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方伎 北齊書
卷五十
補列傳第四二 恩倖
 

甚哉齊末之嬖幸也,蓋書契以降未之有焉。心利錐刀,居台鼎之任;智昏菽麥,當機衡之重。刑殘閹宦、蒼頭盧兒,西域醜胡、龜茲雜伎,封王者接武,開府者比肩。非直獨守弄臣,且復多干朝政。賜予之費,帑藏以虛;杼軸之資,剝掠將盡。縱龜鼎之祚,卜世靈長,屬此淫昏,無不亡之理,齊運短促,固其宜哉。高祖、世宗,情存庶政,文武任寄,多貞幹之臣,唯郭秀小人,有累明德。天保五年之後,雖罔念作狂,所幸之徒,唯左右驅馳,內外褻狎,其朝廷之事一不與聞。大寧之後,姦佞浸繁,盛業鴻基,以之顛覆。生民免夫被發左袵,非不幸也。今緝諸凶族為《佞幸傳》云。其宦者之徒,尤是亡齊之一物。醜聲穢跡,千端萬緒,其事闕而不書,仍略存姓名,附之此《傳》之末。其帝家諸奴及胡人樂工,叨竊貴辛,今亦出焉。

目录

郭秀编辑

郭秀,范陽涿人。事高祖為行臺右丞,親寵日隆,多受賂遺。秀遇疾,高祖親臨視之,問所欲官。乃啟為七兵尚書,除書未至而卒。家無成人子弟,高祖自至其宅,親使錄知其家資粟帛多少,然後去。命其子孝義與太原公已下同學讀書。初,秀忌楊愔,誑脅令其逃亡。秀死後,愔還,高祖追忿秀,卽日斥孝義,終身不齒。

和士開编辑

和士開,字彥通,清都臨漳人也。其先西域商胡,本姓素和氏。父安,恭敏善事人,稍遷中書舍人。魏孝靜嘗夜中與朝賢講集,命安看斗柄所指,安答曰:「臣不識北斗。」高祖聞之,以為淳直。後為儀州刺史。

士開幼而聰慧,選為國子學生,解悟捷疾,為同業所尚。天保初,世祖封長廣王,辟士開府行參軍。世祖性好握槊,士開善於此戲,由是遂有斯舉。加以傾巧便僻,又能彈胡琵琶,因此親狎。嘗謂王曰:「殿下非天人也,是天帝也。」王曰:「卿非世人也,是世神也。」其深相愛如此。顯祖知其輕薄,不令王與小人相親善,責其戲狎過度,徙長城。後除京畿士曹參軍,長廣王請之也。

世祖踐祚,累除侍中,加開府。遭母劉氏憂,帝聞而悲惋,遣武衛將軍呂芬詣宅,晝夜扶侍,成服後方還。其日,帝又遣以犢車迎士開入內,帝見,親自握手,愴惻下泣,曉喻良久,然後遣還,幷諸弟四人並起復本官。其見親重如此。除右僕射。帝先患氣疾,因飲酒輒大發動,士開每諫不從。屬帝氣疾發,又欲飲,士開淚下歔欷不能言。帝曰:「卿此是不言之諫。」因不復飲。言辭容止,極諸鄙褻,以夜繼晝,無復君臣之禮。至說世祖云:「自古帝王,盡為灰燼,堯、舜、桀、紂,竟復何異?陛下宜及少壯,恣意作樂,縱橫行之,卽是一日快活敵千年。國事分付大臣,何慮不辦,無為自勤苦也。」世祖大悅。其年十二月,世祖寢疾於乾壽殿,士開入侍醫藥。世祖謂士開有伊、霍之才,殷勤屬以後事,臨崩,握士開之手曰:「勿負我也。」仍絕於士開之手。

