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西廂記/19

目錄 北西廂記
◀上一齣 第十九齣 鄭恆求配 下一齣▶


〔鄭恆上〕自家姓鄭。名恆。字伯常。先人拜禮部尙書。不幸早喪。後數年又喪母。先人在時曾定下俺姑娘的女孩兒鶯鶯爲妻。不想姑夫亡化。鶯鶯孝服未滿。不曾成親。俺姑娘將着這靈櫬。引着鶯鶯囘博陵下葬。爲因路阻。不能得去。數月前寫書來喚我同扶柩去。因家中無人。來得遲了。我離京師來到河中府。打聽得孫飛虎欲擄鶯鶯爲妻。得一個張君瑞退了賊兵。俺姑娘復許了他。我如今到這裏。旣聽得這個消息。不好便撞將去。這一件事都在紅娘身上。我着人去喚他。則說哥哥從京師來。不敢逕來見姑娘。着紅娘到下處來。有話對姑娘行說知。方可去拜見。〔貼上〕鄭恆哥哥在下處。不來見夫人。卻與我說話。夫人着我來。看他說甚麽。〔見鄭介〕哥哥萬福。夫人道哥哥來到。怎麽不到家裏來。〔鄭〕我有甚麽顏色見姑娘。我喚你來的緣故。是當日姑夫在時。曾許下這門親事。我今番到這裏。姑夫孝已滿了。特地央及你去夫人行說知。揀一個吉日。成合了這件事。好和小姐一搭裏扶柩去。若不成合。一搭裏路上難廝見。若說的肯呵。我重重的相謝你。〔貼〕這一節話。再也休題。鶯鶯已與了張生也。〔鄭〕道不得一馬不跨雙鞍。可怎生父在時曾許下我。父喪之後。母卻悔親。這個道理那裏有。〔貼〕卻非如此說。當日孫飛虎將半萬人馬來時。哥哥你在那裏。若不是那生呵。那裏得俺一家兒來。今日太平無事。卻來爭親。倘被賊人擄去。你往那裏去爭。〔鄭〕與了一個富家。也不枉了。卻與了這個窮酸餓醋。偏我不如他。我仁者能仁。身裏出身的根脚。又是親上的親。況兼他父命。〔貼〕他到不如你。噤聲。

【鬭鵪鶉】賣弄你仁者能仁。倚仗你身裏出身。至如你官上加官。也不敎你親上做親。又不曾執羔雁邀媒。獻幣帛問肯。恰洗了塵。便待要過門。枉腌了他金屋銀屛。汚了他錦衾繡裀。

【紫花兒序】枉蠢了他梳雲掠月。枉羞了他惜玉憐香。枉村了他殢雨尤雲。當日三才始判。二儀初分。乾坤。淸者爲乾。濁者爲坤。人在中間相混。君瑞是君子淸賢。鄭恆是小人濁民。

〔鄭〕賊來。他一個人怎的退得。卻是胡說。〔貼〕我說你聽。

【天淨沙】把橋梁飛虎將軍。叛蒲東擄掠人民。半萬賊屯合寺門。手橫着雙刃高叫道要鶯鶯做壓寨夫人。

〔鄭〕半萬賊。他一個人濟甚麽事。〔貼〕賊圍甚迫。老夫人慌了。和長老商議。高叫兩廊。不問僧俗。如退得賊兵的。便將鶯鶯與他爲妻。時有遊客張生。應聲而言。我有退兵之策。何不問我。夫人大喜。就問其計何在。那生道。我有故人白馬將軍。見統十萬大兵。鎭守蒲關。我修書一封。着人寄去。必來救我。果然書至兵來。其困卽解。

【小桃紅】若不是洛陽才子善屬文。火急修書信。白馬將軍到時分。滅了烟塵。夫人小姐都心順。則爲他威而不猛。言而有信。因此上不敢慢於人。

〔鄭〕我自來未嘗聞其名。你這個小妮子賣弄他偌多本事。〔貼〕怎麽便駡我。須索說你聽咱。

【金蕉葉】他憑着講性理齊論魯論。作賦詞韓文柳文。他識道理爲人敬人。俺家人有信行知恩報恩。

〔鄭〕就憑你說。也畢竟比不得我。

【調笑令】〔貼〕你直一分。他値百分。螢火焉能比月輪。高低遠近都休論。我且拆白道字。辯與你個淸渾。〔鄭〕這小妮子省得甚麽拆白道字。你說與我聽。〔貼〕君瑞是個肖字邊着個立人。你是個寸木馬戶尸巾。

