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齊文襄論

北齊文襄論
作者:朱敬則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170

神武云:日為我蝕,今死亦掩。觀其和勒之歌,哀來何極?覽太子之色,仍有別憂。此豈悲促齡而怨昊蒼哉?但強寇在鄰,奸臣不附,以此為恨也。文襄克纂丕基,堪負大業,追成曩誌,不忝遠圖。故能委任紹宗,外平侯景;借假貞節,內察權豪。沙汰眾流,釐正群務;紀綱具舉,朝野肅然。況乃嘉思政之忠,遙接其手;寤陸生之直,更賞其能,此亦可稱也。且夫為人上者,當不忝威儀,慎惜名器。先王以之革弊,達人因此垂風。是故立其章程,明其限節,水火可蹈,禮教難逾。今天蔭甫傾,洪基靡構。國有大難,未可三年不言;高宴後園,豈得一朝盤舞?此不慎爾儀也。

若乃命天子為癡人,比尊名於狗腳。恨崔㥄之語,不念元勳;忿孫騰之儀,寧思佐命?此不惜名器也。

加以任情蕩思,率意以之,紅綺如花,妖顏若王。決池而弄淫女,下獄而罪貞姬。叛高慎於洛陽,幾傾其父;蒸鄭妃於內寢,乃係乎親。《》曰:「人而無儀,胡不遄死?」此之謂也。

嗟乎!楚莊絕纓,不顯婦人之節;鄭人獻捷,尚禮南冠之賢。所以盡俘囚之材,得醉者之力。今者陷孝騫之罪,賞王儀之心,拒蘭欽之慈,專諸之劍,非不幸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