後主以世祖顧托,深委仗之。又先得幸於胡太后,是以彌見親密。趙郡王叡與婁定遠等謀出士開,引諸貴人共為計策。屬太后觴朝貴於前殿,叡面陳士開罪失,云:「士開先帝弄臣,城狐社鼠,受納貨賄,穢亂宮掖,臣等義無杜口,冒死以陳。」太后曰:「先帝在時,王等何不道?今日欲欺孤寡耶!但飲酒,勿多言。」叡詞色愈厲。或曰:「不出士開,朝野不定。」叡等或投冠於地,或拂衣而起,言詞咆勃,無所不至。明日,叡等共詣雲龍門,令文遙入奏之,太后不聽。段韶呼胡長粲傳言,太后曰:「梓宮在殯,事大拚速,欲王等更思量。」趙郡王等遂並拜謝,更無餘言。太后及後主召見問士開,士開曰:「先帝群官之中,待臣最重,陛下諒暗始爾,大臣皆有覬覦心,若出臣,正是剪陛下羽翼。宜謂叡等云:『令士開為州,待過山陵,然後發遣。』叡等謂臣真出,必心喜之。」後主及太后然之,告叡等如士開旨,以士開為兗州刺史。山陵畢,叡等促士開就路。士開載美女珠簾及條諸寶玩以詣定遠,謝曰:「諸貴欲殺士開,蒙王特賜性命,用作方伯。今欲奉別,謹具上二女子、一珠簾。」定遠喜,謂士開曰:「欲得還入不?」士開曰:「在內久,常不自安,令得出,實稱本意,不願更入,但乞王保護,長作大州刺史。今日遠出,願得一辭觀二宮。」定遠許之。士開由是得見太后及後主,進說曰:「先帝一旦登遐,臣愧不能自死。觀朝貴勢欲陛下為幹明。臣出之後,必有大變,復何面見先帝於地下。」因慟哭。帝及太后皆泣,問計將安出。士開曰:「臣已得入,復何所慮,正須數行詔書耳。」於是詔出定遠青州刺史,責趙郡王叡以不臣之罪,召入而殺之。復除士開侍中、右僕射。定遠歸士開所遺,加以餘珍賂之。武平元年,封淮陽王,除尚書令、錄尚書事,復本官悉得如故。

世祖時,恒令士開與太后握槊,又出入臥內無復期限,遂與太后為亂。及世祖崩後,彌自放恣。瑯邪王儼惡之,與領軍庫狄伏連、侍中馮子琮、禦史王子宜、武衛高舍洛等謀誅之。伏連發京畿軍士,帖神武、千秋門外,並私約束,不聽士開入殿。其年七月二十五日旦,士開依式早參,伏連前把士開手曰:「今有一大好事。」王子宜便授一函,云:「有勑令王向臺。」遣兵士防送,禁於治書侍御廳事。儼遣都督馮永洛就臺斬之,時年四十八,簿錄其家口。後誅儼等。上哀悼,不視事數日,追憶不已。詔起復其子道盛為常侍,又勑其弟士休入內省參典機密,詔贈士開假黃鉞、十州諸軍事、左丞相、太宰如故。

士開稟性庸鄙,不闚書傳,發言吐論,惟以諂媚自資。河清、天統以後,威權轉盛,富商大賈朝夕填門,朝土不知廉恥者多相附會,甚者為其假子,與市道小人同在昆季行列。又有一人士,曾參士開,值疾,醫人云:「王傷寒極重,進藥無效,應服黃龍湯。」士開有難色。是人云:「此物甚易與,王不須疑惑,請為王行先嘗之。」一舉便盡。士開深感此心,為之強服,遂得汗病愈。其勢傾朝廷也如此。雖以左道事之者,不問賢愚,無不進擢;而以正理干忤者,亦頗能捨之。士開見人將加刑戮,多所營救,旣得免罪,卽命諷喻,責其珍寶,謂之贖命物。雖有全濟,皆非直道云。

穆提婆编辑

穆提婆,本姓駱,漢陽人也。父超,以謀叛伏誅。提婆母陸令萱賞配入掖庭,後主繈褓之中,令其鞠養,謂之乾阿妳,遂大為胡后所昵愛。令萱姦巧多機辯,取媚百端,宮掖之中,獨擅威福。天統初,奏引提婆入侍後主,朝夕左右,大被親狎。嬉戲醜褻,無所不為。寵遇彌隆,官爵不知紀極,遂至錄尚書事,封城陽王。令萱又佞媚,穆昭儀養之為母,是以提婆改姓穆氏。及穆后立,令萱號曰太姬,此卽齊朝皇后母氏之位號也,視第一品,班在長公主之上。自武平之後,令萱母子勢傾內外矣。庸劣之徒皆重跡屏氣焉。自外殺生予奪不可盡言。晉州軍敗,後主還鄴,提婆奔周軍。令萱自殺,子孫大小皆棄市,籍沒其家。

