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北山小集 (四部叢刊本)/卷三十五

卷三十四 北山小集 卷三十五
宋 程俱 撰 景江安傅氏雙鑑樓藏景宋鈔本
卷三十六

 北山小集卷第三十五

           信安程  俱

    狀劄一

     吴江縣申乞准 赦放秋苗議狀

 今月某日户案手分將到文引通簽准使符准轉運

 衙牒催索去年苗米事右某㐲見聖主初臨寳位思

 布惠澤於天下故赦文内將應干積欠並行蠲放以

 至去年秋苗亦行放免宣赦之日百姓聞之皆稽首

 感抃驩頌之聲如出一口㝷已飜黃張掛及行下郷

 村曉示人户今來旬日乃復催索不唯使皇澤不下

 於民亦何忍使聖旨即位之初失大信扵天下非小

 故也况去秋苗米冨家上户必已扵上中限内送納

 入官今來已入末限欠苗米未納之人多是殘零或

 貧氓下户力未能及者此尤仁政所當先及者乃不

 被覃霈之恩又况所得無幾徒格上恩且傷國體某

 竊㕥謂准赦蠲放乃為得冝所有文引難以書押行

 出謹具議狀申縣伏乞備申使府伏𠋫裁㫖

     吴江回申講求遺利狀

 准縣牒備准使府准轉運衙牒准省符云云

 右某竊謂財用之在天下譬之衆州之水豬之萬頃

 之陂决漏旣多乾涸可待乃欲﨑嶇回逺引綫脉之

 流㕥益之不如塞其陂之决漏而已今諸路賦入則

 衆川是也萬頃之陂則緫計是也决漏如江則無藝

 之費是也﨑嶇回逺引綫脉之流㕥益之則講求遺

 利是也所謂無藝之費某䟽逺小吏不能盡知徒見

 頃年以來綱運自杭而西㕥過縣境者有曰明金生

 活有曰佛道帳殿有曰花石者挽舟之卒所支口劵

 米歳無慮若干千石計工無慮若干萬夫家粮借請

 之數不與焉然比造作之費曽何足道竊㕥謂天下

 無藝之費如此𩔖者儻一切罷之則神宗皇帝息民

𥙿國之政具在守而勿失可以有餘某愚無知妄陳

管見謹具申縣衙伏乞備申使州伏𠋫裁旨謹狀

    乞罷著作佐郎恩命申尚書省狀

右某今月十五日准尚書省劄子節文八月十一日

三省同奉 聖旨除某著作佐郎某䟽逺小官𤽮戾之

餘乆伏農圃㴠泳皇澤期畢此生敢圖聖朝棄瑕録

用非某糜隕所能報塞固當竭蹷奔命以効犬馬之

勞然伏自惟念某愚鈍迃憃一無所長憂憤以來心

志耗落窮獨貧病因以早衰収置朝廷何所禆益而

况著作品秩雖卑實古太史氏之職所修日曆言動

 兼載細入畢書是以選擇必精職任亦重又况某昔

 年備貟東觀更歷歳月纂次無幾尸曠巳多豈容冒

 榮更塵史屬方聖主焦勞側席懋建中興之業羣能

 著職緫核名實之時而某以疵謬之迹無用之才加

 㕥衰瘁玷兹盛選義不自安所有新除著作佐郎恩

 命伏望鈞慈察其懇誠特行敷奏許賜寢罷除某一

 宫觀差遣以安愚分

     乞許六叅官赴二十六日起居建炎三年二月隨駕初到杭州

 某竊聞巳降指揮二十六日朝殿契勘當日不係六

 叅日分切縁六叅官及望叅官自此月巳來車駕戒

行在道乆闕常儀况艱危之後駐蹕之初始御朝殿

不勝臣子之情欲乞特降指揮六叅官及望叅官並

赴二十六日起居

    省官奉聖旨令都司勘當㕥聞

竊見元豐官制行在京職事官不盡除足至紹聖間

六曹郎官猶通輪宿直此可見崇寧巳後當國者好

夸喜權省曹寺監郎官丞簿始皆除足館職至數十

人旣冗則濫官益以輕事不加治况今艱難危蹙主

上方當撥亂創業决策西向㕥馬上恢復天下之際

尤非崇虚飾備冗官之時也朝廷耗府庫捐爵位扵

 窘匱擾攘之中進一士必得一士之用具一官必有

 一官之實然後可㕥有為也愚切以謂具職事官之

 不急者當闕而不除或令劇易相兼以赴事功竊㕥

 為便謹以管見叅攷古今之冝條件梗槩以備采擇

 僭冒妄言无所逃辠畫一如后

   一祕書省宗正寺國子監目今最為事簡其見

     有長官者不論它日或有遷移出入止以

     給舍兼判似亦不失祖宗故事及扵官制

