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系最近分裂狀況

北洋系最近分裂狀況
1918年9月15日
本作品收录于《戊午週報

戊午通信社函云:自北洋派欲以武力宰制全國,演成國內之大戰亂。此派人本君主時代產物,其腦筋思想與民主政治絕不相容。從前統轄於一皇帝之下,猶可以威權名分,束縛馳驟,使服屬於一尊。自國體變革,天下為公,此輩乃如遊騎無歸,不可羈軛;適當時有一小站練兵之袁世凱,出而率此一班差官馬弁,猶可不至潰裂,然已不如從前之令行禁止矣。迨袁氏既死,主領無人,其中比較有勢力者,則徐世昌、段祺瑞、馮國璋三人。以資格論則徐勝,以實力論則馮、段勝,而成三頭政治之奇觀。此次長岳戰役,又造成一曹錕宣撫使經略使之頭銜,照耀國中,足以左右大局,所謂中央政府,且爭仰其鼻息之不暇,其勢力已在徐段馮之次。以上言者,或因地理及其他關係,分別某某為馮派,某某為段派。其實皆劃疆而王,地醜德齊,莫能相尚,宛如亞歷山大死後之群雄割據,又如後漢權力失馭,三國未成立以前之十八路諸侯,雖奉袁紹為盟主,究則各自爭衡,不相統屬也。茲將北洋派各要人之心理,一一寫出如左:

一、徐世昌心理。徐以北洋老輩自居,資格在袁世凱之次,小站練兵時,馮段王皆其屬下,此外更無論矣。袁氏死,徐自命應為首領,只以手下無直接兵力,遂不得不退而為後臺老闆,以操縱政局。而其反對民主主義,祖國家為北洋派一家私產,與馮段心理同。徐州會議,督軍團之變,徐實其暗幕中之一人。當參戰案爭執時,馮以副總統在京暗助黎,逼段出京,徐聞之,急往見馮,責之曰:“黎以創造共和資格為總統,而芝泉則首先贊成共和者也,今可與黎抗者,惟芝泉一人而已,芝泉去,則北洋派危矣!”於是馮氏大悟,複星夜赴津,促段回。蓋黎為共和人物,徐必欲助段去之,見馮為個人計,不顧北洋大局,深滋不滿,頗持右段左馮之態度。及經復辟之亂,黎去馮繼,而段派一手遮天,目無餘子,徐大覺是人非複向來之比;且又有幾分鄉土觀念,知己身將亦不為皖系所容,與馮有同病相憐之感,漸漸暗助之,以裁抑段派之所為。長沙之役,直系軍人聯結拆段氏之台,及長江各督主和,並此次前敵停戰。皆輿徐有暗密關系。總之,徐氏對於民國,則以保持北洋勢力為主旨:對於馮段,則利其相爭,不利其相勝,而使己得居中操弄,則其真意也。

一、馮國璋心理。馮之為人,無大作用,而腦筋複雜,心思細巧,不似段氏之糊塗專狠。西南軍興,段氏主戰,而彼主和。段氏上臺後,獨斷獨行,一切皆不關白馮氏,於是馮技窮,坐聽此薰天宰相之斷制而不敢更置一辭矣。馮之主和,固自有其用意,段氏之攻南計書,始終不肯贊成。近聞北政府總統逐鹿,大有推馮之人,段雖忌之,馮則必不甘心。長江各督停戰之電,或問確與總統問題有關,然馮則不承認再願擔任總統之意云。

一、段祺瑞心理。段氏天性頑梗,輔之以縱橫捭闔之徐樹錚,舉天下而惟吾之所欲為,不稍顧忌。其心理上與民主政治不相容,故袁氏死後,國會重開,民党極善意於彼,而彼終懷一非種必鋤之志,而徐州會議、督軍團種種之禍亂因之以起。蓋彼以為中國非北洋派不可,北洋派非彼一人不可,故有反對北洋派者,借助外援,舉一切主權利權盡數以交換金錢軍械以撲滅之,雖犧牲國家不惜也。有反對彼者如陸建章,亦北洋老同袍,雖格殺勿論不惜也。現段又定官吏通匪條例,凡主和者,皆以通匪論。吾意段氏一旦正位總統,必先以統一北洋派為先著,將所有反側之人先行翦除,行漢高明太之策。如李純、陳光遠、王占元、曹錕等,必先與韓、彭、馮、李遊於地下。蓋徐、馮只想憑藉北洋團體吃一飽安樂飯,而段則欲為北洋派之專制皇帝矣。