〔鄭〕寸木馬戶尸巾。你道我是個村馿𡰯。我祖代是相國之門。到不如那個白衣餓夫。窮士則是窮士。做官的則是做官。

【秃廝兒】〔貼〕他憑師友君子務本。你倚父兄仗勢欺人。虀鹽日月不嫌貧。治百姓新民。傳聞。

【聖藥王】這廝喬議論。有向順。你道是官人則合做官人。信口噴。不本分。你道窮民到老是窮民。卻不道將相出寒門。

〔鄭〕這樁事都是那法本禿馿弟子孩兒。我明日慢慢的和他說話。

【麻郞兒】〔貼〕他出家兒慈悲爲本。方便爲門。橫死眼不識好人。招禍口不知分寸。

〔鄭〕這是姑夫的遺留。我揀日牽羊擔酒上門去。看姑娘怎麽發落我。

【么】〔貼〕赸觔。發村。使狠。甚的是軟款溫存。硬打捱强爲眷姻。不覩事强諧秦晉。

〔鄭〕姑娘若不肯。着二三十個伴當擡上轎子。到下處脫了衣裳。急趕將來。還你一個婆娘。

【絡絲娘】〔貼〕你須是鄭相國嫡親舍人。須不是孫飛虎家生的莽軍。喬嘴臉腌軀老死身分。少不得有家難奔。

〔鄭〕兀的那小妮子。眼見得受了招安了也。我也不對你說。明日我要娶。我要娶。〔貼〕不嫁你。不嫁你。

【收尾】佳人有意郞君俊。我待不嗑來其實怎忍。〔鄭〕你再嗑一聲我聽。〔貼〕你這般頹嘴臉。則好偸韓壽下風頭香。傅何郞左壁廂粉。

〔鄭脫衣介貼下鄭〕這妮子擬定都和酸丁演撒。我明日自上門見俺姑娘。則做不知。只說張生贅在衞尙書家做了女壻。俺姑娘最聽是非。他自小又愛我。必有好話。休說別的。則這一套衣服。也衝動他。自小京師同住。慣會尋章摘句。姑夫許我成親。誰敢將言相拒。我若放起刁來。且看鶯鶯那裏去。且將壓善欺良意。權作尤雲殢雨心。〔下老上〕夜來鄭恆到下處。不來見我。喚紅娘去問親事。據我的心。還是與侄兒的是。況兼相國在時。已許下了。我便是違了先夫的言語。不料這廝每做下來。着我首鼠兩端。展轉不決。且待鄭恆來見我。再作區處。〔鄭上〕來到也。不索報覆。自入去。〔見夫人拜老哭介老〕孩兒旣來到這裏。怎麽不來見我。〔鄭〕孩兒有甚面顏。來見姑娘。〔老〕鶯鶯爲孫飛虎一節。等你不來。無可解危。許了張生也。〔鄭〕那個張生。敢便是中探花的張生。我在京師看榜來。年紀有二十四五歲。洛陽張珙。遊街三日。第二日頭踏正到衞尙書家門首。尙書的小姐十八歲。人物標致。結着綵樓。在那御街上。一球正打着他。我也騎着馬看。險些打着我。他家麄使梅香十餘人。把那張生橫拖倒拽入去。他口叫道我自有妻。我是崔相國家女壻。那尙書是權豪勢要之家。那裏聽說。則管拖將入去了。他也是出於無奈。那尙書又說道。我女奉聖旨招女壻。聞說那崔小姐是先姦後娶的。法合離異。今且着他爲次妻。鬧動京師。因此認得他。〔老怒介〕我道這秀才不中擡舉。今日果然負了俺家。俺相國之家。世無與人做次妻之理。旣然張生奉聖旨娶了妻。孩兒。你揀個吉日良辰。依着姑夫的言語。依舊來我家做女壻者。〔下鄭喜介〕中了我的計策了。准備茶禮花紅。剋日過門者。〔下本上〕老僧昨日買登科錄看來。張先生果然高第。除授河中府尹。誰想夫人沒主張。又許了鄭恆。老夫人因此不肯去接。我將着餚饌。直至十里長亭接官走一遭。〔下杜將軍上〕奉聖旨。着下官主兵蒲關。提調河中府事。上馬管軍。下馬管民。且喜君瑞兄弟。一舉得第。正授河中府尹。擬定乘此機會成親。下官牽羊擔酒。直至老夫人宅上。一來慶賀登第。二來就主親事。與兄弟成此佳偶。左右那裏。將馬來。到河中府走一遭。〔下〕
◀上一齣 下一齣▶
北西廂記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