     無妨李至自前執政以本官兼祕書監趙

     安仁以從官判宗正寺熈寧時從官諫官

     講筵官判國子監或同判國子監皆故事

     也

   一六曹長貳如駐蹕揚州時尚書侍郎不皆除

     足似亦不聞闕事

   一吏部如尚書左右選侍郎左右選郎官四貟

    户部左右曹郎官二貟刑部郎官二貟不

    可闕外吏部則司封司勲考功户部則度

    支金部倉部若止除一貟似不闕事司封

    事少若令兼判官告院為便

   一若除禮部祠部各一貟仍分權主客膳部兵

     部一貟通管四曹刑部則比部都官或各

    除一貟兼管司門工部一貟通四曹似不

    闕事

   一太常寺若無少卿光禄鴻臚若無卿少則以

    禮部長貳判一寺或以郎官兼某少卿事

    或以某少卿兼行禮部郎中事兼則止云

    兼某官事下兼則云兼行某官事漢制行

    太常事行太子少傅事皆是兼權官之稱

    本朝官制官髙職卑則稱行它寺倣此内

    郎官兼管如止云兼某寺事扵體亦冝

   一衞尉鴻臚太僕皆事簡若見有卿少則令兼

    劇曹如某少卿兼行尚書左選事如某卿

    兼行户部右曹事若遷移出入且欲闕貟

    則以兵部長貳判衞尉寺或太僕寺若郎

    官有才効或乆次當遷則以衞尉或太僕

    少卿兼行兵部郎中若卿少遷移郎官未

    當遷改而又長貳止判一寺則以兵部貟

    外郎兼某寺事他曹寺倣此

   一少府將作軍器監在今事務亦簡儻如前衞

    尉太僕寺比以工部長貳郎官或兼管或

     以監兼郎中事

   一太府司農恐各合除卿或少卿一貟丞各一

    貟兼主簿若度支金部倉部其間一貟欲

    除兩貟郎官則令兼太府或司農寺事而

     不除所兼卿少貟闕或欲除兩貟少卿則

    以一貟兼度支或金倉部

   一大理不可與刑部官相兼以妨駮案故也有

    卿則㕥卿斷刑少卿治獄無卿以從官兼

    判大理寺行卿事以二少卿治獄斷刑所

    有評事素聞貟頗猥多恐當裁省其大理

    正司直若職事雖簡亦或各留一貟以示

    欽刑之意

  一諸寺監丞除大府司農恐不可闕仍兼主簿

    外其見有官處存留未除或不到者姑闕

  一太常寺當有博士二貟分兼丞簿所有奉禮

   太祝遇有祠事扵館職博士寺監丞内差

   攝

  一祕書省(⿱艹石)除丞或郎一貟管省事著作校正

   通除四貟㕥飬才能不廢故事

  一太學官若除博士二貟正錄各一貟亦不乏

     事仍扵博士内以一貟兼權丞正兼主簿

   一若以六曹長貳兼判所轄寺監申本部狀但

     押檢列銜而不書名庶㡬不紊體統

      論淮南撫諭

 竊聞遣官淮南撫諭今具管見利害如左一今來淮

 南潰卒甚多未有所歸頗為州縣之患願因撫諭官

 宣上德意一切撫存勿云招安止曰招撫招撫之旨

 預為口宣或降勑牓具載廼者車駕怱遽戒行㓂𮪍

 巳迫其流離轉徙與夫責躬之意告以使臣貟僚等

 並依舊資級及統領之人別議超權庶幾懷服自同

乎人若朝廷便欲今各歸五軍或元主將下亦須逐

旋抽發一則過江不至擁坌無稽留𭧂露之虞二則

使淮南之人不疑盡數收兵過江而妄謂朝廷無復

北顧之意三則設或將來上流及夾江衝隘等處各

合屯兵則便道就屯差為徑易若其間有係見在江

北將帥下人兵即便令管押赴逐軍下交割一乞令

撫諭官遇招撫軍人即扵郊野各立旗號如曰元係

前軍人兵曰後軍曰中軍曰左軍曰右軍倣此餘將

帥下各立一旗又一旗曰諸路軍兵以待群盗之未

就招安及非見今領兵將帥下軍兵或雖是五軍及

 諸將而有嫌𨻶畏憚不願復歸舊軍下者扵逐軍後

 又立一小旗曰家口旣各立旗下即時各軍為籍具

 載見統領人某姓名下及元來軍分資級姓名有家

