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堂書鈔 (四庫全書本)/卷021

卷二十 北堂書鈔 卷二十一 卷二十二

  欽定四庫全書
  北堂書鈔卷二十一
  唐 虞世南 撰
  明 陳禹謨 補註
  帝王部
  昏德七十一   失政七十二
  禪位七十三
  昏德七十一
  有夏昏德 穢德彰聞 顛覆厥德 歛怨以為德以逸豫滅厥德 黎民咸貳 爾德不明 不明于德太康尸位逸豫太甲既立弗明 興居無節 起居
  無常詩含狎侮五常怠棄三正 屏棄典刑 不用古法威儀不類 謂敬不足行謂祭無益 弗戚于民 無志乎民春秋不臧覆用 無功者賞六韜元首叢脞哉萬事隳哉 弗惠阿衡 放黜師保 播棄黎老昵比罪人召彼故老訊之占夢 君子在野小人在位 君子
  為下小人為上六韜親小人逺賢士諸葛亮不知用賢尸子賢人放逐 左彊在側淮南子維此良人弗求弗迪 諫者為謗史記信者為誣六韜誨爾諄諄聽我藐藐 念子慘慘視我邁邁 出話不然 善人載尸 君子信讒如或酬之 聞言不信聰不明也 不諂已者大而梏之賈誼新書謀夫孔多是用不集發言盈庭誰敢執其咎 縱惡口棄 博敬滋甚魏志逋逃是崇 為長信宫博物志起河間第續漢書内作色荒 世子為政六韜婦人與政世紀婦言是用 惑後妻言 斵苕華竹書紀年云桀命扁伐山民山民納女于桀二人曰琬曰琰后愛二人女無子焉斵其名于苕華之玉苕是琬華是琰補踞妲己 置妺喜膝上 上與褒姒同乘並列女傳發烽乃大笑史記周本紀曰褒姒不好笑幽王欲其笑萬方故不笑幽王為烽燧大鼓有冦至則舉燧火諸侯悉至至而無寇褒姒乃大笑幽王悅之為數舉烽火其後不信諸侯益亦不至補作竒技淫巧以悅婦人 豔妻煽方處 宫内九市六韜為肆販賣漢書身為商賈與從官飲並漢書東園輸禮錢西園駕白⿰ 冠狗弄彘並漢書外作禽荒 般遊無度 十旬不返 朝冒霜露 晝被塵埃口倦叱咤手苦轡箠漢書甘酒嗜音 好酒忘身尸子
  為邱六韜懸肉為林三輔酒池運舟帝王世紀酒池牛飲六韜威儀幡幡舎其坐遷屢舞僊僊 威儀怭怭 載號載呶亂我籩豆屢舞僛僛 側弁之俄屢舞傞傞 如蜩如螗如沸如羮俾晝作夜 長夜之飲世紀三旬不出聽政博物志七日不知厯數世紀靡靡之樂世紀矯誣上天 弗敬上天 自絶于天 虧三光之明傷億兆之望漢書逆天道絶天德世紀洩天氣發地藏太公舉事戾蒼天發號逆四時淮南子射天笞地國策宋王之時有雀生鸇於城之陬使史占之曰小而生巨必霸天下王大喜於是滅滕伐薛取淮北之地乃愈自信欲霸之速成故射天笞地斬社稷而焚滅之曰威服天下鬼神補
  失政七十二
  天厭周德春秋周室道衰 天罔不矜曹植構怨連禍 周室㣲弱政由方伯史記禮樂征伐自諸侯出 周鄭交質王祭不供春秋四郊多壘 盟于太室竹書紀年曰幽王十年春王及諸侯盟于太室補狩于河陽春秋姬厲失權 周舎逃責前漢諸侯王年表曰幽平之後分為二周有逃責之臺被竊鈇之言 服𧆛曰周赧王負責無以歸之主廹責急乃逃於此臺後人因以名之補折其玉斗失其金椎孝經援神契曰后偷任威折其玉斗失其金椎注后桀也偷茍且自奉也玉斗者渾儀金椎言國之寶補失其玉鏡尚書帝命驗期云桀失玉鏡用其噬虎注玉鏡謂清明之道噬虎謂其暴虐補秦失金鏡 九鼎入秦史記步至河上 次曹陽獻帝﨑嶇危亂之間飄薄萬里之衢袁山松質唱乘輿獻帝春秋載帝幸營獻帝春秋注寶車馬乘輿器物盡入其邸 星流矢激螢火照道並獻帝春秋麴屑為粥漢晉陽慘茶煮飲四王遺事御前作糜漢傳客舎作食四王遺事
  禪位七十三
  貴而無位 亢龍有悔 選賢與能 格文祖 堯薦舜于天舜薦禹于天 命禹而推受 舜有九子而授禹吳越春秋堯待舜 若棄敝履 館于貳室 贈昭華之玉帝王世紀曰舜夢眉長與髪等堯乃賜舜以昭華之玉老而命舜代已攝政補授益地圖輯五瑞 總朕師


  北堂書鈔卷二十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