抑強或

怨或詈吾身自當奏疏迭陳莫匪民事或格或行吾力巳至終

欲引去自刻無能民則固畱身不可興嗟哉君子何命不淑季

夏七日一逝不復郡失賢守泣聲相聞何以繫思子孫氏文屬

縣奔趨競以財賻衰服纍然泣血以拒曰父在官無取於人於

此取之上累吾親君雖云亾幸有賢子治可移官信乎家理聞

訃數月時一戚然顧獨後死長君十年修短死生必有定命聞

有夢徴特假以病未及臨穴𦕅以寫哀復有墓文以慰泉臺

   祭李時泰憲使文

弘治十五年歲次壬戌六月辛丑朔越八日戊申吏部左侍

郎兼翰林院學士吳寛謹以淸酌庻羞之奠馳祭于同年友故

陜西提刑按察使李公之靈曰緯矣維公早勤所務學于仲兄

義同師傅竝登甲科二鳳同翥公時方少𡚒翼莫禦乃駕使軺

官簿初注乃入内臺曰爲侍御出廵淮南外嚴内恕憲體𪷤然

𫝑要是惧爭避逺之不俟言拒竟遭其䜛從此而去去國數年

萬里旅寓居炎荒中德業益樹終焉䜛言莫勝淸譽臬司屢遷

聞望愈著下無𡨚民如豁雲霧維陜以西古號天府控制民夷

得專一路救敝扶衰日坐公署力則巳竆才則甚𥙿起則何淹

逝則何遽何天不遺何人不遇抱負大才將安所赴仲兄在朝

過時悲慕南遷司空欲臨其墓凡我同年哀莫能助遥具薄筵

便道亦附公其有知幽夢當寤爲舉一觴以盡平素

   祭少詹事王公文

弘治十六年三月二十八日乙未吏部左侍郎兼翰林院學

士末眷吳寛謹以淸酌庻羞之奠致祭于故封詹事府少詹事

兼翰林院侍讀學士前光化知縣王公之靈曰公當壯歲仕與

民親惠政所及深得乎民三載告歸未盡其志宦業巳傳而子

巳貴孰不生子貴如之何名重詞林豈惟高科再受恩封公正

無恙高葢橫金安此祿養封典未巳子佐文銓壽終于寢有訃

忽傳  帝念近臣何以爲慰諭祭有文塋域是治凡此褒䘏

他人敢希子侍經幄匪以其私考公終身僃享諸福人莫不𧇊

我無不足忝同鄕郡乆託親交無由執紼繫官于朝微言可緘

薄奠斯致遥望靈筵寫此契義

  祭侍郎徐公文

弘治十六年癸亥十一月二十九日壬辰禮部尚書兼翰林

院學士吳寛謹以淸酌庻羞之奠馳祭于南京工部右侍郎徐

公曰南望海虞壯哉爲縣豈曰富疆實稱文獻縣多故族徐有

鉅人敎以義方公德維淳少登甲科諫垣就列奏疏屢陳衮職

補闕試以民事出牧大藩南北所至不求自安付以大任益盡

其責都憲我官司空我職民終受惠國不傷財志行所學德副

其才嬰疾尚微引去何速高節有餘衆望不足尚期召起以慰

蒼生溘焉長逝惜哉老成遺言自卑德薄能鮮戒其子孫勿求

䘏典有臣如公  天子忍㤀何以  上聞憲臣有章質直

勤勞世豈多有鄕賢凋謝相弔而走吳山伐石宜刻褒賢無由

臨穴致此惓惓

   祭陳大玉文

弘治十四年歲次辛酉三月初二日庚戌同年友吳寛謹以

淸酌庻羞之奠致祭于都察院右副都御史陳公大玉之靈曰

公寓西陲早受家學抱藝入京多士與角遂登甲㮄乃列戸曹

簿書錢榖身任其勞公有美才亦不即見迨擢大藩而事益練

江右民俗治之尤難以靜治劇以簡治繁工役大興惟時建國

我勞其心民省其力謂民頑梗父之母之居則易使去則有思

去之一方稱者一口名徹于 朝三任莫乆内臺之副爲古中

丞𢌿以畱務置之舊京倉廪(“㐭”換為“面”)豐盈不爽外𠎤韓滉在唐國計有

託夙夜籌畵尚耻素飡報國不足公亦有言生居邊方習見戎

虜毎誓捐 --捐軀欲得死所推公之志論公之才俄止于此知公者

哀 朝廷念公䘏典不薄祭葬以禮有司奉(⿱艹石)重惟故里在于

中州居斯葬斯不㤀首丘忠信可交廉謹不取旣見其人亦聞

其語今則巳矣不見其人死生永別SKchar得而親嗚呼哀哉

   祭外母朱孺人文

維年月日季女壻翰林修撰吳寛謹以柔毛庻羞之奠致祭于

外母朱孺人之靈曰寛昔委禽今踰廿年高堂登拜數聆訓言

白髪垂垂德容儼然去之京師濶阻山川起居何如封書問安

