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八 北堂書鈔 卷九 卷十

  欽定四庫全書
  北堂書鈔卷九
  唐 虞世南 撰
  明 陳禹謨 補註
  帝王部
  𢎞量三十二   納諫三十三
  赦宥三十四   責躬三十五
  誡懼三十六
  𢎞量三十二
  闊達大節陸績太𤣥經序恢廓大度東觀漢記寛大長者史記高祖意豁如也漢書高紀開心見誠東觀漢記引裕有餘袁崧後漢書君人之量魏氏春秋瑾瑜匿瑕國君含垢左傳 含垢藏疾容受直言魏書荆伯不從犧牛以事越絶書曰湯行仁義天下皆一心歸之當是時荆伯未從也湯於是乃飾犧牛以事荆伯乃媿然曰失事聖人禮乃委其誠心補呉王不朝就賜几杖漢書張武受賂金錢賜之史記文帝尉佗稱帝報之以德史記文帝匈奴背約不發兵深入史記文帝隗囂上書報以殊禮東觀漢記忍容言者含咽臣子之短風俗通云燒吏民謗言東觀漢記焚訐下人書魏志反支受奏曄後漢明帝
  納諫三十三
  從諫則聖 從諫弗咈 從諫若流荀悅漢書從諫如轉圜漢書高祖聞諫若甘味唐子云聖人聞諫若甘味愚者聞諫若荼食聽䂓自防好謀能聽漢書高紀堯有衢室之問下聽于民管子曰黄帝立明臺之議者上觀于賢也堯有衢室之問者下聽于人也舜有告善之旌而主不蔽也禹立諌鼓于朝而備訊唉湯有總街之庭以觀人誹也武王有靈臺之復而賢者進也補訪問善人 以虛受人予違汝弼 饑渴直言 敢諫之鼓 總街之庭 誹謗之木舜立語寡人以獄訟者揮鞀鬻子曰禹之治天下也以五聲聽門懸鐘鼔鐸磬而置鞀以待四海之士爲銘于簨簴曰語寡人以獄訟者揮鞀鬻子注云獄訟之事務于疾速故揮鞀以陳之補教寡人以事者振鐸鬻子註云鐸金鈴木舌也所以事務有可行爲所欲言者以振鐸也補教寡人以義者擊鐘鬻子註云鐘金聲也以合於義故教義者擊鐘也補語寡人以憂者擊磬鬻子註云憂者聲悲磬聲消燥而近於悲故憂而擊磬也補教寡人以道者擊鼔鬻子註云鼓以動物故動合于道也補禹拜昌言 文帝止輦 令趣銷印漢書張良傳揖酈生之說納子房之䇿班彪王命論云急壞復道漢書叔孫通傳云惠帝爲東朝長樂宫及閒徃數蹕煩民作復道方築武庫南通奏事因請閒曰陛下何自築復道高帝寢衣冠月出游高廟子孫奈何乗宗廟道上行哉惠帝懼曰急壞之補徹書屏風曄後漢書覆觴不飲晉中興書
  赦宥三十四
  赦過宥罪 議獄緩死 舊染汙俗咸與維新 十世宥之以勸能者左傳叛而執之服而舎之 不以一𤯝掩大德竝左傳省囹圄去桎梏
  責躬三十五
  禹湯罪已其興也勃焉 山崩川竭為之出次左傳臺榭不塗馳道不除穀梁傳日有食之天子不舉左傳罪當朕躬弗敢自赦 萬方有罪在予一人予一人有罪無以爾萬方 朕躬有罪無以萬方萬方有罪罪在朕躬 萬姓仇予予將疇依 百姓有過在予一人 禹見罪人問而泣之說苑湯旱而禱孫卿子成王思慕琴操剪爪湯旱截髮曹瞞傳云操嘗出軍行經麥中令士卒無敗麥犯者死操馬騰入麥中操曰制法而自犯之何以帥下請自刑因援劍割髪以置地補捨宫寢列子云黄帝避正殿鍾離意疏曰陛下憂旱降避正殿而比日密雲遂無大潤補山崩川竭君子不舉左傳大荒則不舉大札則不舉 天地有灾則不舉 邦有大故則不舉竝周禮年不順成食無樂 大祲食不兼味穀梁凡日月食四鎮五嶽崩大傀異烖諸侯薨令去樂周禮注曰四鎮山之重大者謂揚州之㑹稽青州之沂山幽州之醫無閭冀州之霍山五嶽岱在兖州衡在荆州嵩在豫州華在雍州恒在并州傀猶怪也大怪異烖謂天下竒變若星辰奔霣及震裂爲害者去樂藏之也補大札大凶大烖大臣死凡國之大憂令弛縣周禮疏曰大札疫癘則左氏傳夭昏札瘥是也大凶則曲禮云歲凶年穀不登是也大烖水火則宋大水及天火曰災之類是也大臣死則大夫已上是也凡國之大憂者謂若禮記檀弓云國亡大縣邑及戰敗之類是也令弛縣謂大司樂令樂官弛常縣之樂也補山崩川竭爲之徹樂左傳大札素服 大荒素服 大灾素服竝周禮年不順成則素服素車 湯之救旱素車白馬尸子云湯之救旱也素車白馬布衣身嬰白茅以身爲牲當此時也絃歌鼓舞止降服乗縵傳云山崩川竭君爲之乗縵
  誡懼三十六
  孔甲有盤盂之誡蔡邕論云武王有戒愼之鞀吕氏春秋大臣不可不敬小臣不可不愼 除戎器誡不虞君子以恐懼修省 乾乾夕惕東觀漢記栗栗危懼 若火燄燄 若殞深淵 若陟深山 凛乎若馭朽索 若蹈虎尾夙夜祇懼不敢荒寜 明德愼罰 克愼明德 恪謹天命 克謹天戒 天命靡常畏天之威 弗寜帝命罔有逸言 無平不陂無徃不復 安而不忘危存
  而不忘亡 制治于未亂保邦于未危 天道福善月盈則食 其亡其亡繫于苞桑 主不稽古無以承天東觀漢記君不密則失臣機事不密則害成 言出乎身加乎民 撫我則后虐我則讐 惟聖罔念作狂惟狂克念作聖 吉人爲善惟日不足凶人爲不善亦惟日不足 雖有周親弗若仁人 見爾前慮爾後大戴禮武王鑑銘無私於物惟賢是與王弼注易用其道不棄其人左傳不親小事穀梁弗寶逺物 弗惟逸豫惟以亂民 與其溺於人寜溺於淵大戴禮盤銘曰與其溺于人也寜溺于淵溺于淵猶可游也溺于人不可救也補玩人喪德玩物喪志 天子忘民則滅諸侯忘民則亡尸子厥監不逺在彼夏王 殷監不逺在夏后之世 咋舌血英雄記曹操與劉備言覆觴不飲晉中興書














  北堂書鈔卷九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