高阿那肱编辑

高阿那肱,善無人也。其父市貴,從高祖起義。那肱為庫典,從征討,以功勤擢為武衛將軍。肱妙於騎射,便僻善事人,每宴射之次,大為世祖所愛重。又諂悅和士開,尤相褻狎,士開每為之言,彌見親待。後主卽位,累遷幷省尚書左僕射,封淮陰王,又除幷省尚書令。

肱才伎庸劣,不涉文史,識用尤在士開之下,而姦巧計數亦不逮士開。旣為世祖所幸,多令在東宮侍後主,所以大被寵遇。士開死後,後主謂其識度足繼士開,遂致位宰輔。武平四年,令其錄尚書事,又總知外兵及內省機密。尚書郎中源師嘗諮肱云:「龍見,當雩。」問師云:「何處龍見?作何物顏色?」師云:「此是龍星見,須雩祭,非是真龍見。」肱云:「漢兒強知星宿!」其墻面如此。又為右丞相,餘如故。

周師逼平陽,後主於天池校獵,晉州頻遣馳奏,從旦至午,驛馬三至,肱云:「大家正作樂,何急奏聞。」至暮,使更至,云:「平陽城已陷,賊方至。」乃奏知。明早旦,卽欲引軍,淑妃又請更合一圍。及軍赴晉州,令肱率前軍先進,仍總節度諸軍。後主謂肱曰:「戰是耶,不戰是耶?」肱曰:「勿戰,卻守高梁橋。」安吐根曰:「一把子賊,馬上刺取擲著汾河中。」帝意未決。諸內參曰:「彼亦天子,我亦天子,彼尚能遠來,我何為守塹示弱?」帝曰:「此言是也。」於是漸進。提婆觀戰,東偏頗有退者,提婆去曰:「大家去!大家去!」帝以淑妃奔高梁關。開府奚長樂諫曰:「半進半退,戰之常體,今兵衆全整,未有傷敗,陛下舍此安之?御馬一動,人情驚亂,且速還安慰之。」武衛張常山自後至,亦曰:「軍尋收回,甚整頓,圍城兵亦不動,至尊宜回,不信臣言,乞將內參往視。」帝將從之。提婆引帝肘曰:「此言難信。」帝遂北馳。有軍士告稱那肱遣臣招引西軍,今故聞奏。後主令侍中斛律孝卿檢校,孝卿云:「此人妄語。」還至晉,那肱腹心告肱謀反,又以為妄,斬之。乃顛沛還鄴,侍衛逃散,唯那肱及內官數十騎從行。

後主走度太行,令那肱以數千人投濟州關,仍遣覘候。每奏:「周軍未至,且在青州集兵,未須南行。」及周將軍尉遲迥至關,肱遂降。時人皆云肱表款周武,必仰生致齊主,故不速報兵至,使後主被擒。肱至長安,授大將軍,封郡公,為隆州刺史,誅。初,天保中,顯祖自晉陽還鄴,陽愚僧阿禿師於路中大叫,呼顯祖姓名云:「阿那瓌終破你國。」是時茹茹主阿那瑰在塞北強盛,顯祖尤忌之,所以每歲討擊,後亡齊者遂屬阿那肱云。雖作「肱」字,世人皆稱為「瓌」音,斯固「亡秦者胡」,蓋懸定於窈冥也。

韓鳳编辑

韓鳳,字長鸞,昌黎人也。父永興,青州刺史。鳳少而聰察,有膂力,善騎射。稍遷都督。後主居東宮,年幼稚,世祖簡都督二十人送令侍衛,鳳在其數。後主親就衆中牽鳳手曰:「都督看兒來。」因此被識,數喚共戲。