一、曹錕心理。曹錕本不贊成主戰,去年最初長江三督聯電主和,曹實領銜,繼為主戰派空氣所壓迫,不敢承認,通電更正,遂轉入段派勢力範圍。然終非其本心所願,故始終以宣撫使頭銜,安坐漢口作壁上觀。及長岳幸告成功,彼猶欲通電主和,又無決心,遂不告而退回天津老巢。段氏餌以四省經略、副總統,彼終千呼萬喚不出來。人或謂曹將候副總統選出再出,此亦非真象。段之副總統已許多人,曹又何嘗不知此望梅止渴,終不能到手?其所以逗遛不出者,蓋未能跳出北洋圈套,且為段氏偽情虛禮所牢籠,不能不姑與委蛇,得過且過耳。

一、其他北洋各督軍心理。此中分馮派、段派,段派如張作霖、倪嗣沖、李厚基等,於所謂討平西南,維持統一,保全中央威信,扶助強有力內閣等等名詞,皆認為虛假,實不過借主戰旗號,大家弄錢,保各自地盤,做一陣子混世魔王就是了。馮派者,即所謂長江三督是也。除王占元模棱兩可不足論外,李純、陳光遠總算北洋派中最明白之人,心理上亦明知段氏之政策不對,必不能持久。但共和之真理既見不透澈,徒為北洋派三字所束縛,不敢擺脫,故始而主和,乃其本心;繼而附和主戰,乃其末路。亦明知與段派嫌隙已成,終必不能相安,然不肯毅然脫出。若兩人者,恐將終受段氏之宰割矣。

以上北洋派人之心理既如此,而現下所急待解決者,即正副總統問題。民國元首,本一國民公僕,且在內閣制之下,又無絕大威權之可言。然北洋派人猶是舊時君主思想,以總統視為前清皇帝,故其各派競爭,相持不下。今所傅其內部處決此問題之方法,有左之數說:

(甲)段正張作霖副說。此為段派原定之計書。蓋段所以與西南拚死力戰,雖付國家於一擲而不顧者,不過為一個總統。而扶助段氏得繼續作戰者,則張作霖也。段張相得益彰,故應得此平分春色之結果。

(乙)段正曹副說。此為段派籠絡曹錕之計,其說殊難實現。觀曹氏近日消極態度,及張作霖龍驤虎步,有不得副總統不休之勢可知。

(丙)徐正段副說。此因皖直兩派競爭不下,及徐世昌暗中操制之結果,然亦恐難成事實。段派之高視闊步,未必甘以鳳凰池拱手讓人也。近有人謂:段氏此計,頗有深意。蓋段知徐雖狡猾,而出頭露面與人爭,則其所短,不妨先使國會舉徐,再用種種方法逼徐不肯就職,然後以副總統代理,既可消融目前不解之爭,而可收將來即真之實,可謂一舉兩得。此說亦頗近情理。

(丁)段正馮副徐總理說。前三說皆置馮於圈外,乃近日馮暗中運動頗烈,故又發生此說。以正副總統調和馮段,而徐居內閣為和事老。馮段既積不相容,而徐又肯為其後輩之馮段下如袁世凱時代耶?

要之,民主國家以人民為主體,以法律為綱維,代表人民以保持法律者惟國會。故實行議會政治,則自大總統副總統以及國家一切重要職任之分配,皆一訴諸法律所定及輿論所歸,法美之共和所以平定而無紛擾者此也。北洋派人不明此義,置人民與法律於不顧,而欲挾持武力,以三數人平分天下,分之不均必爭,爭之不已必至於大亂。吾不為北洋派憂,而大為吾國家痛。10月10號為選舉總統之期,北洋系內部有無大紛擾即在此時也。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7年1月1日以前以匿名或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包括僅以法人名義發表),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匿名別名作品發表起103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加拿大、韓國、新西蘭、兩岸四地、馬來西亞)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