使者未及訃音忽傳嗟嗟孺人持行寔賢内助成家有赫門䦨

子孫森森美矣田園人匪富視惟義之全歲月幾何喪事連連

悲傷旣甚疾疹莫痊凡此情事墓石巳鐫孺人於寛母道存焉

啓殯有期薄奠几筵

   祭亾妻陳宜人文

弘治四年歲次辛亥八月初七日左春坊左庻子兼翰林院

侍讀吳寛以柔毛之奠吿于亾妻宜人陳氏之靈與子相處三

十餘年我困而亨子實偕焉復來京師又踰一紀促我早歸無

貪名位我聞子言中心然之豈料子病纒身益危言不即從子

亦莫救所恨諸親不在左右送子歸葬斯言不㤀繫于史事願

復不償生不同歸死實可憫言及于兹悲痛何忍子尚行矣我

終乞身臨穴而葬當共諸親子行無恐亦無我戀酒肴在筵非

謂遣奠嗚呼哀哉

   祭韓夫人文

於維夫人㓜有女德來嬪于韓寔爲佳匹維都憲公有武有文

宣力四方爲 國樹勲閫内非人公能不顧顧則縈心有勲SKchar

樹公累進秩夫人與同龍誥在函遂沐高封富盛顯榮孰不歆

𧰟𥨸視其身自奉何儉公旣不祿儉德益加閨門悄然人孰敢

譁嗟未亾人俄以亾報吿哀于朝維子之孝昔都憲公賜葬

有墳有詔合藏以從良人仍命有司諭祭維賟䘏典所頒爰視

都憲靜專勤愼婦德可評宜躋于壽宜享其榮都憲在鄕偉哉

先逹薄奠遥馳忝居鄕末

   焚黃告先考妣文

成化十三年歲次丁酉十月乙未朔越二十二日甲寅孤子

翰林修撰寛謹以潔牲醴齊昭吿于顯考府君顯妣張氏曰壬

辰之春寛忝史職三載考最仰荷推恩封贈之典施及存没惟

我顯考拖疾拜命旣易冠服奄弃人間璽書繼頒不及親捧

孤懷感傷未即奉告惟兹 恩典豈寛自致追慕尊慈極其勞

瘁以鞠以教克長克成昊天不弔先後弃捐 --捐祿養靡從痛恨無

巳兹謹錄黃焚于墓所伏惟尊靈祗奉休命音容⿱⺾⿰氵亾⿱⺾⿰氵亾悲慕不

絕嗚呯痛哉

   東莊奉安先考畵𧰼祝文

成化十三年歲次丁酉十二月某日孤子寛謹以牲醴之儀

敢昭吿于顯考修撰府君東城之下先世所基嗟嗟府君寔生

于斯迨長西徙門戸獨持每念舊業東望興悲乃修乃復有年

于兹樹有桑柳屋有茅茨有庭有戺有園有池本原之地有大

其䂓東莊自號用表孝思今者不幸溘焉弃遺靈爽長存没且

有知眷戀兹地䰟氣必之乃奉遺𧰼張之堂楣著存于心如覩

容儀凡此舊業不廢不𮥠曰維季弟肯搆肯菑一觴陳吿𦕅寫

吾私載瞻載拜涕淚交頥嗚呼痛哉

   上京吿祠堂文

成化十四年三月六日玄孫翰林修撰寛謹以牲醴敢昭吿

于四代考妣寛憂制旣終例宜起復丙寅日吉巳⺊啓行維是

逺違不勝攀慕

  吿二代贈官祝文

弘治十一年歲次戊午十二月壬辰朔越六日丁酉孫吏部

右侍郎寛敢昭吿于二代考妣曰寛無所能忝竊官祿實頼先

德始克致兹乃今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三載考滿十二月四日

荷𫎇恩例推及其先顯祖考處士贈吏部右侍郎顯祖妣韓

氏贈淑人顯考諭德府君加贈吏部右侍郎顯妣宜人張氏顯

妣太宜人王氏竝加贈淑人及妻宜人陳氏亦加贈淑人感激

之餘悲喜交集謹具酒饌用申䖍吿

   受 誥祭吿二代文

弘治十二年歲次已未八月戊子朔十二日巳亥孫吏部左

侍郎寛敢昭吿于二代考妣不肖逺藉先德垂休于身叨佐銓

曹倐經三載伏𫎇恩例推及惟均乃於今晨𫉬受 誥命祖

處士府君贈通議大夫吏部右侍郎祖妣韓氏贈淑人考諭德

府君加贈通議大夫吏部右侍郎妣宜人張氏太宜人王氏俱

加贈淑人誥詞煌煌竝𫎇褒美追惟先德實克承當謹録一

通先僃焚燎家祠塋墓自當轉行故妻宜人陳氏亦加贈淑人

謹以酒饌同用告





匏翁家藏集卷第五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