後主卽位,累遷侍中、領軍,總知內省機密。祖珽曾與鳳於後主前論事。語鳳云:「強弓長槊,無容相謝,軍國謀算,何由得爭。」鳳答曰:「各出意見,豈在文武優劣?」封昌黎郡王。男寶仁尚公主,在晉陽賜第一區。其公主生男滿月,駕幸鳳宅,宴會盡日。軍國要密,無不經手,與高阿那肱、穆提婆共處衡軸,號曰三貴,損國害政,日月滋甚。壽陽陷沒,鳳與穆提婆聞告敗,握槊不輟,曰:「他家物,從他去。」後帝使於黎陽臨河築城戍,曰:「急時且守此作龜茲國子,更可憐人生如寄,唯當行樂,何因愁為?」君臣應和若此。其弟萬歲,及二子寶行、寶信並開府儀同。寶信尚公主,駕復幸其宅,親戚咸蒙官賞。

鳳母鮮于,段孝言之從母子姊也,為此偏相參附,奏遣監造晉陽宮。陳德信馳驛檢行,見孝言役官夫匠自營宅,卽語云:「僕射為至尊起臺殿未訖,何容先自營造?」鳳及穆提婆亦遣孝言分工匠為己造宅,德信還具奏聞。及幸晉陽,又以官馬與他人乘騎。上因此發忿,與提婆並除名,亦不露其罪。仍毀其宅。公主離婚。復被遣向鄴吏部門參。及後主晉陽走還,被勑入內,尋詔復爵。從後主走度河,到青州,並為周軍所獲。

鳳於權要之中,尤嫉人士,崔季舒等冤酷,皆鳳所為。每朝士諮事,莫敢仰視,動致呵叱,輒詈云:「狗漢大不可耐,唯須殺却。」若見武職,雖廝養末品亦容下之。仕隋,位終於隴州刺史。

韓寶業等编辑

韓寶業、盧勒叉、齊紹,並高祖舊左右,唯門閹驅使,不被恩遇。歷天保、皇建之朝,亦不至寵幸,但漸有職任。寶業至長秋卿,勒叉等或為中常侍。世祖時有曹文摽、鄧長顒輩,亦有至儀同食幹者,唯長顒武平中任參宰相,干預朝權。後寶業、勒叉、齊紹、子徵並封王,不過侵暴。於後主之朝,有陳德信等數十人,並肆其姦佞,敗政虐人,古今未有。多授開府,罕止儀同,亦有加光祿大夫,金章紫綬者。多帶侍中、中常侍,此二職乃數十人,又皆封王、開府。恒出入門禁,往來園苑,趨侍左右,通宵累日。承候顏色,競進諂諛,莫不發言動意,多會深旨。一戲之賞,動逾巨萬,丘山之積,貪吝無厭。猶以波斯狗為儀同、郡君,分其幹祿。神獸門外有朝貴憩息之所,時人號為解卸廳。諸閹或在內多日,暫放歸休,所乘之馬牽至神獸門階,然後升騎,飛鞭競走,數十為羣,馬塵必坌。諸朝貴爰至唐、趙、韓、駱皆隱聽趨避,不敢為言。

高祖時有蒼頭陳山提、蓋豐樂、劉桃枝等數十人,俱驅馳便僻,頗蒙恩遇。天保、大寧之朝,漸以貴盛,至武平時皆以開府、封王,其不及武平者則追贈王爵。

又有何海及子洪珍皆為王,尤為親要。洪珍侮弄權勢,鬻獄賣官。又有史醜多之徒胡小兒等數十,咸能舞工歌,亦至儀同、開府封王。諸宦者猶以宮掖驅馳,便煩左右,漸因昵狎,以至大官。蒼頭始自家人,情寄深密,及於後主,則是先朝舊人,以勤舊之勞,致此叨竊。至於胡小兒等眼鼻深險,一無可用,非理愛好,排突朝貴,尤為人士之所疾惡。其以音樂至大官者:沈過兒官至開府儀同,王長通年十四五,便假節通州刺史。

時又有開府薛榮宗,常自云能使鬼。及周兵之逼,言於後主曰:「臣已發遣斛律明月將大兵在前去。」帝信之。經古冢,榮宗謂舍人元行恭是誰冢,行恭戲之曰:「林宗冢。」復問林宗是誰,行恭曰:「郭元貞父。」榮宗前奏曰:「臣向見郭林宗從冢出,著大帽,吉莫靴,插馬鞭,問臣『我阿貞來不』。」是時羣妄多皆類此。

【贊】编辑

贊曰:危亡之祚,昏亂之朝,小人道長,君子道消。

编辑

全文以中華書局、一九七二年十一月、第一版《北齊書》為本校。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