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堂書鈔 (四庫全書本)/卷027

卷二十六 北堂書鈔 卷二十七 巻二十八

  欽定四庫全書
  北堂書鈔卷二十七
  唐 虞世南 撰
  明 陳禹謨 補註
  政術部
  論政一
  政必本天 惟辟奉天 取諸兩儀抱朴子以天為本潛夫論以四時為柄以日星為紀 國有二柄韓子治有四術尸子治有二機說苑必脩諸已以光四海抱朴子欲治其國先齊其家家齊而後國治 民從上所行 上之所為民之歸也春秋達民之情然後從命家語民之從上如璽印塗下之從上猶金在鎔董子君子篤於親則民興於仁故
  舊不遺則民不偷 政者君之所藏 術者主之所執勢者君之輿威者君之策國者君之輿勢者君之馬
  並韓子夫政猶張琴瑟新序治國無若五音史記琴瑟不調必解而更張為政 行變而更化董子道有升降政由俗革政有細目法有大綱 振裘持領舉綱收網應璩引其
  紀萬目起引其綱萬目張春秋以一國目視故視莫明焉以一國耳聽故聽莫聰焉韓子為政在人 為政以德政有三品說苑政道有三魏書堯舜不易民而治治桀紂不易民而治亂荀子善治者使盜跖可信不善治者使伯夷可疑 德惟善政政在養民 禮以體政政以正民春秋道之以政齊之以刑民免而無恥道之以德齊之以禮有恥且格 先之以博愛而民莫遺其親先之以敬讓而民不爭導之以禮樂而民和睦示之以好惡而民知禁陳之以德義而民興行並孝經政如農功日夜思之思其始而成其終 政莫如猛望而畏之並春秋政如冰霜姦軌消亡舜云治國若烹小鮮老子治民如御奔馬說苑治國不以禮猶無耜而耕 裁國無利器猶以鉛刀阮子治國若耨去其害苗者而已淮南子治亂民猶治亂繩漢書治煩事如治亂髪 禮樂治之粉澤 賞罰國之粉黛韓子託是非於賞罰屬輕重於權衡韓子末產不禁則民無恥管子齊其政不易其宜脩其教不易其俗 其教不肅而成其政不嚴而治 成其德教而行其政令並孝經節用而愛人使民以時 務其德而安民春秋官爵以利民韓子官職相序君臣相正 辨上下定民志 守我理因自然韓子親仁善隣春秋悅近來逺家語因能受禄莫敢索官韓子利君之禄焉得不報韓子與其食浮於人寜使人浮於食為國富民 帝王富其民並管子弗富不足無人不興無以合親六韜何以守位曰仁何以聚人曰財 王者藏於天下諸侯藏於百姓韓詩野與市爭民家與府爭貨管子足食足兵民信之矣 擇可勞而勞之 因民利而利之利以得民韓子利以平民 利以安之春秋利而勿害
  四達不悖則王道僃 四民用足則國家安樂黄石公治國之難在知賢列子民非賢則不治俗非智則不振杜預案名察實選才舉能 因任而授官脩名而責實周書因事施公仍便效才劉子官人以序 綜核人才官方任能 任賢使能周書儁士登進無能降退 明時無廢人 水深則魚鼈歸之主賢則豪傑赴之春秋若飢魚之歸餌渴馬之赴泉管子崇道貴德則聖人自來任能黜否則官府理治家語物有其官官脩其方春秋各勤其官以久其任 官少則精精則職理並桓温不以智累心不以私累世不吹毛而求疵不洗垢而索瘢並韓子治化貴簡易法令不欲多應璩無反無側 不僭不濫 不貴異物民乃足不寳逺物則逺人格 不尚賢使民不爭不貴貨使民不盜老子罷無益之巧棄難得之貨潘尼不履其事則亂也 漫於政者害於國管子政不正則君位危 危以動則民不與政寛則姦易禁政急則姦難絶物理論法出而姦生董子
  刑肅而俗弊 刑罰不中無所措手足 緩法重刑非治平之理 民怨者傷國 民勞者傷國劉子知之者昌不知者亡 吏不徇功民不私力 四疑不破損身失國韓子四維不張國乃滅亡管子

  北堂書鈔卷二十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