 口者并家口注籍結計若干人又一旗曰百姓老小

 一百姓老小又别為三旗一旗曰願歸本鄊一旗曰

 願就近便州縣居住一旗曰願充禁軍其願歸本郷

 者計置口劵寧可少支務令實惠其願就近便州縣

 居住者亦給口劵扵所至處權暫摽撥空地令搭席

 屋居住官作糜粥賑濟半月或一月止其願充禁軍

 者依等仗填刺仍令所在州或本路運司計置招軍

例物支給此老小三項須先具措置曉示使之通知

一今來國典公案皆巳不存乞令撫諭官扵所至州

依監司例取索見任官脚色家狀仍并𭔃居待闕官

取索各爲一𠕋回日繳申朝廷以備吏部叅照置籍

一乞欲令撫諭官因便㝷訪應干朝廷典籍如累朝

實錄國朝㑹要户部㑹計録太常因革禮官制格目

之𩔖應扵典籍故事可以叅驗或殘闕公案首尾不

全者一件一𥿄皆令收拾其典籍文字先明出牓示

除去私蓄之禁有賣者扵所在州委官抽差識字廂

軍及事簡處貼司就令謄本若人力不足則許雇人

書冩每一部畢逐旋送納行在其就令謄本之家卷

數最多或投獻者並乞朝廷量加賞激如命官減年

循資以至轉官及無官人據多少支賜錢物與名目

庶㡬國典公案漸可補全如上二項儻䝉收采其權

兩浙轉運副使劉寧止見往揚潤亦乞指揮扵所至

州縣依此取索㝷訪

    論徐𢊁禦賊賞

某昨寓止鎮江竊見本府朝報中有臣寮上言向者

張遇焚刼真州時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子縣令徐𢊁獨開縣門率衆捍

禦射退賊徒遂全縣𪠘内官物文書等奉聖旨下本

 路提刑司保明聞奏後經三四月不聞保明推賞但

 聞提刑司下本州保明本州乃下本縣問當時所以

 措畫而慶回申本州及以語人止云賊徒以宻邇行

 闕不敢乆留偶全縣𪠘本縣別無措畫扵是士論益

 知徐𢊁所立事出名上蓋不可與丗俗酷吏能吏同

 日道也方張遇殘真入潤如發𫎇振槁而𢊁為縣令

 獨能㕥弓手鄊兵禦賊徒全縣𪠘則平時信惠扵此

 可見方今多事之時如𢊁謂冝進擢中外任使必有

 可觀其疲愞不材如某等輩當亟汰去則士夫皆赴

 事功知勸沮矣

     乞早行越州告變人賞

 竊聞越州去秋軍人謀變因徒中告發皆即伏誅其

 告事人未聞推賞傳稱賞不踰月欲人𨒪覩為善之

 利今越州告事人功効如此而經渉半年巳上賞典

 未行將何以示為善之利而消姦宄之萌向使無人

 告發姦惡遂成不唯塗炭一方而府庫甲兵之所亡

 及興師招撫之費所捐爵禄貨財比之推賞所用相

 去不啻萬萬矣欲乞朝廷檢㑹其越州告事人如未

 推賞乞早賜施行

     三年三月初乞郡或宫觀劄子

某昨以辠戾之餘寓居鎮江屏迹丘園自知無用伏

自車駕駐蹕揚州將及一年某雖累經㓂攘之後衣

食不給然一水之間終不敢出干祿仕扵去年八月

忽𫎇誤恩復除著作佐郎某皇恐具狀備述多病不

才與朝廷方當緫核名實以圗中興之舉非疵賤小

臣尸禄飬痾之時申尚書省乞賜罷免㝷又𫎇尚書

省劄子催促就職遂再具劄子申丞相府具述如前

乆不聞罷漸至冬𣸧疆場未寧恐渉避事㕥十月二

十三日赴行闕朝見供職每見宰執具陳誠懇略如

前意且言方冬未敢乞罷只𠋫開春丐歸林下今僕

 射相公門下侍郎及尚書右丞時領中司每𫎇與見

 皆曽具布此誠而正月巳來邊報日急未敢復申前

 懇又𫎇恩命還置禮曹入謝之初即復狼狽渡江縁

 路遭刼㡬至躶露即與妻孥徙歩趼足奔赴行闕扵

 時從官尚有未到庶官到者𦆵十數人留家杭州者

 不過一二人之常情理勢應爾但疵賤憃愚人所不

 貸𣸧自懲創不敢遟留區區之私亦足矜察今天氣

 漸暖旣無外虞厚禄清曹別無規避乃敢復申前懇

 伏望鈞慈陶鑄宫廟一次俾遂首丘不負本志則雖

 死之日猶生之年下情無任激切俟辠之至


 北山小集卷第三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