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集 (四庫全書本)/卷38

巻三十七 北海集 巻三十八 巻三十九

  欽定四庫全書
  北海集巻三十八    宋 綦崇禮 撰兵籌類要
  器識篇志大意廣附
  臣嘗謂士之致逺先器識不充其器而能大有為者未之有也故吞勍敵著洪烈者以器度凝逺為先
  冦恂名重朝廷時人以為有宰相器
  曹仁數有功魏祖器其勇略以為議郎都騎
  先主以周公瑾為器量廣大萬人之英
  徐庶見先主先主器之
  先主見龎統與譚大器之以為治中從事
  劉琦深器諸葛亮謀自安之術
  諸葛恪名盛當世孫權深器異之
  温嶠奉表元帝辭㫖慷慨舉朝屬目帝器而佳焉應詹以學藝文章稱何邵見之曰君子哉若人大将軍劉宏請詹為長史謂之曰君器識宏深後當代老子於荆南矣
  羅憲公亮嚴整武帝以為有才畧器幹憲薦蜀人常忌杜軫史氏以為西國之良器
  王猛器度雄逺有佐時之志猛謂權翼曰皇甫真固大器也
  姚㐮神眀器宇孫䇿之儔而雄武過人
  馮道振累立戰功於梁自謂少文常慕周勃之器量韋叡雅有曠世之度
  羊侃寛度有器局
  侯莫陳頴有氣量風神警發為時輩所推
  楊素少有大志髙祖器之
  宇文憲氣識不凡文帝以為重器
  張守珪遷幽州果毅刺史盧齊卿器之引與共榻坐謂曰不十年子當節度是州為國重将
  王忠嗣與上論兵應對蠭起帝器之曰後日爾為良将王彦章驍勇有力梁晉争天下為勍敵彦章心常輕晉王謂人曰亞子鬬小雞兒耳何足懼哉
  臣讀孫子曰善戰者之勝無智名無勇功故其戰勝不忒若冦恂曹仁器宇宏博類能進此
  論曰航不槳輿不輪兹器也必極其量然後可以致用况君子之大器乎當百萬之鋒而未嘗動色驅百萬之衆若使一民殆非淺識狹中者足以辦此昔僕固懐恩誘諸蕃十萬入冦郭子儀曰無能為也李守貞以死士數千人夜入軍營劉詞曰不足驚也向非宇量宏廓志先定而才有餘者曷臻是哉
  志氣篇
  臣嘗謂将以志為主以氣為輔志藏於神而為氣之帥氣藏於肺而為體之充茍氣不足以發志志不足以運氣則何以勇冠三軍而威振鄰敵故曰功崇惟志又曰志至焉氣次焉知此則知所謂大勇矣
  陳勝曰燕雀安知鴻鵠之志
  項羽曰書足記姓名而已劒一人敵不足學學萬人敵cq=509耳
  馬援曰丈夫為志窮當益堅老當益壮
  班超曰丈夫無他志畧猶當立功異域
  張奐曰丈夫處世當為國家立功邊境
  鄧艾少有志氣鄉里所重
  朱暉早有氣决年十三道遇羣賊㧞劒前曰財物可取諸母衣不可得今日朱暉死日也賊笑其小壮其志遂赦之
  杜預曰徳不可以企及立功立名可庶㡬也
  劉琨少負志氣聞祖逖被用與親故書曰吾枕戈待旦志梟逆虜常恐祖生先吾著鞭
  祖逖與劉琨共被同寝中夜聞荒鷄鳴蹵琨覺曰此非惡聲也因起舞逖琨並有英氣中宵起坐相謂曰四海鼎沸與足下當相避於中原耳
  諸葛亮抱SKchar長嘯人問其所志但笑而不言
  王濬開廓有大志
  尹緯少有大志每覧書至宰相立勲之際常輟書而歎宗慤曰願乗長風破萬里浪
  蒯恩舍芻歎曰大丈夫彎弓三石奈何充馬士
  吉士瞻少有志氣吳苞勸以經學因誦鮑昭詩云儒陋守一經未足識行藏拂衣不顧
  周文育見兄周捨請制名字命兄子宏遜教之書計宏遜冩蔡邕勸學及古詩遺之文育曰誰能學此取富貴但有大槊耳
  李安仁少有大志嘗拊髀嘆曰三将五校何難之有來䕶兒好立竒節誦詩至擊鼔其鏜捨書嘆曰大丈夫在世當如是㑹為國滅賊以取功名
  于謹好孫子兵書或勸之仕者謹曰州郡之職昔人所鄙台鼎之位須待時來吾所以優游鄉邑聊以卒嵗耳李靖曰丈夫要當以功名取富貴何至作章句儒馬燧輟䇿嘆曰方今天下有事丈夫當以功業濟四海豈老一儒哉
  馬璘觀馬援傳曰使吾祖功業墜于地乎
  史稱耿恭慷慨多大畧有将帥才
  司馬懿有竒節多大畧
  唐彬每慷慨志在立功
  李充少慷慨有英畧
  長孫晟精武藝多竒畧
  賀若弼慷慨有大志
  李恭沉敏有逺識
  王忠嗣雄毅有武畧
  王僧辨習兵書善騎射慨然有大志
  梁僅有勇氣常慷慨好立功
  辛讜年五十不肯仕慨然有濟世意
  叚秀實沉厚能斷慨然有濟世意舉眀經秀實曰搜章摘句不足以立功乃棄去起宅開路欲使容長㦸旛旗黄碣為閩将軒然有志尚同列有假其筆者曰是筆他日斷大事不可假
  來瑱畧知書尚名節崖然有大志
  臣讀吳子曰志在吞敵者必加其行列若馬援班超類能進此
  諸葛亮既㧞冀城顔色愀然有吞魏之志
  羊叔子既建三城志氣慨然有并吞之志
  周訪宣力中原志平河洛
  劉雍因蕃戎畏懾慨然有復河湟志欲以滅胡平蜀為己任言論慷慨
  臣讀孫子曰亂而取之若諸葛亮羊叔子類能進此諸葛亮自比管仲樂毅
  鍾㑹時人謂之子房
  崔浩自比張良
  元崇祖自比韓白
  劉湛自比管葛
  劉信自比韓信
  吳眀徹以英雄自許
  宇文忻以韓白衛霍為未足多尚
  曹景宗讀穰苴樂毅傳放巻嘆曰丈夫當如是
  臣讀孫子曰勝可為也若諸葛亮崔浩類能進此孔融志大才踈見敗於袁譚史稱文舉之志足以動義槩而忤雄心
  蕭惠開才踈意廣起亂於蜀土至都見眀帝曰非臣不亂非臣不平
  臣讀孫子曰不知彼不知己每戰必殆若孔融蕭惠開其敗以此
  論曰天下無不可為之事志强氣専則為之而成故奕雖小數一累其志則不能以勝况戎事乎武王克紂之功尚父實維鷹揚播諸樂舞則曰發揚蹈厲太公之志也夫功有小大未能不因於志兹記禮者所以推本而歸美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